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文友微刊•典藏书屋】将军不抽车|| 阿素(聊斋志异爱情小说系列)

文友微刊2019-11-07 16:17:19

点击上方 “文友微刊” 订阅

总274期

☄阿素☄


文/将军不抽车


      夏军,字明军,广陵人,本城秀才。家贫无钱娶妻。有大户家梁姓,迁居到京都去了,留下大宅一所,无偿借给明军使用,顺便代其看管。这天正值中秋,他推开傍临林院的书房窗扉,独坐在桌前观赏刚被捧出的一轮圆月,天宇一片清澈,无丝毫纤云,银辉遍洒无垠。他看着看着,恍惚觉得月中漏逸出许多黑点,先是认为眼花生幻,后来发现这黑点越来越大,渐渐变成了一团团黑影。突然霹雳一声巨响,天空闪闪发出五色光芒,那些黑影顿时变为十几位仙女,衣裾华丽,周身彩带飘拂。他惊喜之极,心里清楚定是广寒宫仙女下凡,难得如此之众,而且他判断正朝着自己这座林院而来!自己岂非三生有幸,群仙竟前来光顾?如能就近亲睹风采,真是死而无憾。这个念头牢牢抓住了他,使他忘掉有可能冒犯仙颜,惹来祸端。他吹灭蜡烛,蹑手蹑脚走出书房,悄然进入林院。园林占地约十五亩,花木繁茂,有台榭亭阁各一。由于长时间无人护理,处处荒草蔓蔓,荆棘丛生,一副废弃景象。他一边曲身在树木间掩蔽而行,一边出神地盯着空中的众仙,果然没有令他失望,最后冉冉降落在一块空地上。

      一个被称为大姑的,显然是领头人,虽生得貌美,但眉宇之间却有股冷峻神情,令人敬畏。她对大家说道:“就在这里好,清静无人。姐妹们今晚且做一回世间俗人,赏月玩乐!酒席自然也是采自人间,绝无天庭月宫仙品掺杂。还有不可或缺的月饼!”
   

     众女仙一阵欢呼雀跃,表示热烈响应。明军藏身在树后,离她们只有十几步之遥,众仙女可谓历历在目。他清点了一下人数,共十七位。除了大姑年长约三十出头之外,其余都在十七八岁上下,个个娇艳无比,难分高低。他正在想此处一无所有,她们的欢宴如何进行,却忽见一张长桌和十几把椅子一闪而现,桌上珍馔罗列,杯酒香溢。众仙女嘻笑着纷纷入座,却是空了一个位子出来。
    

     大姑大声问道:“怎么少了一个?是十八姑没来!三姑,我不是特地安排你招呼她吗?”
   

     三姑答道:“这小妮子难伺侯得很,一个劲地贪睡,我好不容易叫醒她,她硬逼着我先走,不给我等她,说随后就到。看来她一定睡过了头,赶不上了!”
   

      大姑生气地道:“老是这小妮子出岔头!随她去。错过今天这个机会,下次要来尘世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她可影响不了我们!”
   

      这群仙女大吃大喝起来,在明军看来,真以为是大家闺秀在团聚呢。
   

      一个叫十一姑的感慨道:“从人间看我们月宫,别有意味。虽然我们是月宫仙人,天天生活在里面,却无法从旁观赏月宫的外形,糊里糊塗不知自己的家是什么模样。倒是人却占了这个便利!”
   

      一个叫八姑的附和道:“十一姑说的有理。别小瞧了人!他们自有他们的长处,连我们仙人都及不上呢。”
   

      大姑厉声喝道:“你们哪来这些奇谈怪论?这正是人的可怜之处,却被你这两个小傻瓜大肆美化,岂不荒唐?人生活在地上,污秽肮脏,肉胎凡骨,倾刻靡烂消亡!哪象我们仙人,乃天地精气所铸就,纯洁优美,万古长存!现在你们反过来去称赞他们!”
   

