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苏天苏地苏妲己!

各种言情小说2019-06-24 09:13:02

在小说里

邂逅 你

文 ▏各种言情            图片 来源网络




《快穿之妲己》

作者:若然晴空

收藏:71260

字数:450776



内容简介


沉睡千年的苏妲己一朝梦醒,手里多了个自称系统的小玩意儿。


……


多年之后,对着一众新晋系统闪亮亮的眼睛,V384沧桑地吐出一口烟圈。


“我其实……就是个跪在地上喊666的。”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爽文




作品简评



狐妖妲己意外得到了一个系统,自此穿梭三千世界帮人完成执念,暗恋少爷的美婢,嫁给秦王的亡国公主,注定无法飞升的女修,守城至战死的女将……她们的命运将一一扭转。

本文节奏明快,文笔流畅,任务世界丰富有趣,人身狐心的女主和老干部系统之间的对撞也让人忍俊不禁,不失为一篇茶余饭后的消遣之作。




黄金前三章

1

  万里黄沙,不见天日。

  西北边塞的夏季炎热干旱,然而仍有许多商队不畏艰险横穿这长长的沙漠,到达西域,用丝绸瓷器以及茶叶换取大量的黄金,有人一夜暴富,但更多的人埋骨此处。

  顾时钦从进入沙漠起就不大愿意从马车里出来了,他家世显赫,这回跟着商队千里迢迢去西域不过是他同家人抗争的手段,真要吃苦受累他也是不乐意的,好在商队里并没人敢为此为难他,他也就心安理得地待在宽敞舒适的马车里,马车四角青铜铃叮咚作响,无比悠闲。

  翻开昨日没看完的话本,顾时钦翘着腿,就差没哼几声,这时前几日刚收的小丫鬟袅袅婷婷端了茶来,顾时钦的视线在她娇美的脸蛋上掠过,目光落在那双端着茶盏的手上,顿时就意兴阑珊起来,淡淡接过茶盏。只是还没喝上一口,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茶水泼了他一身。

  小丫鬟吓住了,顾时钦不耐烦地推开她,下了马车,他的马车走在商队的最前面,还没走几步就瞧见前头围了些人,手忙脚乱地拿水,几个人还撞一块儿了。这几天日头毒,商队也遇见不少倒在路上的行人,能救的给口水,让在商队里干点活,算是给个活路,救不了的也就顺手给埋了。

  顾时钦不反感救人,可哪次救人像这回这么忙乱的,不仅商队全停了,还一大帮子人围在一块,那个年过五旬不苟言笑的商队领头,脸上都快笑出花来了。

  总不能是救了个大官吧?

  顾时钦走近一些,商队里那些平日对他毕恭毕敬的人却好像没一个注意到他过来了,仍旧围在前头,商队领头大声喊了好几声,让人送来干净的水,明明他腰间就挂着水囊。

  “要不是各位大哥,奴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正在这时,沙哑的女声入耳,明明该是十分干涩难听的,却因为带了一股奇怪的古韵,撩人得很。

  拨开几个呆愣愣的西北大汉,顾时钦也终于见到了那姑娘的真面目,按说人的期望越高,失望也就越大,然而在见到那姑娘时,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要想什么了,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字:美!

  西北的夏季,即便是再保守的姑娘也不会穿上太多,被救的那姑娘却浑身上下包裹在奇怪的服饰里,层层叠叠像是古早的装束,入眼是那一袭青丝,顾时钦爱美人,却从不知美到极致,连发丝都能撩人心弦。

  那青丝的主人似有所觉,微微侧眼瞧了他一下,就这一眼,顾时钦整个人都僵住了,良久才反应过来,心里只有一个疯狂的声音在叫嚣:我完了!我完了!

