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任泽平:2019年中国经济将突破L形的一横往上

万得金融圈2019-08-07 07:14:58

1月25日-27日,2017中国金融年度论坛在北京举办,监管机构领导、金融领域知名学者、国际金融机构负责人等,共同求解全球金融业改革新动能。万得3C财经会议对论坛进行了视频直播。


回看视频

PC端:在Wind金融终端中输入“3C”命令,即可在“历史会议”中回看视频。

移动端:打开Wind金融终端App,在“发现-3C会议平台”中即可回看视频。


长按二维码下载并免费注册Wind金融终端


以下为部分嘉宾演讲实录: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 任泽平


我们开门见山吧,我今天就给大家讲一个观点,叫新周期,怎么从新周期看未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以及我们的应对。


大家知道我在2017年初的时候曾经提过一个判断,中国经济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这是过去一系列观点的延续,在2010年的时候当时我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服务的时候,做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判断,这个判断是中国可能将会告别高增长的时代,未来将会出现增速换档。后来这个判断就被中央所采纳。


后来我在2014年下海,到了2015年我提了一个判断,应该是在2015年下半年提出中国经济可能已经相当地接近底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国经济可能是L形的,我们初步判断2016—2018年中国经济是一个L形的走势。当然我知道在2016年的时候,对中国经济能否走出L形充满了分歧与争议,事实大家看中国经济的走势确实走出了一个L形,或者说非常地有韧性。


在去年我们提出新周期的时候也引发了一些讨论,我看在2017年底、2018年的时候观点也开始得到越多的认知,更重要的被实际的中国经济走势所验证。


开门见山谈一个什么样的观点呢?我们对中国经济大的形势的判断,就是2016—2018年中国经济是L形的,2018年中国经济还会延续L形的走势,2018年宏观是有分歧的,但是乐观会变得更加。到了2019年我们倾向于认为在房地产周期,以及产能周期的叠加将会突破L形的一横往上,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图景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我们新的增长平台可能是5%—6%,高的时候是7%—8%,低的时候是4%—5%,这是中国经济新的增长图景。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以前中国经济增长9%到10%,到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中国年均增长9.8%,现在增长平台切换。在增长平台切换时更重要的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增长动力的转换。所以十九大报告提出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我们对中国经济形势的一个总的判断。


其实放眼全球来看,全球也进入到了新一轮增长周期,整个世界经济也是新周期,中国经济应该是确认了底部,2017年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可能很多人问为什么中国经济新的一轮增长周期比世界、比美国晚了一些?这里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初期的刚性导致了出清的迟缓,以及我们在金融自由化方面,在监管过度宽松方面走了一些弯路。


那么我先来看一下世界经济新的一轮增长周期,2017年是表现得非常地明显,世界主要的经济板块、主要的经济版图都纷纷地从底部走出来。2012年的美国、2016年下半年以来的欧洲,而且大家看全球的新兴经济体,包括一些资源国家,它的股票市场总量很好,你看全球大类资产,股票强、债市弱、人民币汇率也是强的、商品也是强的,整个市场的交易者是按照经济多头的预期来进行交易的,尤其是按照经济复苏的预期在进行交易的。


我们来看为什么世界经济像美国复苏比我们要早,就是我刚才讲的,实际上它的调整是最快,也是最充分的。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的家庭部门,以及美国的机构部门,尤其是银行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因为有毒资产导致了严重的破坏,美国推出0利率,恢复了美国金融利率以及美国金融资产负债表。


更重要的是美国的科技巨头没有参与到上次的投机当中,美国从2012年前后开始走向复苏,这里全球经济都在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一轮美国经济的复苏以及美股的牛市持续时间如此之长,在美国历史上排在第二位,复苏的时间以及美股持续牛市持续时间的长度。当然现在很多人担心,因为复苏时间越长,大家越担心泡沫的积累,以及结构脆弱性的积累,这里我要讲一个我们的研究发现,我们发现新一轮的复苏成功是因为宽货币严监管。它跟2000年以后的复苏是不一样的,那是宽货币宽监管,这一次是宽货币严监管,使得金融结构的脆弱性没有以前那么强,包括增加了泡沫破裂的严重程度,使得它的复苏持续时间长,这是我们对世界经济总的描述。


