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火热完结】爱情有深浅 方浅予沈佑承全文阅读

晓晓小说影视资源库2019-11-07 16:29:01

第一章 我不离婚-

“唐琛,这个女人是谁?”

大雨磅礴的夜色中,安晚挺着怀孕七个月大的肚子横在黑色轿车前,她指着车内副驾驶上的女人喊道。

雨滴砸在脸上,冻得她不断打颤,从心凉到了脚尖。

高大英俊的男人撑着一柄伞站在车旁,他微微皱眉,漆黑瞳孔染了不悦,“安晚,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过字,别再死缠着我不放。”

“不,我不离婚,你是我孩子的爸爸,我不同意!”

她怎么能让自己孩子刚出生就没有父亲?

分不清是雨还是泪,安晚一张脸惨白如纸,湿透的黑发紧紧贴着脸颊,身体不断打颤,那圆滚滚的大肚子却衬的她人无比瘦弱。

“孩子?”唐琛视线滑过女人隆起的小腹,眸中浮起阴霾,一步上前,唇凑到她耳边,“安晚,夏染死的那天我就发过誓,这辈子让你和这个孩子不得好死。”

安晚瞪大眸子,一张脸惨白惨白,“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依然认为,当年夏染的死是她一手制造的么?

唐琛冷笑,抬手一把扼住安晚脖子,恨不得要掐死这女人,让她也感受当初夏染受过的痛苦。

“还在装傻?夏染临死前亲口告诉我,是你故意开车找人撞她,如果不是那场车祸,她怎么可能会死,怎么会永远离开我!?”唐琛怒吼着,“安晚我告诉过你,这个孩子我不认,他在你肚子里就只配当个野种!”

“唐琛,他……是你亲生骨肉!你不能这么狠心!”缺氧让安晚痛苦挣扎起来,瘦弱的身体在半空中摇曳飘零。

唐琛冷笑,大手不断收紧,恨不得要掐死这个女人。

狠心?

不,这还不算。

夏染那么善良,那么美好,他还没彻底折磨过害死染染的女人,怎么能说狠?

为什么死的是染染不是她?

“夏染被你逼死,你敢害她就该想到今天!”

“不,我……没有……没有伤害过夏染。”她摇头辩解。

她根本没有伤害过夏染!也没有逼她!

没错,夏染出事那天和她在一起,可那辆黑色宾利是朝她们两个人撞过来的,她甚至不清楚发生什么就被车撞昏了!

怒极反笑,唐琛看着他掌心挣扎的女人心中快意飞窜,顾不上伞掉落在地,一双眸子猩红嗜血,疯魔一般。

“痛……咳咳,好痛……”

“就是让你痛,你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唐琛嘴角扯出一抹阴冷弧度,眸子如若冰霜。“当初我和染染马上就要订婚却被你从中横叉一脚,你怎么不去死!”

“放手……不……”安晚咬唇挣扎,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窒息感铺天盖地袭来,像是要死掉一般。

大雨不断砸在眼睑上,又涩又疼又冷,恍惚中,她看到男人那双染了恨意的眸子,直勾勾盯着她,恨不得就这么掐死她一般。

绝望侵蚀着心脏。

他原来这么恨她?这么想让她死?

为什么!?她这么爱他?他却要这么对自己??



第二章 你这个疯子


掐死她!


掐死她!


对于唐琛来说,安晚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一辈子的耻辱!


“咳咳……”她想要抬起手想要掰开男人。


“阿琛?”大雨中,陡然传来一个女人轻柔的声音,“这是怎么了?”


身体一僵,男人猛然松开扼住女人脖子的双手。


“噗通”一声,安晚瘦弱的身体结结实实砸在地面上,蚀骨疼痛让她狼狈趴在满是雨水的地上,甚至抬不起头。


猛然,小腹泛起一阵阵抽痛,安晚半个身子趴在地上蜷缩起来,她连忙伸手去摸自己的小腹,生怕孩子出事。


“你身体不好下车做什么!”


唐琛呵斥了一声,焦急的转身走过去,一把将女人娇小的身体护在怀里,拾起地上的伞撑在她头顶,怕淋湿了她。


“没有,我就是下来看看……”


唐琛抬手碰了碰女人泛凉的额头,揽住她腰肢亲了下唇角,担忧道,“快进去,别生病了。”


男人柔和的语调之中,安晚抬起头,看到女人容貌的刹那身体打了个冷战,死死瞪大双眸。


那张脸……是夏染!


