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24*《倾世劫》:民国军阀文+虐恋情深

女生言情小说推荐2019-01-16 03:41:38



点击“蓝色”关注


倾世劫

萧儿美蛋

                【简介】

 坊间流传着一句谚语,君与臣,抵不上东北一个郑。这个郑,指的就是他郑北辰了。 

有的说他出生草莽,原本就是个土匪头子,却带着手底下的兄弟打下了这大片的江山。

 有的说他出生世家,家里被人陷害后便投身军营,从一个士兵一步步的成为了如今的东北大帅。 

有的说他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有的却说他义薄云天,爱兵如子。 

无论是郑家军,最难寻,得不到,去辽宁。 

还是总统一句话,抵不上郑北辰一个字 在她面前,他也终究是铁骨柔情,眷爱深深。 

乱世的枭雄,烽火连天的时代,可否给他们一个良辰好景?


内容标签:民国军阀  一见钟情

主角名称:郑北辰  叶雪妍

   书  评     

本文是民国军阀文,历史架空,结局BE。

男主是东北军阀,女主是北京学生。男主比女主大十几岁。而且男主对女主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了,第一次见面就留意了女主。男主先喜欢上女主,主动发起攻势,而女主起初误会男主是要娶她做小妾,

坚决不答应。后来误会解除又发生了些事情,答应嫁给男主。之后发生战争,男主去了战场,患难见真情,女主明白了对男主的心意,她很爱男主。但是,战争笼罩下的爱情注定伴随着悲伤,长长久久终究只是奢侈的念想。

本文因是战争背景下,所以不仅写了爱情,还有家国天下的矛盾取舍——是大家?是小家?

本文虐心虐身,赚足眼泪。

试读

第一章 叶家有女初长成


窗外风雨潇潇,叶雪妍静静的趴在自己的小床上,却是侧耳聆听着楼下的动静。无奈除了这连绵不绝的雨声外,便再也听不到一丝别的声音。

她轻轻叹了口气,秀眉也是不由自主的微微蹙了起来,想起外出赶活的母亲,心里免不了又是一阵忧急。

此时正是初夏的时节,这一场雨倒是带来了些许凉意。叶雪妍小心翼翼的起身,从柜子里取出一条薄被,细心的盖在小弟叶雨凡的身上。瞅着小弟熟睡的小脸,她的心里涌来了一股温情,唇角也是噙起了一抹浅笑。

不多会儿,楼下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是有人轻手轻脚的将门打开。叶雪妍一怔,立时便站起身子,像着楼下一路小跑了过去。

“娘。”她奔至楼下,果然看见母亲正站在门边,刚将身上的蓑衣脱下。

听到她的声音,叶母抬起头,露出一张满是疲惫却依然慈祥的面容来,轻轻斥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叶雪妍看到母亲平安回来,才算是彻底放下心,当下一面从母亲的手中取过蓑衣挂好,一面甜甜笑道;“我心里挂念着娘,睡不着。”

叶母苍老的面容也是染上了一抹笑意,却仍是斥道;“你这丫头,明天还要去学校,若是耽误了课可怎么好?”

叶雪妍扶着母亲在椅上坐下,倒了杯热茶递到母亲手里,含笑道;“您就别担心了。明天学校里没什么课,我和语珺约好了要去她家写字。”

叶母听她这样一说,也就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叶雪妍看着母亲满是倦容的样子,连忙从厨房将饼子与稀粥取出来放在叶母面前,一面轻声道;“娘,饼子和粥都还温着呢,您赶紧儿吃些。”

叶母笑着点了点头,一面吃着东西,一面道;“今儿个赶了一天,可算是把周家女儿的嫁妆给备好了,瞧。”叶母说着,从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小布包,搁在桌子上打开道;“这些银元,再加上乡下佃户们交上的租金,你和你哥的学费可就有着落了。”

雪妍望着母亲苍老的面容,看着她的身躯因着长年累月的操劳早已是佝偻了下去,心里止不住的便是一阵阵发酸,她的眼眶儿热了,愧疚与心疼似是要从胸腔里蔓延出来。

“娘——”她轻唤出声;“下次,就让我和您一块去赶活吧。”

叶母笑了,一面喝着粥,一面道;“你学生妹子,身子骨嫩,哪里能干了重活?”