      一个叫九姑的问道:“大姑,你把人说得一无是处,为什么还要领我们来人间一游?”
   

      大姑没好气地回道:“难道不好的东西就不能看看吗?”
   

      正议论间,众人忽地哄叫起来,原来有物自空中如鸟一样飞堕直下,正是十八姑。明军亦为之一震,对她分外注意。这十八姑年龄最小,只有十四岁,穿一身珠黄色衣裳,长发下垂到腰际。容貌比她的众仙姐更是出色。
   

      大姑阻止住众人正拉她入席,笑道:“且慢!岂有迟到者不受处罚这样轻松的事?先罚三杯再说!”
   

      十八姑笑嬉嬉地问道:“能不能饶我只喝一杯?”
   

      大姑道:“不行!这是规矩。谁叫你不守约定单独行动?还有更重的在后边等着你呢。”
   

     十八姑直咋舌道:“这太可怕了!”一咬牙,猛的将三杯酒灌入嘴中,被呛了个够。
   

     大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说道:“我似乎闻到了生人味,正打算派人去周围巡查,这件苦差事非你莫属。要仔细搜索,不得敷衍塞责,否则罪上加罪!听明白了没有?”

      十八姑做了一个鬼脸,高高兴兴执行命令去了。这下可吓坏了明军,尽力把自己藏得更深。他暗自庆幸十八姑走往的是别的方向,心怀侥幸不到自己这边来。他压根没想到要离开,因为有股巨大的力量把他牵制在这里,使他唯此一念。
   

      未料不一会儿背后一声娇喝令他丧胆。他战战兢兢地掉转头来,面对十八姑严厉的打量的目光。但她的话却说得很克制:“你是什么人,敢在这里偷窥月宫仙女的芳姿?你知道可怕的后果吗?”
   

      他惶惧得无言以对。她熟视了一会之后,态度和缓下来说道:“看你样子是个书生,不是恶徒。还不快走?难道要我将你捉去交给大姑发落?她一定要你死,可不象我好说话。快走!”
   

      明军感激地说道:“多谢仙姑饶恕。仙姑,我要斗胆说一句,你不仅心好,而且长得多美啊!”
   

      她惊奇地眉头一挑说:“你说我美是不是?”

     明军狂热地连声道:“对,你美!太美啦!”他目眩神迷,痴痴地望着她。
   

      她大为感慨地喃喃道:“在我们天庭从来没有一个男仙这样赞颂过我,更没有谁会象你一样地为我陶醉!”
   

      明军不信地问道:“难道天上与我们不一样?那么他们另有标准?”
   

     她苦涩地笑道:“仙人也有男女之爱,却没有深情,结为夫妻只是遵从一种规定。无论男仙女仙都情欲淡薄如水,而且就要流淌得一滴不剩!想不到只有你们这些仙人不屑一顾的凡夫俗子倒有!看来我和你们更接近一些,多么不可思议!你叫什么名字?”
   

     明军答道:“我叫夏军,字明军。就住在这所房子里。”
   

      她略为沉吟片刻后,从头上发髻里抽出一根凤形金簮,交在他手上道:“这是王母娘娘赏赐我的礼物,贵重得很,在天庭也是上乘宝贝。在你们人间更是宝中之宝,价值不可限量。麻烦你代为保管一下,过几天我来取回。可要收好。”
   

      他回道:“仙姑放心,我保证丝毫无损。”
   

      她又叮嘱他躲在这里不要乱动,以免被大姑发现,那就危险了。然后转回去销差,谎称渺无一人。大姑也没有仔细盘诘她。此时众仙女情绪高涨,载歌载舞,直到夜很深时,方赏月尽兴,准备返回。大姑一声令下,全体平地飞升,犹如羊角风扶摇直上,倾刻消逝无迹。那桌椅杯盘酒菜也随着灭失。明军仿佛觉得十八姑临去向他回顾了一眼,意味深长,惹得他睱想不已。

