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现言短篇)左手爱恋,右手情深 余小北沈君澈 全文已完结txt阅读

禅鸢书屋2019-01-16 03:57:49


欢迎关注禅鸢书屋~

简介来了

沈君澈说,在她余小北害得他家破人亡之时,就该想到今日会面临怎样的处境。可那一切根本就不是她做的,她又如何甘心赎罪。她是他结婚证上的妻子,可在外面和他出双入对的却是别的女人,所以她爱了他这么久,不过就得到了两个红本本、一腔怨恨和一个沈太太的名头而已

01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更新2018-01-12 12:11  1377字

“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我买了排骨,还有山药,炖你最爱的排骨山药汤……晚上可以回来吃饭吗?”

卧室内,余小北搓着手指,一脸紧张地看着沈君澈。

“今天晚饭我约了依依。”

“那……那我先把这些东西放冰箱里,明天再做给你吃好不好?”

“明天我陪依依去马场骑马。”

“哦,后天行吗?后天……后天我生日。”

“你过生日和我有关系吗?”

“……”

体内的热血像是被人点燃,疯狂燃烧,余小北用力咬住双唇,死死瞪着眼前的男人。

“不要用这种幽怨的眼神看我,余小北,当你害我家破人亡时你就应该想到,你今后要过的,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沈君澈逼上前,一米八五的大高条,对上仅仅只有一米六的她,满满的全是压迫感。

许是昨夜的酒精尚未退去,又或是被他的话给刺激到了,余小北一双眼眸忽然变得通红,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和勇气,上前一步一把推开他低吼道:“左一个依依,右一个依依,沈君澈,你睁大你那双眼看清楚了,我余小北才是你老婆!”

“老婆?呵呵,老婆?!”想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沈君澈忽然大笑出声,再次逼上前一把掐住她下颚,狞声道:“做我的老婆,你也配?你连给我沈君澈提鞋都不配!”

话落手起,一个巴掌重重落下,余小北捂着瞬间肿起的半边脸,满脸惊愕:“沈君澈,你……打我?!”

“打你又怎样?没把你送进监狱,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仁慈!像你这种毒如蛇蝎的女人,就该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沈君澈,你混蛋!”

“混蛋的人是你,余小北!”一双眼眸像世间最阴毒的毒蛇,死死咬住面前脸色苍白的女人,“父亲待你如亲生,可你却故意在车上和他争吵,结果害的他将车开进海里乃至车毁人亡!”

“你胡说,我没有,没有!”

“没有什么?后悔没有好好检查车子吗?后悔没有拆掉车上的备用行车仪吗?”沈君澈双眼比她还红,几乎要滴出血来,“出事后母亲不过就是指责了你几句,结果你却丧心病狂地把她推下楼梯害她成为植物人!”

“不,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又是怎样?余小北,你告诉我到底是怎样?!”

“是……”一句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却在视线对上他那双猩红的眼眸时突然缩回,有人在她耳边得意大笑,又有人柔声问她,“小北,等哥哥病好了带你周游世界可好?”

不能说!

她不能说!

既是为了哥哥,也是为了他!

“知道我为什么明明可以把你送进监狱却不这样做吗?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娶你吗?因为我要亲眼看着你生不如死!我要让你成为一个活死人!”

生来高贵的容颜,被恶魔般的狞笑撕裂。

空气黏稠的让人有一种窒息感。

余小北搓手指的频率更快了,像是要把手上的皮搓下一层来,两只脚下意识地往后直退。

可身后是冰冷的墙面,退无可退。

沈君澈却在这时停了下,欣长的胳膊伸过来,一把搂住她肩头,另一只手则掐住她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

“看看你,明眸含泪,欲语还休,多善良无辜的一只小白兔啊,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你这副善良无辜的皮囊下,藏着一颗多么肮脏和歹毒的心!余小北,你就是个天生的biao子和戏子!”

砰!

