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2016年中国小说排行榜·谁在我的镜子里

经典短篇小说选读2019-07-25 15:14:42


        范小青,女,江苏省苏州市人。1978年初考入苏州大学中文系学习,毕业后留校担任文艺理论教学工作。1985年初调入江苏省作家协会从事专业创作。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社会兼职: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省政协九届常委,教育文化委员会副主任,省第十届党代会代表。在2013年2月1日全国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上通过为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谁 在 我 的 镜 子 里

范小青



        老吴醒来的时候,愣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是在地铁上。

       一时想不起什么时候上的地铁,是要从哪里坐到哪里,为什么要坐地铁,平时都是开车的,怎么上了地铁呢?

       赶紧看看手提包,虽然已经离开了他的手掌,横躺在旁边的座位上,手机从裤兜里滑了出来,跌在屁股边,还好,前面下车的乘客没有顺手牵羊把他的手机和提包顺走。

       现在他清醒过来了,今天是和老婆约了去家装超市看建材看家具。家里换了房,要装修,这是个大事,挺烦人,也挺兴奋。现在比过去方便多了,跑一两趟家装超市,只要不是拖泥带水的性格,装修需要的东西基本都能搞定。

       家装超市巨大,建在远郊,到这里来,自己开车不划算,还是地铁快捷方便。

       手机铃声响了一下,好几个乘客同时都在査看自己的手机,相同的叮咚声此起彼伏,几乎没有人能够及时而又准确判断这铃声来自于谁的手机,老吴也无法判断,看了一下手机,原来是老婆发来的短信:到哪里了?

       地铁正开着,他也不知道到哪里了,问了一下身旁边的乘客,才知道坐过站了,老婆是个急性子,时间观念又特别强,自己从不迟到,也不允许别人迟到,他赶紧打电话过去说明情况,老婆果然不高兴,声音也变得有些异样,说,说话不算数,今天来不及了,改天吧。电话就挂了。

       坐到下一站,他下了车,再坐反方向的车,还能怎么样,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老王电话来了,可能是因为在地铁上,声音都不如平时那么真切和熟悉,老王说,你人呢,约好下午在你办公室见的,你怎么不在?他想了一下,说,咦,我今天没和你约吧,我今天有事,下午不在办公室,不会和你约的。那头老王的声音因为疑惑而更加失真,今天没约吗,嘿,瞧我这记性——不说了不说了,重新约吧,你什么时候在?他说,明天上午吧。

       坐地铁回了单位,晚上因为有业务应酬,搞晚了,回家老婆已经睡了,从她的背影就能看出她梦中也在生着气,他没敢再打扰她。

       第二天上午到了办公室,没多久,老张进来了,说,老吴,今天总算没有爽约。他看了看老张,奇怪说,咦,我怎么记得约的是老王。老张不高兴说,怎么?你就有时间见老王没时间见我?老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我明明记得昨天是老王给我打电话约的,难道我的记忆出了问题?老张“哧”一声说,这有什么稀奇,现在记性差的人多的是,我昨天记着要去买提子,结果买回来的是芒果,我老婆更有意思,站在车前,手里拿着车钥匙,却慌了神,说,不好了,不好了,我车钥匙丢了。

       老吴仍有些心不在焉,老张说,哎哟,别这么费神啦,我人都来了,都站在你面前了,还非要认定有约无约吗?你这官你这谱真有那么大吗?你真的这么不想见我吗?就算你真不想见我,但昨天下午我打你电话,是和你约定了的,你也不能反悔呀。

       老张谈了后就走了,可老吴内心还在想着老王之约,感觉老王还是会来的,但是等了一上午老王也没有来。他也就认同了老张的话,可能记错了吧,规在人的脑子里塞了这么多东西,毎天还在继续拼命往里边塞,怎么不混乱,混乱太正常了,不混乱才怪,这么安慰自己,也就释然了。

