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诞生于1994年的江门史上第一部言情小说《校园青青草》今时读来更显情真意切

金质上品2019-08-06 10:28:57


《校园青青草》

作者:文健军


第一章  情窦芳心

 

1991年的2月初,在珠江三角洲J市一所新办的大学校园里,刚刚结束紧张的期末考试,学生们又忙碌起来,将床单被子等收藏好,杂物用报纸盖上。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寒假又可以回家与分别许久的家人团聚了。

唯独许原过躺在床上用双手枕着头,别人都不敢打搅他,想安慰他又怕自讨没趣。许原过不急着回家,家离学校很近,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就到了,是离J10公里外的一个县城。但不急不只是个原因,期末考试他又有两科不合格,开学回来又要补考,回家又有什么意思?别人都开开心心地过春节,自己又要没日没夜地复习。自1989年上大学以来,已连续三个假期都要忙着补考,而且一年级上学期还补考《高等教学》,结果不过关。

其实他学习蛮用功的,这大家有目共赌。比起其他同学,他所花的时间和精力都不少,可就是没办法把本专业学好。这门电子专业本来挺热门的,很多人想钻也钻不进来。可他却偏偏不喜欢,而且有点讨厌,白费了那么多努力。他自叹不是学电子的料。

宿友们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告别了。宿舍区翻腾了两日,渐渐地静了下来。夜幕降临,许原过站在阳台上,只有几间宿舍亮着灯,还可以看见有的宿舍是一双一对的身影——有的人还舍不得走。

好孤独,好烦闷,许原过想做些事来消遣一下,却又不知做何事。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他想起了那个在九月九登高时结识的女学生巩明如。不知她现在怎样,应该离开学校去和家人团聚了……

或许是因为责任心强的原因,许原过一年级下学期被推选为班里的文娱委员。同学们常要求他组织活动。他颇为难,但这个文娱委员不能白当。

上学期九月九日重阳节之后的那个星期六,89电子班和90外语师范相约去凤飞山露营烧烤。起初,师范班的文娱委员陈转欢并不答应,但许原过提出一种又一种活动方案,一次又一次地找上门,或许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终于答应了。其实她挺欣赏许原过的。

放原过费了好大的力气组织好,让那班女学生非常满意。那天黄昏来到了凤飞山。原过搬着最重的东西,安排同学找位置,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合作,有的一对对一双双地坐在一边说笑着。怎么这么快就亲热上了?原过暗自惊奇。虽然现在已是深秋,原过还是忙出了一身汗。

几炉炭火燃起来时,连晚霞也退去了。陈转欢在原过的身边坐下,因彼此相熟,谈得十分投入。

“唉呀,我这只鸡翅怎么有鸡毛?”坐在原过斜对面的那个女学生叫起来。”

“当然有鸡毛了,没有鸡毛难道有猪毛吗?”原过抢白。

大家哄然大笑了起来,不知是笑她的怪问题还是他的俏皮话。那位女生有些不好意思,也抿嘴笑了,偷偷地朝那位师兄看过去。原过也笑着,有意无意看看那个女孩子。两人目光一接触,都稍稍怔了一下。其他人都没有觉察,但两人却是激动了一阵心跳。

大家正说笑着,坐在原过另一边的胡仲玲从身后拉过一个大背包,翻找着什么。难道她有什么新玩意?原过想,把头探了过去,打开手电筒帮她照。胡仲玲抽出一包纸巾,不太好意思又有些生气,“看什么?小咸虫(好色之意)!……”

原过被她骂得莫名其妙,很不开心,“小咸虫怎么可以用在乱骂人呢?”

