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伤心纪念馆》原创都市言情小说

火车小说2019-07-08 12:47:47

1
绝望的滋味

阅读小说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大海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你知道绝望是什么滋味吗?

比如莫夕爱盛淮安。

又比如盛淮安恨她。

全世界都知道,莫夕有多爱盛淮安,盛淮安就有多恨她。

……

“莫夕,你他妈就是这样爱我的?”

莫心颜确诊变成植物人的那个晚上,盛淮安像是发了疯一样,把莫夕从医院拖到了莫心颜出事的那条巷子里,将她狠狠的摁在墙上。

莫夕被摔得肩膀一痛,不由得痛呼出声,“盛淮安,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所谓的解释,就是半夜约心颜去酒吧,然后再买通几个流氓,让他们整夜糟蹋心颜?!”

“不,不是这样的,我当时……”

“闭嘴!”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惨白的女人,盛淮安怒不可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一个字都不想多听,“莫夕,心颜手机上明明有你发过去的短信,你竟然到现在还狡辩!你知道我有多想掐死你吗?为什么躺在里面的不是你?为什么明明做尽坏事的是你,承受后果的却要是从小爱你护你的心颜!”

医生说,莫心颜被侮辱整整一夜,心理受到的创伤极大,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只要想要莫心颜被奸污后送到医院的惨况,盛淮安只觉得像是有一万根密密麻麻的长针朝他胸口扎去,那种疼痛感不断蔓延,让他只想置这个女人于死地!

而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丝毫不顾女人颤抖着的身躯,大手一挥,“嗤啦”一声,素白的长裙被他撕成两半。

莫夕脸色唰的一下白了,“盛淮安……你别这样好不好?”

虽然喜欢盛淮安,但她时刻都谨记着这个男人即将要成为自己的姐夫的事实,所以哪怕再喜欢,她也将这个秘密深埋在心底,不敢逾越半步。

本以为三个人能这样相安无事,等到盛淮安和莫心颜结婚之后,哪怕再痛苦,她也会放弃自己内心的爱恋,安安心心把盛淮安当做姐夫看待,可万万想不到,莫心颜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

盛淮安双眼早就被恨意烧红,“别这样?那你让人伤害心颜的时候,有听她的哭求声吗?莫夕,好好记住这儿!就是在这个地方,你让人毁了我最爱的心颜,所以,我也要在这儿毁了你,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话落,盛淮安一把扯掉她的底裤,抬高她的大腿,没有丝毫的怜惜,在莫夕脸色惨白的注视下,无情的贯穿了她。

“啊……”

莫夕疼到发抖,可紧接着的,却是盛淮安一下比一下用力的冲刺。

在莫心颜出事的这个地方,他把她摁在满是脏污的地上,狠狠的惩罚着她,丝毫不顾巷子前时不时就经过的人群和那些猥琐好奇的目光。

最终,在陷入昏迷前,莫夕只能看到盛淮安充满恨意的双眼,那种恨意,生生撕裂了莫夕爱了十三年的心。

她听到他说:“竟然还做了膜,呵,真贱。”

自从那日起,莫夕就彻底成为了被盛淮安圈养的情人。

而这种生活,一过就是三年。

2
抽她的

“叮。”

手机的定时突兀响起,打断了莫夕沉浸在三年前那一晚的回忆,厨房的鸡汤已经熬得咕咕作响,她立马起身去关火。

这是给盛淮安熬的鸡汤,她小心翼翼的守着,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抬头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盛淮安应该也快回来了。

莫夕正想着是不是该打个电话问问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是盛淮安的司机!

“莫小姐,你快赶到济仁医院来,盛总出车祸了。”

砰!

“你说什么?”莫夕手上的汤勺猛地掉在地上,片刻后才回过神,声音都抖个不停,“我马上过来。”

淮安出车祸了!

莫夕满脑子都是这句话,一时之间慌不择路,什么事都做不好。

外面还在下着瓢泼大雨,但莫夕已经顾不得了,她将锅里的鸡汤全数盛出来,又小心的用保温盒装好,提着它冒雨往医院赶去。

火急火燎中,她忘了带伞,甚至连被热汤烫到了手也没有感觉到。

一路上了电梯,赶到手术室。

结果没想到,躺在手术台的人根本不是盛淮安,而是一个几乎熟悉到她骨子里的女人。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恐惧密密麻麻,如同一个巨大的蜘蛛网将她包围。

莫心颜?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自从那件事情后,莫心颜就彻底变成了植物人,被盛淮安送去国外治疗。

可就连医生都说,她受到的创伤过大,所以苏醒的机会不大。

而随着她的沉睡,盛淮安对莫夕的恨意也就一天一天的加深。

这三年,准确来说,应该是三年零一个月又七天,一千一百三十二个日日夜夜,莫夕每天都像是赤脚走在刀尖上,每一步都像是沾着血,鲜血淋漓。

“莫夕!”

