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言情小说丨那天晚上,最后顾果果还是醉了

言情小说精品2018-06-27 13:43:40

点言情小说精品言情小说精品,每天精选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都市言情小说,青春言情小说,网络言情小说,赶快【关注】言情小说精品吧!


言情小说|迷失在爱情的路上

言情小说|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言情小说|曾经他爱的太冲动

言情小说|相亲


1
狭小的酒吧里,顾果果在台上又是蹦又是跳的。她今天穿了条小皮裙,很短的那种,有点妖娆。红色的匡威帆布鞋已经被磨得很脏很旧。
台下的年轻人已经接近疯狂的状态了,不停地有人在POGO。演出结束后,顾果果看着台下骚动的局面,她放下话筒,然后坐在台子上点了一支烟。有人在大声地喊着她的名字,果果。
她轻轻地一笑,然后转身下了后台。
武汉的夏天是像要把人烤熟那般闷热,顾果果在后台扯下了她的小皮裙,换上了松松垮垮的男士大衬衫,顺便蹬掉了那双红色的帆布鞋,趿了一双人字拖。
简单地整理了下自己,顾果果就提着一瓶啤酒从后面串到了台前。演出虽然结束了,但是很多人还是没有走,他们三五成群地站成一堆一堆。
顾果果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每个月她都会到这个叫做“AKALL”的酒吧来演出,从一开始来为别的乐队暖场,到现在她拥有了一批属于自己的粉丝。
在舞台下的顾果果根本就是一个不起眼的人,所以很少有人能在灯光迷离的酒吧里把她认出来。 她坐在一个角落里趴着喝啤酒,或许是刚刚演出太尽力的缘故,此时的她慵懒得像一只午睡的猫,把灯光和音乐都隔离了,沉浸在属于自己的小世界里。
Joe过来搭讪的时候,顾果果几乎要睡着了。
他把啤酒瓶子放到桌上,然后拍了拍顾果果的头。顾果果突然惊醒般地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Joe。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吧?”Joe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孩子气的天真。
顾果果眼里的Joe,小鼻子小眼睛,眉毛很粗。“你很像蜡小新哦!”说完,顾果果自己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Joe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而是举起了啤酒瓶说,“介意喝一杯吗?”
于是,在嘈杂的酒吧里,两个陌生人就着凉冰冰的百威啤酒开始信手涂鸦起来。
酒逢知己千杯少,大概说的就是他们两个吧。等到酒吧打烊的时候,顾果果和Joe已经喝了满满一桌子的空啤酒瓶。
大概都喝得有点醉,Joe颤抖着从裤袋里掏出钱包然后埋了单,走的时候,他凑到顾果果的耳边嘀咕,“果果,我喜欢听你唱歌。

2

夜里的街道依旧像是被火烧过一般迟迟不肯退去热气,顾果果在酒吧门口吐了好几次后,人也清醒了许多。
她坐在马路牙子上唱起了歌,偶尔有出租车经过,她便朝着刚刚飞驰而过的出租车大吼,吼声在风里回荡成一圈又一圈轻轻的回音。
她想起刚才那个请她喝酒的男生,他说,我喜欢听你唱歌。于是,她轻轻地笑了起来。她没有问他是谁,是做什么的,住在哪里。她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可是她觉得今天感觉很好,她很久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了,好久没有这么醉过,吐得她都哭出了眼泪。

沿街的街灯熄灭的时候,顾果果起身打车回家。
顾果果住在新竹路28号,这条街上据说住了很多台胞,所以连地名也起了个台湾地名。以前不知道的时候,她觉得这个名字好土,可有次出租车司机告诉她说这里是台胞聚集地后,她突然觉得这条街顿时上了一个档次。自己也仿佛跟着洋气起来。
她一个人住,破旧的矮房子,她住在顶层六楼,从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夜里的火车轰隆隆地经过。
房间里的家具很少,最多的就是CD和啤酒瓶。睡不着的夜里,她便带上耳机一个人在客厅里跳舞,啤酒是她唯一的朋友。
现实生活中,她没有朋友,在武汉生活的两年里,她像是一只蝙蝠,白天睡觉,夜晚活动。靠时不时地去酒吧演出换来微的钱以维持生活。
不是没有人想靠近她的,只是她仿佛更习惯一个人的世界,没有约束,不受打扰。
她喜欢这样的生活,她也喜欢这样的自己。

