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热门小说】暖已故夏微凉 - 魏凉桐夏暖冬-完结文在线阅读

肥啾书屋2019-01-16 02:53:14

《暖已故夏微凉》主角:魏凉桐夏暖冬【已完结】

 手机响了好久,女人一直阻止他去摸电话,恨不得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贴到了魏凉桐身上。

 对于夏暖身体的触碰,他从不抗拒,明明都是一样的出身,他现在却觉得格外恶心。可能只是习惯那副躯体,还有那个表情了。

正    文


 “暖暖,我看到你了,你这身衣服真是好看,来摆个姿势让我看一下。”


    电话里的声音一直在指导她做各种姿势,可是这条街那么荒凉,那个人到底在哪里。


    “好了我知道你来了,你回去吧,下一次我们再约,你的魏总现在应该是在和他的小未婚妻喝酒吧,说不定一会就去临幸你了。”


    回家!


    这个男人太疯狂了!


    夏暖一路狂奔,等到了正路上的时候,左脚的鞋子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脚后跟的血迹点点,痛感让她回到了现实。


    挤在最后一班公交车上,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却没有一个人对她嘘寒问暖。


    “喂,多少钱一晚!”


    一个人贴了过来,直接摸上了她的大腿。


    “滚!”


    跌跌撞撞地下车,整整走了七站回到了公寓门口。


    路边闪烁的灯光却一点也没有拯救她落败的身影,那个人不是说好了来家里吗?原来她不过是个睡前甜点,而正餐是周媛!


    肚子很饿,身体很累,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所有人都在告诉他该结婚了,就连她都在祝福他。


    魏凉桐只想好好喝醉一次,在熟悉的酒吧一杯又一杯地喝着。


    当年他从这里带走夏暖,给了她荣华富贵,让她享誉娱乐圈。


    多少双眼睛盯着他,都渴望从他身上得到一点什么。


    “先生,约吗?”


    穿着暴露的女人攀上来的时候,他刻意避开,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喝了几十杯了。


    手机响了好久,女人一直阻止他去摸电话,恨不得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贴到了魏凉桐身上。


    对于夏暖身体的触碰,他从不抗拒,明明都是一样的出身,他现在却觉得格外恶心。


    可能只是习惯那副躯体,还有那个表情了。


    “滚。我不说第二遍。”


    接通电话周媛各种担心的话语就全部袭击他的感官,等到见到急切的周媛的时候,他已经快要不省人事了。


    直到半夜醒来的时候,屋子里的装饰很陌生,就连床边的人也很陌生。


    两个人赤诚相待,周媛身上满满的青紫躺在他的隔壁。


    头很疼!快要炸裂一样地让他失去理智。


    “你要走吗?魏凉桐,夏暖根本就不是你的良配,她那么风骚,怎么会不甘寂寞等你一夜!”


    女人看着走到玄关的他,大声吼叫。


    “我会负责的。”


    “啊啊啊!夏暖,你凭什么!凭什么!”


    拨通那个电话,狠狠交代了几句,不顾对方贱笑的声音,周媛只觉得自己快要被嫉妒吞噬了。


    他宁可难受都没有碰她,他睡梦里叫的名字竟然只有那个女人!


    不想理会女人的疯狂,他只想确认她会不会等他过去。


    会不会!


    推开房门,屋子里面一片黑暗,夏暖知道魏凉桐不会回来的。


    韩强说的对,周媛才是他的未婚妻,他们之间算什么,这种关系早晚都会结束的。


    浓烈的酒气突然扑面袭来,夏暖的眸子在那一瞬间变得明亮,惊讶甚至是欣喜一览无余。


    只可惜,灯关着,她心心念念的人根本就不曾看到。


    “魏凉桐,是你吗?魏……唔,啊!”


    噩梦一样地贯穿,她的衣物都没有被脱下,男人霸道的气息全部打在她的脸上,刺激着她脆弱的肌肤。


    夜晚的凉气已经让她很难受了,男人冰凉狠戾的刺痛更是让她难以承受。


    “不要……魏凉桐,我好痛……不要……”


    已经不是第一次的经历了,可是冲上感官的血气让她很快就清醒了。


    他身上有别人的香水味,周媛的限量款阿玛尼香水。


    “滚开,不要拿你碰过别的女人的身体碰我!好脏!啊……我恨你!”


