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一直努力追求爱情的人却发现自己不敢爱大同中华小说连载(有声作品)

大同zhonghua2018-11-28 12:35:08

符琼菊,1966年生于海南儋州。中文专业,曾是高校教师、出版社编辑。在各种刊物发表作品上百万字。《岸上的罗溪》为其第一部长篇小说,2006年花城出版社出版。



作者自白


写作被称为副业,

但在我的心里,

却是我的主业,


因为,

文学于我,

犹如生命于水。

一百多万字,

对于生命来说,

还是太轻。


生命的那点光耀,

值得一生追寻。



收听

(点击音频,即可收听)





大同中华· 女性成长 · 岸上的罗溪049





女性成长小说






一直努力追求爱情的人却发现自己不敢爱

符琼菊




你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爱情,或者说你根本就没敢爱过。

 


“这几年过得还好吧?”吴老师问。

“还行。”罗溪笑着说。

“毕业这么多年,你还是没什么变化,反而比以前更好了。”吴老师感慨地说。

“那是表面现象!内心世界已是一个轮回。”罗溪还是笑着。

“是呀!我就对杨雪说过罗溪是有毛病的人,李文儒千辛万苦调好了单位,而且还是很不错的单位,罗溪说走就走。你说是不是有毛病。走了也就算了,谁知走了三年又回来了,这回毛病就更大了。”吴老师取笑罗溪。

“不过我们可都是您教出来的学生呀!您看杨雪、许阅笙、何梦、萧湘玉,一个个神经兮兮的。您看您把我们教成什么样了!”罗溪反过来取笑她的老师。


“孩子多大了?”吴老师问。

“四岁。小的时候长得很像李文儒。长大了以后,就一天比一天可爱了。现在只是大的轮廓像李文儒。眼睛很大,很可爱。您知道我一直担心生个女孩像李文儒,那可怎么嫁出去?!”罗溪甜甜地笑了。


“李文儒怎么样?”吴老师问。李文儒也是吴的学生。

“还是那样。上班,看书,写文章,练书法。逍遥得很。”罗溪说。

“没当个什么职务?”吴老师问。

“没有。前两年还有这方面的想法,这两年我看他也很享受现在这种状态。”罗溪笑着说。

“其实你也可以影响他。让他更积极进取点。”吴老师笑着说。

“他是成年人,他有正常的思维。他应该知道怎样的状态更适合他。我不想勉强他做什么。”罗溪笑笑说。


“他的性情怎么样?还是那么暴躁吗?”吴老师笑着问。

实习的时候李文儒举起长木凳要砸向同学的情景给吴老师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好多了。我倒是觉得他练了书法以后真的没这么暴躁了。练书法对修炼他的性情真的很有效,所以我倒是很支持他练书法。不过性情还是很古怪。还是经常胡言乱语。我就曾经开他的玩笑,说他没有诗人的才华,倒是有诗人的气质。”罗溪说着笑了。

“应该说是有诗人的脾气。”吴老师笑着说。

“对对对。”罗溪大笑起来。罗溪觉得吴老师说得太精彩了。


“为什么离开了几年还回来?你是怎么想的?”吴老师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很简单。想通了,看中他的某一点,就尽可能忽略其他。”罗溪说。

“是什么让你忽略了李文儒一些让人看起来很致命的缺点。”吴老师问。

“他懂我。我们兴趣相投。事实上就像您说的,我是个有毛病的人。经常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经常会走进死胡同自己出不来。李文儒这方面和我很相像,也是思维很奇怪的人。不过他比我敏锐,比我聪明,比我有智慧。有些自己想半天想不通的事情,经他一点就通了。这点很重要。”罗溪笑着说。

“别人就不懂你?”吴老师又问。

“这要讲机缘。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正好是我走进死胡同的时候李文儒出现了,就这么简单。”罗溪还是笑着说。


