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她好看吗?(爱情小说)

垃圾天地2018-05-26 14:50:36

“好看不?”他问我。也可能是他们,这屋子里太黑,一点光亮都没有,只有面前这一小块分辨率低下的屏幕上,微微地散发出些许并不顶用的光芒。

那屏幕上放了一个女孩的照片,不是什么高中生,也不是令人心烦的中年妇女,只是个面向有些平凡,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女孩。看起来,她是二十五六岁,但也有可能她不过二十岁,不管怎样,她都比我要大,反正不是个高中生就对了。

她带着个街上十分常见的黑色镜框,镜片是又大又圆的那种,这让她的脸变得有些滑稽,因为一看到这个眼镜,我就会想起趴在池塘边的癞蛤蟆,然后就会笑个不停。但在我仔细分析她的时候,我并没有笑出来,所以,我觉得是我的眼睛出了些问题,兴许我是个色盲,会把绿色看成黑色,会把宽又扁的那种眼镜看成蛤蟆镜。但我不相信是出现了某种情况,让我不再想笑出来,因为这样就不光是眼睛有了问题,就是脑袋也出了些毛病,那样就不大好了。

  正当我分析到这里的时候,那声音又出现了。

“好看不?”他又重复了一遍。或许是他们重复了一遍,但我没听见回响,所以很可能旁边只有一个人,不然就是他们人心合一,叫得非常齐。但我不太相信,在一个黑得连屏幕上女孩子带的什么颜色眼镜框的屋子里,好几个人还能叫得这么齐,这又不是在开摇滚演唱会,怎么会有人那么无聊偏要叫得那么齐?

  我也很奇怪,我总想扯些别的,他只是问我这个女孩好不好看罢了,可我却在分析她的年龄和她带什么样的眼镜,甚至还在想他是一个人还是好几个人。我总是这样的,上课的时候也是,一不小心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可能,这是因为我向往海洋,渴望自由地遨游在浩瀚的大海之中吧。可实质上,这种说法是我临时编出来的,虽然我渴望自由,但我不喜欢大海,我这辈子就见过一次大海,还是在夏天,热乎乎的,边上还都是扎人的沙子,一不小心就得弄得脚底下全是泥沙,怪不好看的。而且,我根本不会游泳,我也不喜欢喝水,所以遨游这事也是没边的事。

  “好看不!”这次他的语气突然加重了起来,声音激动了起来,一副极其不耐烦的态度。我正准备听他用手拍桌子的声音,可他的怒气仿佛突然消失了,只是轻轻地把手放在桌子上,不过也可能没放上去,因为我丝毫没听到他的手掌与桌子触碰的细微声响。说不定它正放在腿上,或是屏幕上,或是屏幕上那个女孩的肩上。

  她好看不好看,这是个很有意思并且极其简单的问题,它太好回答了,以至于我懒得去回答。我一点也不用去思考就能利利索索地说:她好看,并且十分好看。但我想了半天,还是没有给出答案,因为比起这个来有无数个比它更有意义更有趣味的问题等着我去解答、去思索,所以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陪他搞出她好不好看这个问题的答案。它只有两个答案,就像A和B,只有两个选项,不是好选得很嘛?但如果我偏不去选,或是选出来全部讲出来,它就会变异、会进化,就会愈来愈难以去解答,甚至最后会变成一道永远无解的题,因为不选出来或是不讲出来的话,你就会忍不住去想,去想找出一个更令人或是令自己更加满意的选项,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选项就会变得越来越多,然后,就成为心中的一个结了。不过我宁愿这样,但人们总是很讨厌,他偏不让。

