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好看的言情小说排行榜top1:摸骨神医

新天龙影院2018-08-19 11:37:03

喜欢记得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哦~给你好看的!


“三哥,等你从部队回来,我……我就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你!”赵三斤穿着一身迷彩服,背着双肩包,大步走在通往清水村的田间小路上,耳边回荡起林青青那羞涩中带着一丝坚定的声音,不由咧嘴一笑,加快了脚步。

林青青是清水村的村花,村长林德才家里的闺女,长得那叫一个漂亮,身材发育的也特别好,腰细腿长的,是个男人见了都会想入非非。

赵三斤和她一起长大,称得上青梅竹马,小时候玩过家家,两个人早就把洞房花烛的好戏演练了无数遍。若不是林德才瞧不上赵三斤,赵三斤又在爷爷的威逼利诱下参军入伍,当了几年的兵,说不定已经和林青青偷吃禁果,把生米煮成熟饭,生出一堆大胖小子了。

“这次回来,一定要把该办的事全都办了!”近乡情怯,赵三斤心里好像有个小火苗在熊熊燃烧,说不出的激动。

小路两边是绿幽幽的苞米地,苞米一人多高,在暖风的吹拂下晃晃悠悠,似乎也在欢迎赵三斤退役返乡。

往前走了几百米远,绕过一条羊肠弯道,赵三斤眉头微皱,突然看到对面不远处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x5小轿车,车里一个人也没有,反倒是旁边的苞米地里有些动静。

什么情况?

愣了下,赵三斤径直走了过去。

“来人!快来人啊!救命……”赵三斤刚走到小轿车的车屁股后面,正准备伸手去摸,一个女人的尖叫声陡地从旁边的苞米里传来。

嗤啦啦……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苞米被强行折断的声音,眨眼间,就有一个小姑娘神色慌张的从苞米地里猛窜出来。

赵三斤转过身,还没来得及细看小姑娘长什么样子,只觉得胸口一沉,一阵香气扑鼻而来,怀里已经多了个温香软玉一般的身体。

“啊呀!”

小姑娘惊慌之下慌不择路,和赵三斤撞了个满怀,顿时惨呼一声。

“小妹妹,你没事吧?”赵三斤回过神,赶紧问道。

“滚开!别碰我!”

几乎是出于本能,小姑娘一把推开赵三斤,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然后怒视着赵三斤,而看到赵三斤身上的迷彩服以后,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你……你是兵哥哥?”小姑娘瞪大了眼睛,惊讶道。

“算是吧。”

赵三斤淡淡一笑。他是个兵,可惜已经正式退役了,不过,即使脱掉身上的军装,这几年磨砺出来的军魂还在,如果别人需要帮助,照样会挺身而出。

“那太好了!”小姑娘好像对兵哥哥有着莫名的好感,见赵三斤点头承认,她顿时喜上眉梢,抛开警惕心理,抓住赵三斤的右手就往旁边的苞米地里面拽,边拽边说道:“兵哥哥快跟我来,我姐她……她被毒蛇咬伤了腰,流了好多黑血,都晕死过去了!”

这孤男寡女的,刚见面就往苞米地里钻?赵三斤本来觉得有些不太适合,可是听到小姑娘的话,他心头一动,便不再犹豫,任由小姑娘抓着,一个闪身冲进苞米地……

“兵哥哥你看,这就是我姐!”两个人往苞米地深处跑了大概二十米远,小姑娘才停下脚步,伸手一指。

赵三斤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瞧,果然,面前趴着一个昏倒的美女,而且这个美女趴倒的姿势看上去不太雅观。

只看一眼,赵三斤的鼻血就险些喷涌出来。

这姿势……太让人销魂了。

眼前的美女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年龄比旁边的小姑娘稍长,穿的是一身合体的OL职业套装,脚上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标准的职场女白领的打扮。

只不过,她现在近乎狼狈的趴在几棵苞米中间,披肩的秀发十分散乱的搭在脸上、脖子上、地上,整个人摆出一个“火”字型,身上的衣服略微有些凌乱,特别是下身那件兜臀的小短裙,像是刚刚脱掉过,并没有完全提上去,最里面那件粉红色、三角形的贴身小裤叉有将近三分之一都露在外面,而腰间那片雪白细嫩的皮肤更是毫无遮掩的倒映在赵三斤惊讶的眸子里。

在她腰部稍微往下、靠近那条贴身小裤叉的位置,有两个圆形的齿痕,像是被毒蛇咬的,黑色的毒血正汩汩往外冒,而以那两个齿痕为中心,周围大概巴掌那么大的一片肌肤已经变成了骇人的黑紫色,就在赵三斤愣神的刹那间,黑紫色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四周蔓延、渗透。

“好厉害的毒蛇!”赵三斤暗吃一惊,顾不上仔细欣赏美女的身材,扭头看向旁边的小姑娘,问道:“小妹妹,这是怎么回事?”