雪妍垂下头,轻声道;“要不念完今年,我就下学去找工作吧。马上雨凡也要长大了,家里用钱的地方会越来越多的。”

叶母搁下手中的碗,轻叹口气;“孩子,咱们不比那些大户人家,你若不读书,往后可怎样找个好夫婿?再说,咱们叶家先前也是书香门第,你爹临终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供你们读出书来,家里的事不要你操心,你要心疼娘,就好好的帮娘把书读好,知道吗?”

雪妍听到母亲如此说来,便不再多言,只静静的走到叶母身后,为她轻轻的揉起了肩胛。

叶母也不再说话,吃了会东西,她似是想起来什么一般,抬起头望着女儿道;“你哥呢?回来了没有?”

叶雪妍心里一咯噔,只小声道;“哥今晚还没回来。”

叶母心中气极,手里的食物便再也吃不下去。雪妍看着母亲面色不善,连忙宽慰着;“您别担心啊,今晚下了大雨,兴许哥不方便回来,就宿在同学家了。”

叶母看着女儿一双晶莹清亮的美眸里布满了担忧,火气便也只得压了下去,良久,只道;“他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也就知足了。你也别来安慰娘了,他指不定又跟着那姓高的小子胡作非为去了,整天的跟着些不要命的人干那些不要命的事儿,若万一哪天他被巡捕房的人给捉去了,他简直是逼着娘去死!”

雪妍心中一惊,只坐在母亲身边,握住母亲的手柔声道;“哥做事肯定会有分寸的,您别担心,等哥回来,您好好的和他说说也就好了呀。再说,再说,”雪妍说着,面上却是染上了一抹红晕,只将头垂下,声音也是低了下去;“梓翔哥也不是那样的人。”

叶母看着女儿的样子,只深深一叹,雪妍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只烧了水侍候着叶母泡了脚,将床为母亲铺好后,方才收拾了一番上楼休息。

躺在床上,雪妍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起一张清俊深邃的面容,她摇了摇脑袋,小脸儿却是又红了起来。

翌日。

清晨的胡同里,阳光还并未照进来,只弥漫着淡淡的雾气,飘飘渺渺。不知是谁家院子里种的栀子花开了,让一条长长的胡同里溢满了清甜的花香。

叶雪妍抱着一摞书,唇角含着丝丝笑意,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巷口走去。

“哟,雪妍这么一大早的是去哪啊?”路过一户人家,却见那家的主妇正坐在自家门口摘着一把青菜,看到她,笑着问道。

“婶婶,和同学约好了今天要去她家做功课。”叶雪妍甜甜一笑,柔声答道。

那主妇闻言,连忙道;“那快去吧,可别误了正事。”

雪妍应了一声,笑着离去了。那主妇目送着她远去,少女的身姿柔弱无骨,黑亮的秀发柔顺顺的垂在身后,光是一个背影,便是说不出的动人。

主妇擦了擦自己的手,嘀咕道;“这个小摸样,生活在咱们这个地方倒是委屈了。”


第二章 君与臣,抵不上东北一个郑


雪妍走了许久,却看到往语珺家所去的那条路上竟是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官兵。长长的一条路,倒似乎是被封锁了起来。许多如她一般的行人,只能站在路边,被那些士兵拦着,前进不得。

她的心里涌上一丝疑惑,语珺的父亲在军中任职,据说还是个很大的官,她也见过他平常出门,不过也就是几辆军车护送,最多也只是跟上一队士兵,如今的排场,却是从没见过的。

“老总,瞧这阵势,倒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来了?”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陪着笑,轻声问着前面一位士兵。

那士兵瞟了他一眼,回过头,声音里却甚是孔武有力,隐约,更带着一抹自豪般的缓缓吐出一句话。话音刚落,人群里却似是炸开了窝,就连叶雪妍,听到那士兵的话后也是忍不住的一惊。

“这位大人物,可是咱们东北的郑司令!”

那中年男子也是惊呆了,喃喃道;“莫非,是郑北辰,郑将军?”

