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现代言情小说】我和老婆彼此不信任,该继续维持婚姻吗?

网络幽默搞笑大全2018-07-06 08:59:31

第001章 你还不配叫我名字

  夜色浓厚阴沉,风吹得树叶簌簌作响。
  屋内的帘幕被高高的卷起,只容一人侧躺的小床上,弥菡蜷缩着身体,手腕脚腕都绑着绳索,她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饭了,身体明显消瘦下去。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弥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面前的事物模模糊糊的,她现在又冷又饿,像徘徊在生死线一样绝望。
  “滚。”门口一阵低沉暗哑的嗓音,紧接着就是压抑着的哀嚎,门被彻底打开,屋内的烛光也因为吹进来的风摇晃了几下,将要熄灭。
  “总裁,您慢慢问,我在外边守着。”一个一米八的男人卑微地弓着腰,声音也满是谦卑和敬畏,他退到门外,顺手把门关上。
  弥菡脑袋昏沉的厉害,隐约看到门口负手而立的男人,莫名心安。
  “你终于来了!”弥菡咬牙爬起来,身上的肌肤被上更是被绳索磨得青紫一片,一说话眼泪都止不住地流出来。
  男人一句话未说,径直走到她面前,弯腰捏着她的下颌,“她在哪里?”
  下颌被捏的有些疼,弥菡没有力气反抗,被迫仰头看着他,泪水朦胧,男人立体俊朗的面庞模糊不清。
  “容靳,带我回家。”弥菡忍痛,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伸出过于瘦的手,声音也满是颤抖。
  面前的男人是她唯一的救赎,也是她的丈夫。
  男人的墨眸没有任何动容之色,依旧是冷着嗓子,每个字都像是醇厚的音调,可偏偏组合起来却让人不寒而栗。
  “别装傻,我问你,她在哪?”
  她?
  “我不知道。”弥菡的意识有些模糊,费力的摇摇头,“什么都不知道,带我回去,我不想在这里了。”
  阴风阵阵,从开着的窗棂中吹进来,弥菡身上单薄的红色礼服早就破烂不堪,她额头滚烫的厉害,可偏偏身上却异常冰冷。
  难受……她眼前已经有些发黑,快要到身体的极限了,而容靳是她的救命稻草!
  容靳厌恶的抽回自己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不堪的女人,“她如果出事,就算你死也弥补不了。”
  “如果让我发现这件事是你自导自演,整个弥家都等着给她陪葬。”异常阴沉的嗓音,他脸上覆着一层寒冰,屋内的温度更是骤然降低。
  门猛的被推开,刚才守门的男人有些慌张的进来,“总裁,找到黎小姐了,在城南!”
  弥菡的手堪堪触碰到他的衣袖,想要解释一下,这件事不是她主导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被绑架,等她清醒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可刚碰到他衣袖的时候,男人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
  手悬在半空,弥菡模糊地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心底的某些东西被骤然的抽离出来,整个身体失去了支柱。
  “容靳。”她低低的喊道,被绳索拴着的手腕早已经失去了痛觉。
  门口的男人没有离开,像是怜悯一样的看着她,“弥小姐,您自求多福吧。”说完,那个男人低声叹了口气也跟着离开。
  逼仄的屋子内重新变得静寂空荡,弥菡抬头看了看狭小的天窗,外边的夜色滴墨一样的浓厚压抑。
  铁门外,刚才被踹倒在地上的男人咬牙爬起来,骂骂咧咧,满口脏话,“要不是看你权势大,老子早就把你打得你爸妈都认不出来了。”
  那个男人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不耐的推开门,看到屋内的女人依旧在,讥讽的看着她,“连你男人都不要你,弥家的千金还真是落魄的可以,要不要哥哥找几个人来疼疼你?”
  弥菡身上的衣服早就被绳索磨得破破烂烂的,隐约露着白皙。男人眼睛闪过不怀好意的笑容,步步逼近。
  弥菡的意识稀薄,骨头都像是被碾碎一样,捏紧手里的绳索,随时准备攻击。心底却像是破了一个口子,外边的冷风嗖嗖的冒进来,心彻底的寒了。
  “别紧张啊,如果不满意的话,哥哥多给你找个人,我倒是想看看,自己媳妇被凌.辱了,他还会不会这么嚣张!”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黄黄的牙齿,猥琐地笑着。


