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你筑相思成牢》 许长安 苏相思 虐心小说 全文完美大结局

鱼仔的小说2018-08-16 07:02:33

1章 在你心里,我那么不堪?


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没有想到许长安在家。


对上那双凤眸的时候,我擦着头发的手一顿,继而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许长安伸手,揽着我的腰,将我抱在怀里,迫使我凑近他。


“今天怎么没有穿我的白衬衫?”


他的手摩挲着我的唇,不轻不重的力道,半眯的眼眸里,带着几分情欲。


我却当做看不懂一般,推开他。


“我已经不喜欢白衬衫了,以后都不会穿了。”


我赤着脚走到落地窗前,一把将窗帘拉开,外面乌云重重,并没有我想要的月色。


“为什么?”


许长安走过来,从身后抱着我的腰,他的手抚在我的小腹。


可笑的他问我为什么,他怎么还能装的跟没事人一样,来问我为什么。


他结婚的消息,传遍云城的大街小巷。


而我,这个被许长安藏起来的情妇,是最后的知情人。


他说我要养胎,将我关在家里,收走电脑和手机。


可笑的是,我根本就没怀孕。


我每晚睡前喝的牛奶里,有他放的避孕药,他根本就不想让我有孩子。


“没有为什么。”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面对许长安,我的声音也可以这么冰冷。


“怎么了,不开心,因为我骗了你。”


他绕到我的身前,弯腰看着我的眼睛,带着谴倦和宠溺。


“对啊,为什么要骗我。”


我看着他眼里的自己,我嘴角的苦涩是多么的苍凉。


许长安是新婚的丈夫,可他不是我的。


我们一起睡了七年,他连我都骗。


他动了动唇,刚想说话就被我打断了,“别说是因为爱我!”


“你想听实话?”


许长安收起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他直起腰,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讨厌他这近一米九的身高,显得我一米六五,那么矮小。


更显得我低人一头。


“如果可以我更想听假话,我宁愿你骗我一辈子。但是你露馅了,我要听实话!”


“实话很残忍…”


“说!”


我尖利的声音,让许长安微微一愣。


“实话就是不想你去破坏婚礼,所以瞒着你到婚礼结束。”


许长安说的很对,实话很残忍,伤起人来也很鲜血淋漓。


我转身,走到衣柜旁,背对着他换好衣服。


整个过程,他一言不发,但我知道他的视线,没有离开过我。


我低着头,眼眶微红。


“我…看起来…”


我笑了一下,抠紧手指才没让眼泪掉下来,“看起来,就那么像是会…纠缠你的人?”


我转身,拉起墙壁竖着的行李箱。


“原来,在你心里,我那么不堪。”


我推着行李箱朝外走,七年不足以许长安看清我,更不足以我看清他。


我搬着行李箱下楼,遇见陈婉婉从门外进来。


“苏姐,这是干嘛。”

L   Z   小   说     团   队

她按着我的行李箱,不准我朝前走,在今天上午之前,我不认识这个人。


今天上午之后,我认识她,许长安的妻子。


“苏姐,你要走,听我说几句再走也不迟。长安他性子傲,个中缘由他肯定不会和你说…”


我瞪着面前这个看似温柔的女人,她那句温柔的长安,让我心情烦乱。




第2章 你何必赌这个气


“让开。”


我用力将陈婉婉推开,好在,她没有像言情小说里那些恶毒女配一样,一推就倒。


这让我稍稍欣慰了很多,毕竟,我也怕许长安冲过来给我一巴掌。


因为那样,我跟他之间仅剩的一点情分,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不让你走,我跟长安我们只是演戏,长安他喜欢你,你要是走了,他会不开心。”


陈婉婉过来拉着我的行李箱,我跟她推拉了一下,硬是没从她手里把我的行李箱抢过来。


“好伟大的爱情,他开不开心从今天起,跟我半分钱关系都没有。你这么喜欢这个行李箱,行啊,送你了,顺便祝你们百年好合。”


我松手,利落的转身。心里想的却是,我祝许长安不孕不育,儿孙满堂。


我打开门,夏末的夜风,稍冷,吹得我抱了抱手臂。


我走了没有多远,一道车灯就打在了身上,许长安在我身后停车。


他下车拉住我的手臂,我胡乱的抹了两下眼泪。


“这么晚了,要走,明天再走。”


“什么时候走,对我来说,都一样。”


“明天再走。”


“不!”


我跟许长安就这么对峙上了,他眉头紧皱,眼中也含着隐忍。


我不知道他在隐忍什么,愤怒,还是伤痛?