“我家司令的名讳也是你能说得的?”那士兵听得中年男子的声音,霎时转过身来,怒目圆睁,浓眉倒竖的瞪着眼前的男子。

那中年男子一慌,只赔着小心道;“老总莫气,只因为我仰慕郑将军许久,乍一听见他的名头,这就忍不住把将军的名讳给唤了出来,老总勿怪,勿怪。”

那士兵瞧着男子卑躬屈膝的摸样,心底的自豪感更是油然而生,只转回了身子,挺拔的身躯一丝不苟。

叶雪妍此时早已回过神来,郑北辰虽说是东北诸省的司令,但其权势熏天,可以说大半个江山都在其手中掌握。她虽是闺阁女儿家,可一来因着哥哥的原因对国家大事多多少少也耳濡目染的听了些,另一方面,也实在是因为郑北辰的名声太大,哪怕远在北平,提起他也可谓是妇孺皆知,让她想不知道都难。

关于那个男人的故事,实在是太多,太多。

坊间流传着一句谚语,君与臣,抵不上东北一个郑。这个郑,指的就是他郑北辰了。

有的说他出生草莽,原本就是个土匪头子,却带着手底下的兄弟打下了这大片的江山。

有的说他出生世家,家里被人陷害后便投身军营,从一个士兵一步步的成为了如今的东北大帅。

有的说他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有的却说他义薄云天,爱兵如子。

叶雪妍念及此,轻轻一笑,这些,也不过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一些谈资罢了。真正的郑北辰是什么人,又有谁能知道呢?甚至,从来没有人能说出他今年究竟是多大岁数。或者,又是长得是何摸样。

太阳早已是高高挂起,叶雪妍走了这许久的路,再被这火辣的日头一晒,立时便觉得口干舌燥起来。她抽起绢帕,刚要拭去额上的汗水,却眼见着前方的路口传来一阵骚动。

道路俩旁的士兵,身躯挺的笔直,随着一辆轿车的驶出,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容上满是尊崇与肃穆,他们依然牢牢的站着,向着车队行起标准的军礼。

叶雪妍挤在人群中,只见那车队中央是一辆黑色的轿车,比起旁的车辆却是大上了许多。道路俩旁的众人争先恐后的向前挤着,无不想目睹东北郑司令的风采。尤其是方才的那个中年男子,脖子更是伸的老长。叶雪妍看着他急的脸红脖子粗的摸样,不知怎地却是想起家中以前养的那群鹅来,忍不住就是扑哧一笑。

直到那辆黑色的轿车驶过她的眼前,她唇角的笑意却是凝住了。

她看见一个男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很魁梧的男人,身着军装,就那样静坐在轿车后位。那一刹那,雪妍的脑海里便闪过了四个字,沉着,冷峻。

那不怒自威的气势,即使隔着如此的距离仿似还是可以从男人的身上不断的散发出来。由于他带着军帽,令雪妍看不清他的相貌,只能透过冷冰冰的车玻璃,模糊的看到男人面容的一道剪影。

略微粗狂的轮廓满是坚毅之色,侧脸的鼻翼,却是那样的高挺,生生透出一抹凌厉。

叶雪妍不知为什么,却有些慌张,只抽回了视线,竟是不敢再看。

直到车队驶出了很远的地方,道路俩旁的士兵方才松懈下来,他们转过身,竟是像着周围的老百姓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军礼,其中一个军官摸样的人站在那里高声道;“街坊们,今天给大家带来的不便之处,郑司令命我代他像大家赔不是了!

说完,他站在那里,又是向着四周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礼毕,他浓眉微皱,向着街道上的士兵喊了声口令,转眼间,那些士兵便齐齐整整的迈着军步离去了。一路上,除却脚步声,却是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而就连那脚步声,也是整齐而干脆的,倒像是一支简单明了的小调。

留下的老百姓们,则无不啧啧称奇。

“早听说郑司令军纪严整,今日一见果真是非同寻常啊。”

“这是强将手下无弱兵,郑家军的名头你当是徒有虚名来着?”

“郑家军,最难寻,得不到,去辽宁。啧啧,这谚语哪有假的?”

