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长篇言情小说:苞米地,嫂子脱裤让我帮她..【141章--145章】

搞笑三哥2019-10-09 12:46:34

141眼前这一幕……杨小宝感觉自己眼睛都快被亮瞎了!

太香艳了!

一具丰腴有致的女人身子,躺在冰冷的浴室地板上。浴室的莲蓬头还是开着的,温凉的水扑打在她的身上,溅起团团水雾之后又落下来,滑过她身上的曲线,最后又流到下水道里……

到底是身居高位养尊处优的女人,李燕燕肌肤白嫩的不像话,甚至比起少女来也不遑多让。她全身的肌肤上都沾着晶莹的水珠,看起来分外的诱人。

杨小宝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孬种,可问题是她身上不着寸缕啊!

光身子的女人杨小宝也不是没见过,问题是这个女人——李燕燕她身份不一般啊!

杨小宝是血气旺盛的年轻人;刹那间他不是没有乱七八糟的心思。但是很快他就收敛了绮靡的心神,这个女人他是不敢碰的。

“李书记!李姐,你怎么样了?”杨小宝很焦急,她这个情况看来是撑不下去了。杨小宝已经决定了,不管她再怎么坚持,都要送她去医院!

“我不好……我着了道了!”

李燕燕的语气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杨小宝赶忙把莲蓬头关了。又从旁边捡起她的衣服,别过头去以后,把衣服搭在她的身上。

“着了道了?什么意思啊?”

李燕燕:“我……我中了春-药了!姓杨的,我真是小瞧了你!”

杨小宝吓了一跳,看她的样子,还真不像是得了什么厉害的病。听她这么说,杨小宝才想起来以前在电视里面看过的,《天龙八部》里木婉清和段誉中了春-药以后,兄妹之间差点干出来弥天大错的情节。

艺术来源于生活,当时电视里木婉清的样子就和李燕燕当下的情形很相似。都是全身发热烫得要死,脸蛋烧的红红的似乎要滴出血来。

等等!可是李书记她为什么会说小瞧了我呢?

杨小宝一想,顿时冷汗就下来了:“李姐,李书记,您可千万不能误会我啊!我可是正儿八经的良民。我肯定不敢对您做这种事儿啊!要么您再想想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对的东西?”

杨小宝觉得李燕燕可能是吃了某种有助于提升欲-望的海鲜吃多了……可当时并没有见她吃多少东西啊!

“不是你?”

杨小宝委屈坏了:“真不是我啊!您不想想我这么年轻,又不差钱,市里那么多会所,我要是想要女人了,那还不是随便找嘛!”

“真不是你?”

杨小宝:“真的不是我啊!李书记,我看您就别再硬撑了,还是让我赶紧送您去医院吧!”

“不行了……我恐怕撑不到医院了,感觉……要死了。快把我扶起来到床上去。”

看她那软趴趴的样子,地上那么凉,就算没有其他事情也得感冒了。于是杨小宝蹲下身来,把她抱了起来。

杨小宝也是没有办法,李燕燕这时候的状态,别说扶着她了,就算抱着她都软的跟烂泥似的。而且她的身体还烫的吓人,杨小宝脑子里满是乱七八糟的想法。甚至以为她这时候要是没有解药会不会像是电视剧里那样爆体而亡?

杨小宝把李燕燕抱到她的卧室,靠在床上。又跑到外面给她倒了一杯水。

李燕燕难得眼神清明片刻,从杨小宝手里接过来水杯以后一饮而尽。

杨小宝看她竟然能坐起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来喝水有用啊,我再给您倒一杯去?”

杨小宝伸手想去接杯子,却被李燕燕一把抓住了手。她的手儿也滚烫滚烫的。

杨小宝又给吓了一跳:“李姐,您没事儿吧?”

李燕燕直勾勾的盯着杨小宝,那火辣辣的眼神扫过杨小宝的脸,肩头,扫过杨小宝的腰身,最后落在了他的胯间。把杨小宝看的心里都发毛了!

“我有事!”李燕燕幽幽道。

杨小宝:“啊?要是实在不舒服,咱们就去医院啊!”

李燕燕:“……这是医院能解决的事儿吗?你摸摸?”

李燕燕竟然拉着杨小宝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内侧!

手指和肌肤接触的一刹那,杨小宝什么都明白了……

触感湿湿的,稍微有点粘性的液体,都快湿到她膝盖的位置了。

这才叫离地三尺一条沟,淳淳清泉慢慢流啊……

不过杨小宝还没有色欲熏心到昏了脑子的地步,紧张的说道:“李姐,您这是什么意思?”

平日里端庄威严的李书记,竟然冲着杨小宝抛了一个媚眼儿!而且翻眼皮的时候,那娇俏的模样格外的风骚,或许这就是反差的美吧!

李燕燕问杨小宝:“你说呢?”

杨小宝咧着嘴,苦巴巴说道:“李姐,您真的误会我了,我真的不是那种人啊!您可不能坑我,真不是我给您下的药……我要是真的欺负了您,那可就有理也说不清了。”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还不行?小杨,你觉得姐好看不?”

一般情况下女人问男人这个问题的时候哪怕她真的很不好看你也得违心说一句好看更何况李燕燕虽然岁数大了点但人家本来就不难看。

杨小宝:“额……好看啊!”

李燕燕语气急促道:“你不嫌我难看就好……小杨,快来帮帮我!”

杨小宝:“这怎么帮啊?要么我还给您倒水去?”

李燕燕:“倒什么水,我都这样了你忍心见死不救?快,我受不了啊!”