3

再次在“AKALL”里见到Joe的时候,顾果果在台上已经唱得快筋疲力尽了。
她嘴里叼着一支烟然后开玩笑地对台下的人说,“今天晚上谁来和我拼酒?我请客。”
台下顿死炸开了锅,纷纷嚷着要喝酒。顾果果不动声色地看着人群中的Joe,他今天穿了咸菜绿的体恤,黑色的多袋裤,白色的ADI球鞋,他在下面沉默地看着她。
那我随便点,点到谁谁就上台来吧。当然最后顾果果点到了Joe。
Joe被人群簇拥着直接推上了舞台,灯光下的他显得有些微的窘迫,还没开口说话就涨红了脸。
顾果果跳上去给了他一个吻,“恭喜你,宝贝!”

今天他们没有继续在酒吧里喝到烂醉,而是去了虎泉夜市,那里的香辣虾一直是顾果果的最爱。
两个人依旧点了满桌子的酒,不过这次顾果果喝得很少,她一直在不停地说话,Joe就拿她的话当下酒菜一口一口地千杯不醉。
夜市是露天的,抬头就能看到硕大的月亮。顾果果指着月亮说,“你的脸跟月亮一样朦胧,毛毛的,我们之间像是隔了一层玻璃。”
Joe没有说话,他也抬头看了看月亮说,“果果,小心等你睡着了,月亮来割你的耳朵。”说完,他露出了两颗好看的小虎牙。
顾果果突然就沉默了,她跑到厕所里开始哇哇地吐起来。本来没有喝多少,所以根本吐不出什么东西,可是她现在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

她想起也是同样有毛月亮的盛夏夜晚,她和陆从生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喝酒。陆从生失恋了,顾果果像是个马桶一样陪着他,任凭他向自己倒苦水。
陆从生把酒喝得像喝水一样,咕噜咕噜几口就喝光了一瓶,他说,“顾果果,她为什么要离开我?我真的很窝囊吗?”
顾果果被他的话问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只好拖过他手里的啤酒闷头喝起来。顾果果以前很少喝酒,这样大口一喝,不一会儿,她就觉得眼前的陆从生变得模糊起来。
她坐过去靠着陆从生,“她没资格这么说你!尹丽丽算个屁啊。来,我们喝酒。”

“顾果果,你有没有喜欢过男生?”陆从生突然把头转向了顾果果,两只大眼睛直盯盯地望着她。
顾果果想了好久才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没有,没有……”说完,她却大声地哭了起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完全不受她控制的哭。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也没有喜欢的人了。你看我们都一样了,都没有喜欢的人,所以我们要开心点。”陆从生用手把顾果果环过来。
顾果果贴着陆从生,她想伸手抱抱他的,可是她不敢。她有点胆怯。所以这个时候的她显得有点尴尬,不知道要把手放在哪里。
于是她抬头指着头顶上浑圆的月亮说,“陆从生,你看,你的脸跟月亮一样圆。”说完还不忘呵呵地笑了两声。
路丛生把她的手拿过来,“顾果果,不要指月亮哦,小心等你睡着了,月亮来割你的耳朵。”接着,他顺势在顾果果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那个晚上,月亮并没有来割顾果果的耳朵。
4
Joe拍了拍在对面桌子上趴着的顾果果,顾果果猛地抬起头朝他做了个鬼脸,“我没有醉,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等会我去结账。”
那天晚上,最后顾果果还是醉了。Joe送她回家,到家后,顾果果在门口站着摇摇晃晃地对Joe说,“好了,我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哦,你洗了澡早点休息。”说完,Joe转身下了楼。
关上门,顾果果坐在地板上觉得很感伤,是的,她又想起了陆从生。在武汉这么久,她总是在寻找着陆从生。那个她单薄青春里住进她心里的男生。
十分钟后,Joe又敲响了顾果果的门,他站在门口不好意思地说:“学校大门已经关了,回不去了,介意我在这里借宿一晚吗?”
他说话总是那么礼貌,顾果果没有半分迟疑就把他让进了屋里。顾果果洗完澡就回房间了。Joe在客厅里看电视,等到顾果果出来问他是否要盖被子的时候,Joe已经睡着了。有微微的鼾声在这个空荡荡的客厅此起彼伏。
他睡着了手掌轻握,脸颊上有浅浅酒窝。顾果果觉得熟睡中的Joe像个婴儿。
顾果果进了自己的房间,月光清凉凉地透进房间,有那么一瞬间年少时候的往事,在她的眼前一一倒带。