       昨天家装超市没去成,但总得去岈,还得抓紧了去,他们和装修公司签的是半包合同。也就是说,材料自己挑,挑好不用下单购买,回来交给装修公司去进货。装修公司不仅负责进货。他们还有他们自己的渠道,还能再砍价,这样业主又省心又省钱,何乐而不为。

       正因为他们要付出的劳动就是这一趟家装超市之旅,所以这一趟既必不可少,又十分重要。

       赶紧给老婆发个短信,约定今天下午再去,不过他没再坐地铁,开了车去。

       到了家装超市,一等再等。老婆没来,他发短信过去,也没回复,再打电话过去,那边已经是转移呼叫,老婆关机了?几个意思呢,他搞不懂。

       晚上回家,虽然老婆大人脸色不好,但他总得问一下下午失约的原因吧,一问之下,老婆说,你什么时候约我下午去了?他说,我给你发了短信,你明明回了的。老婆说,什么鬼?他把手机递给老婆看,说,不是鬼,你看看,你看看,短信还在呢。幸亏我没有删掉。老婆看了一眼,上面确实是“老婆”两字。老婆撇了撇嘴说,谁知道你那个“老婆”是哪个老婆,反正我没有收到你短信。

       他不知道老婆是开玩笑还是当真的,嘀咕说,事实面前,也不承认。又说,你约我,我迟到,我约你,你不来。正好明天休息。我们俩一起出门去超市,手拉着手,总不会再出差错了吧。老婆呸他说,你左手拉你的右手吧。

       终于在休息日夫妻一起去家装超市,一站式服务确实方便,只是他们用大半天时间就要一竿子到底解决几乎所有问题。也确实蛮紧张。期间手机响了几次,有来电,有信息。老吴想看想接,但老婆阻止说,不行,今天任务繁重,谁也不许用手机,你接一个,我发一个,你再发一个,我再接一个,一天忙下来,光顾手机了,还看什么家装材料呀。

       老婆的话有道理,老吴完全同意,休息日,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不得不接、不得不回的事情,干脆调到静音,和老婆一起安心看货,这才把任务完成了。

       回家的路上,他开车,老婆就忙起来了。她的手机上,内容也不少,先是回电话,接着是回短信发微信,然后欣赏美图视频。老吴心里也惦记自己的手机。手机在他的兜里跃动着,好像那里边包藏着多少宝贝等着他快快打开收获呢。看着老婆津津有味地看着,还笑,还龇牙,呸呸,老吴心里早就痒痒的,一直熬到车子开回家,老吴才急急地掏出手机,怎么不是,太多了啦,艰花缭乱。

       老吴傻了眼,无论是来电还是信息,有好些显示的姓名,他都不认得,有一个叫唐豆的,另一个叫许正的。等等,老吴挠了挠头,忽然想起以前见过一个说法,说有个二货小说家,在小说中杜撰了一款汉字拆解病毒。把存在通讯录里的人的名字,都拆解了,所以机主就不认得他们了。其实哪里有什么拆解病毒,就是因为存的名字太多,导致记忆衰退罢了。

       老吴的手机通讯录里,也存了好多个人名。他偶尔打开来看看,一半以上都想不起来了。所以老吴也没太在意。唐什么也好,许什么也好,谁谁谁也好,既然自己记不得他们了,至少说明这些人和自己的来往早已经不密切了,说不定从前就很少交往。即使存下了名宇,也记不住。这很正常。

