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小说丨《半妖怜》

zz的小房间2019-06-20 10:16:40





类型—古代言

题材—玄幻重生


半妖怜





内容标签:

古代言情 玄幻重生


搜索关键字:

主角:林逸之&左颜汐┃ 


文案

     他本是一国亲王无欲无求,

  她本是千年狐妖无情无恨, 

  命运注定纠缠,纠缠注定漫长。

  情爱煎熬,仇恨弥天,谎言欺骗,天命捉弄。

  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问苍天,究竟该为人,还是妖?

  生命像是一颗叛逆的种子,总无法如心中所愿的成长。



前言 第一节 时代背景


   时代背景: 


  世界分内海与离海,内海有四国,分别是东诸、华葛、西婪、北岑,四国分布成环形。 


  东诸疆域广阔,强于军事,淡水资源紧缺。 


  华葛气候温和,手工业繁盛,物资丰厚。 


  西婪农作物丰富,但多发水涝,气候湿热,国界两处有极寒雪山。 


  北岑与西婪接壤,但属小国,常年冰封,与外界少有联系。 


  内海四国多用两种语言,东诸国与西婪国多用西婪语,华葛国与北岑国多用华葛语,由于华葛商人遍行四国,所以华葛语基本上成为四国的通用语言。 


  离海有三十二岛国,与内海少有来往。 


  四国皆有妖魔出没,人们对此已经司空见惯,并流传着一种古老的说法——在没有妖魔出没的土地上,往往居住着强大得难以想象的妖仙。它们隔世而居,灵气强盛足以动撼天地间的神明。   

        

红颜 第一节 生死轮契   


  初春时分,天气微寒。亲王府中的花园里,两位年轻人正把酒言欢。一位俊逸潇洒,一位文质彬彬。 


  李烨续饮下一小盏梅子酒,环顾四周,言道:“你这花园倒是清幽得很啊。” 


  “不留鲜花万朵,自归清幽园静。”林逸之微笑着答道。 


  李烨笑起来,“我们相交多年,你的性情我自是再了解不过,不过这园内不种花的事,也真亏你做得出来。” 


  林逸之笑而不言,李烨继续说道:“算了算,你也已经冷落她三年了吧。当年陛下为你寻遍全国找来这天下第一花,你也实在够不知道怜香惜玉哦。” 


  “心已死,再付情于她,怕是害了她。”林逸之神情冷淡的回答。 


  “罢了,其中原由我自是明白,只是你苦了人家姑娘三年青春,如今她忧郁成疾,你依旧不闻不问,是不是……” 


  “左颜汐进我府里第一天我就跟她说过,虽然一屋同居,当是陌路……” 


  “呀……原来你还记得她的名字啊……呵呵。”李烨又饮一杯。 


  林逸之苦笑,不作解释。 


  这时一位面目慈祥的妇人缓缓走来,妇人表情严肃,甚似带了股哀怨。 


  “王爷。”妇人轻轻呼到。 


  这妇人便是伺候左颜汐的玉姑姑,这些时日左颜汐的病情不断恶化,早年本身就有病根在身,如今可说是多疾并发,所以玉姑姑是每日都频繁的向林逸之报告左颜汐的病情,尽管林逸之不闻不问,玉姑姑却依然故我,她对左颜汐有着不容忽视的忠诚。不过近日她来得次数明显少了很多。 


  林逸之见她来了,眉头微皱,心里也有些疑问,平时都是匆匆忙忙的,怎么今日玉姑姑这么平静? 


  “左颜姑娘的病如何了。”林逸之也算是例行公事的发问了。结婚三年,他始终称呼左颜姑娘,他心里对左颜汐自然是愧疚的,不去看她也是他不敢去面对罢了。尽管有人指责他未免太不讲人情,但是他也懒得辩解了,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身影,一个恐怕是死也忘不了的窈窕身影。 


  玉姑姑曲了一下身子,回道:“小姐三日前开始昏迷不醒,群医无策,今日清晨小姐醒过来一次,问了句春分到没到,老奴回答已经春分,小姐便断了气了。” 


  李烨在一旁看着这姑姑回着话,发觉她双肩微颤,便不忍再看下去,心里叹了口气。春分到没到?这左颜汐怕是位极善良的姑娘,可惜命运作弄,身负着皇命嫁入了亲王府。 


  “春分到没到……”林逸之轻声念叨着,他知道他毁了她的一生,“好好安葬。”除此之外,林逸之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玉姑姑低着头,怕是已经泪流了满面,她应了一声之后并不离去。 