1999年,顾果果考上了小城里的重点高中,爸爸为了奖励她而给她买了一台松下的WALKMAN,不过是让她用来听英语的。
小城里只有一家音像店,大大的落地玻璃窗上贴满了漂亮的专辑海报。那里卖的都是些盗版卡带,有很多港台明星的专辑。
每天放学后顾果果都会跑到那里去假装挑卡带,然后陶醉在那些朗朗上口的流行音乐中。
陆从生是在那里做兼职的,他注意到这个爱穿裙子的女生总是在下午五点半出现在这里,然而一个月后她什么也没买。
终于有一天,他站到了顾果果的面前,“你想买谁的卡带呢?我帮你找找。”当时顾果果正在喝奶茶,听到陆从生的问话后,奶茶就差点呛到了她。于是下意识地,她吐出了两个字,奶茶。
“哦,你也喜欢刘若英啊,我也很喜欢她哦,这里有很多她卡带啊。”
那天晚上,顾果果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陆从生的脸,那是一张好看的脸,她不知道刚才在音像店里面对他的时候自己是否了脸。她喜欢他略显成熟的声音,却又带着一点点孩子气的天真。
也是在那天,顾果果知道了奶茶还是一个歌手。于是,她开始存钱。两个星期之后,她终于买了第一盘卡带。是奶茶的盗版卡带。
那张专辑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很爱很爱你》,她在大雨滂沱的夜里一遍又一遍地听奶茶唱着: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16岁的她或许还并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一个人还会放他走。可是,动人的旋律加上伤感的歌词还是在那个年纪里成为了她心中的经典。
后来,她和陆从生熟悉了起来,没课的时候她会跑到音像店里和他一起看店。她听到的音乐也越来越多。
5

生意不好的时候,顾果果就和陆从生在店里放演唱会。每当听到望我的时候,顾果果就会跟着音乐节奏唱起来,仿佛是自己在开演唱会。
这个时候,陆从生就在一旁憋着嘴巴笑顾果果唱歌难听,“又开始臭美了,你的声音比鸭子叫还难听呢!”
顾果果不理睬陆从生,依旧陶醉在自己营造的小幸福中。

