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科幻小说_好看的科幻小说_科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_鬼大爷名著阅读

我天天开心快乐2018-06-20 13:54:17


1


一个人久了,总期待这些平静的夜里,会发生点什么。

 

今晚终于实现了——

 

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正好听到手机在呜呜震动。挺好奇的,这个点了,谁还给我打电话?我瞟了眼屏幕,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个号码,立刻心跳加速!

 

手指滑过接听键,我故作淡然,“喂?”

 

“今晚见个面?”他问。

 

“现在?”

 

“嗯。”

 

“会不会太晚了?”

 

“……”

 

他沉默几秒,“那随你。”没等我再回答,电话已经被挂断。

 

拿着结束通话的手机,我有几秒的懵逼。

 

这时,我脑子里不断浮现他的面孔,以及跟他之间发生过的那些事儿,我没再多作考虑,迅速将自己捯饬了一番,提着包包连夜出门。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来到他所在小区的房门口,我不轻不重的试探着敲他的房门。很快,门被打开,他出现在面前……而此时的他,浑身酒气,满面通红,眼神恍惚而迷离,高大魁梧的身躯斜倚在门上……很明显,他是喝多了,正处于醉意朦胧的状态。

 

“呵,你还是来了。”他哼笑了声,直勾勾的盯住我。不得不说,他这张脸,仅仅是瞥一眼就足以让好多女人‘万劫不复’!

 

 

我深吸了一口气,稍稍镇定了一下……他忽然就一把拽住我的胳膊,“进来!”说罢,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在他粗暴的拖拽下跌跌撞撞进入客厅,随之,门也被他踢着反锁了!

 

然后他很快搂住我,脸埋进我脖子里,满身的酒气朝我涌过来~我也没打算酝酿什么了,卸下所有的伪装,身子一软就主动投进他怀里,主动攫住了他的薄唇~对彼此的身体已经足够熟悉了,不需要任何的言语,我们迅速滚倒在沙发里,驾轻就熟的jiu缠在一起。

 

这样的节奏,难免会让人脑补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中的某某躺在医院需要巨额手术费,然后在走投无路之际撞到霸道总裁,被他甩了几千万买下XX夜,从此上演着‘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狗血剧。

 

其实非也。

 

他叫韦连恒,我叫白深深,我俩1年前在一艘巨型邮轮勾搭上。

 

1年前那段时间我恰逢人生的一个低潮,工作上被人捅刀不说,又遭遇男友劈腿吸毒。总之事业和爱情一败涂地,生活简直糜烂透顶……为了散心,我报了个6天5晚的邮轮旅游。

 

那晚,我在邮轮的酒吧里一杯一杯复一杯,也忘了自己当时是个什么形象,反正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当听到他的搭讪,我转身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刻,才发现世界上真的有一种男人的‘帅’,叫‘帅得让人合不拢腿’……所以,在酒精的麻痹下,我可耻的接受了他的撩拨,并且在对彼此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我们找了个地儿进行了成年男女之间的‘负距离接触’。

 

那次的感觉,震撼而美好。于是我们觉得可以继续约下去,约着约着,我跟这个男人之间就成了传说中的火包友关系——没有交易,没有情意,有的只是最原始的欲望……

 

就像今天晚上,我闭上眼睛,那么清晰的感受着他的疯狂发泄,几乎要把我浑身骨头都弄得散架……我只觉得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体内纵有再大的洪荒之力都动弹不得,慢慢的软下来~在他这疾风骤雨的攻势下,我所有理智都统统都被淹没。


2


他一边在我体内肆意放si,一边伸手抓过茶几上的一瓶啤酒,直接用嘴咬开了盖子,仰头咕噜咕噜一通猛灌,漏出来的酒水洒在我赤luo的身上,冰凉刺骨……他就跟疯了一样,连续不断的在我身后运动,又连续不断的灌着酒,空瓶子一个接一个的扔到地板上摔得粉碎!

 

释放完后,我第一时间去他家的浴室冲澡。

 

他这套房,室内装饰以大气的黑白灰为主调,看似简约,可每个细节里都充斥着极致的奢华,随随便便一件工艺品、一幅墙画至少是普通人一年的工资。

 

因为只是P友关系,我一直没有刻意去了解过这个男人真实的背景,只隐约知道他经营着邮轮相关的产业,并且很有钱、非常有钱、穷得只剩下钱。所以显而易见,这套不足200平的房子,并不是他的‘家’,不过是他在外寻欢作乐的一个普通居所罢了。

 

洗完澡回来,看到他仍旧躺在沙发上抽事后烟,在吞云吐雾中若有所思。那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更让人意乱情迷。

 

我悄悄的盯了他半晌,像被钉在那儿似的,有些着魔……我恍惚的走过去,在他身上坐下,嗅着他身上淡淡的冷麝香,有那么一瞬间的眩晕,情不自禁的在他面颊上印下一吻。

 

他转过脸来,恰好跟我的目光撞在一起。

 

“……”

 

这样深的对视,这样深的沉默,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冻结了。一时间,我不知说什么,居然抽风的冲他温柔一笑。但他冰冷的脸从头到尾没啥变化,并很快转过去了。

 

我有点失落。

 

他突然开口,“白深深,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对我动了感情是没有好下场的。”

 

几个意思这是?

