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你已经把我的心弄乱了,什么时候来弄乱我的床

逸云树洞2018-08-03 12:35:56

点击蓝字“逸云树洞”关注我


和我聊你的心事与情事

 

 

会客室里,鹿桃把视频文件找出,调整了一下笔记本电脑的角度,以便让旁边的陈女士看得更加清楚。

 

陈女士一脸精致的妆容,长裙长发齐刘海,随便一坐都是脊背笔直,端庄优雅。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唇角带笑,字字句句均是柔言细语。

 

这样的女人,有种美人若兰草的古韵,会让人想到诗和远方。

 

这样的女人,实在不该出现在这里。

 

然而,陈女士是她的“老顾客”,短短三年,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来寻求“帮助”。

 

基于工作性质,鹿桃最不想看见的就是回头客,更何况对方都是栽在同一个大坑里,如果可以简单粗暴的形容一下此刻的心情,鹿桃想说,她有一车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准备好了吗?”单击播放前,她照例问了一句。

 

陈女士双手十指交叠互相攥着,微微蹙眉,像是卯足勇气,点头轻轻应了一声。

 

鹿桃下意识叹了口气,轻敲了一下触摸板。

 

陈女士缓缓咬住下唇,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按捺住随时想要暴走的情绪。

 

屏幕上,她的丈夫拉着另一个女人的手走进一家西餐厅,十分绅士地帮对方拉出了凳子。也不知那女人指着菜单说了句什么,她丈夫也跟着笑起来,还扬手来了个温柔多情的“摸头杀”。

 

那女人看上去并不比她年轻多少,一副黑框眼镜和厚实的红唇,在她眼中,甚至有几分老气,可那笑起来的害羞模样,却像个小姑娘。

 

他将她宠成了小姑娘。

 

陈女士勾起一抹冷笑,泪珠子毫无征兆的掉出来。

 

鹿桃按下关闭,将U盘拔出推到她跟前,“如果没问题的话,去结下尾款。”她起身关电脑,满嘴都是官腔。

 

若不如此,她肯定要忍不住对陈女士一痛大骂,亦如一年前。

 

陈女士却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小桃……你说我是不是当年就不该逼他娶我?”

 

她低着头,半垂的刘海让鹿桃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那依旧温柔的声线十分扎心。

 

“陈姐,如果你想离婚,我可以给你介绍全市最靠谱的律师,保证让那混蛋净身出户,还得按月给你和孩子提供高额的抚养费。”

 

鹿桃等了半晌没见她回话,无奈叹口气,往前挪了挪,“那个……会客室的隔音还不错。”

 

陈女士闻言抵住她的腰,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出来。

 

她结账离开的时候没有咨询任何关于离婚的事宜,更别说什么律师。

 

鹿桃知道她就算离婚也不会选择那么激进的方式,怕是终于迈出那一步,也多半会只身离开成全对方的碧海蓝天,留一个我爱过你甚至还爱着你的清高背影。

 

想必陈女士自己也知道,她的那个背影,他不会多看一眼,只是,她固执得坚守着自己的人生准则,自己懂便够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目送陈女士离开,她有些不地道得想到这句话。

 

鹿桃是忘忧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策划总监,主要负责让雇主那出了轨的另一半吃不了兜着走,网称高级捉三顾问。

 

当然,像陈女士这样说不准要干嘛,就想知道老公外遇时到底干啥的,也可以来,所有业务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忘忧草的口号就是:让天下负心人闻风丧胆!

 

“后续什么计划?”大丁凑过来,瞄了一眼陈女士的背影。

 

“我有一万种让那男人痛哭流涕的办法,可惜啊,陈姐没那个心思。”鹿桃满心地恨铁不成钢,无奈道:“我们组可以接新活儿了。”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这也是个不希望被叫醒的主儿,想让她老公尝尝被劈腿的滋味,然后乖乖回头。”大丁把一个文件夹递到鹿桃跟前。

 

“没人性。”鹿桃瞥他一眼皱皱鼻子。

 

大丁嘿嘿两声贼笑,“我这是知人善用。”

 

她拎着文件夹转身朝自己的三个组员招呼一声,“明天八点到公司开会,今天可以下班了。”

 

三人欢呼一声,马上收拾东西走人,鹿桃则坐到工位上开始研究方案。

 

