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言情小说】

末班车小说2018-08-23 14:42:42

唐筱可,长相萌哒哒,脑袋懵叉叉。三流医科大学毕业,就业三流医院的三流医生。君三少,商政界闻风丧胆的鬼才,邪魅似妖,孤傲如狼。首次相见,唐筱可手里拿着麻醉剂,将手术台上挣扎的男人制的服服帖帖。再次相见,她手里拿着自闭症诊断书以及相关注意事项进入君家大宅,成为堂堂君三少的家庭医师,兼贴身保姆。“唐医生,君三少有长期失眠症。”嗯哼,给他瓶安眠药。
“唐医生,安眠药对三少没任何作用,三少说,得抱着你。”……

第26章 我要订婚了

  饭桌上,唐筱可手里拿着刀叉磨刀霍霍、咯咯作响。她的身子,就是楚枫铂都还没看过,没想到却被君时笙给看了

  此刻,君时笙也换了身衣服,伤口经过重新包扎。

  骨节分明的手动作优雅拿刀切着牛排,绯色唇瓣染了牛排上的汁液,越发光泽诱人。尤其,唇瓣间噙着的那抹笑意,溢彩邪魅,那叫一个春风荡漾

  李嫂静静站在一边伺候,看着君时笙开心,也扬了扬唇。多亏唐医生感冒,也让三少睡了个好觉。

  照顾完君时笙,唐筱可背着背包离开,里面装了几瓶药。直到雷诺送她上车回去的时候,她脸上一直都还是气鼓鼓的。

  “唐医生,三少的情况你也知道,希望你能够体谅。”

  唐筱可听到雷诺的话,顿时没了气。想想,她也没必要跟君时笙计较。只是想到君时笙亲手给她换衣服,还是有些膈应。

  “我会继续照顾他的。”

  君时笙不喜欢别人接近,她也知道了。让她眼睁睁看着君时笙没人照看,她也硬不起心肠。更何况,君时笙虽然有时可气,但想到她刚才在乔素面前对自己的维护,她又觉得应该别去计较。

  “多谢唐医生。”这句道谢,是雷诺发自心底的。

  车子在唐家别墅停下,唐筱可对着雷诺挥了挥手,雷诺便开车离去。她背着背包转身,正好就看到楚枫铂和严思思。

  严思思此刻手还搭在楚枫铂手臂,看着唐筱可出现脸上一僵。随即立刻又抽离挽在楚枫铂的手臂上,动作尴尬,眼眸却满是挑衅。

  只可惜,唐筱可太傻,压根看不懂。

  “小可姐,你回来了。”

  唐筱可没去注意这些细微的动作,而是看着楚枫铂一笑,向楚枫铂走过去。她想,严思思脚崴了,肯定要楚枫铂扶着。

  “枫铂,你来了。”

  楚枫铂站定的步子想要靠近唐筱可,随即又收回,站在原地不动。晦暗不明的眸光,落在唐筱可身上。

  “嗯,小可,我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先回去了。”

  唐筱可看着楚枫铂,原来楚枫铂都已经谈完事情出来了。她看了眼楚枫铂的背影,感觉有些不对劲。从昨天晚上开始,她总觉得楚枫铂对她明显疏离了。或许,真的是楚枫铂这些日子公司有太多事情要忙了吧。

  严思思看出唐筱可脸上黯然的表情,嘴角胜利勾起。唐筱可整天忙着当别人的家庭医生,怎么可能会知道楚枫铂今天来是干什么的。

  “小可姐,你知道楚大哥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吗”她故作神秘,瞅着唐筱可。

  “嗯做什么的”唐筱可走上前,搀扶过严思思。

  严思思侧头看着唐筱可,坦白来说,唐筱可这个姐姐对她很好。

  “楚大哥今天来,是跟爸爸谈订婚的事情。”

  订婚

  唐筱可捕捉到这两个字眼,眼神晶亮。她一直以为楚枫铂忘记了和爸爸谈订婚的事情,原来都还记得。唇瓣扬起,露出洁白贝齿。

  严思思看到她喜笑颜开,眼里的笑就更加别有意味。

  “刚刚我躲在爸爸书房外偷听,楚大哥说,已经挑好了订婚的日子,就在这个周末。”

  严思思话刚说完,唐筱可整个人就跟一串风似的跑了出去。

  “哟呵”

  唐筱可一路小跑着跑进唐家别墅,不过多时,她二楼房间的灯就亮了起来。娇小的身影倒映在昏黄的窗帘上,让人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她旋转时的美妙舞姿。

  这个周末,那就等于只有三天了。

  她整个人仰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满足的勾起唇角。枫铂这家伙,这两天对她若即若离的,还说什么公事,会不会就是暗中准备好给她这个惊喜

