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言情《豪门替身新娘》小说免费阅读

冬冬阅读2018-08-07 08:48:24

一、难产(1)

产房外面,一个高贵容妆的妇人焦急地迈着步子,不停地走动着,企图让自己的心里更平静一些,自家的媳妇已经进去很久了,可是孩子却一直没有生下来。

然而,产房的外面,却坐在着冷漠的一男一女。男的闭着目,女的拿着小镜子在为自己补妆。

“伯母,你别再晃来晃去了,晃得我眼睛都花了。”女子口气里有一点不耐,说完,又为自己点了一下嘴唇,那闪着朱红色的嘴唇在灯光的照耀下便她显得更加得妖艳。

“紫绚啊,诗彤在里面生的可是我们方家的骨肉啊,我能不着急吗?”

丁紫绚收好了镜子道:“她生她的,你在这里急有什么用?你以为你急就能代替她了吗?”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位护士拿着一份协议走了过来。

“护士,怎么样了?生了个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方太太欢欣鼓舞地走了过去道。

可是护士却皱了一下眉头道:“病人还没生呢?请问你们是病人家属吗?”

“是的,是的,我是病人的家婆。”方太太焦急地对着护士说道。

“病人失血过多,现在很危险,这里有一份协议需要家属签字,你们是愿意保大人还是保小孩子?”

“什么?保大人还是保小孩?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方太太感到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后面的丁紫绚便站了起来冷冷地道:“那还用问吗?当然是保小孩子啦?”

而一直闭目的方天硕这回终于睁开了眼睛,缓缓向这边看来。

“天硕,这……”方太太有些为难了!

方天硕想了一下,表情依然冷得像座冰山一样,最后,她简单地道出三个字:“保小孩!”

丁紫绚听了,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伯母,你都听到了吧!连天硕自己都说要保小孩了!”

“但是……”方太太还想说什么,却再次被丁紫绚打断了:“别在那里犹豫了,天硕!快,把字签上吧!”

这回方天硕走了过来,拿起笔,丁紫绚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脸。正当他想要在上面签字,外面突然冲进了一个女人道:“不,天硕,你不能签!”

他们三个同时回头一看,是一位穿着简单朴素的太太,她脸色憔悴,却因为过份的担忧而显得更加得苍老。

她是产妇的妈妈,看见她,方天硕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为难。握着笔的手在空中停了下来。

“天硕,你怎么能这样对诗彤,她嫁到你们方家受的委屈还不够吗?为什么你连她最后的生命也要催残?她嫁给你,你不爱她,我认了,她在方家毫无地位可言我也认了,但是现在,她面临生死关头,难道你连她仅剩的生命也不留给她吗?我家诗彤究竟做错了什么要遭这样的惩罚?”女人的口气充满了责备。事实上,王诗彤在方家受的委屈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诗彤嫁到方家,就得按我们方家的规则来办事,我希望你最好少插手,以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丁紫绚语气冷冷地道。

“我是诗彤的亲妈,我说保大人就保大人。”王诗彤的妈妈王太太反驳着。

“她是我们方家的人,我们方家说保孩子就保孩子。”丁紫绚同样不退让,依旧坚持自己想法。

“丁紫绚,你先别口口声声说‘我们方家’‘我们方家’,现在你还没有嫁进方家,真正的方家少奶奶是我女儿诗彤,而不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你……”一说到“不要脸”三个字,丁紫绚的脸色刷得一下子就全红了起来,要知道那件事一直成为众人的笑话,都过了一年了,想不到她今天还会挖出来嘲笑自己。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孕妇和小孩都处在危险中,如果你们还不能决定,只有可能孩子和大人都保不住,你们还是赶紧签子吧!”护士看着此情此景,分析着此时的危险情况。

“保大人!”

“保小孩!”

王诗彤的妈妈和丁紫绚同时道。而他们刚一说话,马上看向方天硕,因为最后的决定权,在他的手里。

“天硕,就当是我求你了,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希望你看在我年老的份上,保大人吧!我不想白头人送黑头人啊!”

“哼!就知道博同情!天硕,如果你是爱我的话,你就签字,保小孩!”丁紫绚的语气同样不肯退步。

方天硕终于有些犹豫了。一边是现任的妻子,一边是多年的恋人。

“你们究竟决定好了没有啊?”护士的语气同样冰冷至极。看他们在那里争了半天也没有结果,实在是没有多少耐心等下去了。

这回,她们不再作声了,静静得看着方天硕,两人心里都充满期待。

“天硕……”这回是他方太太说话了。

方天硕转过头来,看着他妈妈。

“还是保大人吧!”方太太最后轻轻地道出来。

王太太一听,马上激动得握住了她的手道:“亲家,谢谢你!”

