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天空没有留下痕迹,可鸟儿已飞过

竹影衡侠2019-11-07 15:57:51

早上晨跑时间,行小华被班主任叫了出去。班主任总是这么关心我们,总会利用一点非学习时间进行关心,虽然好像都可以是学习时间。早上清新的空气,已经将行小华身体里清新的药水味道冲淡了很多,但也掩饰不住大病初愈的神情。班主任难见的慈祥面孔,接下来,许多安慰关心的话语,听的行小华真想放声大哭,可是这么多人,真的不好意思。最后,班主任说,好好努力学习,期末考个好成绩。

嗨,行小华。

嗯。

你没有事吧。

没事呀。

那我昨天去小卖部的时候看见你....。

你不是不喜欢吃零食的吗?

谁说去小卖部就一定要买零食了。

那你还能买什么,刚说出口,行小华就意识到好像说错了什么。

喂,你看这道题,亦莎鼓起她的两只大眼睛,鼓了鼓嘴说。

这么简单,我都不屑于做,行小华看了看,不懂得说,却看见亦莎握紧的拳头以及将要发怒的小脸蛋。

重复的生活又开始了,怎么又说“又”呢,不都是一直这样的生活吗,小学,初中,到现在,都是学习中,没有改变过,难道一次小感冒就可以扰乱原来的生活,行小华不信,再者说,生活并不是完全的每天都在重复,因为后面黑板上最后几个大字,高考倒计时的数字每天都在变化,没有看到许多空白的资料有了学习的印痕已经不时的湿痕。

可是今日,情况有了一丝的改变,行小华中午放学要到婶婶家去吃饭。这是堂姐今天专门到班上说的。虽然说在同一个学校,但是却不时常见面,高中生活总是很单调,没有什么大事情,最好都各自安心地学习。堂姐走后,行小华走进教师,教师里静悄悄的,不过男生目光都转向窗外,行小华看着亦莎,亦莎低头看书,行小华坐下,堂姐走出视线外,教师里出现点点的讨论声。

小华,刚才那位美女哪个班的,同桌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地问,行小华回以嘿嘿的笑,余光却看到亦莎表情不是很自然的翻着课本,思索着,像是在学习。

行小华生活在一个大家族,一个村庄几乎全是家族的成员,近的说有六个爷爷十几个叔叔以及几个伯伯,要是说有几个姑姑和姑奶奶,没有问,也没有人告诉他,至今还不知道。老爷爷当你辛辛苦苦的支撑着家族的成长,枝繁叶茂。父母也为后辈辛苦劳作,不好好学习,真对不起那份操劳的心。

中午去了婶婶家,其实也不算是家,是在城里租的房子,方便孩子上学。同去的还有婶婶的亲戚的几个高三的学生,婶婶说是为了高考前的一些交流,至于交流的内容,现在已无从说起,不过这在高中时也是除了高考之外印象算是深刻的一次吧。

晚自习课余时间,一个充满不怀好意微笑的同学走了过来,行小华报之以微笑,那个过来的同学咧开嘴说,你们今天做什么去了,还一起回来,是不是。行小华无奈地笑了笑,莫名其妙你,不好好学习。那同学还是笑,莫名其妙的笑,然后上课铃声就响了。

现在的课间时间感觉是越来越短的,虽然时间都是十分钟,可是没有小时课间的惊心动魄了,可以一个游戏接着一个游戏的玩,也许不同的年龄会对时间的感觉不同,还是小学生有那种可以将课间时间无限放大的能力,那么上课时间呢。

时光一点点的移动着,看着后面黑板上的数字一点点的减少,一颗颗跳动的心也慢慢的浮躁起来,虽然是寒冬腊月,虽然是白雪皑皑。

寒假结束,开学了。走进教室,映入眼帘的就是后面黑板上的几个大字。是啊,快毕业了。可是,行小华的成绩是极不稳定,忽好忽差。中间换了几次位置,特蒙班主任特别照顾,英语课代表和数学课代表轮翻作为行小华的同桌,理想的相辅相成,可是行小华的成绩似乎和同桌没有关系,好好坏坏,没有规律。行小华自身也思考过,也没有太大的思路,看着自己的日记本,无意识的写下“亦莎”两个字。

