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古风微小说丨覆国名伶 文/芙暖

古风歌曲2019-07-13 09:52:15



覆国名伶

文/芙暖


【一】


入夜,龙岩池四围早已升起盏盏红灯,他令众宫娥仔细清扫整理之后,才独自进去查看。再过一炷香时间,崇武帝便要来此处沐浴。

暗香浮动,微风吹拂着红色帷帐。隐隐约约竟有一个清丽的身影藏于帷帐之后。

他吃了一惊,以为是自己眼花。再紧走几步上前,真真切切见到有个女人的侧影,更有哗啦啦的水声,一下下撩拨着原本寂寂无声的空间。

“是谁?”他一边高声问着,一边上前。

掀开那帷帐,就见到一片雪白的背,墨色长发披撒开来,浸入水池之中。那女子惊慌失措地回头,眼眸若水,波光粼粼,右额上方有一个小小的红色花形胎记。

他一时看愣了,半晌都忘了开口。

“你是什么人?”那女子又羞又愤,又将自己埋入水中,像是一尾鱼,轻快地朝池边游弋而去。

他被这怒斥吓得回了魂,忙不迭地转过身去。却看见外间忽而亮堂起来,隐隐听到通报一声声传来,便心知是崇武帝来了。他再顾不得礼数,飞快地转身从水中将那女子急急地拉出来,为她披上旁边丢弃的一袭红衣,更死死捂住她的嘴。

他半拖半抱着她,一路绕过那些扰人的帷帐,直直将她拖入龙岩池旁侧的小阁之中。

“你是哪个宫里的?私闯龙岩池可是死罪!”他舒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问她。

谁晓得她扑哧一声笑了,竟一点也不怕人,反倒是歪着头看他:“瞧你吓成这样子。什么死罪,我可不怕。”

“趁现在无人,快走罢。”他打开侧门,催促她。

谁知她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我叫芙蓉,你呢?你叫什么?”

他愣了愣说:“缙云。”

“你是御前侍卫?”她有些好奇地问,却又反驳自己马上说,“不对,御前侍卫可不敢乱闯龙岩池。”

他面色微变,却仍回答说:“缙云乃是皇上的贴身内侍。”所谓内侍,即是宦官,后宫内唯一一种能行动自由的男人,不,根本算不上男人。

那个名叫芙蓉的女子似乎愣了一刻,却极其自然地点头笑说:“今日你坏了我的好事,我记下了你的名字,来日再找你算账。”

他有些没反应过来,眼前却早已没了人影,只空留一阵淡淡的余香飘散在空气之中。

那晚在御书房值夜的时候,缙云的脑海总是浮现出那个女子来。任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究竟是哪个宫里的宫人名唤芙蓉。

却见到远远有一个小太监引着一个穿着大红斗篷的女子缓缓而来,一路上并未有人阻拦。走入御书房内,那小太监上前禀报一声:“皇上,芙蓉姑娘来了。”

只听得“芙蓉”二字,缙云浑身都吓了一跳。

果真从斗篷里伸出一只素白的手来掀开帽子,底下是潋滟动人的熟悉笑颜。那一点小小的花形胎记甚是醒目。

【二】


他走过后园,只觉一阵风吹过,落红点点。再抬头的时候,见到撷芳亭里坐着皇后,她的目光正看向他。

皇后问了他几句皇上平日里的饮食起居,最后才说:“近来可有什么异动?”

“昨夜皇上召见了一个名叫芙蓉的姑娘。”他迟疑了半分,才说道。

“芙蓉?”皇后笑了笑,“那么你说,她生得美不美?”

“美。”缙云深吸了一口气。

“与梅妃相比呢?”皇后继续问他,“比起当年的惠妃又如何?”

“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他,也忍不住想要多看她几眼。

“看来这宫中,又有好戏可看了。”皇后冷笑着点头,只吩咐说:“你去吧,有什么消息再来回报。”

他跟在皇后身边已经五年多,可他却始终不明白皇后所图。一直只让他汇报皇帝的各种消息,却从未见她有所行动。不管后宫之中斗争多么残酷,她也从来都是一笑而过。

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又似乎对什么都胸有成竹。

一念及此处,他心底竟涌起担忧来,为的是那个名叫芙蓉的女子。听人说,她从南方小镇而来,入宫不过三日,就获取崇武帝无以复加的宠爱,赐封为丽妃。第四日,崇武帝不再上早朝,只顾在重华殿内与她饮酒作乐,听她弹琴唱曲,看她翩翩飞舞,恍若惊鸿。

这天,她指明要缙云陪着去取她新做的舞裙,谁知才走到转角,就遇见一个怒气冲冲女人。那女人上来就是狠狠一耳光,直把芙蓉打倒在地:“你这祸国殃民的妖女!只知在皇上面前献媚!你可知道天下苍生都要被你害了!”

