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古代未婚先孕的女子都是什么结局?

锦绣书城2018-06-06 17:22:18


沐兰沉浸在一场旖旎梦境之中。

 

梦里暖香浮动,红烛摇曳,映照出青纱帐内两个纠缠在一起的暧昧身影,而她正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

 

温热的大手在她身上殷勤游走……时不时还有湿湿的热气拂过肌肤,让人浑身酥软得不想动弹,气氛很是撩人。

 

沐兰是一名中文系大学生,同时也是一名当红网络写手。对经常构思小说的人来说,梦到小说情节是常有的事。

 

久而久之,她有时甚至在梦里也能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就像现在。

 

不过,像这样香艳的梦境,倒还是头一次,肌肤相亲的感觉很真实,真实到她几度以为自己马上会醒过来。

 

虽然这样的场景她自己小说里也描写过,但换成自己亲自上阵,就算是做梦,她还是潜意识想要挣脱。

 

所以,当那只手直接攀上她胸前的那一瞬,沐兰忙一把捉住了它,咕哝道:“够了!再下去要被河蟹了。”

 

对方的动作微微一顿,接着,耳边似乎听到一声轻笑,胸前的手居然真的依言放开来,道:“这就受不了了?”

 

低糜暗哑的男性嗓音,连台词也是言情小说里典型的撩情式。

 

沐兰心里咯噔了一下,以她写过八本小说的经历,这种潜台词之后随之而来的通常是更加限制级的画面。

 

只是,对方的动作远比她的意识来得更快,从刚才的温存到现在的粗暴,剧情转变得太快,沐兰还来不及反应,腰身便被他托起。

 

“啊……”一声痛呼哑在了嗓子里,沐兰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

 

一双浓如泼墨般的眸子就这么闯入她的视线,如两口深不见底的幽井,将她慑住。井底隐隐翻涌着火焰,像要将她燃烧殆尽。

 

他竟然敢霸王硬上弓!沐兰又是疼,又是怒,差点没直接抬脚将他踹下去。

 

这梦的感觉是不是也太真实了点?

 

身体因为疼痛而颤抖着,也许因为这个原因,男子没有再动,然而,喷在耳边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却一点也不让人放松,像是正在蕴量着下一场疯狂侵袭。

 

两人就保持着这种尴尬的姿势对望着,帐内光线很暗,沐兰看不太清他的样子,只觉得他一脸清冷,除了眼里的情欲,整个人都散发着倨傲不羁的气势。

 

他束着长发,身姿精健,再加上这不俗的气质,倒是很有男主的范儿。不过,做梦能做到这步田地,看来,她最近大概是赶稿赶得有点走火入魔了。

 

随着她的目光游移,男子突然挑了挑唇,几乎要咬上她耳朵,“如愿以偿了吗?嗯?”

 

嘲讽的语气伴随着最后一个鼻音。

 

“你……混蛋!”沐兰倒吸了一口凉气,好一会,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咒骂。

 

天地良心,她可从未让她笔下的女主遭过这种罪啊。难道说,她潜意识里有受虐倾向吗?居然做出这种梦。

 

也许真是痛懵了,沐兰又羞又怒,身体直接做出了反击,未被压制的双手一把揪住了对方,使了劲的扭!

 

男子闷哼一声,似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不过反应却是奇快,沐兰还来不及看清他是怎样出手的,便被他擒了双腕,力气大得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

气氛瞬间凝重,从那双浓黑的眸子里,沐兰似乎读到了一丝愤怒与不耐。

 

“等一下!”预感到剧情马上要从春梦篇发展到血腥暴力篇,沐兰急忙挽救,“你……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先互相了解一下。”

 

“是吗?”男子笑得邪魅,“那,这样的了解够不够深刻?”

 

“你……妹的!”沐兰差点两眼一抹黑昏过去,疼痛刺激着泪腺,早已模糊了视线。

 

奋力的挣扎似乎只换来痛楚的加剧和对方的享受,在他强大的力量压制下,沐兰第一次体会到男人的可怕。

 

“原来你喜欢玩刺激的?”男子揶揄着,“那朕便如你所愿。”

 

他从哪看出她喜欢了?这该死的变态!沐兰顾不得疼痛,抬头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

 

这一下用了全力,她甚至立刻便尝到了一嘴铁锈味,换来的,却是他惩罚式的折磨。

 

没有半分小说里形容的美好,有的只是身体被撕裂的痛。果然,小说都是坑爹的,现实才是残酷的。而她,大概是这种坑爹的事做得太多,才会遭此报应。

 

但或许也正是因为他的粗暴,没一会,沐兰便终于因为无力承受而成功昏厥。

 

意识消散前,沐兰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恶梦总算是要醒了吗?她妹的!她发誓,从今以后,她要让她书里的皇帝通通木有小鸡鸡!

