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但却为了爱情

青年文摘2019-07-23 09:24:51



盘丝洞的悠闲午后

 

作为一只修炼了五百年的蜘蛛精,赤姐儿最近的压力很大——

 

压力大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最近盘丝洞周围常有修真炼气士斩妖除魔,比如隔壁兰若寺的树妖和一群女鬼总是跑来抢生意,比如翠微山的那头蠢牛居然想上门提亲,还很霸气侧漏地给自己起了个称号,叫什么牛魔王……

 

“一群白痴!”泡在暖洋洋的洞旁温泉里,赤姐儿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露出了无限美好的窈窕背影,雪白如玉的肌肤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似乎比泉边的积雪还要更加炫目。

 

“哦呵呵,伦家这么貌美如花,该怎么办好呢?”看着水里自己的娇媚倒影,赤姐儿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果然,长得好看就是有优势,哪怕心情再怎么糟糕,只要照照镜子就可以解压了……”

 

“嗯嗯嗯,姐姐是全天下最漂亮的妖精!”六个蜘蛛精小萝莉抱着洋娃娃,发自内心地整齐点头附和。

 

就好像上次,那个满脸正义凛然的道士说要来斩妖除魔,结果最后刚看到姐姐,就满脸通红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最后还拿出省吃俭用的五十块灵石,说是过路费加胭脂水粉钱……嗯,那个道士叫什么,燕赤霞还是燕黄霞?

 

“喂喂喂,我也有给他指路啊,没占他便宜好吗?”赤姐儿眯着琉璃般的微红色眼睛,很愉快地轻轻扬起唇角。

 

可是没过多久,想起最近这段时间的烦恼,她却又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问题是,这样的好事越来越少了,难道你们没觉得,最近周围的妖怪越来越多,路过的凡人和小修士越来越少,搞得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吗?”

 

就是,就是,六个蜘蛛精小萝莉拼命点头,用兰若寺那个讨厌树妖的话来说,就是妖怪越来越多,凯子越来越少,搞得大家偶尔想骗个人都要激烈竞争。 

 

是吧,想到这个月连胭脂水粉都只能买最廉价的,赤姐儿忍不住满脸哀怨,很忧伤地抬头望着天空:“太古妖王在上,请赐予我们一个凯子吧,书生也好,刚入行的修真者也好,只要人傻钱多就可以了!” 

 

嗯嗯嗯,嗯嗯嗯,六个蜘蛛精小萝莉也很认真地合起双掌,满眼水汪汪地一起虔诚祈祷:“太古妖王在上,请赐给姐姐一个凯子吧,随便什么样的都行,就算穷得只有五块灵石,我们也不嫌弃……”

 

好吧,太古妖王显然是个萝莉控,所以下一刻,他真的显灵了!

 

冬日的午后,远处的迷雾中,突然传来了奇怪的突突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过来,远远还能闻到若有若无的人味儿……

 

“咦?还真有凯子送上门?”赤姐儿微微愕然,却又立刻眉开眼笑,顺势一个轻盈翻身,慵懒柔媚地趴在泉边青石上。

 

摆了个让人怦然心动的娇柔姿势,稍微停顿片刻,她突然又轻呼一声,樱桃小口轻轻一张,喷出一道银白色蛛丝,卷起泉边草丛里的妆盒,抓紧时间补了点胭脂水粉…… 

 

加油,加油,六个蜘蛛精小萝莉很兴奋地挥舞着小拳头,一起躲在后面水蒸气里,最小的那个还奶声奶气的出主意:“姐姐,还不够哦,领口要拉低一点,再拉低一点点啦……”

 

安啦,安啦,伦家就从来没有失败过!