  咚咚

  “进来。”唐筱可从床上起身,看着门口。

  门被推开,是一脸笑意的安欣。唐德善现在还在书房,这段时间整天都在担心公司的事情,根本没时间管唐筱可。至于她和严思思想要做什么,唐德善也从来不管。

  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件白色露肩礼服。

  安欣看着满脸笑意的唐筱可,刚想要说这是订婚时她要穿的礼服,就已经被唐筱可一把拿了过去。唐筱可将礼服抱在怀里,总感觉有些不真实。

  “小可,你早点休息。”

  “好的,欣姨。”唐筱可继续抱着礼服滚落在席梦思大床上,不再去看笑得如同狐狸般的安欣。

  安欣无声拉上门,走了出去。

  楼下大厅,严思思已经拆了脚上的纱布。纱布上面的伤口已经开始在慢慢愈合,她故意撞上楚枫铂,其实实质上并没受多大伤。

  褪掉伪装,她眼里闪着狠毒与得意。

  事情,远比她计划来的更加顺利。本来她打算着,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跟楚枫铂相处。没想到短短几日,楚枫铂就被她虏获,甚至还提了订婚的事情。

  “妈,她是不是高兴的快疯了”

  安欣绕过严思思坐着的沙发,在严思思对面坐下。动作慢条斯理的开始泡茶,唐德善这人喜欢喝茶,早在他当年和安雅结婚的时候她就完全看出来了。所以,她研究泡茶下了不少功夫。

  茶香四溢,她淡淡抿了口。

  “是很开心。”

  女人这辈子,唯独结婚的时候笑得最美。此时此刻的唐筱可,就如同二十多年前的安雅,在她面前笑得这么肆无忌惮。

  严思思拿过茶壶,给安欣添上一杯,再给自己也倒了杯。目光隐约看着唐筱可的方向,唐德善这个时候,估计把重心都放在了房地产的合作案上。

  唐氏集团是唐德善一心经营起来的,断不会亲眼看着唐氏集团慢慢垮下去。现在楚枫铂自己送上门来,唐德善没理由会不抱着楚枫铂这棵大树。所以,不管楚枫铂要娶的唐家千金是谁,对唐德善来说,都无所谓。

  最多,不过是唐筱可受点伤害罢了。

  “愿如你所愿”安欣对着严思思一笑,安雅是个傻女人,她的女儿唐筱可同样也是。

  这一夜,唐筱可一夜好眠。

  第二天,她穿了身蓝色格子宽大衬衫,搭配紧身牛仔裤。依旧背着小背包,披散着头发兴冲冲出了门。

  雷诺早已经开车等候在唐家别墅,看见唐筱可走过来,敏锐的视线却捕捉到楼罢,她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含笑的唇边绽放出一抹笑容,晃得人眼光移不开。手里拿着棉签和酒精,她抬头对上君时笙面无表情的脸。

  “君时笙,告诉你一件好事。”

  “嗯”君时笙目光深邃的落在唐筱可身上,尾音上扬,听起来别样沙哑邪惑。

  唐筱可见君时笙在听她说话,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开。她小手自然随意的搭在君时笙阔肩,一个没注意就放错了地方,转而落在了君时笙肌理分明的蜜色胸膛。

  小手又软又滑,带着温度,彻底传入君时笙冷漠如冰的心扉,将其冰封孤寂的心一点点徐徐打开。

  “我要订婚了”语气里,是难以掩饰的兴奋。

  君时笙瞳孔幽幽,看着唐筱可暖入人心的笑颜,木纳无神的眸子闪着一抹暗光。大手淡淡将唐筱可落在她胸膛的手拿开,连带着将她手里的酒精和棉签也打落在红木板上,在房间里发出嗡嗡声。

  门外,雷诺和封冥脸色凛重。

  唐筱可看着君时笙的脸色,没发现什么异常。可从君时笙刚才的动作来看,君时笙这是生气了。

  “君时笙,你怎么了”

  君时笙长腿跨到红木板上,高大的身子站起。他拿过一边准备好的干净衣物,就要准备套上。却在就要套上之时,唐筱可小手紧紧握住衣服的另一端,让君时笙没法穿衣服。

  眸子含着薄怒,绯色唇瓣轻抿,迎上唐筱可探究的眸子。

  “怎么你喜欢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音色低沉邪魅,无波无澜。

第27章 乖,不疼

 许是跟君时笙相处了段时日,唐筱可也渐渐摸索到和他的相处模式。她眼睛眨巴眨巴,将视线停留在君时笙精瘦有型的身材上,肆无忌惮。

  “其实,你不穿衣服也挺好看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现在的君时笙,在她眼里,就是一个需要被人细心呵护的孩子。想想君时笙这些年独自一人承受的孤寂,她的心瞬间被母性光辉所笼罩。