李燕燕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的把杨小宝拉到自己身上,两条腿搭在他的后腰上,然后疯了一样开始撕扯杨小宝的衣服。

杨小宝:“哎……大姐你别闹!哎呀都撕坏了这可是一千块钱的皮尔卡丹……我自己脱还不行吗?”

…………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磕了药的李燕燕格外的凶猛,硬是和杨小宝战了个旗鼓相当。

而且神志不清的她格外的疯,到了激情之处又是抓又是挠的,把杨小宝可欺负坏了。直到最后筋疲力尽了,身上的红潮高烧才褪去,人没了力气就趴在杨小宝身上睡着了……

杨小宝把她从身上推下来,躺在她的旁边,傻登登的望着天花板,都不知道这事儿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发生了,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

杨小宝今天总算是遇到对手了,总算是尽兴一回,想了一阵子没想通干脆就不想了,也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李燕燕一声呻-吟,从睡梦中醒来,刚一坐起下身就一阵撕心裂肺的疼。这都是昨夜的后遗症啊!

然后李燕燕脑子就清醒过来,想起了昨晚疯狂一夜中的每一幕,顿时恨的咬牙切齿。

哪个女人不看重自己的清白?尤其是她身份更不同于别的女人,对名声看的格外的重要。

“啪!”

杨小宝睡的正美呢!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脸上一疼,然后一声脆响就把他吵醒了。

杨小宝一睁眼就看到了李燕燕依旧赤着的上半身,看到那丰满高耸的两座大山以后,就愣住了。

“你你你……你还敢看!看我不打死你!”

李燕燕甩手又是一巴掌,可惜现在杨小宝是醒着的,就没那么容易得逞了。

杨小宝下意识的一抬手就捉住了李燕燕的手腕子,问她:“为什么啊?”

李燕燕怒道:“你还敢问我?就你干的事儿,别说打你了,信不信我报了警你蹲监狱二十年出不来?”

杨小宝当然信了,她要是报警说自己强JIAN,那自己就死定了。强JIAN一位女区委书记,会是什么样的罪名?杨小宝光是想一想就觉得胆寒。

杨小宝硬着头皮对她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咱俩能睡一张床上来了?”

李燕燕:“为什么?你真不知道?你要是不给我下药,我会上了你的当?”

一边说着,李燕燕发现杨小宝的视线还落在自己胸前,赶紧把枕头拿来抱住挡住了春光。

杨小宝感觉此时的自己比窦娥还冤枉,叫屈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本来好好的,而且是你先回家的。我结完帐出来在停车场发现的你,见你脸色不正常,就说要送你去医院,是你一直都不同意啊!李姐,你好好想想,我要是对你图谋不轨,干嘛要把你送医院去啊,再说昨晚上好像还是你非要拉着我……”

李燕燕:“住口!你连下迷药的下三滥手段都使得出来,说点花言巧语又算什么事儿?”

杨小宝:“可是真的不是我做的啊!我可以对天发誓!况且李姐你仔细想一想,你好歹也是区里的大领导,我犯得着用这种方式得罪你吗?我惹得起你啊!”

听了这话李燕燕顿时一怔,冷静了下来。仔细一想,杨小宝还真的没理由对自己下手。有钱又年轻的小伙子,不至于看上自己这三十多岁的女人啊!

“哼!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

杨小宝终于松了一口气:“你能想明白就好……”

李燕燕:“你起初的目的并不是我,你是想对雅红下手!只是她半路走了,而我太倒霉,自己撞上来了。”

142李燕燕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杨小宝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被她冤枉。

“李书记,你真的想太多了!你根本就无法理解我对颜姐的感情,在我心里她就是仙女一样的存在,是绝对不敢有一丝肮脏想法的!”杨小宝正色对李燕燕说道。

“鬼才信你!雅红妹妹那么漂亮,哪个男人见了她会没有歪心?尤其是你,和她非亲非故的,却想方设法的黏上她,认她当干姐姐。你说你没有坏心思,谁信?”

杨小宝有点恼火了:“李书记,我敬重你是领导。昨晚发生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但是我愿意承担任何后果,你怎么惩罚我都行,我都认了!但是请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李燕燕忍不住爆了粗口:“你有个屁的人格!你个伪君子,人渣!我现在就给雅红打电话,戳穿你这个伪君子都做了些什么丑事!看她是信你还是信我?”

杨小宝虽然知道颜雅红对自己有多好,但是赤裸裸的证据就在眼前,他都把李燕燕睡了。在这个前提下,颜雅红会相信谁,杨小宝是真的没信心……

李燕燕气冲冲的找出来手机就要给颜雅红打电话,杨小宝一看急了,这个电话绝对不能让她打!

杨小宝劈手去夺李燕燕的手机,李燕燕就和杨小宝抢,杨小宝力气大抢不过了,她干脆就低下头去恶狠狠的咬住了杨小宝的手臂。

杨小宝吃痛之下是真急了!忍着疼一把将李燕燕推倒。李燕燕惊呼一声,这一慌手机就被杨小宝夺了过去。

李燕燕张牙舞爪的还想抢,杨小宝这时候就欺身在李燕燕胯间,也不知道脑子抽了那一根筋,腰身一动……

李燕燕疼的尖叫一声,昨晚疯狂过后下面本来还红肿着疼的厉害,这猝不及防的又被杨小宝破门而入,不疼的叫唤才怪!

杨小宝像是疯子一样,气势汹汹,李燕燕是又痒又疼,可没多久这种感觉又被一种麻麻得,很奇异的快感所替换。

李燕燕感觉魂不守舍,身体轻飘飘的像是风口浪尖的一块浮萍,身不由己的飘啊飘啊……

又是一番大战!杨小宝又打了李燕燕好几枪……

李燕燕全身娇汗淋漓,仅存的那点力气只能瞪大了双眼看着杨小宝。

杨小宝被瞪的心虚,不过反正大错已经铸成,早晚难逃一死了,还怕她作甚!

