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看完苏童的小说,需要到太阳底下站一会儿|日斤推荐

日斤圈外女友2018-11-08 10:51:59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公众号”

HELLO! EVERYONE!

看了四个小时的苏童的作品!

今天推荐的不仅仅是本书,更是推荐这位作者哦!

他是先锋派的代表人之一


看了不少文学爱好者的评价

特地贴过来

和大家一起分享下啦!

在我看来,苏童是当代最好的几位中文作家之一,包括莫言、余华在内,苏童并不逊色多少。对于苏童个人,我不甚了解,但从他的小说里能够大概推知,是个有些敏感的人。出生江南的他,笔下的故事也大多像江南烟雨一般,飘渺如絮,阴阴沉沉。

我看的第一篇苏童的小说,是收在《香椿树街故事》里的《骑兵》,大概讲诉了一个少年,梦想成为骑兵而又不能,最终梦想破灭的过程。少年纯真的梦想,残酷的现实世界,还有那些面容可憎的成年人,几乎构筑了苏童小说的一切。但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对我来讲,这是非常奇妙的体验。看着一个少年,一步步走近他的梦,带着些荒诞,带着些无知,最终无可避免地走向毁灭。这是一种典型的,苏童式的美,发生在他许多著名的小说里。比如《妻妾成群》,比如《舒家兄弟》,比如《我的帝王生涯》。

《骑兵》之后,我又陆续看完了他的另一本短篇小说集,《少年血》。两本小说集,故事却发生于同个地点。香椿树街。这是一个怎样的场景呢?连日不绝的雨水。水塔。倒影。西窗,还有西窗下那条映现出城市风景的河。你会看到一柄烤蓝的气枪。在《西窗》里,它倒影于红朵的眼眸,而在《死无葬身之地》里,它又出现于高高的水塔上,成为一则关于未来的寓言。那些懵懂的女孩子,生活在这条街上,生活在河边。河面上漂浮的是腐烂的蔬果,死猫,以及避孕套。她们在南方迷离的水汽中疯狂地生长着,直到有一天,意外——又或者是一种必然——发生,她们无可选择地成为女人,然后走入中年。你时常听见妇女们恼人的喊叫,还有半夜偷情时遮遮掩掩的笑声,但你没有想过,许多年前,她们也曾是你憧憬的少女模样。

我没有太过细致地了解苏童作品的创作时间,但在我看来,写作这两本短篇小说集时,苏童的风格已经足够成熟。苏童成名于八十年代,直到今天,人们也念念不忘地为他打上先锋派标签。实际上,在那个年代里,苏童无论是技巧上或是文本上,都算不得是先锋派的代表。相比之下,余华早期的创作,无论是《此文献给少女杨柳》还是《世事如烟》都更富张力;格非则有《褐色鸟群》《迷舟》和《青黄》作为空白叙述的范本。此外,还有孙甘露。《信使之函》,《请女人猜谜》,以及《忆秦娥》,都堪称是惊为天人。而苏童,至少在先锋性来说,他的小说是十分陈旧的,或者都谈不上先锋。可能和叶兆言《枣树的故事》这种作品比较类似。

借用一段我朋友在信中的说法:

他可以算作先锋的作品就是两个中篇,《一九三四年的逃亡》和《罂粟之家》,而前者受莫言和马尔克斯等人影响颇深,不具有独特的风格,所以直到1988年的《罂粟之家》才真正达到苏童应有的水准。此外,他在那一时期还作有《平静如水》、《井中男孩》以及《你好,养蜂人》等中短篇。前两个作品具有先锋性,但刻意的痕迹很重,技术比较失败,后面就体现出美国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凯鲁亚克的《在路上》的风格,已经不能归入先锋小说的范畴了。

当然,这样讲其实是有失偏颇的,因为苏童在先锋时期也创作了不少优秀作品。比如《一朵云》。这么多年以来,我都对这篇小说的结尾念念不忘。

离开毛拉乌达后我再也没去过遥远神秘的西部。我很少远足,我出门时习惯于观察天空的云彩,多年来我一直在探寻人们离家的最佳距离,我想这是很难界定的,假如我说离家太远了你会变成一朵云,你相信不相信呢?