  他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整个商队都能为这一个人停滞,为什么商队领头要让人专门去取干净的水而不是递上自己腰间的水囊,不,这些简直是笑话,这样的美人,这样的美人哪里食得人间烟火,她该饮晨曦朝露,她该食竹实颖果,天底下所有的好东西都该堆在她脚下,让她踩得合心意。

  一把推开拿着干净水囊上前的商队领头,顾时钦挤到了那姑娘面前,一张口却发现自己连话都忘了怎么说,那双空灵的眸子就那样带着些许感激和好奇看着他,有那么一瞬间,顾时钦觉得自己是在和天仙对视。

  瞧见那不知来历的贵公子像只呆头鹅一样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商队领头连忙挤开他,上前说道:“姑娘,在沙漠里这么久了,先喝口水吧。”

  穿着怪异的姑娘对着商队领头笑了笑,刚要接过水囊,就见那年过五旬的商队领头一个不稳,踉跄几步,其余人也都是一副被勾了魂魄的模样。

  若没见过眼前的人,顾时钦只觉得夸张,然而此刻只余窒息,不笑倾城,一笑倾国,美人如许,怕是当年褒姒都比不得。

  坐在精致舒适的马车里,俊秀的贵公子殷殷切切为她削水果,少女眼神流转,似是有些不安地绕了绕垂落的青丝,玉手乌发两相映,直教人心猿意马,顾时钦再次看直了眼,白皙俊秀的脸庞上泛起一抹潮红。

  【V384系统是轮回还愿系统,不是性服务提供系统,请宿主规范自身行为】

  冷冰冰的声音在脑海响起,妲己饶有趣味地瞧了顾时钦一眼,心里懒懒道:“我可什么都没做呢,小孩子血气方刚,管不住自己,你倒怪起我来了。”

  神tm小孩子!V384气得直噎,这个世界是一个修仙世界,男主顾时钦家世显赫,后遇机缘,拜入修仙宗门,身边美人无数,小弟纳头便拜,一路顺风顺水,不知道多少任务者在他身上折戟,这个时间段顾时钦虽然还没有遇到修仙机缘,但是眼光已经很高了,居然一个照面好感度百分之五十!

  青丘妖狐,千年孽畜,红颜祸水,名不虚传!

  V384也苦,它本来是一个正经的轮回还愿系统,轮回司十大精英系统之一,经历任务者无数,它自己也很为之自豪,然而就在它给自己寻找到的新宿主正要激活它的时候,不知道那个女人脑子里灌了什么猫尿,居然听信网上那些偏方,开坛做法招狐仙,想要挽回失败的爱情!

  显而易见她失败了,有那个运气能成为它V384的主人,自然就有那个万分之一的巧合,招狐仙不成反招出了苏妲己这个狐妖祖宗,不仅自己成了狐妖的早餐,还连带着它也落进了狐妖的手掌心里。

  V384以为自己已经看透了这个妖孽的真面目,然而苏妲己就是有这个本事让它一再刷新下限:【你干什么?本系统警告你,不准意淫任务目标!】

  苏妲己没理它,不着痕迹收回落在顾时钦胯间的视线,轻轻地咬了一下手指头,脸上带起些许不安,小声道:“公子不问奴家的来历吗?难道公子不怕奴家是坏人?”

  她眉头一蹙,顾时钦只觉得自己的心肝肠肺都跟着纠结在一起了,哪里还能去想别的,勉强撑起几分君子气度,温声说道:“姑娘孤身一人出现在沙漠里,必定是遇到了意外,再说,哪有人舍得让姑娘去做恶事……”

  说着说着,他自己把自己说服了,这么美的姑娘一个人流落在沙漠里,肯定吃了很多的苦,只要想一想,他的心就疼得厉害。

  妲己微狭的眸子里泛起桃花瓣似的笑意,似是十分感动,她语气轻柔道:“奴家清荷,上原人氏,自幼父母双亡,前年家乡遭了灾荒,舅母就将奴家卖给了远行的富商……”

  她说的并不是编纂的故事,而是原身真实的经历,在原本的轨迹里,这具身体的主人清荷被舅母卖给富商之后,好不容易逃了出来,遇见顾时钦,顾时钦是个风流多情的少年郎,却看不上出身卑微的清荷,虽然帮她摆平了富商,也只不过留她身边做了一个丫鬟。

  顾时钦是这个世界的天命之子,走上修真之路后更是坐拥美人无数,能入他眼的,最少也是一方绝色,妲己在来这个世界之后,瞧了瞧清荷的容貌,整个狐狸都不好了,然而在V384给她看过那些所谓天仙绝色的容貌之后,她又膨胀了。

  丑就丑罢,反正这世上没有比她更美的容貌,那再丑又有什么相干的呢?

