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言情小说||《小保姆的快乐人生》

天水生活事2019-01-16 06:09:17


第一章:被吻了


   繁华的商业步行街上两旁灯火摇曳,人们带着繁忙工作后放松下来的这份惬意,嬉笑着穿行于商铺食肆之间。    

   这时在步行街上却出现了一个跟周围气氛不搭调的身影,只见一个灵动的身影快速奔跑穿行在人群中:“拜托,借过,借过。”越过人群,嘴里还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快跑,快跑!安雨希你一定可以的,加油!”    

   距她身后不到一百米处两个男子紧紧地盯住她,粗鲁地推开挡住前路的人,正朝她快速追来。    

   穿过步行街,跑到街道的拐弯处,安雨希希望能找到个让她躲起来的地方,她已经跑了一个小时,实在跑不动了。    

   拐过街角后,安雨希快速地扫了一眼街道,突然目光被一辆豪华的黑色轿车吸引,她快速地朝它奔去。    

   一位身材挺拔,气宇轩昂,穿着一身路易.威登米白西装的男子正好打开车后座车门,准备上车,安雨希迅速地朝男子跑去,身体灵活得如一条鱼般,从他的腋下快速钻进车里面。    

   成功钻进车里的安雨希对男子双手合十带着恳求说道:“先生,请帮个忙,借我躲一会。”    

   男子一双冰冷深邃的眼眸扫了安雨希一眼,又回头往街道处望去,但那里并没有出现什么东西,再看回安雨希时眼眸里释放出十级寒冰之气,弯腰一把抓住躲在车里的安雨希,要把她拎出来。    

   安雨希透过男子的臂弯,发现那两个追她的男子已经出现在拐弯处,正朝这边张望。    

   “不行,不能被发现。”安雨希告诉自己。她说了句:“得罪了!”后,顺着男子抓住她手臂的力道,左手反抓住男子的手臂,然后另一只手迅速勾住男子的脖子,双脚快速地勾在男人腰上,像只八爪鱼般紧扒住男人,朝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男子丝毫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意外,一个小弱鸡般的女孩子竟然敢找死来吻他,被安雨希吻住时有一两秒钟脑袋空白,这女孩的嘴唇很是柔软,还有种甜甜糯糯的味道,男子的身体快速颤了一下。    

   安雨希没有丝毫接吻应有的情节,她睁着大眼睛,往男人身后方观察着情况,看见追着他的两个男人往这边看了两眼没有发现她,朝另一个方向追去了。    

   安全了!安雨希松开男子,一抬头对上他满带杀气的凤目。    

   这男人浓眉凤眼,脸上五官是鬼斧神工的作品,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精致的下巴,还有刚跟她亲过的带着体温的薄薄的唇瓣,长相全五分!但配上这萧杀的眼神和冷漠的表情,嗯,给他五分差评!    

   安雨希拍了拍男人的头说道嘿嘿笑两声:“意外,意外!抱——歉!”安雨希“歉“字没说完,脖子已经被一把捏住,这人的大手只要轻轻一动,就跟掐小鸡那么简单,一下就能掐死她。    

   好难受!安雨希第一次觉得死神离自己那么近,她迅速开动脑筋,搜索能救自己的办法:“那个,要不我给你点钱?”安雨希发出被掐脖鸡一样的声音,睁着大眼睛恳求地说,她身上有两百块钱,不知道补偿他够不够?她艰难地腾出一只手从挎包里掏出钱包。    

   因为缺氧难受,一股热气从她的眼底冒起,顿时溢满了眼睛,但手上还不忘帮他把胸前被她弄皱的西服抚平。    

   男子望着安雨希的眼睛,在这一汪清泉中看见了面无表情的自己,和因为惊恐而逐渐微缩的瞳孔,他慢慢地松了手,但随即改用右手抓住安雨希的衣领,把她从车里拎出来,随后像扔小鸡一样扔出车外。    

   安雨希像个皮球一样往地上一滚,感觉到屁股就像被摔成了两半,好痛!    

   男人看都没看安雨希一眼,转身上车。    

   “王八蛋!小气鬼!杀人狂魔,咳咳咳……”安雨希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揉着屁股对着远去的劳斯莱斯屁股各种问候,尤其看不顺眼那辆车的号牌:“5个9了不起啊,不就是五条狗吗?”    