不过这篇文章的内容很大程度上受了时代的影响。众所周知,那是一个西藏题材火热的年代。马原的《虚构》《冈底斯的诱惑》,以及那句著名的,“我就是那个叫做马原的汉人。我写小说,我喜欢天马行空”,可谓影响了一代作家。之后又陆续有了高行健的游记小说,以及马建的《亮出你的舌苔或者空空荡荡》。所以说,苏童的这篇文章固然优秀,但是如果刨除我个人对他文风的喜爱,放在那个时代的背景里,其实并不突出。

八十年代末期,先锋主义过去,代表作家也都开始纷纷转型。正是这个时期,苏童创作了《红粉》和《妻妾成群》。这时候,苏童的风格已经非常成熟,也准确地找到了自己叙述的特色。前者是我个人认为苏童最好的小说,后者则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原作,也是苏童最为出名的一篇。在这两篇小说里,苏童展现了他对女性心理淋漓尽致的刻画,宛如刺绣一般,一针一线,描摹出的景象令人心悸。那是些真正生长在南方的女子,沉默,温婉,却无比压抑。她们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也不知道命运将会把自己推向何方。只是安安静静地等待,偶尔反抗,却又无疾而终。终于,那个莫名的时刻到了。于是,颂莲走到后院,对着那口幽深的井水,念念有词地说她不想跳井。于是,小萼直到上火车的前一刻,还悠悠地望着远处的天空,问秋仪说,为何看不见翠云坊的牌楼。整篇小说里,苏童的叙述都显得如此细致,却又隐约透着点淡漠,不痛不痒地讲着一群女人的悲欢离合。你明知道苏童不会给她们一个圆满的结局,可你沉溺其中,还是无可奈何地看了下去。于是到了故事结尾,你幡然初醒,而刚才的一切已经恍若梦境。你唯一记得的只是那个女人迷惘而又略带凄恻的神情,她从冯新华手中夺走了那个放在床底的“玩具”,并且告诉他:

这是一只胭脂盒,小男孩不能玩的。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写了这么多。这可能是我在知乎上写的最长的答案了。苏童还有一篇小说是我一直没有提到的,《我的帝王生涯》。我想把它放在最后来说。

父王驾崩的那天早晨,霜露浓重,太阳犹如破碎的蛋黄悬浮于铜尺山的峰峦后面。

如果说,《红粉》是苏童最好的小说,《妻妾成群》是苏童最有名的小说,那么《我的帝王生涯》,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我至今无法忘记这篇小说的开头。当我读完第一句时,那种深深的触动,几乎让我难以自抑。这是一则东方式的《月亮与六便士》,大量意向充斥其间,犹如一首华丽忧伤的宫廷婉约词。整个阅读过程里,你觉得时间似乎总在阴天和夜晚中流淌,偶尔的阳光,也因为炫目而让人难以看见。你走在路上,听见石板路在脚下发出回响,却依然无法确定,环绕你的一切,究竟是废墟还是一段凭空搭建过去。你依稀听见一段声音,似乎是一个女子,坐在琼台楼阁之间,怀抱琵琶,轻歌曼唱。你想要向她靠近,她却不断地变得遥远,直到你看见自己身处的四周,枯藤败柳,犹如一段可笑的寓言。