吃干抹净了,杨小宝拔鸟就走。胡乱的披上衣裳,恶狠狠的对李燕燕说道:“我再说一遍!真不是我给你下的药!不过反正现在干都干了,嘿嘿,临死也让我当个饱鬼,你爱咋咋地吧!”

…………

杨小宝从李燕燕家里冲出来以后,被凉爽的晨风一吹,脑子才清醒了。这才明白自己犯下了弥天大错。

不过反正都干出来这事儿了,还是那句话,爱咋咋地,早死早超生吧!

杨小宝没敢先回家或者回7420厂,而是先打了车准备找家旅店,先把自己这糟糕的形象收拾一下。至少先洗个澡,把身上那绮靡的味道洗干净了再说。

在车上,杨小宝掏出来手机看了看,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马淑娟打来的。那时候应该是在开车,或者是刚把李燕燕送到家里的时候正在和她纠缠,没有来得及回电。后来出了那事儿以后就更没有时间了……

还有几条短信,有马淑娟担心他让他回电话的,还有一条是天亮了以后颜雅红发来的,告诉杨小宝她已经到燕京了。

杨小宝想了想,忐忑不安的给颜雅红去了电话。

“小弟……”颜雅红的声音很虚弱无力。

杨小宝:“……姐,你没事吧?”

颜雅红:“我还好,可是我爸爸他,到现在还在观察室昏迷不醒,医生已经给下了病危通知了,情况很不乐观。我有点怕……”

杨小宝听她的口气,难道自己从李燕燕那里离开以后她没有第一时间给颜雅红打电话?或者是干脆报警了?

算了,反正管不了,爱咋咋地吧!

“要不要我过去陪陪你?”杨小宝问颜雅红。

杨小宝是真有心过去看看,希望能帮颜雅红一把。或者干脆说,他是想见颜雅红最后一面,顺便把事情对她解释清楚,免得被抓后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不用了,你自己就够忙的。再说就算你过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颜雅红拒绝了。

杨小宝想想也是,自己又不是医生,就算去了也是没辙,干脆算了。

挂断了电话,杨小宝来到酒店订了房间,一边洗漱一边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

想着想着杨小宝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李燕燕说的没错,颜雅红半路走了,李燕燕的出现也是个意外。而很显然对方就是冲着他和颜雅红来的,李燕燕只是倒霉撞上了这事。

问题的关键是谁下的手?竟然用出了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如果颜雅红没有半路离开,那么中招的很可能就是她了。想起李燕燕中招之后那浪荡的模样,这药效太厉害了,颜雅红也不一定扛得住。到时候她要是像李燕燕那样对杨小宝一勾搭,杨小宝很确定他扛不住颜雅红的致命诱惑……

到底会是谁?杨小宝怒火中烧!

杨小宝不是傻子,他略微一分析就找到了嫌疑目标,除了那个凰家地产的金宣萱还能有谁?

杨小宝从凰家地产口中夺食在先,戏谑金宣萱在后,那个神经兮兮的丫头,不知道有多恨他。女人一旦发了飙,简直比野兽还可怕,天知道她能做出来什么事情?

凭金宣萱那乖张古怪的性子,杨小宝感觉这件事很有可能是她做的!

想到这里,杨小宝控制不住胸怀中那翻滚的愤怒了,匆忙洗漱完毕,穿上衣服之后就退了房,打车前往白云宾馆。

他准备到白云宾馆的地下赌场里,找金宣萱好好的算算账。

来到白云宾馆门前,杨小宝下车前往地下车库,又找到了那扇小门。

推了一下推不开,杨小宝急了就咚咚的砸门。敲了好一阵子,出来一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小姑娘。

“敲什么敲!你谁啊!”小姑娘打开了门,一脸迷糊的样子像是刚睡醒,恼火的冲着杨小宝嚷嚷道。

杨小宝冷冷道:“我找人!”

服务员小姑娘:“找谁?”

杨小宝:“凰家地产的老板金宣萱,就那个喜欢女扮男装的小丫头。”

服务员:“不认识!我们这里白天不营业,想找人的话你晚上再来吧!”

杨小宝愕然。

是啊,脑子抽的哪门子风,跑到这里来找人?金宣萱不一定就跟这地下赌场有关系啊!或许她那晚只是在这里玩才把自己约过来的。

但是杨小宝很快又找到了新的目标。

没有联系方式,不知道人在什么地方,就找不到金宣萱。但是事情是在那海鲜城出的,海鲜城就摆脱不了这个责任啊!

而且仔细一思量,药很可能是被下在酒菜里的。杨小宝也吃了菜了一点事儿都没有,说明菜里没问题,问题没有出在菜里。

那么就只可能是喝的东西出问题了,杨小宝还记得颜雅红点的橙汁。后来她走了没有喝,被李燕燕喝了……

慢慢推敲,昨晚吃饭的时候他们又没有和外界人接触,杨小宝一直都在座位上坐着,吃饭期间不可能有人下药。那么问题……出在服务员身上!

杨小宝心道我日你娘啊!看这回老子不搞死你!

马不停蹄的,杨小宝又赶到了海鲜城。时间还没有到中午,海鲜城里正在打扫卫生准备迎接客人。

杨小宝进门就问前台:“你们老板呢?”

杨小宝凶巴巴的,前台小妹听了有点不高兴,没好气道:“找我们老板干啥?”

杨小宝:“少废话,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让你们老板滚来见我,不然我砸了你们家店!”