   车上,司机老周从倒后镜里看了一眼从地上爬起,走路一瘸一拐的女孩,又从观后镜里偷瞄了坐在后座的男子一眼,感觉整个车里都快结冰了,他家大少爷的初吻啊,就这么被一个不知道从那里钻出来的沙猪女给毁了:“大少爷,要不要找人把这个女的办了?”    

   “不用”宋昊哲寒着脸回答,如果不是那双一眼望到底的清澈大眼睛,让他觉得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心思这么简单的人,心里还是软了一下,刚才他自己就亲自动手了。    

   宋昊哲,京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宋氏家族的大少爷,在商界中叱诧风云的人物,生意场上端的是心狠手辣,背后人称“玉面狼心。”如今已到三十岁,却连个绯闻女友都没有,外人觉得他可能是对女人没有的兴趣,但经过各种娱乐八卦狗仔队的追踪研究,发现他对男人也似乎没什么兴趣。    

   除了生意伙伴之外,平日跟他走得最近的三大家族中第二家族,文家二少文天宥,文天宥和宋昊哲是表亲关系,人称“闲人软蛋”一个,据说他对做生意毫无兴趣,整天游手好闲,干着闻香窃玉的事,绯闻事一箩筐。    

   文天宥和宋昊哲是表亲关系,文天宥的妈是宋昊哲的姑姑,狗仔队们在宋昊哲身上没找到什么绯闻,就想通过文天宥找到宋昊哲的一些隐私生活轨迹,结果用尽方法,却什么情况也没发现,连文天宥的桃色事件也没有发现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对刚才亲了这么号大人物,安雨希是毫不知情,她沿着街边走着,一只手捂着屁股,一边嘴里碎碎念着:“老爸说得没错,长得好看的男人都是没心肝,有毒的。”    

   骂了一会这个把她丢出车的沙猪男,她才觉得解气,不知道那两个追债的人会不会兜回来,觉得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再说。    

   安雨希把身后背包移到前面来,发现背包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她一摸钱包,没有。    

   “完了,完了,钱包不见了”安雨希捶了一把脑袋,想不起是什么时候丢的,钱包里的钱只有两百,但关键是身份证和学生证都在里面。    

   甩甩头,安雨希对自己说道:“没事,丢了就丢了,那两百块钱就当补偿给那个沙猪男好了,身份证和学生证迟些补办就好,只要手机还在就好。”    

第二章:此欧爸非彼欧巴


   安雨希拿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不一会电话就接通了:“喂,欧爸,快点来接我,我钱包丢了,在XXX商业街,XX大楼角落里,你赶紧来哦。”    

   安雨希缩在一栋大楼角落里,深怕被人发现,用衣服把自己的头蒙住,等着欧爸来接她。    

   哎!人家嘴里的“欧巴”都是大长腿加高富帅,自己家的“欧爸”多了个父字,大长腿没了,也不是个高富帅,还经常带着她奔跑躲债的,但是尽管如此,安雨希一点也不恨他,相反安雨希觉得欧爸就如同自己的亲爸爸般可亲可爱。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辆已有些年头的白色人货车停在大楼前,对着安雨希大声鸣喇叭。    

   安雨希探头看了看四周,随后迅速从角落跑出来,爬上了小货车的副驾位。    

   坐稳之后,安雨希习惯性地回头看车后面货车箱,果然见到上面躺着两个旅行包和一套被褥,很明显又是卷铺盖走人的架势。    

   欧爸拍拍安雨希的手说:“闺女,咱就离开家躲几天,等欧爸的资金到账了,咱们就可以回家了。”他不敢跟安雨希说家门口已经被涂上了各种字体的血红大字:欠债还钱。    

   安雨希扶着额头,她实在是无话可说了,从小到大,他们似乎隔段时间就要开始躲债离开家一段时间,她已经习惯了。    

   但是,有一点令她她很不解的,就是被追一段时间的债后(大概十天半月的样子)欧爸就会把钱还清,每次他都说钱到账就好了,后来发现果然如此,安雨希问他前从哪来,他笑笑说:“小孩子不要操心这些。”后来安雨希也不再追问。    