 

赤姐儿随手扔开胭脂盒,楚楚可怜的重新靠在青石上,支着精致小巧的小巴,扬起天鹅般的白皙玉颈,又露出一段修长迷人的锁骨,就这么眼波盈盈的慵懒斜倚,望向不远处正在簌簌作响的灌木林。

 

事实上,也没有等多久,仅仅片刻之后,一个黑发男人就骑着一个奇怪的交通工具,颠簸起伏地冲出了灌木林。

 

来了,来了,赤姐儿眼前一亮。

 

只是下一刻,还没来得及娇滴滴地说什么,等她看清那个凯子的形貌后,突然就很惊讶的怔了怔:“咦,这家伙……这家伙……看起来,好奇怪?”

 

没错,确实很奇怪啊!

 

突然到来的黑发男人,看上去普普通通毫不起眼,却穿了一条颇为奇怪的淡白色短袖衣服,不合季节时宜的短袖衣服前面,画着一只憨态可掬的棕色小熊,两只熊掌还抱着一个蜂蜜罐,意犹未尽地舔啊舔……

 

但这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这个男人身下的那匹坐骑,看起来真的另类罕见,整个身体像是用铁水浇筑而成,脑袋上长了一对突出犄角,两只眼睛像孔明灯似的闪耀,下面更是没有腿和蹄子,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圆轮……

 

这是什么坐骑,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情景,赤姐儿满脸惊愕的愣了好久,终于忍不住结结巴巴地脱口而出:“呃,你……你是……你是……”

 

“我?”骑着奇怪坐骑的黑发男人同样愕然无语,看着泡在温泉里的娇柔美人儿,又看看后面那六个同样傻乎乎的小萝莉。

 

诡异的寂静中,迎着一群蜘蛛精的古怪目光聚焦,他骑着那只奇怪坐骑后退几步,满脸古怪地指了指自己——

 

“我叫……闪!”

 

“我穿越了?”

 

许知乎觉得自己很倒霉,倒霉得连人品都碎了满地……

 

作为一个半红不黑的漫画家,几年来他一直过着很普通的半宅生活,普普通通的给杂志社画插图,普普通通的当个大吃货,普普通通的宅在家里,偶尔隔着窗外看看外面的长腿妹子,好像一辈子都这么普普通通了……

 

可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劳资一觉醒过来,突然发现窗外是一片茫茫无际的荒山野林,自家那间七十平方米的老房子,就被这一望无际的山野重重包围着,坐落在一片松树林中。

 

等等,我家对面的广场去哪了,左边的那家便利商店呢,还有右前方,那里本该有栋老式小楼,五楼的妹子还经常忘了拉窗帘……

 

咳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这些平时看腻了的景象居然全都不见,取而代之是一片荒山野林,到处都是高耸的参天古树,到处都是垂落的枝蔓和遍地的灌木,只有一条还算平整的林间小路,崎岖蜿蜒的通往远方迷雾。

 

难道我穿越了,而且连带着房子一起穿越了?

 

整整目瞪口呆了两个小时,画漫画锻炼出来的脑洞大开,终于让许知乎很艰难的冷静下来,然后开始一本正经地思考——“呃,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最应该做的就是先搞清这是哪,所以哪怕许知乎还有点晕,不过在犹豫了很久以后,他还是决定先出去看看再说。

 

幸运的是,房子里的东西都还在,连门口那辆二手电动车也还在!

 

所以十分钟后,他就骑着这辆时不时会熄火的电动车,带上一把厨房里的菜刀当防身武器,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地出了门,沿着那条林间小路一直向前开。

 

很顺利,没有突然跳出来的野兽妖魔,也没有什么漂亮妹子需要英雄救美,就这么颠簸起伏地开了半个小时,等他跟着前方的叮咚泉水声,又穿过一片微暖的白色迷雾以后,突然就发现——

 

迷雾笼罩的温泉里,一位大红罗衫半解的漂亮美人儿,就这么楚楚可怜的斜倚在青石上,眼波盈盈地看着他,后面还有六个看起来很粉嫩的小萝莉,婴儿肥的小脸,水汪汪的大眼睛,满脸期待地咬着手指……

 

说真的,这画面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不过……你当我傻啊!