跟小三斗并不是个容易的差事,除了你想象不到的取证难题,最难的莫过于这种让小三劈腿的技术活,需要有一个不亚于十六集韩剧剧本的完整方案。

 

快到六点半的时候,鹿桃把方案存档,往硬盘里拷贝了一份打算出去大吃一顿,晚上到家继续。

 

陈女士是她跟大丁搭伙之后的第一个雇主,那时候,还没有忘忧草公司,如今知她婚姻依然不幸,难免失落。

 

大丁听见动静,跟着从工位上蹿起来,脸上还挂着趴桌子睡觉的红印,“晚上想吃啥,我请客。”

 

“心情不好,我想静静。”鹿桃甩下这么一句,三步两步走出公司。

 

她相信爱情,也相信爱情最容不得的就是背叛。

 

从上午陈女士离开公司后,鹿桃就开始胸闷,做了三年的捉三顾问,她已经很少被雇主的事影响心情,但想到陈女士那个袅袅娜娜的美好模样,就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痛心疾首。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当年她第一次见陈女士时,才被劈腿不久。

 

那年鹿桃正当二十三岁好年华,作为名校Q大计算机系珍惜的理工女一枚,大四的她正在一家规模十分可观的公司作为游戏策划助理实习。

 

谁说游戏是男人的天下?她的梦想,本是成为首屈一指的策划大牛,让所有玩家都能在她的游戏里找到归属。

 

然后……她就成了一个捉三师,而且顺风顺水,越做越牛。

 

这其中的孽缘,实在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明白,反正如今看来,让那些受伤的心灵找到归属也不错。

 

鹿桃收住思绪,将车停好,走进一家高档餐厅。

 

美味的食物永远都是拯救坏心情的良药,哪怕是失恋,只要还能吃得下,就不算太坏。

 

每次心情不好,她都要一个人找地方大吃一顿。

 

跟在穿着白衬衫的侍者身后,鹿桃闻着餐厅里若有似无的饭香,心情好了不少,直到一个突兀的声音冲进耳朵里。

 

“桃桃?”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身形瘦长的男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满眼错愕的看着她。

 

么鑫磊,她的前男友。单眼皮大眼睛,肤白腿长,一眼看去文质彬彬颇有几分儒雅书生气,实则属于动不动就精虫上脑的禽兽型男人。

 

鹿桃一怔,才刚勾起的微笑僵在唇角,双脚像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么鑫磊对面栗色长发的朱倩也站了起来,侧了身看她,脸上浮起纯良的笑容,“鹿桃,好久不见,你……一个人吗?”

 

鹿桃猛吸一口凉气,微微笑了。

 

是啊,她一个人,被劈腿后这么多年还是单身狗呢,真是不如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过得逍遥,好忧伤。

 

她当然不会这么说!

 

鹿桃低声示意侍者自己见到了朋友,然后无视两人,身形优雅地走到了不远处的另一张桌。

 

她现在没有功夫衡量利弊以及成功率,但所有目测信息,都告诉她,这张桌上坐着的男人,外在硬件甩出么鑫磊八条街。

 

利落的短发,斜飞而起的凤眼,有点俏皮的小内双和薄薄的嘴唇,都是她喜欢的点,更何况,他身上还穿着阿玛尼的窄身西服,纪梵希的衬衫,就连那枚看似不怎么起眼的胸针都来自Chanel春季新款,而左耳唇上那枚闪着低调光华的钻石耳钉,应该属于卡地亚限量版。

 

“等了很久了吧?”鹿桃露出一个略感抱歉的甜美笑容,在他对面落座。

 

“还好。”白笙放下手机,“你朋友?”虽然全程连点余光都没丢过去,但这小小的骚动还是入了他的耳。

 

看着他满脸的自然,倒是让鹿桃有些错愕,稍显尴尬的说:“分手多年的前男友和……上位的小三。”

 

白笙点头,默了下,一本正经的问:“要不要秀个恩爱?”

 

“诶?”鹿桃本想挨一会儿找机会跟他说明白,没想到他这么配合?!

 

难不成他认识自己?她盯着对方的脸怔了半分钟,没能想起丝毫相关信息。

 

不会是某个被她坑了的负心男吧?鹿桃心里一突突,目光有些闪烁。

 

不等她想出个所以然,白笙已经对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言情小说上说,这时候是展现男友力的绝佳机会。

 

他扬手揉着鹿桃蓬松的梨花头,故意提高了些许音量,“小傻瓜,你现在有我呢,不要生气了。”

 

一瞬间,鹿桃感觉胸腔里的声音响漏了一拍,好像有无数星光揉碎了散在他的眼睛里,亮晶晶地,闪瞎了她的眼,惊动了她的心。

 

这是什么情况?