我看着他的模样,真的差一点就妥协了,我毕竟爱他,不舍得他为难。


如果不是陈婉婉下车,走到我面前的话。


“苏姐,你何必赌这个气。这么晚了,别墅区这么大,万一遇到一点什么危险,后果不堪设想。”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见这女人的声音我就烦,特别看见她和许长安站在一起。


更是扎眼睛。


我甩开许长安的手,上前抓着他的衣领,我直视着他,眼眶微红。


“许长安,这算什么,你告诉我,我算什么?”


“苏相思,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们没有可能。现在这样,只是你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你什么都不算,我只是不想你出事,就算是我们之间最后还有情分。”


“说的真好听。”


我松开许长安,后退了两步,“你就是想说我一厢情愿,咎由自取。七年的感情,你回答我的,就是这样。你连爱过我,都不承认了?”


我转身,顶着夜风朝前走,算我自作多情。


那么多个夜晚,在我耳畔说爱我的人,他还不如死了干脆。


“苏姐,你听我说…”


“滚开!”


我用力一推,将陈婉婉甩开,却不想那边有车过来,刹车不及…


我站在原地愣住,陈婉婉被车撞得重重摔在地上,鲜血蜿蜒至我脚下。


“婉婉!”


许长安冲过来,将陈婉婉抱在怀里,他撕开自己的白衬衫,替陈婉婉止血。


我在那一刻,颤抖的厉害,我不是故意的…


“卧槽,飞来横祸?”


一个金色头发的英俊男人,把脑袋探出车窗,他手里还拿着手机。


肇事人。


“喂,三儿,我撞死人了,你过来处理一下。要是用钱能解决,我找你?我撞得是许少他老婆,哪个许少,圈子里有几个许少,许长…”


许长安走过去,用沾着鲜血的手,握着那人的手腕,嗓音冰冷:


“叫救护车。”




第3章 我要你


抢救室外面,我把自己缩在墙角,尽量降低存在感。


陈婉婉的父母过来,她母亲揪着我就是一巴掌,打的我措手不及,下意识的伸手去挡了一下。


好在我挡了一下。


她母亲手上有个戒指,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带反了,还是甩的时候力气太大…


总之,在我手上划了一条血痕,好在是划在了手上,要是在脸上,我就破相了。


我捂住手,疼的皱眉。


我下意识的看着许长安,他在一旁冷眼旁观。


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什么碎掉的声音。


“你就是许长安在外面的那个女人,长得倒是一张妖精脸!婉婉她生性善良,她想容着你,我容不了你…”


我低着头,脑子里都是许长安冰冷的模样,任凭陈婉婉的母亲对着我打骂。


“干什么,怎么说撞人的是我,打她干什么。”


那个金色头发的男人冲过来,把我拉在了身后,他狠狠的一推,将陈婉婉她母亲推倒在地。


陈母后脑勺哐当一声撞到地板,当场晕了过去。


“我艹,我最近倒了什么血霉!”


我听着我面前的男人这样骂了一句。


后面的事情我不知道,因为我被许长安拉走了。


他将我塞上车,嘱咐司机送我回去。


我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被许长安狠狠一瞪。


随之而来的,是用力甩上的车门。



三天后,我才见到一身疲惫的许长安。


他进门的时候,身上满是酒气。


我收起书,从床上下来,站在原处,也不知道该不该伸手去扶他。


我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他撑着墙壁,稍稍有些站不稳的倾斜。


“陈婉婉醒了,但是瞎了。苏相思,托你的福,我要照顾她一辈子。”


许长安打了个酒隔,叹息一声后重重靠在墙上,他低头点了一根烟。


烟雾飘散的时候,我看着他的模样。


“所以你是来跟我道别的,从今往后,你就是别人的好丈夫了。”


许长安听见我的话,他转头看我,微醉的眸光里带着我看不懂得复杂情绪。


而后他朝我走过来,借着酒意将我压在床上。


“不是。”


“那是什么?”


他抓着我的双手,举过头顶,他将脑袋埋在我的脖颈,温热的呼吸让我怕痒的缩了缩。


“我需要照顾她一辈子,但是我想要你。”


他的声音在我耳边,低沉蛊惑。


“你喝多了许长安。”


我挣了挣手腕,没有挣开。就算他醉了,他也抓的很稳,我越挣他的力气就越大,到最后我的手腕发疼。


我不动了,“许长安,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说的不清楚?”