夏染没有死?


不,不对,夏染已经死了,她亲眼见过尸体。


可是……这女人和死去的夏染长得太像了,一颦一笑,就连说话语调都一模一样。


“阿琛,她是谁?”女人好奇的望着地上的安晚。


唐琛嘴角僵了一下,很快扯开唇不在意道,“没什么,不过是个不认识的——”


“我是唐琛的妻子。”


安晚咬牙从地面缓缓站起,一手搭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直勾勾盯着那女人,心脏却阵阵抽痛。


女人骤然瞪大双眸,诧异看着唐琛,“妻……妻子?”


“阿琛,你结婚了!?”


身体一顿,唐琛冷冷瞥了眼地上的安晚,“疯女人,死缠烂打也要有度!”


“死缠烂打?”安晚愣了一下,冷笑起来,“真可笑,我老公找小三却说她妻子是疯子,甚至连自己孩子都不认,是我疯了还是你们疯了?”


“小,小三?”女人被安晚的话吓得一脸苍白,“怎么可能,阿琛和我说过他没有结婚,他不会骗我。”


心像是被针扎一般千疮百孔,血流不止,安晚攥紧手指,“唐琛,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用这招骗小姑娘了!”


“安晚,你不要太过分!”


“是我过分还是你过分!”


望着伞下依偎在一起的男女,安晚死死咬着发紫的嘴唇,她冲上前就要拨开他们,却不想反手一把被唐琛重重推开。


“啊——”


脚下一晃,安晚没站稳倒在地上,瓢泼大雨砸下来,人瞬间被淋了个透。


唐琛冷冷望着地上的女人,视线扫过那高高隆起的肚子,“真恶心。”


他揽紧了怀里发颤的女人,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诺诺,别怕,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小腹一阵翻搅般的剧痛,安晚甚至连头也抬不起来了。


孩子……


不,她的孩子……谁帮帮她。


好痛,好痛,快要死了……


“唐琛,救救孩子……”


第三章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安晚趴在地上想去抓男人的裤脚,刚刚摸到一角,却被男人无情的退开。


唐琛冷冷勾唇,浓稠如墨的眸子平静无波,犹如一潭死水。


自作孽不可活。


这孩子本就该死。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说完,他揽着女人坐进了车子,甚至连一个回头都没有留给她。


一手抓空,安晚狼狈躺在地面,泪水顺着眼角滑落,男人话刺的她心如刀割,痛到了极致。“不,求求你,送我去医院……”


车子呼啸而去,没有丝毫留恋。


小腹铺天盖地的绞痛袭来,安晚躺在满是泥水的地上绝望到了极致。


淅淅沥沥的雨滴砸在她身体上,冰冷蚀骨。


她喜欢唐琛十年。


他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一次。


那天夜里唐琛把她压在墙上亲她的时候 ,安晚虽然诧异却并没有推拒。


直到发生关系之后,他把她抱在怀里叫着“染染”,她才知道他喝醉了。


她逃走了,可是两个月之后的孕检报告却打破了这一切。


双腿间猛然一热,粘稠液体淌了出来,安晚猛一侧脸,果然看到浓稠的殷红自裙摆中渗出。


血水流了一地。


这个孩子留不住了吗?她要死了吗?


唐琛,就算是孩子也得不到你一丝的怜悯?


好痛,她真的好痛。


安晚绝望的躺在地上,冰冷的雨水不断打落在身上,疼痛和寒冷让她终是支撑不住闭上了眼睛。


……


安晚是被一阵浓重的消毒水味呛醒的,她睁开眼的刹那,就看到雪白的天花板,发了一会儿愣,忽然从病床上坐起来。


孩子,孩子……


抬手摸了摸肚子,安晚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却禁不住咳嗽起来。


“安小姐,你醒了。”护士推门而入,拿着药物和食物。


下意识在病床周围寻找着什么,却果然没有看到唐琛的身影。


有些失望的垂下双眸,安晚不语。


“还好有对夫妇及时把你送到医院,可是我们联系不到家属只能做应急处理,您有流产迹象,下次能不能保住就难说了。”


安晚抬手在自己圆滚滚的小腹上抚了抚,眸色黯然。


结婚半年,唐琛很少回家,她一个月都见不到他一次,就算是回家两人也分房睡。冷漠疏离的和陌生人没两样。


想起当初男人撂在她面前的离婚协议书,她才知道他是如此绝情。


安晚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东西,躺在床上输液。


安晚浑浑噩噩的在医院睡了一整天,第二天一大早却被一阵猛烈晃动摇醒。


睁开双眸,她就看到了唐琛布满血丝的眸子。


心中一喜,安晚还没来得及说话,男人咆哮声就震得她耳朵嗡鸣一片。


“安晚,林诺不见了!我找了她一天一夜,是不是又是你!你对她做了什么!”唐琛怒火中烧。


心凉下来,安晚眸子渐渐泛冷。“我不知道。”


林诺?