 

偷看的么鑫磊跟白笙对视一眼,板脸垂下头。

 

白笙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笑得像个恶作剧得逞般的孩子,朝一脸呆滞的鹿桃眨了眨眼。

 

旁边满脸艳羡的女服务员等他将手收回,才微笑问道:“两位现在点餐吗?”

 

白笙点头,接过菜单,“沈小姐喜欢吃什么?”

 

鹿桃一下从春秋大梦中惊醒,瞬间明白了对方的配合。

 

他是认错人了啊!

 

从业三年,据她对贵圈纨绔不多不少的了解可知,这些二代、三代什么的,最来者不拒的就是艳遇!所以她敢贸贸然地坐过来,也是在愤懑交加的时候对自己的长相产生了迷之自信。

 

不过,眼下看来,自己的颜值什么的,似乎不在对方的参考范围里啊!

 

想到近在咫尺的那对狗男女,鹿桃深吸口气豁出去了,“我没有忌口。”

 

要是大丁在,肯定会被她的胡说八道笑死,她可是出了名的挑食,公司TB绝对不能询问她的意见,要不然大家啥都吃不上啊!

 

可是眼下她是大大的心虚,事情没有说明白之前,总不好拿着菜单大点特点。

 

白笙片刻就点好了菜,将菜单合上交还给侍者,看着鹿桃,心里也有了一些小六九。

 

根据他之前的调查,沈静怡跟眼前这个小丸子一般的大眼妹截然不同,也不知是调查出了问题,还是把照片弄错了。

 

白笙不想深究,他还是更喜欢天然呆的女孩,最好有些笨笨的,智商不要太高,他不想浪费太多精力在女人身上,也不想被扣上绿帽子。

 

诸多信息都表明这个沈静怡并不安分,他也是权衡了两人的身家背景之后才愿意出来见一面,没想到,竟然有意外收获。

 

“口渴?”他见她一连喝了两杯柠檬水,又扬手招呼侍者给她倒上。

 

鹿桃眯眼一笑,假得鱼尾纹都要被挤出来了,简直如坐针毡。

 

他等的那位沈小姐放他鸽子还好,如果等会儿来了,她可怎么办?

 

最好的方案当然是在对方来之前摊牌,可她又着实不想让么鑫磊和朱倩看了热闹,纠结中下意识不住喝水缓解紧张。

 

“那个……”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恰在此时,一个身穿银色镂空背心配A型不对称皮裙,脚踩八厘细高跟的长腿美女缓步走了过来,中分过肩卷发随着步履一上一下,加上烈焰红唇的深刻五官,妩媚动人,分分钟吸走了八成以上男人的视线。

 

白笙眉头一紧,片刻,对方已在他面前驻足。

 

“有点堵车,来晚了。苏先生是带着妹妹来的?”沈静怡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唇角挂着抹清冷的笑。

 

“我去个洗手间。”鹿桃在他开口之前蓦地站了起来。

 

正主驾到,她现在不撤更待何时。

 

白笙在看见沈静怡的瞬间就明白了个七七八八,他瞥一眼满脸慌张的小丸子,一把握住她的手,仰头笑道:“这位小姐,你是认错人了吧?”

 

沈静怡看他那个气定神闲的模样,放下抱着的双臂,先是一皱眉头要质问的架势,但很快就用一声不屑的冷笑代替了所有,“噢,是吗?那正好。”

 

说完转身便走,潇洒模样亦如来时。

 

白笙抿抿唇角,有些无奈,松了鹿桃的手,“坐下吧,沈、小姐。”

 

“我……”鹿桃感觉自己貌似闯了祸,然而被她霍霍了的这个人好像没怎么往心里去啊。

 

侍者将一盘清蒸大龙虾放下,诱人的香味顿时扑鼻而来。

 

白笙微笑,“先吃饱再说。”

 

鹿桃吞吞口水,觉得他说得十分有道理。

 

鹿桃没了顾虑,白笙又很神奇得点了许多她喜欢的海鲜,索性放开了吃,等会儿她买单就好。

 

白笙头一遭见到胃口这么好的女孩,一边帮她剥虾剥蟹,一边笑微微的欣赏。

 

难怪直播吃饭的网红那么受欢迎,原来看着别人大快朵颐真是一件十分赏心悦目的事。

 

鹿桃吃饱喝足,歪头见么鑫磊那一桌已经收拾干净,大大的舒了口气,感激地笑道:“今天真是谢谢你。”

 

“你把我的相亲搅黄了,一句谢谢就够了?”白笙满眼玩味得瞧着她。

 

鹿桃卡巴卡巴大眼睛,“这顿我请。”

 

“你觉得我差这点钱?”