小姑娘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姐说她尿急,要撒泡尿,我在外面等了十分钟都不见她出去,跑过来一看,就成这个样子了……”

话没说完,小姑娘就有些泫然欲泣。

“看来是撒尿的时候被毒蛇咬伤了。”赵三斤想了想,道:“毒性扩散的这么快,现在去医院恐怕来不及了……”

来不及……

一听这话,小姑娘顿时泪崩,大哭道:“兵哥哥,我姐她……她是不是要死了?哇呜!姐……姐你千万不能死……”

“小妹妹,你先别着急。”赵三斤最见不得女人哭,于是赶紧安慰道:“你姐她还没死呢,如果马上施救,或许能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

“真的?”小姑娘瞪大眼睛,愣了三秒钟,然后使劲摇晃着赵三斤的胳膊,恳求道:“兵哥哥,我就知道你是好人,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姐。”

赵三斤低头盯着美女小腿上的齿痕,为难道:“想救你姐,必须尽快把她体内的毒血吸出来,可是……”

“那就快吸呀!”小姑娘打断赵三斤的话,迫不及待道。

“我吸?这……不太合适吧?”

赵三斤心里倒是挺乐意的,可是当着小姑娘的面,伸手扒开人家姐姐的小裤叉,然后用嘴去吸人家姐姐的小蛮腰,他脸上却有些挂不住,十分尴尬。

“有什么合不合适的?救人要紧!”小姑娘催促道:“兵哥哥你快点,再犹豫我姐就真的没救了!”

“那……好吧。”

赵三斤本来想让小姑娘去吸,可是转念一想,那些黑血沾有剧毒,小姑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感染,所以他咬咬牙,只好勉强答应。

赵三斤蹲下身,探手捏住美女的小裤叉往下拉了拉,又往上扯了扯美女的衬衣,让伤口完全显露出来,近距离观察了一下,然后手指并剑,快速在伤口附近的几个穴位上点了几下,苦笑道:“小妹妹,我是个男人,用嘴吸你姐的腰在不合适,但是事急从权,如果你姐醒过来以后找我拼命,说我趁人之危占她的便宜,你可要替我做个见证。”

“哎呀……兵哥哥你就快吸吧,放心,你真能救活我姐,她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吸个腰算什么!”小姑娘急得直跺脚。

“那我可真吸了?”

“恩恩。”小姑娘点头如捣蒜,大方道:“吸吧,随便吸……”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如果赵三斤再推脱,就难免显得娇情了,他深吸口气,怀着一种大慈大悲的心态,张开嘴,照着美女腰上的伤口就猛吸下去。

美女的腰很细,腰上的肌肤光滑如玉,软软的,暖暖的……

噗!噗!噗!

一口气接连吸了三口,赵三斤的动作干净利索,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看上去十分娴熟。

“兵哥哥,怎么样了?”小姑娘提心吊胆道。

赵三斤又吸了两口,伸手抹掉嘴角的血迹,笑道:“大部分毒血都被吸出来了,再清理一下里面的残渣,应该没什么大碍。”

“真的?不愧是兵哥哥,太厉害了!”小姑娘大喜道:“残渣要怎么清理?还要继续吸吗?”

“不能再吸了。”

赵三斤摇了摇头,刚才吸出来的毒血已经从黑紫色逐渐变成了正常的红色,再吸的话,万一美女失血过多,到时候恐怕会更麻烦,而且,部分毒液已经扩散到美女身体的其他部位,只靠吸,是吸不干净的。

“那怎么办?”小姑娘皱眉道。

赵三斤站起身,正色道:“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马上送你姐去医院,剩下的事情交给医生处理……”

“第二呢?”

“第二……”赵三斤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略微犹豫片刻,道:“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亲手把你姐体内的毒液清理干净,只是……我清理毒液的方法和别人不太一样……”

听到这话,小姑娘松了口气,笑道:“管他什么方法,只要能救活我姐就行!”

“可是……”

“别可是了,我相信兵哥哥的人品和能力,反正我姐现在昏迷不醒,你怎么折腾她都不知道。”

“……”

赵三斤一阵恶汗,心说,她们两个真的是亲姐妹么?

不是赵三斤娇情,实在是他驱毒的方式太过另类,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保险起见,赵三斤咳嗽一声,凑过去在小姑娘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啊?摸骨驱毒?兵哥哥的意思是,你要在我姐身上摸来摸去,才能把剩下的毒液全部逼出来?”赵三斤的话刚说完,小姑娘顿时惊呼起来,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清澈的眸子里尽是震惊之色。

惊讶归惊讶,喊这么大声干嘛?

赵三斤脸都红了。

没办法,赵三斤学的就是摸骨这门手艺,别人治病靠的是打针吃药,他偏偏凭着那双大手去摸,摸来摸去,顺便揉摆弄捏。

这门手艺是爷爷过世前传给赵三斤的,听爷爷说,这里面的门道很深,精通以后不仅可以通过摸骨治病,还可以摸骨美容,甚至摸骨算命!