  “还有事么?”林逸之问道。他对这玉姑姑也是相当敬重的,特别是她对左颜家的忠诚。左颜家虽然已经家道中落,她却依然对左颜汐不离不弃。如今唯一的主人逝世,虽不是他的本意,但是间接因他而死,想想来,也对这姑姑有些内疚。 


  玉姑姑并不抬头,低声说道:“老奴有一事相求。” 


  “说吧。” 


  “小姐貌比天仙,身姿婀娜,世人都美誉她为出水芙蓉,更有人称其芙蓉仙子,老奴斗胆,请示王爷可否让小姐水葬安魂。” 


  水葬?一旁的李烨转过身来,惊讶的看着林逸之,他从未听闻过水葬一说。 


  林逸之倒没什么过多的反应,“这是我欠她的,姑姑你觉得如何合适,一切就都交由你办吧。” 


  玉姑姑曲了下身子,退去了。 


  李烨望着姑姑离去的背影,不禁问身边的林逸之:“水葬是如何说法?” 


  林逸之重新斟上酒,回答道:“在皇城是不多见的,不过在一些乡间兴过这种安葬法子。将死者置于舟上,顺水流而行,一般舟都会做些手脚,所以驶不了多远就沉进水底了。” 


  “哦?那不是等于喂鱼吗?” 


  “兴水葬的人都认为水是洁净的东西,能带给死者安乐。如此而已。”林逸之说着,又喝下一杯梅子酒。酒虽酐香却也清冷,凉过心肺,林逸之舒了口气,他不禁有些懊恼对左颜汐的冷酷无情。毕竟是一条无辜的生命。 


  “人死不能复生。她就算是活过来,你也给不了她什么。”李烨轻轻说道,他仿佛看出了林逸之的心思。 


  轻叹了口气,林逸之又重新恢复他俊朗的笑容,“你这次来找我,怕不是为与我喝酒的吧,有什么事?” 


  “应岚妃所托而来。”李烨低声说道。

 

  岚妃!这字眼让林逸之一阵惊慌。“她……她怎么样了……”他也只有在李烨面前才敢流露真情。 


  “她很好,但是你将会很不好。”

 

  “怎么?……皇兄难道还不放心我吗?”林逸之苦笑。 


  李烨也干笑两声,“哈哈,你若是待左颜汐好一些也就罢了……可天下间几乎任谁都知道你冷落她三年之久,皇上能不疑心吗?何况,……如今左颜汐……也罢,皇上也并非无容人之量,只是他也要顾住皇家的颜面,不能让朝廷里的人都议论他的家事。” 


  “我知道,定是那帮大臣又说了些什么了。”林逸之无奈的说道,他是知道的,他让他的皇兄陷进了尴尬之中。 


  当年林然身为皇太子,朝廷两派相争,丞相秦连为巩固太子势力将女儿秦岚嫁于太子殿下,实为迫不得已的政治需要。纵然林逸之与秦岚早已海誓山盟也无可奈何。那时为了大义,林逸之放弃了。这一放便是三年。 


  “要那帮大臣闭嘴是必须的,这事可大可小,丞相秦连也很为难。”李烨叹息的看着好友,他当然明白林逸之的苦,只是身为臣子,有些事,只能从之,“西婪又进犯了。” 


  “西婪?!”林逸之惊讶的挑起眉。 


  “没想到是吧?刚平定了鳕州之难,西婪就进犯了。” 


  “上次我与赵将军把他们打得落荒而逃,没想到半年不到又进犯了……西婪国土虽大,却不及我国富足,他们如何准备的粮草与军队?”林逸之觉得蹊跷。 


  “你除了是亲王之外,也被誉为常胜将军,这次皇上似乎有意让你前往,于是岚妃特地要我来嘱咐你,皇旨这几天可能就会下来了。”李烨说完,叹了口气,“她对你也是够上心了。” 


  林逸之不语,又一盏酒下肚,凉彻心肺凉彻骨,如同当年目睹心之所爱坐上他人花轿。“西婪与我华葛国素有纠纷,我也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何需惊慌……”林逸之无谓的说道。 


  这时李烨反而不语了。林逸之奇怪的望着他的好友,等他发话。李烨似乎在思考什么似的,许久之后抬头说道:“说来奇怪,西婪与我国素有战事,他们的作战方法我们也很熟悉,不知为何,这次他们卷土重来作战方法大不同前,据说赵将军在前线吃了不少苦头,如今已经是连败两次,皇上震惊。” 