但是我们来看中国,中国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大家知道2009年以后中国实际上采取了一个宽货币宽监管、鼓励金融创新、金融自由化的过程,导致了我们金融结构的脆弱,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放在未来三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三大攻坚战之首。为什么防范风险放在三大攻坚战之首呢?风险有哪些呢?无非就是财政、金融,我们要加强金融监管,要进行财政的清理,事实上你会注意到财政问题和金融问题是一个问题。很多金融问题的背后都是财政问题,你比如说我们地方的融资平台,其实它承担的就是一个地方影子政府的职能。我们看国有企业,其实我们很多大型的国有企业也部分地承担了公共政策的职能,比如在2009年稳增长所承担了这种职能,但是因为它存在着刚性的兑付、隐形的担保。


如果捋一下这一轮中国经济承担的风险的话,也不难发现非常简单,2009年我们四万亿刺激以后,我们的需求项目的摊点已经铺起来了,我们的融资渠道开始变得紧张。加上2012年以后我们推动了金融的自由化,大量不符合监管规定的需求去了哪里呢?就到了整个我们的影子体系。也就是2012年以后,我们看到整个影子体系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比如说我们的银行理财,从无到有,现在将近30万亿,29万亿,我们做大量的委外,我们全资子公司、信托发展到了几十万亿的规模,它通过层层的嵌套穿透了我们的监管,你看不到底层资产,因为它跑了原来不符合监管规定的地方,所谓进行了监管的套利。而且我们曾经一度也出现了监管部门的“父爱”或者“母爱”,为旗下的公司更好地发展或者赚钱,所以说才走到了我们影子体系的今天这么庞大的体系。但这个体系它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呢?因为它积累了比较高的杠杆,因为很多的问题它只有高了才有风险,低了就不存在风险了。而且这些风险看不透他的底层资产,存在期限的错配和流动性的错配。我们也做了大量详细的研究,我们把每一个通道的套利模式都进行了梳理。


今天尤其是从2015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提出了供给侧改革的五大任务,我认为找到了中国问题的症结,先是去产能,再去库存,都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成效,从2017年到2018年去杠杆,其实不一定是要去杠杆,应该叫有效控制杠杆,不简单是一个去和降的问题,是让它结构更加优化的问题,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们终于找到了我们所对应的策略是什么呢?就是严监管,货币的中性稳健。所以说大家留意,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试错,其实从2015年12月份以后,中国找到了解决中国问题的正确的方案,找到了它的症结,而且更重要的是什么呢?这几年我们终于具备了坚决的执行力,它的组织、人事,包括思想的统一。


比如去产能,以前中国的产能问题是老大难问题,通过影子体系输血,形成了很多僵尸企业,我们用两年时间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包括去库存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所以我建议大家对于未来三大攻坚战的化解重大风险、污染防治、精准扶贫,按照去产能去库存的执行力去理解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出对中国经济乐观的原因,因为我们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我们找到了正确的解决方案,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具备了坚决的执行力,所以大家留意2016—2018年供给侧改革叠加了L形的概念,2018年会有一个小幅的迷你的去库存,2018年会有一个力量对冲它,就是产能周期。你看到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盈利增长30%多,你看中国的产能投资基本是0增长,这可能是不可持续的,这在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见过,它将会在别的地方释放出来,不再是传统行业的副产,它很有可能比如说设备的升级替换,包括在新兴行业领域把它释放出来。我怀疑到了2019年更重要的随着新一轮改善,大家会看到新一轮产能投资的崛起。


再加上房地产调控对于经济的冲击,第一拨冲击是最严重的,2018年下半年开始衰减,2018年仍然存在向下与向上的力量的平衡,但是到了2019年我们会进入再度补库存周期。新一轮的产能周期叠加房地产周期的向上,大家会看到中国新的一轮周期将会明显地启动。所以说我有一个观点,就是战略看多中国经济,经过长达六年的出清,中国经济增长逐步地摆脱低谷,2018年下半年之前所有中国经济必须翻多,不然将没有机会。