他从我脖颈处抬起头,笑了一下,然后他凑近我的唇,在上面辗转了一会。


他趴在我的耳边,嗓音沙哑:“我要你,从现在,到以后…”


他的另一只手,从我的锁骨,一路往下游走。


他带着挑逗,而我却提不起兴趣。


他玩了一会,抬头观察我的表情。


许是被我一副性冷淡的模样刺激到了,他微微眯了眯眼睛。


这是他生气时,很喜欢的动作。


“我来找你,上你的床,你不开心?”




第4章 恶劣至极


他松开抓着我手腕的手,改成扼着我的脸颊,没有收力道的手,让我疼的皱了眉头。


我抓着他的手腕,冷硬的想把他的手从我脸上拿开,但是他不肯。


我火了,“你抓疼我了!”


我喊了一声,他才松手。


“你觉得我应该开心?一个有妇之夫说他想睡我,你觉得我应该开心?许长安,我虽然跟了你七年,但是我知道下贱两个字怎么写!”


我看着许长安,冷笑了一下。我虽然极力隐忍自己的嗓音,但还是带了怒火。


“苏相思,你有种,再说一遍!”


“我说错了?是你不是有妇之夫,还是你觉得我应该下贱的跟你睡!”


许长安不说话了,他坐在我身上,面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我拿手推他,“滚开,别在这碍眼。”


他抓着我的手,强硬的将我翻过来,“三天不收拾,你就蹬鼻子上脸了。你骂,好好骂,反正我堵的也不是你上面那张嘴。”


我气得翻白眼,是我忘记了,这男人到了床上,什么斯文风度,他全都丢了。


在他粗鲁的动作下,我还是骂了两句的,最后听见他说:“我就喜欢听你骂我,骂的狠点,我更有力气。”


我咬着枕头,不想骂他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许长安穿着黑色的浴袍,窝在沙发里讲电话。


他应该是刚从浴室出来,头发还在滴水,他换了个手,侧身视线和我撞了个正好。


我别开眼来,把被子提了提,缩在床头。


那边,许长安匆匆说了几句,把电话挂断。


他起身,扯我的被子,“去洗澡,吃饭。”


“你别动我被子,我不饿!”


许是我带着不耐烦的声音惹恼了许长安,他伸手,一下子将我的被子扯开。


我瞪眼睛,“有病是不是?!”


“大清早就冲我火,谁给你的脸!”


许长安嗓音不太客气的说了我一句,我懒得理他,自顾自的下床去洗漱。


“你乖乖听话不好?非要惹我?”


我听见许长安的嘀咕,砰的一声将浴室门关上。


我洗好澡下去,许长安已经坐在餐桌旁等我了,看他盯着我的样子像是有话想说。


我没言语,隔了一会他开口:“相思,这些年我对你如何。”


“差劲,恶劣至极!”


我抬头,看着许长安轻嘲,而后如愿的看着他沉了眉头。


“苏相思,我要你说实话。”


我手中的动作一顿,“许长安,你要我说实话,不如你告诉我,你究竟想说什么?”


许长安望着我沉默了许久,他双手交叠,放在下巴。


“相思,留在我身边,我们可以跟从前一样。”


“你可以说的难听一点,不如你说,苏相思,你给我当情妇吧!”


我端起桌子上的一杯牛奶,泼在了许长安脸上。


我看着他那张脸,第一次,我觉得如此陌生。


许长安握拳,他像是隐忍到了极点一般,猛的拍着桌子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吼我。


“苏相思,你找死!”




第5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淡定的吃了一口三明治,然后抬头,对上许长安那双薄怒的眼睛。


“你都结婚了,还对着旧情人念念不忘,真是长情。”


许长安听见我的话,他垂眸,隔了一会有佣人拿毛巾过来,他拿着擦了擦脸。


做完这一切,他才开口,嗓音里像是有化不开的哀伤:“我是没有你绝情,分手说完转身就能走,七年的感情说不要,就不要。”


“谁不要,结婚的不是我。”


“我会离的。”


我微愣了一下,然后眼中染上嘲讽。


“你离了然后娶我吗,你怎么那么自信,自信我会再接受一个离过婚的男人。”


许长安将餐桌上的东西挥落在地上,我听着东西落地的声音,垂眸看着手中的三明治,没了胃口。


“也许我说这话你不爱听,但是我们结束了,从你结婚,亦或者说从你骗我的那一刻起。”


我说完,许长安盯着我,眼中带了戾气。


我以前很怕他这个样子,因为我不喜欢他生气,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陈婉婉的事情你以为你不用负责任?没有我护着你,你出这个门试试,还不知道怎么被人玩死。”


“好像站在法律角度来说,你老婆的事,还真跟我关系不大。至于我出这个门怎么死,你这个前情人似乎管不着了。”


“你一定要把话说死,一点余地都不给自己留?”