   欧文小心地察看安雨希的脸色,陪笑道:“闺女,欧爸答应你,这一次之后,以后再也不赌了,如果这次说话不算数,欧爸就是个乌龟蛋。”    

   “你已经当过小狗、王八、甲鱼……还差个龟蛋吗?”安雨希掰着手指头叹气。    

   “真的,真的,你相信欧爸,这是最后一次了。”欧文举起三只手指发誓。    

   安雨希笑了,拉下欧爸发誓的手。    

   看安雨希脸色好了很多,他脸上也有了笑容:“闺女,一会我送你去罗茜家住,你跟茜妈好好说说,让我上去洗个澡吧,晚上我睡货车里,没地方洗澡。”    

   “我说可以,但是琴姨给不给你上去我可不敢保证。”    

   事实上,阿琴不但没让欧文进门,一看见雨希拿着旅行包到她家就知道又发生什么事,她恼火得不行,把雨希让进门后,穿着拖鞋拿着鸡毛弹子追到楼下去揍欧文了:“你个不要脸的,龟孙王八蛋,自己烂赌,害得雨希又无家可归,雨希认你这样的爸,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欧文边躲边说:“也不是啊,你看我把雨希养的多水灵,要不是我整天给她做好吃的,她能长这么好?”    

   “好个鬼,我说把雨希送我做闺女你死活不肯,结果整天让她流离失所……”    

   “真的没那么严重啦,哎呀,真打啊……”接着就听见楼下各种劈劈啪啪和嗷嗷叫的声音。    

   罗茜嘴里咬着苹果,收回从窗外看热闹的头,笑嘻嘻地对安雨希说:“不用管他们,你爸确实欠揍,刚好我妈又有揍人的爱好,先让他们玩一会。不过,你这欧爸还真是欠一个揍他的人。”    

   “嗯”安雨希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拿着旅行包进了房间,这里是她的同学罗茜的家,也是她半个家,每次躲债欧爸都会把她送到这里来。    

   “宝贝,洗完澡出来吃水果哈。”罗茜切了盘西瓜,朝房里的安雨希喊。    

   不一会,安雨希用毛巾擦着湿发,走了出来。    

   罗茜递给她一块西瓜,眼睛一直盯着电视看,嘴里喊着:“希,快看,这个就是风靡万千少女的宋氏大少,宋昊哲,哇,他身边站的都是大明星啊,这么漂亮的女人,靠!他怎么脸上还是没点表情呢?啧啧,真是可惜了,没错,他一定是个GAY。”    

   安雨希在罗茜的解说中,本想当个安静的吃瓜群众,无奈电视上放大的这张脸,让她记起那个把他扔出车外的沙猪男,她起身走向电视机,弯着腰差点把脸贴到电视机上仔细辨认着。    

   “靠!你干啥呢?你丫还想着钻进去找他不行?我家电视还没开通穿越通道功能哦。”罗茜被安雨希挡住画面,从沙发上跳起来去把安雨希拉住。    

   “不是啊,这个沙猪男,今天把我从车里扔出来了。”    

   “你说啥?等我去灭了”想了想,罗茜改为:“狠狠诅咒他,咒他是个基佬,生不出儿子。”宋昊哲是什么人,那里是她灭得了的,所以诅咒他实际些。    

   “哎呦,罗茜你要死啊,这么大声!”刚从楼下爬上来的阿琴大声地骂罗茜,她身后跟着手里抱着衣服,一脸貌似被驯服了的欧文。    

   但安雨希知道,这是一种假象。    

   果然,欧文朝安雨希眨了眨眼睛,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看着阿琴回了房,罗茜拍拍安雨希的脸说:“继续说,继续说。”    

   安雨希把今天的遭遇从头复述一遍,说到她勾住宋昊哲的脖子吻他时,罗茜的眼珠瞪成了金鱼眼:“啥,你是说你把人家宋昊哲给强了?”    

   “什么给强了,就是吻了他一下,我不是担心被那两个追债的看见嘛,他个头高,脸够大,能遮住我的脸。”    

   “阿弥陀佛!”罗茜念了声佛,抱住安雨希的头从上往下检视了一遍,然后激动地大叫起来:“你居然能毫发无伤地站在这里。”    

   “作死啊,罗茜,你又在鬼叫什么?”阿琴从房里探头出来,手里握着手机,电话里传出罗茜姥姥的声音。    

   罗茜忙双手合十,点头鞠躬道歉,阿琴才满意地缩回头去。    

   “谁说的,我屁股都被他摔痛了。”安雨希被罗茜这么一说才记起屁股的事情,顿时觉得突突地痛,估计那里的皮肤得紫了:“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我不想惹事,至少得狠狠踹他几脚才能解气,哼!”    