    “额。”


    重重在他的肩膀咬下一口,满嘴的血气让她无法言喻。


    男人只是闷哼了一声,随后就是一夜的放肆,毫不留情。


    她从反抗挣扎到后来的麻木,连眼泪都不曾流下。


    “恨我,夏暖,你还没有资格!”



正文


    “夏暖,过来走个场。”


    因为那个宣传微电影,夏暖的曝光量大大提高,每天除了几个小时的睡眠,就全部都在走场。


    如果不是导演叫了几句,她又再次睡着了。


    嗜睡,胃口不佳,为了工作强忍着,就连工作人员都看出来她消瘦了不少。


    “暖暖,实在不行,我们今天请假去看医生吧,魏总最近忙得很,没时间在乎这种小事的。再说了,他最心疼员工了,暖暖,去看看吧!”


    助理拿着开水走过来,眼里满是心疼。


    夏暖从未见过有人对她有这样的表情,她和刘娟合作了那么多年,每次难受得来的一样是刘娟安排的密密麻麻的工作。


    “没事,魏总要结婚了,自然忙得很。”


    那天之后等她醒来的时候,屋里的狼藉远不如她身上的狼狈,还有她碎了一地的心。


    “这是补血用的,据说暖身,我这是弄了好久才弄好的。”


    经纪人带着一个保温盒过来,一脸献宝地打开盖子,明明是香喷喷的鸡汤,就成了她干呕的缘由。


    一点点肉香和油的气味就让她恶心不止。


    “呕。”


    一路跑去了卫生间,夏暖颤抖着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验孕棒。


    这东西还是托人弄来的,本不相信这种荒唐的事情有一天会发生在她身上,可是那天是魏凉桐唯一没有做过避孕的夜晚。


    他不想她怀上他的孩子,只是因为她不配,如今他要结婚了,更不会允许一个这样的女人成为他孩子的母亲。


    闭着眼睛等待着结果的到来,睁开眼睛还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结果。


    “暖暖,你没事吧,下午要不要请假去看医生?暖暖。”


    听着外面的人焦急的声音,夏暖只想自己被下水冲走,永不见天日。


    她一把抓住乱糟糟的头发,蹲在角落里不敢出声,咬着嘴唇接受着这个事实。


    默默定下了医院妇产科的预约检查,夏暖只觉得那种很久没有的寒冷再次袭来,心口开始堵的慌。


    她努力让自己张大嘴呼吸,好久好久才平复了心情。


    “我下午要去看医生,这个镜头今天就到这里吧。”


    导演急急忙忙跟过来就看到了夏暖苍白的脸,这可是魏凉桐的大红人,他们犯不着赶进度要了人家的命。


    “好好好,暖暖你今天就放假吧,回来之后好好休息,有事一定和我们说。”


    医院里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坐在长椅上等待,大中午的人最少,她避开了人流,却没有避开自己的紧张。


    死死攥住手机,汗水已经将手机屏幕水洗。


    那个电话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打来了,魏凉桐也没有联系过她,一切进行的都算顺利,这个时候请不要再出意外了。


    “夏暖。进来。”


    护士温柔的声音响起,手里的手机也震动了,夏暖吓了一跳,手机掉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


    “媛媛,你真是幸福,奉子成婚也只有你敢。诶,刚刚那个是不是那个大模特夏暖?”


    拿着孕检报告,周媛脸上笑着,心里却是一片灰暗。


    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不是他的!


    “夏暖?”


    捡起手机匆匆进去的人的确是夏暖,周媛死死锁定了那个身影,一个想法几乎在她脑海里炸开了。


    她有了魏凉桐的孩子!