如果说,故事的前半部分只是寻常,那么在端白被逐出宫廷之后,随着一代帝王成为走索艺人,气氛终于达到顶点。

客栈里的人普遍认为我是个游手好闲的破落子弟,在他们看来我每天坚持的走索练习只是一种奇癖,他们凭窗观望,朝我和燕郎指指点点,嘲谑讥讽或者横加评判。对此我视若无睹,我知道我是在高空悬索之上,而他们的行尸走肉将永远滞留在红尘俗泥之中,我知道只有当我站在高空悬索上时,才有信心重新蔑视地上的芸芸众生,主宰我的全新的世界,我知道我在这条棕绳上拾回了一生中最后的梦想。我发现我的高空平衡能力是如此卓越神奇,一切都是无师自通,当我在一个细雨缤纷的早晨轻松走完长长的悬索,整个世界在我的脚下无声地飘浮起来。九月秋雨点点滴滴洒落在我的脸上,悲情往事像残花败蕊在我的心中重新开放,我泪流满面地站在悬索中央,任凭棕绳的反弹力将我上下震荡,我的身体和灵魂一起跳跃起来,坠落下去,这是一种多么自由而快乐的伎艺,这是我与生俱来而被生活所湮没的美妙伎艺。我终于变成了一只会飞的鸟,我看见我的两只翅膀迎着雨线訇然展开,现在我终于飞起来了。

 

 在充满纵欲和铜臭空气的香县街头,我把我的一生彻底分割成两个部分,作为帝王的那个部分已经化为落叶在大燮宫宫墙下悄然腐烂,而作为一代绝世艺人的我却在九尺悬索上横空出世。我站在悬索上听见了什么?我听见北风的啜泣和欢呼,听见我从前的子民在下面狂喜地叫喊,走索王,走啊,跳啊,翻筋斗啊。于是我真的走起来,跳起来,翻滚起来,驻足悬索时却纹丝不动。我站在悬索上看见了什么?我看见我真实的影子被香县夕阳急速放大,看见一只美丽的白鸟从我的灵魂深处起飞,自由而傲慢地掠过世人的头顶和苍茫的天空。我是走索王。我是鸟。

 

后来彭国和陈国、狄国交战,那些逃避兵役的人拖儿带女纷纷向苦竹山迁徙而来,苦竹山慢慢变得人丁兴旺起来。后来的人都在山下居住,遇到天气晴好的早晨,他们可以清晰地看见山腰上的寺庙,看见一个奇怪的僧人站在两棵松树之间,站在一条高高的悬索上,疾步如飞或者静若白鹤。

 

    那个人就是我。白天我走索,夜晚我读书。我用了无数个夜晚静读《论语》有时我觉得这本圣贤之书包容了世间万物,有时却觉得一无所获。

对于这篇小说,我的过分偏爱,注定了我无法公证对它进行评价。即使是在时隔数年以后,我仍不敢对它进行重读,便是因为害怕当初的感觉消失。《我的帝王生涯》之后,苏童又写了几本长篇小说,诸如《河岸》,《黄雀记》,《碧奴》等等,但大多差强人意,我也就不想再细加评论了。值得一提的是,苏童的文风在当时看来是非常独特的,可说是别具一格。到了后来,类似郭敬明和安妮宝贝之类的作者都受他影响很深。安妮宝贝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苏童的文章(《苏童——写一手艳丽故事的男人》),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将他称作“写一手艳丽故事的男人”。文章当然带有安妮宝贝一贯的矫情风格,但是对于这样的评价,我个人觉得还是颇为贴切的。

最后用苏童的一句话来结尾吧。

我迷恋于人物峰回路转的命运,只是因为我常常为人生无常历史无情所惊慑。

来自知乎ID杨书翔


我一直记得一句评价,大意是,看完苏童的小说需要到太阳底下站一会儿

他擅长赋予人物戏剧化的人生,峰回路转,因缘交会。他的阴暗不在于文字的颓丧,和情节的扭曲,而在于人在境遇中透露的人性之卑劣和复杂。

余华格局比他高,但私下我更喜欢他。

另外,苏童的中短篇小说质量高于长篇。他太流丽,需要篇幅的克制。

来自知乎ID疯街失踪青年


苏童是我最喜欢的当代作家,他的文字冷艳压抑但又不失张力,是一等一的佳作,然而很多读者不爱看他的文字,因为他笔下的故事写尽了人性恶,道尽了世间苦,加注八十时代的精神烙印,沉重地叫人窒息,虐到骨子里。