   罗茜知道安雨希说这话不是吹的,也许欧文早就知道自己以后会被追债,所以让安雨西六岁开始就学跆拳道,一直到上大学前才停止了这一暴力课程,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每次被追债时人家都追不上她的原因,罗茜还见过中学时安雨希在放学路上把调戏她的男人揍得抱头喊妈逃跑,所以安雨希不是盖的,安雨希是罗茜心目中永恒的女侠。    

第三章:找回钱包


   安雨希今天遇到的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宋家大少啊!    

   从小在军属大院长大,一向胆大的罗茜打了个冷战:“行了,你知足吧。”    

   罗茜贴近安雨希耳边八卦地说:“我告诉你,上次我听阿美说,有个嫩模想去勾宋昊哲,买通了酒店的服务员,跑到宋昊哲下榻的酒店房间,就藏在被子里,等着宋昊哲一上床就投怀送抱,一起干柴烈火,结果你猜怎么着?”    

   “被扔出来了。”安雨希说。    

   “靠,你真乃神人啊!这都被你猜到。”罗茜不服地瞪眼。    

   “他这么变态的人,只需用变态常理推测即可。”    

   罗茜一拍手:“没错,但是你一定没想到他更绝,他不但把人扔出来,居然还没把衣服还给人家,而且是叫手下把人直接扔酒店大堂去,结果这个嫩模被自己招来潜伏在酒店里准备报道她跟宋昊哲绯闻的记者给拍了各种裸.照,场面那个香艳!啧啧,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哈哈哈!”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但是这宋昊哲也是足够变态的,这不是把人毁了吗?”安雨希摇头啧啧地说。    

   “活该!”罗茜“哧”了一声:“对了,你钱包该不会丢宋昊哲车上了吧?”    

   “丢他车上?”安雨希回忆起那天的细节,突然一拍大腿:“没错,当时我是这么被他掐着脖子”安雨希边说边让罗茜配合着,用手掐住她脖子,模仿着当时的场景。    

   接着安雨希一只手去掏挎包,继续说:“我想着看看能不能给他点钱补偿,于是无比艰难地去掏我挎包里的钱包,后来被他甩出去后,我手里没有钱包了,对,就是丢他车上了。”    

   “那你身份证和学生证都没有了,怎么办?”    

   “我明天去找他要回钱包。”安雨希咬牙说,身份证好办,但是学生证就不好办了,现在大学放假,没人有空理她,放假前她的导师文教授还说要帮她联系一家公司让她去实习,没有学生证人家估计不给上班。    

   “你,找他要?安大侠,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等着补办一张吧,你去找他不是自投罗网,去找死吗?”    

   “我就不信邪了,我去问他要回东西,他还能把我扒光了扔大街不成,这世界还有没有王法了?所以,我决定了,就去找他要。”    

   安雨希向罗茜展示她的计划:明天一早到宋氏集团大厦大门口蹲点等侯,只要他一下车就过去跟他好好说话,让他把钱包归还自己,一个大总裁还能扣下自己的钱包不还的道理,如果真这样她就向媒体揭露他,爆他料。    

   安雨希像个斗士般,斗志昂扬地讲述她的要回钱包大计。    

   罗茜抱着脑袋苦着脸认真倾听,她知道阻止不了安女侠,所以只能祈祷宋昊哲那天刚好心情不错,安雨希不要被修理得太惨就好。    

   第二天,安雨希按照计划,早早地拎着豆浆和油条,蹲在“宋氏”对面街边的一个商场角落里,紧盯着宋氏宏伟的大门。    

   看到眼睛发酸时,那天那辆写着5个9的劳斯莱斯终于在对面的街角处出现了,安雨希把豆浆一口喝完,随即展开她的百米冲刺,她要用最快的速度冲到轿车的前面去截停它,然后要回她的钱包,对,这就是她的计划之一。    