就是雨夜里和他在一起的女人?她在哪里,她怎么知道?


“你心虚了是不是?快说!林诺在哪!”唐琛死死掐着她的胳膊。


第四章 是她活该-第4章-


第四章 是她活该

更新2017-10-31 11:49  679字


那天雨夜里,他和林诺见过安晚没多久,林诺就消失不见了。他找了一天一夜,哪里都找过了,却什么都没有找到!他不得不怀疑是这个女人做的手脚!


男人手指掐的安晚胳膊出了一道红印,疼的她眉头直皱。


“放手,唐琛!”


“安晚,林诺如果出事了,我弄死你信不信!”


“你这个疯子!我怎么知道她在哪!”安晚想要推开男人,却被唐琛一把捏住下巴。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面颊上,男人的语调阴冷无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小手段,跟我出来,跟我去找林诺!”


当年夏染出事,安晚也是这样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他现在每看一次都想吐。


话落,唐琛一把扯住安晚朝病床下拽。


“你做什么,你放手!”


男人恍若未闻,连拉带拽将她从病床上拖下来,“噗通”一声,安晚身体不受控制生生砸在地上,痛的她死死咬住了唇角。


“唐琛,你这个疯子,我都说了不知道不知道!!放开我!”


“放开?”男人回眸,嘴角扯开讽刺,厌恶的视线刺痛了安晚,“要我放过你也可以,说,林诺人在哪?”


安晚攥紧手指,身体痛的打颤,她却仍旧直勾勾盯着他。


现在为了一个和夏染八分像的女人,他毫不避讳来找她对峙,把一切错都赖在她身上,她还能说什么?


就算她解释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他还是不肯相信。


她能怎么办?


“唐琛,我再说一次,我不知道林诺在哪!”


唐琛心里腾起一股怒火,不管不顾拽着地上的她就朝门外拖。


冰冷的地板摩擦着膝盖脚踝,疼的安晚冷汗涔涔,她想甩开男人的手,下一瞬却被他攥的更紧,像是要捏断了一般。


她挣扎着,却被男人用力的朝前扯。


一个不慎,安晚整个人“噗通”狼狈栽倒在地上,手背上输液针管被硬生生扯掉,滴滴答答,血液顺着滴在地面,铺天盖地的疼痛如潮水一般袭来……


古代女子初次没落红,会有什么可怕的下场!


第五章 签了离婚协议书


安晚捂着肚子,脸色苍白道:“唐琛,你这个疯子,我都说了不知道!!放开我!”


她猛地甩开男人,手上血液飞溅在他脸上。


温热,猩红,濡湿。


唐琛一愣,对上安晚眼睛,身体猛地僵住了。


抬手擦了下湿漉漉的脸,男人视线落在掌心那抹血迹上,心脏猛地一颤。


她……流血了?


彼时唐琛才发觉安晚手背上针管掉了,伤口流了不少血。


心跳一滞,怪异的感觉在胸腔内蔓延开,男人手指有些发颤,他想伸手把安晚从地上抱起来,却在一刹僵住了动作。


护士进屋就惊呼了一声,“这位先生,你这是做什么?”连忙跑过来查看躺在地上的安晚。


唐琛攥紧手指站在原地,扫了一眼瘫在地上的女人,冷笑一声,“滚出去,别碍事!”


真会装。


戏演得不错。他差点就信了。


想这女人当初也是装的可怜兮兮哭着告诉爷爷她怀孕了,逼他娶她。


“这位先生你冷静点,孕妇已经七个月了,这时流产很可能一尸两命!”护士气愤的将安晚从地上扶起来躺在床上。


唐琛面无表情,“这是她活该。”


护士愣住。


男人眯了眯眸子不再说话,他不紧不慢从怀中掏出一支烟,点燃,夹在指缝间。


安晚身体蜷缩在床上,脸色苍白,小腹中阵阵隐痛让她皱起眉头。


“先生,这里是医院,请不要抽烟。”护士掩住口鼻。


唐琛恍若未闻,走到安晚身侧,俯下身朝她重重呼了口气,“安晚,我的忍耐有限度,给你半天考虑,别逼我亲自收拾你。”