    不死心地跟上去,不顾身边闺蜜的惊诧眼神,周媛恨不得马上就进去质问那个女人。


    “媛媛你这是怀孕呢,情绪别太波动,不就是你未婚夫公司的模特吗?想见的话,直接去公司不就好了,你可不能出事,否则我可是没法和你未婚夫交代。”


    一把拉住要冲过去的人,周媛才停住了脚步。


    不论如何,她肚子里的现在才是正统,夏暖,她一定会把她踢出局的。


    “是啊,暖暖身体不太好,所以我有点担心,看来我是管的太宽了,还没成老板娘就要做老板娘的工作了,要是被凉桐知道,一定会笑话我。好了,你去工作吧,记得帮我看一下暖暖的状况。”


    松开闺蜜的手,周媛笑的很端庄,直接驱车去了魏凉桐的公司。


    闺蜜作为这家医院的护士,当然是可以看到夏暖的病历,对于夏暖这样的大模特,她可是感兴趣的很。


    “孩子一个多月了,这个时候孕吐嗜睡很正常的,小姐还是多多注意情绪好好休息,否则很容易小产的。”



正文



    拿着报告走在大路上,夏暖已经看不清楚眼前的路了。


    怀孕!


    最讽刺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工作一波接着一波,请假是不可能的,除非她有勇气去面对那个人下一波的折磨。


    她的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正在孕育,人家都是爱的结晶,他们却是怨气的结晶。


    摸了下小腹,手机的事情早就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她是怀孕了?”


    要不是值班医生亲口所说,李月还真是不敢相信大模特未婚先孕。


    夏暖怀孕了,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该是多么火爆的一个新闻,报酬也是不少的吧。


    可是一想到魏凉桐处事的方式,李月下意识抖了一下,还是把这件事情藏在心里吧,不过还是有必要和好朋友八卦一下。


    看着马上就要到达十七楼的电梯,周媛一把关掉了手机走到了魏凉桐的办公室。


    “我不是说了吗?有事情交给助理,我谁都不见。”


    “我怀孕了。”


    干脆利落地一句话如同一个炸雷在魏凉桐脑袋里炸开,周媛怀孕了,孩子是他的。


    那个迷醉的夜晚,他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他只记得醒来就是那样的状况,他却从未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


    “我说过我会负责。你不用担心。”


    “我饿了,陪我去吃饭。”


    无奈的语气让周媛嫉妒地要死,既然他要负责,那他们的游戏就要开始了。


    魏凉桐从来没有早退,但是今天全公司的员工都看到了那个严于律己的总裁和未婚妻出去吃饭了。


    “暖暖没事吧。生病了就该去看病,我们去请假就好了,魏总人挺好的,不会把我们如何的。”


    助理和经纪人从公司一路找到了餐厅才看到魏凉桐,只是刚刚出口的话再看到了男人黑色面孔的瞬间成了覆水难收。


    “魏,魏总,夏小姐身体不舒服,导演给了假期,还有她今天去看了医生,说是胃不好,需要照光治疗几天,所以。”


    周媛正在享受着贵宾待遇,等待魏凉桐的虾仁,却不料这一刻好事就被耽误了,语气也不是很和善。


    “凉桐,小凉桐要吃饭饭。”


    魏凉桐眸子一灰,继续给她夹菜,只是轻轻吐出来一个字。


    “嗯。”


    经纪人和助理匆匆离开,顺带给夏暖回了电话。


    夏暖坐在床下,拉着窗帘看着墙壁上被重新点亮的挂钟。


    钟摆一下有一下敲响,在她的心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鼓点。


    “暖暖,我今天看到了周小姐,他们真的好幸福啊,而且周小姐还给你送了订婚仪式的请柬,主要是周小姐竟然奉子成婚。”


    助理的声音带着一点少女的兴奋,却让她的心一下子跌落谷底。


    “是啊,祝福他们呢。”


    生下这个孩子吧,然后走的远远的,夏暖给自己留下一点念想吧,他不是你的了!