抬头向左四十五度角仰望,眼神却微微向下看,同桌问:“看什么呢”。行小华恍然道:“梦想”。

“仰望梦想不是都向右上方吗,你那是幻想吧”。

行小华向右上方看去,又朝向左上方,道:“没有错,我的梦想在左边”。缓缓收起向上的眼光,匆匆的将目光从亦莎身上移到书桌的课本上。

进入高三,座位基本上是一月一换,班主任会根据这几次月考的成绩,进行精心的研究,综合考虑,然后用复杂的逻辑运算,制定新的座位表。行小华不知道这次会坐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会离亦莎有多远,可是总觉得和堂姐吃过饭以后,和亦莎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

看着亦莎向自己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张纸,亦莎放在行小华面前,行小华看了看,才知道是座位表,看了新的座位表,行小华又回到高二刚开学的位置,重要的是,亦莎也坐在高二刚开学的位置。看着班主任煞费苦心重新制定的座位表,心中由衷的佩服,班主任就是班主任,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复杂的座位表,现在看起来是神清气爽,有点明白自己的成绩为何起起伏伏这么大了。每次坐在亦莎前面,总是自己成绩的一个高峰点,其他都随着座位的远离程度,呈现不规则的波动起伏。这一分析,是有点不可思议。行小华如是想,是因为坐在她前面有学习的动力吧,上课也不太好遥望梦想了,那是要旋转一百八十度的,目前行小华的极限也就是一百四十五度,况且那个状态也不是很雅观,只好遥望黑板,学习了。班主任真是太英明了,不对,有什么不对,难道班主任已经看出来了。

“喂,想什么呢,还不快抄写在黑板上。”

“啊”,行小华回过神来,说了一下,“奥”。走的黑板前,抄着,后面一片哗然。

高中的时间是很宝贵的,班主任总是在强调,要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为最后的考试而努力。看着这么的学习的资料和一叠叠空白的试卷,时间是多么的宝贵。不过行小华还是在这么宝贵的时间里,抽一些时间看一些校园小说,很羡慕小说里的男主人公,高中这么短的时间里,还有时间去唱歌,起逛街,去郊游,去看电影,去参观各种作品展。好像他们是高中时光都是在游玩中度过的,而且他们的成绩还是出奇的好,高考后都能上一个重点大学,很羡慕,很奇怪,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大概是吧。有一类人就是天才,显然,行小华不是这一类人。看着小说,幻想着自己和亦莎,手牵手地一起去吃饭,一起到教室,一起去学校的操场上背单词。咦,不对,坐在亦莎前面同样会魂飞校园,心不在焉,可成绩的波动起伏,为什么,好奇怪,算了,不想了,可能小说看多了,多愁善感罢了。

行小华连忙合上小说,赶紧换上《十年高考 五年模拟》。走道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行小华小心的瞥了一眼门口,一个身影一闪而过,楼道间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感谢上苍,不是班主任悄无声息的从后门进来,因为曾经见过班主任当着全班的面将一本厚厚的玄幻小说,轻松的就撕个粉碎,重重的摔在地上,纸片四溅。事后,看见那本小说暂时的主人默默地拾起小说的碎片,神情无可附加的悲伤,哭丧着脸默默自语:“这的赔多少钱呀”。因为这小说不是他自己买的,是从外面书店里租借的。“一天好几毛钱呢,能不抓紧看吗”。“兄弟,别哭丧了,还是好好学习吧”。同学也哭丧着说。