缙云将芙蓉从地上扶起来,这才看清楚,来人是之前专宠数年之久的梅妃。

芙蓉捂着脸,却并不恼,只问梅妃道:“姐姐,天下苍生如何被我害了?”

“皇上被你迷惑,连国事都放下不理,每日只知道贪图享乐,哪里还有一个明君的样子!”梅妃性情高傲,品性贤良,如今见到这般妖女,自然忍不住痛骂起来。

可芙蓉却淡淡叹了口气:“说来说去还是怪皇上喜欢我,冷落了你。说什么天下苍生……与我何干?皇上不理国事,又与我何干?姐姐,这真是你不讲道理。莫非我用绳子捆住了皇上,不让他去做一位明君?”

梅妃被这话堵了一下,还要开口:“我们身为后宫妃嫔,自应当规劝皇上……”

“姐姐说得对,你我身为后宫妃嫔,若是你想规劝皇上,就得凭你的本事先赢了皇上的心。”芙蓉打断了她的话,笑吟吟地说道:“这个……就是后宫的法则。”

新的舞裙果真漂亮,据说是采集了孔雀的七彩翎毛细纺编制而成。芙蓉穿在身上,转了好几个圈,直问身边的宫人:“我美不美?”

缙云点头:“美。”

她最喜欢听人赞她美,脸上立刻漾起甜甜的笑来。只是这一笑,扯痛了嘴角,才想起才被梅妃打过一巴掌,脸已经肿了起来。她轻声叫唤:“哎,疼。”

他赶紧叫人取了煮熟的鸡蛋,要宫娥为她敷脸。

“我不要她们敷,她们粗手笨脚的要弄痛我。”芙蓉跳开了一步,颇有些任性地说,“缙云,你来替我敷。”

他的心顿了一下,但仍上前,轻轻为她用鸡蛋揉滚着脸颊。

他们隔得那么近,甚至能听见彼此轻微的呼吸声,可他偏偏看不透她的心,也猜不着她所想。

【三】


后宫内关于丽妃芙蓉的传闻越来越多。据说她每夜都要饮酒作乐到半夜,崇武帝第二日再起不了身去早朝。她不许崇武帝再见其他妃嫔,有时连他接见大臣也要闹,总要崇武帝哄她,说这天下万物都比不上她才肯罢休。

“批奏章有什么意思?不如陪臣妾去赏花!”

“臣妾最讨厌那个牛鼻子丞相了,皇上以后别见他了!”

“皇上,臣妾听说尚书大人最会吹笛,让他给我吹一曲好不好?”她甚至在崇武帝与朝臣在御书房议事之时冲了进去,随口就提了个荒谬的要求。

“胡闹!”可崇武帝又微微蹙眉,竟并未责怪于她。

那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她穿着大红的斗篷,在雪地里走着,更映衬得她艳若桃李。崇武帝与她一同坐在殿内围炉赏雪,却忽然有人报来,说是梅妃求见崇武帝。

几月之内,梅妃求见了数百次,却次次都被拒绝。

“梅妃娘娘跪在雪地里,说皇上若是不见她,她就不起身。”小宫娥战战兢兢地回话。

“她喜欢跪在雪地里就让她跪着。”崇武帝还未开口,芙蓉就接口说,“不要让她来扫了皇上和我的兴致。”

崇武帝似乎想说什么,努力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冷风呼呼地吹着,到后半夜时,又开始下雪。宫娥再不敢来报梅妃的境况,缙云见无人注意到自己,就悄悄带了手炉和斗篷,走到殿外。

梅妃仍坚持地跪在雪地里,整个人都在风中颤抖着,面色苍白得有些吓人。

“还不快扶娘娘起来……”他伸手去搀,梅妃却已昏厥过去。缙云只好将她带到偏殿里,找了几个宫娥好好服侍。

待她醒转过来,眼泪扑簌簌就落了下来。

“娘娘何苦这样折磨自己,来日方长,终有一日皇上会明白娘娘的苦心……”缙云在一旁宽慰说。

“皇上已被那个妖女迷惑,再也听不进旁人的话了,我还能期盼什么来日方长,只能以死相谏。”梅妃说到痛处,哭得更伤心,手中紧紧攥着手炉,“多谢缙公公的手炉……”