方太太微微一笑:“何须言谢?”其实是他们方家应该跟她们说对不起才对啊!

二、难产(2)

王太太已经等不及了,她忙把笔放到了方天硕的手心道:“天硕!我的好女婿,你快签字吧!诗彤在里面等着你救呢!”

她的声音有些发抖,像怕极了再慢一步的话女儿就这样离开自己了。

可是就在方天硕要签下字的时候,丁紫绚突然又道:“保大人可以。不过,我要在这里事先声明,生完孩子后王诗彤跟方家恩断义绝,以后不得再来往。如果到时如果大人小孩子都平安了的话,那么孩子必须归我们!”

丁紫绚的要求犹如尖刀一样刺在了王太太的心脏里面,她整个人瞬间像结了一层冰一样,全身透彻得凉!

“紫绚……”方太太眉头皱了一下。

“伯母,难道你不想这样吗?孩子可是方家的骨肉,难道你不想他留在你的身边吗?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方家着想啊!”丁紫绚看中了这是方太太的致命弱点。

“可是这也不必要她跟我们脱离关系啊!”方太太紧皱着眉头道。

“她不跟方家脱离关系?难道还要跟天硕纠缠不清,要我和她共侍一夫不成?”丁紫绚瞟了一眼方天硕,心里很是不满。

方太太果然有些犹豫了。

“怎么样?你们究竟签还是不签啊?磨蹭了半天,还是得不出个结果来!要不要我倒几杯茶来让你们坐下来慢慢争个够啊?”护士已是很不耐烦了,态度实在是让人感到心寒。

爱女心切的王太太想了一会,终于道:“好!我答应你们!天硕,你现在可以签了吧!”只要能救活女儿,不管什么条件,自己都会答应。

方天硕不语,目光冷冷得看了王太太一眼,最后终于在纸上写下了“方天硕”三个字!

护士拿着协议走进了手术室。而王太太,整个人颓废地坐在了凳子上,感到自己的心好像被掏空了一样,没有了孩子,不知道诗彤到时会不会怪自己呢?

此时此刻,她心里很矛盾,既希望大人孩子能够平安得来到这个世上,可是又怕被他们抢走后王诗彤会更加得痛不欲生。

护士刚进去了不久,突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生了!生了!孩子终于出生了!”方太太第一个惊喜得叫了出来。

而王太太……

不是说保大人吗?为什么此时却传来了孩子的声音?难道真的如丁紫绚说的那样子母子平安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面对孩子的割舍和被迫赶出方家的残忍。

她坐在那里,说不出自己此时的心情是开心还是难过。

护士走了出来,对他们道:“恭喜你们,大小平安!”

此话一出,三个女人的脸色都有着不同的色彩,只有那个方天硕,依然冷得像座冰山一样。

方太太急忙走了进去道:“护士,是男是女啊?”

“是个男孩!”

“啊?男孩啊?那真是太好了!老天有眼,我们方家有后啦!”方太太高兴得都合不拢嘴了。

王太太,看了一眼他们后,有些苍白无力地道:“护士,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我女儿吗?”

“可以,不过你们不要看太久,病人现在很需要休息,尤其记得不要给她受伤何的刺激!”

“我知道!我知道!”王太太说完,已迫不及待冲进去了。

留下他们三个人对望了一眼后,方太太道:“天硕,我们一起看看诗彤吧?”

“不了!”方天硕冷冷地道:“公司里还有很多报告等着我签字!”说完,他转过身子头也不回得就走了。

丁紫绚一脸得意地看了一眼方太太:“伯母,相信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听到了。现在,我马上去叫律师拟一份他们的离婚协议书,等明天王诗彤一醒来,马上就要她签字!”

“紫绚,这怎么行,刚才护士不是说过了吗?诗彤她现在不能受刺激的……”

“她能不能受刺激那是她的事,与我无关!就算她今天死在了这里,那也是王家跟医院的事情!总之,这婚他们是离定了!”说完,丁紫绚还没有等到方太太说话,但转过身子,扭着水蛇腰离去了。

“紫绚……”方太太看了看,可是丁紫绚已经拉起了方天硕的手当作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一起离去了。最后,她只能叹息一声,转身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王诗彤的脸色苍白得跟身上盖的白帆布一样,就连嘴唇也像被大雨冲洗过一样,她眼睛微微眨动着,虽然疲劳至极,可是脸上却挂着笑容。

王太太站在她的旁边,轻轻得抹着眼角的泪水,几次欲言又止。而在王诗彤眼里看来,她之所以会抹眼泪,那是因为太高兴了。

“诗彤,你现在感觉了好点了吗?”方太太轻轻走了进来道。

王诗彤转过头,冲她微微一笑:“妈,我没事!只要能把宝宝生下来,我这点苦算得了什么?你快点把宝宝抱过来给我看看,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呢!”