      他怀揣着十八姑留下的凤簮回到屋内,几天下来时时反复把玩,珍爱之极。他明白自己是睹物思人,想念的是那可爱亲切的十八姑。她为何迟迟不来取这只簮子?真是让他等得心焦难耐!这一晚他照例在书房夜读,那只簮子就放在桌上书的旁边。他看书时,总要对它瞥上一眼,寄托自己的情思。可转瞬间他突然发现它已不翼而飞。他失声惊呼,手足无措。有人用手在他肩头轻拍了一下,他就象弹簧一样直跳起来,却看见十八姑正站在他的面前,调皮地冲他笑着,晃动着手里的那只凤簮。
   

      她说道:“不用担心,已经物归原主啦。”

     他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道:“刚才我真急死了,以为遭到了贼!”
   

       十八姑道:“有人稀罕它吗?”

      他回道:“据你说它价值连城,那么人人都想得到它。有些人不惜丧失名节来偷!甚至来抢!”
   

      十八姑道:“至少你不会干这样的事。”
   

      他道:“我?怎么可能?虽然我穷困潦倒,却绝不会做出如此无耻的行径来!”

      十八姑道:“其实你可轻而易举地占有它。离开这里就行了,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大富翁。我是不会到处找你的。而你没有,这多可贵!”

      他不满地嚷道:“原来你在考验我?这好象太小看我了吧?”
   

      十八姑严肃地说道:“我想彻底了解人。不过这不是我唯一的目的。还有更重要的用意,寻找凤簮给了我一个借口,否则我怎么溜出月宫?天庭的规矩是严格禁止的。你懂了吧?”
   

      他忍不住说道:“你装做遗失凤簮,是能有机会重来人间。你重来人间是为了找回凤簮,纯粹是无事生非,空忙一番,未免荒谬可笑吧?”
   

      十八姑点头道:“你说得在理。实际上你已看出了我的把戏,我也不想再隐瞒了。我是专程为你而来,就是来寻你相好!”
   

      他大喜过望地说道:“我多少猜到了一点,可不敢肯定。现在我才真正踏实了!我也想得你好苦!”说着就要来给她宽衣解带,欲行云雨之欢。
   

      她制止住他道:“等一等,我先有话要说。最后你再慎重考虑一下,你还可以抽身而退,不为此情所迷。要知道你陷没其中将无法自拔,而前途险恶,天庭月宫是不会放过我俩的!”
   

      他毫不畏惧地表白道:“好啊,就让它来吧!我宁可死,也不可能不爱你!”

      十八姑感动得热泪盈眶道:“我没有看错你,果然作此选择。其实我的心里很矛盾,既希望你知难而退,不愿你以后倍受折磨。又希望你为我一往无前!我留下来再也不回去了!”
   

       俩人相搂着上床,欢爱无比。

      他俩无忧无虑地过起了日子,把天庭对他们的震怒丢在了脑后。钱是不愁的,十八姑可源源不绝地供给。买了一大批婢仆,家里热闹兴旺起来,他俩俨然是一对主人主妇。明军一切交由十八姑去料理,自己关在书房刻苦攻读,准备应付明年的乡试。
   

      这天上午十八姑领进一十二三岁的女子进来,长得姣好顽皮。明军从书上抬起头来问道:“娘子,人已经够用了,干嘛又买这个小丫头?”
   

      十八姑笑道:“她可不是你们人类,而是狐,一个小狐仙!这个小鬼头精明得很,一眼就识破我是神仙,我怎么装也糊她不过去,只得招认。硬要跟着我在一起,学练神仙之道,我又是推她不掉!只好把她领回来了。她叫小红。这是你姐夫。”
   

     小红鄙夷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道:“十八姑姐姐,你怎么和他这个人做夫妻?”

      十八姑来了兴致,问道:“人有什么不好?”
   