赵三斤从十岁开始修习《摸骨诀》,他现在二十岁,足足学了十年,也只是初窥门径,学到一些皮毛,原因是修习这门手艺需要反复练习,通过不断的实践慢慢领悟,而他以前的年龄太小,长大以后又去了部队,根本没有在女人身上实践的机会。

就拿现在来说,美女就躺在赵三斤面前,而且昏迷不醒,想怎么摸就能怎么摸,可是当着人家妹妹的面,让他怎么好意思下手?

“必须要摸吗?”小姑娘犹豫道。

小姑娘虽然不通医理,不懂医术,可是没吃过猪肉,谁还没见过猪跑?电视剧她看的多了,中毒以后用嘴去吸,这是非常常见的急救手段,然而,她却从来没有在哪部电视剧里看到过,用手随便摸几下就能驱毒疗伤的。

赵三斤一眼就看穿了小姑娘的心思,于是尴尬道:“反正你姐现在没什么大碍,依我看,还是赶紧送她去医院吧。”

“不行!”小姑娘摇头道:“我们刚从市里过来,路上要半个多小时,万一耽搁了我姐的病情,留下什么后遗症怎么办?再说,如果现在去医院,我姐还要脱了裤子让别人看,让别人摸,那岂不是亏大了?”

“……”

就在小姑娘左右为难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美女突然皱了皱眉,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声音虚弱道:“阿娇,我……我这是怎么了?”

美女的声音很小,却把赵三斤和小姑娘全都吓了一跳。

“姐,你醒了!”小姑娘愣了片刻,马上扑过去抓住美女的胳膊,激动道:“姐你可算醒了,刚才你被毒蛇咬伤了腰,差点儿就没命了!”

美女神色迷茫,似乎忘记了昏倒前的事,她看了眼赵三斤,疑惑道:“他是?”

“是兵哥哥救了你……”小姑娘指着赵三斤,把事情的经过兴致勃勃的对美女说了一遍,说到赵三斤亲口替美女吸毒那一段的时候,她故意提高了音量,加重了语气,手指一转,指向旁边那滩黑紫色的毒血,声情并茂道:“姐,你是没看见,兵哥哥刚才可厉害了!他扒开你的衬衣和裤子,照着你腰上的伤口就是一阵猛吸,整整吸了五口呢”

“啊?”

美女挣扎着坐起身,低头瞄了眼自己身上略微有些凌乱的衣服,顿时脸都绿了。

事急从权!事急从权啊!

赵三斤突然发现,让这个小姑娘做见证,真是个天大的错误,英雄救美这么高大上的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觉得味道怪怪的,好像是赵三斤趁人之危,对美女耍了流氓。

“王八蛋!”

美女明显是误会了,她恶狠狠的瞪了赵三斤一眼,便要站起身。

小姑娘愣了一下,赶紧拦道:“姐,你先别急着乱动,兵哥哥刚才说了,用嘴只能把大部分毒血吸出来,剩下的,必须用手摸才行。”

用嘴吸了人家的腰还不够,还要用手摸?

美女和小姑娘不一样,她的年龄比较大,见多识广,可没那么好糊弄,如果说赵三斤之前替她吸毒是迫不得已,那么,所谓的摸骨疗伤肯定是想借机占她便宜!

“摸个屁!”美女冷斥一声,俏脸一片绯红。

小姑娘吐了下舌头,笑道:“姐,兵哥哥是要摸你的腰,不是摸屁……”

“滚!”

美女羞怒交加,甩开小姑娘的手,试图站起身,可惜她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刚站到一半,小腿一阵发软,整个人失去重心,扑腾一声蹲坐在苞米地上。

“啊呀!”腰上的伤口碰到地面,疼得美女怪叫一声,额头直冒冷汗。

“姐,姐你没事吧?”小姑娘瞬间花容失色。

误会已成,赵三斤清者自清,问心无愧,懒得去解释,而眼前这个美女十分要强,她醒着,再想摸她的腰是不太可能了,于是赵三斤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提议道:“如果你实在不想让我往上面摸,那我摸下面也行,把鞋子脱了,让我给你捏捏脚。”

“捏脚也能驱毒?”小姑娘愣住了。

赵三斤点头道:“应该可以,只是……脚掌距离伤口比较远,恐怕效果没有那么理想。”

“少在这里故弄玄虚,你当我们是三岁的小孩子吗?”美女嗤之以鼻。

而小姑娘却将信将疑道:“姐,摸下脚又不会怀孕,还是让兵哥哥试一下吧,万一他真的行呢?”

“行个屁!”

“你不试,怎么知道我不行?”

赵三斤也是个牛脾气,不让我试?我偏要试!他蹲下身,二话不说就探手抓住美女的左脚,脱掉红色高跟鞋随手扔到一边,然后一只手擒着美女的脚腕,另一只手攀上美女的小脚便是一通狂摸……

 赵三斤摸着某个地方有反应了怎么破呢?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