       看一下唐豆的短信,是个段子,无所谓,就回了一个段子给他,算是扯平了。

       老吴又看看许正,许正发的是一个饭局之约,老吴回了一个,巳另有所约,下次再聚。

       但是还有一个人有些离谱了,他告诉老吴,钱小姐已经离开,本来组织个饭局送一送的,但是钱小姐表示不想再见到他,就作罢了。

       老吴有些哭笑不得,只好回了个表情。

       表情这东西真是太好了。

       发明表情这东西真是太好了。不想说话,不能说话,说不了话,或者说得太多了想打住,都可以用表情替代。

       表情应有尽有,多到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提供不了。

       简直太完美、太中意了。

       最后一条信息,没头没脑,说,合同的事已基本搞定,明天见律师。

       老吴觉得像骗子,又担心不是骗子,确有这事的话,也是不可轻易忽视的。就试探回,你发错人了吧。对方也就不再回了。果然离骗子不远。

       现在骗子太多,大家都很小心。

       所以有时候错了的就让它错了去。宁可错过朋友,不可踩中地雷。

       除了微信短信,还有好几个陌生的未接电话,老吴一概不回,有一个电话打了几次,一直到晚上还在打过来,老吴被盯得没法,发短信说,我在开会,不方便接,你有事发短信吧。若是骚扰电话或诈骗电话,必不会再发短信来了,可这个人很执着,真的发短信来了,说,这么晚了还在开会?你比我还忙啊?明天上午九点,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老吴哈哈大笑,很有心情跟骗子再打几个回合,所以回短信过去说,过了时的骗局,又拿来用,连与时俱进都不知道,还干这营生?

       那边终于不再纠缠了。

       总之,这个周末,老吴虽然过得稍有些不同,但他并没怎么往心里去,现在因为手机带来的各式各样的事情,每天都能碰到,没人稀罕。

       新一周开始,早晨去上班,一进办公室,老板的电话就打到座机上,口气不怎么好,说,让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就这么难?老吴脑袋“嗡”的一下,想起被他嘲笑过的那个陌生电话,难道是老板打的,可是他也冤哪,老板换了手机,却不告诉他,让他蒙在鼓里。老吴可不愿意吃下这种不明不白的冤枉官司,赶紧辩解说,老板,您换手机我不知道啊,现在骗子太多——老板打断他说,我什么时候换手机啦,我一直是老手机。

       这真奇了怪,为什么显示在自己手机上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呢,难道真如那个异想天开的小说家所预测,病毒来了?

       老吴仍然不敢十分相信老板的话,又试探说,老板,因为,因为,骗子的那个“九点钟到我办公室”的段子实在太着名了——老板又劈头打断他说,难道因为骗子用过一次,从此以后,所有的上司都不能叫下级周一见啦?

       老板说得有理,老吴赶紧到老板办公室,他一进去,老板就朝他伸手,说,材料呢,你以为我是想看你这张脸?

       老吴一拍脑袋,赶紧回办公室,打开手提包,取出材料,再去交给老板,老板这才稍稍满意,收下材料,朝他挥挥手。

       到半上午时,老板电话又来了,问他吃了药没,他就料知是那材料出了问题,果然不等他回嘴,老板又说,你过来。他以为问题大了,电话都不能说,要当面尅了,赶紧提着个小心脏往老板那儿去,老板果然不高兴,盯着他看看,面有疑色,说,你也算是老手了,怎么会有这样的错别字?

       一开始老吴以为报告出了重大的差错,确实有点紧张,以为要返工了呢,现在老板只是说是错别字,他立刻放心多了。错别字哪个不会写,人人都有错别字的,很多人还故意写错别字,那是潮。但他不便这么直接跟老板回嘴,谦虚地说,哪个字哪个词错了,我马上改。嘴上是这么说,眼睛却朝老板瞄一瞄,看看老板的脸色。平时老板要做报告,只是拿他写的稿子念,有时候到了会场,稿子才递到老板手里,从来没有事先认真准备的习惯,今天不知老板是怎么了,口气严厉地说,幸亏我事先认真准备,否则就出洋相了,你自己看看吧——把报告扔到老吴面前,老吴拿起来一看,赫然的,是标题错了,难怪老板能够一眼看出来。

       应该是“关于公司营销情况的报告”,结果变成了“关于公司亏损情况的报告”。老板说得不错,什么都错得,偏偏这两个字错不得,而他其他什么字也不错,偏偏就错这两个字?