最后谈一下对中国金融市场的看法,简单来看,有人问我对大类资产怎么看?要不要买美元资产?我认为最好的投资机会,往后面看三年五年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一个14亿人的国家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他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案、思路和他坚决的执行力。我认为将会获得丰厚的回报。


当然中国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五大问题有待突破,第一个允许地方,或者支持地方进行创新试点;第二个国企改革要迈出坚实的一步,要把深层次的问题理清楚;第三个放活服务业;第四个大规模地降低包括制度成本、包括税费的成本;最后一个,对于防范化解风险,在2018年以及未来三年,我们还会遇到一些阻力,遇到一些波折,我们要坚决地执行,同时避免引发新的风险。


这是跟大家报告的主要的观点,我们对中国这一轮的新周期,以及改革转型的前景充满信心。


谢谢!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余永定


诸位早上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在这个非常庄重的场合和大家交流一些重要的国际问题,大家知道2016年以来,特别是2017年全球经济都出现了改善的趋势,按道理2018年全球经济的情况应该是比较好的。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总是有一些黑天鹅的,2016年底飞出了一只黑天鹅,这个黑天鹅就是特朗普,特朗普最近做了医疗检查,被证明是一个精神正常的天才,他自己对此也非常骄傲。特朗普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我们不知道他会做什么,所以在考虑全球经济环境的时候,我们必须考虑特朗普因素,这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大家都知道,在最近特朗普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当然就是税改,第二件事就是启动贸易战。对这两点我们应该有充分的估计,我们也应该充分认识,这两项重要的举措,将会对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造成什么影响。


由于美国税改的问题我们已经谈得很多了,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更多地谈了,税改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美国的税法是极其复杂的,一共有7万页,我不是律师,不可能彻底搞懂美国税法的甭说全部内容,甚至主要内容。


但是我想强调一下,在这次税改中除了个人税的改革之外,更重要是公司所得税,我们把公司所得税的情况稍微说一下。大家都知道公司所得税的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把税率从35%降到了21%,如果考虑到州和地方税,美国的法定税率应该是26.5%左右,比欧洲国家略低一点,这个税法是永久性的,这里涉及法律问题。为什么是永久性的?为什么是非永久性的?这是法律问题,这里不再说了。


除了公司税,他把公司收入税大幅度下调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置海外资产,针对海外资产所作的税收改革。根据高盛的估计,美国的公司在海外囤积了3.1万亿美元的利润,中国有资本外逃,美国也有资本外逃,资本外逃的数量也是极其巨大的,这是资本的属性。基本上来讲,特朗普所采取的措施就是降低海外税收的税率,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变化,是从全球征税向属地征税的原则靠拢,并没有完全变成属地征税,但是他在向这个方向靠拢。


我稍微谈一下,他对于海外存留的收入,特别是海外利润的处理方法,大家都知道在税改前,美国跨国公司的海外利润如果不汇回国就不纳税,由于这样的原因,所以美国的跨国公司都尽可能地高报它的海外利润,把它留在海外。根据美国参众两院的税收委员会的统计,这个数字是不一样的,存留在海外的利润是2.6万亿美元,所以当我们在讨论美国的国际收支的时候,我们经常讲美国的海外投资效率非常高、利润非常高,实际上这里头有个误报的问题,当然这是后话,不去谈了。


这次税改有这么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对过去30年跨国公司囤积在海外的所有利润,一次性征收15.5%的税,如果利润是以现金的形式持有的话,如果以其他形式持有,也只有8%的税。如果你把这些海外的利润汇回来之后,你到底干什么呢?那我就不管了,你把钱汇回来,我一次性征你15.5%的税,爱干什么干什么。当然特朗普希望,这些利润汇回之后,跨国公司就会把它们用于投资,这样会推动美国经济的增长。到底能不能实现,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此外,美国这次税改另外一个主要内容是降低了全球无形低税收入的利率,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因为美国许多的跨国公司,比如说苹果它在爱尔兰根本就没有什么工厂,但是它在爱尔兰可以建立一个皮包公司,通过所谓的版权,他把他的许多收入藏在爱尔兰,爱尔兰的税率是非常低的,经过这个改革之后呢,就削减了美国跨国公司把这些利润以无形资产收入的方式藏在外国的动机,他就把钱汇回来了。