一说到孩子,方太太马上高兴得凑近了孩子的面前道:“哇!你看这孩子长得多可爱啊,眼睛像你,鼻子像天硕,嘴巴就是你们两个的结合体!”

三、抢走孩子(1)



小孩子的皮肤光滑透亮,弯弯的大眼里镶着两颗幽深的黑色宝石,小巧笔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粉红的樱桃嘴,越看方太太的心里越是疼爱。

王太太高高兴兴得打量着自己的孙子,突然听到王诗彤道:“咦?妈,天硕怎么没有来啊?”

“他……”方太太一下子犹豫了,她和王太太对望了一眼,眼神有些尴尬起来。王太太此时也有些不解得看着她,刚才他明明还在外面的,现在怎么没进来呢?

“他啊……嗯……刚才还在外面的,可是突然间公司里来电话,说有很多报告等着他来签,所以……”

王诗彤的心情无比得失落起来。而王太太这时却冷哼一声道:“什么报告这么重要啊?非得这个时候签不可?”

方太太的脸情显得极不自然了起来,而王诗彤却急忙替方天硕解释道:“妈妈,公司的事情就是这样!有些报告是等不得的。有些报告签得不及时的话,有可能几亿的生意就泡汤了。”

其实王诗彤是在安慰着妈妈,也是在安慰着自己的,她不再去多想,也不想去想,这么多年,她自己也清楚自己在方家的地位,而天硕对自己已不再是从前了。

“哦?是吗?”王太太装作糊涂地道,问得很小声,心想,女儿啊,这个时候你还那么替他们着想?方家的人,像我女儿这么好的媳妇你们还不懂得珍惜。

“好了好了!我看诗彤也累了,刚才护士也说过了,她现在不适宜说太多话,亲家,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方太太急忙打住了道,生怕再呆下去的话,会露出更多的马脚来。

王太太看了方太太一眼,只好点了点头,安慰了几声王诗彤后,两个妇人便走了出去了。

第二天

王诗彤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就听到外面好像有人在争吵。

“不要,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女儿,她刚生完孩子……”外面传来了王太太的声音。

“识相的,你就滚远一点,难道你忘记了昨天在产房门口说过的话了吗?我现在来只不过是履行义务而已。”

是丁紫绚的声音,她来这里要做什么?为什么妈妈要跟她吵起来?她一睁开眼睛,便看见丁紫绚气势汹汹得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王诗彤知道,那个男的是方家的律师,手里还拿着一份东西,而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呢?

王诗彤看着他们,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王诗彤,这里是五千万的支票,你拿了钱,从今以后,你就和方家没有任何的瓜葛了!五千万这个数目相信有点脑子的人也知道我们没有亏待你!”丁紫绚语气冰冷至极得道。

而王诗彤呆呆得看着她手中扬起的支票,整个人都不知道应该给出什么样的反应,良久,她才挤出了一句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哼,难道你妈妈还没有把孩子卖给了我们方家的事情告诉你吗?”

“什么?卖?”王诗彤惊叫起来,不解得看向王太太,只见王太太一脸愧疚得看着自己,但她还是替自己的解释道:“诗彤,不是这样的……”

“严格来说,这也不能说是卖,因为孩子也有一半是天硕的,只不过我们希望你拿了钱后,以后和这个孩子恩断义绝,形同陌路!”丁紫绚打断了王太太的话题,似乎不想给她解释的机会。

听到这里,王诗彤终于醒悟了过来,其实自己并不是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到了。早在丁紫绚再次回到方天硕身边的时候,她所有辛苦经营出来的幸福都化成了泡影。

一想到孩子就要与自己分离了,她马上把放在婴儿床里的孩子一把抱了起来:“你们想抢走我的女儿,休想!”

“休想?哼!王诗彤,你别忘记了,孩子也是天硕的,就算我们闹到法庭上见,将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现在孩子的奶妈我们都已经找好了。你就别在那里做无谓的挣扎了。拿了钱,乖乖到国外去生活!”