“不必客气。”缙云摇头,“奴才只是效仿故人。多年以前,奴才被罚跪在雪地里,也是有人递给我一只手炉。这人娘娘也认识。”

“是谁?”梅妃一时有些奇怪。

“就是娘娘口中的妖妃。”缙云淡淡一笑,“奴才斗胆劝说一句,丽妃娘娘并非世人所说的那般,只是……也许有一些不同寻常罢了。”

梅妃听了这话却更生气,将手中的手炉狠狠砸在地上:“不同寻常?世上的妖孽从来都是不同于寻常人!”

芙蓉是不是寻常人他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她曾给过他温暖。

入宫之前,他在南方宣城府内做事。因打碎过一只羊脂玉的酒盏,他被罚跪在雪地里一个时辰。就在他浑浑噩噩几乎要冻僵的时候,远远见到一个穿着大红斗篷的小女孩走来。她杏眼黑发,右额上有一个小小的花形胎记。

“你冷不冷?”她问他。

他努力开口,却冷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伸手上前,捂住他冻僵的手,使劲儿搓了搓。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珐琅手炉来,“这个给你,偷偷放在怀里,就不那么冷了。”

他有些害怕,不敢去接,只好呆呆地看着她。

小女孩见他不接,就硬生生将暖炉塞进他怀里,面上还露出明媚的笑来:“我姑母说过,我将来要做天子的女人!到时候要什么就有什么!一个小小手炉而已,现在就赐你了!”

【四】


看着满园梅花绽放,崇武帝终于想起了梅妃的好来。毕竟梅妃跟随了他多年,也曾有过无限恩爱。他借口身体不适,这一晚并未去芙蓉的宫内。

夜已深,崇武帝忽然让缙云暗地里去召梅妃前来。

“梅妃娘娘,皇上召您去御书房见驾。”缙云顿了顿,又补充一句,“皇上还说,让咱们走偏门,千万别被人看见。”

“这是什么话?”梅妃冷笑,“皇上召幸妃子还要如此隐蔽?”

“娘娘应该明白,皇上他亦有不得已的苦衷。”缙云回答,“若是娘娘真心想见到皇上,还请多多忍耐。”

梅妃没有再多说,只对镜梳妆,跟随在他身后,去了御书房内。

那一晚是缙云值夜,他原本低头沉思,却看见一双大红色绣鞋停在面前。一抬头就见到怒气冲冲的芙蓉朝他问:“梅妃是不是在里面?”

“娘娘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缙云朝她行礼。

她一把就推开了他,狠狠地撞开了房门。可待她进门,却只见到崇武帝一人睡在榻上。芙蓉绕着屋子走了好大一圈,也没看到躲藏起来的梅妃。

“梅妃被皇上藏到哪里了?”她冷笑,“皇上借口身体不适,原来是为了要躲臣妾?”

崇武帝不免也有些怒意,他一口咬定梅妃并未在御书房内:“朕的确身体不适,你还要来这里胡闹!”

可芙蓉却已在榻上闻到一缕淡淡梅香,见到几缕长发,她又笑着问:“皇上既然说梅妃不在此处,那就召她前来,与我们一同去饮酒如何?”

“我就在此处!你又能把我如何?”梅妃终究还是按耐不住走了出来,原来她一直藏在门后,芙蓉打开门就往里冲,自然是找不到她。

连缙云都以为芙蓉会大哭大闹一场。却没想到,他进门就见她嘤嘤地哭了。她竭力开口:“皇上,你说过,你为了臣妾连江山也可以不要……”

“皇上!你怎的说出这么糊涂的话来?”梅妃反倒质问崇武帝。

被这样一闹,崇武帝气得再不愿开口说话。

芙蓉却提着裙子转身就冲出了门外。缙云只来得及犹豫半分,就跟着也追了出去。在冷凄凄的夜风里寻了许久,才见她蹲在一个回廊之下,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娘娘?”他试探性地开口。

芙蓉满面都是泪痕,站起身冲入缙云的怀抱。她滚烫的眼泪落入他脖颈里去,惹得他觉得痒痒麻麻的。

“娘娘,我们回去吧。”他努力开口说。

“缙云,你知道我小时候的愿望是什么吗?”芙蓉打断他的话,自顾自地说,“我想嫁一个天底下最疼我的人,我想要什么,他便给我什么。哪怕我想要这整个天下,他给我的时候也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我姑母告诉我,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给我这些,就是皇上。”

“你说,皇上他会愿意给我吗?”

