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原创·汪洋说】麦子的爱情(短篇小说)

2019-08-04 16:00:45


过了年,麦子就满二十了。

二十岁的麦子出落得很水灵。高挑的个头,白皙的面皮。头发齐腰长,蓬松着披散下来,有时也用红色的或藕荷色的发圈绾一下。脸是瓜籽儿脸,一笑俩酒窝。嘴也勤快,见了人,婶子大娘甜甜地叫。人家咋舌说,你看看麦子!麦子就红了脸,头一低,身子一扭,袅袅婷婷地挪开了步子。人家就羡慕地嘬牙花子,嫉妒地摇脑瓜子。

可是,这么好的麦子竟然没找婆家。


一家有女百家求。麦子家的门槛更是让媒婆们踩平了。可每次人家刚开口,麦子就一个劲儿地摇头。媒婆正挥舞着手绢比划着眉飞色舞地介绍男家是包工头家里如何富得流油,见麦子摇头就愣住了,问为啥。麦子说,年岁小,不慌。媒婆就撇撇嘴,说,年岁咋个小,咱庄的闺女有几个等到二十的?麦子娘也小心地说,再过两年就都嫁下了。麦子扭扭身子,说,反正我不想找!娘又气又急,赔着笑对媒婆说,你看麦子,就是脾气不好,您可别见怪,该操心的还得操心,谁让她是咱自家孩子呢。媒婆说,怪啥?许是咱麦子眼皮子高,一般的人家看不上,改天我再寻摸个条件好的。媒婆站起来,用手绢掸掸裤腿,说,俺走了麦子她娘。麦子抢着说,没事儿可过来玩啊大娘。然后抢着出来送,脸上也笑吟吟的。媒婆红了脸,讪讪地说,赶明儿一定给俺麦子寻摸个好主儿。一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脚,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麦子扑哧一声笑出来,扶着媒婆说,您看俺家这门槛也太高了。媒婆脸更红了,走出去老远,还回过身来,摆摆那条手绢,说,快回吧,回吧。麦子就回过身来,关了门,和娘一块进了屋。

后来,来做媒的就少了。


麦子娘急得不行。说,麦子,你看看你四个姐姐都嫁了人,你咋就不急!

麦子说,急啥,我又不大。

麦子娘说,多大叫大?你大姐二十岁上就成了亲了。

麦子说,反正我不急。

麦子娘说,你不急我急,我都六十了呀麦子,你就不能让我见着女婿再合眼?

麦子就跑到娘跟前,搂着娘的腰,摸着娘的头发,说,我知道了娘,等再有来说的,俺就应下。


还真就来说媒的了。

是年跟前的时候,麦子的婶子来了,提了一块肉,脸上的笑都盛不开了,像是一不小心就要洒一地。麦子想,肯定有“事”儿。麦子喊了声“婶子”就自顾洗她的衣裳。快过年了,换下了不少旧衣裳,麦子想把它们洗出来,收好,等到开了春浇地上肥时穿。过年这一阵,麦子就替换着穿两件新的。

婶子把肉放在饭桌上,就拉着麦子娘进了里屋。两个人叽叽喳喳地,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挺热闹。但是麦子听不清她们说的什么。麦子停下搓衣服的手,竖直了耳朵,还是听不见。麦子索性站起身,蹑手蹑脚地走了起来,但走了两步,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走回来,坐到板凳上,重新揉搓起来,手下的力更大了。

这时候,娘在里屋喊,麦子,你过来。

麦子问,干啥?

娘说,你过来再和你说。

麦子就停下来,把满是洗衣粉泡泡的手在水里蘸蘸,又拿干毛巾擦擦,走了过去。

麦子娘和婶子在炕沿上坐着,膝盖碰着膝盖,手拉着手,见麦子进来了,就撒开了手。

麦子娘说,这闺女,咋忒慢!

婶子上上下下打量着麦子,又拉过麦子的手,说,你看看麦子,咋越长越水灵!

麦子娘一撇嘴,说,管啥用?又不当吃不当喝!

婶子扭过头,说,那可说不准。等咱麦子寻了个好人家,你还不攥着灯泡沾大光,尽吃香的喝辣的。

麦子娘叹了口气,说,俺可没那福份。

婶子一缩脖子,说,我看你有。又盯着麦子,说,是吧麦子?

麦子看看婶子,又看看娘,又好气又好笑,说,你们俩唱的哪一出啊?