   但现实情况是,劳斯莱斯出现在街角后车身一拐,从大楼的侧面车场入口进入了地下停车场,安雨希跑断气也只是在距离大楼三十米的地方站住,眼睁睁地看着车消失了。    

   安雨希试图从停车场进入,结果走到入口处就被保安拦住,根本不给靠近一步。    

   计划一宣告失败。    

   安雨希只好实施计划二,计划二还是蹲守,她相信只要有恒心和耐心,就一定能成功的。    

   中午,安雨希坐在商场门口的麦当劳叔叔怀里,手里拿着一杯可乐,眼里依然盯着对面那栋大楼,只要宋昊哲出来吃午饭,就一定能堵住他。    

   “宝贝,情况如何?”罗茜打来电话询问进展。    

   “眼睛都盯疼了,还是没有发现目标出来。”安雨希吸着可乐,压低了嗓音回答。    

   “如果不成功,就回来吧,我陪你去办证。”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怎么能不努力呢?”安雨希手握拳,她做事什么时候轻易放弃过?安雨希有些激动,提高音量:“不行,我就不信在这里盯一天都遇不到宋昊哲,他总得出来吃午饭吧?我再盯一会,实在不行再回去想办法。”    

   安雨希身后走过一个男子,手里捧着杯大可乐,听见“宋昊哲”三个字后停下了脚步。    

   “那行,宝贝,有情况随时汇报哈。”罗茜说。    

   “嗯”安雨希挂了电话,一回头对上一双大眼睛,呃,距离太近看不清。    

   安雨希拉开点距离,不错,男帅哥一枚,颜值够高,就是略显女气扣0.5分,然后这瞪大眼睛的表情略显浮夸,再扣1分,剩3.5分,啧啧,可惜了。    

   “嗨,美女!”男子贴近安雨希,斯文有礼地打招呼。    

   “嗨!3.5”    

   “什么3.5?”男子凤目眯起,一脸疑惑。    

   “哦,那个,嗨!帅哥,我正练数学呢。”    

   这个年龄还练数学,明显有些晚了,男子狐疑地看她,不过他不准备跟安雨希探讨她智商方面的问题。    

   男子嘴角勾起,玩味地看着安雨希,悄声问道:“美女,其实你是公安局刑侦队的吧?”    

   “啊—,嗯”安雨希确定地猛点头。    

   “你是在盯梢对面宋家大少宋昊哲吗?”    

   “啊—,这个,我们局要求保密。”安雨希摇头。    

   “那个,我对破案也感兴趣,我告诉你,要想查到宋昊哲的秘密,你得接近他身边才行。”    

   “可我接近不了啊。”安雨希苦着脸。    

   男子手里拿着杯大可乐,用力地吸了一大口,可乐杯发出“哧哧”的声响,男子一口咽下,“咕咚”一声之后,这才呼出一口满意的气。    

   安雨希心里又给男子扣了一分。    

   男子对安雨希勾勾手指,示意安雨希把耳朵贴过来:“我告诉你,宋氏集团今晚在‘中环大酒店’有个酒会,你到时混进去就行,我看你长得还有几分姿色,接近宋昊哲没问题。”    

   “你才有几分姿色,你全家都有姿色。”安雨希心里默默地问候他家人,她叹了口气说:“你说得简单,哪里想混就能混进去。”    

   男子从口袋里拿出张请柬,递给安雨希说:“这个你拿去。”    

   “你为什么要帮我?”安雨希狐疑地问。    

   “因为”,男子压低嗓音:“我其实是国安局的,最近我也在调查宋昊哲,这是我想法设法弄来的,但我是男的进去了也很难近他身边,你就不一样了,打扮一下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你可以跟他亲密接触。”男子朝安雨希邪魅地一笑,又放了个电眼,让安雨希打了个很大的冷战,有种大白天见鬼的感觉。    

第四章:参加酒会


   安雨希内心翻了个白眼:“哧,信你才是白痴,这人一看就智商不合格。”不过,这张请柬还是能帮到她的忙,只要拿了钱包就走人,她也不会利用这张东西做什么坏事。    

   “谢了!”安雨希接过请柬,朝男子挥了挥手。    

   今天没想到误打误撞,得到了计划三,安雨希一咬牙,告诉自己:今晚不成功,便——算了。    

   安雨希拿到请柬开心地走了,男子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睛眯起,朝对面的宋氏大厦走去。    

   门卫见了他,立刻行礼:“文总好!”    

