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二狗叔的爱情(上)

奇奇漫悦读2018-08-06 13:32:40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标题上方的蓝色字体“奇奇漫悦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由奇奇原创或精选的美文了。

01


大家都喜欢听真实的故事,今天就说说二狗叔的故事吧。


二狗叔今年59岁了,其实,在村里按照辈分,我该叫他一声哥。


二狗叔很能吃苦,他爹娘死的早,为了生计,二狗叔进城摆过摊,去工地给人开过车,还在化工厂上过班,后来才凭借四处打工攒的一点积蓄在城里开了个杂货铺。


二狗叔的媳妇是我们村有名的大美人,徐美凤。


按常理说,徐美凤这样的大美人是不会嫁给二狗叔这样其貌不扬的老实人的。

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


话说徐美凤年轻的时候因为长得美,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这里面有村长的儿子,也有城里国企上班的工人。在八十年代,能进国企上班,就好比现在考上了公务员,那可是人人羡慕的铁饭碗。


可这些人徐美凤一个都看不上。


那时候,村子里还没有电视,也没有什么别的娱乐活动,唯一能吸引人的,就是城里文化馆的人每周来给村民们放一次电影。


原来,文化馆派来放电影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后来,老头退休了,又换了个二十多岁的白净小伙子。这下,大家看电影的热情可就更高了,尤其是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们。


小伙子名叫许文波,就在城里的文化馆上班。他每次来放电影,都穿着笔挺的中山装,胸口还插上一只钢笔。这身标准的文化人装扮再配上他清瘦挺拔的身材,看起来自有一股仙风道骨,气质比村里的庄稼人,城里上班的工人都要好上许多倍。


电影放映前,空旷的打谷场上早已坐满了人。许文波坐着村长的驴车,带着电影设备一进场,全场的眼光就都聚焦在他身上。


每次放映前,他总要拿着村长的大喇叭,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电影的名字、主题。他的普通话说得标准,声音儒雅好听,表达又有文采。


场下的大姑娘们望着他,眼里都似长出了钩子。这里面,当然也有徐美凤。


徐美凤的魅力自不用提,她用她那双扑闪着浓密睫毛的丹凤眼热辣辣地近距离勾了徐文波几次,他就上钩了。


没过多久,两人就好上了。


从那以后,徐美凤看电影再也不用提前占座了。许文波放电影的时候,她就坐在他身边的高脚凳上。


徐美凤是个很有个性的女人,她不爱则已,一旦爱就爱得很投入很高调。


看着别人指指点点的眼神,徐美凤不但不觉得尴尬,反而有几分得意,她觉得那些议论她的人都是在嫉妒她。


很快,全村都传遍了徐美凤和许文波的恋爱绯闻。大家都等着看笑话:在村民们眼中,徐美凤再美,也不过是个穷得掉渣的农村丫头,而许文波可是有着稳定工作的大学毕业生。

 

徐美凤才不管这些,她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一样享受着,也炫耀着她的恋情。自从和许文波恋爱后,她在村民们面前走起路来都昂首挺胸、风风火火,比从前更骄傲上一百倍。


人往往站得越高,就摔得越狠。


没过几个月,村民们期待的好戏真的上演了。


徐美凤被甩了。


许文波考上了研究生,从文化馆辞了职,去北京读书了。


一开始,两个人还书信联系,人们还常能看见徐美凤去村口的邮局取信。


可是渐渐的,徐美凤取信的次数越来越少,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没有人知道,徐美凤的肚子也悄悄地越来越大了。


对徐美凤来说,那是一段是焦虑恐惧而又充满了失望的日子。她寄出去的信就像石沉大海,连个回音都没有。


怕别人看出来,每天出门前,她都要用一条长长的布带子把肚子一层一层地裹紧,外面再套上一件宽大的棉衣。白天,她依旧和母亲一起去地里劳作,不敢有一丝异常,她想用艰苦的劳作把这个不该出生的婴孩扼杀在母体里。