那几个女孩都有些不好意思,嘻嘻地偷笑着。胡仲玲的脸在火光中一下子羞得更红,她站起来就要离开。

“你去哪?我只是说说,没什么……这么黑,要不要我和你去?”原过说着站了起来。

“谁要你去?不知羞!”胡仲玲说着已远去。

几个女学生又吃吃地笑了起来,林却晖拍了原过一下,一声不响地拉他坐了下来。

“她要去厕所吧?”原过问了一句,像是为自己辩护。

没人理他,那几个女学生还是笑。

“你没有姐妹吧?”陈转欢问他。

“没有。”原过看着转动的鸡翅,很认真的样子。“你怎么知道?”他突然叫了起来。

她们又是“哼哼哈哈”地笑,互相看看。原过顺手将背后的收录机的音量加大,觉得自己被人捉弄了,干脆不出声。

等大家基本上吃得满意了,陈转欢组织大家到龙涧湖的沙滩上举行营火晚会。见大家又唱又跳的,已不需要主持人,陈转欢向许原过提议煮些绿豆糖水给大家吃,他又跟着她回到了营地。原过问他刚才她们笑什么。她又笑,不答话,那么不好意思,叫他别问了。两人换了话题,谈得正投机,突然身后有人喊:

“到处找你找不到,原来躲在这——”

两人回头一看,是林却晖。

“小欢!坐在这干什么?”却晖问。

“我们在煮糖水给你们喝啊。”

“你们煮给我们喝?挺有意思。听说你的舞跳得很好,我请你跳个舞怎么样?”

“你先去吧,等煮开了我就去。”

“等煮开?蚊子都睡了!走。”林却晖说着拉着她就走。

“哎——原过……”陈转欢喊起来。

“你去吧,我自己烧就行了。”

“他一个人就行了,好兄弟是不计较的!”林却晖朝原过打了个OK的手势。原过怅然地笑了下,自己呆呆地看着火花,远处传来悠扬的音乐和拍掌的节奏声,笑着,叫着。一大锅糖水烧开了,锅盖“扑扑扑”地响着,溢出来的水又“滋滋滋”地响。原过继续加着炭。

“怎么你在这烧开水啊?”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原过略略一惊,循声看过去,是那个奇怪“鸡翅上长鸡毛”的女学生。

“怪不得刚才见不着你,我还奇怪你上哪去了呢,原来在这烧开水。”

“不是烧开水,是煮绿豆沙。已经好了,你喝吗?”

“你煮的好不好喝啊?我喜欢吃甜的。”

“那就加糖。”原过顺手从袋中抽出一块糖扔进锅中。

“太甜了可不喜欢。”

“那就加水。”

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原过觉得她很有趣,问:“你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去跳舞?”刚出口,他觉得问错了。

“和他们不好玩。”她站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似的在原过身边坐下。

“和你们不好玩就来和我玩?”话一出口,原过又觉得说错了。

她不答话。

“喝糖水吗?”他把自己的饭盒递给她。她接了,轻轻地吹。

“这次活动是你组织的吗?”她问。

“是啊……”他没看她,捅了捅炉底。“觉得怎么样?”

“甜了点。”

“嗯?”他好奇怪,“怎么甜了点?哦,是吗?甜了点,我还可以为我组织的活动甜了点呢。”

她又咯咯地笑起来,咳了一下,瞥了他一眼。她又问了一些问题,全是关于许原过自己的。

“你怎么知道我这么多东西?”

“是阿欢说的。”

“这么多嘴……真是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

“一个女人等于什么?”她很关切的样子。

“五百只鸭子?什么意思?”

“这都不懂,鸭子不是整天‘嗄嗄’地乱叫吗?五百只就……”原过还没说完,她又“咯咯”地笑不停。

“不过你笑起来不像鸭子,像母鸡。”

她不满地打他一下,“你怎么这么讨厌?”很赞赏的语气。

原过笑笑,终于将视线从火光中移开看了看旁边的她。她穿着一件红色的风衣,牛仔裤,运动鞋,鹅蛋脸,头发齐整整地在后脑勺扎成一束,一条长长的马尾巴。样子成熟,不过一笑起来就咪起眼睛,那洁白的门牙也露了出来,有一种纯真的感觉。很美,光用漂亮来形容,也不够表达她内在的气质。

“原过,这么说你们家不是有五百只鸭子吗?”她说着又笑了起来。

他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竟用上了。“是啊,我家只是有五百只鸭子,可你家至少有一千只鸭子。”

