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萌贱网游小说《白露为霜》连载三.

花火2019-01-16 01:48:12

凌霜上线,正要找蒹葭苍苍,屏幕上突然横来的一条组队邀请几乎闪瞎了她的眼,邀请人是蚕。

她果断拒绝。

【密】【白露为霜】:别烦我,忙。

满公会频道刷屏的准新娘、准新郎上线的消息闪得她光火,敲了一句辩解出去,却换来更多人不以为然的说辞——准新娘害羞。

害羞个鬼啊!

一怒之下,她索性屏蔽了公会聊天。

世界清静了。

好搭档蒹葭苍苍不在线,她一个人乱转了一会儿,实在是无聊了,便操纵白露为霜去了落樱之城。

落樱之城,《天下霸业》中唯一一个永远开满樱花的城市。

但这张地图一没有高级副本,二没有刷怪点,只有经验不高的一些任务点,因此平时来者寥寥。

然而凌霜却偏爱这份静谧。

至少景致美丽,又无旁人干扰。

锦衣华服的女法师停在了落樱之城十一点钟的两棵大树下,衣袂微扬,席地而坐。

斑驳的光影透过花树的枝丫投在她的裙摆上,明明灭灭。

她就在这安静的环境里,查阅起她最关心的PK榜,比较榜单上各人和她的战绩。

姑娘她就是这样一个PK狂人。

虽然违和,但安静的地图和热血的PK,确是她在《天下霸业》中的最爱。

【密】【蒹葭苍苍】:行啊你,居然两人一起去落樱城培养感情了!

正潜心研究排行榜的凌霜,冷不丁地被蒹葭苍苍的这条密语窗口吓到。

她什么时候上线的?自己居然没发现……

凌霜正要打字说“哈喽”,就被别人手快地截了先。

【密】【蒹葭苍苍】:我上线你都没发现,你们谈什么呢,这么入迷?

她微蹙眉,发现了葭葭语气中的不对——葭葭一直在用“你们”这个词。

谁?她这么问了。得到的回答是让她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密】【蒹葭苍苍】:蚕啊。

【密】【蒹葭苍苍】:不是公会里的人提醒我,我还没发现呢。你们俩的位置都显示是在落樱城。啧啧啧,感情发展挺快呀!

头皮发麻的白露为霜一句冷冷的“闭嘴”,成功地中止了好搭档的喋喋不休。

她不得不打开公会频道,就看见了成员列表上她和蚕的地图位置,都显示在落樱城。

这真是个让人呕血的误会!

赶紧组葭葭入队,姑娘她以清白的队伍成员构成,强调她没有和谁同流合污、偷偷摸摸、暗度陈仓,绝没有!

【队伍】【蒹葭苍苍】:也许是你被我发现了以后赶紧退了什么的呢。

她扶额,从没发现搭档的YY细胞这么发达。

【队伍】【白露为霜】:走吧走吧走吧,你妹的,去PKPKPKPK,除了PK我什么都不爱!

女法师起身,在樱花飞舞中离开了落樱之城,直奔斗士场。

直到她的人影消失在樱雨中,方才坐着的樱树上才跳下一个人影。

黑衣劲装,标志性的刺客口罩。

“真是个美丽的巧合。”操纵着刺客的男子轻笑,“现在,‘她’要怎么才相信,你和我是真清白的呢。”

游戏里容貌清俊的刺客也跟着融入樱雨中。

头上的ID随着风景淡化——蚕。

第二章 伯仁因她被盗

大婚的日子如期而至。她才不要变成第七任蚕夫人!坚决不上线!

晚上八点,估摸着没有新娘的婚礼应该已经让蚕丢尽了脸面,她懒洋洋地打开了电脑,预备上来看看这残局。

盲目自信和一意孤行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花心大萝卜!

游戏载入中……

今天怎么这么卡?平时只要几秒就登入的画面,到现在卡了将近一分钟才读了一半。

她皱皱眉,切回桌面点开QQ,打算看看公会群里别人怎么说。

1022条群消息!疯狂刷新的消息记录亮瞎了她的眼!