一天中午,徐美凤去挑水,她把两只桶都挂得很满。长期地过度劳作和精神紧张让她的身体变得很虚弱,回来的路上没走几步,她突然觉得天旋地转,身子一晃就晕倒在路边。


两只桶里的水都洒在了地上,正是寒冬腊月的天气,她的半个身子就泡在冰水里,身下是一滩乌黑的血。


村长的媳妇也去挑水,正碰见倒在路边的徐美凤。看着徐美凤身下那摊乌黑的血,作为过来人的村长媳妇自然心里什么都明白。当初,儿子为了追求徐美凤,给她买过衣服,送过丝巾,徐美凤收了东西,却把上门提亲的人给拒绝了。一想到这,村长媳妇心里就有气。


心里有气的村长媳妇就咋咋呼呼叫来了一大帮子人,大家七手八脚把徐美凤抬到了郎中家。


很快,关于徐美凤怀孕6个月流产又被甩的消息,像当初她和许文波谈恋爱的消息一样,又一次带着翅膀传遍了整个村庄。


原来,人们觉得徐美凤是一只骄傲的孔雀,虽然家里穷,但凭她漂亮的长相,还是可以当孔雀的;而现在,她成了村里有名的大破鞋。


徐美凤的名声坏了,再也没有人上门提亲了。


徐美凤的母亲每天在家里长吁短叹。徐美凤则默默干活,低头不语。


这个时候,二狗叔已经在城里开了杂货铺,日子依然辛苦,却很有奔头。


二狗叔的两个姐姐早已成家了,看二狗叔眼看就三十了,还是光棍一条,两个姐姐心里都很着急。


大姐和二姐商量,要不就去徐美凤家提亲吧。


大姐说,徐美凤现在名声坏了,有人娶就烧高香了,肯定没脸要彩礼。二狗现在已经搬到城里生活了,这未婚先孕的坏名声又传不到城里去。再说,徐美凤人长得漂亮,又聪明,将来生的孩子肯定也丑不了,如此算来,倒是一桩很划算的婚事。


给弟弟白捡一个漂亮媳妇的好主意,让两个姐姐越想越兴奋。


大姐决定事不宜迟,赶紧去提亲,她生怕被别的精明人抢占了先机。毕竟,在城里谋生的农村人,可不只二狗叔一个。


果然,二狗叔的大姐只提了两包桃酥上门,就把婚事给说定了。徐美凤早就受够了在村里被人指指点点的日子,一听说有人肯娶她进城,不等她的寡母点头,她自己就先应下了。


都是一个村里的,徐美凤二狗叔自然认识。他一直觉得徐美凤人不坏,只是平时里仗着自己长得漂亮,人傲气了点。如今,因为年少无知背上了破鞋的名号,二狗叔倒觉得她有几分可怜。


二狗叔心里明白,自己比徐美凤大好几岁,论条件也说不上好的,如果不是出了这档子事,徐美凤是断然不会嫁给他的。


所以徐美凤过门后,二狗叔不但没有嫌弃,反而很心疼她。


因为本钱少,二狗叔的杂货店不敢多囤货,几乎每天都要去进货。进货的农贸批发市场在很远的郊区,暴土扬长的,还要风里来雨里去。二狗叔怕把徐美凤的细皮嫩肉刮糙了、晒黑了。所以,进货搬货这样的粗活,他从来不让徐美凤干。


只让她像个娇滴滴的老板娘一样,守在店铺里卖卖货。


一开始,徐美凤还觉得很新鲜,可时间久了,人天天闷在店里就觉得燥得很。


徐美凤让二狗叔给她买台电视机按在店里解闷。


二狗叔真给她买了一台黑白小电视。那台14寸的黑白电视,花了二狗叔1000多块,那时候,杂货店一个月只能赚50几块钱。这1000多块可是二狗叔几年来的全部积蓄。


二狗叔的两个姐姐进城的时候,都会到他的杂货铺坐坐。


徐美凤的养尊处优让她们很看不惯。尤其是当姐姐们看到平时衣服补了几层补丁都不舍得扔的二狗叔,为了讨媳妇欢心,竟然下血本买了一台电视机,心里就更觉得徐美凤是个贪图享受不会过日子的主儿。