 

只用了三分之一秒,许知乎就做出了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闪!

 

说闪就闪,用力一踩油门,他毫不犹豫掉头就跑,完全无视身后那群大小美人的呆滞表情,用脚后跟去想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

 

事实证明,这里面确实有问题!

 

仅仅十几秒后,当他开着电动车呼啸冲进苍翠密林中,就听到身后狂风呼啸作响,一个娇滴滴却又气急败坏的声音,伴随着狂风越来越近:“岂有,岂有此理,伦家的美貌和智慧,居然会不奏效,居然会……”

 

好险啊,许知乎擦擦冷汗,忙乱中回头看了一眼,差点惊到连人带车失去平衡。

 

就在身后的茂密丛林中,那位之前看上去楚楚可怜的红裳美人儿,这时候竟然纵跃如飞地追赶上来——

 

每一次高高跃起时,她都会抬起纤细手腕,喷出一道银白色蛛丝,紧紧缠住前方的树冠,伴随着蛛丝的甩动力量,这位美人儿在树冠之间呼啸飘荡,红裙黑发迎风自由舞动,如同一只展翅滑翔的赤色猎鹰……

 

所以说,这小妞和蜘蛛侠是亲戚? 

 

许知乎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唯一能做就是疯狂踩油门,可问题在于,电动车限速最高也就时速四十公里,更何况这辆电动车还是二手货,能开到二十公里都算嚼了炫迈…… 

 

“可恶的家伙,既然智取不成,就别怪伦家动粗!”转眼间,红裳美人儿已经越来越近,借助着蛛丝再度高高跃起,她在风中黑发飘舞的同时,两道蛛丝同时从腕间呼啸射出,迎风化为一张银光闪闪的天罗地网,笼罩了方圆数百丈。

 

我去,许知乎目瞪口呆,唯一能做就是把油门踩到底:“快点,快点,再快……呃?”

 

情急之下,他在车头上随手一拍,原本摇摇欲坠的电动车,突然就青光大作!

 

刹那间,就看到两个车轮底下,一大片青色云霞雾气不断汹涌而出,借助这青色云雾的托举力量,重达近百斤的电动车居然腾空而起,漂浮在离地两三米的虚空中。

 

噗!这是什么情况?

 

许知乎看得目瞪口呆,突然觉得有点风中凌乱:“等等,我家的电动车,什么时候能腾云驾雾……靠,管那么多呢!”

 

谁在乎,现在的重点,是闪人啊!

 

轰鸣声中,他只是轻轻一踩油门,腾云驾雾的电动车就催起青光云霞,风驰电掣般地狂暴冲出——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狂风从耳畔呼啸而过,两旁景物如同倒带似的快速后退,等到许知乎从失重感中恢复过来,突然很震惊地意识到,自己这辆腾云驾雾的电动车居然还在加速,不断加速继续加速,就像是法拉利兰博基莎拉蒂同时附体——

 

一百码!一百一十码!一百二十码!一百……好吧,鬼才知道现在是多少码!

 

这还不算什么,最神奇的是,就在这种丧心病狂的高速飞驰中,这车居然无视林间复杂地形,连急转弯都不带减速的。

 

事实上,只需要许知乎心念一动,车轮下的青光云雾就会凭空闪耀,带着车头自动转向,在参天古树之间惊险曲折穿梭,一会儿扭出个N字形,一会儿扭出个B字形,还经常来个左转加右转加急速漂移加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 

 

“可恶啊,那到底是什么坐骑?”后面的红裳美人儿看得咬牙切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扬长而去。

 

几乎在同时,许知乎这边已经架着电动车,硬生生地从一片灌木中冲出去!

 

眼前景象豁然开朗,前方不远处的林间空地上,跟着他一起穿越过来的老房子,依旧很安静地沐浴在正午阳光下……

 

“呃,我是该进房子,还是该转移目标?”许知乎愣了几秒。

 

只是稍一犹豫,就听到后方风声呼啸,后面的红裳美人儿已经跟着跃出灌木,银白蛛丝如利剑射出,竟然卷起一块足有数吨重的巨石,呼啸作响地重重砸过来。

 

不带这么开挂的啊!