扛霸:我刚刚开了六个小号,每个号都是888金的红包!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哈!

9526+1:我靠,你速度真够快的,我才换了四次小号!见者有份!分钱!

木头:见者有份!分钱!

看灵魂在跳舞:见者有份!分钱!

……

“今天怎么这么卡?半天上不去。”回车键敲出,她的那行小字即刻在蜂拥而上的“见者有份”中被刷出聊天屏幕,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搞什么……

她正要打字重新再问,突然意识到——888金,这个数字好眼熟。

紧接着,就见群里有个叫她自戳双目的ID施施然发言——

蚕:谢谢大家今天来捧场,我以后会好好对待小白,谢谢大家的祝福!

我靠!饶是教养良好,凌霜也憋不住为他的大言不惭爆个粗口。

谁和你结婚了!我根本没上线好吗!

反驳的话还在聊天框里没发出去,那边系统提示:您已进入《天下霸业》,愿您有一个满意的游戏体验!

虚化的背景如水墨线条由浅变深,满眼落英缤纷,延绵似雪,一对璧人于樱雨中曼然而立。

洁白透明的婚纱裙摆落满花瓣,纤细莹白的手指上结婚戒指闪闪发光,拥有一头似火般热烈长鬈发的新娘微微低头,眸间光华流转,娇美无双。可不正是她心爱的角色——白露为霜!

身旁立着挺拔矫健的刺客,那一身暗色系的紧身衣此刻也换成了与她一致的婚礼礼服。

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被盗号了!?

哪里离婚?

这TM被盗得也太巧了吧!前天他刚宣布要结婚,今天她就在婚礼前被盗号了?

突然想起论坛里曾经出现过的桥段:某个盗号者趁玩家在游戏里结婚时盗了女方的号,并在婚礼上要求保管男方的游戏财产及账号。事后把男方号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转走,受害人事后论坛发帖,哭诉说当时的损失约有5000RMB之多。

不是这么倒霉吧。这想法一跳出来,她被结婚弄得很光火的情绪顿时一凉。

思及这个土豪刺客每人发888金的大手笔,他被人盯上的可能性也确实很大。万一他因她被盗,她岂不是欠他更多?

头皮发麻的凌姑娘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的这个“更”字从何而来了——

【队伍】【白露为霜】:我没跟你要账号吧?

说着她查看了一下自己游戏里的背包,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多出游戏币。

她略略松了口气,至少盗号的还没直接跟他拿钱。

【队伍】成员蚕已下线。

不是吧!

抱着不一定是盗号的人登录他账号的侥幸心理,她忐忑不已地原地坐下等待。

【密】【木头】:YOOOOOO!小夫妻真默契,一个上一个下。

【密】【白露为霜】:呸!请克制你的猥琐!

【密】【蒹葭苍苍】:我就说你们平时就是在樱花城会面嘛,婚礼刚散你俩就都去了。

【密】【白露为霜】:……清者自清。

【密】【蒹葭苍苍】:对,浊者自浊。

【密】【白露为霜】:……

【队伍】成员蚕上线了。

她眼前一亮,刚要打字询问。

【队伍】成员蚕下线了。

【密】【木头】:YOOOOOO!新郎一直在上上下下。

玩家木头已被您拉入黑名单。

这种不正常的上下线……十有八九是被盗了没跑了。她扶额。

她不杀伯仁,伯仁因她被盗啊。这可怎么好?

赔钱吗……她拉开抽屉,开始找自己的储蓄罐。寥寥无几的一毛硬币在罐子里对她露出亲切的微笑。姑娘她从无储蓄的习惯……

找兄长借吗?算了。没有把柄落在他手里,都每天被吐槽成这样。真要被他知道了前因后果——

“玩游戏能玩到赔钱,你也算千古难得一见的奇葩。”

“你不是在网恋吧?”

“结婚系统?我是不是该告诉爸妈你已经终身有靠了?”