 

秒懂了他的话中深意后,我稍稍挺直脊背,呵呵道,“是吗?韦先生你也是个聪明人,难道你觉得,像我这种初次见面就跟你上船的女人,会对你动什么见鬼的‘感情’?”

 

“那不一定,”他瞪着我,“没听过‘日久、生情’?”

 

我冷笑,“韦总,虽然你的颜值和财富撑的起你的狂妄,不过你的狂妄还是用错了对象。在我白深深这儿,上床就是一件‘纯洁’的事,怎么能让感情给玷污了呢,对不对?”

 

他听了,笑的更冷,“好,你明白这个道理就行。反正,遵守游戏规则,对大家都有好处。”

 

随之,他拿出自己的钱包,从一堆银行卡里掏出一张,不紧不慢的、轻佻的塞到我胸前的内衣里,说,“你听好,我下个月要结婚,今晚跟你是最后一次。但我不白睡你,这张卡上有50万,你拿去以后自动消失,别来纠缠我!”

 

面对他这个举动,以及他这番话,我整个人微微震颤了一下。

 

不得不说,一向心理强大的我,在这一刻,还是被他成功羞辱到了……我突然意识到,世界上最糟心的事儿莫过于——你好歹拿他当P友,他却拿你当女表子。

 

怒气在我胸中翻滚着……我没忍住,拿着他这张卡,当着他的面,用力一掰,‘啪’一声,卡就被折断了!然后,我顺手将断成两半的银行卡扔进垃圾桶!

 

“韦连恒,”我气势汹汹的逼视着他,带着满腔的愠怒,“如果你觉得我是出来mai的,那你这几个臭钱,还真特么买不起我这一款!”

 

“呵,”他抱着双手,面带冷嘲,“那你觉得,你应该值多少钱?我可以再加价。毕竟,你也算经验丰富,技巧娴熟,玩儿的花样还不少,每次都能让我满意。或许50万是少了点。”说着,他还若无其事的点了根烟抽起来。

 

迎着他眸子里的蔑视和嘲讽,我默默的做了个深呼吸,告诫自己得冷静,就算输人也别输阵……

 

所以我稍稍缓和了下自己的情绪,故作轻松的回到,“韦总,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出来找个乐子而已,有些快乐是再多的钱都买不来的。你放心,这种游戏,我白深深还玩得起。”

 

“就这样吧,再见!哦不,再也不见!”我已经管不了他想说什么,提着自己的包包,风一般的夺门而出!


3


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我脑子就像被人打了一记闷棍,一直处于浑浑噩噩、乱七八糟的状态。一想到跟他的翻云覆雨的那一幕幕,再联想到他刚才的那些羞辱,我就被尴尬、痛心、不甘等各种情绪交织折磨着。

 

我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难受。

 

只是‘shui过’,又不是‘爱过’,大家好聚好散不是挺好的嘛?

 

不管怎样,今晚这盆狗血着实令我元气大伤。都说要养成定期清理垃圾的习惯,包括男人。显而易见,韦连恒已经成为我生活里的‘垃圾’。我拿出手机,翻出他的电话号码,发呆的看了两分钟,最终拖入黑名单。

 

接下来风平浪静了整整两个月,韦连恒没再约我,我也不关心他的动态,精力主要放在工作上的一个新项目,每天忙的晕头转向。

 

终于闲下来时看了下日历,我才猛然惊醒,大后天就是我奶奶的八十大寿了,时间过得真快!离开当年那个所谓的家庭已经十多年,我生命里已经没几个至亲,奶奶是其中之一。她一直很疼我,这些年没跟她生活在一起,但我们经常在联系,感情很深。

 

所以,即便我再怎么不愿踏进那个家,再怎么厌恶那几个人,可奶奶八十岁的生日,我不可能不去。时间太急,我来不及精心挑选礼物了,就到珠宝店逛了一圈,给奶奶选了一块价值几万块的玉手镯,另外还准备了一个2万的红包。

 

因为想跟奶奶单独相处谈谈心,我便提前一天开车前往她的住处——杜家的别墅。

 

车子一路向着别墅区行驶,越靠近目的地我却越想退缩……若不是奶奶还在那儿,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踏进那个家,不愿跟那几幅嘴脸有任何的交集。

 

