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都别争了梵高是我杀的

老王你又吃了大郎的午饭2019-11-07 16:38:54

我没看那个电影,所以我是来蹭热点的。


  我这一把肉身出生在1995,那时候梵高还没死。

  元宵前后我会趴在铁门上看龙灯,从镇子黑色的尽头,光点绵延成线,那几年我迅速学会了热爱与背叛,却没有消耗任何滚烫。

  直到龙灯变得潦草,小镇开始热闹。

  在一个漆黑的黑夜,一个黑衣男人,撩开我的窗帘,震落了睡前的花朵,走到我跟前,递给我一把黑色的枪。

  “我能告诉别人我有一把枪吗?”

  “你告诉吧,他们不会相信你的。”

  从此我每天带着它上学。

  我并不觉得骄傲,这是我失眠的秘密,黑夜与白天本来没有分别,可黑夜是虚假。

  1988年,黑夜开始被讴歌。

  那一年,我带着我的左轮手枪,走进了金灿灿的麦田。

  我遇见了梵高,他很穷,很瘦,坐在梗上吸烟,我在他旁边坐下来。

  “走开,小姑娘,我今天已经见过太多人了。”

  “为什么这么多人来见你?”

  “为了告诉我再过几十年我就名声大噪也很有钱了。”

  这时一个骑着脚踏车的漂亮女孩路过:“文森特,是你吗?我穿越了好多个时代,就是为了亲口告诉你,你再坚持一下,你是对的,你的画价值连城。这个时代不理解你的可贵,人们都后悔了。我们想念你,做梦都想再见到你。”

  梵高对我耸耸肩膀:“像这样。”

  梵高抬头对她笑了一下:“谢谢你,特地来告诉我。”

  女孩打下站脚,梵高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她望向麦田,赶走乌鸦,夕阳开始红,她脸上的绒毛像柿子发霉。原谅我对同性的敌意,她明显对我视而不见,解开上衣。

  梵高摆摆手:“不行了,今天真的不行了。”

  女孩只好穿上衣服,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何必对一个妓女爱得死去活来呢?你好好的吧,我爱你。”

  我转动了一下轮盘,对准这个婊子,梵高把我的枪摁了下去:“太多了,不必了,都杀了世上剩不下多少人。”

  “要那么多人何用?”

  “要我也没用,要你也没用。”

  那天回家后我查了关于梵高的资料,才知道我闯入了一个出名的梦境,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我摸着那把枪,听老师讲圆周率,我现在应该在读小学,轮盘悄悄转动着,我把子弹都取出来,再放了一颗进去。

  那天去的是一个烟雾缭绕的酒馆,两拨人在玩俄罗斯转盘。

  我一眼认出了梵高,他在角落里喝苦艾酒,不远处传来土豆的香气。

  我在他旁边坐下,他对我说:“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麦田。”

  “我还没去过麦田。”

  “没事,我认识你,我查过你的资料,你要小心,未来在那片麦田,非常灿烂,乌鸦飞过的麦田,将会有络绎不绝的人来瞻仰你。”

  “我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有人来看?”他显得挺高兴。

  “我也问过你这个问题,他们会告诉你的。”

  “有人来跟我说话真是太好了。我前段时间读了很多言情小说,我觉得爱情应该是那个样子,我知道我相貌不佳,还没有钱,别人都说我性情古怪,但是爱情应该会来的。可能已经来了。”

  我那时候还小,肉体理论年龄是8岁,我对他说:“你不要到未来里去找爱情,更不能去书本里找,对象是活人,就一定会失望的。”

  “谁告诉你的?”

  “书上说的。”

  “那我们看的书不一样。”

  那晚我急急忙忙跟他恋爱了,他眼里的我年纪刚刚好,长相尚可,说一些这个时代那个时代的话,在那个拥挤的小酒馆,土豆的焦香中,显得很特别。

  然而我只在我的晚上造访他,以不同的身份,不可控制的时间线。

  那是我从他身上明白的道理,还是我在他身上倒映的自我呢。

  我渐渐明白,当我揣着那把手枪,走进夜色,幻化成不同的男女,我在重复同样的滚烫,而他不能认出我,因为更强大的伤口遮蔽了心智。

  无数次,我的冲动:我可以为你而死。

  下半句却是,我不能为你而活。

  比较著名的一次,他捧着他的耳朵来到我面前。

  那年我在我的人生里进行了第一次失败的自杀,在他的世界里是不愿沉沦的道德楷模。

  那年我也许只要一句血淋淋的我懂你,但他真的送到我面前,我知道他没能认出我,他沉浸在自己的疯狂里。

  我宁可唾弃他,他这样利用我,蔑视我,假意奉承我,认真得虚伪。

  我回到白天,心力交瘁。

  那是我的青春期,梵高的“晚年”。


  我试图回到麦田,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告诉他我的预习,没能阻挡我变疯,我不能相信宿命和才干,没有任何东西能解释我们经受的一切,不能用问题解决问题,不能用人填补问题。

  我二十二岁那年,给手枪塞满了子弹。

  我走到了错误的麦田,指针在天边的鸦群跳动,梵高充满爱意地望着夕阳。

  他对我说:你来了。

  留在这里吧,陪我卡在这个小酒馆里吧,卡在风雨交加的贫穷里。  

  我们躲在时间背后,等你死去,等财源广进,等人们散去,等伦敦大桥倒下来,等批评家在梅雨时节全家发霉,等我们的恋人转过脸。

  我拉过他的手:“我们来玩俄罗斯转盘。我先来。”

  梵高笑了:“你那把枪,只能杀我,不能自杀。你以为我没认出来吗,我经历的所有人脸上都闪过你的神色,所以我以为只要在任何一个人身边待得够久,你总会出现。”

  我把枪放下:“你昨天是不是又看言情小说了?”

  梵高继续说:“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时代的,因为别人看不见。我知道你陪了我很久,我知道你恨我总是望着天边。但是你的稳定时空在未来,跟那些不断来这看望我的人一样,你只是不小心掉入泥淖,而我是真正深陷其中的那个。”

  我望着手中的枪:“我以前不明白这把枪意味着什么,它对有些人而言是权力,但在开枪以前,它只是我最痛苦的秘密。我去过太多时空,凭空消耗了五感,在缝隙间气喘吁吁。”

  梵高说:“即使你的话漏洞百出,甚至有夸耀的嫌疑,我还是相信你吧,别人也不信我。他们告诉我今天就是我的死期,但我舍不得,还好你来了。”

  梵高说:”你不能因为害怕和疲惫就蜷缩在我的身边,这不是你的夕阳,往来的魂魄只是你自己的迷思。在太阳完全落山以前,走到那根地平线,找到回家的路。”

  梵高说:“把枪留给我。”

  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向着天边走,我永远摸不到地平线。

  梵高大笑着把手枪扔得远远的。

  但我还是听见了枪声。

  

  我在惨淡的白日里醒来,从此赤手空拳。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