  “有这种事?……”林逸之皱起眉,深邃的眸子暗下来,“我会尽快赶去和赵将军会合。” 


  “她要我代她对你说声保重。” 


  “谢了。”林逸之笑得凄然。 


  左颜汐的葬礼办得简单,玉姑姑明白太过招摇会让亲王遭人诋毁,尽管他是冷酷无情了,但是奴才办事总有一定的分寸。玉姑姑是明理人,她也知道进退,在皇城内安分,当遗体运到了城外的旭岫河,玉姑姑开始正式举行了最为壮观的水葬。成千上万朵芙蓉花置于河中,顺流而下,两岸童男童女各五百,手持花篮向河内洒鲜花,和尚道士各半百,以求念经安魂之效。华葛国最好的青竹四百九十根做成扁舟,同样插满芙蓉,中央以锦绣缎带丝绸布置安驮遗体,吉时入水,吉时放流,吉时祷告,吉时举灯送魂。 


  林逸之也参加了葬礼,他想着办完了该办的事,就起程离开皇城。 


  尽管葬礼在城外办的奢华,林逸之也不反对,他是能体谅玉姑姑的心情的,只是看到一朵朵芙蓉顺水流而尽逝,竟有种说不出的凄然。 


  幽幽的深谷里,是另一番景象。藤帘仙泉,青苔红果。河水屈曲而流,汇作一股汪泉,岸边青苔仙草,繁花点缀,四周有异树百株,怪石成相。一个身影活泼得跳来跳去,它似乎是个人?因为它有衣衫,虽然褴褛又污秽。它似乎也不是个人,头发披散着,映在谷底河流水面上的那张脸,那是一张脸吗?野兽的眸子闪着幽幽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尖利的獠牙更让人恐惧!它竟有一张野兽的面孔。 


  “爷爷,爷爷!你看有个死人飘过来了!”这似人非人的生物居然有着更胜天籁的声音。

 

  被唤作爷爷的人,是位看似普通的布衫老者,白发苍苍,面露慈相。老者闻声抬头看了看,顺水飘来的正是左颜汐的遗体。他掐指算了算,便呵呵笑起来。 


  “爷爷,你笑什么啊?”小生物一跳一跳的来到老者身边,急急的问。 


  “汐儿,这女子算是与你有缘,她与你的名字一样。” 


  “一样?”它跳上竹舟,开始细细端详躺着的女子。 


  “汐儿,你身为半妖,苦于没有肉身,不如寄居在这女子身上,你看如何?”老者说道。 


  半妖并没有立刻回应老者的提议,她看了左颜汐好一会,说道:“爷爷,她生前好象很辛苦。” 


  老者轻轻点了点头。继而说道:“命中注定你要代她去世间走上一回。” 


  “是吗?命中还注定了什么呢?”半妖回头问道。 

  “哈哈……”老者只笑不答。 


  半妖的眼中似乎闪过一些什么,她低头看着左颜汐,胜雪的娇肤,精致的眉眼,沉鱼落雁,倾国倾城。这女子与她同名么?……似乎真的命中注定了。半妖清脆的笑声响起来,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只有她明白那份苦楚。



红颜 第二节 入居王府


  “平儿,玉姑姑去哪了?”林逸之坐在书房内,对侍女询问道。林逸之虽贵为亲王,但生性不羁,常年不在皇城,加上近几年来战事连连,他又有着常胜将军的头衔,更多日子是在战场上度过的,亲王府内的大小事物他很少过问,自从玉姑姑三年前随左颜汐来到亲王府,可以说是将府中大小事物打点得井井有条。所以,这次林逸之远行,府内之事大概是又要托付给玉姑姑了。 


  “姑姑今个一早就去旭岫河了……”侍女低声作答。 


  又去了啊,这玉姑姑也是重情重义之人啊。林逸之想着,吩咐道:“不急,等她回来,叫她来见我,就说我有事吩咐。” 


  “是,王爷。” 


  旭岫河边,玉姑姑跪坐在地上,她这些时日似乎苍老了很多。 


  左颜汐是她一手带大的,如今死于亲王府中,她不怨亦不恨。红颜薄命,一切都是命数。原以为左颜汐的病弱身子可以在亲王府内调养好,没想到三年抑郁三年哀思,左颜汐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衰弱,如今更是魂飞西天。想想来,真是可怜可叹。十六岁承蒙皇命嫁入豪门,十九岁娇俏年华却花容早逝,怎能不怜,怎能不叹。 