 

许知乎打了个寒噤,直接一踩油门,架着电动车腾云驾雾地冲进大门。

 

哦呵呵呵,后面的红裳美人儿已经呼啸而至,在空中划过一道悠长弧线,涂着淡红色豆蔻的纤细五指,更在此刻迎风一晃,如同天罗地网似的重重抓落:“可恶的家伙,给我……”

 

砰!

 

下一刻,撞上大门外的无形障壁,呼啸跃来的红裳美人儿在空中一顿,然后就这么目瞪口呆的滑落下来,巨大的冲击力下,漂亮的脸蛋都被压得扁平了……

 

“咦……”许知乎来了个急刹车,满脸古怪地转过头,看着仅仅三厘米外,五体投地爬不来的漂亮美人儿——

 

等等,难道说,这就是带着房子穿越的福利?

 

房子都开挂了

 

赤姐儿用自己最心爱的漂亮长腿发誓,今天绝对是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明明是一个泡温泉的好日子,明明只是一个普普通通自动送上门的人类,明明只需要稍微勾勾手指,对方就会失魂落魄流着鼻血乖乖奉上所有身家,然后六个妹妹就会满脸崇拜地看着自己,称赞一百遍“姐姐好厉害啊好厉害“…… 

 

没错,剧情本来就该是这样的啊!

 

可是谁能想得到,那个看上去毫无法力的可恶家伙,居然完全无视自己的美貌和智慧,不但没有乖乖拜倒在红裙下,反倒趁机耍诈逃之夭夭,最后还在这间奇怪屋子外面布了个陷阱,害得自己一头撞上去,连刚刚化的妆都彻底花了……

 

“可恶的家伙,伦家跟你没完!“捂着发酸的鼻梁骨,赤姐儿恨得咬牙切齿,纤细五指带起一片闪耀红光,硬生生地刺入到那堵无形气墙中,发出铁片摩擦玻璃似的刺耳声音。

 

真是见鬼了,也不知道这堵气墙到底是什么法术,往日可以轻松裂开金石的利爪,这时候居然连向前突进一寸都很困难,以至于她仅仅向前推进了两三寸,就已经香汗淋漓气喘吁吁,连盈盈一握的腰肢都累得快折断了。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

 

最过分的是,那个可恶的人类居然就站在气墙后面,满脸古怪地摸着下巴,摆明吃定自己没办法抓到他,可恶啊,就差一寸,明明只要再向前探出一寸,就可以抓住这个挑衅的家伙,可是为什么就是……就是……呃,好累,腰也好酸,真的不行了! 

 

“姐姐,要不就算了吧,我们再去找别的凯子好啦。”看着她累得气喘吁吁的样子,六个蜘蛛精小萝莉站在一旁,眨眨大眼睛怯生生地提议道。

 

绝不!这不是凯子的问题,这是尊严的问题……尊严,你们懂吗?

 

赤姐儿满脸通红地咬着樱唇,在自尊心的强烈驱使下,指尖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居然又神奇地向前推进了半寸。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无论她再怎么咬牙切齿浑身颤抖,就是再也无法前进哪怕一点:“哼哼,以为这样就会让我放弃吗吗?做梦啊,伦家用心爱的长腿发誓,一定要抓住这个混蛋,让他后悔……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可恶的家伙!“

 

是是是,姑娘你高兴就好!

 

亏了赤姐儿的提醒,许知乎这会儿倒是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却又忍不住满脸古怪地看看四周。

 

真是不可思议啊,几分钟前,咱家真的以为要被撕成碎片了,没想到跟着一起穿越过来的自家老房子,居然也像电动车那样突然变异了,还自带一堵看起来牢不可摧的无形气墙,以至于外面那个傻妞抓狂了半天,都没办法冲进来,顶多也就震得日光灯有点摇……咦?

