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张炬辉【情爱小说:丽江在左 青春在右】没有老板的日子

潮头文学2018-12-04 12:00:25

点击"潮头文学"关注一个有个性的公众号



丽江在左 青春在右

第六章    没有老板的日子

     大东和丽姐回佛山后,安娜酒吧就一直由小黑肥波铃铛照料着,说是三人共同照料,实际上日常工作几乎全部是铃铛一个人在张罗着。肥波每天最简单的工作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小黑晚上坚持着酒吧的演出。日子就这样平凡而普通的过着。直到一个下雨的晚上,酒吧来了一个熟悉的人。

     2010年的春节酒吧很忙,小黑和肥波都没有回老家过年。二月27号的晚上,丽江阴雨绵绵,天气郁郁的让人发狂。晚上酒吧开门的时候生意就不错,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全国刮起了一股到丽江去过春节的氛围,就算是绵绵的细雨,丽江也是游客如织。不到晚上八点,酒吧已经满座。小黑看见铃铛忙碌的身影和肥波四处招呼的声音,不禁苦笑着摇摇头。九点整的时候,小黑开始日常的上台演出了,他刚抱起吉他就看见蛇哥和一个穿着洋气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中场休息时,小黑礼貌的朝蛇哥走过去,准备打个招呼。却见蛇哥主动的给小黑挥挥手,示意他坐下。然后端起一个酒杯递给小黑又一指那位珠光宝气的妇女说:“这是文姐,福建过来的,你认识一下。”那中年妇女听见蛇哥的介绍笑吟吟的对着小黑说:“叫我文文姐就行了,一直听说你在丽江酒吧混的不错,今天现场听了果然不一样。”“文文姐好,谢谢你的赏光”小黑腼腆着一昂头干掉了手中的酒。“这酒吧有你股份吧”文姐接着又微笑着问道。“这个到没有,我是帮一个大哥看着的。”小黑实诚回答。蛇哥这个时候对着文姐接着话到:“老板也是我一个朋友,现在回老家广西去了。”“我要上台演出了,蛇哥、文姐,你们慢慢喝好,今天算我的。”小黑说完准备离开酒桌上台继续演出。“明天下午能不能喝喝茶?”文姐继续微笑着对小黑说。小黑答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晚上的气氛依然火爆,一群重庆的游客大呼着小黑的名字,狂野的唱着友情岁月的调子。小黑上台后,不慌不忙的开了一个小玩笑:“我今天的夜宵在哪里?”一说完,一群女人的尖叫声传来:“小黑,今天我们包夜”随即台下一片更大的惊呼声传来,笑声一片。“我最近是卖声,不卖艺哈”小黑笑呵呵的应承着。下面又是笑声一片。小黑最近在台上表现的越来越应对自如。铃铛看着现场的气氛对着旁边的肥波说:“小黑哥现在很有大咖范儿了,要不改脱口秀吧,唱着太累。”“我担心他这样下去,迟早要被那些女游客夺去贞操,看来是守不住了呀”胖子边说边摇着头露出可怜状。“我看你是很羡慕吧”铃铛的目光来者不善。胖子赶紧端了一盘瓜子朝一桌客人走去。看着胖子慌慌忙忙离开的背影,铃铛心里狠狠的想:死胖子,你敢花心,我就叫你自废武功。

晚上忙到凌晨四点,三人才筋疲力尽的收工。小黑晚上被一群重庆的女游客狂灌的不亦乐乎。走路时飘的很轻。胖子依然拉着铃铛的手走的很稳。“今天蛇哥找你什么事?”铃铛在要到家时忽然问了小黑这个问题。“蛇哥找过我吗?哦,是找过,什么事儿?忘了”小黑明显喝的有些断片儿。回到房间,小黑鞋都没有脱,猛灌了一瓶矿泉水后直挺挺的倒在床上睡去。汪总离开了,丽姐和大东也离开了,其实这段时间他和铃铛肥波撑得很累。以前总觉得当老板很威风,随时可以对着别人指手画脚,呼来喝去,现在才发现,真要管事儿了,现实却是非常非常的琐碎的。有时候他几乎想放弃,想离开,重新回到翁丁老家去。但是,一想想大东离开时的嘱托,肥波铃铛的坚持,他又咬紧了牙关,因为他觉得对朋友的托付必须要完成,这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况且,汪总对他还有知遇之恩。每一次提到汪总的时候,他总会不自觉的摇摇头。一想到汪总,他觉得有很对多说不通的谜团。小黑又做梦了,在梦里,他忽然看见大东和汪总在打架,大东手上拿着一把血淋淋的西瓜刀,面目狰狞的对着汪总猛砍,而汪总却不躲不闪,任凭西瓜刀朝自己身上劈来,汪总浑身已经被鲜血淋透了,但是脸上却露出诡异的微笑。