终于到了。我把车停靠在远离杜家别墅500米开外的地方,走路进去。按了铁门的可视电话,是家里的保姆李嫂接的。李嫂当然认识我,给我开了门,迎我进客厅招待了我。我环视了一圈,貌似杜家的人都不在。

 

“白小姐啊,老太太今天去她老朋友家里了,估计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回来,你先等等吧。”李嫂给我沏了一杯茶端上来。

 

“好的,谢谢。”

 

在这个富丽奢华的大客厅里,我如坐针毡的等待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外面响起了汽车鸣笛声,有人回来了。是我奶奶吗?我屁股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期盼的朝外面望了望。

 

但见到那个浓妆艳抹,拎着爱马仕包包扭腰进来的女人,我的心凉了一大截!是汪虹,这儿女主人,也算是我后妈。

 

见到我,汪虹愣了下,随即变了脸……

 

“小婊子,你来了,来得正好嘛,省的我再去找你——”她对我的称呼永远是万年不变的‘小biao子’,对我的态度永远是咬牙切齿,苦大仇深的。

 

因为,二十多年前,她害死了我妈,我也踢死了她肚子里未出世的儿子,并害的她一辈子不能再生育。尽管这样,我还是觉得不解恨!

 

我直接忽略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到外面院子里等奶奶,不想跟她起冲突。但是我不惹她,不代表她会安分……这不,刚走了两步,就被她呵斥,“站住!我有话问你!”

 

我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迎面就接到她一个大耳刮子,打得我火辣辣的疼!

 

“汪虹,你到底有完没完?”我冷眼盯着她,强压怒火,“明天是我奶奶的生日,我不想跟你纠缠。维持表面的和平对大家都好。”


“汪虹也是你叫的吗?没教养的野种!”她双手叉在腰间,泼妇骂街般的吼,“我问你,你在S市买的房子,是不是从你奶奶那儿拿的钱?马上给我还回来!”


4


我买房的钱还给她?是的,我去年的确在S市付首付,买了套价值两百多万的房子,但跟她有什么关系?她说的又什么鬼!滚!


“还个毛!”我低低的骂了句,一把甩开她,不想跟这种疯婆娘浪费口水。

 

“小混蛋……”她紧紧的掐着我的手腕,气得想把我生吞活剥的样子,“你少跟我耍流氓!就凭你,能在S市这种一线大城市买得起几百万的房子?不是从你奶奶那个老东西手里拿的钱才怪!我告诉你,你奶奶手里的每一分钱都是我给的,马上交出来!”

 

我斜她一眼,“汪虹,关于我在S市究竟买不买得起房子这个问题,我没有必要跟你讨论。另外,如果你觉得我的财产跟你有关系,请拿出实打实的证据,咱们可以法庭上见!”

 

“你——”她被我噎住,一时不知怎么教训我。但她总是想闹点事出来的……眼睛突然就瞟到我放在茶几上的玉镯,我刚才无聊时把盒子打开了,并没有装好。

 

没想到,汪虹跟个疯婆子一样,抓起我给奶奶买的玉镯,骂了句“什么破玩意儿”,一下摔在地板上,只听得哐当一声,一切都来不及了!


不知道这地板是什么材质的,玉镯居然轻易的碎成了两截,我的心也跟着碎了!


我赶紧弯腰去捡起来,捧着这份无法挽救的破碎……不知怎的,眼泪唰的滚了下来。这可是我给奶奶准备的礼物啊,价值上万的宝贝,还没给奶奶碰一下呢,就被这贱妇给毁了。我甚至有了不好的预感,这是不是预示着奶奶将遭遇不测?

 

想到这里,我忍无可忍的爆发了——

 

“去死!”我猛地推了下汪虹。她趔趄几步就摔倒在地,还伴随着一声尖叫,然后战斗力爆棚的她,立刻又朝我扑过来,我只好跟她扭打在一起,什么也管不了了!

 

打了才不到一分钟,突然我整个身子被人从后面狠狠地一拽,一下子将我拽开了!我痛得回头一看,刚刚看清楚面前的男人是谁时,就被他一耳光扇过来,打得我耳朵轰鸣,头晕目眩,并重重的撞到一根柱子上……男人的力气实在太重,我已经闻到自己口鼻里的血腥味。

 

“小杂种,马上给你汪阿姨跪下道歉,不然我弄死你!!”老男人嘶吼道。那架势,好像我杀了他全家一样。

 

这老男人,是我父亲。是的,亲生父亲,杜振北。

 

呵呵,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但我这个所谓的‘父亲’呢,见面就对我下死手扇耳光,出口成脏任意辱骂,盼着我早点死。

 

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不服软的冷笑,“杜振北,你骂人能不能带点脑子,我好歹也是你的种,你骂我杂种,不是打你自己的脸吗?”