叶雪妍耳边听着周围人群中传来阵阵私语,眼睛却望着方才车队离去的方向,想起素日里大哥和高梓翔的话,心里也是暗暗赞叹。

这郑北辰,果真是个奇人。

李公馆是一栋花园洋房,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此时叶雪妍静静的站在公馆大门处,那些枝条有的便透过围墙与铁门纷纷扰扰的缠了出来。朵朵小花五颜六色的点缀其间,霎是好看。

“是雪妍小姐来了,快,快进来,我们小姐刚才还念叨着呢。”开门的是张妈,是李家的仆人,她一看到雪妍,便喜笑颜开的将她迎了进去。

雪妍也是笑着和她打了招呼,走到花园里,正看到院子中央的喷泉正在那里喷着泉水,在阳光照射下清澈的泉水仿似染上颜色一般,流光溢彩。


第三章 李家公馆


“雪妍,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在家等你好一会儿了。”一串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叶雪妍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女孩子,身着一袭湖绿色的洋装,圆圆的脸蛋儿上睁着一双剔透清亮的大眼睛,笑眯眯的向自己跑了过来。

“我的好小姐,您瞧瞧您成天的不是跑就是跳的,您怎么就不能学学人家雪妍小姐,文文静静的样子可多好。”张妈在一旁瞅着自己小姐蹦蹦跳跳的摸样,忍不住就在絮絮叨叨了起来。

“我和雪妍是一静一动,她是静若处子,我就是动如脱兔。”李语珺冲着张妈眨了眨眼睛,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叶雪妍瞧着好友的摸样,忍不住又是一笑,牵起她的手道;“你哪里像个兔子啊,我看你呀根本就是个猴精。”

李语珺抬起手指,在叶雪妍的额上弹了弹,笑道;“我要是猴精,你就是猴精妹妹,简称猴妹妹。”

说完,俩个人都笑了起来,李语珺拉着雪妍的手,一起进了屋。

李公馆的客厅也是典型的欧式风格,屋顶上悬挂着精巧夺目的水晶灯,花式繁复,色泽亮丽。厅子四周全是长长的落地窗,显得屋子格外的宽敞。壁炉上,则是一副油画,画中的不是旁人,却是李语珺与她的父母。

“爸,妈,雪妍来了!”

厅中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位相貌威严,身着军装的男子。他的一旁,伴着一位面目慈和,笑意吟吟的中年美妇。

叶雪妍虽说来过李家多次,与李语珺的母亲自是不陌生的,可对她的父亲,却是打心眼里的畏惧。此时没想到李语珺的父亲也在家,当下心里略微一慌,却仍是恭恭敬敬的上前,柔声唤道;“李伯伯,李伯母。”

李父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对着女儿道;“带着你的同学去楼上玩吧。”

李母一向喜欢雪妍,只站起身子走到她们身边,握住雪妍的手拍了拍,温声道;“你们先去楼上玩,待会儿我让翠香上去给你们送水果。”

雪妍笑着点了点头,还未开口说话,便被语珺一溜烟的拉起来向着楼上跑去了。

李母站在楼下,瞧着俩个女孩子的背影,唇间不由得便是噙上一抹笑意,冲着丈夫言道;“可惜我没有个儿子,不然,我非把那丫头娶来做儿媳妇不可。”

李父只微微笑了笑,不置可否。

李母看着他神情漠然,眼底似有忧色,只坐到他身边,笑道;“这东北的郑大帅如今是什么身份?他特意来府上看你,瞧你的样子倒似不乐意一般。”

李父没有说话,少顷,只轻轻叹了口气。

——————————————

来到李语珺的房间,俩个女孩子嬉笑了一会儿,便开始做起了功课。期间,李语珺却是哈气连天起来。

雪妍好奇道;“语珺,你怎么了?瞧你的样子好像一晚上没睡似的。”

李语珺听她这么一说,索性把功课一推,耷拉着眼皮道;“昨晚陪着磬宜那丫头去看电影了,回来的时候又被她拉去跳舞。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没想到这一大早还被那个什么正司令副司令的扰了本小姐的美梦。”

李语珺说着,一副恨恨的样子。叶雪妍扑哧一笑,温声道;“是不是那个东北大帅郑司令啊?我今儿个来你家的时候正好看到他的车队从路口出来。”

李语珺赶忙儿抬起头,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在那猛点头;“雪妍,你知不知道那个郑北辰,他的个子有多高!他的肩膀有多宽!站在人面前简直像座铁塔!比的我简直跟个小鸡似的!”