我红了眼睛,把头偏向一边,不肯说话。


我不给自己留余地,还不是因为许长安已经把后路都封死了。


他明明知道我性格要强,不肯屈从,还偏偏要我留在他身边,给他当见不得光的情妇。


我转眼,眼睛很红的看着许长安,“算我求你好不好,放过我。你娶她的那一天,不是清楚的很,会失去我。现在…现在这样,又算什么?”


许长安没有说话,他转身去了浴室,隔了一会他出门了。


他总是这样,吵着吵着就不和我说了。


有时候,我宁愿他跟我把话说清楚。


我很清楚,他的霸道。没有他的准许,我根本就离不开这里。


一周后,我才见到那个人。


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一起回来的还有陈婉婉。


他们回来的时候刚好我在吃晚饭,所以没有躲掉,不然我是不想看见这两个人的。


“婉婉说想见你,有些话要当面和你说。”


许长安把陈婉婉带到餐厅,让她在我对面坐下,陈婉婉睁着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冲我笑了笑。


我低头喝了口汤,“有话就说。”


陈婉婉伸手在空气中摸索着,许长安见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这一刻,陈婉婉笑的更甜了,她柔声道:“长安,你出去,我想跟苏姐单独聊一聊。”


许长安略微皱眉,然后看我一眼,最终经不住陈婉婉的催促,离开了。


我见许长安走远,又低头喝了一口汤,面对陈婉婉,她不先开口,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抱歉那些话,我不太想说出口。


倒是陈婉婉,她抬头看着我,本来暗淡的眼睛里多了几分神彩。


我正愣神的时候,就见她端起了餐桌上煲汤的汤罐,伴随着这个动作的同时还伴随着她的声音:


“苏相思,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没瞎。”




第6章 你伤她几分,我伤你几分


我以为她要拿热汤泼我,下意识的起身。


可是到底,我低估了陈婉婉的心计,我眼睁睁看着她把汤罐砸在自己身上,然后朝后跌倒。


“啊!!”


接下来,是陈婉婉拼尽全力的尖叫。


我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许长安冲进来,他看了我一眼后,一把将陈婉婉抱起来,坐在椅子上查看她的伤势。


我很想忽略他看向陈婉婉的那种怜惜,可是他都不带遮掩,我实在是忽略不了。


说他不爱陈婉婉,谁信呢…


“烫到哪里了?”


许长安说完,又马上吩咐佣人,“去拿烫伤膏过来。”


陈婉婉小声的哭了起来,她在啜泣里小声的开口:“胸口,长安,我的胸口好疼。”


许长安闻言,二话不说撕开陈婉婉的上衣,将她的性感内衣也脱下来。


她胸口的皮肤,烫红了一片。


许长安一直说我的胸不够大,我想陈婉婉这个,应该可以满足他了。


佣人拿过来烫伤膏,许长安亲自拿药涂在陈婉婉胸口。


我看着他白皙如玉的手掌,在陈婉婉胸上辗转,那一刻,如鲠在喉。


显得我挺多余的,我转身准备走。


我想走,陈婉婉却并不想放我走,她眼神黯淡无光的开口:


“长安,都是我不好。我看不见东西,才把汤罐打翻的,对不起啊长安,给你添麻烦了。”


许长安的手指一顿,他呼吸隐忍,像是在压抑着怒气。


隔了一会,他凶我:


“苏相思,你就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吗?!你这样是做什么,争风吃醋?!你能不能有一点教养!”


许长安将陈婉婉放在椅子上,他将自己的白衬衫脱下来,盖在陈婉婉身上。


我从小没有父母,被人说的最多的就是没教养,这是我的一个痛处。


我跟许长安在一起七年,他在清楚不过。


他故意这样说,无非就是要戳我的痛处,让我难受。


为了一个女人,他和我撕破情分。


我握拳,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杯滚烫的开水就泼在了我的胸口,我疼得闷哼了一声。


“我不会再纵容你,以后你伤她几分,我伤你几分。”


许长安将手里的玻璃杯摔在地上,有碎片划过我的裤脚。我抬眼,看见他光着上身,抱起椅子上的陈婉婉。


嗓音温柔,“我送你去医院。”


那女人披着他的白衬衫,被呵护的小心翼翼,我听见她的声音轻柔,在男人耳边软言微语。


“长安,你刚才做了什么,千万别伤害苏姐,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我的眼中渐渐蓄起泪水,我想起那时候,我跟许长安最恩爱的时候。