“皇上为了我可以不上早朝,可以叫尚书为我吹笛,可以不要那些名贵珍宝,他可会为我不要这天下?你说呢?”

缙云什么都没有说,他想他是明白她的。她只想用这些看似重要的东西来证明自己罢了,她想自己永远被人握在手中,如珍似宝。

她想要无尽的爱,只因她太害怕,害怕一睁眼会发现她从未拥有过这些爱。


【五】


撷芳亭里,皇后正坐在水边喂鱼。他等了小半个时辰,皇后才回过头来看他:“芙蓉回娘家了?”

“是。”缙云点头,“皇上今日派人去接她了。”

“只是去接她吗?”皇后笑说,“没有为她做点什么挽回她的心?”

重修贵妃殿,召集千名乐工舞娘,编造各种珍宝所制乐器,至于珠宝首饰绫罗绸缎更是数不胜数。全国上下都怨声载道,都说丽妃是妖孽所化,又说崇武帝昏庸无道。偏巧这一年收成不好,听说已有不少地方闹起了义军。可大臣们递上来的折子都被崇武帝积压在案上,从来也未多看一眼。

皇后面上浮起一丝冷笑道:“国亡之日不远了。”缙云隐隐察觉出不妥来,忍不住问:“娘娘,丽妃她……”

皇后看似漫不经心地望他一眼:“本宫可保丽妃一命,只是……”

“缙云万死不辞。”他跪倒在地。

待他去御书房,却看见一位身穿白色孝服的女子站在门口,神情哀楚。

“梅妃娘娘?”他惊异地开口。

“缙公公,让我去见皇上……”梅妃忽的就跪拜在地,“若是皇上还不除了那妖妃,这天下都要被她毁了!”

“娘娘你这是做什么?”缙云立时去扶她起身,“你怎么穿了一身白?”

“皇上就要被那妖妃害死了!我这是为他戴孝!”梅妃激动起来,站在御书房门外大吼大叫起来,“皇上,天下眼看就要大乱!臣妾今日在此以死相谏,若是皇上仍然执迷不悟,臣妾就撞死在这门前!”

“姐姐的火气可真大。”芙蓉忽然从身后而来,“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就不怕皇上将你赐死吗!”

“我若是怕死,也不敢来与你相争了!”梅妃却不知道何时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狠狠地朝芙蓉刺过去。

刺啦一声响,缙云毫不犹豫地挡在芙蓉之前,匕首在他手臂上划开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梅妃娘娘!若是你执意要伤害丽妃,就休怪奴才无礼了!”缙云终于忍不住开口。

“好!真是好!你们君臣都喜欢这妖妃……”梅妃将那匕首转而又朝自己身上刺来,却被缙云一掌劈开。

“姐姐,我知道你不怕死。那你怕不怕你最惦念的苍生陪你一起死?”芙蓉缓步上前,轻轻开口道:“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与我争!你做你的贤妃,享你的美名就罢了,你为何要与我这个妖妃来抢!”

第二日,崇武帝颁下旨意,说梅妃身体不适,派人送去西苑静养,不许外人打扰。那之后不时有各种奇珍异玩被送入西苑,都是芙蓉所赠。她知道梅妃爱写诗看词,就送她蚕丝造的纸,她知道梅妃喜欢弹琴唱歌,就去搜罗上古时代的宝琴给她,她知道梅妃喜欢跳舞,就赠她镶满珠宝玉石的绫罗绸缎。

她要梅妃与她一起享受这无尽荣华。

她要梅妃也受天下人唾骂。

越是梅妃所憎恶的,她就偏偏要给她。她要梅妃好好地活着,活着看她最后怎么胜利。

【六】


那年开春的时候,各地不断涌现义军,口号皆是“诛妖孽,清君侧”。转眼半年,处处烽烟,崇武帝终于开始为国事担忧起来。他连夜批阅奏章,却为越来越紧急的战事忧虑成疾。派出去的将士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朝堂之中尽是埋怨之声。

“皇上不必为这区区小事担忧。”芙蓉宽慰崇武帝道:“皇后一族还有十万铁骑正从边关赶来。到时即可解北方之围。”