叶雪妍一惊,疑惑道;“难道他早上就是从你家出去的?”

“是啊。”李语珺吐了吐舌头,一脸心有余悸的摸样;“你瞧我,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是在他面前我居然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你想想这个人该是多可怕!”

雪妍想起方才在街口的时候,自己也是隔着车窗看了他一眼都觉得有着莫名的压力,此时对李语珺的话倒是深以为然。

“雪妍,你有没有听过‘总统一句话,比不上郑北辰一个字’?”李语珺开口问道。

“听过啊,关于他的谚语有很多。可是,他为什么会到你家里来呢?”叶雪妍一脸的迷惑。

“还不是我爸爸,许多年前他在东北带军,也不知道怎的,好像无意中救了郑北辰的一条命。如今可好,没想到当年那个不起眼的毛头小子居然成了这么个实权人物。那郑北辰这次来刚到北平,就来我们家登门拜访了。”

叶雪妍点了点头,遂笑道;“这也是好事儿啊,如今东北郑司令的名头无人不晓,往后说不定能帮李伯伯很多忙。”

李语珺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言道;“我宁愿他不要报恩,也不愿再看到他啦!省的我还要张口喊他叔叔。”

叶雪妍又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语珺不依不饶道;“好啊,你还敢笑我,下次等你看到郑北辰的时候,看你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叶雪妍好容易忍住笑,轻声道;“像他那样的人物,我哪会见到啊。”

李语珺点了点头,嬉笑道;“那倒也是,你还是多见见高家的少年郎吧。”

叶雪妍脸色一红,嗔道;“你胡说什么?”

李语珺收住了笑,正色道;“我说你要真喜欢人家就赶快儿抓紧点,省的被别人下手为强了。”

叶雪妍清澈柔软的眼眸仿似晕染了一层薄薄的云雾,只轻轻摇了摇头。

终究,她不过是一腔情愿罢了。


第四章 郑某岂会怕了几个学生?


细雨蒙蒙,为着初夏的时节仿似披上了一层薄薄的帘纱。

“还我河山!”

“打到日本帝国主义!”

“壮哉我泱泱大中华!”

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上,满是热血与不屈。他们举起横幅,振臂高呼。声浪一阵高过一阵,他们情绪高涨,与巡捕房的警察紧紧对峙着。男生们声嘶力竭,女生们许多却因着激动的心情,已经是泫然欲泣起来。

“列强虎视眈眈!觊觎我大好河山!同学们!咱们不能再坐以待毙!江北危急!山东危急!中华民族危急!让我们用青春,用热血,唤醒当局者麻木不仁的心!让我们团结起来!为祖国,为人民,为……..”

人群中,一位二十岁出头的男青年正踩在一张椅子上在那里言辞激烈的发表者演说,周围早已围满了学生。他的声音高亢而洪亮,俊秀的面容因着激动甚至隐隐的扭曲起来,年轻的眼眸中布满了血丝,每当他说出一句话,便有着无数的学生云集响应。

“快!大家快看!郑司令的车队到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便似捅开了马蜂窝一般,男青年从椅子上一跃而下,领着学生们高喊着口号,一窝蜂的像车队的方向冲去。任由那些警察取出警棍,雨点般的落在他们身上,他们却似浑然不觉。年轻的眼眸中满满的全是无谓与坚定,他们大喊着;“我们要见郑司令!”