杨小宝一巴掌拍在前台桌子上,桌上厚厚的一层钢化玻璃被他拍的开了花,全是裂纹。

前台小妹吓坏了,这种事情她处理不了,赶紧当着杨小宝的面联系老板:“喂,老板,您快下来吧,出事儿了,有人要砸咱们的店!”

不多时,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青年从楼上下来了。

“妈的,谁大白天敢来闹事儿?”

海鲜城老板三十岁上下的年纪,身高比杨小宝都高出一线,差不多有一米九。五大三粗一脸横肉,剃了个光头。看形象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你爷爷我!”

老板凶,杨小宝比他更凶。

海鲜城老板一看杨小宝那狠厉的眼神,就知道他来意不善。可是他不认识杨小宝啊,平白无故的干啥招惹了这么一位?

老板很郁闷,问杨小宝:“兄弟,我不认识你啊,我哪里招惹你了?”

杨小宝:“还装!你们店里的人在饮料里下药害人,你不知道?”

老板面色大变:“兄弟,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是污蔑!你这么没有证据就胡乱说话会影响我们生意的!”

杨小宝:“影响你生意?你他娘的这店还想干下去?”

老板一头雾水:“兄弟拜托你,咱们有啥过节你明说行不行?你要这么胡闹,我真的报警抓你啦!”

杨小宝一想也有可能是那服务员瞒着老板干的事儿,他是真的不知道。

“那好,你把昨天晚上给我们上菜的服务员叫过来,我跟他当面对质!”

143海鲜城老板哭丧着脸:“兄弟,你给个理由行不行!总说我们服务员坑了你,你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好好的嘛!”

生意人讲究个和气生财,眼看就要到中午了,馆子里就要上客人。能解除误会的话老板当然不愿意非得把警察叫来,搞的鸡犬不宁的。哪怕是收拾了杨小宝,也把他自己的客人吓跑了。

杨小宝:“我没事,可是我朋友遭殃啦!你们服务员给她下的……”

杨小宝忽然意识到这事儿不能往外说,他如果帮着李燕燕保密还好,真要把这事儿说出去,李燕燕肯定豁出来跟他拼了。

“我不管,把你们的服务员都叫出来,我还记得昨晚那个人,我要和他当面对质!”杨小宝干脆和老板耍起横来了。

“兄弟,你要真的跟我们店里的哪个服务员有矛盾,我建议你报警解决,有事儿论事儿我绝对不偏袒,但是不要在这里胡闹坏我生意。既然你不讲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走吧,再不走我就动手撵人了!”

其实杨小宝明白人家老板说的有道理,可问题的关键是这事儿真不好报警解决,那么就非得逼这老板把人交出来。

杨小宝灵机一动就想出来一个主意,冷笑一阵,恶狠狠的对老板说道:“你会乖乖把人交给我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杨小宝走出海鲜城,给苏铁打去了一个电话。

苏铁张口就问:“你小子昨晚上跑哪里风流去了?淑娟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我告诉她你和我在一起,在跟朋友谈合作,回头她问起的时候你可别说漏嘴了。”

看看!什么叫做兄弟!什么是仗义啊!

杨小宝感动的杠杠的:“还是铁哥好,那个有点事儿,现在7420那边有多少人?”

苏铁:“我们三个,还有几十个从人才市场上临时雇来打杂的。”

杨小宝:“嘿嘿,美得很!那些临时工你怎么安排的,中午管饭吗?”

苏铁:“不管啊,按照规矩都不管的,每个人每天一百块钱呢!”

杨小宝:“那多不仁义,管!必须管饭!铁哥你先让大家把手里的活儿停一停,找辆大车把所有人都拉到我这边一个海鲜城来。对了,马老师和文珍就不用了。”

苏铁一听这安排就知道杨小宝肯定有事儿,当即也不多问,答应下来:“好!半小时内就到。”

半小时后,苏铁开着一辆带斗子的卡车找到了杨小宝。

车斗子里拉的是几十号朴实的农名工人,他们个个衣衫蒙尘,脸上脏兮兮的,刚干完活儿是一身的汗臭味儿。

工人们笑呵呵的跟杨小宝到招呼:“老板好!老板真是好人啊,请我们到这么好的地方吃饭。”

工人兄弟们的笑容很淳朴,他们没有太多的想法,只要老板给钱,还管饭,那就是好人呐!

杨小宝笑呵呵的跟大家一一握手:“今天把大家请来,是想让大家吃顿饭,我的安排是这样的……”

一番面授机宜,所有人都懂了。于是苏铁和杨小宝打头,几十号人一起涌进海鲜城。

那老板一看这阵势就吓坏了,赶忙把杨小宝拉到一边,陪着笑脸对杨小宝说道:“兄弟,有话好好说,咱们好商量。何必弄这么大的阵仗呢?闹起来惊动了警察对谁都不好是不是?”

杨小宝嘿嘿冷笑:“老板你误会了,咱们今天来不是闹事的,是来吃饭的。”

老板:“吃饭?你们是来捧场的?”

杨小宝:“对头!”

老板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哥们到底玩的哪一出。

苏铁找个位置坐下了,服务员来点餐,苏铁看都不看对服务员说道:“一盘花生米,一瓶凉啤酒。”

“先生您还要点别的吗?”

苏铁:“先上来再说。”

工人兄弟1:“服务员,一盘花生米,一瓶凉啤酒!”

“好的……先生您别的要点啥?”

“先吃着再说啊!万一吃饱了我要多了不是浪费么!”

服务员:“……”

几十号人,一人坐一张桌子,每个人都是只点一盘花生米一瓶啤酒。

海鲜城的服务员给老板告状了:“老板,这帮人明显不是来吃饭的啊!”