      小红大声道;“人最窝囊无用了!连野兽都斗不过,豺狼虎豹常欺负他们。存世几十年就要死掉,化为尘土,不留痕迹!哪能与你们神仙相比?也远不如我们狐,能够呼风唤雨,神通广大。道行深的可修成长生,道行浅的也能活十好几百年。现在以你神仙的身份,却与他这个人相好,我坚决反对!我才不喊他呢!”
   

      十八姑装出生气的样子道:“可我就是心甘情愿爱他,你不承认他,我就没法留你在这里,也就没法教你学神仙,你叫不叫姐夫?”
   

      小红无奈地噘着小嘴道:“叫就叫,可我心里却不拿他当数!姐夫!姐夫!”
   

    明军也故意拿腔作势地应道:“嗯,我会关照你的,可你要听话。”
   

      十八姑鼓掌道:“好!既然叫过就赖不掉啦。小红,刚才你已去过属于你的房间了,你先回去歇着,我和你姐夫还有话要说。”小红不情愿地走了。
   

      明军笑道:“这小丫头有意思。”

      十八姑道:“完全是孩子气,你可别计较她。郎君,我们的事情有点不对劲。”
   

      明军问道:“你指的是哪件事?”

      十八姑叹口气道:“已经三个月下来,按常理我早该怀上了。”
   

      明君安慰她道:“这哪有绝对的,你担心什么?”
   

      十八姑皱着眉头道:“会不会是大姑使的坏?要知道,天庭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叫我一辈子不生孩子!”
   

      明军道:“你不是说王母娘娘最疼你吗?据你估计是她拦着,所以大姑她们没来找我们麻烦,否则早就天翻地覆了。是不是这样?”
   

      十八姑道:“这是肯定的。以大姑的脾气,她一刻也不能容忍我俩,她要维护天庭的尊严和制序呢!不过不能认为王母娘娘就一点不动摇,大姑工于心计,巧于言说,王母娘娘难免受到她的蛊惑,害怕我与你生的孩子人神混杂,因而乱了仙种,也只得同意大姑献的计谋。”
   

       明军忧虑道:“那怎么办?”
   

     十八姑道:“目前只是我的猜测,还不能认为是绝对的。别忘了毕竟王母娘娘对我一贯恩宠有加,或许不会听信大姑的挑唆。等等再看吧。”俩人暂时无话,就各忙各的去了。
   

      一天明军从外面归来,不见十八姑的踪影。他无可奈何,心里十分郁闷,就到林院去散步。不多会小红从亭子上走下来,他就喊她,问她知不知道十八姑去了哪里。
   

      小红目光闪闪地回道:“我奉十八姑之命,向你转达她的决定。你可要挺住!”

      明军大为诧异道:“你为什么把话说得这么严重?”
   

      小红道:“本来就是嘛。十八姑一时糊塗,终于觉醒了过来!”

      明军不耐烦地道:“十八姑到底怎么了?”
   

      小红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最讨厌俗人,但对你不得不表示同情。一句话,十八姑返回月宫去了,再也不会回来啦!你俩的好日子就此结束。”
   

      明军急得象是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连声追问道:“这难道竟是真的?你没搞错吧?”
   

       小红头一昂,盛气凌人地冲他叫道:“这还能有假?从现在开始你等着看,明天,后天,大后天,就算到地老天荒,你也是白等!”
   

      明军顿时感到支持不住,几乎要跌倒。他颤声问道:“她为什么要突然变卦离开我?她应该不是这样的!”
   

     小红冷冰冰地说道:“现在她后悔了。想一想,堂堂月宫一位仙女,却下嫁了你这样一个俗人,岂非荒唐可悲?她趁早回头还算有救,不然她就完蛋啦!她不愿当面向你辞别,顾虑你会哭哭啼啼,纠缠不休。你从此把她彻底忘掉吧,就当本没她这个人!过两天我也要走,十八姑抛弃了你,你也不是我的姐夫了,我还呆在你家干什么?”
   