总而言之,特朗普这个税改有两个要点,一个是通过降低个人和企业的所得税,鼓励消费,特别是鼓励投资,他要解决就业问题。同时,把在海外的资金吸收回美国,同样是帮助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同时还希望把别人的资金也吸到美国去,他也是要实践他的竞选动员,改善美国白领工人的生活,使他们实现美国梦。所以你说特朗普傻吗?他不傻,他自己说他自己是一个精神稳定的天才,也可能是如此,我们不知道,我们拭目以待。


税改对美国经济会有什么影响呢?我们可以分几个方面来看,总体来讲在短期是有积极作用的,因为你减了税了,大家手中的钱多了,你可能投资、可能消费,这样有助于经济增长,但是这样一种政策从长期来讲有一些负作用,比如说增加财政赤字,增加债务等等,这样一些作用反过来又会影响经济增长,所以说一般来讲美国的经济学家都认为它的税改在短期好处是主要的,一两年,甚至稍微长一些,但是在长期它的好处非常少。


刚才我讲了,对经济增长短期是有好处,长期它的好处非常少,它对预算有什么影响呢?也是这样,在短期由于经济的增长使预算状况有所好转,但是在中长期它会增加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刚才我讲的是预算,是财政赤字,税改对债务的影响,当我们把眼光放长一点的话,这种税改的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就是美国债务的进一步的增加,增加的数量并不少,大家都知道美国是一个负债率很高的国家。美国的国债有很大的问题,美国的税改不会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使这个问题进一步恶化。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就是对资本流动的影响,刚才我已经讲了,税改应该是能够使美国跨国公司把它的利润汇回。实际上在1月中旬,苹果公司已经宣布,它在将来将会交付给美国政府,付380亿美元的税,大家会倒推。既然他打算在以后给美国政府交380亿美元的税,那么我们知道对于这样一种汇回的利润,美国政府利润大概是15.5%,倒推回来,苹果要把2450亿美元汇回美国,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量。苹果公司的做法可能会引起其他公司争相效仿,对国际资本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需要注意。


还有一点对中国影响非常巨大,美国的税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会增加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这儿有一系列经济学理论根据的,我们这里不去讲,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这一点,它会导致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的增长。


美国和中国的主要问题主要是在贸易上,贸易摩擦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刚才我讲了美国税改对美国国内的影响,以及它可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对于目前来讲,更重要的、更直接的影响恐怕是美国,主要是特朗普会制造同中国的贸易摩擦,他指责中国进行不公平的贸易活动是“经济侵略”,这个帽子确实是很大的,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美国政府一定是会对中国采取一系列的措施的。美国政府将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基本上是两类:


一类它会WTO国际贸易组织这个框架下对中国采取行动。另外一个就是利用美国国内的贸易法采取单边行动,我们应该承认美国是法治国家,干事应该有法律依据,可能是依据WTO的一些规定,更可能的他将会依据他的国内的一系列的贸易法,对中国采取单边行动。美国的国内贸易法可能会影响中美贸易的有哪些呢?第一个是301条款,美国很少用这个方法,一旦启动这个对中美贸易就会发生全面的影响,目前为止还没有启动。在奥巴马时期已经开始谈论,这里不去细讲了。


还有一条是201条款,如果美国政府美国的产业由于外国对美国的出口有急剧的增长,对美国产业造成严重伤害,它就要采取相应的措施,这个措施主要包括一个是贸易进口的限额,另外一个是关税。另外一个是所谓的232条款,这个条款是以国家安全为名对你采取措施。最后一个可能采取的是337条款,是涉及知识产权的。实际上美国现在已经动用了201条款,最近特朗普公布对中国进口太阳能电池和洗衣机征收大范围的关税,可以说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的第一枪已经打响了,但是这也不仅仅针对中国的,是针对亚洲国家,特别是韩国。