老板气的不行:“操,不是吃饭他们来干嘛的?没见都点了菜和酒了吗?”

杨小宝这一招让老板感觉无比的扎手。只点一盘花生米,和一桌酒菜下来,海鲜城赚的钱肯定不一样多。

开海鲜城,要交税,要交租金,还要给工人开工资。要是所有人来吃饭都只喝一瓶啤酒,用不了多久就得倒闭了。

可问题是客户就是上帝,人家就算只点一盘花生米也是来吃饭的。老板总不能把人撵出去,那样就坏了海鲜城的名声了。

老板没办法,只能挨个去求人:“大哥,你看你们这帮人是不是都认识?要么劳驾您挪挪地方,拼个桌?”

工人兄弟:“靠,谁认识他们啊!你看他身上脏兮兮臭烘烘的,谁愿意跟他们拼桌?”

老板心道你妹的,说的就好像你自己多干净似的。

相比起来杨小宝还算有良心的——他和苏铁两个人坐一桌,一人把着一瓶啤酒就着花生米一边吃喝一边聊天,聊得不亦乐乎。看那精神头,有侃到天黑的意思……

老板彻底蔫了,这种手段太毒辣了,不服不行。

“哥!我错了,我现在就把所有服务员叫出来给你看行不行!”

杨小宝一拍桌子:“靠!你早这么干我至于费这么大的心思?快快快,把人都叫出来!”

老板吩咐下去,召集所有男服务员到杨小宝面前来集合,不多时,二三十个身穿统一制服的小伙子在杨小宝面前站成一排。

杨小宝只扫了一眼,脸色就沉下来了。

“玩我呢?人不够!”

领班尴尬的对老板说道:“小孙说他不舒服,今天请假了。”

老板一听就明白了……看来这个服务员是真的心里有鬼啊!

“他人在哪里?”老板黑着脸问领班。

“刚才还在宿舍,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去把他找来!立刻!马上!”

杨小宝笑眯眯的对老板说道:“还是我过去看看吧,万一不是他呢?”

不知为什么,杨小宝明明是在笑,但偏偏给老板一种阴森的感觉。

杨小宝跟在海鲜城领班服务员身后,来到宿舍找那个小孙。结果到了宿舍一看,没人……

领班:“咦?奇怪,刚才还在的,我去找找看。”

领班找了一圈儿,最后来到二楼厕所,一推门,门是锁着的。

“小孙,开门,老板找你!”领班扯着嗓子喊了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杨小宝忽然上前一脚把门踹开了,只听一声惨叫,门后面的人被撞了脑袋摔倒在地上。

杨小宝仔细一瞧就是他没错了!二话不说,上前揪起这个小孙的头发就往楼下拖。

“别打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

小孙惊慌失措的喊叫着,不过却是没有任何的效果。他这么一喊,杨小宝更加确定就是他在饮料里搞的鬼了。

一路拖到楼下,杨小宝把这个小孙像是死狗一样丢在老板面前:“就是他了!”

老板气的肺都快炸了,都是这小子惹出来的祸啊!

“小孙,你坦白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在上菜的时候动手脚?”老板气冲冲的问道。

“老板,我哪能干那事儿啊,我冤枉啊!”

杨小宝拿了一把椅子,大咧咧的在小孙旁边坐了下来,一只脚踩在他的脑袋上,不让他抬起头来。

杨小宝点上一根烟,喷了一大口以后对小孙说道:“小伙儿,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不相信你会故意对付我。如果你痛快点交待,到底是谁指使你的,我可以放过你。”

小孙眼珠子惊慌的转了一阵,似乎有所心动。但最后还是一咬牙否认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杨小宝怒了:“死鸭子嘴硬,看来不给你点动力你是不肯承认啦!”

杨小宝一边说着,一边把小孙的胳膊拽过来,让他手掌摊开,放在地板上。

然后把椅子的腿,又放在他的中指上。

“说不说?”

……这是要上大刑啦!海鲜城里的人都看不下去了,老板也觉得杨小宝当着他和这么多员工的面这么干,有点太过分了。刚想劝劝杨小宝保持冷静的时候。杨小宝就行动了。

“你娘的,不承认是吧!”杨小宝说罢一脚踩在椅子上,小孙顿时发出一阵不似人声的惨嚎。

十指连心,尤其是中指,只要杨小宝脚下再稍微用点力,就得把他的手指活活压断了。

“我错了,我招!我招!是刘哥让我在你们饮料里下药的!”

果然是有这么回事!老板面色铁青,对杨小宝说道:“对不住了兄弟,是我管教不严,手下的人干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个姓孙的入职的时候和店里签了合同,谁干出来违法的事儿,立即无条件解除合同,工资一分都没有。所以现在这个人和我们店里没关系了,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只要不是在我店里就行。”

144冤有头债有主,下药的服务员承认了,接下来事情就好办多了。苏铁放在柜台几万块钱,招呼一帮工人兄弟随便吃喝。这样一来海鲜城不至于受损失,一帮工人兄弟也没有白跟着跑一趟。

杨小宝拖死狗一样拖着这个服务员,搞上了车以后,让他带路去找那个“刘哥”。

来到市里的一处城中村,平房区。

姓孙的服务员领着杨小宝和苏铁,来到一处出租房门口。

“是这里吗?”杨小宝问服务员。

“是是,刘哥他就住这里……”

“叫门!”

杨小宝用力拍了两下门子,里面一个公鸭嗓口齿不清的问了一句:“谁啊!”

服务员:“刘哥,我小孙啊!”

“嗯?你怎么过来了?等着啊!”