  V384气得浑身发抖,它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清荷的容貌其实已经能称得上美人,毕竟主角身边的美婢,要的就是一个美字,只是顾时钦瞧不上清荷出身低,又一副小家子气,那些美人也没有哪个能称得上丑的,只是这狐狸眼里心里就只有自己,才觉得别人丑。

  说话间妲己就潦草地交代完了自己的身世,同时用帕子掩着眼角,似乎很是伤心难过,但V384知道,她是在饶有趣味地看顾时钦的反应。

  这波演技要是让V384打分,十分它只给三分,不光台词生硬极了,好几次是偷看了系统面板给的提示,那双狐狸招子眯得再美,也掩盖不了一直在干嚎的事实,然而落在顾时钦的眼里,却是无一处不可怜,若不是怕吓着她,他简直想不管不顾地把她拥入怀中,好生安慰。

  若说美人,五官精致身段玲珑即是美,若说绝色,便是美人的皮相,再加一段天仙的韵致,清荷的美只在皮相,妲己的韵致才是真正勾魂夺魄的地方,她笑一笑,顾时钦也就跟着笑,她叹一叹,顾时钦只觉得心都要碎了。

  V384原想着这会儿该是顾时钦开口留下清荷做侍婢的时候了,然而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顾时钦开口,再一看,这位爷正讲笑话逗妲己开心呢,妲己低眸浅笑,那对狐狸招子波光流转,好像氤氲了漫天的星光。


2

  顾时钦自诩见过美人无数,绝色三千,直到遇到眼前这个落难的少女,他方才觉得自己这前半生都白活了,什么美人绝色,什么天仙下凡,哪里及得上他的清荷一只手指头。

  妲己早就习惯了这样热切的眼神,并没在意,她翻了翻系统面板,发觉这顾时钦没按照剧本来,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眼帘垂下,声音低低细细的,带着一股惹人怜惜的轻愁。

  “奴家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又在这沙漠里迷了方向,要不是公子的商队,奴家只怕就……”妲己用帕子掩了掩眼角,“如果公子不嫌弃,奴家愿为公子婢,报公子大恩。”

  顾时钦见她蹙眉,心都要碎了,又听她说什么为奴为婢的话,只觉得满心都是疼爱怜惜,连礼法都顾不得,一把握住了眼前少女的手,按在胸口。

  少女显然被吓到了,随即低眸,脸颊上带起一抹娇红,仿佛雪地落满桃花,看得顾时钦心驰神摇,稳了一刻才把话说出口:“姑娘,顾某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挟恩图报之辈,只是顾某确实对姑娘一见钟情,姑娘的难处顾某已经知晓,姑娘不必担心,如果姑娘真的对顾某心存感激,那顾某……”

  妲己微微抬起眼看着他,空灵的眸子宛若水洗过一样清透,又仿佛雪山上一汪清泉,顾时钦顿时心猿意马,准备好的一通高风亮节的话不知怎么的就说不出口了,他干咽了一口口水,不敢对上妲己的视线,张了张嘴。

  “顾某为姑娘解决难处之后,希望姑娘能和顾某走,顾某定禀明父母亲眷,三书六礼迎娶姑娘进门。”

  【任务目标:顾时钦,好感度:100,清荷的愿望已完成,任务结束】

  V384的声音不冷不热地响起,妲己眨了眨眼睛,对着顾时钦微微地笑了一下,那一笑一点也不似清荷,反而千娇百媚,宛若妖狐展尾。她靠近顾时钦一点,似是十分满意他痴迷的眼神,在他脸颊上轻轻落下一吻。

  狐妖的声线妖妖娆娆,低柔妩媚:“好。”

  直到回了系统空间,V384都没有反应过来,以往那些任务者做任务,哪个不是三年五年长期作战,怎么到了这狐狸手里,半天工夫不到就完成了呢?