              第002章 我们离婚吧

  “滚!”弥菡往后蜷缩,身体都被紧紧地贴在墙壁上,嗓子沙哑带着明显的恐慌,“你滚啊!”
  男人肮脏的手触碰到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拉进自己的怀里,身上肮脏的气息笼罩着她,让她不住泛呕,她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妈的!敢咬老子,是不是不想活了!”男人骂骂咧咧,捂着自己的胳膊,恶狠狠地看着面前的人,狠狠地打她了一巴掌!
  弥菡被他打的扑到在了地上,脸上红肿了起来,看上去十分狼狈。
  “滚开!别碰我!”弥菡的脸上透着一股绝望,没有人救她,容靳的心里只有那个女人!
  “够辣啊!兄弟们,今天我们就尝尝这豪门千金的味道,哈哈哈……”那人的笑中带着狠厉,一把将弥菡的头发抓住,强迫她看着自己,还在她脖颈间深深地嗅了一口。
  “哎哟,让哥哥我先来!”那人带着邪笑,牙齿十分恶心。弥菡不住地往后退,脑子越来越笨重,像是下一秒就要失去意识。
  她狠狠得将保养得当的指甲嵌入手心,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
  “放开我!”
  边上的那几个人一直在看着她,而那个肮脏的男人的双手居然在她身上游走!
  容靳!容靳!容靳!
  她咬着牙,心中喊着这个名字!
  撕拉!上衣被撕开了,露出了弥菡浑圆白腻的肩膀,那个男人眼中的红光更甚。
  弥菡不住得挣扎着,“放开我!放开!”她挣扎的表情更让那个男人动容不已,原本受了寒气发烧的小脸更加诱人!
  容靳!容靳!
  他不会来了!他心里只有那个女人!
  弥菡有些无力的挣扎着,耳边幽远得是那些男人的调笑声!
  啪嗒啪嗒!
  有人走了过来。
  她落入了哪个熟悉的怀抱,彻底失去了意识。
  ……
  弥菡是被一阵哭声扰醒的,浑身都像被拆了重组一样酸涩,她惊慌地检查着自己的衣物,却发现已经被换了!
  她被那群人……一想到这个,她的脸上瞬间煞白。
  “弥菡姐姐她怎么还没醒?”娇弱弱的哭声,带着软侬的腔调,如数落在弥菡耳朵里。
  她侧脸看过去,刺眼的阳光争先恐后的从窗杦钻进来,直直地照射,晃得人影模糊,很不舒服。
  “姐姐,你醒了啊!”
  还是方才软侬的嗓音,一个娇小的女人有些急促的抓着她的手腕,满是关怀的语气。
  入目的是一个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女人,扎着高高的丸子头,乌黑黑的眼睛里盛满了担心。
  “小琥。”容靳站在一侧,眸底黑沉一片,低声叫道。
  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出黎琥的身体不是很好,整个人娇弱的一阵风就能吹走,眼睛红肿的站在那里。
  “容哥哥,我没事。”黎琥的声音软绵绵的,有意无意地露出胳膊处的淤青,蹙眉望着容靳,“我担心姐姐出现什么事情,毕竟听说关押姐姐的人有一个强jian犯……”
  越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像是蚊呐,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捂着嘴巴一脸歉意。
  “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黎琥越说越委屈,分明弥菡一句话没说,她的泪水反而是先掉下来,“毕竟姐姐回来的时候,那……”她的眼神落到了弥菡脖颈的吻痕上面,像是看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
  弥菡抬眼冷笑,看着面前的女人,心底掠过荒凉和讥讽,“你是想说我被那群人给玷污了?”
  她强打起精神,应付着眼前的人。原先的慌乱褪去了几分,她能察觉到自己,并没有受到侵犯。
  只是不知是谁救了她?
  黎琥像是接受不了打击,本就虚弱的身体摇晃几下,瞳仁猛地收缩,“姐姐,我只是关心你。”
  容靳及时地接住她,眸底沉降了整个黑夜,“她既然不领情,你就没必要接二连三去关心这个女人。”
  冰冷的话尖锐的刺进弥菡的心里,她抬眼看向容靳,带着疏离的疼,这就是她的丈夫!她心底不住地嘲弄!
  她唇角缓缓绽放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容靳,我们离婚吧!”