丁紫绚说完,马上对身后的女人道:“阿四,去把孩子抢过来。”

阿四点了点头,臃肿的身材直向王诗彤走去。王诗彤一惊,怀里紧抱着孩子往后靠了一点:“你们要干什么?不要抢我的孩子,孩子是我的!”

可是刚生完孩子的王诗彤哪可能是阿四的对手,阿四二话不说,板着脸就去扯孩子的抱搂,王诗彤急了,用哀求的语气道:“大姐,求你不要这样做,你也是为了父母的,难道你就忍心跟自己的孩子骨肉分离吗?”

阿四一声冷笑:“哼哼!这些我可管不了,我只知道丁大小姐给我每个月的薪水,比我在外面工作十年的还要多!我们这种劳碌命的人,辛辛苦苦得打拼,不就是为了多拿几个钱吗?”说完,她用力一扯抱搂,差点就将孩子从王诗彤的怀里抢了出来。可是因为她抱得太紧,才没能顺利得抢到手。

四、抢走孩子(2)



“不要啊!不要啊!我求你了大姐,你就把孩子留给我吧!”

“放手!我把孩子给你,那谁来给钱我!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很分明,哪边有钱就跟哪边做事,你想我把孩子留给你,除非你给我的钱比丁大小姐的还要多。”

阿四的面孔狰狞极了。她的话让王诗彤整个人像结冰了一样,要出比丁大小姐多的钱这对她来说根本就不可能!虽然自己不知道丁紫绚给了多少钱她,但是可以肯定的,绝对不会是小数目。在趁王诗彤发呆的片刻,阿四用力一抽,只听到孩子“哇!”得一声便离开了妈妈的怀抱。

“孩子……我的孩子……”王诗彤急忙从床上翻了下来。

“阿四!我们走!”丁紫绚见孩子到手了便道,转过身子向门口走去。但是却被王太太拦住了去路:“不行,你们不能就这样走的!”

“哼!是吗?你不要忘了昨天答应过我们的事情,识相的话,你最好给我闪到一边去,不然的话,我马上告你上法庭。”

这话一吼,王太太显然有些胆怯了,丁紫绚说的话决对不会只是吓唬自己而已。她那种大小姐脾气,向来是任性又刁蛮。

丁紫绚说完,眼角忽见到旁边律师手里拿的协议书,于是,她转过头来笑着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这里还有一份你和天硕的离婚协议书等着你签呢!”说完,她把协议书扔到了王诗彤的面前,然后又从包里掏出口红,一边抹一边道:“离婚协议书天硕已经签字了,就差你了,快点签,签完后我好交给律师。”

“我不签,我不签,我打死也不会签的!你凭什么要我签下这份协议书?”王诗彤在房间里咆哮了起来。她抓起那几张纸,马上撕了个粉碎。

但是丁紫绚却不慌不忙得从包里再掏出了一份道:“早就知道你会有这样的举动,不过不怕,你这里还有,你撕完了我这里的觉得还不够过瘾的话,律师楼里还有大把!我可以让你撕到不想撕为止。”

王诗彤一个踉跄,整个人跌座了在床上。

丁紫绚冷笑了一声:“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就什么时候签吧!到时,我会再汇五千万到你的帐户里。阿四,我们走!”

“是!少奶奶!”阿四响亮得应声道。

“不……不要走,把孩子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我不要钱!”王诗彤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可是却被阿四用力一推,又倒在了地上。

“丁大小姐,你求你了,把孩子还给诗彤吧!”王太太哭着脸抓住了丁紫绚的手,几乎就快要下跪了,可是丁紫绚却用力一甩道:“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说完,她头也不回得太步跨了出去。

“孩子……孩子……快把孩子还给我……”王诗彤急了,顾不上腹部的疼痛奋力追赶着。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这样做天理何在啊?”王太太大呼着,一边安抚着王诗彤一边追了上去。四周的眼神都看向了这边。那些人一个个睁大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刚才这一幕。

看着越走越远的丁紫绚,王诗彤急忙抓住王太太道:“妈妈,你别管我,快去追宝宝回来,我的孩子……”她身上还有伤,跑不快!

王太太点了点头,什么也顾不及说就冲出了大门。外面丁紫绚的车来了他们已坐上了小轿车里面正在发动汽车,王太太一个飞身,整个人挡在了轿车面前,仔细向里面一看,原来车的后座里,竟然坐着方天硕。

看到方天硕,王太太就像看到了一丝希望一样,可是刚才,他为什么不上去看一眼诗彤呢?难道不知道诗彤现在最想看到的人就是他吗?顾不及想太多,她忙对他道:“天硕,你把孩子留下来吧!诗彤不可以没有孩子的!”