第二天一早,小黑是被电话铃声叫醒的。拿过来一接,一阵熟悉的叫骂声传来:“你丫做春梦了吧,还在睡觉?”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热切。“哪位呀?”小黑故意打趣的问到“你东大爷,找抽吧,最近是不是过的鬼迷神道的,把我忘了”大东狂吼着。小黑嘿嘿的笑了。“最近酒吧生意怎么样?”大东接着问“生意很好,就是人忙的要散架了。”小黑依然老实的回答。“哥知道辛苦你和胖子了,胖子还好,就当是减肥,但是你要注意身体哈,不要老婆还没有找就那个什么亏了,哈哈哈哈哈哈”“去你大爷的,滚,老子还要继续睡觉”小黑听见大东的玩笑也佯装怒着。半个小时后挂上电话,伸了一个懒腰,一看时间,快到一点了。电话又响了,一接,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传来:“小弟,起床了吗?”“你是?”小黑疑惑的问到。“这么快就忘了,我是你文文姐”“哦,文文姐你好”小黑恍然的记起了昨天晚上蛇哥带来的那位珠光宝气的女人。“吃饭了吗?”文姐问着“还没,刚起床。”小黑答着。“那半小时后,我在老街的川菜馆等你,一起吃饭吧”文姐邀请者。“文姐吃饭就不用了,我朋友已经做好了,有什么事你吩咐吧。”小黑感觉初次见面就出去吃饭很唐突,推诿着。“那好吧,下午三点,我们在麦斯咖啡见个面吧,我等你,不见不散哦”文姐不等小黑反应就快速的挂上了电话。小黑也没有太多的介意。起床,洗澡,然后出门去肥波房间蹭铃铛的午饭。吃饭的时候,小黑给肥波说起了早上大东打来的电话,胖子边嚼米饭,边骂骂咧咧的说着大东天天躺在温柔乡,也不管兄弟死活。小黑看着胖子那此起彼伏的脸,心里道:他妈的,你们天天都在温柔乡哈,只有我天天抱着五姑娘睡觉。吃完饭,小黑径直的离开,肥波问着:“哪去”“去约会”小黑心里被大东和胖子刺激的还没有平复,赌气的回答。“和谁呀,是不是小雅?”女人天生的对八卦很敏感,从厨房探出头对着小黑问到。“小雅不错,胸大,屁股大,肯定能生儿子”胖子不等小黑接话就捧着铃铛的话讲。小黑转过身,看着这夫唱妇随的一对活宝,气不打一处的提高声音:“一个福建的富婆准备倒贴着追我,怎么样?”中午文姐的邀请映过脑海,小黑炫耀的回答。“你要跟大东学?”胖子嘴巴张的大大的,惊讶的问。“羡慕了吧,哼。”小黑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不羡慕,老子是嫉妒,天呀,你开开眼吧,一煤炭样也能当小白脸,可叹如花似玉的我呀!”胖子仰头痛苦状。忽然,厨房飞来一物,直接就打在胖子脸上,水淋淋的。小黑不用问都知道这暗器是谁发出的。胖子,刚才正张大了嘴巴,这水淋淋的暗器就直接搭在脸上,不知道什么液体直接的落进嘴巴里面。他快速的拿下脸上的东西一看,洗碗巾。“呸呸呸呸”不断的吐着口水。铃铛却笑呵呵的从厨房走了出来,温柔迷人的来到胖子面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扭住了胖子的耳朵。又继续温柔的问着:“如花似玉的你现在可安好?”“安好、安好。痛,快点放下。”胖子真的被扭疼了开始求饶。小黑看见这一幕,知趣的转身离开,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幕一定是铃铛直捣乌龙,胖子半推半就,等少儿不宜的画面。


三点小黑准时来到了麦斯咖啡,本来他不想来的,但是中午和胖子打闹后,觉得如果不来似乎会被胖子两口子藐视,所以,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儿,与其在胖子隔壁偷听那些销魂的声音不如出来坐坐也好。