不行不行不行。她抖着打消自己这天真蠢纯的念头。

胡思乱想间,身着燕尾服的男人跟着上线的白光,出现在她眼前。

《天下霸业》中,平时的各种装备都可以在角色的外形中显示出来,只除了穿上结婚礼服时。

她也无从判断他身上的装备损失了多少。

【队伍】【白露为霜】:……你不是被盗号了吧?

【队伍】【蚕】:没啊。

虚惊啊。她松了一口气,嘴角不自觉地微微扬起。

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刚刚我是被盗号了,所以刚才的婚礼不算数。你告诉我在哪里离婚,我自己去离,不要你付离婚费。

还没打完这段字,屏幕上的一句话便兜头一盆凉水泼下来,让她无言以对。

他说:“没被盗号,就是少了点钱和装备。”

这叫没被盗号?这不叫盗号什么叫盗号?游戏里最有价值的东西不就是装备和游戏币吗!

她抠着键盘,咬着牙一点一点地把刚刚那句未尽的句子清除。

【队伍】【白露为霜】:损失了多少?我赔给你。

【队伍】【蚕】:亲爱的,我的就是你的。你拿去就拿去吧,说赔多见外。

……她被屏幕上这个亲昵的称呼亮瞎了狗眼。他们根本不熟好吗!

但问题已经产生,姑娘她虽然没有参与,可也要负上责任——是她的号被盗,才导致他受到损失。

【队伍】【白露为霜】:你赶紧把密码改了吧,我一会儿也去改密码。我刚刚被盗号了,你号上的东西不是我拿的,但是我会赔给你的。对不起了。

她捺着性子,诚恳地把事情说完。也不离队,就站在那里等着他回答。

她不是会逃避问题的性子,虽然冲动,但不任性。凌家的女儿,从不愿欠别人什么。

真是个不会撒娇的小姑娘。

屏幕那头的人微微一笑,真有意思,让他想要将计就计。

【队伍】【蚕】:没关系。我们先改密码。

五分钟后。

【队伍】【蚕】:刚结婚就没钱,我都养不起老婆了。你要离婚的话你就去吧,我这样没钱的也不好意思留你。

口胡!这是什么语气?她白露为霜是这种女人吗?结婚根本和钱没关系好吗!

【队伍】【白露为霜】:你这是在以退为进吗?

她可是凌家最受父兄“关爱”的姑娘,吃过的亏比吃过的饭还多!留有点心眼儿准没错。

【队伍】【蚕】:嗯。你觉得是就是吧。

居然知道以退为进,不笨嘛。男人轻笑,漫不经心地弹了弹指间的烟灰。

【队伍】【蚕】:真没想到刚结婚就发生这种事。唉!

【队伍】【白露为霜】:……你都少了什么?我帮你把损失弥补回来我们再离。

还挺有担当的。他笑了笑。该怎么说这些损失呢?

【队伍】【蚕】:身上少了大概20万金。

【队伍】【白露为霜】:……我靠!

20万金,20万金相当于RMB4000多块。这货平时就带着20万金到处招摇?移动金库啊!

【队伍】【蚕】:还有整套千夫长刺客装备和首饰,一些稀有坐骑和玩具。

【队伍】【白露为霜】:……

【队伍】【蚕】:还有号里的一些商城券。

【队伍】【白露为霜】:多少钱?

【队伍】【蚕】:不多,1000块。

……这些钱确实不多。在这个很多人吃顿饭就要几大千的世界上,这些东西总价值大约7000RMB的虚拟物品并不算多么金贵。但要知道,这些东西是虚拟物品。肯在现实中花钱的人和肯在游戏中花钱的人,比例就完全不同。

【队伍】【白露为霜】:……我能把刚刚说的话收回来吗?

【队伍】【蚕】:嗯。这些损失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

凌霜掩面,明知道对方可能是以退为进,但明显他用的法子对得很,也熟练得很,她愣是无法违逆自己的三观来无视自己在这件事中的失误——别人有钱和别人愿意因为你而被抢劫是两码事。何况这个别人还口口声声地说不要她负责,弄得她更加无法心安。太过分了!

