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言情小说丨公子,我们才见面,这样套近乎不好的

言情小说精品2018-11-10 03:25:27

点言情小说精品言情小说精品,每天精选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都市言情小说,青春言情小说,网络言情小说,赶快【关注】言情小说精品吧!

01

仙界还从未有过一只海绵位列仙班的前例,所以我封仙的时候,九重天上的大神小仙皆跑到封仙台上来看。那个时候海绵宝宝和派大星还没有出现,我们海绵一族并不受人瞩目。因此在看到如此多的神仙聚集在封仙台上的时候,我的心里其实是很惶恐的。

结果封仙仪式完毕,我正欲谢恩的时候,突然一个趔趄,然后就更加惶恐地从封仙台上掉了下去。

按照九重天上的规矩,封仙仪式进行的时候,须得以原形接受封仙。所以那一日我便是以一只海绵的形态,晃晃悠悠地飘下封仙台,再被仙风一吹,直接撞上了千机崖,被千机崖的戾气所伤,掉下了凡间。

我趴在地上疼得死去活来,同时发现自己不仅使不出仙术,连人形都幻化不出来。

后来一个男人把我捡回去,扔在一堆海绵之中,打算把我卖了。

元气大伤的我只能安安分分待在那堆海绵里,等着自己恢复法力的时候回到天上去。

我在那里平安无事地待了几天,终于有一天一只修长的手将我从众海绵之中拎出来,对着我身后的人说道:“老板,这个海绵怎么卖?”

他的声音很好听,我忍不住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一袭青衫磊落,看得我无端呼吸一窒。

一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什么温润如玉,什么青衫磊落,全都是用来迷惑清纯少女的。

而我堂堂仙界第一位海绵上仙,在九重天上厮混上千年,竟然还会被他轻易迷惑,委实有些丢脸。那人与老板口舌厮杀良久,最终以一文钱的价钱将我收入了囊中。

他微笑着轻轻抚了抚我的身体,声音也极其温柔,与刚才用生命在讨价还价的他判若两人:“小海绵,本少爷带你回家。”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公子,我们才见面,这样套近乎不好的!

怎奈我如今还未恢复法力,话也没法说,只好非常郁闷地跟着他回了家。

他叫宋棠,家里是开染坊的。他家的染坊生意很好,染出来的布二十年不褪色,颜色又纯正得很。

我看到他家染坊几十个大染缸的时候就有些担心,他把我买回来,不会是用来刷缸用的吧?

我吓得忍不住一抖,从身上抖落了几滴水来。

宋棠仿佛是才意识到我没有被绞干,双手一用力,将我身上的水全都挤了出来。

我简直又羞又怒,好歹我也是刚刚位列仙班的海绵上仙,这般被一个凡人又是揉又是摸又是挤的,叫我以后还怎么在仙界抬起头来!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等本上仙恢复仙身和法力,看我不好好教训他一番!


02

宋棠并没有将我拿来刷染缸。我原以为我换了一个地方仍旧能够安安稳稳地休养,顺便吸收一下天地灵气,早日恢复法力。

但事实证明,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宋棠虽然只花了一文钱就将我买回了家,可是他这个人抠门得紧,是绝对不会花一文钱买一个海绵当摆设的。况且我长得委实普通了些,还没有当摆设的资格。

于是那天晚上,宋棠对完一本账本以后,便将我拎起来,扔进了一只大水桶里。

我猛呛了几口水才清醒过来,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他终于要拿我刷桶了吗?

那水温温的,漂在上面其实舒服得很,可是一想到等下我要被用来刷桶,我就拼了命地在水面上游啊游,游啊游……就是游不上岸。

我堂堂仙界第一位海绵上仙,怎么可以被一个凡人用来刷水桶!

不过下一秒,我就发觉了不对劲。

因为我发现宋棠开始脱衣服了。

我顿时不游了,轻飘飘地漂在水面上。

他……要干什么?

那时已是仲夏,他本来就只着中衣,此时轻轻扯开腰间的带子,身上的衣衫就掉落在了地上。

那是上好的料子,从他身上滑落到地上也不过是眨眼间的工夫。

我猛地转过身去,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精壮的身躯,什么八块腹肌,我统统都没有看到!

身下的水翻起千层浪,与此同时,我听到他好听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咦,你这小海绵,浸入水中怎么全身变成粉红色了?不过粉红色倒是比黄色好看多了!”