“只怕铁骑还未到,京城就先被困……”崇武帝不住地叹气。

“那又如何?”芙蓉忽而笑了,“这江山不要也罢,到时候皇上随臣妾一同逃出宫去,我们游历天下……”

“混账!”崇武帝竟狠狠甩了她一耳光,打得她跌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她愣了,等她回过神,早已不见崇武帝的踪影。

待到兵临城下,已经是深秋。京城百姓大多早已逃离,余下一座空城。义军震聋欲耳的呼喊声传入皇城之内来,大喊着要斩杀妖妃,以安天下。梅妃是带头跪在大殿之外的,之后不用半天时间,大殿之外就跪满了人。

“铁骑……铁骑!”崇武帝站在城楼之上,远远看见铁骑的红色战旗。

“皇上,铁骑的确已经到达城门之外。”皇后冷冷看了崇武帝一眼,“只是现下还不能入城。”

“为何?”崇武帝大惊。

“若是皇上舍不得亲手斩杀妖妃,铁骑便不肯入城。”皇后一字一顿说。

缙云已经寻了芙蓉整整一天,他心知皇后一族的铁骑一到,宫内就要大变。可一直找到日落时分,才见她跌跌撞撞地从一处偏殿跑出来,手中还紧紧攥着一把带血的匕首,嘴里念叨着:“你为什么要杀我?你为什么要杀我?你不是爱我吗?”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他着急地摇了摇她的肩膀。

“原来你待我也是假的,你为了天下就要杀了我……”芙蓉神思恍惚,忽而又大笑起来,“他们叫你来杀我你就要来杀我……”

他终于狠狠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娘娘,没有人会杀你。只要有我缙云在,就绝不会有人杀你!”

可她却推开了他,忽然清醒了似的问他:“皇上呢?缙云……”

他木然地摇头。

“皇上……皇上他被我杀了。”她终于坐倒在地,大哭起来。手中紧握的那把带血的匕首也咣当一声落地,“缙云,怎么办?我杀了皇帝……缙云,你定要救我。”

“娘娘……”缙云颤抖着从地上捡起了那匕首:“娘娘将我……绑出去,就说……皇上……是我杀的。”

“什……么?”芙蓉大大地吃了一惊,“你……你为何要这么做?你不怕死吗?”

“奴才曾欠娘娘一个恩情……”缙云说得模糊,“奴才九岁那年……”

“恩情?什么恩情?”芙蓉冷哼一声,“莫非连你这个半男半女的怪物也贪慕我的美貌?”

缙云脸色微变,却并未发作,只淡淡说:“是,娘娘就将我捉去吧。”

皇宫之内很快就乱了起来,崇武帝遇刺而亡的消息很快传遍。众侍卫搜遍了内宫,只喊着要捉拿杀害皇上的刺客。

大殿之门忽然缓缓打开。

众人抬头,只见得那“妖妃”芙蓉手持宝剑,挟持着崇武帝身边的内侍官缙云,自那台阶一层层下来。而缙云手中握着的,是一把带血的匕首。

“我捉到了杀害皇上的凶手!”她高声喊叫出来,整个人几乎都在颤抖,“我不是妖妃!我捉到了凶手!”

“你们……你们还不快来杀了他!”她见大家都怔怔地看着她,又说,“你们快杀了他!杀了他为皇上报仇!”

她怕他会反悔。

她怕,她怕那群虎视眈眈的人会冲上前来将她这个“妖妃”撕碎。

连那个说要为了她连江山都不要的人也不要她了,更何况这个根本算不上男人的人。他真会为了自己而死?她不信。

她不过是个妖妃,他怎会以命相赠?

握着宝剑的手不禁有些颤抖起来,她想杀了他,却不知为何下不去手。

可他却吐出一口鲜血来,再看他手中的匕首,不知何时刺入自己的心内。她吓了一大跳,怔怔不知要如何是好。他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附在她耳边轻轻问了一句:“你……当真不记得……那年站在梅树下听你弹琴的人吗……”


【七】


那年下了很大的雪,皇后归乡省亲,住在宣城。忽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封书信,说是大将军在边关激战而亡。缙云那时才九岁,端着一个羊脂白玉酒盏送去给皇后。

可才进门,就见皇后正低声哭泣。

他吃了一惊,不防手下一滑,酒盏摔了个粉碎。皇后转过头来大怒,罚他去大雪地里跪一个时辰。他小小的身体在寒风中颤抖,冻得脸也发青发紫。

皇后远远见到他可怜的样子,忽而转头对自己才七岁的侄女说:“芙蓉,你看那小孩跪在雪地里多可怜,把你的手炉借给他抱一下可以吗?”