  又一声哀叹,玉姑姑艰难的立起身子,望着幽幽河水,落下两行清泪。

 

  小姐年幼时有道人曾预言过,小姐活不过二十,若能在死后水葬,结合天时地利,兴许有一丝回魂机遇。呵呵,我定是老糊涂了,竟然真的在这旭岫河苦守了七日,徒增伤感…… 


  玉姑姑这么想着,苦笑了片刻。她转身正欲离去,听得身后一声轻唤:“姑姑。” 


  玉姑姑心头一惊,呆在原地,不敢回头——是小姐?!……不,不是小姐的声音…… 


  玉姑姑心中一阵紧张,听得身后水流哗哗,唤她的人正踩着水,走到浅岸。一会,那人停下了脚步,又一次唤道:“姑姑。”声音宛如天籁。 


  此人正是深谷里那半妖汐儿。 


  玉姑姑慢慢转过身子,看清来着的面容时,一时失神呆住。这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面容,确是小姐……可为何,为何她却觉得这是另一个人? 


  汐儿立于浅岸中,浓黑秀发随意的披散着,身上自是全湿,单薄的白衫是下葬时换上的,被水浸湿后若隐若显左颜汐美好的娇躯。她似乎是自水中而来,而她此刻正笑盈盈的望着玉姑姑。眉目间不再是往日的愁容,反倒是添三分俏丽,七分鬼魅。 


  “小姐……”玉姑姑失神的喃喃道,“真的是小姐……小姐,小姐真的复生了……”说完玉姑姑跪地痛哭,全不顾身份的失声痛哭! 


  小姐真的回来了!小姐回来了啊!这定是神明对左颜家的恩赐啊! 


  汐儿浅浅的笑,缓缓步上岸来,搀扶起地上的姑姑,“姑姑,我们回去吧。”


  “是,是……我们回去……让老奴为小姐带路……” 


  左颜汐死而复生,引起亲王府一阵慌乱。 


  玉姑姑打点好左颜汐的一切,便匆忙赶往林逸之的书房。 


  “王爷。”玉姑姑轻声唤道。 


  林逸之放下手中书卷,“姑姑,你来了。”他还不知道左颜汐此刻已经活生生的回来了,“我有一些事要吩咐你。” 


  “是,王爷。”玉姑姑低头应声。 


  “因为战事我又要出门一躺,这次可能时间较之以前都要久些,府内一切交由你来打点,左颜姑娘的头七,务必要办好,还有她的一些亲戚,一定要打点妥当,我亏欠她太多,现在无暇分身,就由你替我办好吧。” 


  “王爷,奴才斗胆问一句话。” 


  “什么话?” 


  玉姑姑微微抬起头来,直视林逸之的眼睛,这本该是大逆不道的,但此刻也无暇顾及。这是她第一次抬头跟主子说话,但她却毫无惧意,“奴才斗胆问,王爷当真觉得亏欠了小姐吗?” 


  “是。”林逸之干脆明了的回答道。 


  “若小姐死而复生,王爷会如何?” 


  “此话怎讲?!”林逸之有些惊愕,这种问题,他从未想过。 


  这时玉姑姑曲了一下身子,“贺喜王爷,王妃娘娘死而复生,此乃王爷之福,王府之福,苍天之福。” 


  林逸之愕然。 


  左颜汐活了?! 


  “王爷是否要去看看娘娘?”玉姑姑又问。 


  “……不,还是不了,时间仓促,我现在就要上路了。”林逸之愕然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玉姑姑心头一凉,活了又如何,改不了这作弄的命运。 


  “还有,……你刚才称呼了她王妃娘娘。”林逸之缓缓说道。 


  玉姑姑心一沉,“是的。奴才斗胆。” 


  “我也确实该给这个名分于她,以后就这么叫吧。你下去吧。” 


  听完更是一阵苦涩。玉姑姑曲了身子,退了下去。 


  走出书房,一个侍女迎面跑来,“姑姑!” 


  玉姑姑皱了眉,这是她安排侍侯小姐的侍女,难道出了什么事?“怎么了?”玉姑姑问道。 


  “小姐她……” 


  “住嘴!”未等侍女说完,玉姑姑叱呵道,“从今往后不许如此称呼,要尊称娘娘!这也是刚才王爷吩咐下来的。” 


  “是、是、是……”侍女惊恐的应道。 


  “你刚才要说什么,现在说吧。”她不能就这么顺应天命,她要帮助左颜汐,就算王爷不接纳,她也要亲王府上的奴才们都接纳! 