 

她继续眨眼,结结巴巴的试探:“听这意思,你是差个女朋友?”

 

以对方的条件,对她来说,绝对属于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类型,再怎么心旌荡漾都不能鬼迷心窍!

 

“那个……我配不上你啊!”鹿桃憋出这么一句。

 

白笙看着她囧兮兮的样子,忍俊不禁,扬手摸着她的头,道:“是啊,你知道就好。”

 

诶?鹿桃懵圈了,摸头杀的时候说这样的话,合适吗?真是太伤她的自尊了……

 

最终这一餐白笙也没让她掏钱,两人一前一后出来,准备分道扬镳的时候,么鑫磊不知从哪冒了出来,而且一脸严峻。

 

“桃桃,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跟你没那么熟吧?”鹿桃板起脸,作势绕过他。

 

么鑫磊情急之下抓住她的胳膊,“桃桃!”

 

白笙一把扯开他的手,将鹿桃拉到自己身后,“我不想动粗,请你让开。”

 

“刚才来找你的女人是谁?鹿桃是个傻姑娘,你别以为她好欺负就可以胡来!”么鑫磊义愤填膺地看着他,仿佛正义的化身。

 

鹿桃听来只觉得可笑,他当年是怎么背着她胡来的?哪来的底气教育别人。

 

她正欲开口,就听白笙冷笑道:“我的事用不着向你解释,而且我不是你。鹿桃现在是我的女人,请你不要以任何理由再骚扰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说完拉着苏桃绕过他,快步走向一辆黑色布加迪。

 

“上车。”他拉开车门,像是在命令。

 

对任何一个单身屌丝女来说,高富帅都是致命袭击,这种时候正常人都该是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想法才对吧?

 

鹿桃脸蛋热得火烧火燎,但理智还在线,“我不上车,太危险了。”

 

“危险?放心,我看不上你。”白笙干脆地说。

 

她撇撇嘴,垂了头有些扭捏,“你说我就信啊?”哎,她的心已经在滴血了好吗?就算是事实,也不用说得这么直白吧。

 

“我喜欢男人。”他瞥一眼一直往这边看着的么鑫磊,再一次十分干脆的说。

 

“哈?”鹿桃脸上的热度瞬间降下,一脸难以置信的昂起头。

 

仔细想想却觉得有道理,毕竟那么一个尤物般的相亲对象让她给搅合了,也没见他怎么生气。

 

“先上车让你那位前男友死心可好?”白笙提醒。

 

她这才朝那边看了一眼,点头上了车。

 

车子从么鑫磊身边驶过,鹿桃攥起了拳头,才没有歪头多看。

 

分手三年,同在一个城市,她也不是没想过两人会在某个地方相见。

 

可能是同学会,可能是某个旧友的婚礼,亦或是谁过生日的时候……但他从未出现,顶多就是从朋友那听说,他打听过她的近况。

 

三年了,快乐和不快乐的那些事,鹿桃都已经记得不太真切,可如今以这样的形式相遇,心里却莫名酸楚。

 

你都忍心往我胸口捅刀子了,还假惺惺得想知道我过得好不好干嘛呢?

 

“你住哪?”白笙的问题打断了她的思绪。

 

“额……你在前面的地铁口放我下来就行了。”萍水相逢随便上车已是大大的过错,要是在透露出地址,岂不是更加危险?

 

“OK。”

 

他利落的回答,让她最后一点担忧化为乌有,忍不住多歪头看了两眼,啧啧,这么漂亮,一定是个小受吧?好想问一问啊!

 

鹿桃回家将行动方案完成,洗完澡想着今天晚上的事,忍不住查了下他的车牌。

 

“我的天,有钱都买不到的限量版超跑……”她的小心心又一次激动不已。

 

如果这才是高富帅的标准,那她恐怕这辈子都见不到第二个了吧?而且他还喜欢男人,啧啧,真想见见他的男朋友,一定是个强攻类型的肌肉男吧?