      小红只顾说得尽兴,哪里注意到明军神情的惨变。此时他伤痛至极,无以为计,决心一死万事皆了。于是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朝旁边树丛走去。小红正为自己的灵机一动洋洋得意,编造出一番天大谎话,轻易就让他上了圈套,真是有趣之极,俗人就是蠢笨的家伙!不过她的眼珠差一点就要瞪了出来,因为她正看见他解下裤腰带,用一头打了个活扣,另一头拴到一根树丫上,准备上吊自杀!这是她始料不及的,她第一反应就是奔过去阻止他,接着转而一想,先让他尝尝死的滋味也好,俗人就该如此遭罪!她笃定最后关头能够救下他,所以她任其直挺挺地悬空挂在那里,从旁快活地闲打量。等她觉得时候已到,才不慌不忙地走过去把他解下来,放靠在树根上,见他双目紧闭,气息全无。她毫不担忧,自信凭自己的法术可使他立即活转。但使她最害怕的一个情况发生了,他的魂魄正在从天灵盖冲飞而出!一旦脱离躯体,她就无能为力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那是决不能允许的,以后怎么向十八姑交待?幸好还来得及,再迟片刻,就晚了。她伸掌到他的天灵盖上去堵,要把魂魄强压回去。那魂魄无法继续冲前,慢慢地后退,终于恢复到原位去了。她惊出一身冷汗,一屁股瘫坐在那里。

      明军活转了过来,楞怔了半天,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带着哭腔说道:“小红,你不该救我。没有十八姑,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别管我,让我死!”
   

     小红扑嗤一声笑道:“你这个笨蛋!都是我骗你的。十八姑才舍不得你呢,这个我虽然不赞成,但我承认这是事实。实话对你说,她是去求太上老君赐给她生子仙丹去了。你应该清楚,事已至此,天庭的惩罚已肯定无疑,别无出路,只有这最后一招!她背着你是知道你会反对,因为你宁愿没有子嗣也不愿让她长途奔波,可能冒险。她只能先斩后奏,过后由我来给你解释。我一时性起,开你个玩笑寻开心,竟差点闹出人命!”
   

      他不禁转悲为喜,笑道:“你这个小鬼头太刁钻古怪了!只要十八姑仍旧好好的属于我,我就概不计较。不过下次对你的话,我可要多一份戒备!”

      十八姑很快就从太上老君处如愿返回,果然不久她的肚子里就有了动静,十二个月后产下一个男婴,明军心满意足。他哪里知道其中包藏有可怕的隐情!孩子刚到一岁,明军又发现怎么也找不着十八姑了,就象蒸发了一样。小红跑来哭丧着脸告诉他,这次可不是她在逗他,真真切切十八姑重返月宫,一去不回!她说出的理由有根有据:王母娘娘受到大姑的怂恿,提前就向太上老君打了招呼,不能给十八姑生子仙丹。太上老君当然不能不理睬王母娘娘,可又同情十八姑的凄苦处境,就在她和王母娘娘之间调停。结果达成一种约定,给十八姑仙丹,但她生子后一年必须永远结束与明军的关系,回到天上。十八姑认为给明军留有后代是最重要的,因此毅然作出了这种选择,尽管她要与明军相互忍受割爱的巨大悲痛,也值得。可任小红态度多么诚恳认真,甚至赌咒发誓,明军就是不信,断定她又想来捉弄他。十八姑到时自会平平安安地出现在他面前。小红故意隐瞒她出行的真实原因,暂时不得而知不要紧,反正不会是不可收拾的坏事。只是十八姑不该又让小红插手其间,下次他要对十八姑严加禁止。