  “姑姑,小……不,娘娘她有些不对劲啊!”侍女急急的回道。 


  “怎么不对劲?!快说!”一旦是与左颜汐有关的,玉姑姑都不禁紧张起来。

 

  “娘娘她……不认得自己的房间,也不认得府中的布局,……还……” 


  “还怎么样!快说啊!” 


  “连奴婢我也不认识了……” 


  “什么?!”玉姑姑惊愕住。这侍女是一年前开始侍侯小姐的,小姐久居病榻,要说不认识府中布局就算了,连侍女都不认识未免…… 


  “另外……”侍女低声又说。 


  “还有什么事?” 


  “娘娘性情似乎大变,奴婢为娘娘梳头,娘娘却不肯,首饰也不肯佩带……”

 

  玉姑姑默然许久,“你随我来,去看看娘娘。” 


  两个身影匆忙间消失在走廊尽头。

 

  左颜汐的居室处在亲王府的最西处,夕阳光景别有一番情趣,房间外有石桌石椅,凉亭竹桥,浅池红鲤。

 

  “可惜没有莲花。”左颜汐如此说道。 


  “娘娘。”身后唤者正是前来的玉姑姑。玉姑姑匆忙赶来,望见左颜汐正半躺在凉亭内的石椅上,一头秀发袭下,未施胭脂的俏丽面容吃吃的笑着,一身淡青色的衣衫顺着柔软的娇躯流泻而下,形成迷人的褶皱。“娘娘,石椅上凉啊!来人啊,快拿毛毯来。” 


  左颜汐更笑得开怀,那声音似摄人魂魄般迷人。 


  她柔柔坐起来,任一帮侍从忙活。玉姑姑走上前来,轻轻问道:“娘娘,刚才杉儿说,您似乎失忆了。” 


  “哦……原来她叫杉儿啊。”左颜汐微微笑着,一边说一边看向那名叫杉儿的侍女,杉儿见左颜汐看过来,脸上竟不禁泛起红潮,虽然说她早已看惯左颜汐的美貌,但不知为何,死而复生的左颜汐更加有一种撼人心魄的美,特别是她的笑,眉眼里都透着一股妖魅的征服力。 


  “娘娘……”玉姑姑又一次唤道,“要不要请大夫来看看?” 


  “呵呵,还是不必了吧,若有不清楚的地方,姑姑告诉汐儿便是嘛。”一半建议一般撒娇的口吻,左颜汐笑盈盈得看着玉姑姑说着。 


  她当然是什么都不记得的,她只能从左颜汐未散尽的魂魄中知道玉姑姑,知道林逸之,知道她孤独寂寞无人可诉。 


  “奴婢知道了。”玉姑姑也不太情愿请那些大夫,左颜汐的病一天比一天重,那些人却毫无办法,这已经足够玉姑姑怨恨的了。如今左颜汐不仅死而复生,而且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她已经很感激苍天了,虽然是失忆了,玉姑姑也觉得没有多大关系。 


  左颜汐望着这凉亭边的池水,不仅喃语:“春分已到,此乃我再生之时。” 


  她本是半妖,谷底修炼千年,初生的人形已经在岁月中蜕去,她是一心想成人的,可惜苦于没有人形,如今机缘巧合,使得她有了左颜汐的肉身。如今她已为人身,定要遵守这做人的道义。 


  “娘娘。” 


  左颜汐的思绪被玉姑姑打断,她抬起头来,“怎么,姑姑?” 


  “让奴婢为您梳妆打扮,王爷就要起程了。娘娘去送一程吧。” 


  “呵呵。”左颜汐笑起来,“为何?” 


  一句为何让玉姑姑愕然,为何? 


  “我与他本是陌路,为何要去相送?”左颜汐吃吃的笑,“而且……姑姑,汐儿实在受不了那些头饰,好沉啊,汐儿受不了啊。” 