我好想抽他!哼,本上仙害羞,脸红不行吗?

他没再继续说话,一把抓起我向背后擦去。

在我的身体撞上他背部的刹那,我几乎血脉偾张,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来他花一文钱将我买下来就是要拿我搓背用的!什么叫作肌肤相亲?这就是!我堂堂仙界第一位海绵上仙,不光丢了清白,连一世清名也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03

我没有想到喝了几口宋棠的洗澡水,我的法力竟然恢复了一点。我一路跳到宋棠的案牍之上,几乎是恶狠狠地瞪着他,尽我所能地用最恶狠狠的目光瞪着他。

而他愣在原地,眨眨眼,再眨眨眼。

我觉得我有必要做些什么,让他意识到我不是一只普通的海绵,而是九重天上第一位海绵上仙!

就算他不对我三跪九叩、毕恭毕敬,至少也不能用我来搓背!

一想到昨天晚上他对我做的那般无耻的事情我就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将他海扁一顿。

我想来想去,最后终于将目光落在了他手中的笔上。

虽然我说不了话,但我可以用写的!

我于是跳到他的账本上,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笔,抱着他的笔开始在白纸上写字:“本上仙是仙界新晋的海绵上仙,因为极其复杂的原因来到凡间,暂时失去了法力。你要是再敢对本上仙无礼,做出昨天晚上那样的举动,待本上仙恢复法力,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写完以后自己又读了一遍,觉得写得非常好,既不失我堂堂仙界第一海绵上仙的威望,又恰到好处地警醒了他一番。

而我没想到的是,宋棠竟然一把拎起我,凑到眼皮子底下看。

这是我上千年来第一次离一个男子这般近,当然要撇去昨天晚上那段不算。

宋棠这个人生得很好看,近看起来更好看,又长又密又翘的睫毛,我望着忍不住就数了一遍。

就在我数到第一百三十七根睫毛的时候,宋棠终于说话了:“小海绵,你居然成精了?难不成是昨晚吸了我的精气?”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我愤怒地从他手中爬出来,跳到白纸上,抱着笔继续唰唰地写:“你才成精了,你全家都成精了!本上仙是仙!上仙你懂吗?”

宋棠仿佛是恍然大悟:“哦,原来是海绵上仙呀!小海绵,如今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你就算曾经是个上仙,如今却是我花一文钱买回来的海绵,顶多会跑会跳还会写字,但仍然改变不了你是我用一文钱买来的海绵这个事实。”

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他轻轻勾起唇角:“所以本少爷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比如像昨天晚上那样给我搓背。哦,不,既然你自己会跑会动,那么就自觉给我搓背吧,本少爷就不动手了。”

好想一脚踹死他!

我恶狠狠地抱着怀中的笔,在纸上怒写:“你竟敢这样对本上仙!待本上仙完全恢复法力,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宋棠皱着眉头、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正在我扬扬自得,以为他被我成功威慑到的时候,他说话了:“小海绵,你只会说这句话来威胁我吗?能不能换个花样?”我积在胸腔里的一口老血终于猛地喷了出来!


04

从那以后,我便沦为了宋棠的奴隶。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如今我法力没有完全恢复,只好暂时委曲求全。

为了不被宋棠拿来搓澡,我与他约法三章。宋棠认为他花一文钱将我买来,我便必须发挥出作用,从而不让他的一文钱浪费。

于是他在写字的时候,就会使唤我:“小海绵,磨墨!”

而我只能将怒气全都深深藏在心底,抱着墨锭,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开始磨墨。

有时候他懒得写字,就将账本推到我的面前,邪邪一笑:“小海绵,抄账本!”

他虽然长得好看,可是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只想海扁他一顿。好吧,看在他长得这么好看的分上,就不打脸好了。

而现在我只能乖乖地抱起笔开始抄账本。

那真是我海绵生中最屈辱的时候,我一度想给宋棠下药毒死他。不过我一直没有将这想法付诸行动,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我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也不是因为本上仙心地善良,而是我突然想到,万一这是天君大人给我的试练怎么办?