    心底的声音一直呼喊着她,让她自私地想要留下这唯一的念想。


    再一次吧,等他结婚了就解约去老家过日子吧,你可以幸福的。


    几天浑浑噩噩的生活过后,她盛装出席,只为了那个人的订婚仪式。


    商界的高层齐聚一堂,他穿着一件修身的紫色西装,周媛穿着一身粉色的公主裙,美的不可方物。


    她站在门口没有任何人引导,没有任何人陪伴,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小丑。


    靠着老总裙带关系起来的大明星,如今要来参加情人的订婚礼,这是秦城本年最戏剧的镜头。


    镁光灯一直打在她脸上身上,让她睁不开眼,却在下一刻那两个人十指紧扣的瞬间全部消散。


    “感谢大家莅临我的订婚仪式。”


正文


    拿起酒杯,她本想一饮而尽,可是一想到那个小生命的存在,她停下了动作。


    她轻轻拂过小腹的动作被周媛捕捉得一清二楚,她笑着借口去洗手间,却不顾一切地给那个男人打了电话。


    “我要她消失!”


    “夏小姐好久不见,你又漂亮了。”


    上一次醒来之后没有抓到夏暖,刘总对这件事情就耿耿于怀。


    这一次从夏暖进来之后的漫不经心开始,他就笃定这一次一定要再吃一次这个大美人。


    举起酒杯贪婪地看着夏暖,恨不得可以将人马上吃掉的心情一跃而起。


    “你是?不好意思,我手机响了。”


    拿着手机离开会场,夏暖吓了一跳,是韩强。


    “暖暖,我就在配电室,过来,我想见你。否则,我不敢保证这场订婚是喜剧还会是悲剧收场?”


    缓缓走到隔壁的房间门口,房门突然被打开,那张脸泛着绿光幽幽地笑着盯着她。


    “凉桐啊,订婚快乐!”


    大厅突然熄灯,在那个声音响起之后的瞬间再次亮起。


    不知情的人全部鼓掌为这场恶作剧一样的祝福,可是只有魏凉桐一下子警觉起来。


    这个声音和那个清洁工的如出一辙,是谁呢?


    夏暖,你也就配和那个私生子一起厮混!给我回家做饭!


    韩强!


    四处搜索一圈,刚刚还在大厅里吃甜点的女人不见了身影,夏暖那晚的梦也突然浮上脑海。


    她总是说梦话,哭着闹着,醒来的时候总是会失神好久。


    魏凉桐一直觉得是她坏事做多了,所以遭到了报应,可是他为什么会如此不安。


    “凉桐!”


    周媛压根不曾想到,魏凉桐会为了那个女人把她一个人扔在订婚仪式。


    魏正刚刚还在笑着转眼就被变故惊动了,他跟着追出去却还是没有跟上魏凉桐的步伐。


    “刚刚站在这里的人呢?”


    一把揪住门童,魏凉桐都不知道他会惊呼出声。


    “出去了,和一个男人走了。”


    顺着门童指的方向,魏凉桐直直地追出去,将人群扔在了身后。


    手机的追踪系统渐渐信号变弱,他从没想到有一天他会用这种方式去找一个自己最厌烦的人。


    夏暖的新手机是他配置的,上面的追踪定位功能他希望他永远都用不到,因为这个女人他是绝对不会让她逃走的。


    他要她看着他幸福美满,而她只能活在他身后的阴影里面。


    明知道电话打不通,可是他还是想要一遍一遍拨打,他想知道那个女人没事吧。


    “唔唔唔。”


    再次醒来的时候,凉风阵阵,夏暖浑身被冻僵了,嘴巴也被堵住了。


    “暖暖,我多舍不得你,我都没有享受,就有人要送你上路,你说,要是我在这里把事办了再把你解决了,他们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举两得。”


    男人挥动着手里的尖刀,一脸色气地看着眼前的肥肉。


    “这皮肤还真是吹弹可破,还有这身材。”


    肮脏的大手在她的皮肤上划过,留下一道道红痕。


    夏暖越是挣扎,他的表情越是过瘾。


    “怎么?嫌弃我!你在魏凉桐那个臭小子身下是不是就不是这样了,到底有多浪荡!啊!”