婶子拍拍麦子的手,说,不闹俺麦子了,说正经事。

麦子娘瞪麦子一眼,说,好好听着。

婶子说,我给你寻了个好人家,是三十里铺的。他爹是大队书记,家里就他一个小子,俩姐都嫁人了。刚盖了五间砖瓦到顶的屋,前出厦的,村里头一户。他爹说了,只要媳妇跟了,就让她到镇上吃公家饭,家里的、地里的一点都不用操心。

麦子的脑子转得飞快。这可是说合的最好的一个主儿,关键是能吃上公家饭,那样一辈子就舒舒坦坦了。还有什么能比吃上公家饭更要紧呢?麦子都想答应了,却觉得漏了一件要紧事。

麦子说,他人咋样?

婶子欲言又止,看了看麦子娘。

麦子娘点了点头。

婶子笑了笑,说,人啊,长得挺排场,眉是眉眼是眼的,就是,就是……

麦子有点着急,说,就是个啥呀?

婶子笑了笑,说,就是有点结巴。

麦子的心刷地凉了半截,闹了半天……


婶子往前凑了凑,说,你想想麦子,他就是有点结巴,别的啥毛病也没有,种地还是把好手。不比那些瘸巴瞎巴的强!人家说了,成家的大件小件全包了,你只管去个身板子就成。

麦子心酸酸的,眨巴眨巴眼,竟落下泪来。麦子用手捂住眼,一下一下地抽嗒起来。

婶子一下子慌张起来,出溜下炕来扶麦子,边说,你看看麦子,咋就哭了呢,咋就哭了呢?

麦子娘说,你甭管她,就那邪脾气。

婶子说,我就是好心搭个桥儿,成不成的还不是你自个儿拿主意。

麦子擦擦眼,抽抽嗒嗒地不作声。

麦子娘说,你看看,又没人欺负你,你哭个啥!要不是和咱近便你婶子还愿操这个心!又转过脸,说,这么着吧,让麦子再寻思寻思,过了年我再给你回话。

婶子说,中。你们娘儿们再合计合计,我先回去了。

麦子娘说,让你操心了。

婶子说,自家孩子,咱不操心谁操心。

麦子擦干了泪,跟在俩大人后面往外走。

婶子回过头来,说,你快洗衣裳吧麦子。

麦子说,我送送你。一不小心又掉下俩泪花花儿。

婶子往里推推麦子,说,别出来了麦子。就顺手关上了屋门。

麦子坐在水盆旁边,叹了口气,想洗衣裳,手刚伸进水里,眼泪却又掉下来了。麦子忙伸出胳膊,在眼眶上揉了揉。


大约过了一袋烟的功夫,麦子娘才从外面回来。麦子没抬头,娘也没说话。麦子娘直接进了里屋,哐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麦子继续洗衣裳,噌,噌,声音一下比一下大。但是,麦子还是听到娘叹了一口气,长长的,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麦子的胸口怦怦地跳起来。她睃了一眼里屋,啥也没看见。

娘是倒在炕上了?

麦子有了心事,手下用力慢了下来。她轻轻地摆动着手里的衣裳,很无奈的样子。

麦子娘出来了。她站在麦子跟前,耷拉着两只手,有气无力地说,你是咋想的麦子?

麦子抬头看了看娘。娘的头发乱了,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麦子还是头一回看到娘这样。

麦子低下头去,小声说,反正是不大好。

麦子娘蹲下身子,眼睛紧盯着麦子,用着气力说,你想咋个好法?他爹是书记,就这一个小子,屋也盖下了,还能转了户口,你还想咋的?

麦子说,他,他说话不利索。

麦子娘一板一眼地说,对呀,人家要是样样都出挑,还能看上你呀?

麦子说,反正俺不愿意。

麦子娘说,过了时的桃就没人捡了。

麦子没作声。

麦子娘说,我生了你们姐儿五个,就你不让我安安生生过日子!

麦子还不作声。

麦子娘忽地站起来,指头戳到了麦子的脑门上,说,你好好想想麦子,上次你是咋和我说的!

麦子就想,上次,俺说啥了?