想,以后要是自己也能登台演出,她最想唱歌给谁听呢?
还没有想好的时候,就有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白日梦。是有人在叫陆从生。顺着声音望去,一个留着娃娃头的女生站在店门口,手里提着两杯奶茶。
陆从生走过去,女生把手里的奶茶递给他,然后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西瓜味哦。”
陆从生露出了满口的白牙齿,接过奶茶后,又转身递给了顾果果。
那个炎热的午后,顾果果喝了一杯冰凉的奶茶,是陆从生最喜欢的西瓜味。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一点点的失落。 后来,她知道了那个给陆从生送奶茶的女孩叫尹丽丽,陆从生很喜欢她,所以,陆从生便不可能把心思放在音像店里了。
从那以后,顾果果也爱上了西瓜味的奶茶。她喜欢在炎热的午后,偷偷溜出去到街对面买两杯西瓜味的奶茶,然后和陆从生一人一杯像喝酒那般尽兴地喝完。
尹丽丽也经常到音像店来,每次来了之后,陆从生就把顾果果忽略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尹丽丽的身上。
顾果果在这个时候就会独自绕到柜台后去,听奶茶的歌。
陆从生18岁生日的时候,也叫了顾果果参加PARTY。一大帮人在KTV里为他庆祝。尹丽丽仿佛也成了当晚的主角,所有人都开心地敬他们的酒。
有人点了奶茶的《很爱很爱你》,顾果果突然觉得很委屈,就一个人跑到厕所里大哭了起来。这是长这么大以来她觉得哭得最伤心的一次。她想,陆从生的生日,自己哭那么伤心干吗呢。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顾果果走错了房间,刚一开门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生就冒了出来,差点把顾果果撞到了地上。
那个男生满口酒气地朝顾果果莫名其妙地大笑起来,差点把顾果果吓哭了。
回到包房,很多人已经喝醉了,陆从生他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陆从生输了,大家都在起哄要他吻尹丽丽。
昏暗的光线中,尹丽丽真好看,而且她骄傲的眼神是顾果果永远也学不来的。顾果果缩在了角落里,不自觉地哼起了奶茶《很爱很爱你》。
6
音像店要拆迁了,顾果果和陆从生都不再去那里打工了。这样一来,虽然他们在同一所高中,可陆从生却比他大一级,所以他们见面的机会就也逐渐少了起来。
顾果果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听到似乎有人在讨论她,她回过头,看到一群男生正在指着她说说笑笑。
顾果果低头看看自己,并没有什么异样啊,继而转身没再理会。
后来,那群男生中长得最高的那个走到了顾果果的跟前,他害羞地笑了笑,然后说:“那天晚上不小心撞到你,没吓到你吧?”
顾果果这才想起了这个男生。
他说他叫宋喜凉,上高二,想要请她吃饭算是赔个礼。
于是当天中午,顾果果和一群男生坐到了小炒部。宋喜凉至始至终都很腼腆,几乎没怎么说话,倒是他的哥们和顾果果天蓝海北地聊开了。
一个男生说:“你不知道吧,宋喜凉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人长得帅不说,还是校篮球队的队长。喜欢他的女生据说可以装一火车厢呢。”
顾果果听完扑哧一下就笑了,她转头看着风云人物宋喜凉,他的脸涨得通红通红。
宋喜凉看到顾果果转头看她,便起身朝那个说话的男生擂了个拳头,“你少瞎说,小心嘴巴坏掉。”
大家都笑了,顾果果偷偷打量着害羞的宋喜凉。轮廓分明的脸,嘴角下有微微冒出来的青色胡茬,鼻子很挺,眉毛却粗得像两条毛毛虫。
确实是很帅。她想起刚才他的糗样也跟着笑了起来。
从那次吃饭之后,宋喜凉总是以各种借口约顾果果出来。顾果果感觉得到宋喜凉对她的好,可是她都浅尝辄止。因为她知道,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人是陆从生,那个在她16岁的夏天里闯进她心里的小小少年。
宋喜凉的爸爸是个大生意人,家里有的是钱。所以,宋喜凉总是想着法子地送礼物给顾果果。顾果果通常都是微笑接受,然后回到宿舍就丢进一个大箱子里。她从来没有拆开那些礼物,她觉得她没有必要知道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什么。
她是可以光明正大地拒绝宋喜凉的,可是她又不忍心,不忍心伤害那个对她千般好的少年。

7
不想再见到宋喜凉是在陆从生和尹丽丽吵架之后。那个时候,尹丽丽似乎不再喜欢陆从生了。可是她那么骄傲,她对陆从生说,“商场的那件衣服很好看呢!”
陆从生当然知道自己买不起,可是又不想看到尹丽丽失望。于是他找到了顾果果。
他们坐在学校外小巷子里的串串香店子吃串串,喝了三瓶啤酒之后,陆从生才开口问了顾果果借钱。
“我想,我想给尹丽丽买件衣服送她当生日礼物,可是我没有钱。”陆从生就着啤酒把话说得含含糊糊。
“那我明天给你500块吧,你赶紧去买了,怕没有了呢。”顾果果夹一个香菇放进嘴里,她把话说得掷地有声。
那个晚上,陆从生喝得很开心,他告诉顾果果,“我以后一会把钱还给你的。”
像是一个承诺,可听到这句话后顾果果就被辣出了眼泪,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第二天,陆从生去买了那件衣服,可是尹丽丽看都没看就扔了陆从生,她大声地对陆从生吼:“你这算什么,你拿顾果果的钱给我买衣服!你还是不是男人?”说完,她头也不回地了。
就是那个晚上,陆从生一个人跑到了教学楼的天台,绝望像是突然黑起来的夜将他包裹。
而得知情况的顾果果把宋喜凉叫到了操场上,她恶狠狠地骂他,“我不是让你别告诉任何人我找你借过钱吗?你怎么是小人!宋喜凉,你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转身跑走的顾果果找到了在教学楼天台喝酒的陆从生。
她便和他一起喝起酒来,后来,顾果果就因为酒精中毒而被送进了医院。
在医院昏迷了几天后,顾果果被抢救了过来,可是她的大脑于严重缺氧导致了神经错乱,记忆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宋喜凉到医院来看她,她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她的意识里只有路从生一个名字。她拉着宋喜凉的手一遍遍地抚摸着。
“陆从生,你说尹丽丽到底哪里好,我就比不上她吗?她这样对你,你都还喜欢她吗?”说完,顾果果大声地哭了起来。
坐在病床前的宋喜凉只好安慰她说,“没事的没事的,顾果果,我不喜欢尹丽丽了,我只喜欢你,我只喜欢顾果果你。”
善意的谎言越来越多,陆从生在顾果果的心里也铭刻得越来越深。