九重天上的大神上仙皆是历劫成功,进而飞升成仙的,而我却什么也没做,不过是在仙界混吃混喝了上千年,突然就被封了仙。

因而我觉得,此番必是天君大人给我的试练。所以只要我乖乖地忍受住宋棠的剥削压榨,等到天君满意了,我必是能再次成仙的。

于是我每天都屁颠屁颠地做着宋棠吩咐我做的事情,却在心中问候他十八代祖宗一万遍。

一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发现宋棠有了心事。

他开始不再使唤我,本来我应该欢呼,觉得高兴才是,但是我看着他坐在案牍前皱着眉发呆的样子,委实高兴不起来。

于是我小心翼翼扯了扯他的衣袖,然后抱起笔,在纸上写:“喂,你怎么啦?”

宋棠摇摇头,抚了抚我的身体:“我没事,小海绵,今日就给你放个假,你去玩去吧。”

我全身的汗毛又忍不住竖了起来。

每次宋棠摸我身体的时候我都会这样,他到底知不知道男女有别啊?

我于是跳到一边,不理他了。

后来连续好几天,宋棠都没有再使唤我,我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大概这就是凡人所说的犯贱吧。

那几日我时常看到他站在院子里的一棵梨树下,静静地望着远处。

我一度觉得他的背影看起来很忧伤,直到后来从老管家的自言自语之中听到他已经连续多天不管理染坊的时候,我才愤怒地抱着他的裤脚将她往房间里拖,然后在纸上怒写:“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你竟然连染坊的生意也不管了!”

宋棠动了动嘴唇,犹豫了很久才说道:“我给邵家二小姐送去了一匹布,被退回来了。”

我惊呆了。

邵家二小姐名叫邵青青,是宋棠的青梅竹马。我见过邵青青几次,端的是极好的模样,不过再好看又怎么样?我的嘴角抽了抽,抱着笔继续怒写:“就为了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就颓废了这么久?你还是个男人吗?等等,你是不是喜欢邵二小姐?”

他点了点头。

我更加愤怒了:“你一个大男人,为了区区一个女人,竟然连生意都不管了!我都觉得羞耻!以后出门千万不要说我认识你好吗?”

宋棠猛地抬起头,他的目光第一次那样冷漠地望着我:“她不是区区一个女人。”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是我喜欢的、想要保护一辈子的女人。”

我愣住了。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于陌生,也许是我震惊于平日里那样压榨我的他也会有这样认真、这样深情的时候,总之我只能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05

那天晚上我抱着宋棠的笔在纸上写了一夜,第二天天一亮将纸卷一卷,抱着纸去找宋棠。

我一只海绵极其辛苦地跳到他的房间,将纸摊在他面前,扯着他的衣角让他看。

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将目光投向了那张纸。

我在纸上写的,是从我看的一些市井故事里总结出来的追女法宝。

我得意地望着宋棠,而宋棠只是神情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我生怕他不懂我的意思,就在纸上继续写:“我昨天说你的心上人是区区一个女人,确实是我的不对。所以我决定帮你追到她,来弥补我的过错。”

宋棠怀疑地望着我:“就凭你区区一只海绵,我能相信你吗?”

我气得涨红了脸,整个身体也跟着变成了粉红色。我堂堂仙界第一位海绵上仙,虽然如今成为了凡间最普通的一只海绵,可我也是有尊严的!

我拖着笔在纸上划拉出一行字:“不相信就算了!”

宋棠一手挡住我的去路:“那就试试吧。好歹你也是我花一文钱买来的,总要物尽其用嘛!”

物尽其用!真是没见过比他更抠门的人了!而且我都已经为他做了这么久的苦力,被他压榨了这么久,难道还不值一文钱吗?我堂堂仙界第一位海绵上仙,劳动力就如此廉价吗?

我气呼呼地瞪着他,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只好开始为他制定初步追女计划。而宋棠优哉游哉地坐在案牍前啃苹果,看得我气不打一处来。

哼哼,所有的账本上仙全都记着呢,等到本上仙恢复法力,看我不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咦,我好像真的只会这一句威胁……算了,这又不是重点!

秉着“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坚持不懈就是胜利”的原则,我鼓励宋棠继续送邵青青布匹,直到送到她接受为止。

不过在看到宋棠为邵青青选的布匹的时候,我还是呆了呆。难怪邵青青会将布匹退回来,就是换了任何人,再喜欢宋棠也会将布退回来!

宋棠为邵青青选的布匹,底色是鲜绿色的,上面绣的是一团一团的大红花。

我黑着脸望着他,抱着笔在纸上写:“大哥,红配绿,你的口味还能再重一些吗?”