       老板责问老吴,老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呀,报告明明是他自己亲自起草亲自修改的,怎么会出如此明显的差错,不过好在不是内容要返工,只要将标题上两个错别字订正就行了。

       下午老板在公司做报告,会场很安静,没有人说话,都忙着看手机呢。等到散会时,有一个同事面有疑色跟老吴说,今天老板怎么啦?

      老吴一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反问说,什么老板怎么啦,老板怎么啦?你怎么啦?

那同事犹豫了一下,说,要开人还是要怎么啦?

       老吴仍然没有理解,继续反问说,谁说要开人了,老板说了吗?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你怎么啦?

       那同事赶紧摆正了脸色,说,哦,没怎么。就走开了。

       老吴晚上回家,老婆又在看打鬼子的电视,老吴瞄了一眼,感觉画面似乎有所不同,随口说,昨天那个结束了?换一个片子了?老婆说,没结束啊,要打六十集呢,还早呢。他又奇怪说,那你换了台?老婆也奇怪地朝他看看,说,没有换台呀,不还是在打鬼子吗?又白他一眼说,关你什么事,又不是你在看,是我在追着看,内容一直都是连下来的,昨天八路军受了伤,今天就在老百姓家养伤,这不明明是连续着的吗,我即使脑残,也还没残到连连续剧怎么连下去都看不懂吧。

       他没再回嘴,等老婆不注意,偷偷把广播电视报找出来看看,地方台一套播的是《杀鬼子一个不留》,地方台二套播的是《把鬼子杀干净》。确实差不多,老婆说的也不错,反正内容是连赏的,反正打鬼子的过程也都差不多。

       他实在想嘲笑一下老婆,可是看到老婆专注的神情,完全被神剧剧情吸引住了,他放弃了嘲笑的想法,坐在自己的电脑前面去,在QQ上和新居装修的项目经理聊了一下,问问情况,经理发了进货的图片给他看,并说,您放心,一切正常。

       他确实可以放心,只需在头一次交接的时候,和项目经理一一对接清楚,后面就不用多操心了。有时间的,可以过去看一眼,不看也没事。现在的装修跟过去完全不同了,非常规范,非常专业,都有质量承诺,又有第三方监管,更何况,连个干小工的,也比你内行得多,你一开口,他就跟你说专业术语,搞得你完全觉得自己是只多余的菜鸟。即便是路经,顺道去看看,工人们热火朝天干着,切割机钻孔机嘎嘎嘎地叫着,没人会打招呼,也没有人问你是谁,站一会儿,受不了噪声和灰尘,赶紧撤吧。

       一集电视剧播完等下一集时,老婆过来转转,看到项目经理发来的图片,有些疑惑,说,这款地砖,颜色好像不太一样?又拿手机上的图来比对,确实有些误差,赶紧打电话问项目经理,经理说,我们是完全按照你们提供的型号颜色买的,上传的图片可能会有色差,如果不放心,可以到现场去看,货已经到了。

       到下一个休息日他们去了现场,到小区门口时,项目经理已经在等候他们了,一起引着到新家,亲眼看了地砖颜色,确实和原来看中的那一款有差别,问怎么回事,工人肯定是搞不清的,材料有专人负责进货,就找到进材料的专人,他的手机上也有图有真相,但他手机上的那款地砖确实就是现场的那个颜色,难道在转发的过程中,颜色会自动改变?