一走进麦斯咖啡,右边卡座上就传来招呼他的声音,他循声望去,看见文姐正起身微笑着招呼他过去。坐下后,小黑点了一杯蜂蜜柚子茶,他一直不喜欢喝咖啡,他总觉得咖啡糖加的不多不好喝,很苦,糖加多了对身体也不好。文姐看着小黑坐下后,像个大姐姐一样关心的问着小黑中午有没有吃饭,吃的什么。小黑一一的回答。然后,文姐开始着请教状的问小黑酒吧经营的一些事情。在没有涉及营业额等机密的问题下都如实的回答着。文姐在询问了一些经营性的问题后主动的说:“小弟呀,姐现在福州做餐饮行业,但是生意不景气,所以想在丽江来开一家酒吧,你看怎么样?”“挺好的呀,文文姐。”“但是姐什么都不懂,你能帮帮姐吗?”“文文姐,我来丽江也不久,可能帮不了您什么。蛇哥在我们这片是很厉害的,他可以帮你。”小黑觉得文姐今天找他的目地不是聊天这么单纯。“蛇哥是我一老乡介绍的,他打打架还可以,经营酒吧就不行了。姐需要一个懂经营的,能唱歌的来帮帮我。”小黑听见文姐这样一说没有接话了。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文姐接着说:“我昨天听见你唱歌就知道你的实力,而且看见台下的那么多粉丝捧你也知道你的影响力了。所以希望你帮帮姐。姐不会亏待你的。”小黑还是没有说话,其实他在想如何拒绝文姐而不会破坏气氛,但是,文姐却理解成小黑在犹豫。文姐决定加加火:“小弟呀,姐在丽江也没有其他的朋友,你今后就是姐的亲兄弟,姐酒吧开起来后,你当店长,姐再给你十五的干股,每月工资照算,小费也是你自己的。”小黑看文姐越说越带劲,不得不回答着“文姐,谢谢你的赏识,”他停顿了一下接着道:“安娜酒吧老板汪总帮过我,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支持过我。”他还想说丽姐和大东,但是在要张口的瞬间,他决定不说了。“我听蛇哥说过你和汪总的事情,但是这么久,你们对酒吧的经营已经足以偿还汪总的恩情了吧。而且,你们现在在安娜酒吧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汪总没有给你长期的未来规划,如果你到姐的酒吧来,姐会让你一辈子都有依靠呀。”“文姐,再次谢谢你,对于未来,我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但是我觉得现在汪总不在丽江,我有责任把酒吧继续经营好。”小黑说到这里,眼睛闪出了坚定的目光。“好吧,小弟,姐真的需要你的支持,你也可以再想想。”文姐缓和了一下气氛。小黑看看差不多了,起身礼貌的告辞离开了。


四点的时候,到酒吧,胖子还没有到。铃铛和小雅在打扫卫生。看见小黑走进来,铃铛就冲上来半开玩笑问着:“亲相的怎么样?那富婆肯出多少包养你”“钱太少,我没有同意。”小黑也玩笑着。“要不,我就让我们家小雅包养你吧,”铃铛看了眼旁边老老实实扫地的小雅打趣着。“好呀,小雅愿意出多少钱?”小黑也对着小雅玩笑着。小雅听见铃铛和小黑在提她的名字,抬起头,擦了一下额头上汗珠莫名其妙的对着铃铛说:“铃铛姐,包什么?我可没钱哈。”铃铛小黑哈哈的大笑着。