中国应该如何应对特朗普冲击呢?我简单说了这么几条,给大家简单谈一谈。


第一,我们应该立足于中国本身,应该加速国内税收体制的改革,减轻企业的税费负担。中国的税收体制跟美国是非常不同的,我们不必照抄美国,立足于本国国情确确实实有必要对我们的税收体系做进一步的改革,目标应该是减轻税收的税费负担。


第二,应该加强产权保护,要摆正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防止地方政府利用公权侵害私企的利益,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我们应该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尽可能堵住资本外逃的路径,美国的这一系列措施可能会兴起另外一股资本外逃的不能说是高潮,但是可能会强化这么一种趋势,所以我们还是要注意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


第四,要加速汇率体制改革,不要惧怕贬值,我们很多企业家说在美国如何如何便宜,这里跟我们的汇率是有关的。如果我们让汇率贬值了,他到美国就不一定便宜了,在中国可能会更便宜一些。所以说就目前的情况来讲,过去我一直说不要害怕升值,目前的情况来讲中国不应该害怕贬值,加强汇率体制改革。


第五,保卫多边贸易体系,中国是WTO的坚决的支持者,我们要捍卫WTO所确定的一系列的贸易原则,推动区域和双边贸易自由化谈判。我们应该尽可能在WTO的争端机制下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有许多问题,因为美国是依据美国国内法,它不理WTO,由于没什么办法。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不应该排除慎重使用对等的报复性措施,这是合乎国际法的,听说韩国朋友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我们不妨向他们取取经,他们到底怎么做的。


第六,我们应该实行中性的贸易政策,应该取消引资和出口的政绩考核,最近我从一个非常发达的南方城市回来,当地政府告诉我们,他们要对出口补贴、要对进口也补贴,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荒唐的事情,应该取消这种政绩考核。要清理地方政府的贸易补贴、退税政策、引资和走出去的优惠政策,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充分发挥国内市场的规模优势,减少对外资的依赖,特别是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太大了,我们应该确确实实做一些事情。在制定对外贸易和引资政策时我们也应该考虑到国家安全和保护中国企业的创新。


最后,因为最近有人提出,我们是不是可以用美国国债来进行报复,我认为这是一个双刃剑,不要轻易谈这个问题,不知道谁怕谁,这个剑要砍谁我不知道,应该根据优化中国海外资产负债结构,降低风险的需要,逐渐减持美国国债。


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国家金融实验室理事长 李扬


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作为老的嘉宾再次参加我们这个著名的论坛。


大家都知道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召开了一系列的重要的会议,其中对于金融未来的发展来说,最重要的是三个会议,第一个就是去年7月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第二个接着开的是党的十九大;然后是去年年末的全国经济工作会议。


应当说在这几个会议上给出了非常多的金融信息,对于金融业未来的发展也指出了很多必须要做的事和必须要走的道路,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对我们未来的金融给了一个定义,叫做“现代金融”,而且现代金融首次和实体经济、科技创新、人力资本的培养四个要素放在一起,被确定为一个产业,这是异乎寻常的。


在我们下一步的金融发展中,必须沿着建设现代金融这样一条线索来展开分析,总的来说经过了这三个会之后,我们中国的金融和中国的经济一样进入了新时代,我们必须把握这个新时代的特征。