 

说到日光灯,许知乎下意识地抬头看看屋顶,突然满脸惊讶——

 

等等,既然已经穿越了,按理来说屋子里的电器都应该没办法使用了吧,可是为什么现在客厅里的日光灯依旧亮着,不不不,还不仅仅是日光灯啊,好像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也开着,小厨房里的冰箱也在嗡嗡作响运行。 

 

怎么会这样,难道还有个发电厂跟着我一起穿了? 

 

许知乎很茫然地看着四周,然后等他静下心来仔细观察以后,很快就发现了奇妙之处。

 

事实上,就在周围墙壁上,到处都是若隐若现的复杂脉络,这些脉络中流动着微弱青光,向着四周蔓延扩展,连接到房子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将客厅里的日常用品都笼罩在内,并且源源不断地提供能源,甚至直接转化为电能。

 

“呃,这是什么?”许知乎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脉络,愕然无语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蹲下来,小心翼翼地伸出手。

 

我勒!毫无征兆,就在他伸手碰到脉络的一瞬间,一片青光突然暴涨,直接将他笼罩在内。

 

刹那间,脑海中一片刺痛,青色光芒漫溢散开,化为数百个文字如同飞鸟似的,在他脑海中不停盘旋飞舞,却又渐渐组成了一段文字——

 

“噗!穿越?变异?等等,我的房子变成了……变成了……法器?” 

 

没错,事实正是如此!

 

虽然还搞不懂原因是什么,不过很显然,这座老房子在穿越的过程中,居然发生了某种奇特变异,并且吸收了这个世界的法则,变成了某种类似于法器的存在。

 

不,不仅仅是老房子本身,实际上这房子里的大部分东西,都随之变成了法器,所以二手的电动车才能突然腾云驾雾,所以电灯电脑冰箱才能继续运行,甚至连水龙头都有了特殊神通,把吸收的灵气直接转化成了自来水…… 

 

“呃,居然还能这样的?”许知乎头晕眼花的,反正肃然起敬就对了,咳咳,难道是老天都同情宅男,所以特别赠送了这么个大福利?

 

这倒挺好的,别管外面有多危险,腥风血雨不可开交打破头都好,咱家只要往房子里一躲,就能平平安安有吃有喝,想上电脑就上电脑,想打游戏就打游戏,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实在没事干还可以看片子……好吧,老实说,这简直是给宅男量身定制的金手指!

 

嗖!

 

他这里正吐槽呢,就听到窗户外面嗖嗖作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飞来飞去?

 

“呃,那傻妞又想干吗?”许知乎很无语地摸摸下巴,赶紧关上杂物间木门跑出去看热闹,反正现在一屋在手天下我有,看见蜘蛛我也不怕不怕啦。

 

就在大门外面,隔着那堵坚不可摧的无形气墙,赤姐儿正满脸红晕地擦着香汗,一边气喘吁吁地靠在青石上,一边解开罗衫的腰间扣带,露出一截盈盈可握的纤细腰肢——

 

纤细柔软的盈盈小蛮腰,洁白得宛如美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尤其是精致的肚脐眼,就如同可爱的梨涡一般,还随着主人的呼吸,很俏皮地微微起伏……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许知乎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有点头晕眼花,忍不住后退几步:“喂,先说好,色诱对我是无效滴……”

 

色诱你个头啊!赤姐儿没好气地翻翻白眼,指尖在自己的小蛮腰上轻轻一抚。

 

刹那间,雪白梨涡似的肚脐眼中,突然泛起银白色光芒,就听到嘶的一声,数百道蛛丝从那个小孔中呼啸射出,四散弥漫腾空而起,便如同一张遮天蔽日的巨大罗网,将整座房子都笼罩在内。

 

“呃,傻妞你想干吗?”许知乎很无语地看着她。

 

“不干什么!”赤姐儿很愉快地拍拍双手,露出两个浅浅的醉人酒窝,“嗯,我承认,以我现在的法力,没办法攻破你的障壁,所以……既然是这样的话,哼哼,你也别想出来!”

