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虐心言情小说 | 错爱一生,无怨无悔,林小雨 江峄天,错爱一生,无怨无悔在线阅读

八点二十2018-06-08 07:27:22

虐心言情小说 | 错爱一生,无怨无悔,林小雨 江峄天,错爱一生,无怨无悔在线阅读

林小雨的手很疼,鲜血渗透了衣袖,因为着急回家做饭,路上被一辆电动车剐蹭到,对方接连道歉,还要带她去医院,但都被她拒绝了,她本就不是个咄咄逼人,计较的人,有时候哪怕别人令她吃亏,受伤,她也都是尽量相让。

其实还有重要的原因,就是结婚三年的丈夫,很讨厌她和别的男人有染,哪怕只是对方多看她一眼,都会迁怒与她。

嫁入豪门,是绝大多数女人的梦想,林小雨曾经也幻想过和白马王子白头偕老,而现在的丈夫金鳞本质上就是那样一个男人,家境殷实,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又是苏市有名的成功人士。

她可能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金鳞年轻的时候服过兵役,在一次军队训练中受过严重的腰伤,尤其是在房事方面,直接点说就是不举。

但男人和女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女人能够忍受,尤其是林小雨这种女人。三年前,她因为一场车祸和金鳞结缘,那时,她和儿子小洛是受害者,小洛还患有先天性肌肉萎缩疾病。金鳞将他们接回家,不仅支付了大额赔偿金,还想尽一切办法把小洛的疾病治好。

林小雨父母离开的早,她十五岁的时候,父母因为出国旅游飞机失事告别了这个世界,从那时起她就坚强的像个爷们一样,忍受孤单到现在,而本质上她是渴望被人呵护的小女人。

小洛只有六岁,六岁的他还只是个怀着童真,单纯的小孩子,当林小雨看到他从机场活蹦乱跳的跑到自己怀里时,她的心都快融化了。

紧接着,金鳞向她求婚,虽然很突兀,但她还是接受了,就算她对他没有感情,但恩情足够让她这一辈子都还不起。

林小雨刚推开房门,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偌大的别墅房门竟然是虚掩着的,保姆张姨虽然做事有些粗心,但不至于这么笨。

何况整个别墅园区,只有金家是最豪华的,光佣人都有十几个,这么多佣人今天都不见了?

林小雨的心一紧。

难道是因为,金鳞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这么说,他也没忘记,今天是他们三周年的纪念日?

林小雨有些喜出望外,丈夫虽然平日里忙忙碌碌,但对她还算关心,林小雨日常生活的花销他从不过问,除了很少在一起睡觉之外,很多时候都是相敬如宾。林小雨眼中,金鳞是一个话不多的谦谦君子!

没有那方面又算的了什么!?

林小雨觉得,只要日子过的平淡,没有那么多波澜就足够了。

屋内静的出奇,欧式建筑的客厅,精致的地面蓦地折射出两个人影。

林小雨吓了一跳,手上拎着的菜也掉在了地上。

就在她还没回过神的时候,一把匕首已经架在了她的脖上,两名蒙面歹徒的眸子里闪出奇异的光芒,尤其是看到林小雨那张小巧精致的脸蛋时,有一个人更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乖乖照我们说的做,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你只要听我的,我保证你不会有生命危险。”

林小雨的手在发抖,强自镇定的道:“你们想要什么?”

一名高大的歹徒冷冷的道:“别废话,你会知道的。”

林小雨以为是错觉,但那尖锐的声音中仿佛透露着熟悉的音色,她觉得自己一定听错了,但金家别墅森严,小区治安更是密不透风,如果不是一个对这里环境熟悉的人是不可能轻易溜进来的!

林小雨希望不是熟人,否则的话,对方一定会害怕节外生枝而下狠手!

她只好往卧室走,等二人将她推进卧室,她才发现事情不妙,那高大男人二话不说,立刻撕下了她的外套。林小雨大叫一声,另一人已经率先捂住了她的嘴巴,反手将她整个人控制住。

高大男人动作略微有些笨拙,但也很快将林小雨的衣服撕的四分五裂,只剩下曼妙的酮体在暗夜中发出诱人的气息。

高大男人瞪了那人一眼道:“你先出去替我把风,我很快完事!”