这种明明知道可能是陷阱还不得不去踩的感觉,实在好糟糕。

【队伍】【白露为霜】:算了……

游戏里做一天日常任务得到的钱大概在1000金左右,而这货单单在金钱方面的损失,她就得连续做200多天的日常来弥补;不要提那些千夫长PK装备了,那些是得连续刷竞技场攒分数才能兑换的部件;而那些稀有的坐骑和玩具,是刷副本刷到死BOSS才有可能给一定几率爆的。

想一想就觉得眼前发黑,她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吧。

【队伍】【蚕】:真没关系,这损失我自己承担就行了。

【队伍】【白露为霜】:闭嘴。

她头痛。她纠结。私心讲她完全不想理会他的损失,可是如果她当时按时上线,把话讲清楚,不让盗号的钻了空子要到他的账号密码,他也不会丢了这么多东西。她良心不安。

【队伍】【蚕】:我明天去问问客服能不能找回。

【队伍】【白露为霜】:……我都不忍心说了。上次有个被盗了也和你差不多数量的钱和装备的人去找客服,客服就说要调查物品流向,就要先找派出所立案。派出所又说这个虚拟物品的价值无法具体估计,不愿意出协查单,最后只能自己吃亏。

说着,她突然对这游戏有点失望,头一次。因这种自己的东西都无法证明、无法保护,而产生的失望。

【队伍】【蚕】:这样吧,这事我自己也有责任,我承担百分之六十,你承担百分之四十好了。

【队伍】【白露为霜】:一人一半吧,别争了……我头好痛……

【队伍】【蚕】:好的。

纠结了这么久,礼服的有效期也到了。两个人又恢复了平时穿着装备的模样。

【队伍】【白露为霜】:……为什么盗得你只剩下了打底内衣,没盗我?

【队伍】【蚕】:啊,难道是因为你比较穷?

穷……姑娘她不是RMB玩家,当然不会揣着4000块RMB在游戏里跑了!她也如是怒答他。

他愣了一下,淡淡地回应:“是啊,所以我被盗了。”

她气弱。

【队伍】【蚕】:对了,亲爱的,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

【队伍】【白露为霜】:为什么?

【队伍】【白露为霜】:不要叫我亲爱的!

只穿着单薄的最初始装备的刺客背靠着樱花树,看着眼前亭亭而立的美艳法师,一阵沉默。

【队伍】【蚕】:知道的人多了,不会相信你是完全无辜的。

【队伍】【白露为霜】:你想太多了。

她问心无愧!

【队伍】【白露为霜】:还有,不要叫我亲爱的!

【队伍】【蚕】:好吧,小白。

【队伍】【白露为霜】:小白你个头啊!我哪里小白!

【队伍】【蚕】:好吧,亲爱的。

【队伍】【白露为霜】:……还是叫小白吧。

要挽回他的损失,就要在游戏里努力赚钱,以及带他打2V2竞技场刷分数,还要不停地打各大副本刷坐骑和玩具。

凌霜头一次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不要脸一点,当时一口咬定此事和她无关不就解脱了?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地将自己当初的豪言壮志贯行到底。

于是,整个公会的人都看见——

公会女武神白露为霜婚后一改从前只和女牧师蒹葭苍苍形影不离地刷竞技场的作息规律,变成了每天按时上线与蚕焦不离孟。

从前不见她刷的副本她现在每天必去,从前她没打过的情侣竞技场也每日准时出现。

【公会】【扛霸仔】:问世间情为何物……

【公会】【木头】:原来婚姻真能让女人改变。

【公会】【树上的德】:娶妻当娶贤。

【公会】【默默地摸】:早知女武神这样温柔贤惠,我当时就不该听你们的少招惹她啊!如今名花有主,你们赔!

【公会】【木头】:你少YY了,只有蚕这种六结六离的男人,才有这种调教能力!