我爱穿着他的白衬衫,在他跟前晃来晃去,霸道的宣誓主权。


“你的白衬衫,以后都被我承包了。”


“好,以后我的白衬衫只能你一个人穿,你这个…小妖精。”


那些话仿佛还在耳边,可是我最爱的男人,他的白衬衫给了别人。


我扬手,将一桌饭菜挥在地上,“许长安,你他妈有种就放我走!否则,我见这女人一次,收拾她一次。”


许长安抱着陈婉婉转身,他带着滔天怒火的眼睛看着我。




第7章 我想死给你看


我捂着胸口,那里疼的我几乎喘不过来气。我当着许长安的面将上衣解开,拿起椅子上的烫伤膏,胡乱的抹了几下。


清凉的感觉让我稍稍缓过来点气。


“你跟我倔,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我不会放过你,除非你死。苏相思,你有本事就去死!”


许长安撂下狠话,带着陈婉婉离开了。


我气得浑身发抖。


我不明白,许长安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明明心中有了新欢,却仍旧不肯放过我这个所谓的旧爱。


我气得在家里发了很大一通脾气,摔了很多东西,反正许长安有钱,他也不在乎!


他想要我死,他做梦,我就算是死,我也要把他带上。


我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喘着又捂住胸口,那里也不知道是里面疼还是外面疼。


总之疼的我快要死去。


一旁的李嫂赶紧上前,“夫人,我联系了家庭医生,应该就快到了,您再忍忍。”


我捂着胸口,想笑却掉出了眼泪,“李嫂,以后…以后不要再叫我夫人了。我根本就不是,我就是一个小三,为人不齿的情妇!”


“在我们眼中,您就是这个家的夫人。我跟着您七年,您的人品我再熟悉不过,那汤罐不可能是您砸的…而且,您就算是要挑事,也不会选择先生在家的时候挑。那位小姐,心机太深…”


“可是李嫂,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你知道吗,他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但那一杯热水,可是滚烫的…”


我在热切的爱,也被那杯热水浇灭的彻底。


许长安是晚上回来的,又是一身酒气。他跌跌撞撞的往床上倒,手攀上我的小腹,一路往上。


“搬家吧,我给你找个好地方。”


他一边扯我的睡袍,一边嗓音暗哑的和我说话。


我背对着他,勾了勾唇角。


“你想把我藏起来?”


“嗯。”


“你以为不让我跟陈婉婉见面,就不会有争执了?你要明白,她是你的妻子,而我…是你的情妇,我们之间,永远势不两立。”


我转身,面对着许长安,我看着他的眼睛,抓住他在我身上不安分的手。


“你要是爱我,就不应该让我这么两难…或者换句话来说,你要是个男人,就应该有个决断。留我,亦或者是留她。”


听我说完,许长安的呼吸一滞。他收回手,翻身平躺在床面上,有些烦躁的伸手扯了两颗扣子。


“我说了,我需要照顾她一辈子,但是我想要你。”


似乎是他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够让我明白,他翻身压在我身上,扬手将我的睡袍撕碎,扔在一边。


“我想要你!”


“你以为我不敢死?”


许长安的唇离开我的脖颈,他撑起身子,看着我。有些微醉的眼睛里倒映的都是我,好像只有在床上,他才会这样深情。


因为,他有想要得到的东西,欲望和满足。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生理疾病,比如对着别的女人,他硬不起来。


“如果死是解脱,许长安,我想死给你看。”


我闭上眼睛,勾唇微笑。




第8章 我现在,不想让你养了


许长安的视线扫了一扫,他抓着我的手腕,一根根掰开我的手指。


“你吃了安眠药,苏相思,你疯了!”


我睁开眼睛,望着许长安那张脸,我曾经爱慕了这么多年的那张脸。


“我是疯了,我不疯,怎么让你放过我。许长安,我就是想告诉你,你能救我一回,却不一定每次都能救我。要么你放我走,要么…你让我死!”


对上许长安那双难以置信的眼睛,我笑的格外开心。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我渐渐看不清他。


只听见他说,“你一定要闹成这样。相思,待在我身边,竟然让你宁愿去死?!我明明…明明…那么爱你。”


我觉得身体很轻,神识越来越模糊。


许长安说他爱我,他说他爱我…


真是,好假啊。



我在医院的病房里醒过来,胃疼的像是要炸了一般。


我的眼睛还没有转两下,就对上许长安那双带着红血丝和寒气的双眸。


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为了那一杯水,你竟然想要自杀,婉婉要是跟你一样,那不是死了几千遍了?她可是被你害的都瞎了!”