他忽然抱起她,用力扔向身后的大床。

粗暴的就像在扔一个破麻袋。

还没等她从突然而来的眩晕中回过神来,他已经像是一座大山似得压了下来,她下意识地想要挣扎,他却突然跑进浴室拧开水龙头,一遍又一遍地冲洗着摸过她的那只手,就像是他刚刚摸了什么多么肮脏的东西似得。

浴室和卧室之间只有一道透明的玻璃墙,目光穿过玻璃墙,隐约似乎看见了他眼中的厌恶。

眉宇间藏都藏不住的厌恶。

余小北不敢再看,实际上她也看不清。

2 我怀孕了

更新2018-01-12 12:11  1390字

半年前她和沈父驾车冲入海中,沈父死了,她活了下来,可车祸留给她的后遗症,却在半年后找上她。

她的视力正在慢慢衰退,这样的距离下眼睛能让她看见的,不过就是一层蒙着白纱的人影。

可她就是能感觉到他对她的厌恶,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厌恶。

她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在一团黑暗中,瑟瑟发抖。

一刻钟后,冲洗干净的沈君澈推开浴室玻璃门,漠然地看了眼被子里的人,冷声道:“没死的话就赶紧爬起来,你今天要替依依演三场戏,记住,别让她不满意,否则的话……哼,你知道后果!”

后果吗?

能有什么后果,无非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你折磨和羞辱罢了。

被子里的人无声苦笑,耳边传来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接着是佣人李妈的声音:“先生慢走。”

“李妈,等下炖盅乌鸡汤送到片场,这是地址,对了,多放点枸杞和红枣,我看依依这两天气色不是很好。”

“……好的,先生。”

卧室内,余小北闭上双眼,黑暗中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簌簌而下。

李妈走了进来,她看着不停抖动的被子,眼中的心疼被一声长长的叹息代替,犹豫着要不要走开。

被子却在这时抖开了,有人表情呆滞地爬起来,胸前是一块又一块的青紫。

李妈看着那些青紫,眼中的同情浓了浓,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出去,片刻后折回,手里拎着一个小药箱,一边熟练地帮她涂着药膏,一边愤愤不平道:“先生越来越过分了,他怎么可以……”

“李妈!”余小北低声叫停她,扭头看向窗外,喃喃道:“只要他好,我就是做次恶人又何妨?有些事情,我宁愿他永远不要知道,更何况……他终究会被我慢慢遗忘,直到有一天,我再也想不起他是谁。”

医生说了,视力完全衰退后,接下来就该轮到记忆了。

“小姐,你说什么?”

“没什么,李妈,好冷,你去我衣柜里给我拿件厚实的衣服,我要去片场。”

……

余小北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地铁坐完转公交,公交坐完改骑单车……一个半时辰后,她气喘吁吁地出现在A市郊外的鹿鸣河边。

“怎么现在才来?没看见依依等你等的脸都冻青了?”沈君澈拥着余依依迎过来,用一种仿若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她,皱着眉头不耐烦道:“赶紧去换衣服!耽误了拍摄进度你负得起责任吗?”

没错,她是一个演员,余依依的专属替身演员,只因她和余依依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她们有着一样的身高和身材,甚至连容貌都有八分相似,无论是背影还是侧影,都恍若一人。

“澈哥哥,先让姐姐休息一会儿吧,你看她满脸都是汗,我再多等一会儿没关系的。”

余依依体贴地小声劝道。

一旁的导演看见了她手腕上有块擦伤,想来是太赶摔着了,于是也好心道:“是啊,接下来要拍的是场落水戏,这一冷一热可是最容易感冒了,休息一会儿等汗干了再拍也行。”

余小北感激地冲导演弯了弯身,却听沈君澈冷声道:“李导,昨天王导打电话向我咨询能不能给他一场戏导,怎么,李导这是想让位吗?”

“沈董,我……”李导脸色白了白。

天河影业集团,几乎是所有一线艺人的娘家,也是各路导演最大的投资商,跺一跺脚,整个娱乐圈都会跟着晃三晃,唯一能与之抗衡的,只有莫氏集团,沈君澈作为集团唯一不二的股东,他的话,谁敢违背?

“没关系,我可以的!”