宋棠愣了愣,面上微微红了红:“我只是觉得青青穿红色和绿色会很好看。”

我在仙界活了上千年,从来没有见到过男人脸红,而且之前一直觉得男人脸红是非常掉价的表现,可如今望着宋棠微微涨红的脸,却只觉得他委实令人讨厌不起来。况且他本来就生得好看,脸红起来竟然还另有一番风味,一时叫我看得呆了一呆。

等到宋棠喊我好几遍“小海绵”,我才猛地惊醒过来,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

都是活了上千年的上仙了,又不是没见过好看的男仙,如今却对一个凡人发起花痴来,果然是越活越回去了,再这样下去这劫怕是历不成了!

我唰唰地在纸上写:“穿红色和绿色好看,那你也不用把两种颜色合起来啊!你就送两匹布,一匹绿色、一匹红色不就好了?”

宋棠点点头,突然看着我正色道:“其实我觉得,像你这样,也是很好看的。”

我呆了一呆,他……是在夸我好看?

我的全身又不由自主变成了粉红色。

而他继续说道:“你这样的黄色,肯定也很适合青青。嗯,现在这样子的粉红色也很好看。”

我要是一只猫或一只狗的话,一定一巴掌呼死他!是!你家青青穿什么都好看!

反正……肯定比我好看。

我望着宋棠那张好看却欠揍的脸,突然就有些忧伤。我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而忧伤,我只知道我真的很想痛扁他一顿,连带着那个邵青青,一起痛扁一顿。


06

在我的英明指导下,宋棠的追女计划终于有了进展。他送去的那两匹颜色纯正的布终于没再被退回来。我就说嘛,一个正常的女孩子怎么会喜欢红配绿的搭配呢!

为了这事,宋棠高兴了好几天,他甚至还抱起我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无奈我只是区区一只海绵,他单手便能将我擎起来,委实不需要双手抱我。

自从我当了宋棠的爱情军师以后,他便再不使唤我干粗重的活,每天都把我供奉起来,而且走到哪里带到哪里,生怕我给别人拐跑,给别人做军师去了。

我有些鄙夷地看着他:“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白痴,连一个女人也不会追好吗?”

他仍然不管不顾:“那也得带着你,万一路上遇到青青了,你这个军师要立刻为我出谋划策!”

我默了默,抱着笔轻轻地写:“我总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给你写字吧?会被道士当成妖怪收了的!”

他仰起脸得意扬扬:“不用怕,本少爷会罩着你的!”

虽然我再也不用被宋棠剥削了,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如今为他出谋划策的日子,还不如以前被他压榨的时候开心。

本来宋棠打算为了邵青青没有退回布匹庆祝一番,结果还没有想好怎么庆祝,邵青青便差了一个侍女,送了一些礼物过来。

就在我以为那邵青青是因为“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的礼节,也对宋棠上了心才会回礼的时候,那侍女说话了:“我们家小姐非常喜欢那两匹布,宋棠少爷真是有心了,我们家的布庄刚开业就送了布匹过来。那两匹布已经卖疯了呢!小姐派我来,就是问一问宋棠少爷,可还有没有那样的布匹?我们家小姐打算多订一些。”

敢情那邵青青会错了意?她根本不是因为对宋棠有意而收下布匹!

我担忧地望向宋棠,果然他的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紫,像是彩虹一般变换了好几种颜色。

那天晚上宋棠因为他那脆弱而幼小的心灵再次受到了伤害,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喝闷酒。

他。

他喝了一坛又一坛酒,他的酒量极好,眼中依旧清明一片,看不出半分醉意,可他眼中的悲伤那样明显,看得我的心也跟着抽疼起来。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只好一头扎进酒坛里,想要陪他一起喝酒。那酒真是烈,我猛地呛了好几口,发现我的酒量不是一般的差,竟然就这般醉了。

迷迷糊糊之中我恍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好像长出了手和脚。我一把抱住宋棠,望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好像还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带着些微的醉意:“宋棠……邵青青不要你,你不要难过……世界上的好女人多的是,你长这么好看,虽然脾气臭了点,可还是有人要的!”

恍惚之中我好像看到宋棠勾唇笑了笑,然后问我:“那小海绵,你要不要我?”