 

噗,许知乎忍不住满口喷水,喂喂喂,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至于这么执着吗?

 

“这是尊严,尊严你懂吗?”赤姐儿很严肃地看着他,又很自得地扬起修长玉颈,“反正,我们就慢慢耗下去,我就不信,等你吃光了食物清水,还能这么悠闲地躲在里面不出来?”

 

“哇哦,姐姐就是姐姐,好聪明耶!”六个小萝莉一起点头,很崇拜地看着赤姐儿。

 

那是,赤姐儿叉着小蛮腰,得意扬扬花枝乱颤,却又很得意地看着许知乎:“所以说,你这家伙不想受苦的话,就给我……”

 

“喂,你是不是八月到九月之间出生的?”许知乎突然很认真地举手提问。

 

“对……呃,你问这个干吗?”赤姐儿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却又立刻警惕地后退几步。

 

“我就随口问问。”许知乎满脸古怪地喃喃自语,“我就知道,像这种一根筋的傻妞,铁定是处女座的没错。”

 

赤姐儿很茫然的睁大眼睛,突然就满脸通红,头顶都愤怒得冒烟了,“混,混蛋!少看不起人,伦家只是没有看得上眼的,不知道多少家伙哭着喊着求我嫁给他,加起来都可以绕盘丝洞三圈,三圈啊三圈……”

 

话音未落,远处的茂密松林中,突然传来了唢呐锣鼓的声音,咚咚锵,咚咚锵。

 

“咦?”许知乎和赤姐儿同时愣了愣,不约而同地齐齐转头望去。

 

远处的松林边缘,一行大红色的迎亲队伍正敲锣打鼓抬着聘礼,热热闹闹喜喜庆庆地朝这边来——

 

带头的青角牛妖披红挂彩,眉开眼笑地吹着唢呐;后面的八只牛妖抬着一顶大花桥,悠悠荡荡的迈开大步;中间还有一只五大三粗的母水牛精,脸上的胭脂水粉足有三层厚,手里捏着一块锦帕晃来晃去,活脱脱的媒婆打扮……

 

我勒,这是什么情况?

 

从来见过这么奇怪的迎亲队伍,许知乎和赤姐儿目瞪口呆面面相觑,突然同时脱口而出:“呃,那个谁,你要成亲了吗?”

 

“怎么可能!”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完,愣了几秒钟,立刻又很整齐的摇头。

 

倒是这时候,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林间,热闹的锣鼓声里,一群牛妖兴高采烈地放下各色聘礼,整整齐齐的堆成一座小山,华丽得让人亮瞎眼。

 

紧接着,带头的那只青角牛妖满脸得意,举起蹄子打了个响指,就听到咔嚓一声响,在场的一大群牛妖突然低头弯腰,很整齐地朝着赤姐儿躬身行礼——

 

“一!二!三!夫人好,我们是替大王来娶您过门的……嗯,您有权保持沉默,不过您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留到洞房里用!” 

 

鼠标捉妖

 

在这个世界上,某些人有一种很神奇的天赋,叫作——乌鸦嘴!

 

比如说赤姐儿吧,两个时辰前,她随口说了句“来个凯子好咩”,于是某人就骑着电动车突突来了;两个时辰后,她又随口说了句“想娶伦家的人不要太多哦”,然后一支喜气洋洋的迎亲队伍就这么华丽登场了……

 

不服都不行,许知乎看着面前整整齐齐的迎亲队伍,又看看身旁目瞪口呆的赤姐儿,只觉得敬仰之情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

 

服你个头啊!

 

赤姐儿目瞪口呆了好久,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指着那只带头的青角牛妖:“等等,你,你,你们,你们是那只蠢牛的手下?”