男人点点头,匕首顶着林小雨的腰道:“我们可都是要钱不要命的恶霸,你乖乖伺候好老大,否则小心命不久矣!”

林小雨的手很疼,鲜血流了一地,但此刻她更痛的是下体,那个高大有力的男人压迫在自己身上,努力用身体往自己体内凑。

林小雨眼睛里满是愤怒,痛苦,难堪……

她想到了小洛,想到了丈夫,想到了关心自己的好闺蜜朱玲……如果她在今天失身,那她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丈夫,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

金鳞对她很好,不嫌弃她的出身,也不嫌弃她还有个孩子,尽管她从没告诉那个孩子并非她亲生,而是她领养的,但金鳞毫不嫌弃,这三年来,她所有的安宁都是他给的……

可她呢,今天却要把贞洁交给两个混蛋!

林小雨本来已经准备好,在今天给丈夫一个惊喜,告诉他,其实她还从没跟任何男人有过肉体上的欢愉,她还有第一次。

她相信,当金鳞听到这个消息时,就算表现的不那么强烈,也会高兴的,男人都有这种情结,尽管金鳞那方面受到过伤害,但他仍是个男人!

想到这儿,她再也忍受不了那双大手在自己身上游刃有余的抚摸,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还是男人突然松懈,她张嘴就朝那男人的耳朵咬了上去,那男人大吼一声,一咕噜跳了起来。

林小雨抓住这个机会,从床上翻身而起,卧室的玻璃门并没锁,她想都没想,赤裸着身子就从二楼跳了下去。金家别墅很高,二楼距离地面足有五米,若不是掉在松软的草坪,林小雨恐怕不没命也得重伤。

她感觉到手臂整个脱臼,但强忍着疼痛,翻起身就往外跑。

金家别墅窜进的两个蒙面人飞快的冲了出来,当看到外面空阔的街道毫无一人时,俩人颓丧的直跺脚。

“怎么跟大少爷交代?”

“废话,这种事用不着你操心,我会跟大哥说的,记住,今天我们没有失败!”高大男人忿忿的揉着耳朵,那上面还有淡淡的血迹,他咬着牙道,“臭娘们怎么这么厉害,妈的,从那么高跳下来都能跑走,我真是服了。”

“想必她也不敢说出去,还好我们今天没有露出破绽!”

高大男人点点头,心里难免还有些愤懑。

悍马车上,坐在驾驶座的短发男子刚把一根雪茄抽完,远远的看着两道人影从身边闪过,他没有回头,也没有报警,只是淡淡的点着另一根,半晌,后座蜷缩着的女人披着一条毛巾从他的车上踉跄跳下,她浑身发着抖,颤声接连说了两句谢谢,然后逃也似的离开。

男子将雪茄放到窗外,挺拔的身体在暗夜里像个雕塑般一动不动,从侧面看,他的脸庞像刀削般棱角分明,右边脸上那只如墨般的眸子更是咄咄逼人,从他将车停靠,到一个女人求救,然后钻进车,再离开……整个事件下来,他没有说过一句话,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他冷漠的像一只草原狼。

就在女人努力遮掩着躯体,扶着脱臼的肩膀没入黑暗的最后一秒,他才将目光凝视过去。

 朱玲很快从市郊赶来,然后将冻的近乎成为冰块的林小雨接到自己家,林小雨仍然处于后怕中,她咬着唇,脑子里反复回放着她该如何向金鳞解释。

他会原谅她吗?

不,她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明明是她受到了伤害,险些被人糟蹋,为什么要担心金鳞嫌弃她?林小雨摇摇头,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太自卑,金鳞是对自己好,但他的身份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如果外面知道他的女人被人欺辱,对他来说无异于天塌下来的羞辱。

难道不告诉他吗?

可是他毕竟是她的丈夫,她怎么忍心隐瞒他,况且刚才她已经九死一生的逃了出来,她没有被糟蹋!