时间就这样匆匆流逝,看着后面黑板上的数字一天天减少,像孔子临川所言一样,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可感慨的同时,时间也在匆匆的流逝,没有停止,既然感慨也无法阻止时间的流逝,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感慨呢,行小华想不明白,既然不明白,不如好好珍惜时间吧,可如何珍惜时间呢。高中所有的时间都献在学习上,除了发呆。要珍惜这些时间,可等到想到如何珍惜时间时,时间已经悄然流逝,人们又不禁感慨,时光飞逝。莫过于,不去想,随它去。

很久没有和亦莎说过话了,行小华这样想。的确是,没有刻意的联系,一切都变得沉默了,可不时的听到和亦莎有关的消息,行小华都会很仔细的收集,有些消息行小华是不相信的,也不愿意相信。高中学习这么紧张,又不是小说中,哪有那么多时间谈恋爱。恋爱是件神奇的事情,行小华不敢奢望,只是希望把那份纯纯的爱恋,深深的掩藏在自己心底,默默的持续下去。

行小华早读结束去食堂吃过饭后回宿舍,匆匆整理后,就出去了。高中时的值日安排都是按小组的,一个组值日一星期,这个星期的卫生是他们小组。身为组长,这个艰巨的任务,自然要以身作则,这也是无奈之举,谁让坐在第一排,历史的使命压在身上,只好假装乐于奉献了。到教室拉起组员,有几个组员还没有来,只好先让几个来的打扫一下教室,行小华孤身一人去校园卫生区打扫去了。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看着路旁稚嫩的绿芽,神清气爽。清洁区在校园门口西边的一条小路,一般人流很少,晨跑时行小华特别留意了一下,只有旁边不知名的灌木上有几个塑料袋,道路上还算干净。耳边鸟鸣声,不时响起,经过操场,将要进入清洁区的小路转弯处,行小华看见了亦莎的身影,可是,她对面还有一个人,男生,班里的政治委员。行小华尴尬的走过,脸上带着比哭还难看的微笑,亦莎愣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行小华迅速走过这个拐角,到了清洁区,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了,愣在这条道路上。春风浮动,小灌木上的几个塑料袋莎莎作响。不相信这是事实,心中五味俱全,飞快的远离了这条道路,莎莎的响声,也慢慢消失了。

第一节课是物理课,物理老师又拿来一大叠试卷,放在讲桌上。同学们在下面窃窃私语,但没过多久,就让老师的声音压了下去。“下课,发下去,今天抽时间做完,明天讲,现在拿出上次发的试卷”,老师淡淡的说。

“迟到”,熟悉的声音传到行小华的耳里,抬头看向门外,亦莎撇了撇嘴,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特别是那眉头是开不开,大大的眼睛微向下瞅,面容亮白,看起来特别的美。行小华目不转睛的看着亦莎,陶醉这美丽的瞬间,牢牢的把这美印记在心里。亦莎的眼光扫向行小华时,行小华慌忙的看向门外,听见亦莎走近的脚步声,听着老师的讲课声,渐渐的把目光看向试卷,慢慢闭上眼睛,回味那一刻永恒的美。

  晚自习结束后的一段自习,一直以来都是行小华最期待的,因为人比较少,可以和亦莎静静地呆上一会,内心无论如何也是很高兴的,虽然有时看亦莎时,并没有从她脸上看到欣喜。现在看着政治委员,心里不自觉的有点尴尬,一切习惯都那么不习惯,合上复习资料,行小华走出了教室。

   进入四月份,学校这一轮的“大屠杀”,终于告一段落,开始进入第三轮的复习。也就是是说这一轮复习结束的时候,离传说中的高考不远了。老师和同学们士气高昂,比前个月的开的百日誓师大会,状态还要激昂。可是,行小华懒撒的趴在桌子上,手里拿着一本类似武侠书籍,看似心不在焉的翻弄着,这本书是从后排的一位兄弟手中所借,现在快看的接近尾声了。行小华不知道为什么要看,大概要让亦莎看到自己在看这类书。以前,很久以前,亦莎看到自己不认真学习,总是很高兴的提醒自己。大概以后行小华学习太认真了,亦莎就不提醒了。现在,这本小说看了一天,都快结束了,她难道还没有发现呀,是她学习太认真了吧,多亏班主任没有看到,这本小说确实不错,引人入胜,以后就往这方面发展了。