  它没有反应过来,妲己更憋气,她沉睡了那么多年,刚醒就遇见那么合胃口的小哥,还没来得及吃到嘴,任务就结束了,这什么人啊,愿望就是听心上人一句承诺吗?

  V384听到妲己的心声,整个系统都有些卡壳,然后就听狐妖兴致勃勃地说道:“还有别的任务吗?难一点的,时间长的,让我尽尽兴。”

  这话简直犹如嫖客进窑子,V384更气了,翻了翻压箱底的S级任务,妲己不耐烦等,直接夺了过来。

  “怎么都是给别人完成愿望的啊……”妲己一边看,一边失望地叹气,“自己都没活个明白,还要别人替他们活一回,有什么意思呢。”

  V384再不喜欢妲己,也不得不说她说话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它是轮回还愿系统,见过的最多的就是那些活一次没活个明白,守着份执念让别人帮忙完成愿望的任务发布者,轮回司不是善堂,这些人付出了来世甚至十世百世的代价,只为了一世执念,让人唏嘘。

  它还没唏嘘完,就见妲己十分兴奋地拍了一张纸在桌子上,狐狸招子放光:“这个,我要做这个任务!”

  V384接过任务单,它有点不大习惯自己的身体,系统都是成型的意识,没有实体,被这只狐狸抓住之后,他被强行塞进了一块玉石里,每天被迫修炼人形,简直凄惨。

  妲己挑的是S级任务,一般只有很老资历的任务者才能完成,那也是有很大失败率的,V384心里冷哼,把任务过了一遍,是个很普通的古代世界,它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怪异之处,然而妲己的眼睛简直亮得惊人。

  要是一般的任务者,V384早就拿出自己系统的威严来了,只可惜它现在整个系统都被握在别人的手里,没有话语权。

  妲己是在床榻上睁开眼睛的,原主的记忆传输会对任务者的大脑造成冲击,所以要缓上许久,然而这原身短短十几年的记忆对她一个千年狐妖来说压根算不上什么,记忆传输的空档,她好奇地拿起原主的胭脂水粉,比比划划。

  这个世界颇有些奇怪,诸侯划分天下,又奉周天子,齐楚燕韩秦赵魏七国鼎立,各自称王,按V384的说法,这是一个平衡期,得要两百年以后,才有大一统。

  妲己不管这些,她只是对原主的容貌感兴趣,任务单上说这原主是七国第一美人,胜过妲己褒姒,她倒是见过褒姒,是个很美的女人,只可惜凡人的寿命太短,几年韶华过去就不好看了。

  美人都爱照镜子,妲己捧着梳妆镜看了半天,不得不说原主的容貌和她最常幻化的那张脸不相上下,只是眉眼间满是凄楚苦色,落在好这口的人眼里自然可怜可爱,可大部分人谁愿意天天对着一张苦瓜脸呢?

  似蹙非蹙的远山眉慢慢舒展开来,欲哭不哭的桃花眼霎时灵光流盼,妲己揽镜自照,樱唇微翘。

  这会儿她才有工夫去翻原主的记忆,原主名为夷光,是越国国君的女儿,越国被齐国灭后,她作为献给齐国国君的礼物被送到了齐国,又称越姬,齐国国君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但见绝色,有心无力。

  越姬有七国第一美人之称,齐国几位王子都争抢着要她,好几次因为她争红了眼睛大打出手,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齐国国君就想出一个法子,把越姬作为自己女儿的陪媵,嫁到秦国去。

  越姬以亡国公主之身作为另一位公主的陪媵出嫁,心中自然委屈难言,她又自矜于容貌,认为秦国那位年轻的国君只要见到自己就会像那几位齐国王子一样痴迷,不想来了秦国之后就被齐公主找了借口关了起来。