林小雨想了半天,还是拨通了金鳞的电话。

“喂,金鳞,你下班了吗?”

“有事吗?”他的声音一贯如机器,没有责骂,也没有体贴。

林小雨咬着唇道:“没,我,我就是想问下,对了,你吃饭了吗?我买了很多菜,本来今天想早点回家煮给你……”

“没有事我先挂了,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

“你几点回来?”

“十一点左右。”

“我在朱玲这里,你,你下班可以来接我下吗?”林小雨强忍着,没有让眼泪夺眶而出,没有让声音变得哽咽。

她此刻无比希望金鳞能给他一些安慰,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金鳞顿了两秒钟,说了个好。

到家后,林小雨洗了个澡,穿着朱玲的睡衣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朱玲很巧妙的避开了刚才的话题,直接夸林小雨身材完全没变,然后变着法的说结了婚的女人不是会臀肥腰圆吗,你看你,一点都没变,而且更漂亮了。

朱玲是一个好姐妹,更是一个体贴入微的女人。

只有在这里,林小雨才有家的感觉,才真正觉得自己不是孤独一人的。小洛已经睡了,睡的很安宁,这三年,林小雨没办法日夜陪伴着他,只能将小洛交给朱玲抚养,原因无他,金鳞可以接受林小雨已经不易,再让他接受一个不是他亲生的孩子,就算他愿意,外界的媒体,他的竞争对手们绝不会给他这个权利,相反,他们一定会猛烈的抨击他!

林小雨不愿看到他为她承受压力,就在金鳞准备开口的时候,她提前把小洛交给了朱玲,然后每隔两天过来看望他。

看着一脸困倦的朱玲,和睡的还带着微笑的儿子,林小雨忽然间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暴风雨的不安已经被她抛之脑后。

金鳞很准时在十一点赶来,然后把林小雨带上车,一路上他保持着沉默,林小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刻她已经理智很多,可女人越是理智,面对男人就越难表现的从容。

林小雨终于开口:“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日子。”

“哦。”金鳞下意识的道,“我都忘了,太忙了。”

“我理解,所以。”

“你想说什么!?”金鳞忽然道。

林小雨双肩一颤,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她笑着道:“三周年快乐!”

金鳞淡淡的道:“哦。”

回到家,林小雨已经很疲惫了,她不愿脱掉外套让金鳞看到她身上的伤,简单的处理后换了长长的睡袍,林小雨已经先上了床。不多久,洗漱后的金鳞也躺了下来,很快,他的呼吸就开始均匀。

林小雨睡不着,但他知道金鳞很困,于是强迫自己不要翻身影响他,他已经很累了,于是她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呼吸也不要出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小雨只觉得有什么光闪了下,然后意识到是金鳞的手机。

这时,金鳞轻轻的起了身,将手机从枕头下掏了出来。

金鳞盯着林小雨几秒钟,见她似乎睡的很香,将被子往上提了提,这一举动让林小雨感觉很温馨,这一微小的关怀已让她足够心暖。

金鳞走到阳台,把玻璃门关上,然后拿起手机接了一通电话。

林小雨睁开眼看到金鳞只穿了件很薄的睡衣站在窗台,她犹豫了下,还是将衣挂上的外套取下,准备拿给金鳞,为了不吓他一跳,她有意咳嗽了下,但金鳞显然没有察觉,她走的越近,越发现金鳞的情绪不对劲,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你确定射进去了?”

“那她一定会怀孕吗?不保证?我要的是一定,哪怕你再弄几次,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的就是结果,我等不了了!”

林小雨一怔,她无意偷听,但一颗心好像被什么拧住了。

“感情?什么感情?她不过是我的一个棋子,我娶她也不过是因为舆论压力,家族所迫,现在她最后的价值就是怀孕,只有怀孕才能击破那些流言,够了,我说过了,我要的是一个有我们金家血脉的孩子,不是外面的野种……我会娶一个别的男人玩弄过的女人,纯粹是因为她更好控制,再说了,我们本来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我治好了她儿子的病,而她嫁给我,让老爷子放心把继承权给我,现在情况有变,如果我再不给他添个孙子,鬼知道那个老不死的会不会把财团交给他那个私生子!”