许长安咬牙切齿的声音,充斥在我耳边。


我拿手捂了一下疼痛的胃,冷笑,“你想说我矫情,不用拐弯抹角。”


“我也不想和你拐弯抹角。苏相思,你的命怎么就这么大,还能抢救的过来?你要是真想死,下次玩的狠点,最好一招毙命。玩这样的,太假了。”


我看着许长安,掷地有声:“我会的。”


许长安瞪着我,泛着红血丝的眼睛里渐渐涌起怒火,他的手渐渐收成拳头。


就在我以为他要上来掐死我的时候,他却突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抓住我的手,没了刚才的气焰嚣张。


“毕业以后,你就待在我的身边,这些年,唯心自问,我没有亏待过你。你今年23,离开我可以说连一份正经的工作都没有,让你去漂泊,我于心不忍。”


许长安顿了一顿,又开口:“相思,呆在我身边,我能保你衣食无忧,保你弟弟顺利毕业。而离开我,那些挫折是你…”


“那又怎样,我还是要离开你。我不能让别人戳着我的脊梁骨,说我是你包养的情妇。”


没等许长安说完,我就扬声打断了他的话。


许长安捏着我手指的力道加深,他深呼吸,“以前不见你这么有骨气,还不是靠我养着!”


我抽回手,“以前不一样,以前你是我男朋友,现在…你是别人的丈夫。”


“不会变的,相思,我对你的一切,不会变的!”


许长安坚定的声音,像是迫切的想跟我证明什么。可是感情走到今天,真的…


没什么好商量的。


我跟许长安在一起七年,很多时候很多事,我都一再退让,心软。


但是这件事情,真的不一样。


我不说话,许长安的眉头紧皱。他从口袋拿出烟盒,叼了一根烟在嘴上的时候,又看了我一眼。


烟被他吐在地上,没抽。


我捂着胃,努力使自己的情绪没有起伏,“那我换句话来说,我现在,不想让你养了。行吗,许少?”




第9章 别看我


病房里一阵寂静。


我闭着眼睛,感觉眼眶很热。


“行,既然我给你衣食无忧你不要,那从今天开始,你的死活,跟我不会再有半分关系。”


许长安甩门离去,我捂着唇,泣不成声。


年轻的时候,我爱过这样一个男人,爱到拥有他,就放弃了全世界。


后来,岁月变迁,我才发现…


有那么一天,他不是我的全世界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举步维艰。


“苏相思,发什么呆,这就是你设计的东西?你有没有脑子?”


设计总监将文件夹摔在我的身上,那些我熬夜赶出来的设计图,从文件夹里飞出来,散落在地上。


我蹲下去,刚想伸手去捡,设计总监的高跟鞋,就踩在了上面。


“要不是顾总招你进公司,吩咐了要好好照顾你,我早就赶你滚蛋回家了。”


我收拾完一地杂乱,抱着文件夹走了。


走之前还能听见设计总监不屑的声音,“长得好看就不如乖乖给人做情妇,出来我们这里争什么风头。”


我急匆匆的进电梯,迎面撞上了顾铭。


说起来,许长安是恶毒的,他将我赶出家门,却没有把身份证和毕业证书还给我,甚至一毛钱都没有留给我。


如果不是遇见了顾铭,我要么上街乞讨,要么回去找许长安。


顾铭就是那个肇事车主。


他听了我的遭遇之后很同情,给了我一份工作,和暂时能住的地方。


“怎么样,还适应吗?在公司里。”


见我进电梯,顾铭随口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就不在开口了。


电梯一路下行,顾铭突然开口,“你这人,话挺少的。”


“也…没什么可说的。”


我说完,笑了笑,走出电梯。


我虽然很感激顾铭,但是对他的确是没有什么话可说。他看我的眼神,有一种爱意,我避之不及。


我总能在顾氏的分公司碰见他,不是巧合,是他有意而为。


我不知道他喜欢我什么,在我进公司之前,我跟他面都没见过几次。


走出大门,有电话进来,是我弟弟苏林的号码。


我叹了口气,难道又没有生活费了?