  秦国国君不近女色,哪怕听闻齐国将闻名七国的越姬一并送给了他,也不甚感兴趣,越姬自怨自艾,终日以泪洗面,不过三年就郁郁而终。

  越姬的心愿是让对她不屑一顾的秦国国君爱上她,她要秦国国君亲口封她做王后,她要把折辱过她的齐公主关起来,让她遭受她所遭受过的一切,她还要她生的儿子做秦国未来的国君,灭了齐国为越国报仇。

  妲己抽了抽嘴角,问V384,“哎,她给了咱多少好处?这么贪。”

  【她给了咱……呸,任务发布者越姬,任务悬赏为下一世的凤命,另加十世福报】

  凤命就是王后命,福报虚无缥缈,但对修仙之人来说是足以倾家荡产去换的东西,付出了这么多,就是为了看看别人能把自己没活明白的日子活成什么样,妲己觉得她这辈子都不能理解这种人。

  V384切进来的时间点是越姬被齐公主软禁在后殿小院的第二天,这个时候齐公主已经当上了秦国的夫人,秦国有太子之母方能立后的规矩,故而秦国国君未有子嗣之前不得立后,只能设三夫人。齐公主来得最早,之后还有楚公主和魏公主,可惜直到越姬死前,都没听到哪位夫人有孕的消息。

  这个任务之前有很多任务者做过,V384例行把前人的经验给妲己讲了一遍,秦国国君醉心朝政,对女色并不上心,曾经有任务者自矜于越姬的美貌,偷跑出去想要见秦国国君,结果侍卫都慑于越姬美貌不敢上前阻拦,秦国国君看了一眼,不冷不热命人把她带下去,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个任务者随后就被齐公主活活打死了。

  正盘算着偷跑出去的妲己一顿,又听V384悠悠地说道:【所以,不要以为有美貌就够了,有人爱美人,有人爱江山,爱江山的男人是很难被美人打动的……】

  “这话我不信。”妲己对着镜子,怜惜地抚摸着自己的新容颜,却没再往下说,V384猛然间想起眼前这只狐狸的彪悍战绩,顿时不吭气了。

  有苏氏以九尾狐为图腾,世代尊奉,帝辛灭有苏部落得妲己,以为抱回去的是千娇百媚的佳人,却不知道是倾国倾城的妖狐,为她亡了六百年殷商,到死都不曾悔。

  妲己低眸梳理一头乌发,樱唇微微弯出一个讽刺的弧度,她遇见的男人啊,没江山的不敢爱她,有江山的倾尽一切爱她,没江山的有了江山,又后悔起当初没爱她,有什么意思呢,凭他如何,不过都是裙下之臣罢了。


3

  越姬的住处就在齐公主所居的平西宫偏殿后,每日有侍女过来送饭,朝晚两膳,倒是没在吃食上苛待于她。

  妲己知道这并不是齐公主的恻隐之心,而是越姬有七国第一美人之称,连齐公主自己也拿捏不定秦王会不会忽然问起,她初来乍到总也不能一开始就使性子。细细想来,越姬青春正好,关在小院不过三年就抑郁而终,里头未必没有文章。

  不过这些和她无关,欣赏够了越姬的容貌,妲己好奇地一样一样拿起胭脂水粉比比划划,在越姬的记忆里,这似乎是这个朝代女人们出门必经的一关,雪白的粉匀在脸上,艳丽的口脂点在唇上,红红白白,怪异极了。

  妲己摆弄了半天,还是没个章法,她虽然有越姬的记忆,但从前根本没有用过这些东西,更别提以她粗暴的狐狸审美来看,一张大白脸上一点红,着实称不上好看。

  V384简直要被她的不务正业气死了,恼怒道:【请任务者规范自身,把心思用在完成任务上,不要玩物丧志】

  “那,出门可以不涂这些东西?”妲己惊讶道:“这个女人的记忆里全是那些大白脸!”

