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大话红楼梦职场篇之惟恐天下不乱的周瑞家的

大话红楼梦2019-07-22 07:42:52

咱今天开说红楼梦里的职场篇之惟恐天下不乱的周瑞家的。贾府这块是非之地不光有很多横行不法的主子,还有一批仗势为恶的奴仆,比如周瑞一家,可以说这一家子人几乎没有一个是消停的主,周瑞为争买田地跟人打过官司,周瑞的女婿冷子兴因卖古董而被人告了,还是托自己的夫人向自己的丈母娘周瑞家的讨情,进而由周瑞家的向凤姐讨情才解决的,恐怕这官司十有八九是因冷子兴卖假古董而引起的,周瑞的儿子因在凤姐生日时大醉骂人而差点被凤姐撵出贾府。由此可见周瑞一家的德行实在不咋的,下面就重点来说说那喜欢小事化大的周瑞家的。

周瑞家的为人如何,小说作者有很明确的评价,那就是“心性乖滑,专管各处献勤讨好”,那么问题来了,她怎么个献勤讨好法呢?无非不过两种方式,一种是甜言蜜语,一种是替人消“灾”,从而达到她“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目的。

  说话之间,袭人早又遣了一个丫头去到园门外找人,可巧遇见周瑞家的,这小丫头子就把这话告诉周瑞家的(荣国府中负责给大观园看门的老婆子怠慢尤氏一事)。周瑞家的虽不管事,因他素日仗着是王夫人的陪房,原有些体面,心性乖滑,专管各处献勤讨好,所以各处房里的主人都喜欢他。他今日听了这话,忙的便跑入怡红院来,一面飞走(颇有赵姨娘之风,可别摔着了啊),一面口内说:“气坏了奶奶了,可了不得!我们家里,如今惯的太不堪了。偏生我不在跟前,若在跟前,且打给他们几个耳刮子,再等过了这几日算帐。(此话一来是向尤氏表忠心,二来是显示自己地位之高和办事之能,恐怕是个人听了都会消气并对周瑞家的心生好感)”尤氏见了他,也便笑道:“周姐姐你来,有个理你说说。这早晚门还大开着,明灯蜡烛,出入的人又杂,倘有不防的事,如何使得?因此叫该班的人吹灯关门。谁知一个人芽儿也没有。”周瑞家的道:“这还了得!前儿二奶奶(并非顺口一提,而是有意为之,尤氏的话已经将矛头指向王熙凤了,但周瑞家的却没有接这茬,而是不显山不露水地替王熙凤开脱,这样回过头去她又能凭此话在王熙凤面前邀功,两头都不得罪,这就是所谓的“心性乖滑”。)还吩咐了他们,说这几日事多人杂,一晚就关门吹灯,不是园里人不许放进去。今儿就没了人。这事过了这几日,必要打几个才好。”尤氏又说小丫头子的话。周瑞家的道:“奶奶不要生气,等过了事,我告诉管事的打他个臭死。只问他们,谁叫他们说这‘各家门各家户’的话!我已经叫他们吹了灯,关上正门和角门子。(纯属胡扯,哪有时间通知他们?不过顺着尤氏的话讨好尤氏罢了)”正乱着,只见凤姐儿打发人来请吃饭。尤氏道:“我也不饿了,才吃了几个饽饽,请你奶奶自吃罢。”

  一时周瑞家的得便出去,便把方才的事回了凤姐,又说:“这两个婆婆就是管家奶奶,时常我们和他说话,都似狠虫一般。奶奶若不戒饬,大奶奶脸上过不去。(典型的公报私仇,借刀杀人)”凤姐道:“既这么着,记上两个人的名字,等过了这几日,捆了送到那府里凭大嫂子开发,或是打几下子,或是开恩饶了他们,随他去就是了,什么大事。”周瑞家的听了,巴不得一声儿,素日因与这几个人不睦,出来了便命一个小厮到林之孝家传凤姐的话,立刻叫林之孝家的进来见大奶奶,一面又传人立刻捆起(假传圣旨,王熙凤明明说过了这几日才捆起来的,周瑞家的这是要搞事的节奏啊)这两个婆子来,交到马圈里派人看守。

  林之孝家的不知有什么事,此时已经点灯,忙坐车进来,先见凤姐。至二门上传进话去,丫头们出来说:“奶奶才歇了。大奶奶在园里,叫大娘见了大奶奶就是了。”林之孝家的只得进园来到稻香村,丫鬟们回进去,尤氏听了反过意不去,忙唤进他来,因笑向他道:“我不过为找人找不着因问你,你既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谁又把你叫进来,倒要你白跑一遭。不大的事,已经撒开手了。”林之孝家的也笑道:“二奶奶打发人传我,说奶奶有话吩咐。”尤氏笑道:“这是那里的话,只当你没去,白问你。这是谁又多事告诉了凤丫头,大约周姐姐说的。(也不是省油的灯,尤氏一贯怕事,若果真怕周瑞家的多事,那就不会将整个事情的始末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周瑞家的了)家去歇着罢,没有什么大事。”李纨又要说原故,尤氏反拦住了。林之孝家的见如此,只得便回身出园去。