“姐,我们同学说这周末一起去海边玩,搞个什么篝火晚会什么的。我手里差点钱,要不你给我打一点,不多,一万块就差不多了。”


我:“…”


“账号还是那个,谢谢姐姐。”


苏林准备挂电话,我却喊住他,“林林,姐姐跟许长安分手了你知道吧。”


“我知道啊,所以我要的也不多啊。这一次,我都没敢说我请客,姐…你也知道我平时跟什么人交际,一万块,真的很少了。”


很少了,可是我上哪给你弄啊!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我挂断了手机,站在刮着北风的马路边,狠狠的叹了口气。


我上班三个月,将卡里仅有的一万块钱打给了苏林,此时的我,想着晚饭要吃什么。


我买了两盒泡面,上楼的时候看见门口站着个人,斜靠在门框上抽烟。


我赶紧将泡面背在身后,我最不想,让他看见我的狼狈。




第10章 他在我耳边说.


“不用藏了,我看见了。”


许长安把烟扔在地上,拿皮鞋踩灭。他走近我,隔着两层楼梯,他拉着我的手,一把将我拉进怀里。


“相思,听说你最近,过的很不尽人意。”


许长安伸手,强硬的将我背在身后的手拉出来,“晚上,你就打算吃这个?”


我看着塑料袋里透出来的老坛酸菜牛肉面,吸了吸鼻涕。


“不…不行吗?”


许长安将我狠狠撞在墙上,我疼得倒吸一口冷气,抬起头来刚想骂人,就被他封住了嘴唇。


他的吻太热烈,我想反抗,都无从下手。


许长安拿过我手里的钥匙,一边吻我一边去开门,弄了半天他发火了,将钥匙一摔。


“什么破门,开都开不了!算了…”


许长安将我反过来,按在门上,伸手就去拉我的裤链。


他急起来,一点都不在乎场合,可是我却慌了。


“不行,这样不行。”


他像是没听见,我硬扯着裤子,都被他拉下去一半。


听着楼下的脚步声,我快急哭了。


“你等等,我开门,进去再…再来。”


许长安松开扯我裤子的手,他环着我的腰,嗓音暗哑的开口:


“快点。”


我把裤子提好,弯腰去捡钥匙,然后开门。


许长安之所以开不了这个门,是因为这个门开的时候,要往前提一下,再开。


刚开了门,我就被他推了进去,他用脚跟关住门,把我朝沙发上推。


房间灯都没开,一场情事就这样摸黑的开始。


许长安很急,我衬衫的扣子被他扯掉了好几个,汗水淋漓之时,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被人下了药。


“嗯,好像长大了点,一只手都快握不住了,是不是这些天,想我想的。”


我咬唇,“跟你…有…有什么关系。”


“你想我的时候,揉的。”


他抱着我,让我趴在他的肩头,他微微侧头,不稳的呼吸伴随着他磁性的声音。


我一口咬住他的肩膀,这个混蛋,就会胡说八道。


完事之后,我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许长安从浴室出来,拿着我的毛巾擦头发,“这儿太小了。”


我转身,看着墙壁。


我知道这样不对,我不应该跟他旧情复燃,可是他亲上来的时候,我脑子一团乱。


他太熟悉我的敏感,那些动作,我根本就没有招架的能力,只能承受。


我拒绝不了许长安…


可是,我不能爱他。


“这地方不好,跟我回去吧。你想要上班,一样可以上班。”


我拿被子蒙住头,沙哑着嗓子,“别说了,你走吧,我想安静一下。”


门铃响了,许长安去开门,隔了一会,他过来扯我的被子。


“洗一下,去吃饭。”


“你别管我,我想睡…”


我还没说完,被子就被他扯光了,虽然家里有暖气,但他突然扯光我的被子,也会让我猛的一下子觉得凉。


还没有凉一会,他就覆了上来,冬天很冷,但是他的胸膛,非常温暖。


我想起些往事,晃了晃神,就听见他在我耳边开口:


“我们一起,再睡一会...”




第11章 你有家室,住在这不合适


他是真的想和我再睡一会,并且是带动作的那种,两个人一起的那种…


我伸手推他,“我起来吃饭,你离我远一点。”


许长安笑了笑,这才翻身下去。


“你这里小归小,挤挤也还是能住的。”


我进浴室前听见他这样说,不由得皱了眉。


“你想搬过来和我一起住?许长安,你别闹了,你有家室。”


我这样说,许长安的眸子暗了暗。他侧身,捻了捻手指,含笑的看着我。


“你知道,我从来不在乎这些,陈婉婉,也不会在乎。”


“未必。”


我关上浴室门,洗完澡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挺贱的。


说了要离开许长安,却还是…


和他睡。


我出去客厅,许长安的助理已经把他的行李箱送过来了,这会,在指挥人往我书房里搬电脑桌。


“你真是不客气。”


我坐下来,端起饭盒吃了两口米饭。我确实饿了,也不想跟肚子过不去,许长安他没有在饭里下毒,我没什么不敢吃的。


“当然了,这栋楼我都买下来了,用不着客气。”


许长安倚靠在沙发里,拿着电视遥控器拨拉了两下,他换好了衣服,白衬衫的扣子只扣了几颗,很不羁的模样。


“许长安,你有家室,住在我这里,不合适!”