晚上像往常一样的喝着,唱着,疯狂着。直到打烊的时候,居然看见了蛇哥一个人醉醺醺的摇头晃脑走了进来。小黑这时候已经和肥波坐在卡座上快要睡着了。蛇哥一走到他们位置对着肥波的小腿就是一脚,“让开点,老子来了。”肥波睁开迷糊的眼睛,看见蛇哥赶紧端坐好身子。小黑也抹了一下眼睛,“你没有喝多吧”蛇哥对着小黑问着。“还好,就是困的很。”小黑回答。“走,哥今天请你宵夜去。”蛇哥说完拉着小黑就往外走。肥波赶紧也跟了出去。蛇哥转过身恶狠狠的看着肥波说了一句:“我有说要请你吗?”肥波瞬间石化。说完,蛇哥帮着小黑就消失在夜色里。下午和文姐聊过后,小黑就知道事情不会简单,多半蛇哥会来找找自己,只是没有想到蛇哥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只是脑袋迷迷糊糊的,也没有多想就跟着蛇哥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人来到了大石桥下烧烤摊。老板认得蛇哥,看见蛇哥坐下就立刻放下手上的肉串小心翼翼的走上来对着蛇哥低声的说:“蛇哥,今天您需要吃点什么?”“六瓶啤酒,随便再烤点,你看着办。”老板唯唯诺诺的忙碌去了。蛇哥,从身上掏出一包软云烟,抽出一支,点上火,销魂的深吸了一口,才对着半梦半醒的小黑问:“下午,文总找过你了?”“叫我在麦斯喝的咖啡。”小黑老实回答。“她说什么?”蛇哥继续问着。“她想在丽江投资酒吧,叫我去帮她。”“我就知道这娘们不老实。”蛇哥无厘头的说了一句。“你同意了?”蛇哥接着问。“我没有,我不想离开安娜。”小黑说着。“好小子,汪永富那太监没有看错你。”说到这里小黑惊讶了。“嘿嘿,你不知道汪永富的秘密吧,只有老子知道。”小黑听着。“汪永富那太监上次为了那婆娘英雄救美,结果被打的失去了男人的武功,呵呵,结果那婆娘还被你们那个小白脸偷走了,可悲呀。”听到这里小黑震惊了,蛇哥继续说“这还是汪永富上次和我喝酒喝醉了告诉我的,所以为了男人的尊严,他一直躲着那婆娘。那太监呀,真男人,我服他。”说完,蛇哥还竖起了大拇指。这时候,小黑终于明白了汪总为什么不见丽姐,躲到丽江来,其实,汪总是真正深爱着丽姐的,他不想让丽姐内疚一辈子,不想让丽姐痛苦一辈子,更不想丽姐把这事当成自己一辈子的负担,所以,当丽姐和大东好上以后他没有愤怒,没有报复。“你知道汪总回老家干什么吗?”蛇哥问小黑。小黑茫然的摇摇头。“走的时候和我说过,他老家的一亲戚给他找了一个老中医,听说专治男人这玩意儿的,他回去想试试,走的时候特意关照我,要我帮他暗地里看着酒吧,就算不挣钱,只要酒吧还在,他的希望就还在,什么狗屁希望,就是对那婆娘不死心呗。”说到这里,老板的酒和烧烤上来了,蛇哥拿起酒瓶对小黑说:“来,我们一起祝福那真男人一下,哥我这辈子没有缺过女人,但是也没有真爱过一个女人,我佩服他。”一说完,对着酒瓶就咕咕的喝了起来。剧情逆转的太厉害了,小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除了惊讶还是惊讶。看见蛇哥喝酒的动作,不自觉的也是仰头猛灌。一瓶酒,没有几秒钟就被两人倒进肚子里。“文姐和你?”小黑被冻啤酒刺激了一下,些微有点清醒,问蛇哥。“两年前,我在丽江犯事儿,跑到福州去认识的,那时候她开了一家中餐馆,我天天去吃饭,就这样。这次她给我打电话,说想到丽江来玩玩,我就接待了一下。下午你们分开后,她把我也叫到麦斯去了,和我谈了她想到丽江发展的事情,也说了和你见面的过程,所以,我现在叫你出来是替老汪感谢你的,你……不错……真不错!”蛇哥说到这里,明显的语气不利索。“来,再走一个,上次帮你是看在老汪的面子上,这次,我觉得你这个兄弟真可交,从今后你就是我蛇哥的亲兄弟,在丽江再也不会遇见什么事儿了。”一说完,抓起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又开始喝。小黑今天不知道是什么黄历,下午莫名其妙认一姐,晚上莫名其妙又钻出来一哥,这叫什么事儿。管他的,也是抓起一瓶酒喝起来。六瓶酒喝完后,菜几乎没有动过,蛇哥叫老板结账,老板笑呵呵的说:“蛇哥,您老能来喝酒就是给我面子,今天这账不用结了。”蛇哥听见这话很舒服的像个领导一样挺了挺被啤酒撑起的大肚子,用右手轻轻的拍了拍老板的肩膀以示鼓励,就又帮着小黑的肩离开。