    头发被一把拉起,夏暖痛的模糊了双眼。


    她躲了那么多年还是没有躲过这一遭!


    “来吧,宝贝,好好伺候我!”


    一把拉下她的礼服,苍白的肌肤很快就和凉凉的空气接触,他一把将她的头按到了他的下面,使劲撕掉了脸上的胶带。


    疼痛,惊恐,羞耻的感觉参杂着一股让人呕吐的臭气扑面而来。


    “呕。”


    “你竟然敢吐在我身上!婊子!”



正文


    男人一把拉开裤带,对着她就过去了。


    孩子!


    如果她被强迫了,孩子肯定保不住,不可以,她必须保住自己。


    “你这样做什么,不松开我,你怎么爽!”


    忍住呕吐的感觉,狠狠回了一句,倒是让韩强惊喜了不少。


    “也是啊,肯定不爽,不过我要是松开你,你跑了怎么办?”


    “你不是有工具吗?我要是能跑,那你真是窝囊废,女人不会睡,杀人也不够狠!还是说你功能不行?”


    男人果真都很在乎自己被别人说那个功能不好,看着韩强要给她松开捆绑,夏暖只是有意无意地看着周围的环境,但是并没有做出什么表现,还一直气呼呼喘着粗气。


    这里看起来很陌生又觉得很熟悉,可以确定的是她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大楼。


    她可以看到下面的万家烟火,就足以证明她们不在平地之上。


    “你?”


    “我什么,我这不是给你松开一只手了吗?”


    果真作为一个杀人犯,夏暖不得不说韩强很有心机,他口中说的松开不过是将她的一只手绑起来。


    “来吧,我给你松开了,该轮到我了。”


    把她的手放在了那个物件上,夏暖的呕吐感再次强烈。


    “又吐我,夏暖你长能耐了。对了,你这手机响了很久了,要不要我帮你拍个遗照给魏凉桐发过去?”


    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一直在闪动,夏暖伸手却碰不到手机。


    “魏总,你好啊。”


    “不用你拍了,我自己来了。”


    魏凉桐举着手机看着她,昏暗的光线之下,夏暖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大抵也就是幸灾乐祸吧。


    “哟,这就来了。”


    韩强没有想到他找了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是能被找到,脸上没有什么表现,但是手上的刀可是很快就放到了夏暖脖子上。


    这个地方他生活了那么多年,怎么会这么快就忘记。


    “暖暖,看我对你多好还给你找了你们以前相好的地方。”


    身上被狠狠扭了一下,带着火辣辣的感觉,夏暖脸色越发不好。


    “你来做什么,不是应该订婚的吗?你走啊!”


    不想赌气,可是这种时候除了赌气,她不能保证他的安全。


    他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他不该被牵扯进来,也不该知道那些龌鹾的过去。


    “魏总来,应该是想看看我和暖暖的好事吧,魏总最有经验了,要不要对我和暖暖做出指导?”


    男人的刀子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却更像是在他的身上划下一刀。


    “夏暖,我都不知道你会不知廉耻,我是不能满足你吗?这么快就找到了老相好,都怪我没有好好关照你,让你这么短的时间里就钻空子了!”


    都怪我没有好好关注你,才会让这种荒唐的事情发生。


    “魏凉桐你退后,否则我就让她和她那个便宜的妈一样马上去见鬼。”


    韩强举起刀子喊叫着,魏凉桐的小动作还是被他发觉了。


    “怎么你还不知道吧,当年啊,我把张丽那个贱人杀了,然后还把她卖了,要不是她跑得快,现在被伺候的就是我,哪里轮得到你这个黄毛小子!”


    男人舔了一下刀尖上的血迹,表情很是享受。


    “不过是我睡过的,你都这么知足,果真人贱就是没办法。韩强你这些年过得很不好吧,没有钱,过街老鼠一样。有钱才会有女人,否则你也不至于这么饥渴。”


    被说到了心事,韩强的脸色一变。


    没有钱,就连工作也没有,为了解决欲望,他做过几次强奸的事情,身份也被黑了,要不是那个女人找到他,他怕是早就死在路边了。


    “有钱又如何?你就过得很好嘛?你当年不是和这个贱人爱的死去活来的吗?现在看着别的男人睡她是不是很爽啊!”