 

是啊,即使我有千万个不愿意,还是没法改变我是杜振北女儿的事实。我身上流着他的血,偏偏长得还跟他有八九分的相似,连DNA都不用验,瞎子也看得出我是他亲女儿。

 

“少给我转移话题,”杜振北叫嚣道,“杜深深,我早就不认你这个畜生,现在还来家里闹事,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老公,你这次可千万别心软啊!”汪虹赶紧在旁边煽风点火,“这小biao子当年杀死我们儿子,断了你们杜家唯一的香火,就是枪毙她一百遍都不够!而且你不知道,她居然通过你老妈来骗咱们的钱去买房,简直不要脸到极点了,不管怎样,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杜振北的愤怒再次被引爆了,他二话不说,气得抓过茶几上的一只烟灰缸就朝我扔过来!

 

我条件反射的一躲,那玻璃烟灰缸还是重重的砸到我的手臂上,痛得我叫出了声,感觉骨头都被砸断一样。


5

他可能看到没砸到我的要害,没把我砸死砸晕吧,于是就发疯的冲过来又给了我一耳光,直接把我扇翻在地!我本能的想反抗,但杜振北的拳头已经雨点般的落在我身上,同时伴随着脚踹,我一个弱女子是丁点儿反抗能力都木有……整个的场面跟男人家暴老婆没啥区别,只不过我是他女儿。


我不停的躲闪着杜振北的殴打,凄厉的尖叫声不断的回荡在客厅里,连保姆都都吓傻了。


杜振北这次大概是真的存了要我死的决心吧,他见拳头不足以把我致死,便寻找新的工具……在混乱中,他抓过一把红木椅子朝我追打过来!


我见势不妙,带着满身的伤连滚带爬的要逃,只爬了几步就被他追上,听得他嘴里骂道,“混蛋,我今天就打死你!”然后,他举起椅子就要朝我砸下来,我匍伏在地,再也逃不了,死定了,认命了,绝望得闭上了眼……


可是很久,我都没有感觉到椅子砸到我身上的疼痛,却听得杜振北说,“连恒,你这是什么意思?放手!”


“连恒,你想干什么?”汪虹的声音又传来。


我听到这个名字,赶紧回头一看,视线里出现一张熟悉的男人的脸,帅的那么炫目……竟然是韦连恒!只见他大手正紧紧的抓着椅子的一头,跟杜振北呈对峙之势,以至于这椅子没有砸到我身上。


怎么可能??


韦连恒居然在关键时刻杀出来,抓住了杜振北要砸到我身上的实木椅,就这么帮我挡了一下~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杜家的?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为何要扑过来救我?


是我眼花了,还是他脑子进水了?


“连恒,难道你想帮着这个小表子吗?赶紧放手,别多管闲事!”汪虹叫到。


“我没有要帮谁,”韦连恒一把扯过杜振北手里的椅子扔在一边,冷然开口,“杜叔,我并不关心你们家发生了什么,只不过我不想在跟茜茜结婚之际,闹出人命,多晦气!”


茜茜?他的结婚对象,是杜南茜?!


说完这话,他瞥向了我……而我一身的狼狈也被他尽收眼底。只不过跟他眼神相接了几秒,我就迅速移开了。是的,虽然我们有过无数次的赤果相对,却总能在提上裤子后,成为陌路人。


就像此时,我跟他只是目光碰了下,一个字都没说。


“连恒说得对,”他们的女儿——杜南茜,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又冒了出来。


她下身穿着一条修身的长裙,上面外搭一件藏青色的毛衣,整个的装扮端庄优雅,再配上她精致的五官,中分的长发,看起来那么清纯无害。


杜南茜走过来,对杜振北柔声道,“爸爸,深深姐再怎么惹你生气,毕竟也是你的女儿啊,你何必下这么重的手,要传出去人家还说你虐待亲生骨肉,影响多不好啊。而且明天就是奶奶八十大寿了,再加上我跟连恒要不了多久就结婚了,您还是消停点吧……”


这就是杜南茜,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并没有遗传到她母亲汪虹的泼妇个性,在人前说话永远是温温柔柔的,那么乖巧,那么懂事,那么大气,再配上她那张娇美如花的脸,俨然是个地地道道的‘白富美’。呵呵。


我望了眼韦连恒,看他跟杜南茜站一起,手攀上她的胳膊,那亲昵的画面让我再次确认了,他们居然才是名正言顺的一对。


知道了这个事实,我差点被气笑了。


没想到,我白深深找的火包友,这个跟我睡了接近1年的男人,居然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的‘男盆友’,而且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哈哈。


真是瞬间被狗血泼了一脸!


    / 未完待续 /    

白深深会不会说出两人的关系呢?她的家人为什么会这么对她?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