回到家,肥波没有睡,两口子一直在等他,怕他跟蛇哥出去遇见什么不好的事儿,一听见小黑的开门声,两口子就立刻冲了出来,看着小黑,见到这一幕,小黑感到特别的温暖,脱口而出就是一句:“胖子,我爱你。”听见小黑这么一说,铃铛肥波傻眼了,“你和蛇哥出去没有被蛇哥那个吧?”肥波又是一句天外飞仙。铃铛照旧打了肥波脑袋一下。“死胖子,我们就是出去喝了点酒,好了,老子困了,睡觉。”小黑故着潇洒的说着。“真没有被蛇哥怎么样?”肥波还是不放心的问着。“你不相信是吧,好,今天我们三个人睡 ,我叫你看看什么叫猛男。”小黑说完假装淫笑着朝铃铛走去。“滚,你这流氓”铃铛笑骂着。“你敢动我老婆,老子先爆你菊花。”肥波双手一横,就装着要动手的样子。小黑嘿嘿一乐扭头进了自己的房间。铃铛嘿嘿一乐,第一次看见肥波对自己的紧张,心里一甜挽着肥波进了房间。


躺在床上,小黑一直睡不着,蛇哥晚上给他说的事情太震撼,他没有想到汪总对丽姐的爱竟然是这样的深,是这样的浓。更没有想到汪总为了丽姐的幸福竟然什么委屈都能扛下来。想到丽姐就不得不想起自己的好兄弟大东。那大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喃?他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越想越觉得头痛,想到最后,居然联想到,如果是自己,为了深爱的女人是否也能像汪总一样无怨无悔的去付出。也许,会吧。小黑相信,每一个男人都希望为自己深爱的女人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如果没有这种想法,一定是遇见的女人自己还不够深爱。那自己最爱的那个女人现在又在哪里?她什么时候会出现?想着想着,沉沉的睡去了。睡梦中,似乎看见了一个阿罗多姿的美丽少女朝自己款款而来……,早上起床的时候,小黑居然发现,自己的内裤一直是湿的。


起床后,小黑洗完澡,换上一条干净的内裤,躺在床上,他想了很多。要不要把蛇哥给自己说的汪总的事情告诉肥波?要不要告诉大东,要不要对丽姐说?中午十二点,肥波铃铛过来叫小黑一起回李叔那里去吃饭,才记起今天是周末,约好的每周周末都要去看看李叔李婶。三个人,路过忠义市场的时候,铃铛去买了很多菜,每次去李叔家吃饭,说是蹭饭,其实他们都会买很多的东西给李叔带去,当然还有李叔最爱吃的烧鸡。到李叔家已经一点了,李叔正坐在门口的凳子上怒气匆匆的说:“今天饭吃完了,你们来干什么?”小黑知道李叔等久了,忙笑呵呵的将手上的烧鸡送上去,肥波也媚笑着将手上的酒瓶递上去,“李叔,我们为了孝敬您老,所以买烧鸡时等了很久都没有放弃,”肥波油嘴滑舌的忽悠着。李婶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来,“来啦,快点进来吃饭,菜都凉了。老东西,你又在耍威风?”李叔听见李婶的话,左手抢过酒瓶,右手抢过烧鸡,嘴巴一咧,就乐呵呵的跑进房间了。三人也紧跟其后的,进了房间。餐桌上,李婶已经做好满满一桌的菜等着他们。每一次回李叔家的时候,是三人最快乐的时间,在这里,他们体会到了浓浓的家的味道。在饭桌上,李婶居然问了小黑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小黑呀,最近有女朋友没有?”小黑红了红脸摇摇头,嘴里塞的东西太多了,实在张不开嘴。“你小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李叔喝了一口酒,眯缝着眼睛问。铃铛捧着碗呵呵的阴笑着。肥波吞下一口菜张嘴就来了一句:“昨晚一男的约他了。”“啊”李叔李婶的眼珠都差点掉在地上。小黑放下筷子就朝胖子的脖子掐了过去。铃铛看见李叔李婶的表情,忙解释道:“别听胖子的,昨天是蛇哥叫小黑出去喝酒,这两天我就把店里的小雅塞到小黑房间去,你们二老放心。”“哦,那就好”李婶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交女朋友好几年了”李叔酒劲一上来,开始吹牛了。“你和谁好几年了”李婶眼睛里明显看见了刀光剑影。“哦,那个……就是……这个……来,肥波喝酒。”李叔疲于应付。