 

再度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眼前似乎有人影晃动,沐兰不禁诧异的揉了揉眼皮,却见一个颀长的身影已经踱到了床前。

 

目光便顺着那人修长的腿往上看去,一袭雪白长袍恰到好处的遮挡了重要部位,却在胸襟处敞开,露出一片大好风光。再往上,是琐骨,喉节,然后,是弧线优美的下颚,以及一张宛如雕刻般俊美的脸。

 

墨黑的长发绾在金冠里,耳垂处却有水珠滴落,滑过肌理分明的胸膛,消失在衣衫里。

 

美男!而且还是刚出浴的美男!

 

“不是吧,又做春梦了……”沐兰懊恼的抚额,下一秒,却不由得怔住,自己为什么要说“又”?

 

“春梦?”美男径自在床榻边坐了下来,薄唇微挑,凤眸里凝着一抹促狭扫向她,“你这是在暗示朕,再来一次吗?”

 

朕?这个以往她熟悉的字眼此刻让她神经一跳,突然有了种不好的感觉。

 

“我……怎么看你有些眼熟?”沐兰有些不确定的打量着他,在与那双幽深的眸子对上的那一刻,猛的瞪大了眼睛。

 

昨晚那些旖旎画面有如幻灯片一般迅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是你!”他可不就是那个梦里欺负她的混蛋吗?居然又让她梦见,“这回你可死定了!”

 

沐兰怒焰冲天,腾身而起扑向他,直掐他的脖子。

 

男子有些始料未及,被她扑了个正着,但随即而来的却是她的哀嚎声。

 

“啊!好痛……”全身骨头像被拆散了重装的一般酸痛。前一秒,沐兰还杀气冲天,这会却像被抽了筋似的狼狈的挂在他身上。

 

意识在瞬间已转了千百个弯,眼前这一切,该不会都是真的吧?

 

沐兰转了转眼珠子,这才第一次注意到自己身处的环境,绣缎铺就的大床,拂开的青萝纱帐,以及帐外古色古香的陈设。隔着重重珠帘帏帐,依稀还能听到外面人声嘈杂,似在说着什么。

按她小说里的套路,她这就是穿越了。

 

沐兰有些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男子,不死心的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脸,温热的皮肤触感让她顿时傻了眼。

 

活的!

 

男子的目光紧紧盯着她,眉峰微皱,清冷的脸上很难让人猜测出情绪来。

 

仅仅是这样被他看着,沐兰也莫名的觉得有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人透不过气来。正要移开视线,他却先她一步,眸光凌厉的扫向门口。

 

顺着他的目光,沐兰看到了一出活生生的古装剧上演:一个身着龙袍的老头领着一名华衣少女和两个宫婢,在几个侍卫半拦半让下硬闯了进来。

 

床榻与大门之间相隔不过几米,中间仅隔了一道珠帘,一览无余。进来的四人脚步一刹,纷纷变了脸色。

 

“宁儿,你……你这是在做什么?”龙袍老头气得胡须直颤,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

 

看到这四个人,沐兰也是一阵五雷轰顶。这四个人,她竟然都认识。其实,也不能说是认识,那种感觉,就好像曾经看过一部电视剧,而现在,电视剧里的角色一一站到了她面前一样。

 

穿龙袍的老头叫靳元弗,是夏凉国的国君。旁边的华衣少女叫靳雪,夏凉国的六公主。那两个宫婢,一个叫小池,是六公主的近侍。另一个叫小蝉,是七公主靳宁身边的人。

 

沐兰觉得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且不说她是怎么会认识这些人,既然那靳元弗是皇帝,那,她眼前这个自称“朕”的家伙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视线回到面前这个人身上时,沐兰才恍然发现,眼前的男子竟一点也不惊慌,反而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她,似乎是在欣赏一场好戏。而那戏谑的目光毫不避讳的扫过她脖颈以下,终于让她意识到了一件严重的事。

 

她没穿衣服!