  一语道完,侍女们在一旁轻轻笑起来。 


  “谁在笑!”玉姑姑叱喝起来。 


  “让她们笑吧,没事,本来就很沉嘛……呵呵……”左颜汐竟也跟着笑起来。 


  “娘娘,这……”玉姑姑是觉得不妥的,但是一想起林逸之冷漠的脸庞,也实在没有理由回绝左颜汐的提议。 


  “哎哟,姑姑不要为难了嘛,汐儿就是不想去嘛。”左颜汐说得很轻巧,撒娇得味道更浓,她当是断定这个疼她的姑姑不会勉强自己的。 


  拉扯着一帮奴仆,左颜汐侍女们在花园里嬉闹起来。 


  玉姑姑望着远去的身影,笑了。终于,小姐不用再躺在病榻上了啊。这对她来说,已经足够。 


  “哪里来的笑声?”林逸之一边批上柔软的狐皮披风,一边询问身边的甫笛。 


  被唤作甫笛的年轻人是位面相十七、八岁的少年,他七岁时被亲王府的管家所收养,后来老管家病故,便一直跟随着林逸之,此时甫笛套好马匹,回道:“王爷,好象是娘娘住的西苑传出来的。” 


  西苑?林逸之望向西苑的方向,他自然是看不见左颜汐与她的侍女的嬉闹场景。 


  “王府好象又有了一些生气。”甫笛不禁感叹道。 


  林逸之闻言,苦笑道:“难道以前的王府没有生气么?” 


  “啊,小的不是这个意思,王爷恕罪!”甫笛急忙辩解道。 


  “呵呵,好了,我们上路吧。” 


  “是,王爷。” 


  城外大队人马已经准备就绪,此次西婪进犯,位在群曷,赵旬连败两战,已经失守了群曷城,退至哓州。林逸之带领着一万精兵赶往哓州。而哓州距离皇城足有半月路程。 


  皇宫中的新月宫,是皇帝赐给皇妃秦岚的新宫殿。秦岚步入宫门之后这已经是赏赐的第三座宫殿了。皇上的确是疼爱有加,但她却不能肯定其中究竟是几分真情。 


  此刻秦岚身着绫罗绸缎,摒退了身边的侍女,独自走在新月宫中。她回头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跟着,便加紧了步伐随着弯弯走廊来到一个幽闭的花园内,穿过一些假山与溪流,映入眼前的是一片茂密的竹林,秦岚牵起裙带,小心翼翼的步进了竹林里,茂密的枝叶很快隐藏了她的身影。 


  竹林的另一头,竟然别有洞天。一座雅致的别苑坐落于此。秦岚舒了口气,步伐也缓慢下来。慢慢走过去,开了门,看见一长相异常妖媚的男子打坐于堂中。这男子一身白袍,银白长发,妖媚面容,他听见声音,缓缓睁开眼睛,面带微笑,言道:“岚妃娘娘,别来无恙。”

 

  秦岚走到一旁坐下,“上次托你占卜的事,如何了?” 


  白发男子笑了笑,“娘娘最近来舍下的次数变频繁了,可得小心别被人发现了行径啊,这宫里私藏男子,可是大逆不道的罪……” 


  “别说了!”秦岚不耐烦的打住他,“我现在心急如焚,哪还管得了那么多,这次逸之出行凶多吉少,万一他出个什么事,我……” 


  “娘娘,三年了,你还忘不了他吗?”白发男子微笑着,一边站起来一边问道。 


  秦岚俏丽的容颜染上忧郁神色,她本生得美丽动人,容貌在宫廷里无人能及,特别是自身一种娇弱迷人的气质,更叫男子为之倾心。秦岚愁容满面的缓缓言道:“什么忘不忘,又哪里是我自己能掌控得了的呢?白狸,快告诉我占卜的结果吧。” 


  这叫白狸的男子,在秦岚身边坐下,闭了双眼,轻吐出四个字来:“血光之灾。” 


  这叫秦岚心惊肉跳的四个字!差点让她晕厥过去!秦岚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以微颤的声音问道:“有无方法化解?” 


  “娘娘,当初在下应你所求藏身于宫中,早已声明过只能为你占卜预防祸事,绝不可逆天而行,请娘娘你顺应天命。”白狸这时收敛了笑意,正经的说道。 


  秦岚一时忍不住泪水潋潋,在外面她断然不敢如此表露感情的,她贵为皇妃,一千个一万个眼睛都看着,不过在这幽闭的别苑,秦岚可以安心的放下皇妃的义务。而眼前这名男子,是她一年前去莫罗寺礼佛时在高僧手中救下的。本是一只普通的狸,在寺里潜伏着,日夜听着钟鸣佛语,竟悟出了道行,修炼成妖。寺里升出一股妖气,主持大师发觉,好在此妖因佛而生,心无邪念,加上秦岚的求情,大师便没有将他收服。白狸为了感恩,应许秦岚为她实现三个心愿。那时秦岚初进宫门,对宫廷里的阿谀我诈没一点防范能力,不仅受人毁谤,也有人排挤,所以皇上为了她的安全安排她去莫罗寺礼佛,没想到秦岚的第一个心愿就是将白狸带回皇城助她一臂之力。 


  白狸沉思片刻,又道:“请娘娘切勿焦躁,天数有变,这是命中注定的变数。” 


  秦岚疑惑的望着白狸。“变数?” 