“咳咳…咳咳…”


烟雾缭绕,浓郁的味道呛得安晚皱眉咳嗽不停,几欲呕吐。


男人看着这一幕冷冷挑了挑眉,将手中的烟蒂扔在地上转身离开。


安晚用手掩住唇,心脏像是被硬生生撕开一抽抽的疼,最终再也忍不住崩溃的抽泣出声。


护士不好说什么,只是默默帮她检查了下身体,而后换了新的输液管。


唐琛离开后,安晚小腹疼了一夜,医生告诉她必须静养,否则孩子就会保不住。


对于安晚来说,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唯一,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很害怕,却又不得不坚强起来。


唐琛离开之后就没有再联系过她,想必是林诺已经找到了。眸色黯然,她不由抬手抚了抚隆起的小腹。


她必须保护好宝宝。


预想中平静生活却没有到来,短短三天之后,安晚没有等来唐琛却意外等来了林诺。


彼时安晚在医院病房外散步,当林诺从包里掏出一沓纸递给她的时候,安晚还没反应过来。


直到林诺说,“安小姐,希望你能把这份离婚协议书签了。”


身体一僵,安晚手捏着纸有些发颤,她抬头死死盯着林诺。


“阿琛他爱的是我,和你在一起并不幸福,我希望你能放过阿琛。”被安晚这样死盯着,林诺觉得脊背有些发凉,不过她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这个时候安晚才发觉,林诺这张脸和夏染何止是八分像,几乎一模一样,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如果不是她当初亲眼看过夏染尸体,都要觉得这是夏染本人!!


安晚心中冷笑,怪不得,怪不得唐琛把她捧在心尖上护着,生怕她出一点点事。


沉默了一会儿,她淡淡道,“是唐琛让你来的?”


林诺愣住,心虚避开她的眼,“嗯……嗯,阿琛他签过字了,就剩你了……”


“如果我不愿意呢。”


“安晚你怎么这么自私?阿琛牺牲婚姻和你在一起,现在他好不容易遇到我,你不能放过他?”林诺说着有些激愤。“阿琛亲口说他爱我,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


心恍若被针扎,安晚低头看着掌心的黑纸白字却讽刺笑了。


“我希望你能马上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不要再缠着阿琛了。”


视线有些模糊,安晚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她发觉自己竟然找不出一个理由反驳林诺。


“你回去吧,我不会签字的。”忽然,安晚淡淡的将离婚协议书丢在林诺身上,平静的望着她。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林诺瞪大眼睛,“我说了那么多,你——”





第六章 你真让我恶


“暂且不提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唐琛的,就算他再烦我,我不离婚你就是小三,你这种身份来找我合适吗?”


林诺咬了咬唇,脸色发白,手指紧紧攥着那份离婚协议书,“你为什么要折磨阿琛,你嫉妒他对我好是不是!!”


呼吸一滞,安晚被那几个字刺痛了心。“随便你怎么想。”说罢,她转身朝医院内走,懒得再理会。


林诺一愣,追上去一把拉住她,“安晚,你给我站住!”


安晚扯了扯自己的手,却被林诺死死攥住。


“安晚,你放过阿琛吧,只要你签了字一切就结束了。”


“你不能这么自私!阿琛他那么爱我,你就忍心看着他痛苦吗。”


安晚只觉手被捏的生疼,不由皱眉,“你放手。”


林诺却疯了一样死拉住她不放,嘴里神神叨叨说着话不肯让她走。


“你不要太过分,我要叫医护了!”


林诺一愣,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她忽然笑了,“好啊,你叫人啊,你最好多叫些人过来。”


安晚不可思议看着她,“你,你离我远点!”


林诺忽然笑了,死死掐着安晚的手,一步步靠近,“这是你逼我的,我都那么求你了,安晚,最该死的就是你。”


安晚惊恐后退。“你,你疯了?”


话音刚落,林诺却灿烂笑着,一把攥紧安晚朝自己拉过来。


不受控,安晚身体前倾过去,眼看要砸在地上,“啊!”


孩子,她的孩子!


“咚”重重一声。


安晚余惊未消扶着墙半跪在地上,一手牢牢护着自己的大肚子,脸色苍白发青。


惊叫声瞬间引来了不少医护和病人。


“救……”安晚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有人大喊,“天呐有没有医生,这个姑娘流了一地血!”


血?