  君时笙神情微怔,看着唐筱可这幅大咧咧的样子,落在衣物上的大手也跟着顿住。

  唐筱可见他神情有变,嘴角得意扬起。握着衣物另一端的手也放开,干脆不去阻挡君时笙的动作,她顺着君时笙蜜色诱人的胸膛缓缓往下。

  嘴角的笑意,带着三分痞气,活似个女流氓。

  “君时笙,你要不要顺便把裤子也脱了”

  小手指了指,意味深长落在君时笙裤腰上。

  她动作自然,神情流氓至极,晶灿灿的清眸盯着君时笙俊颜。心里却在打鼓,她流氓到这个份上,君时笙总不可能比她还流氓吧

  君时笙眼眸微转,迈步向着唐筱可走进,轻而易举捕捉到唐筱可眸间一闪而过的慌乱。绯色薄唇,淡淡扬起弧度,端的是勾魂摄魄。

  拿着衣服的手松开,那件衣服就这么被扔在了红木地板上。长腿一步步向着唐筱可走进,每走一步,都带着致命的诱惑。

  如果此时,有人问唐筱可被一个倾国倾城的男人步步逼近是什么感觉

  唐筱可会立马答曰:

  噗通噗通

  她心跳不规律的跳动,看着君时笙步步逼近,撒开脚丫子瞅准时机就要往门口跑去。

  遭了,这下可真玩大了

  手腕被锁住,随即,就听到轻微的声响。而后,唐筱可就感觉到自己后背靠上了冰凉的墙。

  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现在正夹在墙壁和君时笙之间。君时笙单手撑着墙壁,与她鼻尖相碰,吐出的呼吸将她霸道的笼罩其中。

  她咬咬唇,现在认错,还来不来得及

  “君时笙。”

  “嗯”君时笙扬了扬眉,尾音上扬,沙哑磁性,带着诱人沉沦的魔力。

  撑在墙壁的手臂将唐筱可圈在其中,另一只手环过唐筱可,拉过唐筱可的小手,落在腰间。大手引领着唐筱可去到拉链的位置,邪恶旖旎。

  唐筱可心一颤,看着君时笙的动作,深吸了口气。含着怒意对上君时笙,可他的眸光,却是干净无辜的让人生不出半分责怪。

  “君时笙”这一次,她提高了音量。

  “你不是说要我脱裤子”反问的语气,理所当然。

  神情无辜至极,让人无法与他计较。

  唐筱可一怔,深吸一口气。刚才,她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君时笙也没必要这么身体力行不是知道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她反倒是松了口气。君时笙是病患,不能跟他去计较。

  伸手推开君时笙,钻出君时笙的禁锢范围。回头再看君时笙时,发现君时笙神情怡然,好似没了刚才那股气。

  继续拿过推车上的酒精和棉签,唐筱可也摆出一张扑克脸。

  “君时笙,乖乖躺着。”

  君时笙看着她的脸色,学着唐筱可平时的模样咬了咬唇,可怜楚楚,无辜至极。不甘不愿的迈着脚步走到大床边,又乖乖躺好。

  唐筱可这才满意一笑,嗯哼,该摆脸色的时候还是该摆摆脸色。

  她动作娴熟的给君时笙处理伤口,想到要跟楚枫铂订婚的事情,又心中雀跃了起来。眉眼间,刚刚因为被君时笙去掉的幸福笑意又再次爬上眉梢。

  而这次,君时笙也感觉到了她再次好起来的心情。

  随后,脸色便彻底黑了下来。

  他开始故意躲避唐筱可的动作,和他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唐筱可也不生气,反正她现在想的都是楚枫铂会带她去选什么样的礼服。她一把将别扭的君时笙按住,不让他再乱动。整个人至直接坐在君时笙身上,死死压着他。

  “君时笙,我看你还怎么动”

  双手压制在君时笙双肩,将他压在身下。唐筱可得意的笑着,慢慢给君时笙开始清洗。

  李嫂准备好了饭菜,上楼正要敲门,发现门没关,便推门进去。

  恰巧,就看见唐筱可跟个女流氓似的将自家三少给压在身下。

  “唐医生”

  唐筱可刚刚给君时笙处理好伤口,就差用纱布包起来了。她听到声音回头,就看见李嫂正看着她,以及,封冥与雷诺两人惊讶的目光。

  她扯出一抹干笑,从君时笙身上爬起来,忙着解释。

  “你们别误会,我跟君时笙什么都没有,我就是给他清洗伤口来着。”