   文天宥朝门卫嘻嘻笑着回应:“好啊!”,丝毫没有副总裁该有的架子,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上了楼。    

   进了宋昊哲的办公室,助手正在跟宋昊哲汇报什么东西,看见文天宥忙问好。    

   宋昊哲低头认真查看文件,对文天宥的到来头也不抬一下。    

   “哎呦,真是无情,连个待客之道也没有了”文天宥半躺在沙发上,不满地说。    

   “没人请你来。”宋昊哲冷淡地说。    

   “啧啧,看看,还是这么无情,哎,我说我刚才可是在楼下帮你解决了个麻烦,你被人盯上了还不知道。”    

   宋昊哲跟助手说了句什么,然后合上文件看着文天宥说:“盯上我的人多了,不用麻烦你。”    

   “我告诉你,这个女孩可跟你眼里的那些妖精不一样,说不定你还真防范不到呢。”    

   “哦”    

   “嘿,不信?”文天宥坐直身子:“我可是把请柬给她了,今晚她会来的,你自己看着办好了。”说到“看着办”时,文天宥眼眸里有寒栗的光闪过。    

   宋昊哲点头,又问:“你今晚不来?”    

   “那边有点事要处理,再说,那种场合我不喜欢。”    

   宋昊哲抿唇不语,这种场合他又何尝喜欢呢?他已经习惯了,做事没有喜欢不喜欢,只有能不能达到目的,能不能成功而已。    

   “那你去那边吧,记住盯好了。”宋昊哲对文天宥说。    

   “我知道。”    

   “晚上,小心些。”文天宥站起来对宋昊哲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目送文天宥出去,宋昊哲伸手按在沙发右手边的一个按钮上,按钮跟棕色的沙发真皮颜色一致,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很难发现。    

   门打开,负责安全方面的助手周骏走了进来。    

   “今天大厦附近有什么特殊情况吗?”    

   “刚要向您汇报,今天一大早大厦对面就出现一个女孩,一直朝这边张望,后来文少去出现了,在麦当劳买了杯可乐后就跟那女孩聊了几句,还给她一张请柬。”周骏边说边递过去一个小巧的ipad,宋昊哲接过翻了几页视频截图的头像,女孩一张小脸上五官显得精致,扎着马尾,身穿白色的T恤,蓝色牛仔裤,背着个黑色斜纹挎包,微抬的下巴让她看起来一张脸洋溢着自信和阳光。    

   宋昊哲眉头微蹙,他觉得这个女孩子似乎在那里见过。    

   “等她晚上过来看情况再说,她去哪都不要拦着。”不管对方找来什么样的女孩,他一样不会受诱惑,想从他身边下手,哼,简直是找死!    

   周骏触到宋昊哲眸光中的狠厉,知道又有人要倒霉了,他躬身回答:“是”然后退了出去。    

   安雨希还在为晚上可以顺利进入“中环”而雀跃,找罗茜帮忙借裙子穿。    

   “这明显是个圈套!”罗茜斩钉截铁地指出。    

   “我知道,但我只是去要个钱包而已啦,又不是去勾引他,我会很有礼貌地跟人家说话,请求他把钱包还给我,钱我可以不要了,只要还我证件就好了。”当然安雨希保留了她“实在不行就武力解决”的想法。    

   罗茜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她还想说什么,安雨希推了推她:“好了,好了,你赶紧去找阿美借条晚宴的裙子,我还得化个妆才去呢。”安雨希想到要在脸上抹那些东西就烦,把自己弄得跟只猴子似的。    

   罗茜刚打开门出去,欧文刚好进来,安雨希看了看欧文面色不好,就知道结果。    

   “资金还没到位?”    

   欧文沮丧地点头,在沙发上坐下:“不知道那边出了什么事?”    