 

另一边,白笙给向南打了个电话,“相亲搞砸了。”

 

“好,我明天去找沈静怡谈谈。”他手上早就准备好了她鬼混的照片。

 

苏老爷子下令让他在一年内成婚,他琢磨着自己也差不多到了履行传宗接代义务的年纪,找个门当户对的妻子未尝不可,所以最近让向南搜罗了不少条件合适的相亲对象。

 

为此,还精读了向南推荐的一堆言情小说,不想第一天就遇见了小说里也没写过的乌龙事件。

 

他也说不好自己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竟然会动了恻隐之心,浪费时间帮忙演戏,只是在看见沈静怡的那一刻,越发得不喜欢性感女人了。

 

看来他也不是门当户对就可以,这一条明天得告诉向南。

 

第二天一早,鹿桃元气满满的出现在公司,亦如往常。

 

他们公司除了两个前台朝九晚五,别人向来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不用打卡,有任务的时候可能没白没黑,所以没任务的时候,就可以在家休息。

 

但如果通知了开会,第二天就必须准时到达。

 

“桃姐早啊!”

 

三个组员正凑在一起吃早餐,看见鹿桃都笑呵呵的打招呼。

 

她不喜欢被叫成桃姐,总会想起叶德娴在电影里的角色,而且这些手下也就比她小个三两岁,整天姐、姐的干啥呢?都怪大丁那个喜欢当大哥的,带出了个这么不好的公司文化!

 

她看一眼腕表,不苟言笑地说:“还有十分钟,速度吃完收拾战场。”

 

“遵命!”

 

组员们赶紧三口两口吃掉了剩下不多的早餐,准备开会。

 

虽然偶尔嘴贱,但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娃娃脸的上司。

 

尽管工作时很少见她笑,但每次团建都会露出庐山真面目,笑得像个小傻妞,真是可爱得像春天里纷纷扬扬的樱花啊!说不会心猿意马,绝对是在自欺欺人。

 

没多久,有阵子没在公司露过面的酥饼也按时出现。

 

“桃桃,下次开会能不能别这么早?人家可还在长身体的阶段。”酥饼在她对面坐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鹿桃懒得理他。

 

忘忧草四个创始人,大丁、酥饼、小鱼和鹿桃。

 

鹿桃入伙的时候,他们仨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但大丁觉得再多一个高学历美女也不错,而另一个高学历美女小鱼也十分激动,所以铁三角变成了F4。

 

不过,后续的合作证明,鹿桃并不仅仅是个徒有其表高学历的美女,她的双高智商以及脑洞大开的策划才能,真正让这个看似玩闹的小团体走上了正轨。

 

八点,五个人准时在会议室坐好。

 

这次的雇主是个五十多岁的贵妇,家境不错,老公A属于半个倒插门,比她小十岁。半个月前被发现有了外遇,对象程璐是R大的学生,今年大二,中文系,J市土著,父母均为中型企业高管,独生女,照理说,不缺钱。

 

由于雇主的特殊诉求,所以第一阶段由酥饼出马施展美男计,三个组员全程跟踪配合,以及收集A出轨的资料,拟订时间,半个月到一个月。

 

酥饼翻看着那个学生的资料,“没什么特别的,为什么非得是我?”

 

“你觉得一个不缺钱的高材生为什么会看上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

 

再帅的男人到了四十岁也难掩脸上的沧桑,搞不好,房事都会力不从心。

 

“所以程璐是缺少父爱?”

 

“不见得,有很大可能父爱母爱都缺,而且她之前从没谈过恋爱,你出马保险。”

 

酥饼摩挲着下巴点头,“那我得先养一个星期胡子啊!”