  她说着,脸上染着绯红。想到她刚才的姿势,的确是很难不让人生出遐想,这么想着,她立刻就要跑下床。却不想脚被被子绊住,她立马就滚了下去。

  咚咚

  砰

  “唔。”

  “唐医生。”李嫂看着唐筱可从床上滚落下啦,脑袋在红木板上撞了个结实,有些担心。

  君时笙起身,伸手就要去拉唐筱可,不过没来得急拉住。

  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唐筱可五官皱在一起,捂着自己被撞的额头。看着李嫂,一脸哀怨,李嫂要是不进来,她还不至于被摔得这么惨。

  “唐医生,对不起。”李嫂接收到唐筱可哀怨的眸光,嘴角刚刚上去的笑意又在看到君时笙时收敛。

  雷诺和封冥早在唐筱可摔到地板上的时候就识相的收回视线,规规矩矩守在门外。不过嘴角上扬的弧度,却是过于明显。

  看来,他们要尽快适应唐医生冒失迷糊的性子。

  君时笙见她捂着自己额头,眼里闪过显而易见的心疼。大手一拉,就将唐筱可拉到床上继续坐好。他先是将唐筱可捂着额头的手拿开,然后指尖带着轻柔的力道,适当揉捏。

  “乖,不疼。”

  低沉的嗓音独特,夹着对唐筱可的心疼,恍若天籁。

  唐筱可看着君时笙,幼稚的可爱,满脸无奈。什么时候,她成了被诱哄的那个人了。她看了眼眼神暧昧的李嫂,将君时笙落在她额头上的手拿开,从床上站起身。她现在是楚枫铂的未婚妻,即便君时笙是病人,也不该和他走得那么亲近。

  “李嫂,你怎么上来了”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李嫂,问出口。

  “唐医生,我是来叫你和三少下楼去用饭的。”李嫂回答完唐筱可,便转身退出房间。

  唐筱可闻言,回头看了眼君时笙。纱布摆在旁边,还有最后一步没有完成。她想到李嫂刚才的目光,便走出房间,不准备再去管君时笙。

  闭了闭眼,深呼吸,后退两步,看着雷诺。

  “君时笙的纱布还没缠好。”

  封冥看着唐筱可慌慌张张跑下楼的身影,将刚才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啧啧摇了摇头,可惜了,可惜了三少好不容易对一个女人例外,偏偏还是名花有主。

  “我家可怜的三少啊。”

  雷诺白了眼封冥,抛出了句。“那倒未必”

  封冥眼神一亮,雷诺这家伙什么意思

  难不成,楚枫铂和唐医生订婚这事儿,还有什么转机他刚要去问雷诺,就见雷诺转身进了三少房间。

  唐筱可走到餐桌上刚要坐下,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伸手滑开,以为是楚枫铂打来的,不想却是一张照片。

  唐氏集团二千金与楚风集团总裁订婚

  她翻看着上面的信息,出现的不是她与楚枫铂的合照,而是笑得一脸灿烂的严思思和楚枫铂

  啪

  手机从唐筱可指尖滑落,屏幕在地板上摔成碎片。

  唐氏集团千金不是她吗和楚枫铂将订婚的不是她吗可是这怎么回事,怎么上面会是严思思和楚枫铂

  李嫂看着唐筱可脸色突然变得惨白,立马上前。

  “唐医生,怎么了”

  她看着地上的手机,蹲下身将手机捡起来。

  而这时,君时笙也已经得到消息,雷诺站在一边。君时笙抬步走下楼,看着怔在原地的唐筱可,从她身后慢慢走近。

  李嫂站在一边,分不清状况,但却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平常简单开心的唐医生,脸色不会突然间变得惨白。

  唐筱可站在原地,想到这段时间楚枫铂对她的若即若离,有些不敢置信。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思思怎么突然成了唐氏集团二千金

  明明昨天晚上,欣姨还喜笑颜开的将礼服递给自己。明明昨天回家的时候,思思说楚枫铂跟爸爸在谈订婚的事情

  僵硬的身子突然被人拥入怀中,雷诺和封冥带着李嫂识相地退开。整个大厅里,就只剩下君时笙与唐筱可。

  君时笙不轻不重的拥着唐筱可,仿若拥住了他的整个世界。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唐筱可,他只单纯的知道。听到唐筱可说订婚的事情他很不开心,可现在当看到唐筱可脸色惨白的样子,他更加不开心。

  冰雪似莲的气息吐纳在唐筱可耳边,诱哄的语气带着别样心疼。

  “乖,不疼。”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