“好大的口气!郑司令日理万机,哪有闲空来见你们!”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警察狞笑一声,凶神恶煞般的冲着学生们吼道。

“郑司令是当今少有的爱国将领,我们一定要见到他!”青年男子不甘示弱,奋往直前,似是要冲破层层阻拦。

“郑司令!郑司令--------”学生们中以那男青年为主,竟是齐声呼叫起来。

警察们急红了眼,不断的挥舞的电棍,男生们尚且还好,一些女生挨了打,却是惊叫出声。一时间,场面混乱至极,哭声,喊声,喧声震天。

“雪妍,你快看那边!你哥哥是不是在那里?”人群中,亏得李语珺眼尖,看到了叶风豪的所在,连忙摇了摇叶雪妍的胳膊。

叶雪妍今天在学校听说了叶风豪所在的大学举行了游行,心里一直是惴惴不安,放学后连忙和李语珺一同跑了过来。

隔着黑压压的人群,叶雪妍望着那混乱的场面,一颗心却是跳的飞快。

“雪妍,你慢点,等等我!”李语珺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叶雪妍甩开了她的手,冲进了人堆,拼命似的向着前面挤去。

此时的雨,却是越下越大了。

黑色轿车内,男人的身影显得格外冷峻,他的视线淡淡的落在窗外,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随行的北平官员额上早已是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只赔着笑道;“这些个学生气盛的,倒是让司令看笑话了。”

郑北辰望着窗外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容,他们的脸上,雨水,汗水,泪水,血水混迹在一起,早已是狼狈不堪。

“金秘书,”男人抽回视线,浓眉下一双锐望向眼前的官员。

“郑司令有何吩咐?”那被唤作金秘书的男子依然是陪着小心,一副卑躬屈膝的摸样。

“吩咐不敢当,郑某只是问一句,莫非阁下是将全城的警力集合起来,去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了?”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却蕴藏着逼人的威势。

金秘书一怔,只干笑了一声,开口解释道;“郑司令言重了,只是司令行程紧张,这些学生最是事多,若不派警察维持秩序,怕是误了司令的时间。”

郑北辰未置可否,只向着前面的司机沉声道;“停车。”

那金秘书一慌,看着郑北辰意欲下车的样子,连忙言道;“外面乱的狠,学生们年少轻狂,保不准会做出过激的事来。司令您这是?”

郑北辰回过头,眼眸轻轻一扫,那金秘书便再也不敢出声。

他望着金秘书的眼睛,微微一哂道;“郑某什么阵仗没有见过,如今又岂会怕了几个学生?”

语毕,他不再多言,随行的副官已将他的车门打开,金秘书无奈,也只得跟着下车,并接过侍从手中的雨伞,亲自为郑北辰打上。

“风豪,你怎么样?”高梓翔带着另一拨学生赶来与叶风豪他们汇合,却看到众人的脸上,身上,无不是挂了彩的摸样。当下只义愤填膺,也不待叶风豪回答,只冲着打人的警察吼道;“你们作为中国人,却只知道打中国人!你们的电棍为什么只敢挥像自己的同胞?北海半岛北日本人占领了,怎么不见你们去与扶桑武士厮杀?”

高梓翔的一番话,却令微微安静了的人群更是爆发出强烈的骚动,方才被打了的许多学生,此时更是热血沸腾,冲着警察据理力争起来。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还敢和大爷叫板?”警察中,一位虎背熊腰的汉子怒目圆睁,挥舞着手中的电棍,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

高梓翔任是身手敏捷,却也在无数的电棍中吃了亏。

“别打了,你们别打我哥!”一道温婉的女声满是焦急的传了过来,却无人理会。

倒地的叶风豪听到妹妹的声音,却是心头一紧,看到叶雪妍的身影后,更是大惊失色,只吼道;“你来干什么?赶快给我回家去!”

叶雪妍看到叶风豪的额上鲜血淋漓,眼角更是青了一块,当下泪水便冲上了眼眶。眼眸一转,更看到高梓翔也是被打倒在地,周围的学生,被打伤打倒的更是不计其数,她顾不得别人,只向着叶风豪与高梓翔的方向冲去。

密密麻麻的电棍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叶雪妍顾不得疼痛,只扑在叶风豪与高梓翔的身上,伸出胳膊,竟是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跪倒在他们的面前。

叶风豪嘶吼了一声,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从地上坐起,将叶雪妍抱进怀里,紧紧地护住她的身子。一时间,无数的电棍冲着兄妹俩挥下。

“都住手!也不看是谁来了?”一道声如洪钟的声音传来,场面立时安静了下来,警察停止了暴行,众人皆是转过身子,向后看去。

只见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站在那里,先前的声音自是从他的口中传出,他转过身子,向着身后的人行了一个军礼,礼毕,他退了下去,露出身后站着的一个男子来。

那男子身着一袭笔挺的军装,身后跟着一个官员摸样的人,为他打着伞。周围,站满了随行的官兵。

他只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眸淡淡的落在众人身上。


第五章 你要做什么?