  这次,他没有先来问我问题,所以我没有任何防备。他出其不意,一个脆亮的巴掌拍打在我的脸上。把我打得生疼,脸上火辣辣地,好像是吃了一碗辣椒油,右边的脸都红透了,但这是我猜测的,可我不敢继续猜测下去了,怀疑也不敢了,思考也赶不上了。我被这一巴掌打得混乱了,身子七扭八歪地,思绪也是散落一地。他已经从语言转换到行动了,这就说明,他抛去了束缚,什么都不怕了,也许下一分钟就拿起桌上的菜刀把我砍了也说不定,虽然我并不知道那有没有杀伤性武器。我想站起来与他打一架,但显然这没有什么胜算,首先,我不擅长打架,而且十分避讳,第二,我不知道对方在哪,也不知道对方多少人,有什么武器没有,我对敌方了解甚少,所以,打架这个方法pass掉。于是,我想跟他理论一番,凭什么他要把我拽到个黑屋子里,看个女孩子照片,还要评价她好不好看?但我也很奇怪,怎么闹了半天,我才刚刚想到这个问题。可我没继续往下想,时间不多了,我怕他忍耐不了,马上就要把我杀掉。当我刚开嘴,却发现怎么也说不出话了,用手一摸,才感觉到,嘴前被蒙住了一块白布(或是别的颜色的,可能是黑的或绿的)。我讲不出话来了,甚是着急,就左右摇晃脑袋,晃动身体,那样子就像是吸了毒,磕了药一样,虽然我没吸过毒,只喝过可乐。

“不好看?”他可能是误解了,以为我是在摇头,说她不好看。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觉得她好看。所以我还是在摇头,不停地、剧烈地、疯狂地摇头晃脑。

“不好看?”他还是重复了一遍,像是复读一般,无趣地再次念了一遍不久前刚讲过的傻话。即使我要把脖子都摇断了,可他就是弄不明白,还是以为我说她不好看。其实,这次回答和上次有点不一样了,声音包含着些许愤怒,我知道他快要打我了,所以我急忙捂住脸和头部,以防他瞧我脑袋和扇我巴掌。

其实,关于是他还是她的问题,我也有些怀疑,甚至以为他就是照片上那个女孩,用了变声器,变成了男声来问我她好不好看,不然他怎么会如此关心这个怪问题的答案?莫非,她是他的女朋友?这可就更怪了!但我没时间继续往下想了,因为他开始踢我肚子了。

哎呦喂,他下手也真够重的,踢肚子也不提前通报一声,真叫我难受。于是,我把手放下来,唔在肚子上,疼痛难忍,一副要难产的样子,可我却没法叫出来,这更让人难受。

我不想再想什么了,因为肚子太疼了,而且他又扇了我几个巴掌,敲我的脑袋,踩我的脚,我身上的每个部位都被他打伤了,我真怀疑他是不是个该死的虐待狂。要是真这样,那可就惨了,他找错人了,我可不是什么受虐狂!

我想跑,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我找不到门,而且他肯定会抓住我的,并且更加粗暴地揍我。

说实在的,其实一开始,我就没想告诉他我真实的想法,不是从他扇我巴掌那一刻起的,而是在看到女孩第一眼的时候就没想告诉他真话,而且在看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有了答案,但我不想说出来,因为那太矫情了,其实不说出来显得更矫情,显得我像个受虐狂。但即使做个受虐狂,我也不愿意告诉他真话,因为他凭什么把带到这来问我她好不好看?该死的虐待狂!

“不好看,不好看!不好看!”我几乎要喊破了喉咙,我惊讶无比,我竟然喊了出来,超越了那块厚布的阻拦,我又用手一摸,却找不到它了,这很正常,这很明显也是我虚构出来的,因为一开始我就没想告诉他真话,所以不说话。但现在他打我,我忍受不了了,我必须要喊出来了,不过这种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很明显,在我喊出来之后,他只会更用力气地打我,而不会受到我的威慑,从而不去打我。但我喊出来,恰巧更加验证出我是个受虐狂的事实,可我不在意,我喊出来就是为了反对他,反对他无缘无故把我带到这来问我她好不好看,就算是被称作受虐狂,我也要毫不犹豫地反对他!就是这样!她不好看!当然,这话只是针对他的,而不是这个女孩。

我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我太爱露露了,以至于即使被一个或好几个虐待狂暴打,我也不会在意的,因为我太爱你了。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