       幸好老婆是个比较大度的人,说,算了吧,反正这一款颜色也不难看,还过得去,只要没有质量问题就行。

       工程还没有全面开始,所以他们又认真地看了图纸,发现出其他一些问题,比如淋浴房的花洒应该是安装在竖立面的墙上,水喷洒出来的余地比较宽大,结果设计上却改在了横立面上,怎么看也觉得别扭。项目经理是个细致的人,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一边道歉,一边委屈地对老吴说,竖立面的墙上有管线,不太方便安装,即使硬装,装出来也是偏的,我发短信请教过你,你回短信说由我们定,我们就这么定了。老吴觉得奇怪,他完全不记得项目经理跟他探讨过淋浴房的事情呀,项目终理赶紧拿出手机,递到他眼前说,你看,短信我还保留着。老吴一看,果然的,上面是姓名“1202吴”,房号和姓都是对的,不就是他嘛。

       既然是经老吴同意的,老婆不好责怪项目经理,自然是要怪罪老吴,老婆说,把装修交给你实在是个错误,下面的事情不要你管了,转给我,我来负责吧。就让项目经理把她的手机记下,说以后碰到任何问题找她就是。

       老吴看到项目经理记下了老婆的手机号码,创建新联系人记的是“1202夫人”,老吴无责一身轻,有心情跟老婆开个玩笑说,每幢楼都有1202 哦,你不要做了别人家的夫人哦。

       老婆朝他翻个白眼,就开始履行“负责人”职责,四处査看起来。

      倒是这个项目经理,听了老吴说话,似乎是愣在那里了,老吴不知他是哪根筋搭错了,也不知自己哪句话把他的筋搞乱了,就看到他小眼睛眨巴了半天,忽然开口问道,吴老板,你是姓吴吧。老吴奇怪道,咦,你明明知道我姓吴,我们的装修合同、包括你的手机上存着的,不都是我吗,我生下来就姓吴,没有改过姓哦。

       项目经理“哦”了一声,又把手机翻出来看看,念道,1202吴,1202吴,没错。似乎放心了,把手机揣进口袋,赶上老吴老婆的脚步,紧随其后。

       回家路上老婆开车,可偏偏手机不停地响,一会儿来电,一会儿信息,老吴想替老婆看看有没有急事,老婆却不在乎说,不用看,不是推销,就是骗子。老吴认同这说法,休息日单位和朋友一般都不怎么打扰,唯有骗子最辛苦,没日没夜没休假,于是感叹说,现在骗子太多,傻子都不够用了。

       正这么说着,骗子已经到了,老吴一看,简直气得要笑起来了,骗子真是疯了——哦不,不是骗子疯了,是这个世界疯了,骗子才会这么清醒,这么猖狂。

       这一回的骗子,很有点城府,是动了脑筋、创了新的,在短信中说,你拿了我的手机,好几天了,难道都没有觉得有差错吗?过得很自在吗?

       老吴碰到骗子,一向很冷静,现在依然是冷静,先研究这条颇有创意的骗术,首先第一步,骗子肯定是想让他回短信,如果他回了,骗子下一步会怎么走呢,骗子说老吴这几天使用的是别人的手机,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真会有人相信,然后把手机拱手“还”给骗子,人不能这么蠢吧,如果奉还是不可能的,那什么是可能的呢?骗子的要领,就是抓住人性的薄弱点,贪钱,怕领导,掩饰外遇,等等之类,那么手机有什么软肋呢?

       那可多了去了。

       心里数着手机的软肋,一二三四五,老吴肋骨都疼起来,心也烦乱起来,那骗子可是个急性子,见老吴没上当,干脆打电话来说,刚才就是我发的短信,你收到没有,为什么不回复?老吴气得说,你这么嚣张,简直都不像骗子啦。那边说,你误会了,我不是骗子,我是你手机的主人。老吴“啊哈”一声说,可是它现在换主人。电话那头骗子还很执着,还不肯放弃,继续纠缠说,你不相信的话,打开通讯录看看,你认得里边的人名吗?