  V384气疯了:【胭脂水粉在这个朝代是用来掩盖脸上瑕疵的,并不是出门必要】

  妲己震惊了,她以前在帝辛的后宫里见过的那些妃子,无一不是天生的美人,脸上有了瑕疵简直不敢出门见人,在她的认知里,美人就该是完美无瑕的,万万没想到还能造假。

  听到妲己的心声,V384翻了一个白眼,随即就见她丢下手里的胭脂水粉,欢欢喜喜去翻越姬的衣箱了。

  越姬再如何也曾是公主,齐国国君又抱着拉拢秦王的心思,给越姬准备的一应物什都是最好的,只是来到秦国之后,那些华服美饰都被齐公主夺了去,妲己翻了好一会儿,找出一身浅白素底的绕襟袍。

  V384愣了愣,才想起来,越国被齐国灭了半年有余,越王室除越姬外都已身死,越姬确实还身在孝期里。

  妲己换上了白衣,眼神流转间却丝毫不带哀色,越姬楚楚可怜的容貌配上狐妖动人的神情,陡然间多了一丝清灵的风韵,宛若不谙世事的九天神女私下了凡尘,她照了照镜子,又照了照镜子,然后又照了照镜子。

  V384心中忽然起了一丝不妙的预感:【你,你该不会……】

  “没错呀,”妲己对着镜子抚摸了一下越姬眼角的泪痣,声音轻柔婉转中带着说不清的古韵,“我要去见……嗯,任务目标。”

  前车之鉴尸骨未寒,同样的套路,同样的容颜,莫非这只狐狸真以为秦王就会被她迷住?V384嘴上不屑,心里却还是存了那么一点不确定。

  事实证明它的想法完全和妲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它原本以为她也要像之前那位前车之鉴一样,拼了命地跑出平西宫只为让秦王看一看自己的容貌,没想到妲己抱着玉枕,素衣白裳翻了墙头,就窝在秦王殿去平西宫的必经之路上。

  【……你想干什么?】

  “自然是……自荐枕席了。”妲己看了看天色,按照越姬的记忆,今日是齐公主封夫人的隔日,按理秦王要临幸平西宫三日,这会儿迟了些,也该到了。

  V384抖了半天嘴唇才憋出一句无耻,反惹得妲己奇怪地看了它一眼,商周之时最是开放,帝辛大军压境那天,也是她从人群中走出来自荐枕席,以求部落血脉存续,晚上就幕天席地了。

  妲己也是从越姬的记忆里才知道,这年头自荐枕席还要带上枕席,她没法背着人抱个枕头还拖一床被褥出来,就只能这样意思意思。

  V384都要哭了,在心底为可怜的越姬祈祷,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辈子清清白白,临了还要被这只臭不要脸的狐狸黑一把,真不是自己的身子不心疼啊!

  嬴昭结束了一天的公务,外间天色已然暗沉下来,想起还要在新入宫的齐姬那儿待上一日,他俊朗面容带上几分厌倦之色,还是起身更了衣。

  他继承王位已有三年,母后为他打理后宫杂事,父王留给他满朝能臣干将,几位弟弟也都一心为秦国奔走,正因为如此,他这个做王的才不能懈怠,秦国早一日积攒下足够的实力,就能早一日实现天下共主的夙愿。

  齐国国力自百年前田氏窃国便大不如前,其实他并不必给齐姬太多面子,他不喜齐姬,连着两日宠幸已经是他极限,好在幸陪媵也是一样。

  自周起,贵女出嫁必有陪媵,媵即媵妾,两姓姻亲大多是嫡女出嫁,庶女做媵,两国交好则是长公主出嫁,另王室宗族其余待嫁之女不论嫡庶一并陪媵,若人数不够,还要由朝中高官嫡女填上空缺。

  这次齐姬出嫁,陪媵十六人皆是齐国王室公主,另齐王又将闻名七国的越姬一并送了来,看上去是打定主意要图这秦国王后之位,嬴昭不觉得喜悦,只有厌倦。

  美人再美也不过就是一具皮相,如今七国鼎立,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妄图用美人来拉拢一国,真以为是商之妲己,周之褒姒不成?