8
两个月后,顾果果的病情有了好转,但是因为经常会发生记忆紊乱以及间歇性精神失常,她不得不选择辍学,在家修养。

宋喜凉经常到顾果果家里去看她,偶尔还会拿一些演唱会VCD来放给她看。
恍惚间,顾果果又回到了去年的夏天,她和陆从生在音像店里看演唱会的场景,她沉醉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那个时候,她最想唱歌给谁听呢?
应该是陆从生吧。可是她从来没有说出口过。
所以,顾果果现在很想唱歌给他听。于是,她把宋喜凉推到沙发上坐下,然后自己在客厅的中央边唱边跳起来。末了还会加一句,“多谢,多谢大家来看我的演唱会,我要感谢我的至爱陆从生……”
宋喜凉起身和她握手,看着顾果果眼里流露出的喜悦和满足。他也跟着开心起来。
虽然他是以陆从生的身份出现在顾果果的生活里,可是只要顾果果开心,他也能做到无怨无悔。
后来,宋喜凉高考结束,他考取了武汉的一所大学。
和顾果果告别的那天,顾果果出奇的平静,好像是个正常人一样抱了抱宋喜凉说:“你安心过去上学吧,我在家里会好好的。”
宋喜凉在无光的夜里悄悄湿了眼眶。
宋喜凉走后,顾果果的病情仿佛一夜间好转了,经过半年的观察,医生鉴定她除了对以前的记忆模糊不清之外,其他一切都是正常的。
于是,顾果果再次回到了学校,重新上高三。现在的顾果果变得更加沉默了,每天除了认真学习之外,就是塞着耳塞听奶茶的歌。
奶茶已经出了新歌,一辈子的孤单,好伤感。顾果果却觉得己是不孤单的,因为她想努力考到武汉,想去找陆从生。
第二年,顾果果来到了武汉,却再也没有见到陆从生。
年少的梦想,她还是想要努力地去实现,她在学校里组了乐队,然后慢慢开始在各个酒吧去演出。她喜欢那些喧闹的地方,她迷恋舞台上的感觉,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会暂时忘记陆从生。
可是,她又分明是想把所有的歌都献给陆从生。
9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Joe已经走了。桌子上有一杯冲好的豆浆和微波炉里转过的面包。顾果果仿佛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冗长的梦。那些生命中出现过的人在眼前悉数而过。
她感觉头晕晕的,在厕所洗澡的时候发现了Joe的食堂卡,呵呵,名牌大学的学生。
那天下午,她就去了Joe的大学。Joe出现在校门口的时候剪个清爽的寸头,见到顾果果后露出了两颗漂亮的虎牙。
顾果果请他吃法国鹅肝,高档的西餐厅,Joe显得有些局促。喝的是并不便宜的红酒,顾果果却像是喝纯净水一样,几口子就见了底。
顾果果问Joe:“你什么时候喜欢听我的歌的?”
Joe想了想然后说:“我一直都很喜欢听奶茶的歌,虽然你在台上唱的是摇滚,可是台下安静的你却很像奶茶!”
他竟然说她长得像奶茶,她记得以前陆从生也曾说过她长着一张奶茶那样的瓜子脸。
那一瞬间,顾果果手里的杯子抖了一下,她不敢相信这么多的巧合。

 作者丨苏小城

言情小说精品

希望每天看我们的小说

就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