饭后,照例陪李叔李婶聊聊天,快三点半时,三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回酒吧的路上,坐在熟悉的公交车里,随着沿途地颠簸,小黑酒劲下去了一些,他又开始在想,要不要把汪总的事给肥波和大东说。他很想对肥波说,但是,这涉及到汪总的私隐,不说吧,觉得对不起兄弟。他更想对大东说,但是,他怕大东知道后会影响和丽姐的感情,不对大东说吧,又觉得自己和大东都对不起汪总。就这样一直交织挣扎着。晚上,酒吧开门后,小黑静静的坐在酒吧门口的竹櫈上,想到最后,他觉得作为朋友必须要对汪总有个交代,不能让汪总就这样背负着负心汉的骂名,作为兄弟,也应该向大东讲清楚,不能让大东和他手上的伤成为一辈子的痛。所以,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大东的手机。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随即传来大东情绪高亢的声音:“小黑,兄弟,有什么事儿吗?”明显的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声音。“大东,你现在方便吗?想找你聊聊。”小黑试探性的问。“你丫晚上不接客呀?晚点吧,我正在陪丽姐的几个客户吃饭。”小黑应和了一声就挂上了电话。


整个晚上的演出,小黑状态不好。一直有些走神,好几次居然忘词了。在接近十一点的时候,文姐挎着一个时尚小包一个人走进了酒吧,然后坐在靠墙边的一个位置上,点了一瓶红酒,默默的看着小黑唱歌。小黑,一首接着一首唱着,从来没有向今天一样的渴望着演出快点到点,好早早结束。十一点二十,酒吧依然是人声鼎沸,因为是周末,客人一般都会玩的非常晚。小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在唱完第十五首歌时,放下吉他,走下舞台。叫小雅拿过一杯冰冻的矿泉水,一大口到进肚子里,觉得舒服一些,才向着一群北京过来的游客走过去。酒吧一直有个惯例,歌手下场后都会主动的去敬一下,演出时小费给的最多,闹的最欢的那桌客人。小黑刚到北京客人桌前,那三男两女的北京客人立刻站起来就把小黑拥进沙发的最里面。然后一杯接着一杯的敬小黑啤酒。小黑现在的酒量,早就练的酒精沙场,也微笑着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着。喝到大概第十杯的时候,文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小黑的旁边,依然微笑着旁若无人的对小黑说:“你喝多了,我们出去走走吧。”北京的几个客人看见这情况,很懂事的给小黑让开了位置。虽然小黑和文姐看起来年龄不是很靠谱,但是现在这世界,夜场歌手被富婆包养的事情比比皆是,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喃?小黑看见这不和谐的一幕,准备解释一下,但是,想了想摇摇头,苦笑着随着文姐走了出去。出酒吧门的时候,所有客人都看见了。有的开始改变了对小黑的印象,有的惋惜的摇摇头,还有的年轻一点的女游客露出失望的眼神。肥波和铃铛也看见了,铃铛轻轻的问肥波:“莫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富婆,看起来是比较有钱哈?”肥波自语着:“但愿不是劫色。”“你不去跟着看看”肥波想起蛇哥昨天对他的不自在,楞了一下,一挥手断然拒绝。


小黑跟着文姐在昏暗的路灯下走了很久,就像两个失意的男女朋友一样都没有说话。快走出束河古镇的时候,文姐开口了:“昨天蛇哥找过我,和我也说了很多你们三人和汪总的故事,小弟,你拒绝了我的邀请,我很不开心,但是我越来越喜欢你的性格,够朋友,够兄弟。”小黑还是没有说话,低着头慢慢的走着,其实他现在脑袋里根本就没有听到文姐在说什么。在酒精冲击下,想象力很乱。文姐不在意小黑的反应,继续说着:“不管怎么样,我们总算认识了,也算是朋友,对吧!”说完她侧过头看着小黑像是在询问小黑。小黑木讷的点点头。“酒吧我一定要开的,按照现在丽江的发展行情,不出三年,在全国一定火。这次我们无缘合作没有关系,我希望今后我们成了邻居,你也能常过来坐坐,不要欺负我们外地人哦。”说完这句,文姐像个小姑娘似得笑了。笑的很萌很萌。小黑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四十几岁的小姑娘,不禁也笑了,然后说出了晚上的第一句话:“好的,文文姐,今后酒吧需要我出什么力,一定随传随到。”“一言为定”文姐主动的伸出右手“一言为定”小黑也伸出右手握住了文姐的手。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握手居然改变了丽江整个音乐界的格局,更在全国共同的演艺了一段草根歌手逆袭的经典故事。而且还推出了那首风靡全国各地,大江南北脍炙人口的歌曲!