      小红见怎么也说服不了他,恼得哇哇乱叫。不过她猛然提出一个设想,自己跟着十八姑学练神仙之道小有成效,已做到天眼通,能看到天上所有景象,十八姑和别的仙人的一举一动都可了然在目。遗憾的是她还达不到天耳通,说话无法听到,现在只能凭十八姑的模样和动作来揣摸分析了。明军想看看她又要玩出什么新花样,可用来以博一笑,聊慰寂寞,就陪她上亭子上去进行。小红坐在亭子中间的石凳上,双肘支着面前的石桌,两只手各托着两边的香腮,凝神专注地仰望着天庭。明军悄然在她一旁另一张石凳就坐。小红先闭了一会儿眼,忽地睁开,从她的双睛深处各放出一道细细的红色光线,绵延无限,直射云霄!这让明军大受震慑,刹那间对她改变了看法,觉得这不象是儿戏,而是确有来头的。

      小红缓缓地开口道:“月宫没有白天夜晚之分,永远明亮。我看到十八姑啦!唉,她显得多么憔悴!真叫我目不忍睹。别的仙姑个个精神抖擞,兴致勃勃。有的在作画,有的在抚琴,有的在刺绣,有的在弈棋,有的在说笑,有的在喂池里金鱼。只有十八姑无所爱好,独自逃离众人枯坐发呆。她起身往房间里去啦,她要干什么?原来上床倒头而睡!她一定是在百般思念你和孩子,却是无可奈何,只能这样打发光阴。今天到此为止,明天我们继续。”

      第二天情形与头一天大同小异,续后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在第八天上,一上来小红就叫嚷道,十八姑竟然不在月宫,那么她得在整个天庭搜寻她。

      她高兴地说道:“找到她啦!她正在群玉山王母娘娘宫中。一个仙童领着她走到一个厅堂,上面坐着一个年约四十岁的妇人,仪态威严,肯定是王母娘娘。十八姑拜伏在她脚前,嘴里诉说着什么。王母娘娘为之动容。可情况渐渐变得不妙,王母娘娘突然一边呵斥十八姑,一边恼怒地拂袖而去!十八姑多么地绝望无助!据我猜测,一定是十八姑恳请王母娘娘恩准她回到人间,而遭到她断然拒绝和谴责。这下完了,王母娘娘不同意,十八姑休想离开天庭半步。王母娘娘又走了回来,露出对十八姑慈爱的笑容,并且抚摸着十八姑的头,深深地叹息着。十八姑哀哀地哭泣。她俩好大一会儿都不说话,最后王母娘娘贴着十八姑的耳朵轻声耳语了几句,十八姑先是一楞,接着就狂喜地连连点头。而王母娘娘反而难过起来,忍不住泪水横流!究竟是怎么了,其中有什么天大的秘密?必是王母娘娘向十八姑提了个建议,而十八姑如获至宝一样接受了!但王母娘娘原意是不被十八姑采纳,未料到她会如此的坚决,所以王母娘娘为十八姑痛心,因为她认为十八姑举动愚蠢,其结果与十八姑大为不利!王母娘娘所言如何我不得而知,但除非是关于十八姑回到你和她的孩子身边,否则她怎会不顾一切的?只能以后再观察,也许能看出一点端倪……”
   

     翌日,小红继续探寻,说道:“我看到王母娘娘正带着十八姑,在一大群随从的陪伴下,驾着五色祥云朝太上老君的上清宫而来。太上老君亲自将她们迎进宫里去。王母娘娘与太上老君相互施礼致意,默然无语。不用说,太上老君早已得知王母娘娘来此的目的。宫里两个仙童过来招呼十八姑,要领她走。她正要举步欲行,被王母娘娘一把拉过来紧搂在怀中不放。十八姑等了好长时间,王母娘娘都没有松开她。于是她就慢慢地往外挣脱,一点一点挪出身子去。王母娘娘木然地看着她随两个童子走出去了,样子好不伤感!十八姑进了一处洞府,里面别无它物,只有一个巨大的三足鼎灶,灶下神火已燃得极旺.两个童子取下鼎盖,十八姑竟然一纵身跳进鼎中去!这应该就是王母娘娘提出而又不愿十八姑做的事,正在太上老君这里实行。再说鼎里贮满了红色汁液,烧得滚沸翻腾,十八姑就被浸泡在其中被活煮!虽然我弄不清这究竟在搞什么明堂,但我敢肯定决非好事!十八姑满脸痛苦之色就是明证。她似乎都快支持不住了,下意识地将自己缩成一团,以此来避免剧痛的侵袭,结果仍是枉然。她干脆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完全舒展开身体,不作闪躲,抱着无所畏惧的态度,反而得到了减轻,我感到她好受一些了。她在这炉鼎中一定要待不少时候,今天大概不会有新情况……我们往后再看吧。”