我觉得困得厉害,连思考的能力也没有,更别提开口说话了。于是我最后眨了眨眼睛,头一歪,倒在宋棠的怀里睡着了。


07

我醒过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我发现我已经能够幻化成人形了。要是早知道跳进酒坛子里泡一泡就能化成人形,我早就这么干了,也不用这么委曲求全地在宋棠的压榨下辛苦干了这么多粗活。

我四处找了找,都没有找到宋棠,正欲回到他的书房等他的时候,突然瞧见宋棠的亲爹宋老爷子带着一大帮家丁和一个七八岁的小道士朝我走来。

宋老爷子身旁的一个家丁指着我对宋老爷子说道:“老爷,就是她!我昨天亲眼看到少爷花一文钱买来的海绵转眼间变成了人!她就是海绵精!”

我翻了翻白眼,拜托,一定要强调本上仙是一文钱买来的吗?本上仙很廉价,本上仙心里清楚得很,用得着这么几次三番提醒我吗?

宋老爷子倒没有在意我是宋棠花几文钱买来的,他对着那小道士说道:“道长,请您立刻收了这妖精吧。”

我再次朝天翻了个白眼,我好歹也是一个上仙,竟然派一个奶都还没断干净的小屁孩来收我,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那小道士好像是知道我的心思一般,奶声奶气地说道:“我家师父是这世上法力最高的青云道长,连玉皇大帝都要让他几分。我虽然法术学得没那么好,不过师父大人赠送了我几张符,用来收服你那是没问题的。”他说着从怀里掏啊掏,像是掏鸟窝一样掏出一张符来,继续奶声奶气:“你放心,我师父天性善良,给我的符也是没有副作用、无痛的,你乖乖过来,我给你贴上吧。”

我呆了呆,有这样收妖的道士吗?我决定不理他,径直走开去找宋棠了。

才走了两步,小道士手中的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朝我飞了过来,我一下子就动不了了,并且变回了海绵的样子。

这小道士还是有两招的,真是小看了他!

小道士将我关在了柴房里,然后对宋老爷子说道:“我不知道怎么收服她,不过这张符只要贴在她的身上,她就不能动弹,这样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饿死的。”

小道士,你能再蠢一些吗?你见过吃东西的海绵吗?你见过因为不吃东西而饿死的海绵吗?

宋老爷子想了想,竟然觉得非常有道理,把我丢在柴房里,带着一大群人走了。

喂喂喂,你们别走啊!本上仙怕黑啊!

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听到我的心声,而且就算听到了也不会理我的……

宋棠……你到底在哪里啊?不是说好了你会罩着我的吗?

我想起那一日他信誓旦旦地说会罩着我的样子,突然有些生气,果然男人都是骗子!再不相信他的鬼话了!

我在那又黑又冷的柴房里待了整整一天,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柴房的门“砰”的一下就被人推开了。

我惊喜地望向门外。

柴房外的阳光照进来,那简直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明媚的阳光,而宋棠站在那阳光里,向我微微一笑:“小海绵,我来带你出去。”

我感觉我的心跳都要停止在那一刻了,宋棠果真生得是极好看的,笑起来就更好看了。

而就在我几乎要感动得落下泪来的时候,他猛地扑过来,抱起我面前的一只海绵,轻轻抚着它的身体:“小海绵,你受苦了。”

我一口老血再次喷出来!

拜托,我才是你的小海绵!那是什么鬼啦?那只海绵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该死的宋棠,看这里啊看这里!我在这里啊!

可是宋棠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心声,而我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宋棠抱着那只莫名其妙的海绵走了出去。柴房的门“吱呀”一声被关上,顺便把阳光也阻隔在了门外。

我简直要哭了。


08

后来我独自一只海绵待在柴房里,静静地想了很多事情。

我想起我第一次和宋棠见面,他那欺骗无知少女的温润如玉的样子;我想起他每天压榨我,使唤我干粗活,我虽然满心抱怨,可是后来想想,那也确实是很美好的日子;我想起他因为邵青青的事情难过得喝闷酒,那个时候我什么也不能为他做,我的心里难过得像是刀绞一样……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他了。

可是喜欢上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凡人,我的下场有点惨……

他终于在柴房找到我的时候,却误以为那只莫名其妙的海绵是我,因而错失了救我的最好时机。

但是,我一点也不怪他。

大概这就是真正喜欢一个人吧,无论他如何蠢,无论他将你推到什么样的地步,你都不舍得怪他。

后来那个小道士向他师父求了些三昧真火,让宋老爷子点火烧了我。

直到那一刻我才醒悟过来,这大概就是我历劫的最后阶段了。我在凡间的海绵身一死,大概就能真正飞升成为上仙了。

可是,我有些舍不得,我舍不得宋棠。

小道士将火点燃的那一刻,我看到宋棠冲了过来,可是宋老爷子一声令下,就有好几个家丁将宋棠拦在了门外。

我看到他额头青筋直跳,他的声音也是沙哑的,一点也不像平日里那般好听:“你们放开我!”