【公会】公会元老白露为霜已将公会成员木头会阶降至自动降噪小黑屋级别。

【公会】【扛霸仔】:所以白露你知道,我刚刚只是在背诗。哎呀,老婆又催我看神雕侠侣啦,大家再见!!!

【公会】公会成员扛霸仔已经下线。

【公会】【默默地摸】:刚刚不是本人。

【公会】【树上的德】:扛霸的老婆就是这种贤惠人!

……

一片纷纷刷屏的解释,接着是各种心虚下线的通告。

【队伍】【蚕】:咦,小白,你平时不是都会反喷回去吗?怎么今天只是关木头进小黑屋就完了?

无回应。

被一大群小怪包围着的法师白露为霜在前方使用怒雷召唤。

【队伍】【蚕】:难道你是婚后格外宽宏大量了?和你夫君我一样?

无回应。

白露为霜在前方闪避BOSS攻击,抽空蹲下给自己扎个绷带回血。

【队伍】【蚕】:我懂了,原来你是害羞了。

BOSS倒地,掉了一地的战利品。

白露为霜终于有空来理会这厢聒噪了半天的队友。

【队伍】您已被移出队伍。

锦衣华服魔法师切入PK状态,手指间的火光耀入她湖蓝的眼底,有一种极妖冶的美丽。

白露为霜对您施放了火箭术Lv1,造成1103点伤害(22点过量伤害)。

您已经死亡。

【当前】【白露为霜】:……我靠!你怎么这么不禁打!

【当前】【蚕】:裸体……

【当前】【白露为霜】:……

【当前】【蚕】:我还掉了20点PK点数。

【当前】【蚕】:所以今天的竞技场白打了。

【当前】【蚕】:唉!

凌霜低头,抠键盘。我靠!她的忍耐力实在是在不断地刷新下限。

公会里那群货嘴贱的能力远远超过了三姑六婆,这边她顶着一大波小怪清副本、刷坐骑的时候,队伍里面这个裸体刺客也在安全区扯她后腿。

她心浮气躁,刚刚忍不了想给他一个最低级的攻击技能,注意,是最低级别的攻击技能!居然还把他给秒了!

这也能秒?97级的刺客的血这样少吗?有没有天理!

结果就是,她本想小惩大诫,受到教训的还是她!杀了他,她还要重新赔他PK点数,不然不够换PVP装备。她是造了什么孽!

抓着头发郁闷了半天以后抬头,她发现该刺客仍然呈“大”字状躺在她脚底。

【当前】【白露为霜】:……你怎么不跑尸体?

【当前】【蚕】:我等你救啊!

【当前】【白露为霜】:没有道具。

玩家蚕对你发起交易申请。

你获得了天地树叶子×10。

【当前】【白露为霜】:这个20金一个,你怎么下得了手去买!

不知道她现在辛辛苦苦地带他打本、捡垃圾卖钱,就是为了还债吗!

她这个纯PVP党和他这个RMB玩家从前都从不做日常,现在才开始开启任务,每天接的数量只有日常党的一半,于是日常任务获得的金币两个人加起来也仅有不到1000金;每天所有的副本刷一遍,捡的垃圾毫无遗漏地卖掉,也只堪堪300金入账。

辛酸地讲一句,她现在连装备坏了都不找NPC花钱修,都是找玩铁匠的朋友修的。因!为!修!一!次!装!备!要!10金!

而他居然在这种捉襟见肘的时刻,花200金的巨款买这种除了省跑尸体时间外毫无作用的游戏道具!

她突然觉得气闷。

赶紧把刚刚救起的裸体刺客组起来,防止一时火大又出手,她开始郑重考虑以后带着牧师蒹葭苍苍一起打本的可行性。

【队伍】【白露为霜】:你敢不敢不要这样大手大脚!

【队伍】【蚕】:啊,对不起,我忘了我被盗过号了。

她无言以对——这事儿纠结到最后还得怪她。这货明明一句也没有指责她,但就是能轻而易举将她的军。

太坑爹了!太憋屈了!他不省着点用,她要还债还到哪年……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