出租屋里隔音效果不太好,杨小宝他们听到了里面有穿鞋的声音。

杨小宝等不耐烦了,照例一脚跺开了房门,这个刘哥还没有走到门前,正在纳闷谁这么大的胆子赶来他的一亩三分地上闹事,一抬头看到门外的杨小宝和哭丧着脸的小孙,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这个刘哥身材精瘦,穿着一件花衬衫和七分裤,腿上满是青色的纹身,有皇带鱼还有龙的。年龄稍大点有三十多岁,一脸的胡茬子和油腻,浑浊的眼睛一看就是喝酒纵欲过度没有什么神彩。

这形象一看就是社会上的老油条了,见到杨小宝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就是一生喊:“兄弟们都出来啦,有人打上门啦!”喊完了人以后,这刘哥随手从旁边桌上抄起一个啤酒瓶子就往杨小宝头上抡了过来。

反应倒是挺快,但是那瘦吧身材和壮得牛犊子一样的杨小宝掐起来就有点不自量力了。杨小宝根本就没理会他手中的酒瓶子,上前一步一个窝心脚就把他踹翻在地上。

杨小宝含怒一脚,就没怎么考虑力度的问题。这一脚下来,刘哥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踢碎了。

老流氓本性,刘哥摔倒以后还在骂人:“操……”

一句话还没有骂全了,就被胸口剧烈的疼痛打断了,经验丰富的他知道搞不好是肋骨被踢断了。

杨小宝却不理会这些,又上前一步,提着刘哥的衣领子把他拽起来:“说,是不是金宣萱指使你干的?”

刘哥:“我他妈……”

杨小宝甩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清脆的啊,刘哥耳根子都嗡嗡作响。

杨小宝又问:“是不是?”

刘哥:“我他妈……”

“啪!”杨小宝又是一巴掌甩在另一边脸上,扇的刘哥一嘴血沫子。

“是不是?”杨小宝又问。

刘哥被打懵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干脆,上来就打的猛人,而且杨小宝这家伙力气太大了!刘哥被打的脸上都麻木了,甚至感觉不到疼好像这张脸不是长在他自己身上一样。

看着杨小宝那狠厉的眼神,刘哥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会弄死自己。

这眼神刘哥见过!十年前他还是一个最底层的小混混的时候,曾经有幸见过刘华强刘哥一面。当时的刘华强风头正劲,不可一世。当时的刘华强哪怕一句话都不说,普通的小混混在他面前根本也不敢露出来半分的痞像。刘华强震慑人,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够了。

见过刘华强本人的人,都能从他的眼睛里读出来一个意思:谁惹我我就弄死谁。

而杨小宝此时的眼神,就和昔日刘大神非常的相似。所以刘哥害怕了……

“别打了……我招!是金总让我干的,是她指使我的。”

杨小宝又问:“金宣萱人在哪里?”

刘哥:“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有她电话,可以给她打电话。”

杨小宝:“嗯,那就给她打,让她过来见我。如果她不来,你们两个都得死。”

刘哥傻眼了:“大哥,金总会不会来我也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请动她啊!”

杨小宝:“我不管,反正她不来我就拿你们两个出气。你现在就给我打电话!”

这时候外面一阵嘈杂,苏铁对杨小宝说道:“帮手来了。”

应该就是刚才刘哥喊得那一嗓子起效果了。平房区租金便宜,向来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小混混们没什么正当收入,大多成群结伙的租住这种地方。

“铁哥你帮我看住他们两个,我去会会他们的帮手。”

混子们有昼伏夜出的习惯,哪怕是中午了他们也不一定能睡醒了。所以杨小宝出门以后就看到七八个穿的乱七八糟的混混围了过来,这些人应该都是刘哥的朋友。

这帮混子都年纪不小了,都是三十岁上下。看这阵势,很显然是刘哥吃了亏了。不过再看杨小宝虽然凶,毕竟只来了两个人,所以他们并不怵。

“小兄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是什么人吗?”

其中一个老混子问杨小宝。

杨小宝:“不知道。”

“操!瞎了你的狗眼,你听没听说过黑鞋帮?”

杨小宝:“听说过。”

“嘿嘿,听说过就好,哥哥们就是黑鞋帮的……”

杨小宝已经动手了,这帮人来的真是时候,正好他一腔子怒气没地儿撒去呢!

杨小宝仗着身强力壮,直接冲上去用肩膀把刚才说话的那位顶到了床上,然后就是一顿老拳,咚咚咚都掏在了肚子上。打的这家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其他几个老混子见状赶忙一拥而上,随手抄起什么木柴啊花砖啊就往杨小宝身上招呼。杨小宝皮糙肉厚壮实的牛一样,根本就不在乎。一直把墙上这位打的翻了白眼了,然后继续专心致志的对付下一个。

“啪!”一块崭新的红砖拍在杨小宝后脑勺上,碎成了渣渣。杨小宝扭过头来看看偷袭自己的这家伙,没错就是他了!

抓住衣领子一把抓过来,然后张开大手抓在这家伙的脸上,摁到了墙上。

这个更脆,只两下脑袋上就全是血晕了过去。然后杨小宝又专心致志的对付下一个……

七八个人,有动手的,有没见过这么猛的人吓傻了的。只有一个最机灵的家伙见势不妙,一开始就撒腿跑了。杨小宝打的正欢,也就没注意他,跑了就跑了吧。

杨小宝实在太凶了,不管什么东西招呼到他身上根本不在乎。他只有一个信念,谁敢碰他一下,他就打死谁。

片刻之间,混子们就被揍的在出租房门口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幸运点的晕死过去了,清醒的反而更倒霉,在不住的哀嚎。

杨小宝回到出租屋里,问那刘哥:“打电话了没?金宣萱怎么说?”