她们本指望徐美凤背着破鞋的名号嫁过来,能低二狗叔一头,勤勤恳恳跟着二狗叔过日子,可没想到,没本事的弟弟反倒被徐美凤踩在了脚底下。


大姐走的时候,不放心地嘱咐二狗叔:“兄弟啊,老婆要疼,可不能疼过了劲儿。女人太惯着是要出事的。”


看着大姐脸上阴云密布的神色,二狗忙打哈哈:“姐,买电视的主意是我出的,天天守在店里太闷了。”


二姐走的时候,也忍不住抱怨:“二狗啊,你见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她天天在家里坐着,啥也不帮。你这哪里是娶媳妇啊,你这是娶了个祖宗供着啊!”


二狗叔就嘿嘿笑笑说:“二姐,她这细皮嫩肉的,怕晒啊。”


看弟弟那心甘情愿的样儿,两个姐姐只得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走了。


02


看了几年店之后,徐美凤又想出去工作。她觉得自己年轻漂亮人又干练,一辈子窝在个小杂货铺里实在是太憋屈了。于是,徐美凤又天天念叨着,让二狗叔赶紧给她找个体面的大单位,她要去上班。至于杂货铺,雇个人看着就行了。


二狗叔只是个小小的个体户,没多少资金更没人脉,找工作这种事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可他怕徐美凤和他吵,只得硬着头皮先应下。至于怎么找,其实,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不过,有些事情或许真是命里注定的。


除了零售,二狗叔还经常给一家工厂的职工小卖铺供烟酒。有一回去送货,正看见小卖铺东边的厂长办公室后升起了浓浓的黑烟。


小卖铺的老板娘拍着大腿对二狗叔喊:“天哪,着火啦!你看,厂长的车就停在屋外呢,人会不会也在里面?”


正是午休的时候,大家都在厂房里睡觉。厂房和厂长办公室离了有一个路口那么远,现去喊人也来不及了。二狗叔不知哪来的勇气,跳下三轮车一头扎进了浓烟滚滚的厂长办公室。


二狗叔冲进了烟雾缭绕的走廊,踢开第一道木门,打眼一看,里面没人;又冲进里面的小套间,这才看见躺在沙发上的厂长。火已经烧黑了半边屋子,厂长却像死人一样睡得不省人事。


二狗叔抡起巴掌照着厂长的脸“啪啪”扇了好几巴掌,可他还是一点反应没有,二狗叔只得背麻袋一样把他挂在背上朝屋外逃去。


往外跑的时候,门梁上掉下来一根火柱子,二狗叔用胳膊一挡,火柱子没掉在身上却擦了脸一下。当时没觉得疼,后来脸上却留下了一道难看的疤。那道疤有两个手指头那么粗,坑坑洼洼就像贴在脸上一块泛黑的狗皮膏药。


等二狗叔把厂长背出办公室,杂货铺的老板娘也把厂房的人喊来了。工人们又打电话叫来了120和消防队。救护车把二狗叔和厂长一起送去了医院。


二狗叔成了厂长的救命恩人。


出院后,厂长亲自提着礼盒去二狗叔的杂货铺看望二狗叔,问他有什么要求。


厂长说:“二狗啊,着火那天我应酬喝多了,要不是你把我背出来,我这条命就没了!我大小也是个国营厂长,家里有什么难处是我能帮上忙的?尽管提!”

二狗叔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要是行的话,能不能给我媳妇在厂里安排个工作?”