麦子娘成天板着脸,不说话,做事也风风火火的,好像满屋子就她一个人。吃饭时也不叫麦子,盛上两只碗,往桌上重重地一摔,就自顾张开了嘴。麦子在里屋绣鞋垫,听到响声,就小心地走出来,看看娘的脸,再小心地坐下,喝饭时都不敢出大声。晚上睡觉,麦子先铺好两床被,喊娘,娘不答应,麦子就自各儿先睡。睡不着,就闭上眼想事儿。一会儿,娘进了屋,把两双鞋吧叽往地上一扔,又忽地掀起被子。风把麦子扫得一哆嗦,但麦子马上又挺直了身板,佯装睡熟了。但娘的叹气声又分明让麦子心里慌乱乱的。

初二就好过了。闺女回娘家,麦子就不担心和娘没话说。麦子就盼着姐姐们快些来,好陪着娘说说话。刚吃过早饭,麦子就一个劲儿地看墙上的挂钟。一会儿又往院外跑。麦子娘白了麦子一眼,说,你火烧腚锤子的忙个啥!

麦子说,等你的“贴身小棉袄”啊。

麦子娘说,你不等她们也得来。

麦子说,我得替你接着点。

麦子娘说,不用接,待会儿来了和你姐姐姐夫们说说话,又不是小孩子了。

麦子吐了吐舌头。麦子不愿和姐姐姐夫们说话。凑在一块,麦子分明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她不想和她们掺和。每每看到姐姐和娘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看到姐夫们那拘谨的模样和憨憨的笑,麦子总会想起俩字——傻样。麦子觉得自己很“毒”,但这又怎么样呢,麦子不还照样快快乐乐地活着。麦子只喜欢和几个小狗小猫般大的外甥们玩。


姐姐姐夫们来到的时候,家里顿时热闹起来。麦子娘搂着外甥们亲个没完没了,叭叭的响声让麦子觉得太假。姐姐们隔得都不近,好不容易凑到一块,你拉着我,我拥着你,絮絮叨叨地闲扯。姐夫们在院子里站着,一人点着一支烟,喷云吐雾地说些哼哼哈哈的话。要不是几个外甥和姥姥亲够了喊着“小姨”跑过来抱住麦子的腿,麦子还真觉得自己和她们不是一家人了。

姐姐们就记起了麦子。

大姐说,麦子,找婆家了吗?

麦子扭扭身子,说,用你操心!

大姐说,你看好不容易来你家一趟,还尽拿话噎人。

二姐说,你单问这事,这不是找着挨噎嘛。

三姐说,咱也不是说了一家两家了,咱麦子咋就相不中呢?

四姐说,麦子哎麦子,都二十了,可不能老在家存着吧,生了醭儿可咋办?

麦子娘说,尽放你娘的狗屁!

一家人就都笑了。


麦子觉得很没趣,就抬头看了看表。都快晌午了,咋还不来呢?

这时候,有人在外面喊,麦子,麦子!

麦子一把推开身边的外甥,忽忽地向外跑。

麦子娘说,看看,都二十了,还整天火烧腚锤子一样。

麦子出了门。小米对她说,来了,水秀家来了。

麦子拉了小米一把,说,走,看看去。

水秀和麦子是高中同学。水秀考上了师专,毕业后在城里当了小学老师。而麦子呢,却下了学,和娘她们一样,拿了镰刀割麦,放下锄头喂鸡。不过,水秀和麦子的关系一直很好,村里一般大的女子不少,但上过高中的不多,水秀又一直和麦子一个班。水秀每次回家,都来找麦子啦呱,顺便塞给麦子一些花花绿绿的杂志。年前,麦子娘就和麦子说,水秀家要来走丈人家。麦子说,我可得去看看,那个老师长得啥模样。麦子就去找水秀,问她为啥对自己保密。水秀说,保啥密,到时候不就看见了嘛,又不是啥稀罕物。

麦子走得飞快。

小米说,麦子你等等我。

麦子埋怨说,你没穿鞋咋的?

小米说,穿鞋也跟不上你呀,和抢一样。

我抢什么呢?麦子笑了笑,没作声。


水秀家的院子里停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红彤彤的,亮闪闪的。人很多,屋里放不下,外面还挤着一些,都伸长了脖子往里瞅。

小米嘿嘿一笑,说,来晚了。

麦子瞪她一眼,说,谁让你走那么慢!

这时候,水秀在里边喊,进来呀麦子。

麦子踮起脚,竟然看不到。她说着,我进不去呀。两手这边一拨,那边一推,居然就进去了。

水秀家和水秀爹坐在冲门的椅子上说话,水秀站着给大家递糖。见麦子进来了,水秀说,我还寻思你不来了呢。

麦子说,能不来看新女婿嘛。说着,麦子看了水秀家一眼。竟觉得似曾相识。瘦高挑儿,白净净的脸,鼻子上架着副眼镜。蓝西装,白衬衣,红领带,干净,利索,精神。在哪里见过呢?