可是透过挡风玻璃,里面的人像座冰山一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此时,此景,此态度。

王太太从来就没有感到心如此得凉过。知道求他是无望的了,她干脆用威胁的语气道:“你们怎么可以就这样抱走孩子啊,你们这样做就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什么叫报应?在我的字典里没有报应两个字,疯女人,如果你再不走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直接开车撞过去了哦!让开!”丁紫绚的语气里开始发飙了。

可是王太太依然站在车的前面,俨然一副宁死不屈的姿态,硬的不行,她只好来软的:“我求你了,丁小姐,你就把孩子还给我们吧,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给你,就求你把孩子还给我们,求你了,我求你了。”

“少哆嗦。给我滚一边去。难道你忘了昨天在产房前答应我们的事了吗?”

说到产房前的事情,王太太不语了,她现在真后悔当时答应了她的要求。她再次看向车后座的冰山,心痛得无以复加。这就是女儿深爱了一年的男人。为了他,她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到头来,换到的却是他的绝情与冷漠。

五、冷漠的男人(1)



丁紫绚显得很不耐烦了。对着司机大吼:“马上开车!”

司机有些犹豫了,因为王太太还站在车前不肯离去。他回头看着丁紫绚道:“可是小姐……”

“叫你开你就开,别哆嗦。撞死了她我来赔钱!”丁紫绚现在几乎是怒火中烧了,她真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面地四周围过来对他们指指点点的表情,她越是把责任都归在王太太身在。要不是她在这里拦着,他们也不会像马戏团的猴子一样被人看。

车开始启动了,王太太急得眼泪落了一地,她依然不死心地恳求丁紫绚:“大小姐,我求你了,我给你跪下,诗彤才刚生下孩子,医生说了不能受刺激的,你行行好,不要把孩子抱走。”说着,王太太跪在了他们的车前。

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就让自己来承担吧!

旁边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也有不少人轻轻抹着脸上的泪水。

司机也不忍心再看下去了,刚发动的车又再次停了下来。丁紫绚忍不住再次对他大吼:“你疯了是不是,连我的话你也敢不听?再不开车,我马上炒你鱿鱼!”

司机皱了一下眉头,想了一下还是把车给发动了。就在这时,王诗彤从医院里冲了出来,一双眼睛焦急地看向车内,但后车窗紧闭着,什么也看不见,她不断拍打着车窗焦急地叫着:“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一个还没摆平,现在又多了一个疯子!丁紫绚的脸色越来越黑。

“请你不要发疯好不好,难道你忘了吗?一年前你刚嫁进方家的时候,跟天硕签下了什么协议,这一点不用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内容抖出来吧!”现在,她已是到了极不耐烦的地点。

一说到一年签下的协议,王诗彤整人个都僵了。那时自己太天真了,以为永远都不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可是没有想到……

丁紫绚冷冷得看着她的反映,知道协议书上的威力生效了,面对众多人不解的目光,她故意调高着嗓子道:“你放心,你对儿子的爱等他长大后我一定会告诉他的,告诉他他有一个还没出生就已经将他卖掉的妈妈。”

这话一出,那些原本同情王诗彤的人目光却突然变得吃惊和鄙视来。

王诗彤向车子里面看去,忽然看见了一个让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天硕!天硕在车子里面!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明知道自己生小孩了,为什么不进来看自己一眼?

“天硕!”她拍打了几下窗子,希望他能跟自己说几句话。

果然!方天硕在听到了她的呼喊后,命令司机把玻璃窗下下来:“诗彤!”他的声音穿过了云与地平线,听起来极漂缈:“你难道忘了吗,我们的契约只签了一年!”

听到这句话,王诗彤的心几乎被他捏碎完了,她好想痛哭一场。可是心里清楚哭并不能挽救一切,忍着即将流出来的泪水,她声音有些哽咽地道:“可是契约里并没有注明我要把孩子留给你!”

“但是也没有注明他不能留给我!”方天硕的声音就像从北极里飘过来的一样。看着王诗彤苍白的脸色,他忽然感到自己的心跳少了一拍,不过,那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他忙别过脸,继续道:“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爱过你,我真正爱的人,是紫绚!”

世界上没有任何话比这句更能伤害王诗彤的心了。原来,昔日深爱的男人竟是这么得绝情。如今自己才看清他的面目,一切都太迟了。

心在滴血,世界到处已结冰!站在风中的王诗彤,就像一个孤独的小孩子被人遗弃到世界的另一端!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