正在莫夕惊恐之下,盛淮安突然从不远处走来,冷冷的叫住她。

“淮……淮安?你不是出车祸了吗?”

“莫小姐,刚刚在电话里太急了,我没来得及说清楚,这场车祸盛总伤得不重,比较重的是和盛总坐在同一辆车上的叶小姐,她现在正在手术室抢救。”司机跟在后面过来解释道。

叶小姐?

莫夕再次看向手术台的那个女人,这才发现,她虽然侧脸几乎和莫心颜一模一样,但隐隐还是能发现一些不同。

她不是莫心颜,只是长得像莫心颜而已。

所以,盛淮安是因为思念莫心颜过度,居然还找了个她的替身在这儿吗?

莫夕哽住了喉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术室的门就被猛地推开,医生一脸焦急的看向盛淮安。

“盛先生,叶小姐失血严重,可以输血的人来了没?”

盛淮安漠然点头,将一旁的莫夕推了出去,“来了,抽她的,她是熊猫血。”

唰!

莫夕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如果说她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她就是个白痴。

“你把我叫到这儿,就是为了让我给她输血?”

“不然?”

“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盛淮安打断她,发出嗤的一声冷笑,“难道你还以为我要在这儿上你不成,莫夕,这三年被操习惯了,你还上瘾了是么?呵,我还真没见过上赶着急成你这样的女人,竟然连鞋都没换就来了。”

3
认输了

莫夕低头看了看自己,是,因为着急,她连鞋都没换,脸上穿着的还是拖鞋,而外面下着雨,她全身都是湿透的,而这样狼狈的她,再次成为了盛淮安厌恶的理由。

“不过正好,这边急着用血,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用,毕竟人的血都是热的,而你的,却是冷的。”

这句话再次让莫夕的脸白了个透彻,心脏像是被人掏了个大洞,一呼一吸间都牵扯着神经。

三年了,他还在恨她。

甚至,以后还要永无止境的恨她。

莫夕实在受不了,有时候她真的很想为自己辩解,但他这三年来对她的冷漠终究磨得她放弃了,有时候她甚至自暴自弃的想,算了吧,就让他恨吧。

不是有人说吗?恨是这个世界上最牢固的感情,他恨她,总比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要好。

她这辈子是无法取代莫心颜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了,那就起码让她凭着他对她的恨意,在他心中留下哪怕一丁点的记忆。

这种念头又自私又卑微,莫夕也知道,可是能怎样,她还能怎样。

“盛先生,所需血量大,可能……”医生看了一眼瘦弱的莫夕,迟疑着道。

“没关系,医生,就抽我的吧。”莫夕说道,“我的身体可以的。

她认输了。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总是输得一败涂地,一塌糊涂。

这是她欠了他的,更是她欠莫心颜的,这三年来。

盛淮安看着这样的莫夕,唇角浮现一抹冷意,他甚至不屑于去看她。

莫夕却将手上的鸡汤递给盛淮安,她全身上下都淋了个透,唯独这个鸡汤,被她护得好好的,一点雨水都没沾到。

“淮安,你胃不好,这是我熬的汤,你先把它喝了吧……”她顿了一下,因为没防备,悲哀渗进了声音里,竟然有一丝哽咽,“你放心,我会帮你救叶小姐的。”

盛淮安冷冷看了她一眼,“作秀。”

莫夕对这种羞辱早就麻木了,她将鸡汤递给了盛淮安身后的保镖,给了一个千万要让盛淮安喝的眼神,才跟着医生走进了输血室。

输血的时间并不长,莫夕都已经做好了要多少就抽多少的准备,但兴许是血库从别处调来了血,又或者是医生实在看不了她捐那么多,抽到正常的血量就放她离开。

莫夕头轻脚重的走出来,才刚推开门,就看到门口放着的那罐鸡汤。

唇角牵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辛辛苦苦熬了三个小时,结果却被人家弃如敝履。

是,早就该知道,她做的东西,他是一口都不会吃的。

手机铃声响起来,那头传来盛淮安的声音,“二十分钟后,将书房抽屉里的报告送到我公司。”

原来他是回公司了。

“好。”莫夕嗓音哑到了极致。

他仿佛已经忘记了她才刚刚抽完血,需要多休息,不宜疲劳的事情。

而莫夕也没提,只抱着鸡汤,一步步的走出了医院。

外面的雨还没停,莫夕根本没带伞,再次冲进了雨里。

“吱——”

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剧烈的声响,一辆跑车摇下车窗,英俊的男人怒不可遏:“我靠,你是脑子有问题还是眼睛有病啊?现在是红灯!”