水秀分完了糖,把麦子往里一推,说,这就是麦子,俺们村的美女。

水秀家站起身来,笑着说,常听水秀提起你。说着伸出了手。

麦子也伸出了手,但只伸到半路就停下了,脸红成了一块大绸布。

水秀家的脸也红了,停在半路的手抬到脑袋上,挠起了头皮。

庄乡们轰地笑开了。

麦子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羞得不知干啥好了,就拨开人群,向外面走,走得很急。

水秀说,麦子。

麦子头也不回,说,俺姐姐们来了。

麦子来到大街上。风一吹,麦子清醒了许多。麦子揉了揉脸,放慢了步子,边走边想,那人像谁呢?


 关于汪洋 

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演讲学会理事

●滨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朗诵艺术委员会主任滨城区文联副主席滨城区诗词学会副会长

●1994年起发表小说散文作品,2013年出版个人文学专著《大声小说》作家出版社

●1996年起从事广播、电视播音主持工作,主持过少儿、老年、经济、文学、情感、综艺、热线谈心等各类型节目,进修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

●2013年举办滨州首场个人朗诵会——“‘我的中国梦’汪洋个人朗诵会,滨州电视台、滨州日报、鲁北晚报、滨城电视台均作报道

●2014滨州首届网络春晚2015滨州第二届网络春晚2017滨州百姓迎春联欢晚会等百余台大型文艺晚会,担任总导演、总策划、撰稿人、主持人或部分

滨州市经贸委、滨州市职教办授予滨州市优秀培训师”(2006)

山东省企业培训考试中心授予山东省优秀培训师”(2006

滨州市文联、滨州市作家协会授予第二届滨州文学奖”(2014)

滨州市孙子文化艺术奖评选委员会授予第九届滨州孙子文化艺术奖”(2014)

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山东省财政厅授予第二届山东省齐鲁文化之星”(2014)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四届“夏青杯”全国朗诵大赛滨州赛区“优秀指导奖”(2015)

山东省济宁市曲艺家协会专业评审委员会授予“初级快板教学专业教师”(2016)

中国歌剧舞剧院考级委员会授予“全国朗诵考级优秀辅导教师”2015、2016

全国语言艺术专家指导委员会、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授予“全国少年儿童播音主持专业教师”(2017)

山东省第二届口才之星大赛“优秀指导教师奖”(2017)

山东广播电视台青少年艺术大赛“优秀指导老师”(2017)

山东省第九届金话筒小主持人电视大赛滨州赛区“优秀指导教师”(2017)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小小演说家》地面大赛山东分赛场“最佳指导教师奖”(2017)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小小演说家》地面大赛“2017年度山东省语言教育教学最佳指导教师”(2017)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五届“夏青杯”全国朗诵大赛滨州赛区总决赛“优秀指导奖”(2017)

第二届全国青少年花与风采英才培养及选拔活动全国总决赛“园丁奖”(2017)

 汪洋口才


滨州口才教育第一品牌(原创),始于2010年

●滨州最具规模、知名度、美誉度和社会影响力的口才教育培训机构

●国家文化部中国歌剧舞剧院朗诵艺术考级指定考点

中国教育电视台《小小演说家》口才养成与选拔基地

●滨州家长最放心培训机构(鲁中晨报、FM106.9广播电台、滨州新闻网)

●滨州最具影响力口才培训机构(鲁中晨报、FM106.9广播电台、滨州新闻网)

●滨州服务最好教育培训机构(齐鲁晚报)

●致力于提供最专业,最完善,最实用,最具文化内涵和发展潜力的口才教育

培养出众多小主持人、小演说家、小朗诵家。

联系汪洋 

滨州总部滨州市黄河7路渤海18路丰泽御景写字楼北楼1308、1309室

  手机/微信同号15865192848汪老师

无棣校区:海丰十四路与文汇西路往北100米路西(盐百东)

  手机/微信同号:15065433528(冯老师)

沾化校区:沾化一小西邻老建行二楼

  手机/微信同号13176292116(李老师)

博兴校区:新动力书店三楼博城三路乐安大街十字路口往北150米路东

  手机/微信同号13371313886齐老师

●阳信校区:实验小学向东100米路北光彩城南门博思素质训练基地

  手机/微信同号:18054395118(温老师)

长按.识别.关注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