            第003章 你不过就是个玩物

  “弥菡。”他不悦,压低嗓音呵斥。
  “你不是觉得我很恶毒?”弥菡仰头,脊梁不由得挺直,被子下的手苍白的攥紧床单,“你不是觉得这一切都是我自演自导?”
  她仰头将眼中蕴藏的眼泪给逼了回去,嘴角绽放的笑如同曼陀罗花一般,“既然这样,我们离婚,你和你的心上人双宿双飞不好么?”
  如果不是紧紧抓着床单,弥菡怕已经失态了。她爱他,爱了很多年。只是这些爱,被一年一年的消耗了。
  她扬着苍白无血色的脸,容靳的瞳仁狠狠收缩一下,“就这么放过你,你未免想得太开心了吧。”男人的话带着冰冷的寒意,深深地在她支离破碎的心上狠狠地插了一刀。
  果然……弥菡自嘲的笑了笑,“可是她好像不是这么想的。”她如剑一般的目光看向黎琥,“她不想做容家的太太么?一年前,那个孩子……”
  “闭嘴!”男人喝令道。
  黎琥的表情微变,哽咽的挽着容靳的胳膊,“之前的事情我早就不怪姐姐了,都怪我运气不好,保不住孩子,都是我的错。”
  “我想和姐姐说两句话,容哥哥,不要怪姐姐,过去了就过去了。”她带着几分儿话音,撒娇一样的晃着容靳的胳膊,梨花带雨的面庞让人止不住怜惜。
  容靳的脸上闪过几丝不易察觉的情绪,点点头,“十分钟,等会儿带你去复查,你的腿还没有好。”
  门再度被掩上,隔绝了走廊里来来去去的脚步声,黎琥的眼泪瞬间消失不见,环着胳膊望着床上的弥菡。
  “姐姐,这次礼物够不够惊喜?”脆铃的呵笑声,黎琥笑的愈加的张扬嘲讽,“不要感谢我,这一次不过就是帮助你看清楚,绑住男人啊,靠的可不是婚姻。”
  对于她人前人后的两面,弥菡没有任何惊讶,黎琥弯腰靠近她,“姐姐,感觉不好吧?”她吐气如兰,狡黠的眼睛闪过恶毒,“这才刚开始呢。”
  弥菡定定地望着她,眼中闪过愤懑,反手一巴掌毫不犹豫的扇在她脸上。
  伴随着尖锐的声音,门恰好被打开,黎琥捂着脸疼的叫出声来。
  容靳听到声音才推门进来,就看到这一幕。他黑着脸,携着冷意,大步走过去,钳着弥菡的手腕,“弥菡,是不是我太纵容你了!”他的手锁紧,弥菡紧紧抿着唇,感到一阵刺骨的疼痛。
  纵容?到底是纵容谁啊?她的眼中的哀伤瞬间被讽刺给取代。
  不管说什么!容靳相信的,都不是她弥菡!
  “不要说姐姐,是我惹怒了她,不是姐姐的问题。”黎琥哭着‘解释’,有意无意的露出已经红肿的脸颊,愈加楚楚可人。
  惺惺作态,弥菡早就恶心的不行,低垂着眼冷笑,“的确是我扇的,我看着她恶心,以后你要是真宝贝她,就让她离我远点。”
  黎琥愣住,本以为在容靳面前,她应该会被打击的一蹶不振,倒是没想到会说出这样的话。
  “说够了没有。”容靳沉着脸看着弥菡,“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她,弥菡你的肚量就这么小。”
  “黎琥,今天起你就住进容家,以后由弥菡照顾你,直到你的腿好。”
  容靳的每个字如同尖锐的刀剑,一下下的扎进了心窝子,彻骨的疼痛。
  “你……”弥菡猛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怎么?你有意见?”容靳嗤笑了一声,“好好想想弥家,你不过就是弥东送到我容家的一个玩物!”
  “嗬,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弥菡掀开被子,赤足站在地上,“容总,我知道了。”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几乎透支了弥菡所有的力气,却要强撑着身体不表现出分毫的变化。
  “离婚的事情就别再提了。弥菡,你别想逃离,这都是你自作自受。”
  容靳冷冷的吐出一句话。
  弥菡有些意外,指甲深陷进手心,“你别说你是因为喜欢我才不想离婚,还是你本身就是受虐?”
  黎琥的脸色极其难看,本来以为顺理成章的就离婚了,谁知道会出了这样转折的一茬!这个女人必须早点解决!
  “小琥完全康复之前,整个弥家都别想全身而退,尤其是你。”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详情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