       老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开始着骗子的道儿了,他已经下意识地点开手机通讯录,可看了一眼后,又放心了,怎么不认得,这些人,都是老吴的关系人物和联系对象,“老婆”“老板”“杨秘”“李副总”“刘科”“杨处”“老张”“老王”“大哥”“二弟”“小妹”“二妹”等等。

       当然也有老吴记不得的,这也很正常嘛,谁敢保证存在手机通讯录的那些人脸,个个都历历在目呢。

       老吴既然放了心,就干脆再调戏一下骗子,吃吃骗子的豆腐也蛮爽,老吴跟骗子说,你又走错一步棋,你得重新写脚本了,通讯录里的人名,我都认得,这就是我自己的手机。那边骗子真着急了,赶紧说,不可能,不可能,你的手机在我手里呢。

       这下子老吴有些吃不准了,把自己手里的手机翻来翻去看了几遍,也没看出这是一部别人的手机呀,手机品牌、手机型号、开锁密码、屏保画面、通讯录里大部分的名字,还有近几天的保留的短信,等等等等,没哪个不是他自己的嘛。

       老婆在一边看到老吴摆脱不掉这个骗子,问道,你再看看,他打给你用的是什么电话?老吴赶紧将来电显示的电话号码念叨出来,一边念,一边就觉得有点怪,老婆听了,也觉得怪怪的,说,咦,这个号码好像是谁的嘛。

       两人同时叽叽咕咕念叨几遍后,又同时大喊起来。

       老吴喊,我的天,这是我的手机哎。

       老婆喊,我的妈,这是你的手机哎。

       他们终于记起了老吴的手机号码了。

       一旦记起了老吴的手机号码,顿时让他们吓出一身冷汗来了,怎么老吴的手机号码会给老吴自己的手机打电话呢,难道会有两个相同的号码在同时使用?

       比神剧还神吗?

       还是旁观者比当事人镇定一点,老婆让老吴往她的手机上打一个试试,老吴从通讯录里调出“老婆”拨打出去,结果,老婆的手机一直没响,老婆阴阳怪气地说,看起来,你这个“老婆”不是我。老吴急着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时候那边的“老婆”接通手机了,说,喂,说话呀——老吴愣了愣,反问说,你知道我是谁?那“老婆”哼哼冷笑说,你跟我玩变声?老吴说,你难道听不出我的声音?那“老婆”说,声音算什么,样子都能变,性别都能变,声音就不能变吗——看起来那个“老婆”是认定他了,那是当然,她那边的来电显示就是“老公”两字嘛?老吴哭笑不得,又解说不清,只得挂断电话。

       事情至此,老吴才相信了那个“骗子”,他们之间真是把手机拿错了,但是手机怎么会拿错呢,又是在哪里换了的呢,老吴努力回想,终于,他想起了地铁。

       就是坐地铁那天,他睡着了,手机从口袋里滚了出来,坐在他旁边的那个人拿着他的手机先下车了。

       现在老吴一一回想起来了,不仅手机,还有手提包,还有包里的文件,丢了这些重要的东西,那可真是不得了的大事,可奇怪的是,这一个星期内,并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差错,那人提包里的东西,和老吴提包里的东西,实在是大同小异,就算有些小小的差别,也都无关紧要,老吴也不是个十分细心的人,甚至他老板把营销报告做成了亏损报告,老吴也没有听出来,其他大部分人也没有听出来,老吴记得只有一个同事,小小地表示了一下担心,但是被老吴反问了一句,同事立刻知道自己错了,闭嘴走了。

       老吴有些惊讶,自己拿着一个陌生人的手机,却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靠着另一部手机生活了好几天,日子竟然也一样过,中间也只是有过一些小小的疑惑,比如明明记得约了老王。结果老张来了,可这种事情稀松平常,人人都会碰到,没人会把这样的小差错当回事,没人会较真的。

       第二天他们就换回了手机,日子也还是照常地过,几乎没有人发现老吴的这段遭遇,老吴有一次喝了酒,把事情讲出来,大家听了,也没觉着很稀罕,甚至都很理解,轻描淡写地说,呵呵,现在的手机和手机里的内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老吴家的新房子装修好了,工人都撤走了,装修公司等待户主约时间验收,老婆恰好出差了,暂时验收不了。偏巧这天老吴有空,想到新装修房子的新气象,心里痒痒,先上门去看一眼,到了那里,老吴掏了钥匙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来,再仔细看看,分明就是1202嘛,哪里出差错了呢?