他就是苏童,一个将人性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作家。

人生充满了偶然的相遇,就是那不经意间的回眸,注定了有一个人会走进你的心里,自此以后我便成了他的忠实书迷。我所在的学校建校百年,图书馆藏书量丰富,在文理馆三楼有整整三排当代小说著作,是我常去的地方。在当代书丛中苏童的书不算多,但零零散散地各种年代各种包装都有,也算把主要的几篇经典网罗殆尽。苏童作品有的与余华、莫言放在一起,有的则挨在毕淑敏丛书旁边,这也很符合大众对他的定义:八十年代伤痛文学后的先锋小说领军人物,一个新文学的开拓者。但其实苏童对华语文坛的贡献远远不止我们所了解的这么一些。

 

 苏童,原名童忠贵,中国当代著名作家。198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中国作家协会江苏分会驻会专业作家、江苏省作协副主席。作为一个曾经获得过大量殊荣,被评为天生的小说家,当代短篇小说巨匠的作家——很遗憾,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读过他的书了。

苏童名气最大的著作是《妻妾成群》,这是一部描写封建时代一夫多妻制下的悲剧中篇小说,里面刻画的四女争夫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影响。然而第一次读到它之时,我尚且年幼、阅历有限,读不懂深藏文字底下的阴郁意义,只觉得男主角陈佐千都四十多岁还纳第四房小妾,乱搞男女关系把家族弄得一团乱,有点不太舒服。

 

 (由《妻妾成群》改编的电视剧《花灯满城》,刘晓庆饰卓云,胡可饰梅珊,张峻宁任泉杨洋亦有参演)

五年后,二十一岁的我读出的东西多了太多,只能感叹苏童的文笔实在精湛,不像其他作者追求复杂、尖锐的手法来展现故事,他擅长简简单单地还原故事,大量留白,让读者自己去思考里面蕴含的深意。这样的阅读体验实在棒极,每一次看他的书都是一次脑力激荡,逼迫我不停地去理人物关系和感情线,作为一个拖延症的我,都能写出《妻妾成群》读后感凑了一篇三千字的标准论文了(具体请看我的另一篇关于《妻妾成群》的知乎回答)。

她想,说话多无聊,还不是你匡我我骗你的,

人一说话起来就变得虚情假意的了。

——《妻妾成群》

 

有所得是低级快乐,有所求是高级快乐。

——《妻妾成群》

 

当你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时候,

就是你开始得到的时候。

——《妻妾成群》

在1990年《妻妾成群》出版后,国内轰动一时,张艺谋买下了版权并改编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启用了现已封后的巩俐。一部优秀的电影,剧本是它的内核。因为内容足够真实、足够有中国风情、立意叫人回味,一时间该电影好评无数,蜚声中外,获得第48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银狮奖,获当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创下当时华语电影在北美的最高票房。

 

(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巩俐饰颂莲)

在80年代至本世纪初,苏童可谓是文坛金手指,质量与产量并重,在文坛上斩获大量重量文学奖,包括含金量最高的鲁迅文学奖与矛盾文学奖。若说苏童作品中名气最大的是《妻妾成群》,那么作者本人最满意的是《河岸》,最新的是《黄雀记》,最受争议的是《碧奴》。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他没用多大力气写出的《红粉》,这是我第一次了解了建国后妓女改造,题材新颖得让人很有一看到底的欲望。

《红粉》描述了妓女秋依和小萼一对患难姐妹,年长的秋依不服从训练营的管教,逃了出去投奔了老相好老浦。老浦是个工商业富二代,那是抄家还没抄到他家,念旧情的老浦带着秋依过了一段好日子,可因为上流社会与妓女身份的格格不入,在一次争吵后秋依离开了老浦上了尼姑庵做了姑子。半年后,小萼被“改造”完成,恰逢1952年阔少爷老浦的奢侈生活遭到了粉碎性打击。“不管是妓女还是少爷,大家都在社会主义的改造下变得平等了”,借着秋依的名头两人相遇,从此天雷勾动地火,便分不清了。