  白狸走至门前,望着天空,“没错,突然的变数,否则林亲王可能就此丧命。虽有变数,但仍逃不了一场血浴。”白狸说完转过身来,直视着秦岚,“我本不该透露太多,因为会有损娘娘以后的福祗。” 


  “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他的安危……”秦岚轻轻说道。 


  白狸看着秦岚,不再言语。他本不该卷入这世间是非之中,也罢,待报完了恩,再回莫罗继续潜修吧。 


  林逸之此刻正在前往哓州的路上,一万精兵其中三千骑兵,七千步兵,因此队伍落下很长一段距离。林逸之和甫笛,连同他的二十人亲卫队处在骑兵与步兵队伍的中间,以便指挥行进。这亲卫队中的二十人,可谓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每一个都经由林逸之亲手挑选,林逸之本身武艺超群,几乎无人能及,他曾笑言唯一能和他一较高下的人便是他的亲卫队队长涂龙。 


  林逸之骑在一匹乌黑发亮的马上,此马极具灵性,常年伴随林逸之出生入死,唤之“疾风”。而甫笛也骑着一匹褐色骠骑跟在一侧。此刻林逸之不知为何心神不宁,举手示意停止行进。 


  “涂龙!”林逸之唤道。 


  涂龙相貌较之林逸之要略显刚毅,棱角分明,他骑着马走在队伍前面,听到呼声,立刻掉转了马头,“王爷,何事吩咐?” 


  “我们的队伍拉得太长了,我恐怕赵将军在前线焦急,我要带领三千骑兵先去救援,你与亲卫队领着步兵尽快赶来,后队粮草千万要小心看护。”林逸之说道。 


  “遵命,王爷。”涂龙曲身领命。 


  林逸之对涂龙办事一向很放心,于是带着甫笛,头也不回的匆忙往骑兵队伍最前面赶去。 


  而此刻,亲王府里却迎来了一位客人。 


  当李烨得到消息,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亲王府,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林逸之已经上路。他在大堂内急切的询问侍从:“你家王爷什么时候起程的?已经离去多久了?” 


  “李大人,王爷昨日傍晚上路的。” 


  李烨面露难色,他在大堂内沉思片刻,突然想起上次所见的妇人玉姑姑。李烨想着,林逸之不在,王府内全凭此妇人打点,如今唯一可信之人恐怕只有她了,希望她能助一臂之力了。“快去请你们府上的玉姑姑,我有急事相告。” 


  “姑姑现在正在西苑侍侯娘娘,请大人随小的来。”侍从说着便给李烨带路前往。 


  娘娘?李烨心里有些异样,他虽然也听说过亲王府的王妃起死回生,但没想到居然真有此事。 


  随着侍从走过一段又一段迂回的长廊,终于来到西苑,刚踏进一步,就听到一阵欢声笑语,李烨心里更觉奇怪,就算起死回生就才几天功夫,那左颜汐应该还在病榻上才是,苑内怎么可能还有此欢笑?再往里走,便开始发觉这西苑布局的精妙,穿过竹林,走过竹桥,便看见前面不远的凉亭里一群女子,李烨料想那笑声应该是她们发出的。再走近,才看清这一群女子都拥着一名青衣女子,而那玉姑姑也含着笑坐在青衣女子身边。 


  莫非她就是左颜汐? 


  李烨与其说是吃惊,不如说是震惊。先不说左颜汐完全病愈,就光是左颜汐的装扮便足够他惊奇的了。李烨以前来王府上拜访时也曾去看过左颜汐的,那时他也见识到了什么叫风华绝代,但是那时左颜汐可谓是标准的官宦小姐,出言谨慎,装扮得体,一举一行都小心翼翼,此刻的她却随性的半躺在石椅上,与侍女们谈笑? 