       前几次来,因为都有工人在干活,门都是开着的,始终没有用过钥匙,难道是钥匙坏了?老吴赶紧打电话给项目经理,经理赶来了,用他手里的钥匙开了门,老吴进去巡视一遍,装修工程实在无话可说,挑不出一丝毛病,可老吴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不踏实的感觉,他下楼的时候,注意了一下楼面上的标号,是17幢,心里顿时一惊,却还有些吃拿不准,回家赶紧拿出购房合同一看,他们购买的是12幢。

       老吴顿觉天旋地转,头晕目眩,这错误可是错得太大了,整整装了几个月的新房,最后竟然不是自己的家?项目经理一听说,更慌了,那可是掉饭碗的失误啊,赶紧向公司报告差错,公司安排人手一査,才发现他们公司在同一个小区接了两个“1202吴”的活。

       两个1202,分别由两位项目经理负责,赶紧把那个经理也找来,大家一核对,都觉得奇怪,怎么两户装修会犯同样一个错误呢,老吴和老婆没有发现这个1202不是他们的家,就算他们糊涂马虎吧,可那一家的户主怎么也这么糊涂马虎呢?

       一伙人赶紧到另一个1202现场去看个究竟,这个1202,才是老吴真正的家,老吴用自己的钥匙,顺利地开了门,可就在开门的那一瞬间,老吴心里抨抨乱跳,十分慌张,完全不敢想象,这个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新家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让人目瞪口呆,老吴踏进门的时候,先把眼睛一闭,再鼓起勇气一睁。

       老吴真的目瞪口呆了。

       这怎么就不是他的新家呢,这就是他的新家,这个1202,和那个1202,就是同一个1202,一模一样的装修风格,材料,家具,等等,什么都是一样的,唯一不同就是那款地砖颜色稍有差异,但差异真是不大。

       难怪那户1202户主,也犯下了和老吴一样的错误,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错误,他们的房型完全一样,他们挑选的建材和家具也差不多,开工期间那个1202的户主自然也来现场看过,他们当然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如果一定要说这里边有差错,差错就发生在开始的某一天,某一个项目经理在小区门口迎接户主的时候,问他,您是1202的,您姓吴?姓吴的户主说,我是。

       只是现在也已经搞不清,是两个经理中的哪一个先跨出的这一步,要追责的话,两个人得同时被追。虽然两套1202装修得一模一样,但毕竞装修公司是有误在先的,所以他们和老吴谈判,商定共同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瞒着老吴老婆和另一个1202户主,公司主动提出赔偿老吴一笔损失,老吴倒有些不好意思,说,都一模一样,其实没有什么损失嘛。可公司说,那是精神损失,一定要赔的。既然人家这么讲信誉,老吴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那笔赔偿金,纳入自己的小金库。

       老吴老婆回来验收,老吴带着老婆进入12幢,老婆朝不远处的17幢望望,似乎有些不确定,说,不是那一幢吗?老吴把合同随身带着,这会儿拿出来给老婆看,说,你怎么啦,我们买的就是这一幢嘛,12幢嘛。

       上楼,开门,进屋,老婆验收,一切满意,超满意,活儿干得实在太漂亮太完美,甚至把搞错颜色的地砖都换回了原来他们看中的那款颜色,真是一家讲究信誉讲究品质的家装公司。

       老吴到穿衣镜前再看看镜子的质量,却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高矮胖瘦完全一样,戴着的眼镜是一样的,衣服的颜色是一样的,皮鞋是同一款,手里拿着苹果6手机,腕上带着欧米茄。

       老吴惊慌失措,喊老婆,你快来看,你快来看,镜子里的是谁?

老婆才不会过来看,只是在那一边骂道,神经病,你还指望人家给装一面照妖镜呢。

老吴自嘲地笑了,朝着镜子里的人说,你和我长得真像哎。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