这是一篇中篇小说,半小时便能读完,之后还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结局也有苏童擅用的大反转:小萼老浦结婚,秋依小萼姐妹成情敌婚礼上撕破脸,老浦给不了小萼纸醉金迷的生活,老浦贪污公款被枪毙,小萼老浦生子,小萼临终托孤秋依,小萼北上干回了老本行。结束的戛然而止,不仓皇但够意外,读完会让你回味一小会儿,这已是一个读者最高的现世享受了。《红粉》已在1995年被后来翻拍红楼梦的导演李少红改编为电影,2007年也曾改编过电视剧,然而编剧在原著的基础上脑补过多,二次创作毁了原著的精髓,不看也罢。

 

 (电影《红粉》导演李少红)

同样精彩的还有《肉联厂的春天》,文艺女青年看书名就不太想读它——难道一对男女在肉联厂谈恋爱吗?猪肉屠宰场能有什么春天。这就是苏童,不管多么冷门生僻的题材,加几个新鲜的元素,一样能写得生动。这一篇无关感情,写得是一个八十年代梦想做外交家的、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分子被分配到屠宰场杀猪的故事。

长篇小说《米》、《我的帝王生涯》,以现在眼光来看也不过时。比如《米》是一个经典的废材逆袭流的故事,还有晋江最喜欢的丧病男主黑化梗,描述的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一个农村汉子进入城市后被欺压凌辱,不被当成人看,被所有人当做狗使唤,迎着世人最大的恶意,在生死线上徘徊多次,最后成功上位做了黑社会老大的故事。然而严肃文学的魅力在于它会将幻想的泡沫戳破,男主五龙一生从未得到过善意,自然不懂得什么是善。流浪、仇恨、丛林法则适者生存是他的信仰。五龙是个从头到尾坏到脚的人,自然死相凄惨,不会像言情黑手党男主一般有左手握AK74,右手拥美人在怀的好结局了。

《我的帝王生涯》可以算作我国头几个以皇帝视角写帝王生活的小说了,简直就是《甄嬛传》、《如懿传》的前身啊,有朝堂风云也有后宫争斗,足够传奇,足够魔幻,颇有几分加西亚·马尔克斯之感。全文围绕“灾难”开展,讲述了一个不该做皇帝的小子做了皇帝的荒诞悲剧。苏童的文笔有一大优点,便是“知情重”,有分寸,该多的地方描写一定丰满,该少的地方少留白给读者冷静思考,他不仅近代、现代写的入木三分,古代小说照样驾驭得很好,他是一个单从文笔就能惊艳到我,极尽华丽兼具思想,每句每段都服气的作者。

父王驾崩的那天早晨,霜露浓重,太阳犹如破碎的蛋黄悬浮于铜尺山的峰峦后面。我在近山堂前晨读,看见一群白色的鹭鸟从乌桕树林中低低掠过,它们围绕近山堂的朱廊黑瓦盘旋片刻,留下数声哀婉的啼啭和几片羽毛,我看见我的手腕上、石案上还有书册上溅满了鹭鸟的灰白稀松的粪便。——《我的帝王生涯》·开场白

苏童的著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的写作手法、谋篇布局,时代烙印太强,在先锋小说流行的年代符合了潮流,受到了追捧与推崇;但在网络文学快餐小说盛行时下,立意浅显缺少灵魂的作品读者反倒更买账,而需要读者思考,需要安静阅读才能读懂的严肃文学的市场,不得不说相比上个世纪萎缩太多了。我们读的少了,但我们正的不需要吗?流水账、套路层出不穷的网文治愈不了你的烦躁不安,只会让你像完成任务似的强迫自己读完,很难给你美的体验,不信——你无聊的时候把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十四本从头到尾看完,你看你会不会看腻了网文套路。

对不起,三少,你是我的童年偶像,这里黑了你一波——但我自从长大了,就真的没有再看过你的文了。

来自知乎ID陈与谭

第一次知道苏童  是看了文艺风赏里笛安对苏童的采访

那时候还天天醉心于各种高甜玛丽苏的言情小说里

苏童的小说  短小而流畅 每句每段都让人服气

总是是真的真的非常推荐啦!


今天就是这样哦~

上次推送里截屏的学友今天问我  不会就这么“吊儿郎当”的学英语了吧?

要静下心来了!


大家周一晚愉快!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