正文

    “不过就是一个被睡坏的女人,你想要我给你钱就是了。当年的事情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魏凉桐没有退后,却还是忌惮男人手里的尖刀。


    夏暖不说话,他就更紧张,犹如那把尖刀在他脖子上一般。


    他送她去不同人的床上,到头来却只能他一个人碰她。


    他把她的名声弄的臭气熏天,却还是让她成了娱乐圈的明珠。


    或许爱的深了才是恨吧。


    “韩强,你想好了,你杀了她就又背了一条人命,没有钱拿,你觉得你进了监狱我会让你好过吗?你想清楚了!把刀放下,我们还有的谈!”


    他从来没有过这么耐心地对她说话,却在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面前放下一切。


    “你会给我钱对不对?你没报警对不对?”


    “我会成全你。我没报警!”


    韩强渐渐放松警惕让他靠近,一把将对方的刀扔到楼下,他走过去给夏暖松绑。


    “你不是应该订婚的吗?来这里做什么?你的未婚妻呢……你骗我,楼下的车子怎么那么多!魏凉桐去死吧!”


    韩强一把拎起角落里的桩子冲向了他们,楼下的呼喊声警笛声淹没了夏暖的惊叫。


    魏凉桐死死护住了她,经受了那一棍。


    “魏凉桐!”


    “没事了,暖暖。”


    恍惚之间,魏凉桐好像看到了好多年前的场景,她买好早餐在小胡同口等他载着她去上学。


    魏凉桐,你会娶我的吧!


    我会的,暖暖。


    “抓住他!凉桐!你们不是说他去忙公司了吗?媛媛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人群全部涌到了他们身边,将他们死死分开,他的血液带着体温渗入了她的皮肤。


    所有人都用恶毒的眼神看着她,可她嘴角却是笑着的。


    魏凉桐告诉她,没事了……


    “都愣着做什么,抢救啊!”


    “媛媛,你注意身子,孩子要紧!让开!”


    魏正的语气冰冷,把她一把甩给了医护人员,再也不是那个寻求建议的温柔伯伯了。


    魏凉桐进了重症监护室,她被包扎可伤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管着。


    她现在门外想进去看他,可她不敢去看周媛的脸,不敢去承受那份来自他未来妻子的问责。


    又在门外站了一天,公司的事情她根本无暇顾及,她只想默默守着他,什么都不做。


    “你来做什么?”


    “周小姐,我只想看看他……”


    “看他,夏暖你不要刷存在感了好不好?这让我很恶心,我才是他的未婚妻,可你竟然让他从订婚仪式上离开去找你。如果不是孩子的缘故,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周媛都不觉得解气。


    她不是最喜欢在别人面前装柔弱的吗?那她就成全她好了。


    手机恰巧响起,接通了电话,女人就笑着到了一旁。


    周媛被公司的电话叫走之后,她颓败地站在门口看着。


    他们的孩子才是正统,她的不过是一时疏忽,或许她该把孩子打掉,等他醒来,等他醒来她就去做。


    白天不好出现,公司的事情她也不想因为她毁于一旦。


    强忍着拍摄的辛苦,每天晚上她都会给她讲故事。


    故事的内容无疑把她全部扣除,他和周媛才是最合适的主角。


    由于公司最近的风言风语和魏凉桐的失踪,夏暖已经两天没有怎么合眼了,高强度的工作量让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是谁。


    “夏暖,你怎么说也是老人了,做个表情怎么和死人一样?”


    勉强笑笑,继续上台,她还没去看魏凉桐,不知道他醒了没有?!


    “暖暖,别管他,就是狗仗人势!你最近休息不好吗?吃的也不好,黑眼圈也重了,你可得多注意身子。”


    助理拿了杯开水默默安慰她,她却依旧无法静心。


    魏凉桐一直在追问当年发生了什么,可是梦里的夏暖除了又哭又笑什么都说不清楚。


    张丽死了……为什么这件事情他没有印象,那个时候的夏暖不是什么都会和他说的吗?