话音刚落,她“扑”地将口里的糖水喷了出来,笑个不停。原过继续往炉中加炭,忍住笑,假装镇定。

少男少女在初识对方并产生好感时,他们需要的是接近对方,又需要对方主动接近自己,在交谈中不自觉说出很多反话,故意违背对方的情愿,以挑起争端。他们谈论什么争论什么都已不重要,但不知觉中两颗心就靠近了。

原过从后面的纸箱中摸出一个雪梨,“我削个梨给你吃。”

“你小心弄伤了手,我可不管。”

原过停下来责怪她,“我好心削个梨给你吃,你怎想我削破手?”他又说了句:“最毒妇人心”。

“喂!喂——你说什么呢?你妈也是妇人,你别忘了。”这一回。这位女学生有点不高兴了。“怎么不同?”

“我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那你说我家有五百只鸭子我不能反对。但“最毒妇人心”就不一样,并不是每一个妇人心就不一样,并不是每一个妇人都毒。男人即使毒也没有女人毒……”

“无毒不丈夫。”她抢白了一句。

“不不不!又错了。”他引经据典,“应该说"无度不丈夫”。这是句名言,后来被人化传了。最毒的是妇人心,但做好的也是妇人心,所以说即使男人好也没妇人好。后面那一句,原来像是在夸张她,她朴地笑了。

“唉——你用不着高兴,我不是说你。”原过连忙纠正她。

这下又惹得她动怒了,竟举起拳头打他。脸上的怒容和笑容交积在一起。原来好乖,任她打,像给他松筋骨,可惜只那么两下。

“削好了,一人一半吧。”他提着梨梗送到她面前不禁惊呆了——他松开头绳,长发轻轻地写下在肩上,很齐整。火光映着她的脸笼晃动着,那双不大但有神的眼睛闪着星光。

望着这个火光中的小女,他有种想吻她的冲动。

她接过梨说:“吃梨是不兴分开的。”又嫣然一笑。

“为什么?”

“分开不是分(梨)离了吗?"他咬了一口。

他点点头,“那怪不得,你原来舍不得和我分离。”

她正待发怒,后面“喂——”地一声把两人下了一大跳。“你们在这里扯什么分离啊?”——是陈转欢!

“我去那边看看。”许原过说着撒腿就溜。

“哎——!许原过,你去哪?”陈很急又不满的口吻。

原过在一处静些的地方独自坐下来,有些懊恼。只顾得说,那么得意忘形,不知陈转欢听见了多少……算了,别理她!

他来到几个正在打牌的同学中间,这里一对对,指手划脚,蛮亲热。原过惨不进去,又走开,却想着那个红衣少女。他有点累了,倦在草丛中,盖了件衣服小睡。不知何时,睁开眼一看,天边已开始发白。

同学们已陆陆续续回到营地,这时,大家才清楚地看到对方的样子,彼此都默不作声。原过这时才知道那位女学生叫巩明如。两人在人群中对望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明日待续)



作者文健军简介:

   《金质作文》主讲老师。

    1993-2004年,先后任《新会报》、《南方农村报》记者、主编、企业策划专刊部主任;《南方日报》特约记者。1994年,20出头的他撰写了17万字的大学校园长篇小说《校园青青草》,由广州花城出版社出版,成为江门地区最年青的作家。1999年,撰写的19万字青春励志长篇小说《惊雷春雨》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2009年,撰写的100多万字的玄幻长篇小说《黛妖》(原名《魔尊神屈赌乾坤》、《妖妻神妾》)在网上发表,精彩感人,并被数十家网站转载。2004年后,同时兼任多家大型公司的策划总监、副总经理,先后任《尚雅校报》及多家企业内刊的主编、《金质作文》主讲老师。


“金质作文培训班”长年招生(以初中和小学为主),周六或周日上课,报名电话:13302585526。

合作单位:博文教育(江门市新会区新桥路)。


金质作文班学生作品参阅:

金质作文:雪人的故事(5年级小学生写的4000字文)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