看着二狗叔脸上那块丑陋的疤痕,厂长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起火的原因,后来查明是仓库保管的儿子在办公室后面的木材堆里玩火药,留下了火种。


厂长于是就把原来的仓库保管给辞退了,让徐美凤接替干仓库保管的活儿。


合该着徐美凤能找个好工作。


就这样,徐美凤一跃成了国营企业的中层领导。她不用下车间干活,每天只要在仓库里指挥着工人们过过磅,装装车,就能领一份体面的薪水。


对这个工作,徐美凤还很满意的。

于是,日子又平静地过了几年。

徐美凤和二狗叔结婚好几年,肚子一直没动静。


大姐提醒二狗叔:“是不是徐美凤婚前那次流产伤了身体?别忘了,她可是在寒冬腊月的冰水里躺了好几个钟头啊,也许是冰坏了肚子?”


二姐提醒二狗叔:“徐美凤是不是一直吃着避孕药啊?她不想给你生孩子,是给自己留退路呐,现在她又有了正式工作,小心哪天踹了你!”


问得多了,二狗叔不知怎么应对,只好编瞎话说是自己身体有问题,生不了孩子。


这下,两个姐姐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其实,二狗叔也想要孩子啊,他梦里都能梦见白白胖胖的娃娃冲着他笑。可他从来没有催过徐美凤,他知道要孩子这事急不来,也强求不来。他是抱定了不要孩子也要跟徐美凤过一辈子的决心。


可没想到,老天怜悯,二狗叔35那年,徐美凤竟怀孕了!


无中生有的惊喜,让二狗叔觉得很幸福。他对这份幸福的回报就是加倍对徐美凤好。


有了孩子的二狗叔,觉得人生很圆满。这种圆满让他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店里都任劳任怨。对于人生,二狗叔没有过多地奢求,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就是他最想要的。


可孩子8岁的时候,徐美凤竟留下了一封信离家出走了。


徐美凤在信里写了她在婚姻中的诸多不幸福,她说:我不喜欢你的呼噜声,不喜欢你说话的口音,我和你睡了这么多年,每次亲热我觉得别扭,你的家人也不喜欢我……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心里有放不下的人,我要去找他。


徐美凤上哪了?

徐美凤上北京去找她的初恋许文波了。


90年代已经有网络了,徐美凤学会上网后,在百度上打上了那个她从来不曾忘记过的名字:“许文波”。


许文波在北京读完研后,就留到大学当老师了。为了评职称,这些年他发表了不少学术著作,在网上是很容易检索到他的信息的。他发表的那些文章里也都有作者简介,徐美凤于是就知道了许文波是在北京某大学的政法学院任教。


去找他的想法一旦生起来,就像燎原的火一样,时时刻刻灼烧着她。她想去见他,亲口问一句:你心里还有我吗?


徐美凤想,原来他是研究生,她是农村姑娘,他们俩个是不般配的。可现在,她也是城市户口了,还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且,她比他还小五岁,虽说生过孩子,但是她的身材和样貌依然保持得很好。这几年生活条件好了,穿衣打扮的品位也有所提高,徐美凤自觉女性魅力不但没有减少,跟从前比反而更有风韵和情致了。


去之前,她就想好了:只要许文波心里还有她,她就愿意等他,等他离婚。他要是念在孩子的份上不舍得离婚,那她可以一直等他,等到他把孩子抚养长大,他们再在一起也是可以的。


没有爱情的婚姻一点都不幸福,徐美凤觉得她和二狗叔这十几年就是个凑合,这样的日子她过够了,在三十多岁的年纪,她竟又生出了少女般的勇气,想着为爱再活一回。


二狗叔不敢把老婆跑了的事情告诉两个姐姐,可是纸里包不住火。


儿子放暑假在家里没人照顾,去姑姑家住,把什么都说了。


两个姐姐对着二狗叔咬牙切齿地骂徐美凤。


“真是个浪货!就怪你把这个浪货宠坏了!”