“就算让她发现又如何?一个被男人抛弃过的女人,还带着个孩子,我给她的生活已经够好了,你是我亲弟弟,难道连你也不帮我,眼睁睁看着我们金家的财富拱手给了别人吗?我这么努力的打拼,是为了什么?以后金家的一切还不是咱俩的!”

“我,我不是不行,你也知道,我有处女情结,一想到她那个几岁的儿子,我就觉得恶心,更别说碰她了……”

砰的一声,玻璃碎了。

碎了一地,林小雨没穿鞋,赤着脚踩在玻璃渣上。

谎言!

棋子!

背叛!

她此刻的心情是无与伦比的混乱,尊严被人踩在脚下也不过如此罢!泪水已经流不出来了,到底是眼睛太干,还是火燎燎的心痛,她已经分不清,刚才那一拳,她自己都不知道会把玻璃打碎。平日里柔弱如她,又怎会有如此大的能力?到底是仇恨太强,还是愤怒太盛!

“金鳞,你这个畜生!”

“畜生——”

怪不得那个男人的声音如此熟悉,刚开始她以为是错觉,原来,那个高大的男人就是她的小叔子,金鳞的亲弟弟!

他竟然让自己的亲弟弟强奸她!?

他不和自己上床,只是因为恶心她的出身,觉得她是个浪荡的婊子!

那他和她结婚呢?

难道也是因为一个谎言,或者说,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总的来说,就是因为她太好骗!

她真的太傻了!

金鳞走到客厅,很快从包里拿出了张支票,用钢笔随手划了一下,然后淡淡的说:“这是五百万,够不够买你的身体用用?”

林小雨笑了。

笑的很痴狂。

金鳞冷声道:“你笑什么,你和我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钱吗?”

这三年来,林小雨自以为她花金鳞的钱也不过几万,很多时候,她都是靠在网上淘宝兼职赚的钱买日常用品,就连化妆品她都从来不会用超过两百的。

这一切,在他看来,不过是钱能衡量的!

林小雨撕烂支票,甩在金鳞的脸上,然后冲了出去。

夜里很冷。

比昨天还要冷,昨天是身体冷,而今天,却是心冷,冷到发指。

她没有再给朱玲打电话,她现在很想突然闯来一辆车,然后把她撞死,结束一切算了,她真的想不通,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小洛,这个和她一样可怜的孩子。

“小洛,妈妈对不起你,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又是那辆悍马,又是那个位置,林小雨想起了那个陌生的男人,他抽着雪茄依然坐在主驾驶座,他好像在等人,又好像不是,他桀骜的唇,扬起的眉毛,还有那张帅气英俊到让男人倾倒的脸,那个男人被林小雨看的有点不自在,黑墨般的瞳孔露出一丝警惕。

林小雨再次拉开车门,坐上了车。

那个男人的雪茄在车门关闭的一瞬掉落在了窗外,他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如果说昨天她是为了逃避追凶而躲进这里,那么也就算了,今天呢?男人依旧没有回头,他只希望这个长的不算难看的女人早点下车,他没有将女人拎下车的习惯,特别是陌生的女人,因为他同样有洁癖,很深的洁癖,他甚至会认为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都有着下等人的卑劣,不值得他动手。

林小雨茫然的看着前方,金鳞不会追出来,那番话已足够将二人的世界划分清楚,他是高高在上的,而她呢,卑贱的,纵然两人鬼使神差的结婚三年,那也都是虚幻的不能再模糊的事情。

她还能留在这里吗?

她还能去哪儿呢?

“拜托,带我离开!”

男人一怔。

林小雨咬着唇,鲜艳的血液从嘴角流出,她一字一句的道:“带我走,越远越好,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包括我的贞操,我的第一次,我的一切,我都给你,求求你了……”

送上门的吗?

他犹豫了下,她的肌肤还算光滑,她的胸脯还算挺拔……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