叶雪妍透过蒙蒙的雨帘,望向前方的男子。

他的肩膀很宽,金秘书所撑着的那把伞似乎无法将他的身子全部笼罩。不时有雨水顺着他的的肩一滴滴的像地上落去,晶莹的雨珠落在水洼里,溢出丝丝涟漪。

郑北辰望着眼前的混乱,棱角分明的嘴唇略微紧抿,迈起步伐,向着学生们走去。

叶雪妍怔怔的望着眼前这个向着他们走来的男人,心里却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惊慌。她回过头,望着自己的哥哥与高梓翔的脸上皆是挂了彩,原本整洁的服装也早已被撕扯的不成样子,尤其是叶风豪,胸前的衣襟上更是落下一个十分明显的脚印。

其余的学生,情况也是好不到哪去,他们心心念念的要见的郑司令,此时正在向着他们走来,可他们,一个个却似是怔住了一般,只知道睁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前方的男子。

叶雪妍眼见着那个散发着凌厉之气的男子一步步向着他们走近,手心里却是黏糊糊的,全是冷汗。她又看了叶风豪与高梓翔一眼,也不知是从哪得到的勇气,她竟是站起了身子,护在他们的身前,直直的看向郑北辰的眼睛,轻柔的声音里带着丝丝颤抖,每一个字,却仍是清清楚楚。

她说;“你要做什么?”

你要做什么?不过五个字,却让在场的人皆是大惊失色。

“从哪冒出来的野丫头?居然敢和司令如此说话!来人——”出声的,正是方才那高大的男子,他浓眉紧皱,似是决不允许自己的长官受到一丝冒犯。

他的话音未落,郑北辰却是一个手势,止住了他接下来的的话语。

郑北辰望着眼前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袭月白色的衣衫,领口处疏疏落落的绣了几朵清浅的梅花。柔顺的长发梳了一个双髻,些许凌乱的发丝被雨水打湿后,安安静静的落在她光洁的额上。一张巴掌大的脸蛋儿满是明明满是惊恐,可是那双清亮柔和的眸子里,却清晰写着俩个字,无畏。

他定定的望着眼前的女子,神色漠然,回想起她方才的话语,眼底却是浅浅的,不为人知的染上了一丝玩味。

“雪妍!”一声轻喝从身后传来,不见一丝斥责的意味,包含的只是深切的关心。却是回过神来的高梓翔,他一把将叶雪妍的身子拉过,自己则挺身站在那里,与郑北辰对视着。

“郑司令!”高梓翔抱拳,向着郑北辰行了一礼。他的面容满是诚挚,言语间甚是恳切,带着丝歉意,更多的,却是激动,迫切,焦急,还有着,痛心疾首。

“我们知道您诸事缠身,今日很抱歉耽误了您的行程,可是,我们只希望您能给我们几分钟的时间,我想,司令不会拒绝。”高梓翔双目炯炯的望着眼前的男子,在郑北辰凌然的气度下,他却是丝毫不见慌乱,神色间,甚是笃定。

 郑北辰的双眸依然是清冷的,唇间却是略微勾起,只徐徐开口言道;“何以见得?”

高梓翔深深吸了口气,迎上郑北辰的视线,缓缓出声;“只因为您是郑北辰!”

郑北辰身边那高大的副官立时又是一声大喝;“大胆!司令的名头岂是你随便唤的?”