  车驾在转弯处骤停,嬴昭蹙眉看去,见几个侍卫正在驱赶一个跪在地上抱着枕头的素衣少女,那少女低着眉眼看不清长相,可她身形单薄跪在那儿被驱赶着,莫名就透出一股可怜来。

  嬴昭微微抬手,侍卫立刻退到一旁,他视线落在那少女身上,少女似有所觉,小心地抬起头来。

  很难形容嬴昭这一刻的感觉,他想起年前章台狩猎,遇见一只被追得无路可逃的白狐,他骑在马上居高临下,搭箭准备取了那畜生的性命,那畜生却小心翼翼抬起脑袋来,对着他屈起前肢,狐狸眸子里满是灵性的哀求。

  他只愣了一刻,那白狐却抓住了生机,一溜烟儿跑进了林子,再也寻不见了。

  妲己紧紧地抱着玉枕,咬了咬下唇,声音低低的,“妾为越女,亡国之身,无以为家,蒙王收留,心有惴惴,愿为王荐枕席,求王不弃……”

  嬴昭直勾勾地盯着妲己,直到那张天仙似的面容上泛上一丝羞色,才似心情很好地问了一句:“越姬?”

  妲己眸子轻动,微带了一丝不明的情绪,玉手按在枕上紧了紧,应了声是。

  “越国亡了半年,越王死了半年,国孝家孝在身,如此就来自荐枕席,不怕寡人斥你?”嬴昭坐在车驾内,墨眉微扬。

  妲己低下头,眸子却微抬,脸颊上血色尽褪,似乎十分羞耻,但又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温顺如同被豢养的羊羔。

  V384发誓它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弱气的妲己,简直有辱一代倾国妖姬的骂名,它疑心这只狐狸脑子出了问题。

  嬴昭却笑了:“着人告诉齐姬一声,今夜寡人宿在越姬处,让她不必准备了。”

  V384愣了。

  温热的水滑过凝脂般的肌肤,妲己靠着王宫的温泉闭上了眼睛,一头青丝散在热气朦胧的水面上,雪肤花颜,美不胜收,几名侍女低垂着眉眼为她沐浴净身。

  V384怎么也没有料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发展!嬴昭是什么人?让无数任务者折戟沉沙的纯种工作狂,朝政就是他的五指姑娘,来这里的任务者,别管是圣女款,妖孽款,公主款,御姐款,青梅款,小燕子款,人家统统跟看木头一样,用的都是一样的脸,怎么通关的只有这只不要脸的狐狸呢?

  妲己懒洋洋地眯着眼睛,闻言低笑了一声,指尖轻轻滑过系统寄身的玉石,摸得V384浑身不自在,她才满意地解释。

  “那不是个喜欢玩心眼的男人……”妲己闭上眼睛,嬴昭的眼神她太熟悉了,“男人越是强势,越是对柔弱的女人有兴趣,更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玩心眼,玩手段,自然,他要是喜欢你了,这些就是情趣了。”

  所以霸道总裁和小白花才是标配吗?V384卡壳了一下,妲己却挑了挑眉:“小白花是什么?”

  V384立刻不吭声了,妲己得不到回应,捧了一捧水浇在脸上,低笑一声,眸中宛若有桃花绽放。

  越姬的院子是住不得人的,齐公主咬碎了牙,还是腾出一间陪媵的宫室给嬴昭用作临幸之所,妲己沐浴更衣后直接被带到了那处宫室里,嬴昭还没来,侍从纷纷退了下去,她不慌不忙照了照镜子。

  沐浴过后的越姬更美了,双眸带着不知所措的羞涩和一丝丝不安,脸颊上起了一层薄红,艳若桃李,妲己微微眯了眯眸子,将身上整整齐齐的绕襟袍扯开一线,露出优美细长的脖颈并一段雪白的肩。

  V384觉得自己要疯了,【你要不要这么迫不及待啊!】

  妲己眼眸里满是让人心醉的春光,她戏谑地对着V384妖娆咬唇,“自荐枕席都放不开的话,那要怎么让木头似的男人留下来?”




少女,喜欢的话顺手点个赞吧


晚安



点一下,传送至原创网继续阅读,还能近距离围观作者大大哦!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