“她也太欺负人了!她这是出轨,还敢光明正大说她心里有放不下的人!”


“这个女人可真狠,连孩子都不要了!”


两个姐姐的怒骂把二狗叔心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痛苦又揪了出来。


二狗叔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别说了,徐美凤她不坏,是我把她惯坏了。”


两个姐姐看二狗叔那痛苦的样子,心里又气又疼,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03


徐美凤这次走其实是有预谋的。


孩子长到7岁的时候,徐美凤单位集资盖房子。


徐美凤回家不说买房子的事儿,先问二狗叔爱不爱她。


二狗叔嘿嘿笑着: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说什么爱不爱的话。


徐美凤不依不饶:你就说你心里有没有我?


二狗叔说: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清楚吗?我就是自己再受难为,也不能难为着你和孩子。


徐美凤说:那好,我跟你说,我们单位现在集资盖房子了。你要是心里有我,咱俩就假离婚。等房产证下来,咱俩再复婚,这样房子就算我的婚前财产。


徐美凤把二狗叔说的有点蒙:啥婚前财产?


徐美凤耐着性子柔声说:二狗啊,刚结婚时,我跟着你在出租屋住了两年,结婚时一分钱彩礼也没要。女人最好的几年都跟着你过了苦日子,现在我也是奔四十的人了,哪天你要是不要我了,我不是什么都没有?把房子落在我名下,也算你给我吃个定心丸,不枉我跟你过了这十几年。


徐美凤从来没有这么柔声细语地跟二狗叔说过话,二狗叔心里反而觉得不踏实了。他低着头不说话。


看二狗叔那样儿,徐美凤就知道这事有戏,对付二狗叔,她还是很有手段的。


徐美凤也不再逼问二狗叔。只是那段时间,她对二狗叔和孩子都特别温存。徐美凤做饭好吃,原来她很少做饭,那段时间她像换了个人一样,一下班就赶回家做鱼做菜。


晚上,在床上她也表现得很热情主动。


原来两人办那事的时候,徐美凤就躺在二狗叔身子下面,像条被晒蔫了的咸鱼,连哼哼都懒得哼两声;那段时间的徐美凤却活像一条刚出水的滑溜溜的活鱼,在二狗叔身上上上下下,又亲又咂,又摸又掐,嘴里还伴奏一样的直哼哼……


二狗叔第一次体会到了当男人的感觉。


做过男人的二狗叔更能体会徐美凤的不容易了。他想,徐美凤跟着自己过了十几年了,如今儿子都七八岁了。其实,她提的要求也不过分啊!不就是个房子吗?何苦为了个房子伤了夫妻间的情分呢。


于是,二狗叔就和徐美凤办了离婚手续。不但办了离婚手续,离婚前,为了给徐美凤吃颗定心丸,二狗叔还把现在住的这套小产权的房子和家里二十万的存款都划给了徐美凤,只把儿子留在了自己名下。


离婚后的徐美凤和二狗叔相安无事地住了一段时间。等新房子的房产证一下来,徐美凤就迫不及待地留下一封信去了北京。


当然,这些内幕二狗叔还没跟两个姐姐说。要是她们知道,徐美凤不但早就跟弟弟离了婚,还把弟弟辛辛苦苦攒了大半辈子的财产都一卷而空,她们还不知道得气成什么样呢!


近期文章:2017,记录我的岁月,我的年……

                  致我最真挚的朋友——大花

                《你的名字》:所有的美好都值得坚持



我是奇奇,一个怀揣梦想负重前行的职场妈妈。梦想文字记录柴米油盐里的风花雪月。这里记录奇奇的人生感悟,话题百无禁忌,文体信手拈来。让你哭让你笑,给你感动,也让你思考。(精彩原创有声小说《缉毒警察》,正在连载中,关注后可听书。)

奇奇漫悦读 一个温暖的公众号 

关注、转发、赞赏,你能做的其实很多!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