郑北辰眉头微皱,眼眸轻扫,那副官立时头一低,不再言语。

“继续说下去。”郑北辰望着眼前这张年轻的面容,虽依然是淡淡的语气,可眼底,却闪过一丝欣赏。

“如今列强对我中华皆是狼子野心,西南三省更是已被扶桑军占领!可中华大地的各方军阀却只是拥兵自重,争斗不休,置国家与人民为不顾。内阁政府,更是美利坚的傀儡!消极对外,却只会对同胞拿起武器,残酷镇压起义军,如今甚至有襄助扶桑,共同对内之势!郑司令——”

高梓翔还欲再说下去,却见郑北辰眉头一皱,冲着他低声喝了一句。

“够了。”简短的俩个字,却生生止住了他的话头。

“你可知道你今天说的这些话,足以要了你的命。”郑北辰面无表情,只淡淡出声。

高梓翔唇角却是微微一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今日胆敢在您面前说出这些话,是因为我知道您是‘若问中华何时胜,需当去问郑北辰’的郑司令!因为您是国家的希望,也是民族的希望!”

郑北辰闻言,却是一声嗤笑,他摇了摇头,沉声道“不要给我带高帽,你还是太年轻了。”言毕,他转过身子,向着轿车走去。

“郑司令莫非也是如同那些军阀一般,只会扩张自己的势力,却不愿出一兵一卒的去对抗扶桑军?”倏然,一道男声犹如一声惊雷,响彻在众人耳际。

“风豪!不要胡说!”高梓翔听得叶风豪这句话,却是面色一白,心里焦急不已。郑北辰如今是何身份,又岂能是他们这种学生所可以公然冒犯的?

他抬眸望去,只见郑北辰脚步一滞,回过头,眼眸落在了叶风豪身上。

周围的士兵,早是蓄势待发的摸样,只等郑北辰一声令下,便立时要将叶风豪拿下。

一时间,寂静无声。

叶雪妍看着自己的哥哥闯下了大祸,面上早已是苍白起来,她向郑北辰望去,却见那个男人紧抿的双唇竟是微一上扬,神色间,直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叶风豪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又正是年少轻狂的年纪,此时发觉到郑北辰并未有所举动,索性豁了出去。

“郑司令成名已久,百姓们也是对您敬若神明,您在民间更是有着‘侠将’之称,人人皆道您是当今世上首屈一指的铁骨铮铮,豪气干云的爱国将领!如今国家有难,郑司令难道只愿在东北偏安一隅?”叶风豪双拳紧握,眉目磊落,毫不示弱的迎上郑北辰的视线。

郑北辰的面上依然是气定神闲的摸样,反之他身边那位高大的副官因着愤怒,脸颊已是一片赤红之色,只狠狠的盯着眼前的青年。

少顷,郑北辰的迈步向着学生们走去,一双锐目却是一一划过众人,每一个与他对视的人,心里免不了都是一颤。

他们听到这位威名显著,立下无数赫赫战功的将军,用着沉着而浑厚的声音,将一个个字无比清晰的传进他们的耳膜。

“郑某只是一介武夫,若说国家与民族的希望,绝不会不是我,反之,却是你们!”郑北辰面容严峻,眼底,却是沉重。

“对于你们的爱国情怀,郑某是佩服的。只是,”他的话锋一转,眼眸闪过一丝犀利,语气也是凌厉起来;“你们最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闹学潮,闹的不会是当局者,不会是军阀,更不会是列强!只能是你们自己!”

他的眼眸静静的在每一张年轻的面容上转过,接着开口道;“你们摒弃学业,四处游行,可知荒废的不止是自己的未来,更是国家的未来!如今闹的越厉害,殊不知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只会拍手称快!保家卫国,是军人的事情,而你们,要做的却是奋发向上,学习知识!如今时局动荡,各行各业百废待兴,济州的铁路,交由英国人修建。沪市的金融,也早被法国人垄断。甚至北平,”郑北辰一手指着脚下的土地,眼眸定定的射向众人,一字一句的开口。

“这座城市里,无论是医院也好,学校也罢,甚至是各大商场,哪一家没有外国人的股份?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

郑北辰眼眸清寂,询问出声。

“因为咱们国家落后,只得任人欺凌。”人群中,不知是从哪传出了一道声音。

       “说的好。”郑北辰轻笑出声,接着问道;“那此外呢?除了国家落后,难道就没有别的原因?”


点击阅读原文

获得链接

密码: 8x2q





公众号ID

女生言情小说推荐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