4
女朋友

突然冲出来,妈的,差点撞死她。

莫夕抬头看了一眼指示灯,这才发现,她竟然失魂落魄的闯了红灯。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莫夕吓坏了,慌张失措的鞠躬道着歉,眼前却慢慢出现一阵虚影,鼻间好像有一股热流涌下,她伸手去摸,竟然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

“真是出门没看黄历。”那辆跑车的主人脸色差到了极致,不耐烦的锤了一下方向盘,“好了,赶紧滚开,让道。”

莫夕没听清,全身的感官仿佛都汇集到了指间的那一抹红色上,也不知是怎么了,才刚刚抽完血,她本就觉得双腿发软,现在鼻血一流,她更加觉得整个人都天旋地转。

而跑车上的人还在骂骂咧咧的,见她依旧呆呆的站在那儿不挪道,萧远不停的按着喇叭,“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让你……”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女人突然晕倒在了地上,没有一丝的征兆。

“……”

一瞬间,萧远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可谓变幻莫测。

他都还没撞上她呢,她就已经一身血的倒在地上了。

这算怎么一回事?

讹人?

萧远立马踹开车门,毕竟她那突然流鼻血的样子实在太唬人了。

他拍拍她的脸。

“给我醒醒,算你今天运气不错,碰上了小爷,我没时间陪你在这儿耗,要多少钱,我给你,你赶紧给我醒来。”

“喂,听到没,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赶紧醒来,别他妈装碰瓷了!”

“喂?你到底听不听得见我说话?我说我给钱给你听到没,要多少有多少!”

一般碰瓷的人听到这就该醒来了,可无论萧远怎么说,怀里的女人就是没有一丁点反应。

萧远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想起今天要做的事情,没办法,只好把这个女人塞进了后座,顺路给傅深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救人,才一脚踩下油门,一路开到潮汐别墅。

才刚进门,萧远就看到坐在别墅沙发上坐了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女人叫许言。

今天是他第一天回国,没想到才刚刚落地,老爷子就催他去相亲。

按照萧远的个性当然不想见,可萧老爷子大概怕萧家断根,非得找一个女人和他凑在一起,否则就冻结他旗下的所有资产。

没办法,萧远只能去见她,而他不过在路上耽搁了一会而已,这女人的电话就打个不停,生怕他不来一样。

毕竟,谁都知道,在A市,能够攀上盛淮安和萧远这两个男人,是无数女人毕生的梦想。

只是没想到,老爷子还真是要孙子心切,既然直接就把这栋别墅的钥匙给了她。

“萧远,这是……”许言看着他抱着一个女人进来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萧远邪气一笑,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想好方法了,既然他这边逃不了,但他却完全可以让别人知难而退。

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老爷子赚的钱那么多,思想竟然也落后那么多。

“女朋友。”萧远不羁的挑了挑眉,好在怀里这女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不用白不用。

5
惊天噩耗

为显亲密,他将莫夕抱得更紧了些,但眉宇间还是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嫌弃,这女人是从水里泡出来的吗,浑身湿成这样。

许言瞪大眼睛,“女朋友?可萧老爷子没说……”

“我的事,哪能天天让老爷子知道?如果许小姐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回吧,我和我女朋友还有一些私密事要做。”

说罢,萧远低下头,完全旁若无人的攫住莫夕的唇瓣。

这样巨大的冲击让许言的脸立马白了,她匆匆拿起沙发上的包,仓皇的跑了出去。

萧远唇角携起一抹得逞的笑,薄唇却完全无法从这个女人的唇上离开。

原本并没有打算深吻,只打算蜻蜓点水欺骗一下许言就草草了事,可没曾想,却被这女人的唇诱惑住。

他向来是讨厌吻女人唇的,但这个女人的唇瓣简直柔软得不可思议,这软软嫩嫩的触感……简直是让人不想离开。

而且,他好像不讨厌她,她身上的触感包括香味都无比的合她心意,萧远第一次像是着了迷一样,正要埋头加深这个吻,身下的莫夕就皱了皱眉头,嘤咛了一声。

“淮安……不要……”

淮安?

萧远从她的唇上退下来,眯了眯眼睛,这还是第一个,在他身下还喊着别的男人的女人。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莫夕就皱了皱眉头,悠悠转醒,一睁眼,就是萧远放大的俊脸。

“啊——”她失声尖叫。

萧远捂住她的嘴,掌心触到她嘴唇上的那片湿润时心跳慢了半拍,好一会才道:“别叫!你晕在我车下了,不记得了?”

萧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话那么温柔,要是让那帮人看到,估计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莫夕大脑停滞了片刻,好一会才想起来的确是这样,她点了点头,用感谢的眼神看着他。

之前在车上的时候没看清,现在,才发现她竟然长了一双很好看的眼睛,看着人的时候湿漉漉的,犹如山间的麋鹿。

萧远难得的看呆了。

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摁密码锁的声音,傅深提着医药箱从外面嚷嚷着走进来。

“萧少,你说的那个被车撞了的女人呢,你丫没骗人吧,你竟然也会往家带女人了?”