      其后一连四天都是如此,到第五天上,小红激动起来,大叫道:“太上老君的两名仙童揭开鼎盖,十八姑纵身想跳出炉鼎,样子笨拙可笑,根本跳不起来,犹如凡人一样可怜!哪里像是一个腾云驾雾的神仙,超妙神奇,无所不能?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十八姑惭愧地笑了笑,只得让两个童子帮她拽出去。接着她躺到一个绿色锦被里,两个童子每人捉住被子的一头,就这样一前一后将十八姑抬起来,出了上清宫。他们要把她抬到什么地方去?为何她不自己行动?哎呀!姐夫,现在你都可以看到了,人已在半空中,飘飘荡荡,竟然是朝我们这里飞来!”

      瞬间一行人降落到亭子上明军和小红的旁边,十八姑自己从被中下来。两个仙童也不言语,收起那床绿锦被,略一拱手,冲天而去。明军和小红一下围住了十八姑,同时叫道:“十八姑!”

      她回道:“作为月宫仙女,我的名子叫十八姑。但现在我已是世间一肉胎俗人了,与任何普通人毫无区别!所以我更名为阿素!让我来跟你们说清楚来龙去脉。我放弃做神仙,在老君炉鼎中脱胎换骨,变成了人。以此为代价,我永远留在了人间,与我的郎君和儿子生活在一起。我感到非常欣慰,我愿意做一个人,而不愿做那样的神仙!只是小红对我失望了,真抱歉!”

     小红大哭着抱住阿素道“十八姑,不!阿素姐,因为你是人,所以我从此只爱人了,让神仙见鬼去!”




●作者简介

      将军不抽车,真名陈梦元。合肥市人。自2009年以来,在几个网站发表短诗近5000首,特别善于作组诗,如足球组诗1200首,黑熊组诗700首等。写有近60万字的长篇小说两部,中短篇小说20余部,话剧十余部等。


☆文友微刊编委☆

名誉主编:柳林听蝉

主      编:静静的飞鱼、大酉山夫

副  主 编:蓝洋、一语卷轻愁

编      委:蝴蝶三千、云舒、寒江雪、彭银华


本期配图:柳林听蝉

本期制作:静静的飞鱼



❤温馨提示❤


     一、本刊开通原创保护,凡投寄我刊作品即视为授权我刊原创首发(未在任何微信公众号发表),文责自负。投稿半月内未见采用,方可它投。

     二、赞赏与稿酬:赞赏自愿,额度自由。

      1、作品发表一周内,赞赏金额不足15元,无稿酬。15元以上按百分之七十为作者稿酬,百分之三十留作平台活动基金。请见刊作者及时加编辑微信,红包领取稿酬。

      2、如系多名作者合刊,则按所得均分。

     三、本刊常设栏目:典藏书屋;诗路铃铎;诗词拾萃;达雅文苑;菁菁校园;芸香诗话;爝火燧石;影书画廊。

     四、投稿要求:古诗词6—10首,诗4—8首,文1500—3000字以内,摄影、书法、美术作品10幅以上,并配作者照片、作者简历。

     五、为方便发放稿费请及时加编辑微信:CC76804210。

     六、投稿邮箱:      

           2086623981@qq.com。

苹果手机赞赏专用,长按二维识别码赞赏

并在赞赏留言处留下作者姓名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