 

没错,没错,那只青角牛妖眉开眼笑点头哈腰:“夫人英明,我们就是大王派来,特意来迎娶夫人你回去成亲的嘞。“

 

成你个头啊,赤姐儿顿时就愤怒了:“混蛋,到底要我说几遍啊,给我滚回去告诉你们大王,伦家就算嫁鸡嫁狗都不会嫁给他,叫他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啦,青角牛妖一点都不生气,反倒笑眯眯的搓搓蹄子:“没事,没事,夫人您只管害羞好了,反正我们也没打算……抢!”

 

说翻脸就翻脸,这家伙刚刚还眉开眼笑,突然就恶狠狠地大吼一声。

 

刹那间,后面的几十只牛妖立刻喷着白气,如狼似虎地猛扑上来,那只负责当媒婆的母牛还怪笑几声,不知从哪变出了凤冠霞帔:“啧啧啧,夫人啊,你就乖乖从了吧,我家大王相貌堂堂英明神武家财万贯……喂喂喂,你怎么打人啊?” 

 

打的就是你们,光天化日居然强抢民……不对,强抢女妖精?

 

赤姐儿又羞又怒满脸通红,两柄细刃长剑舞起剑花,刷刷刷,刷刷刷,在密集牛群中杀得风生水起,紧接着顺势张口一喷,数十道银白蛛丝呼啸射出,把几只迎面冲来的牛妖全都困在原地。

 

“没用的家伙,闪开,我来!”那只青角牛妖满脸凶恶,浑身骨节咔嚓作响,一瞬间暴涨到五六丈高,如同小山似的猛冲过来,震动得地面都在剧烈颤抖。

 

“怕你啊!”赤姐儿冷笑一声,轻轻拂过腰间的精致肚脐眼,刹那间就要……呃,糟糕,好像伦家刚刚赌气,为了困住那个房子里的家伙,结果蛛丝都快用光了?

 

说时迟那时快,对面的青角牛妖已经凶猛冲过来,这家伙也不懂什么妖术,就仗着铜墙铁骨蛮力惊人,直接张开双臂恶狠狠地一搂,直接把赤姐儿连人带剑紧紧抱住,任凭她怎么挣扎打死都不松开。

 

下一刻,后面的七八只牛妖全都赶到,递绳子的递绳子,敲闷棍的敲闷棍,撒蒙汗药的撒蒙汗药,忙得简直不亦乐乎,尤其是那只当媒婆的母牛,绝对是业务熟练小能手,刷刷刷刷刷刷没几下,就替赤姐儿换上了凤冠霞帔。

 

没辙了吧,可怜的赤姐儿被绑得像个粽子,满脸通红的拼命挣扎,倒是应了那句经典台词,你叫啊你叫啊叫破喉咙也没有用。

 

目瞪口呆啊,旁边的六个小萝莉从一开始就看呆了,这时候眼看着姐姐就要被抢走,终于如梦方醒地反应过来,顿时眼泪汪汪地扑上来,张开小虎牙就是一通乱咬:“姐姐,姐姐……坏人,你们这些坏人,快放开我姐姐!”

 

“咦?居然还有六个小姨子?”青角牛妖眼前一亮。完全无视六个小萝莉的乳牙攻击,反倒是伸出碗口粗细的蹄子,轻轻摸了摸她们几个的小脑袋,“乖,你们还小,等再过十几年,叔叔也抢你们回去……”

 

噗,这也可以啊,许知乎靠在窗台上看得肃然起敬,心道这抢亲手法真够熟练,估计平时没少强抢民女美貌妖精什么的。

 

咳咳,话又说回来,果然是六月债还得快,那傻妞刚刚还打算生吞活剥了我,结果转眼间就被人给生吞活剥了……好吧,严肃点,幸灾乐祸是不对的,但是,为什么我的嘴角在情不自禁地抽搐呢?