安晚朝身侧看,心却一下凉了。


不知何时,林诺双眸紧闭躺在自己身侧,后脑生生磕在墙柱上,殷红浓稠的血蔓延而下,刺目惊人。


林诺脸色苍白,却仍旧用手死死拉住安晚的胳膊,“救命……救命……救我……”


心中一颤,安晚瞪大双眸。


“这个姑娘推了她!”


忽然有人指着安晚尖叫,她心中一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周围的人一把扯到旁边。


“医生,快叫医生!”昏迷的林诺被一群人围起来送到急救室。


经过半个小时急救之后,林诺确定已经脱离危险。


“就是她,坐那的,看起来年纪不大,下手这么狠毒。”


“不会吧……”


“急救室躺的小姑娘就是被她害的,是死是活都不一定,怀着孕也不积点德。”


“天呐……”


安晚脸色泛白坐在林诺急诊室门口,嗓子干痒发紧。颤抖的手指轻抚着小腹。


不知过了多久,她看到唐琛从病房内匆匆走出来,连忙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唐琛,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刚才——”


“滚开!”却没想到唐琛面无表情吐出两个字。


安晚呆住。


唐琛厌恶看着眼前的女人,扯开唇,“安晚,你真让我恶心。”


第七章 相信我-第7章-


一句话,让安晚心瞬间凉了,五脏肺腑在一瞬间被揪紧,“唐琛……”


“当年害死了夏染还不够,现在又想害林诺,你真的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恶毒!你怎么不去死!”


轰,什么东西在脑中倒塌。


安晚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整个人好像掉入了冰窖,从头顶冷到了脚尖。冻得她心脏生疼。


你还是这么恶毒?怎么不去死?


没有问原因,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去了解事情的经过,他就这么对她下了定义!


“阿琛,阿琛你在哪……”寂静走廊传来林诺虚弱喊声,忽然,林诺脑袋上缠着纱布扶着墙出现在病房门口。


呼吸一滞,安晚脸色僵住。


“让你好好休息,怎么出来了!”唐琛焦急走过去扶住林诺。


“我……我自己一个人害怕……”林诺怯怯的说着,将脑袋靠在唐琛肩膀上。


“别怕,我不会让这个恶毒的女人碰你一下。”唐琛一阵心疼,他歉意望着林诺,揽紧她的腰肢。


“……你别这么说,我相信安小姐不是故意推我。”林诺咳嗽着焦急的辩解。


安晚瞳孔骤然缩紧,“林诺,我什么时候推过你?”


“安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就算…咳咳…我不怪你,你也不能…”林诺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眸,一脸吃惊的样子,。


安晚被气的心脏突突的跳,手心也出了汗,“林诺!你不要胡说,我当时根本就没有碰过你!”


“安小姐……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阿琛,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乱说……”不知怎么,林诺忽然抽泣起来,一张小脸遍布泪痕。


安晚瞪大双眸,一脸不可置信,“还在演戏,林诺你——”


“住口!”唐琛怒斥着打断安晚,“还在狡辩,你不觉得恶心吗!”


安晚脸色一白。


林诺手指抓紧唐琛衣衫,“阿琛……你相信我……”


揽紧了怀里的林诺,唐琛低头亲了亲她脸颊,语气渐渐柔和,“我当然相信你。”


心脏像是被人重重锤了一拳,疼的安晚手指都在发颤,“唐琛,不是的,我没有碰过她一下,是她拿着离婚协议书逼我签字,都是她陷害我的,她还威胁我说——”


“你给我闭嘴!”


“啪”重重的一声,唐琛怒吼着抬手打过去。


话音戛然而止,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走廊内。


安晚脸被打偏过去,傻了一样站在那里,火辣辣的疼痛在肌肤上蔓延开来。


男人这一巴掌打的极重。


“难不成你想说诺诺故意把自己弄成这样?真恶心,安晚,你怎么这么贱!”唐琛显然不相信她,眼睛死死盯着安晚,恨不得就这么一巴掌打死她。


那么多人清清楚楚看到是她动的手,她还在狡辩!


就和当年害死夏染一样!这女人,真是令他……作呕!


安晚傻了一样站在那里,白皙的皮肤被男人这一巴掌打的泛起红。


林诺眯了眯眸子,微微翘起唇角,柔柔的将身体靠在了他身侧。


“安晚,你再敢动诺诺一下,我要让你这辈子不得好死!”


看全文后续章节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后台私信书名。

资源整理不易,低价有偿提供,望看清。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