小黑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酒吧还没有关门,肥波铃铛不在。刚洗完澡,手机响了。一看,大东打来的。接通后却是丽姐的声音传来:“小黑,还好吗?下午听大东说你找他有事,他刚好在陪几个客户喝酒,现在他喝多了正躺床上,不放心你,叫我给你通个电话问问有什么事情没有”“哦,丽姐,我最近还可以,你和大东怎么样?”小黑脑袋更懵,本来就没有想过要不要将汪总的事情给丽姐说,现在居然是丽姐打过来的,一瞬间感觉有些语无伦次。“我们还可以呀,大东的手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可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快频率的弹吉他了。”“那就好,让他好好休息,酒吧这边生意还不错,铃铛照顾的很好。”“好的,谢谢你们啦,其他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没有了,丽姐,我……想和你说点其他的事情。”本来小黑想挂上电话,但是在按键的一瞬间,他忽然觉得,不管是对朋友或者兄弟都不应该去帮着一方骗另外一方。在老家的时候,阿爸常常对他说的一句话就是:佤族男儿要胸怀坦荡荡。想到这里,小黑决定对丽姐将汪总的情况如实相告,这也许是对汪总最公平的回报。“你说,小黑”丽姐在催促他了。“丽姐,昨天我见到了一个汪总的朋友,他……”于是小黑将蛇哥给他讲的汪总的事情全部和盘托出。小黑讲的很快,他恨不得一句话讲完,因为在讲给丽姐的时候,他觉得很难受,很煎熬。不到两分钟,小黑讲完了整个故事,讲完后,他屏住呼吸,安静的等着丽姐的反应。但是电话那头却没有什么的回应,他喂了一下,丽姐传来了变得很冷很冷的声音“知道了,早点休息。”说完就挂上电话。


随后的一个月,日子过得很平淡,除了唱歌喝酒外,没有什么大的事情的发生,唯一要算大事的就是,文姐的酒吧在束河古镇开业了,酒吧的名字很另类《诺言》。安静的日子直到大东从佛山回来才打破了平静。


大东是在一个周一的下午回到丽江的,他回来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人。大东是直接到的酒吧。到酒吧后,看见铃铛正在打扫酒吧,直接问了一句:“那两只鬼喃?”铃铛看见大东的回归异常的惊喜,欢呼着跑到大东身边说:“我马上给他们打电话,他们还在家里。”大东看了铃铛一眼,目光也透露出一些熟悉的亲近。小黑和肥波接到电话后几乎是穿着拖鞋跑到酒吧的,看见大东直接就抱了上去,肥波还把自己那张臭嘴往大东脸上凑,似乎要狂吻大东一样。大东故着厌恶的推开肥波明显没有洗漱的脸。小黑双手搂着大东的肩膀只是咧着嘴笑着。“我们出去吃饭吧”大东邀请到。两人立刻应和着。然后三人没有任何的分歧,来到了老地方,“小丽餐厅”。又是一盆杂锅菜,又是一瓶鹤庆大麦酒。不过,老板娘看见是这三位时,明显的在菜里放了很多肉。


半瓶酒下肚,肥波先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丽姐喃?怎么没有回来?”“我们分手了。”大东回答的很平淡,波澜不惊的样子。“你们不是感情很好吗?”听见答案,肥波明显感觉到这个随机的问题问的出问题了。“呵呵,也没有什么,她要去广西找汪老板。”听到这里,小黑心里嘀咕一下,他终于知道,丽姐最终是深爱着汪总的。知道最终答案后,他不知道应该为大东感到惋惜还是应该为丽姐这份真挚的感情鼓掌。看样子,大东是不知道自己和丽姐通电话所讲的内容。“没有关系,今后我们三国乐队又可以重新出发,征战丽江。”肥波乐观的安慰着大东。“嘿嘿,我这手呀,可能现在连打鼓都不行。”大东眼睛有东西在滚动了,但是回答的很平静。小黑不知道如何安慰大东,只是默默的端起酒杯,拍拍大东的肩,示意了一下,然后将一大杯白酒一饮而尽。酒一下肚,小黑下定一个决心,暂时的不告诉大东他和丽姐通电话的内容,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大东阳光的外表下很颓废。他想先帮大东站起来,再找合适的时间告知真相,就连肥波,也不准备告诉,那死胖子的嘴巴有时候比村里寡妇的裤腰带还松。