 

鹿桃白他一眼,“有你酥饼粘不出来的假胡子?好了,大家去做各自的准备,明天就位开始行动,照例每天日报发我邮箱。”

 

“收到!”酥饼也跟着一挺脊梁,正经起来。

 

等那仨出去了之后,鹿桃出声叫住了酥饼,“《京华烟云》的海选,我们仨擅自帮你报名了。”

 

他们仨,当然是她、大丁和小鱼。

 

酥饼一愣,团起眉头,“你们仨真是先吃萝卜淡操心!”说完没好气的走了。

 

刚到公司的小鱼被酥饼撞得转了个圈,吃了一半的手抓饼掉到地上,但那小子像是没看到,一溜烟似的,转眼就不见了。

 

“酥饼,你眼瞎噢!”她气得撅起嘴。

 

小鱼是香港妹子,普通话好得能去当播音员,正常状态都一副儒软模样,但平日里不正常状态居多。

 

她收拾完满地的土豆丝,扛着笤帚进门,搞得公司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同事,以为她是跟谁干仗归来。

 

待鹿桃问清缘由,不由得发了愁,“我把报名的事儿告诉酥饼了,通知已经下来了,他得先自己准备个VCR。”

 

她本来想让大丁跟他说,但两人因为之前报考电影学院的事,心里有了疙瘩,只能她来了。

 

小鱼一下更加来气,“这小子,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他自己有表演天赋,怎么就不能长长志气?”

 

其实他们四个人都明白,酥饼一旦真的成了个角儿,势必要离开忘忧草,用未知的星途来换离开,酥饼不愿意,舍不得。可是,剩下的三个人,真是不想拖累,也不想耽误了这个孩子。

 

他才二十一,用不完的演技只用来征服某个男人的情人,不管能赚到多少钱,都太浪费了。

 

下午,大丁风风火火的回来了,“桃儿啊!桃儿!”

 

刚从洗手间回来的鹿桃,一听见这叫魂一般的粗吼,当即团了眉,“我活着呢,别这么早哭丧。”

 

大丁生得人高马大四肢发达,转头朝她嘿嘿一乐,愣是有那么几分反差萌。

 

“我们组晚上可能收网,何思淼说要亲自捉奸,需要一个闺蜜当护法。”

 

“好,把她的资料给我吧,我等会儿看看。”

 

何思淼是花了大价钱的客户,她的未婚夫季文轩保持着最长不过半月的速度更新着身边的床伴,当然不包括偶尔双飞的调剂。

 

这次是去捉未婚夫的奸,估计一年之内,就得再去捉一次老公的奸。

 

她和季文轩属于商业联姻,跟陈女士那种完全不同,就算去捉奸也有大概率是出于对利益因素的考量,大丁把她当成了重点客户,自然不敢怠慢。

 

晚上九点,鹿桃在四季酒店外跟何思淼见了面。

 

她开着一辆红色野马,下车的时候掐掉了手上的薄荷烟,身形瘦削,是个美人,不过脸上没什么表情,看着有点冷。

 

“等会儿你们把那贱货一丝不挂的模样拍清楚,你帮我挡着季文轩。”她上下打量着鹿桃,貌似对她一米五八的小身板有点不信任。

 

“何小姐请放心,我们是专业的。”鹿桃淡淡一笑,废话不多说。

 

另一边,季文轩刚和认识不足一周的嫩模洗完鸳鸯浴,正在玩你亲我我亲你的游戏时,忽然接到了一个煞风景的电话。

 

三十分钟后,大丁敲了敲酒店的房门,十分专业的说:“您好,您订的餐车到了。”

 

照理说,里面的人该有所怀疑,所以大丁已经准备好了说下面的台词,不想,里面只有一个女人说了句“稍等”,然后就开了房门。

 

“你们是谁呀?”穿着浴袍的妹子变了脸色。

 

何思淼冷笑一下,自然不会说话。

 

后面的大丁熟练的挑开防盗链,顺势一脚踹开门。

 

那女人被吓得够呛,尖叫一声,躲出去半米,“你们要干嘛?来人啊,救命啊!”

 

闻声赶来的酒店人员被小山似的大丁挡在门口,何思淼二话不说上去一个大耳光打得那女人直接懵了。

 

那小三像个毫无抵抗能力的布娃娃一样,被她揪着头发甩到床上,一下就挒了松松垮垮挂在身上的浴巾。

 

他们的摄像小哥年方二十三,瞬间就拍得热血沸腾了。

 

站在一边的鹿桃有些于心不忍,照何思淼这个扇耳光的打法,手不会疼吗?

 

她正琢磨着要不要去浴室把男主角带出来,浴室的门忽然开了,一个有点眼熟的大帅哥赤着膀子走了出来。

 

何思淼转身,怒气冲天的表情瞬间被错愕惊诧取代。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您的阅读记录将保存在本微信号右下角“最近阅读里”,您可通过点击“最近阅读”按钮随时查看。

↓↓↓↓↓↓↓↓↓↓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