刘哥强忍胸口疼痛:“正在说,金总说要你接电话。”

杨小宝从刘哥手里抢过来电话:“喂!你在哪里?”

金宣萱那脆生生怯怯的声音传来:“杨老板,这件事情我做的不对,你要怎么赔偿你我都答应行不行?”

杨小宝:“贱人,少废话!你要么现在过来,要么等我去抓你!等我抓到你,我要找一百个猛男把你轮一百遍!”

金宣萱:“……你不要那么凶嘛!都说了对不起了!”

杨小宝:“我XXX你全家!你个贱人都干的什么事儿,说句对不起就完了?”

金宣萱:“好!你别再动我的人了,我现在就过去当面给你赔礼道歉好不好?”

杨小宝挂掉了电话,拉了一把破烂烂的椅子过来坐下,气鼓鼓的瞪着金宣萱来。

…………

其实,本来金宣萱是不必怕杨小宝的。在省城的地面上,凭她家的势力,除了政府之外还没有怕的人。

但是今天不一样,金宣萱知道自己犯了弥天大错了。

昨天晚上,服务员小孙往橙汁里下药成功以后,金宣萱并没有离开。她特地留下来,就是为了看戏。

谁知道半途中颜雅红竟然走了,然后来了一个陌生女人和杨小宝在一起吃饭。然后没多久金宣萱就看到新来的这个女人下了楼,她中招了。

接着杨小宝也从海鲜城出来,开这个女人的车把她送回了家,并且上楼之后,再也没有下来。

金宣萱很郁闷,可以说计划出错了。但是也没有完全失败,至少是搞了杨小宝一把。

巧合的是,这个小区正好是凰家地产名下的。金宣萱一时好奇,就找到了这家小区的物业,亮明了董事长身份以后,她很容易就得到了所有的住户信息。

物业的经理告诉她,那个叫李燕燕的女人不简单。她的身份是富华区区委书记。

金宣萱当时就懵了!杨小宝固然是要倒霉了,但是万一人家刨根问底,一路查下来,到时候她这个幕后主使估计也得被挖出来。

金宣萱家里确实有势力,但还不至于大到可以随意玩弄一位实权处级干部的程度,毕竟民不与官斗不是瞎说的。

而且李燕燕年纪轻轻就是富华区一把手,前途无限将来进市委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金宣萱知道这件事情或许老爹能帮她摆平,但肯定也棘手的很。让老爹知道了这件事,肯定少不了要狠狠的修理她一顿。

145金宣萱没想到杨小宝竟然这么聪明,这么快就顺藤摸瓜的把她这个幕后主使给挖出来了。还抓了她手下的狗腿子,拿手下的命来威胁她。

金宣萱有点慌了,一慌就乱了阵脚。到底是太年轻,心智不够成熟,到了这时候竟然还想着要保全自己的手下,免得以后没人信服她敢跟着她混了。竟然就答应要来见杨小宝。

金宣萱只想找杨小宝谈谈,希望可以通过赔钱等方法,让杨小宝不要把自己供出来。

当然了,金宣萱只是年轻了点,又不是傻。在已经得知杨小宝是个硬茬子之后,她不会自己上门来送死。所以出发的时候,特地把身边所有的得力手下都叫上了。

…………

在焦急等待的过程中,杨小宝的手机又响了,是李燕燕打来的。

反正早晚躲不过,杨小宝干脆硬着头皮接了电话:“李姐你好……”

“好你XXX,谁是你姐!姓杨的你把我害苦了,我要杀了你……”

果不其然,电话一通李燕燕在那边就不顾形象的把杨小宝一通臭骂,杨小宝干脆把手机拿开,等她骂够了,才又拿回来:“出气了?你打这个电话就为了骂我?我都跟你说了出了这种事也不是我的本意。你要非不信我也没办法。”

李燕燕骂了一通,才恶狠狠的对杨小宝说道:“姓杨的,你给我记住了,守住你的嘴!你要是敢把那件事漏出去了,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

杨小宝愕然!随后喜上眉梢!

哈哈哈!

对啊!我这脑子是怎么了?怎么一开始没想到这一点?

正常情况下,女人遇到这种囧事有选择隐忍的,也有选择报警处理的。可是李燕燕她的身份不一般啊!她可是富华区的区委书记啊!

很显然,李燕燕是不准备把这件事闹大了。如果这件事闹得天下皆知,或许不会影响到她的仕途。但是对她的家庭,对于她的名声影响肯定是巨大的!这件事曝光以后,她还怎么在下属面前拿领导架子?

李燕燕她身份再怎么高贵,终归还是一个女人嘛!

杨小宝当即表态:“是是是,李姐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的。”

“哼!你别以为这样就算完了!你今天抽时间到区委我办公室来一趟!”

杨小宝:“啊?你不会报警了吧,要是有一帮警察埋伏在那里我可不会傻到一头撞上去……”

“报你个头!少废话,就说你来不来?你要敢说个不,我马上给雅红打电话!”

杨小宝:“别别,我去还不行!”

李燕燕冷冷道:“嗯,你尽快吧,挂了!”

杨小宝机灵的很,这就能确定李燕燕是准备把这件事瞒下来了。把自己叫过去,很可能是要谈谈条件私了。

这就好办了,私了嘛,无非是要钱。只要她开口,只要数额不是太大,给她就是了。现在杨小宝心里总算轻松多了……

杨小宝意识到自己把这件事闹的有点大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把这个秘密藏好了。反正人也打了,气也出了。

等了一阵子,金宣萱赶到了。

十几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年轻人把她团团簇拥在中间,来见杨小宝。但是到了地方之后,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这些混子,金宣萱还是害怕了,感觉人还是带的少了。

混子刘哥见了金宣萱顿时找到了救星:“金总,快救救我啊!他们要杀了我!”