“不要!”芙蓉将头转到一边去,满脸都是不情愿。

她这个侄女是侧室所生,在整个家里颇受冷落,也因此落下个偏执的性格。是她冷漠的家人教会她这个道理的:世人奋力抢夺的,必是好东西。而她能得到的,就绝不要再放开手了。

皇后笑笑说:“你把你的手炉给他,姑母再送你一个更漂亮更珍贵的。”

“真的吗?”她小小的脸上立刻漾起别样的光彩。

“真的。”皇后点头。

就在他浑浑噩噩几乎要冻僵的时候,远远见到一个穿着大红斗篷的小女孩走来。她杏眼黑发,右额上有一个小小的花形胎记。

“你冷不冷?”她问他,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珐琅手炉来,“这个给你,偷偷放在怀里,就不那么冷了。”她笑眯眯地转身,朝她的姑母跑去,换那只更漂亮的手炉。

那之后芙蓉每日在凉亭里练琴,他就每日都站在梅树下听,听得出神了,整个人都呆呆傻傻的,直惹得她嘲笑。

等皇后准备启程回京之时,却忽而想到了那个聪明伶俐的小男孩来。再去寻他,却见他正呆呆握着一只手炉。皇后也就明白了,他心里想的是那个雪地里送他手炉的芙蓉。

“芙蓉待你可真好。”皇后笑着说,“只是她将来可是要入宫的,到那时候,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他稍微愣了愣,有些沉默。

“一入宫门深似海,除非你也跟进去,否则你和她就缘尽于此了。”皇后淡淡说道。

“我愿意去。”他急急地点头,生怕答应晚了,就错失了这此生唯一的机会。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也因这机会,他在她面前失去了最后的尊严。

而皇后回宫之后,立刻召选了一个美貌女子入宫侍奉崇武帝。崇武帝对她极尽宠爱,赐封为惠妃。惠妃也是一个性格极其嚣张跋扈的女子,闹得后宫鸡飞狗跳,人人怨愤。可没过几年,她却忽然生了急病,恹恹而亡。

缙云跟在她身边渐渐长大,似乎有些明白皇后的用意来。

她想让崇武帝变成天下人唾弃的无用昏君,她想要一个借口起兵,颠覆整个天下。惠妃是她的一枚棋子,将来芙蓉也会成为她的棋子,哪怕他……也只是这局中一枚棋子。

皇后是为了什么呢,恐怕与那封信有关。

与那泪水有关。

据说皇后入宫之前与大将军有过私情。而崇武帝派遣大将军去边关打仗,也是早就算准他会战死沙场。皇后在宫中筹谋多年,一是为大将军复仇,二则是为家族势力的扩大。外戚早已蠢蠢欲动,在边关拥兵自重,只待着有一日能挥师北上,一统天下。

【终】


迷迷糊糊之间,芙蓉才发觉天已经全黑了。兵乱似乎已经平定,四处都没有一个人,只有她一人孤零零地呆坐在殿外。

不,还有一个人陪着她的,此刻就躺在她怀中。

他已经死了,嘴角却还含着一丝若有似无的苦笑。她终于忍不住抱着他大哭起来。到这时她方才明白,原来姑母是骗她的。

说什么这世上只有皇上才会给她一切,任她予取予求,许她荣华一世,可到头也是那皇上想要她的命。

真正愿以命护她的,偏偏是个她向来轻贱的宦官,他根本什么都没有,更是什么都不能给她,甚至于他在她面前根本没资格抬起头来,与她对视。

夜已深,她努力站起身来,心里一阵阵空。

“芙蓉,宫外已经为你备好马车,你快出宫去吧。”皇后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后来,淡淡说道,“也亏得这缙云,到最后关头还要用传国玉玺换你一命。”

又是一年大雪,天下终定。

前朝皇后亲自去了史官的府邸,非要亲自在那史书上记下一笔不可。她想到那个雪地里穿着大红斗篷的女子,便用朱砂红在那册子上重重写下。

丽妃,名芙蓉。

思忖良久,终于落下八个大字。

妖邪之女,祸国殃民。


(本文选自《飞·魔幻》)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