   “没事啦,欧爸,再等等吧,现在住在罗茜这里也挺好的,你看琴姨不也让你住进来了嘛。”    

   琴姨在对欧文一阵虚张声势的打骂过后也让他搬了进来,反正家里房子多,够住的。    

   “但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家啊,不能长住打扰人家。”欧文叹口气,神色变得认真起来,他握住安雨希的手说:”闺女,欧爸可能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你暂时住在你琴姨家乖乖等我回来啊。”    

   “你要离开?去多长时间啊?”安雨希自从五岁被欧文带回家后就一直跟他相依为命,期间欧文偶尔会离开三五天,这次看来的确是出了大事,他得离开较长时间了,否则他神色不会是这样的,是为了躲债吗?看来这次欠了不少钱。    

   “欧爸,你到底欠了人家多少钱,我想办法帮还就是。”安雨希说。    

   “雨希,你不要想这些,这都是爸爸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插手知道吗?我没欠人家多少钱,只是资金方面出了问题,你只要乖乖等我回来就好了,记得遇到追债的就跑,他们是肯定追不上你的。”    

   看着欧爸第一次露出这么急切的神情,安雨希乖乖地点头应下。    

   欧文叹了口气,起身回房,拿了行李出来,让安雨希代为跟琴姨说一声,就出了门。    

   傍晚时分,安雨希在罗茜的帮助下,顶着一张化了妆的脸,穿着从阿美那里借来的白色镶玫瑰花花边小礼裙,脚踏着从琴姨那里借来的高跟鞋和手袋,艰难地踏上了“中环”酒店的红毯。    

   这次的酒会是名流聚会,中间也邀请了一些明星参加,酒店的大堂里有弦乐队演奏着轻音乐,中间铺设了红毯,直通酒店大厅。    

   安雨希作为一只混进来的小虾米,自然是缩在最后面进场,深怕引起别人的注意,由于是第一次走穿高跟鞋,尽管她的天赋已经很好,第一次穿就能走出很优雅的步子,但是上了红毯她还是走得小心翼翼的,深怕跌倒在红毯上,引来别人的注目。    

   安雨希走得小心翼翼,潜伏在会场四周观察她的安保人员也是小心翼翼,深怕这个看似无害的小女孩突然从身体的某个角落拿出把抢朝他们的总裁发射。    

   酒店里的监控设备大都用来拍安雨希了。    

第五章:就想跟他说句话


   “这是哪位电影明星或者模特啊?长相还不错,就是打扮有点怪,怎么穿了这么对鞋子,款式也太老了,一点也不搭。”四周还是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安雨希,对今天这位新面孔感到奇怪,不知道又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准备来跟她们抢宋家大少的。    

   耳尖的安雨希听见别人对她的评头论足,但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呢?她又不是来走秀的。    

   五星级酒店大厅装潢金碧辉煌,四周是鲜花环绕,还有品酒台,点心台等,各种名酒点心任客人享用。安雨希无心享用这些,她径直朝会场里面走去,她的目标是找到宋昊哲,办完事走人。    

   她丝毫不掩盖自己找人的目光,朝四处张望着,但是看遍整个会场都没看到宋昊哲的身影。    

   “来了,来了。”人群中一阵骚动,有女声压抑着激动的嗓音说。    

   安雨希顺着人群的目光看去,就见到宋昊哲在五六个手下的簇拥下走进会场,只见他身着一套银灰色西服,衬得人更加潇洒俊朗,把许多女孩子看呆了。    

   宋昊哲脸上依旧冷冷地没什么温度,导致很多女孩只敢远望,不敢靠近。    

   “切,出个场还要这么隆重,搞得像展示皇帝的新装似的。既然那么讨厌女人,干脆不装还好,准能让在场的女人都爆血管挂掉。”安雨希暗地里腹诽宋昊哲。    

   安雨希在人群里穿梭,想找个靠近宋昊哲的位置,找机会和他搭上线。    

   “哎,快看,那个走过去跟宋大少说话的女人是谁?”安雨希经过两个女孩子身边说忽然听见其中一个人低声问另一人。    

   “还能有谁,京城三大家族的凌家三小姐,凌芳菲,据说她是宋昊哲未婚妻第一人选。”另一个女的带着酸酸的口气回答。    

   “就她啊,听说宋昊哲对她也是冷冰冰的,我看这事未必能成。”    

   “大家族都喜欢联姻,这凌芳菲应该是最好人选了吧。”    

   “那倒不一定,我觉得我家不比凌家差多少,我爸也能跟宋大少合作啊。”    