“光是这点就足以让你忽视其他?”吴老师还在追问。

“一开始我就是被他这方面吸引的,没有考虑很多就结婚了。这很吻合我那种直线型的思维方式。我经常是看到了某点就忽略其他。等到在一起生活的时候,才知道要适应李文儒的许多特点是那么的难,以至于自己变得千疮百孔而逃离。独立生活三年多,想通了世间本来就那样,本来就有这样那样的缺陷,我为什么要强求李文儒完美?既然有花开,虽然叶子上有不少的虫子,但我又何苦总是盯着虫子看不到花开呢?我为什么不能反过来只看到花开而看不到虫子呢?为什么不能让看花开的喜悦盖过看到虫子的厌恶呢?我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心静如水。内心已不会起波澜了。李文儒怕做家务,我自己做不来,就请人,一个不够就请两个。李文儒不带孩子,我就自己带。有时孩子病了,李文儒还是帮不上忙,我会觉得孤独无助,觉得自己应付现实的能力好差,觉得自己好累,就会痛哭一场,或向朋友求助,总之问题总会解决。我不会让对李文儒的不满盘踞在自己的内心。从我决定回来的那天起,我就对自己说,和李文儒生气不能超过两个小时,不要老是揪住李文儒的弱项不放。再说李文儒现在也比以前好了些,起码能带孩子去散散步,孩子现在也慢慢地依恋他了。我现在是不是麻木了,我不知道。因为我根本就不想知道我是麻木还是什么。我能平静就是好事。说个笑话,您知道李文儒经常丢烟头到洗手盆里,一开始我总是说你能不能不要丢在这里,会堵塞下水道的。说了无数次李文儒还是老样子,后来我也就不说了,因为我知道说了也是白费力气。所以他一丢进去我就捡出来,我要不在,塞了下水道我再找人通。现在捡烟头已成了我的习惯动作。有时我会自嘲有那么一天李文儒不乱丢烟头我没得捡了,我会不会不知所措。”罗溪苦笑着说。


“你现在的心态和你的年龄不相当。这是老年人的心态。罗溪,你知道吗?我一直认为你会做出点什么,在我的学生里,我一直认为你是非常有才华的。我总想你会写些让我惊喜的东西。你这样的心态太老了,老到什么都不想弄清楚,老到什么都不想做,只求平静地过日子。我觉得很可惜。”吴老师有些沉重地说。

“我倒不认为有什么可惜的。人能平静地生活不容易。我现在是这样一种状态,我觉得很好,自己的感觉还行,就顺其自然。哪天真的像杨雪说的我已退到不能再退了,哪天我麻木的心苏醒了,哪天又起波澜了,那很可能又是另一种活法。现在是这样的状态,那就这样活。到哪天如果是另一种状态,那就是另一种。现在也不必去想它,到时候该怎么过自然就怎么过。”罗溪平静地说。


 “罗溪,你说你的生活一辈子就是这样的状态了?我觉得你老是自欺欺人,当你不想看你不愿意看到的东西时,你就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到沙里,任凭身子在外面被风吹雨打,也装作没感觉。你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爱情,或者说你根本就没敢爱过。”吴老师笑着说。

罗溪突然像被点了穴,久久地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十几二十年来潜意识里苦苦营造的心理防线,苦苦营造的梦幻塔,一下子就被山洪冲跨了。

“如果我没有爱情,这十几二十年来我干什么去了!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了十几二十年,我寻找什么去了?”罗溪迷失了。十几二十年来,罗溪相信自己真诚地爱着,甚至为爱而活。现在突然说自己没有爱情,那么自己这十几二十年为什么而活着,自己十几二十年跌宕起伏的生活究竟是为了什么!罗溪突然找不到十几二十年中的自己。

“我真的不敢爱,我真的自欺欺人。当我想爱林达三时,却害怕他太优秀将来可能失去他而放弃。当我想爱王远扬时却因为害怕王远扬的能力太弱不能给我一片可遮挡的天空而离开。为什么这几年我宁可当鸵鸟,也不愿意正视李文儒的缺点,因为李文儒能给我一片天空,因为失去他的可能性很小。上帝呀,我真的一直在自欺欺人,我真的一直不敢爱!李文儒真的给我一片天空了吗?如果是,为什么我还要当鸵鸟?梦里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是什么推着我一次又一次地做出选择?是什么推着我一次又一次地逃离?我在梦里寻寻觅觅、寻寻觅觅的到底是什么?”罗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一切是那样的荒诞,一切却又是那样的真实!荒诞得让罗溪想笑,真实得让罗溪想哭!


“罗溪,你没事吧?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别太认真。”吴老师见罗溪脸色苍白地坐着发愣,就说。

“吴老师,您刚才的话让我很震撼,真的很震撼!”罗溪脸色青青地说。

“震撼了就好,震撼了就会有新变化。我总是觉得你迟早会有新的变化,你会做出点什么,这是你的天性、你的素质决定了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平静地过小日子。我的感觉很准的。”吴老师说着说着笑了。

“好吧,就让以后的日子来说话吧。不过,吴老师,您刚才给我的感觉像是算命的,不是当老师的。”罗溪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她不想让吴老师担心自己,就笑着说。吴老师也被罗溪说得笑起来。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吧

也许您轻轻一点的转发

就能帮助一群人

就能救一个生命


大同中华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