       “行小华,有同学找”,坐在门口的同学不怀好意微笑着冲行小华叫道,行小华看向门外,见到堂姐在门外。

“小华,明天星期天下午两节没有课吧,我妈让你一起吃个饭”,堂姐微笑着说。“恩,知道了”,行小华回道。“最近没有什么事吧,这么赖”。“没事,学习努力的”,行小华尴尬的笑着。“好了,快上课了,回去吧”。“恩”。

没有多余的话,因为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从小到大,没有说过多少的话,长大了,也是这样,同样沉默寡言,越是亲人越没有话说。

“谁,谁”,同桌不怀好意的笑着,“我堂姐”。“你堂姐”,同桌疑问的重复着。“我去,干嘛这么大声,不相信”。“你们真不像”。“切”。

自从上次值日,没有打扫校园清洁区后,心中一直有一朵乌云遮住了阳光,虽然那次没有扣分,自己事后也很奇怪,可能塑料袋被春风吹散,或者被人捡走。心一直在飘荡,不知道要去往何方,好像自己从来没有适应这里的生活,虽然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年。刚开始到城市时,几个月都分不清东西南北,总觉得太阳一直挂在头顶上,位置没有改变,眼看向阳光,眩晕。过了一段时间,大概华尔兹舞后,有了一些方向,也开始学会习惯城市校园的生活,可是出了校外,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只记得去婶婶家租房的一条路,这条路也是刚开学跟着婶婶走了几次才记住的。

吃过带着家里味道的晚饭,到了租的小屋里,看了看电视,婶婶整理好餐具,看着屋里的行小华,又出去了。行小华独自在屋里坐着,看电视也看不心里去,堂姐吃过晚饭去学校了。行小华一个有一个电视台的换着,等待着婶婶的归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婶婶拿着一袋水果来,递给行小华一个吃,边吃边听着婶婶说着,婶婶说了很多话,无非是生活的琐事,行小华不时的应着。“小华,要好好学习,不到两个月就高考了,不要想着玩了”。这才是重点,想婶婶可能找过班主任,上一次的考试成绩,不是很理想。“恩,我知道了”。吃剩下的果皮,行小华小心的拿在手里,不知放在哪里,不像在老家,想吐在哪就吐哪。婶婶看到,说:“放这里吧”。拿个空袋子,指着。行小华走过去,放下果皮,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却有点小幸福。


临回学校时,婶婶将一袋水果,递给行小华说:“好好学习,到学校”。行小华推辞着水果,婶婶却硬塞到行小华手里,嘴上还说着很多重复的话,脸上堆满着笑容。

语文试卷发下来了,行小华看着分数,总是不是很高,但作文分却是足以让普通人人望洋兴叹。自从写作文有了高分经验后,行小华每次作文时,都会加入一些历史上有性格却不被大多数学子知道的人物,向伍子胥,聂正之妹,一句哀哉古人,加之生涩古句,此招屡试不爽。有时作文发下来,同学都会小范围的传看一下。行小华虽然不高兴传阅自己的试卷,总认为窥探他人的思想是不对的,可是同学们也没有模仿此类作文,大概是他们不知道那样的历史人物吧,谁说看课外书没有用了。

看着试卷传阅到亦莎那里,亦莎竟然看了起来,记得以前她都是拿着试卷,就递给其他同学了。亦莎拿着试卷,神情难以捉摸,说不上有微笑的感觉,也不像以前那样严肃。

“行小华,给,可以呀”。行小华惊奇的看着亦莎,她竟然主动和自己说话了。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目光对视的一瞬间,亦莎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行小华也不好意思一直朝后看。想到清洁区所见,心情顿时失落起来,转过头,继续学习。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