因为时间有限,我们今天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三个问题的看法。


第一,经济增长速度的变化对金融的影响。大家知道我们十九大明确地说我们中国的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了高质量发展。从它的经济增长速度的角度来说,毫无疑问经济增长速度是在下行,不过这样一个表述,尤其是提醒我们下行并不是说悲观的情况,而是说我们用经济增长速度的下行换回了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尽管是这样,我们还是看到经济增长速度下行对于金融业的不利的冲击,大家知道实体经济和金融之间的关系有一个算是减函数的关系,经济在高速增长的时候,我们的金融可能会比经济更高的速度在扩张,比如说过去40年,经济增长连续平均是9.8%,但是我们金融的扩张是每年20%几。但是当经济增长速度下行的时候,反向的作用就会出现,金融可能会比经济增长速度下行的速度要更快地萎缩,我们目前正面临着这个局面。当然这个萎缩不是说我们一下能够看到速度等于在下行,最主要的就是由于速度下行了之后,水落而石出,金融风险凸显了。


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了从今年开始往后的三年内三大攻坚战,第一大攻坚战就是要防范和化解重要的经济风险,其中主要是金融风险,我们理解了这样一个战略的提出,对此,我们必须有所准备,我注意到去年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实际上这个问题在去年就谈到了,大家应当说是重视不够,去年下半年以来到现在监管当局不断地推出一个比一个严厉举措之后,大家知道狼真的来了。必须把金融风险的凸显以及解决金融风险的艰巨性要充分地估计到,我觉得对我们现在展望未来几年,因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它确定为三年的任务,我们知道三年内要面对金融风险凸显这样一个局面。因此,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是我们金融业的第一号任务,我们必须要有所准备。


既然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第一号任务,就不免要付出代价,所谓付出代价就一定会有机构出问题,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资产变为不良资产。所以处理这些机构问题、处理这些不良资产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工作,应当说任务是非常艰巨的。我们已经看到了在去年11月份一行三会一局提出的整顿大资管的这一套办法,现在正在征求意见,据说已经征求到1300多条意见,社会反响非常地巨大。所谓巨大就是说除了金融机构觉得说按照原来那条路走不下去了之后,非金融机构也觉得实时可能会面临着资金链崩断的问题。


我们今年的年会要谈大事情,第一件要注意的大事情就是金融风险是我们当前最大的问题。我们今后整个金融工作的第一号任务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所以要做好准备,因为会付出代价,会承受痛苦。


第二,需要注意的就是一个关于周期的问题,现在大家分析形势都必言周期,2017年我们经济出人意料地有了6.9%的增长速度,很多人认为是新周期来了。在现实经济生活中周期有很多种,当下的经济活动是有很多种经济周期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在很多种经济周期中要认识到哪些经济周期是起主导作用的周期,哪些周期在整个周期的运行中掀起了一些浪花而已。最主要的周期有两个,一个是经济运行的长周期,第二个周期是金融周期。


经济运行的长周期是由科技进步来主导的,一般要经历几十年,在去年的金融工作会上,领导人在谈到当前经济和金融形势的时候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中国经济经过上一轮的上行之后,现在正进入下行清算期。大家注意两个要点,第一下行,他说的是一个长周期,现在在下行。下行的任务是什么呢?清算,和我刚刚说的第一点彼此是相互呼应的,在下行的时候,金融风险凸显,不好的资产肯定是不好了,好的资产有可能在下行的时候也变为不好,所以要清算。过去的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局面要整治,这是一个风险我们必须要注意的。


第二个就是金融周期,在去年年末的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里边用了两页,专门说了金融周期,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金融周期。大家注意金融周期它和我们过去所熟知的以实体经济运行为基础的周期是不一样的,我们实体经济运行的周期基本上要经过产量的多、少,引起价格变化,上涨,通货膨胀,或者通货紧缩,然后引起整个社会的动荡,引起就业等等产生一系列问题。金融周期可能在价格上、在产量上没有非常明显的表现,但是它在金融资产的价格的波动上有非常剧烈的表现。而且,现在看起来,金融资产价格的波动有可能先于实体经济中的产量的变化和价格的变化,然后它自我就能够循环。我觉得我们必须注意这个,因为我们现在就在这样一个金融周期之中,金融周期运行的特征就是在市场上实体部门还没有发生变化的时候,或者是刚刚显露出发生变化的端倪的时候,与它对应的金融资产的价格就暴涨或者暴跌。