   安雨希听了两个女孩的话,内心很是鄙视,这种大家族里的家庭关系最是复杂了,有什么好羡慕的,宋昊哲这种人就是生了副好皮囊,不见得是个好男人、好丈夫,而且看他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再热烈的爱,狂热的激情估计都捂不热他那张冰脸,这跟个僵尸生活有什么区别?这些女人真是肤浅。    

   “请借过一下”安雨希越过两个女孩朝宋昊哲走去,她只想立刻找他要完东西就走,这种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呆下去。    

   距离宋昊哲还有不到十米的距离,安雨希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宋昊哲在一帮人的簇拥下走进里面一个装潢更加豪华的贵宾厅去了,安雨希正想跟进去,却被门口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酒店安保人员拦住了:“这位小姐,请到那边用点心。”    

   安雨希很有礼貌地说:“两位先生,我有事想找一下你们总裁,就是宋昊哲,麻烦你叫他出来一下好吗?我跟他说两句话就好。”    

   两男子面面相觑,觉得这个女孩来这里前脑袋肯定被门夹过,他们有几个胆敢去叫宋昊哲出来,说有个女的想见他。    

   “小姐,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到那边大厅去,否则我们只能请你离开酒店了。”    

   “可是,我只是想找一下宋昊哲,跟他……”    

   “小姐,请你马上离开这里。”安保人员靠近安雨希,做了个请的动作,做出驱逐的姿态。    

   安雨希不能强闯,只能选择离开。    

   原以为事情很简单,她参加酒会,见到宋昊哲然后问他要回钱包,谁知道她只能远远地看见他,连话都都搭不上。    

   “小姐,请来杯酒吧。”一个侍应生托着托盘,来到安雨希身边请她喝酒。    

   安雨希心情郁闷,现在也觉得口干得很,于是端起酒来喝了一口,居然很好喝,原来是鸡尾酒,鸡尾酒度数低,多喝几杯也没事,就当喝饮料好了。    

   喝了三杯鸡尾酒后,侍应生端着空了的托盘走了,安雨希还是觉得口渴。    

   不一会,又有个侍应生托着酒杯走过来,经过安雨希身边时,安雨希拦住他,从托盘上拿了一杯酒。    

   “小姐,这个是”侍应生想提醒安雨希这是烈性酒,安雨希没听侍应生说完话,摆摆手说:“我知道,我知道,就再喝这一杯好了。”    

   端起酒来,她一口喝下去“哇,好辣!”安雨希被呛得咳了起来。    

   “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安雨希朝侍应生摆手,其实她觉得头有些晕,她觉得得找个地方坐一下才行。    

   走出大厅,安雨希往右边走去。    

   “这位小姐,您是否不舒服?”酒店的服务生走过来关心地问。    

   “没有,我就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哦,是这样的,酒店有提供客人休息的房间,要不我带小姐去休息一下吧。”    

   安雨希听到这里有为客人提供休息的房间,脑子里涌上来一个念头,她问:“请问宋总裁的房间在哪里?”    

   “对不起小姐,我们宋总裁从来不给外人进他的房间的。”服务员礼貌地拒绝安雨希。    

   “哦,我明白,我只是随口问问,那麻烦你带我去房间休息吧。”安雨希知道从这人的嘴里问宋昊哲住的房间是问不出来的,她打算换个方式打听。    

   服务员把安雨希带到十楼的客房后便离开了。    

   安雨希等那人走远后,从房间里出来,在走廊上见到个准备收拾清洁房间的服务员,安雨希上前对她说:“服务员,我睡不惯这种普通客房,我想换间好的房。”为了配合她娇生惯养的习性,她摆出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配上一副绵羊般软绵绵的嗓音。    

   “请问小姐想换那里的房间?”    

   “我想换间总统套房,哦,就要你们这里最好,最贵的那间吧,麻烦帮我条一下房。”    

   服务员听了很是为难:“小姐,调房间得到前台才能调,但关键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总统套房是宋少爷长期住的,他不会让给你的。”    

   “哦,那是在多少楼啊?”    

   “最高那层,二十楼。”    

   “哎呦,这么高啊,那还是算了我畏高啊。”安雨希表情纠结,抚着额头回了房间。    

   服务员没有怀疑什么,看安雨希走了,也干活去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