  李烨走到跟前,刚才领路的侍从上前通报道:“娘娘,李大人来了。” 


  好象有些不对劲,虽然说王府内除了王爷,王妃最大,但是……这转变未免太大了,以前的左颜汐从来是把一切都交由玉姑姑的……不,那也可能是因为左颜汐病重在床,如今好了,自然是……也罢,见机行事吧。李烨这么想着,走上前去行了个礼,“贺喜王妃康复。” 


  “坐吧,站着多累啊。”左颜汐说完,又呵呵的笑起来。 


  李烨惊觉这声音曼妙,惊觉这言辞的轻佻,他抬头看向左颜汐,心中一紧! 


  因为左颜汐也同时看着他,她没有梳过的青丝柔顺的披散在衣服上,未施胭脂的面庞含着笑意,似玉雕磨出的人儿,此刻眉眼里带着戏谑看着李烨。李烨是见过左颜汐的美貌的,但这时他却被一股鬼魅似的力量镇住了。这是左颜汐吗?为何变化如此之大?比起原先的倾国倾城,闭月羞花,风华绝代更胜摄人心魂的魅力。左颜汐变了…… 


  玉姑姑在一旁出了声,“李大人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李烨闻声,又看了看四周。 


  左颜汐又一阵吃吃的笑,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我和姑姑两人要与李大人聊聊王爷那些花花草草的事。” 


  林亲王怎么可能会有花花草草的事?一群侍女笑笑闹闹的退下了。李烨心里只能苦笑,林逸之若是知道了,怕是会气得脸都变绿吧。 


  “李大人,您有何事,但说无妨。王爷不在,娘娘也是可以做主的。”玉姑姑说道。 


  李烨看看左颜汐,她低顺着眉眼,倚在石椅上,不知情的人怕会误以为她睡着了吧。“此事万分紧急,我本来特来通告王爷,没想到晚到一步。” 


  “究竟何事让您发愁呢?”左颜汐略略抬起头,捋了捋发丝笑着问道。 


  不知为何,虽然左颜汐言辞轻佻随意,却给李烨一种被镇住的感觉,仿佛对敌三千的压力迎面而来。 


  “我刚得到密报,王爷运送粮草的队伍中有异党,准备半路截住粮草断王爷的后路。” 


  “这种事,为何不奏报皇帝陛下呢?”左颜汐笑问。 


  “当朝丞相觉得密报不可轻信……呵呵,我与他素有过节,连累林亲王了。”李烨只能苦笑,“皇帝陛下因为丞相的劝阻,不能做出回应。” 


  “哎呀,皇帝陛下都没办法,我一介女流又能做什么呢?”左颜汐依旧无谓的笑言。 


  李烨无奈言道:“我此次前来是想与娘娘商议,在下愿意单身前往以阻止此事发生。” 


  左颜汐听闻,抬起头来,这时玉姑姑轻声对她说道:“李大人与王爷是几年的好友。” 


  原来如此啊,左颜汐笑盈盈的望着眼前的李烨,“李大人无须急噪,既然皇上不能做出回应,你一个臣子前去恐怕会被参上一本,到时丞相的人大概会将你半路拦下,如此一来,怕是你不仅救不了王爷,自己也遭罪哦。” 


  “这……”李烨一时情急,的确没料到这一层,秦连的女儿秦岚身在宫中,因为林逸之的关系遭人议论,而李烨又处处袒护林逸之,久而久之两人便在政治上发生分歧,如今非常时刻,那老家伙恐怕真的会在半路将他拿下吧。回头一想,不禁重新估量起左颜汐,这女子,何时通晓这些的? 


  “李大人不用为难了,我自当会前去解决的。”左颜汐依然轻佻的说道。 


  “娘娘!”玉姑姑在一旁惊呼。 


  “姑姑不用为汐儿担心,此事可大可小,关乎整个亲王府的存亡,此行势在必行啊。”左颜汐安抚玉姑姑道。回头又问早已惊愕住的李烨,“大人可知队伍中有哪些人可信?” 


  “王爷的亲卫队都是可信之士,尤其是队长涂龙。” 


  她为何说得如此轻巧?她有什么办法能解决?七千步兵中有多少异党并不确定,如何分辨?时间仓促,她会怎么解决,竟如此自信……   




zz的话

古代

剧情内容一般

文笔还可以

不算特别虐的那种

还不错

女主很强大






微信回复书名“半妖怜”


加个人微信号:bewithcy33

第一本免费哦~


如果你有好书好物推荐

如果你有歌曲电影推荐

如果你有东西找不到资源

如果你有故事想要分享

请记得评论找zz大姑娘







编辑  ▏zz本人

文字  ▏zz姑娘

图片  ▏ 网络




zz的小房间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