莫夕轻微的咳嗽了一下,傅深立马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蹭的来到莫夕面前,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只差伸手去摸一摸了,“我靠,活的?”

萧少时不时就被老爷子逼着相亲,向来是最讨厌女人的,说他带了个女人回家,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要稀奇!

而就在傅深的手要朝莫夕摸上去的时候,萧远扬手一个枕头就扔了过去,“我叫你来是救人的,你敢碰她一下试试!”

这个女人他已经决定要了,谁要是碰一下,他都要炸毛。

多年好友,傅深又怎么会看不出萧远的心理活动,眼睛顿时瞪得更大了,他没看错了,冷面萧少竟然也有喜欢的女人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莫夕尴尬的看着这一幕,起身就准备从沙发上下来,“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我要离开了。”

“别动!”萧远按住她,“他是医生,你之前流血流成那样,让他给你检查检查身体有什么问题。”

“不用了,你没撞到我,是我自己的问题。”莫夕抱歉的扯出一个笑,“这阵子老流鼻血,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你说你总是流鼻血?”傅深抓住重点问道。

“嗯。”莫夕点了点头。

她并没多想,傅深和萧远却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一抹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两个男人脸色同时沉了下来,非要把她留在这儿检查。

最后,傅深告诉她一个她想都没想过的惊天噩耗。

6
赶紧滚过来

“白血病?”莫夕被这个诊断砸得回不过神来,“我?”

傅深脸色略带凝重的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从诊断开始就一直在那儿不停抽烟的萧远。

萧远的母亲就是因为白血病去世的,这个病带来的后果,没人比他更清楚。

莫夕眨了眨眼睛,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放在怀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盛淮安!

老天是仁慈的,竟然让她在这个最无助的时候听到盛淮安的声音。

莫夕满怀欣喜的接起来,才刚接通就听到那边的吼声:“莫夕,我让你二十分钟就送过来的文件呢?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住在盛宅,你还真把自己当少奶奶了不成?赶紧给我滚过来!”

又是这样羞辱性的话语。

莫夕其实早就习惯了,但在这种时候听到,她心痛到难以自抑。

就连听盛淮安羞辱她,她都不知道还剩下多长时间。

“怎么不说话?莫夕,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我说的话都不放在眼里了?”

“呵,不过是让你抽了点血而已,你以为你有资格来和我赌气?”

一句接一句的利刃接踵而来,莫夕只觉得自己疼得快要窒息。

偌大的别墅很安静,萧远和傅深完全可以听到电话里的内容,莫夕声音哽咽,刚要解释,手上的手机就被突然起身的萧远一把夺过。

“喂,你是她的上司吧,我替她通知你一声,她不干了,她现在……”

“不要!”莫夕陡然瞪大眼睛,伸手去拉萧远的衣袖,低声说道,“不要告诉他,我求你不要。”

那样的急切,那样的慌张。

萧远深深吸了一口气,片刻后又对电话那头道:“她现在在我这儿,没空给你送文件,扣的工资,全都记我萧远账上。”

说罢,萧远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盛淮安还没反应过来。

下一秒,才完全清醒。

莫夕没给他来送文件,反倒是跑到了别的男人那儿!而且,还让别的男人接了电话,说她暂时回不来?

好,很好!

“总裁,这是今天的报表。”

“滚!”

盛淮安猛地将手上的文件扔出去,立刻吓退了前来汇报工作的下属,下属战战兢兢的退下,从没见过总裁如此发怒过。

盛淮安压抑着怒气打了一个电话,“立刻给我去查萧远的地址,马上就要!”

萧远,萧家的人,他当然不会陌生。

从不知道莫夕竟然还会和萧远扯上关系,这个女人向来是卑鄙到不择手段的,为了得到他,甚至不惜对心颜做出那种事情,现在会勾搭上任何男人都不奇怪。

可是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敢背着他去勾搭别的男人,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呵,祸害他还不够,竟然还想抽身去祸害别的男人是么?

盛淮安发现自己越来越压抑不住内心的那抹狂躁。

别墅里,莫夕不顾傅深让她立刻去医院复诊治疗的阻止,执意要离开。

“谢谢你们,不过我是真要走了。”盛淮安其实不是她的上司,但莫夕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和盛淮安这种见不得人的畸形关系,索性没有反驳。

“那个破文件就那么重要,让你连命都不要了,也要去送?”萧远看着她道。

莫夕愣了一下,片刻后咬了咬嘴唇,不是文件重要,而是……让她去送文件的那个人很重要。

她的确,可以为了他连命都不要。


阅读小说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大海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