 

“咦,怎么这还有个人?”倒是这时候,那只青角牛妖得意扬扬地转过头,恰好看到奇怪的老房子和靠在窗台上的许知乎,不由得愣了一愣。

 

“不用管我,我是新搬来的。”许知乎一本正经的挥挥手,还不忘胡说八道,“顺便说一句,祝您家大王和赤姐儿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我就不送红包了啊。”

 

“好说,好说。”青角牛妖很愉快的咧开嘴,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开了,“小子,还是你会说话,有空来我们翠微山喝……去死吧!“

 

毫无征兆,这家伙突然怒吼一声,穷凶极恶地翻身猛扑过来!

 

轰的一声,足有碗口粗细的铁蹄泛着青光,重重轰在老房子的无形障壁上,震得整个障壁都如同涟漪似的颤抖起来。

 

“混蛋,你当我眼瞎了吗?”一击没有奏效,青角牛妖也愣了愣,不过立刻就恶狠狠地再度轰出,“邻居你个头,看你和那只蜘蛛精眉来眼去的样子,就知道你们是奸夫淫妇啦,哼哼,为了我家大王的帽子颜色着想,劳资今天就干掉你!”

 

“其实,你真的眼瞎了……”许知乎很无辜地摊开手。

 

事实上,说什么都没用了,一大群牛妖完全无视任何解释,就这么杀气腾腾地冲上前来,挥舞着数百斤重的长柄斧头,围着房子就是一通胡砍乱劈,当啷作响火星四溅,就跟帮人免费拆迁似的。

 

不得不说,那面无形障壁质量过硬,被一大群牛妖围着砍了半天,居然连半点涟漪都没有泛起,倒是累得一群牛妖汗如雨下,气都有点喘不过来了。

 

“要不,我们就当没见过对方?”许知乎很好心地提议。

 

“滚,劳资对大王忠心耿耿!”青角牛妖真是属牛的,恶狠狠地喷吐白气,骤然向后跃开五六丈,挥舞着蹄子重重敲打胸膛,仰天咆哮一声。

 

刹那间,这厮就地一滚,青光过处顿时现出原形,化为一只足有猛犸大小的青色巨牛!

 

哞!发出一声杀气腾腾的长啸,青色巨牛两眼瞪得通红如血,四蹄猛然发力蹬地,顿时如同推土机似的发狂猛冲过来,沿途撞翻数十根参天古树,恶狠狠地一头撞向无形障壁。

 

喂喂喂,你来真的啊!

 

许知乎很无语地摸摸下巴,眼看着那家伙跟疯牛病发作似的冲过来,只能无奈叹了口气,顺手拿起书桌上的鼠标。

 

嗖!

 

轻轻一扔,银白色的鼠标脱手而出,就这样呼啸飞出窗外,又在空中急速旋转几圈,迎头撞向杀气腾腾的青色巨牛—— 

 

“咳咳,我要是没记错,这个鼠标应该也成了……法器?”

 

呼!

 

正午的阳光下,银白色鼠标呼啸射出窗外,速度快得令人瞠目结舌,转眼间就化为一道虚影,势如雷霆地射向青角牛妖。

 

我去,这是什么鬼东西?

 

青角牛妖正喷着白气横冲直撞,突然看到这个奇形怪状的东西迎面飞来,不由得呆了一呆,却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扬起一对锋利牛角,恶狠狠地往前一撞。

 

“别这样,我就只剩一个鼠标了啊。”许知乎靠在窗台上,很心痛地伸手一指。

 

就像有所感应,呼啸射来的鼠标突然一个急停,紧接着轻轻一点右键,顿时放出数十丈的闪耀金光。

 

金光大作,被照得什么都看不见,青角牛妖顿时满眼都是小星星。

 

下一刻,还没等它反应过来,半空中的鼠标君又轻轻一点左键,就听到咔嚓一声响,长长的鼠标绳哗啦一抖,顿时如灵蛇似的呼啸射出,绕着青角牛妖高速旋转起来……




爆红网络小说《宅妖记》持续更新中,宅男穿越到妖界有何奇遇?请点击阅读原文一探究竟。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