  说毕,林之孝家的出来,到了侧门前,就有方才两个婆子的女儿上来哭着求情。林之孝家的笑道:“你这孩子好糊涂,谁叫你娘吃酒混说了,惹出事来,连我也不知道。二奶奶打发人捆他,连我还有不是呢。我替谁讨请去。”这两个小丫头子才七八岁,原不识事,只管哭啼求告。缠的林之孝家的没法,因说道:“糊涂东西!你放着门路不去,却缠我来。你姐姐现给了那边太太作陪房费大娘的儿子,你走过去告诉你姐姐,叫亲家娘和太太一说,什么完不了的事!”一语提醒了一个,那一个还求。林之孝家的啐道:“糊涂攮的!他过去一说,自然都完了。没有个单放了他妈,又只打你妈的理。”说毕,上车去了。

  这一个小丫头果然过来告诉了他姐姐,和费婆子说了。这费婆子原是邢夫人的陪房,起先也曾兴过时,只因贾母近来不大作兴邢夫人,所以连这边的人也减了威势(由得势转向失势,不搞事才怪呢)。凡贾政这边有些体面的人,那边各各皆虎视耽耽。这费婆子常倚老卖老,仗着邢夫人,常吃些酒,嘴里胡骂乱怨的出气。如今贾母庆寿这样大事,干看着人家逞才卖技办事,呼幺喝六弄手脚,心中早已不自在,指鸡骂狗,闲言闲语的乱闹。这边的人也不和他较量。如今听了周瑞家的捆了他亲家,越发火上浇油,仗着酒兴,指着隔断的墙大骂了一阵,便走上来求邢夫人,说他亲家并没什么不是,“不过和那府里的大奶奶的小丫头白斗了两句话,周瑞家的便调唆了咱家二奶奶捆到马圈里,等过了这两日还要打。求太太──我那亲家娘也是七八十岁的老婆子(又是一喜欢夸大事实的老家伙,七八十岁的娘还能生出七八岁的女儿?好吧,古人的生育能力果然很强)──和二奶奶说声,饶他这一次罢。”邢夫人自为要鸳鸯之后讨了没意思,后来见贾母越发冷淡了他,凤姐的体面反胜自己,且前日南安太妃来了,要见他姊妹,贾母又只令探春出来,迎春竟似有如无,自己心内早已怨忿不乐,只是使不出来。又值这一干小人在侧,他们心内嫉妒挟怨之事不敢施展,便背地里造言生事,调拨主人(周瑞家的又何尝不是喜欢调拨主人的主呢?)。先不过是告那边的奴才,后来渐次告到凤姐“只哄着老太太喜欢了他好就中作威作福,辖治着琏二爷,调唆二太太,把这边的正经太太倒不放在心上。”后来又告到王夫人,说:“老太太不喜欢太太,都是二太太和琏二奶奶调唆的。”邢夫人纵是铁心铜胆的人,妇女家终不免生些嫌隙之心,近日因此着实恶绝凤姐。今听了如此一篇话,也不说长短(心下已有主意了)

夫人直至晚间散时,当着许多人陪笑和凤姐求情(以退为进,故意让王熙凤难堪)说:“我听见昨儿晚上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了两个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论理我不该讨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发狠的还舍钱舍米,周贫济老,咱们家先倒折磨起人家来了。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竟放了他们罢。”说毕,上车去了。凤姐听了这话,又当着许多人,又羞又气,一时抓寻不着头脑,憋得脸紫涨。(瞧瞧周瑞家的干的好事,她报仇是报爽了,却如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把一堆无辜之人拖下水,从而更加激化了大房和二房之间的矛盾)

像周瑞家的这种既有裙带关系又喜欢挑事的主在职家族企业中有很多,与这类人共事是一件危险的事,因为一旦你不小心无意间得罪了他,他必定会想方设法地坑害你,而他大体也不会因此而蒙受什么损失,所以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自己要谨言慎行,随机应变,见招拆招,除此以外也别无他法了。

咱下次开说红楼梦里的职场篇之胆敢给上司下套的吴新登家的。

等说完红楼梦就说《儒林外史》和《金瓶梅》等中国古典名著,还发在这个微信公众号中,喜欢的可以继续关注,不喜欢的也可以取关。

更多关于红楼梦的原创评论都在我的QQ空间日志大话红楼梦的分类里,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原文阅读链接进入我的QQ空间免费阅读!

http://1076013864.qzone.qq.com

小编我在晋江文学城发表了38万多字的唐代历史言情小说《大唐超大龄剩女信安县主》,全文讲述了历史上确有其人的信安县主的传奇一生。信安县主有着高贵的血统,她祖父是唐太宗李世民,她祖母是隋炀帝之女杨淑妃,她父亲是集两朝天子的血脉于一体的吴王李恪。她6岁时父亲含冤而死,年仅6岁的她被幽禁于桂苑中,直到42岁时才奉旨出嫁并生子。她被禁锢了整整36年,从一个懵懂小孩到豆蔻年华再到人老珠黄,她在桂苑浪费了她生命里最美好最宝贵的时光,可她却依然活得充实而精彩,最终凭借百折不挠的意志和足智多谋的头脑成功地华丽转身,并两次实现了家族的复兴。如果各位对此感兴趣的话,不妨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关注后阅读:

                            

欢迎大家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号:大话红楼梦,保证不让你们失望!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