金宣萱尴尬的对杨小宝说道:“杨老板,有话好说……你能不能先放了他们,咱们谈谈好不好。”

杨小宝:“可以!”

杨小宝一手一个,把服务员小孙,还有混子刘哥都提起来丢到外面。这两膀子力气,金宣萱看了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进来说话!”杨小宝对金宣萱说道。

金宣萱带来的十几个保镖顿时紧张起来。金宣萱也胆怯的对杨小宝说道:“就在这里说不可以吗?”

杨小宝一阵头疼,看来金宣萱真是被家里宠坏了,她爹的心也真够大的。就这智商都敢让她当老总……

“你觉得带来这几个人,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堂堂金总就这点胆量?放心吧,我不对女人动手。”

金宣萱被杨小宝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终于鼓起了勇气,来到出租屋里。

杨小宝关上门,金宣萱又是一阵紧张。

“杨老板,这件事是我冲动了,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我可以赔给你钱。”金宣萱胆怯的对杨小宝说道。

杨小宝深深的望了她两眼:“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金宣萱低着头:“嗯,我知道她是政府领导。”

杨小宝一阵冷笑:“现在知道害怕了?堂堂金总,有权有钱,也有惹不起的人?”

金宣萱被杨小宝挤兑出来火气:“你以为我怕她?告诉你要不是怕我老爸知道了这件事情会生气,我才不会特地赶过来跟你赔礼道歉。再说了,反正也是你占了便宜,白白给你玩了女人……你就痛快点说吧,要多少钱,我不还价!”

杨小宝有点哭笑不得,他总算是看清楚金宣萱了。这位大小姐,原来本事也没几分,更没有多高的智商。纯粹从小娇生惯养,被家里宠坏的一个小丫头而已。

杨小宝黑着脸对金宣萱说道:“你想多了,我和她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金宣萱:“怎么会?那苍蝇水可是进口货,很厉害的!我不信谁能扛得住那么厉害的药效。”

杨小宝问:“你试过?”

金宣萱脸红了:“你才试过!”

杨小宝心说我当然试过……

杨小宝:“我坦白告诉你吧,昨天晚上,她的确是中了你的诡计了,不过你也把那什么苍蝇水的药效看的太神了。她只是感觉不舒服,喝了几杯水就好了。”

金宣萱有点懵了:“怎么会呢?明明告诉我说很厉害的啊!”

杨小宝:“不信你可以试试啊!”

金宣萱:“试试就试试……少骗我,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杨小宝的确是想坑她一把,不过现在看来这小妞还没缺心眼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被戳穿后,杨小宝丝毫不脸红,一本正经的对金宣萱说道:“小姑娘,我知道你很不服气,你恨我抢了你的生意,赢了你的钱。奉劝你一句,生意就是生意,钱是凭能耐赚的,玩手段耍小心眼那永远都不是正道。我还要警告你,咱们之间原本没什么过节,是你一再找我的麻烦,我已经够隐忍你的了。如果你还敢再打我的主义,下一次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

金宣萱被训了一顿,确是气恼不起来。她又不傻,能感觉出来杨小宝讲的很有道理。

“那……你真不要我赔钱了?”

“我虽然没你们家有钱,但我可以通过做生意慢慢赚,所以我才不稀罕你的赔偿。你只要记住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对别人说就是了。现在咱们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惹恼了李书记,谁都得遭殃,明白了吗?”

金宣萱小声道:“我明白了……你能不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

杨小宝纳闷道:“你想干嘛?”

金宣萱赶忙解释:“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很有道理,所以就想以后在做生意和做人方面,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请教你。”

杨小宝只觉眼前一黑,差点被雷的晕过去。

果真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大小姐啊!就算我说的有道理,可咱们什么关系?我凭什么教你啊!

不过从金宣萱的话里也能感觉出来,她只是有一个黑道背景的老爹,从小耳濡目染的学了一身的臭毛病,本性倒是不坏的,还知道上进。

“别,我以后可不敢再招惹你们家了,惹不起!”

这倒是杨小宝的真心话,他可不想跟姓金的有任何瓜葛,惹不起我躲开你总行了吧!

金宣萱不甘心:“不给也没关系,以后我有事就去7420工厂找你。”

杨小宝一阵头大!得了,还是给了吧!

……拿到了杨小宝的联系方式,金宣萱这才心满意足了。

走出出租屋,金宣萱认真的对杨小宝说道:“谢谢你放我一马,你说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了,我们以后常联络。这里你不用管了,我派人送他们去医院。”

杨小宝:“等一等!”

金宣萱喜道:“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杨小宝没应声,只是上前抓住了那个下药的服务员还有哪个混子刘哥,一人腿上给一脚。

一连几声脆响,两个人的小腿顿时都弯了,又是一通哭天喊地的惨嚎。

“没什么说的,就是给他们点小教训,长长记性!”

金宣萱怔怔的看着杨小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愣了好一阵子,才对身边的人吩咐道:“送他们去医院。”

杨小宝最后又打断这两个人四条腿,一方面是为了出气,教训他们。另一方面,也有立威的意思,警告一下金宣萱,让她知道算计自己的下场。

金宣萱这边是搞定了,杨小宝和苏铁简单交代了一下,让苏铁去接那些工人兄弟。而他,还要去区政府给李燕燕赔罪。

相比金宣萱,李书记可就难搞定多了……

情节火辣,长篇连载。。。

关注后,,免费读全集。。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