    也对,她跑了!她把他狠狠“刺伤”之后就跑了!


    夏暖!


 

正文



    眼前一黑,魏凉桐猛地睁开眼,只觉得日光灼眼,浑身生疼,恍若隔世的感觉真实地吓人。


    “病人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我们马上联系你家人!”


    挥手制止了护士的动作,他才意识到手腕的痛感,滚针真的很痛,怪不得她受不了。


    医生很快就进来做了检查,确定无误后才松了口气。


    “魏先生你刚刚脱离危险期不久,一定好好照顾身体,有什么要求就和我们说。”


    医生退出去之后,魏凉桐僵直着身体看着窗外的阳光,单调乏味,却让他看了一下午。


    “我想问下,我住院期间来的人多吗?”


    “哦,您未婚妻来的次数倒是很多,之前还有个姑娘一直在门外,最近几天就没来过了,我看着可像那个大模特了。不过您未婚妻真好,您真有福气。”


    呵!他拼了命救得人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魏凉桐你真可悲!


    身体虚弱让他再度睡过去,隐隐约约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魏凉桐,你该醒了,你都到了普通病房了,周媛等你等的很苦的。”


    “我有时候就在想,我当初是不是就不该遇见你,被卖掉也许是我最好的结局。”


    “你知道吗?我嫉妒周媛,可是现在看来,只有我是最可笑的,她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事,怀着孩子还要四处为你的公司奔波。”


    “你绝对不能辜负她……”


    女人喃喃自语,他暗自握紧拳头很想打她一拳,可是到了后来她的声音却变得柔弱起来,甚至开始抽泣。


    “我这辈子最失败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十七岁的时候身边有你,最失败的就是二十七岁还是那么不要脸面。”


    魏凉桐,我真的爱的太累了。


    天还没亮,她就起身给他把被脚藏好,她看着他,良久走出了房间。


    公安局给了明确答复,说是嫌疑人交代了,可是夏暖风风火火赶来的时候,工作人员只是给了一句“受害人家属知情”的回答。


    她等了那么久的回复只有这一句,她怎么可以死心。


    “同志,我也是受害人,为什么不能通知我?”


    “小姐你的身份你清楚,还有魏老先生特意嘱咐了,这件事情是他们家事,与你无关。”


    好一个与她无关。


    笑着离开了公安局,她只觉得自己太单纯了。


    他们的关系说的好听不过就是上司和下属,难道还要说的难听都让她知道吗?


    早上公安局传来的消息还在耳边隆隆作响,周媛无法压制情绪,却还是在知道魏凉桐醒了之后把一切都交代好了。


    这些事情都让它烂在记忆里吧,凉桐,你不必知道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我将是你的妻子。


    “凉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爸爸一会就来看你。”


    周媛拿怀孕的事情压住了魏凉桐从订婚仪式逃跑的乌龙,自然也会催促魏正将婚礼快马加鞭了,这个阶段绝对不可以出事。


    魏夫人的位置必须是她的!


    “那还不是你爸。”


    “可是伯父已经答应了结婚的事情,我们今天来更多的不过是为通知你。”


    魏凉桐一夜未睡,他在黑暗中看着那个小女人做着一切可笑的事情,却不觉得幼稚。


    她好像是有了默契一样知道所有的东西都知道放在哪里,该做什么不该说什么就像是演戏一样做的很精湛。


    “凉桐,媛媛说的没错,孩子也有了,你们也该结婚了。夏暖就是一个插曲,我希望你看清事实,不要让我亲自动手。”


    “我一直听着你所有的安排,婚姻是我自己的,我不希望别人插手。至于孩子是不是我的,还有待考究。”


    魏凉桐站起身压根没有看屋子里的人,他的气场很大,因为屋里的人对他而言都是外人。


    “我累了,你们请回吧。”

试读结束

【未完待续,后续加微信号m10005m

更多资源请关注肥啾书屋


长按二维码可以秒加哦~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