他拼命挣扎,可是那几个家丁都比他壮实,任他如何挣扎都不能挣扎开来。

后来他终于停止了挣扎,一脸愧疚地望着我:“小海绵,对不起……”

我很想告诉他,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小海绵很快就能飞升成仙,那是小海绵一直期待的事情。

可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只能望着他漆黑的眸子里掺杂的一些莫名的情绪,我看不懂,也不想去深究了。我只是有些担心,他那样笨,如果我不在他身边,他要什么时候才能追到邵青青啊?若是我不在他的身边,他一个人喝闷酒,又有谁会陪着他呢?

可是我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

火舌舔上我身体的时候,我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我看到宋棠惨白着脸并突然落下泪来。

他能为我落泪,我真是……真是太高兴了。


09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封仙台,九重天上的大神小仙皆围在我的身边:“恭喜青冥上仙历劫成功。”

我站起身来微笑着回礼,明明成为了我梦寐以求的青冥上仙,终于能名正言顺地自称本上仙了,可是我却只觉得怅然若失。

我真想知道,还在凡间的宋棠,他怎么样了……

后来有一日,我偶然听到两个小仙娥嚼舌根,说是仙界以不近人情出名的风神息风因为徇私生生受了三十三记刺骨冰鞭,至今还在养伤。我本来无意听墙角,无奈耳力太好,她们说的话皆钻入了耳中:“息风上神端的是生得极好的模样,要是他能为我徇私一次,我就是魂飞魄散也愿意啊。你可知道他是为了谁徇私吗?就是刚刚飞升成上仙的青冥上仙啊。”

我的脑中“轰”的一声炸开来了。

我飞身至那两个小仙娥身边,揪着她们的领子问: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两个早已吓得不轻,哆嗦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我。

那大概要从我去凡间之前讲起了。

天君大人制定我历劫的计划的时候,玩心突起,想着要我在封仙台上摔一跤,再让息风吹一股风,将我吹到千机崖上去。

于是便就有了我在封仙台上出尽洋相的那一幕。

然而息风自作主张,跟着我一起下到了凡间。

本来天君的设定是让我被凡间的宋棠折磨致死——天君大人,你真是太暴力了——但息风心中不忍,便附身在了宋棠身上,尽量减轻了对我的折磨。

他虽然能附在宋棠身上,可是宋棠本来的生命轨迹是不能被破坏的,于是他虽然并不喜欢邵青青,可是宋棠喜欢,所以他不得不装成喜欢邵青青。

再后来我历劫成功,而他回到天庭,立即被天君罚下了诛仙台。

我听完那两个小仙娥的话,猛地推开她们,朝着息风的落云殿跑去。

我赶到那里的时候,息风正在养伤。

他看见我的那一刹那,原来冰冷好看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比在凡间的宋棠还要好看,他的声音也比宋棠的还要好听:“小海绵,你来了。”

我的眼中湿湿的,望着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含着泪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他的声音格外温柔:“我第一次见你,是在天碧崖上,那时你还不会幻化人形,一心只想上九重天,修成上仙。仙界自有仙规,你以海绵精的身份是绝对不能上天碧崖的。于是我随手招来一阵风,将你吹了下去。可是没过几天,我又在那里看到了你。你爬得很辛苦,可我只能再次将你吹下崖去。这样一直重复了一百年,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固执的海绵?一千年后你终于修成一个小仙,也能够化成人形,才上了九重天。”

“后来我开始注意你,你虽然看起来懒散,却仍旧很用心地修习仙法,期望有朝一日能飞升为上仙,光耀海绵一族。天君要你历劫的时候我就在想,无论如何都要守护这个固执而努力的姑娘,再不让她受苦受难。”

他漆黑的眸子静静地望着我,而我终于看懂了他眼底的深情。

我咧开嘴冲他傻笑,就像窗外菩提花开,令人满心欢喜。



作者: 暖饮雪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