 

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沐兰心中一慌,做了另一件丢人的事:一把扯过眼前人身上的衣袍,将自己遮了起来。

 

她忘了,他衣袍底下什么也没穿,宽大的袍子适时的遮住了她的身子,而他滚烫的胸膛,也和她来了个亲密接触。

 

某种植物的清香混合着陌生的男性气息,盈满了鼻腔,沐兰觉得脸上更烫了。肌肤相贴的一刹那,理智已经回归,却是为时已晚。

 

再放开他,自己一丝不挂钻回被窝?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她实在做不出来。反正已经贴上来了,对方又一点都不反抗,破罐子破摔,沐兰头皮一硬,就当是抱着块遮羞的叉烧好了。

 

“你……”靳元弗本还想再说些什么,此刻看到她的举动,顿时瞪大了眼,一口气憋在胸口半天上不来。

 

“父皇,您先别动气。”他身旁的靳雪忙抚着他的背替他顺气,妆容精致的脸此刻也难掩气愤,横了沐兰一眼,道:“七妹,你若想嫁东陵君上,大可以向父皇禀明,我让你便是,何以要使出这种手段?”

 

“六公主,我家公主不是这样的人,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婢女小蝉红肿着眼,像是哭过,此刻既是焦急,又是担忧的辩解着。

 

“闭嘴!”靳雪冷声喝斥道:“你家公主彻夜未归,你昨晚为何不报?平日就觉得你鬼头鬼脑的,我看你没少在背后教唆主子吧?”

沐兰到底是个作家,故事编得多了,反应也不慢。此刻这床榻上只有她和这个男人,想必,她现在的角色,就是那靳雪口中说的七妹了。而这个男人,听起来似乎是她的“姐夫”?

 

小姨子与姐夫偷情,被捉个正着?沐兰差点也忍不住喷出一口狗血来。她这是造了哪门子孽,怎么会摊上这档子事?

 

靳元弗顺了口气,终于是冷静下来,瞪了一眼沐兰,才又开口道:“东陵帝君,这是朕的七女靳宁,年方十七,跟雪儿一样是朕最心爱的女儿。朕本想再留她两年,如今既是与东陵帝君有此缘份,不如,就让她代替雪儿,随帝君回西楚吧。”

 

沐兰还沉浸在天雷滚滚中没回过神来,听那靳元弗一席话,更是傻眼了。东陵帝君?听到这个称呼,她脑海里又一次无端端冒出来一个名字:东陵无绝,西楚国国君。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人,也是皇帝?

 

东陵无绝端着一脸牲畜无害,眸中却是冷锐逼人,“夏凉国主,婚姻尚且不可儿戏,更何况,这事关你我两国邦交。国主如此反复,贵国信义实在令朕堪忧啊。”

 

虽然本来事不关己,但此刻听到这番话,沐兰还是忍不住怒了,“既然你记得两国邦交,昨晚干嘛还对我用强?”

 

他这摆明了是想占了便宜不认帐,吃干抹净了再去娶另一个,算盘倒是打得够精。

 

门口四人被她这一吼给震住了,靳元弗老脸一片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东陵无绝低头看她,竟也不动怒,唇角一挑,勾起一抹邪魅,道:“在这之前,朕认识你吗?你躺在朕的榻上,难道不是要侍寝?”

 

“你!”沐兰一时为之气结,的确,她醒来时,他俩已经在那个啥了,她还真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可是,“我有拒绝,你违背我的意愿,就是强迫!”

 

“那,你给朕下药,又算什么呢?”东陵无绝一字一句说着,那深不见底的眼里,沐兰分明看到了一丝恶劣与嘲讽。

 

语毕,他视线一转,扫向一旁的地上散落了一地的女子衣裳,看质地,与靳雪身上所穿的相同,一个丝锦制的香囊摊在衣物之上。

 

就凭这身衣服,这家伙昨晚应该就已经知道了她公主的身份吧?

 

东陵无绝目光一挑,看向靳元弗,冷冷道:“夏凉盛产药材,我想,国主不会不知道,这香囊里的东西有什么效用吧?”

 

“你……”沐兰吃亏就吃亏在搞不清楚状况,到头来,倒好像还真是她占了他的便宜。

 

“宁儿!你还嫌不够丢脸吗?”靳元弗拉长着脸喝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儿扫了她一眼,最后叹道:“东陵帝君,朕愿再添五百牛羊做嫁妆,帝君意下如何?”

 

东陵无绝一脸淡然,似是还在考虑,好一会,突然凑近沐兰耳畔,轻笑着低声道:“看在这五百匹牛羊的份上。”抬头再看向靳元弗,朗声道:“就依国主所言。”

 

五百匹牛羊,还是倒贴?沐兰只觉身体里面一股气血翻涌。

 

万恶的封建社会!万恶的帝权主义!明明是她被人吃干抹净啊,连个公道都讨不回来不说,还要让她“老爹”舍出五百匹牛羊来,求着人家说,你要了她吧,你要了她吧。这是何等的丢人现眼!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