吃完饭,回到酒吧,客人不多,小黑示意大东晚上要唱歌。大东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晚上九点整,整个酒吧只有一桌客人,但是酒吧的演出却异常的正规。先是铃铛上台主持:“亲爱的朋友们,今天我们安娜酒吧重新迎回了丽江著名的三国乐队,接下来让我们感受不一样的安娜,不一样的三国,不一样的音乐吧。”底下那桌客人是从南京过来的,后来,他们回到南京时,还到处宣讲安娜酒吧是有责任,有档次的酒吧,因为现场整个晚上酒吧为了他们一桌客人都奉献了一场真感情、高质量的演出。第一首歌是大东原创的“兄弟不流泪”大东还是抱着吉他,他已经不能高频率的打节奏了,但是他依然努力的坚持着用单铉拨着单音。“跌倒在丽江的街头,细雨打湿额头,因为你的双手,拉着我勇敢的走,你说你没有其他的朋友,曾经的你像一条狗,我们彼此的乞求,成为兄弟的理由。哦……相聚的时候,兄弟你尽情喝酒,哦……分别的时候,兄弟你眼泪,不要流。也许在今生,我们不能磕头,也会在来世,相遇依旧,也许在今生,我们不能磕头,也会在来世,牵着你走。”台下的铃铛和小雅听见三个人的高歌时,联想到在酒吧发生的一切,眼睛情不自禁的湿润了。那一桌客人只有两位,但是他们依然高舞着双手,随着节奏摇摆着。这一夜很疯狂,这一夜真的很疯狂,这一夜非常非常的疯狂。三个人居然从九点一直唱到凌晨一点,中间除了接过那桌南京客人送过来的三瓶啤酒外,几乎没有停止过。那桌客人离开时,他们依然在欢唱着。直到最后三个人都几乎是用嘶哑的不成人声的跑调极度离谱的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声音唱完了“友情岁月”才宣告结束。


就这样,可爱的三国乐队在没有老板的酒吧里,一直演唱着属于自己的歌曲,一直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生活着。丽姐和汪总也像消失了一样的没有出现。整个丽江从那时起,就知道,大名鼎鼎的安娜酒吧没有老板,只有三个不知道什么来头的小伙子在支撑着,奇怪的是,生意还非常的火爆。三国乐队的名头也在那一年传遍了整个丽江,甚至全国的很多地方。


小黑是幸福的,虽然他没有女朋友,除了夜深人静时有些骚动,但是有两个最好的兄弟在身边,开心时唱歌,郁闷时喝酒,发情时,偷听隔壁胖子房间的动静,再靠靠手,满足了。大东是开心的,虽然他女朋友不在了,除了酒后时常侵袭的相思,但是身边两个好兄弟总能在他沉闷的时候找些开心的理由作弄他,让他一瞬间就能忘掉一切。肥波是快乐的,虽然他知道经常在他和铃铛亲热时,墙外有人偷听,但是,在第二天的叫骂声中好像每次理亏的总是自己。在看见两人时常抱头想女人的时候,他总能感觉到没心没肺的优越感。铃铛依然是 是天天女强人状。井然有序的管理着酒吧,井然有序的管理着胖子,井然有序的管理着四个人的生活。李叔李婶是郁闷的,每周四个鬼过来都要大吃大喝一顿,闹腾的不得了,关键是,老是四个人,能不能那天将队伍扩充成五个,六个,该多好!

作者简介

张炬辉:笔名童言张无忌、张辉辉。四川青少年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四川省校园文联理事。青年作家、诗人。


轻轻点击二维码

倾情关注不一样的精彩

潮头文学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图片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公众号不计发稿费。

投稿邮箱:763358734@qq.com    

主编微信:rj681228 

悦读 ● 悦享
企业家日报潮头副刊
11月16日选用稿件
作者可百度《企业家日报》电子版

【微小说专版】

莫树材║【微小说】名壶

刘帆║【微小说】会盟图

赖燕芳║【微小说】阿Q在现代

谢松良║【微小说】缘  分

刘庆华║【微小说】测阴阳


昨日精彩回顾


丁迎新║【潮头品茗】一缸水汪汪的童年

张炬辉║【情爱小说:丽江在左 青春在右】第五章兄弟不流泪

刘纲要║【潮头品茗】得病的好处

沈学印║【潮汐诗叶】抢救河流,我成了欲哭无泪的石凳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