打个比方,我们按照一个程序来描述这个周期,比如说市场上由于投机各种各样的因素,金融资产的价格暴跌了,这种情况我们经常发生。这类情况主要指的房地产,指的是股票,现在还有债市,还有大宗产品,还有汇市。当金融资产的价格下跌的时候,它首先影响了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我们把这个概念要拿出来,大家要注意,现在资产负债表是我们研究整个金融周期,甚至整个经济周期的一个核心概念、一个核心的要素。所谓影响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企业有资产、有负债,负债是永远不会少的,一分钱都不会少的,但是它所持有的资产由于资产市场下限减少,于是它就出现了资产负债表的不平衡,于是它就要调整,于是金融周期就发生了。


大家看这样一个变化,当然它本质上也还是实体部门发生了变化,但是它比原来的仅仅是实体部门发生变化剧烈得多、敏感得多、迅速得多、危害也大得多。


我们可以说2007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就是一个资产负债表的危机,就是一个金融周期的危机,我们货币当局在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里用了一个专章谈这个周期,提醒大家要注意这个周期,我们必须高度关注房地产市场的变化对整个经济的影响,高度关注股票价格的变化对经济的影响,要关注大宗产品价格的变化对经济的影响,同时也要关注汇率变化对经济的影响,这都叫经济因素。千丝万缕和实体在一起,但是他们有了自己运行的规律,在一定意义上是脱离开了实体经济的因素,这是我觉得要注意的第二个,就是金融周期对整个经济的影响。


第三,监管的问题。我们刚刚说了,其实经济是金融周期在主宰,潜在的是长周期在主宰。我们每天要应对的是金融周期的问题,监管当局应对金融危机的手段是什么呢?主要是管好你的资产负债率,管好你的杠杆率,管好你的资本充足率。也就是说降杠杆会成为我们当下解决面对这样复杂的局面,面对金融风险积累最主要的举措。也就是说今后三年,当我们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作为主要任务的时候,我们主要的抓手是要去杠杆。所谓去杠杆就是让你用更多的钱来办事,少借别人的钱,大家都知道领导人关于中国的金融问题说了,中国金融问题所有的源头都在高杠杆,所以去杠杆会成为我们今后三年的一个主要任务。


当然大家也知道我们中国的杠杆率最近这些年来在不断地上升,主要体现在两大部门,一个体现在企业部门、企业借钱太多。而且企业中国企部门问题尤其突出,所以我们看到在经济工作会中谈到了要从处理僵尸企业入手,消减这些无效的供应,从而解决不良资产问题,从而达到降杠杆的目的,这是一系列的一个战略的安排,我们必须要搞。金融问题最后原来是僵尸企业问题,而僵尸企业主要是在国企的问题,所以国企改革再次成为我们的主要任务,这是一个企业领域的问题。


再一个领域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这么多年来新花样是层出不穷,原来是各种各样的降费、优惠政策,然后是卖地,然后是融资平台。2014年修改预算法之后,融资平台已经不合法了,但是地方政府融资的需求还存在,所以在那之后就出现了大量的新的手段。各种各样的投资基金,各种各样的所谓委托代建、购买服务协议、大量的PPP。


但是我们国家的PPP的项目有一万多亿,真正落实的只有几千亿,其中社会资本参与的不到10%,国企借国企,国有借国有。这样的问题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被领导人准确地定义为地方政府增加债务的新手段,所以也属于防范和化解风险的主要内容。


这样一个任务提出之后地方政府有所收敛,但是说深了地方政府也不想天天被批评,说你天天骗骗骗,也是因为他们面临的任务很多,但是能够得到的钱很少,所以才有一个根本性不平衡,所以解决这个问题有待于更深刻地解决各级政府财政关系,解决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虽然我们说在金融领域中表现的这些问题深层次的都是体制机制问题,而且都与我们国家经济改革中最主要的几个问题,企业,特别是国企,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可以说我们中国经济进入了新时代,面对着一些新任务。


我们开年的时候在谈金融,我觉得应当是警钟长鸣,应当做好准备,因为今后三年主要任务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谢谢各位!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