余小北垂下眸子,假装看不见余依依眼中的得意,径直从相依偎着的两人身侧走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有淡淡的血腥钻入鼻间。

沈君澈眉头皱了皱,下意识地要伸手去拽住她,余依依却忽然捂着肚子道:“哎呀,肚子好痛……”

“怎么了?”他忙扶住她。

“还不是因为你……”余依依忽然红了脸,有些扭捏道,“君澈,我、我怀孕了,医生说已经有三十五天了……”

{03 情妇}

三十五天?

沈君澈眉头紧紧拧起。

三十五天前他和余小北大吵一架,事后二人喝的烂醉如泥,醒来后余小北不知所踪,却看见余依依一丝不挂地躺在他怀里。

那是他和余依依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君澈,你……你不希望有个我们自己的孩子吗?”

余依依眼神闪了闪,眼底里忽然泛上一抹晶莹,委屈地看着他。

“怎么会,别多想,走,我扶你去椅子上坐会儿。”

“嗯。”

“咔!好,不错,快把人捞上来,拍下一条!”李导盯着机器大声叫停,几个工作人员忙把余小北从河里拉上来。

零下三度的气温,又是一身湿漉漉的棉袄棉裤,身子重的像是灌满了沉甸甸的冰块,余小北打了个哆嗦,嘴唇一片青乌,目光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刻入骨髓的身影,可看到的,却是他像捧着珍宝一样扶着余依依坐下,并体贴地脱下自己的风衣裹住她。

而她余小北却在这边冻得瑟瑟发抖。

心里最软柔的那个地方,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余小北摇了摇有些沉重的脑袋,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见他起身给余依依撕开一张暖宝宝,忽然就穿着一身湿漉漉的棉衣走过去,在他耳边咬牙道:“沈君澈,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当着你妻子的面这样去呵护另外一个女人,你就不怕我把我们已经成婚的事情爆料给媒体?”

“歹毒如你,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沈君澈垂下眼眸看她,脸上泛起一抹讥讽,“可我不怕,一点都不怕,因为我的筹码比你多。”

他伸手捏住她下巴,力气大的像是要将它们捏碎!

“你说,我要是把你害死我父母的证据送到媒体面前,他们会怎么报道你?白莲花为嫁入豪门设计害死不接纳她的未来公婆,事后装无辜如愿嫁入豪门,丈夫得知真相后一怒之下移情别恋,你觉得这样的标题够不够震撼?

如果我把这些证据送到媒体面前,他们应该可以接受我婚内另爱他人的行为吧?倒是你,余小北,你将会恶名昭彰永世不得翻身,并且为之进监狱,所以余小北,你还打算到媒体面前哭诉你的委屈吗?”

心中一震,她踉跄着往后退了退。

“不,不要……”

她不能进监狱,她要是进监狱了谁来救哥哥?没有了她,那个恨她入骨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好心地救哥哥!

尽管她根本没有害过沈父沈母!

可沈君澈是谁?

天河影业集团的唯一掌权者!

依照他的能力,就算那些证据是莫须有,他也能让它变的实实在在并且毫无半点漏洞!他有足够的实力送她进监狱!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他们已经结了婚领了证,可在外人面前,她余小北也只能是他沈君澈的情妇!

没错,就是一个情妇,一个“死缠烂打黏着沈君澈”不放的情妇!

许是过于害怕,又或是视线当真模糊的太厉害,她没有看见沈君澈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

沈君澈眼眸微红,低吼道:“不要就赶紧滚去干活!余小北,别再用这种幽怨的眼神看我,因为我不敢保证下次再看见你用这种眼神看我时,我会不会亲手把它们挖下来喂狗!滚!!”

抬手一挥,一把将她推开。

余小北眼前有些晕,没注意到身后余依依突然伸出了一只脚,身子一个踉跄,她整个人顿时笔直地往后倒去。

咚!

身子不出意外地撞向了身后的摇臂,机器落下,重重砸在脑门上,鲜血像是拧开了的水龙头,汹涌而出!


欢迎关注禅鸢书屋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每本小说需要团队很费心的整理,

3.5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qxldjl323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禅鸢书屋


 

心情|阅读|鸡汤|电影|牢骚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右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资源有偿分享,伸手党勿扰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