我家室二字咬的极重,我希望许长安他能够明事理一点。陈婉婉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她在许长安面前装无害,却背地里对我下手。


如果许长安住在我这里,我必定麻烦不断。


许长安要是我的男人,我倒是不介意跟陈婉婉正面上去撕,可是他不是。


他是陈婉婉的丈夫,我没有必要拼尽全部力气,赌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情。


我是一个很俗的人,我宁愿早早抽身而退,找个安稳的人共度余生。


年轻的时候我向往爱情和轰轰烈烈,而现在,我只求平平静静。


许长安看了我一眼,他把遥控器扔在桌子上,“我的人是你的,心是你的,还不够?”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许长安敛了笑意,“相思,你想跟我要名分,你知道我是谁,从一开始,我就不可能给你名分。你要怪我,还是怪你自己,没有个好家世,也不够优秀。”


我想笑,但实在是笑不出来。


“那就离我远一点,离我的生活远一点,我们两就当没认识过。”


“苏相思,你贱不贱?”


许长安坐到我身边,他掐着我的脸颊,迫使我看着他。


他的眼中,满是玩弄。


“刚才还在我身下承欢,转眼告诉我离你远一点,欲拒还迎?你要是想拒绝我,从一开始,就应该拒绝的干干净净。你给了我上你的机会,就别跟我谈分手!我不喜欢听,也不想听…”


我被他掐的有点疼,我伸手,掰着他的手腕。


许长安见我痛苦的模样,他俯身在我皱着的眉头上亲了亲。


他松手,坐在我不远处看着我,要笑不笑。


他的模样,让我觉得颤栗。




第12章 他真的,很爱你


“苏相思,为了一个女人,我还不想玩狠的。但是如果你要逼我…”


许长安垂眸,看着我放在沙发上的手指,看了一会,他才开口,让我觉得宛如鬼魅一般恶毒的声音。


他说:“我记得…你还有个弟弟是吧…”


“不要动他!”


我收紧手指,带着恨意的看着许长安,


“那你就乖乖的,否则,别怪我不念情分一场。”


许长安伸手,拍了拍我的脸蛋,动作有些轻佻。他的眼神里,更是满含了不客气,仿佛下一秒我要是敢忤逆他的意愿,他就会逼死苏林。



许长安在我这里住下了,他没有干扰我的上班,有兴致的时候,也只是做到12点就停了。


除非周末。


我更加怀疑,许长安可能患有情感洁癖,除了我,他对谁都硬不起来…


否则他不会总缠着我,我想,总不至于是爱我爱的深。


这几天天都特别冷,今天我下班,灰暗的天空里纷纷扬扬下起了鹅毛大雪。


出了公司,我哈了口气,搓了搓手。


开车回去,进门的时候我发现沙发上坐了一个人,是许久不见的陈婉婉。


我稍稍惊讶了一下。


环顾屋子四周,许长安并没有回来。


“有事?”


我将大衣挂在进门的衣架上,随口问了一句。


陈婉婉笑了一下,显得十分无害。


“我丈夫在你这住,我不能来么?”


她这话,说的我心里头不舒服。她挂着许长安妻子的名字,就注定我在她面前,会矮半截。


但我不能让自己矮。


“是吗,那你最好别来,我这不太欢迎你。至于你丈夫的问题嘛…他爱住在我这,我也没有办法。”


陈婉婉的手摩挲在下巴上,“我知道他爱住在你这,也没打算把他带回去。”


“那你来干什么?”


陈婉婉没有回答,她在我的屋子里四处转了转,最后扯开窗帘,看了一眼外面纷扬的雪花。


“这里布置的很温馨呢,娇生惯养的许少,和你一起住在这样小的房子,一住就是两个月,没有分毫的怨言。他…真的,很爱你。”


陈婉婉的眼中,开始遍布妒恨,她抓着淡蓝色窗帘的手,也收的越来越紧,紧到指尖泛白。


我听到她的话,还愣了一下。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听她这么一说,好像是这样。这里房子小,许长安东西也多,可是他宁愿挤一点,也没有过半分怨言。


陈婉婉走近我,“我就算费尽心思嫁给他,就算瞎了,也只不过得到了一个许太太的名衔。而你呢,一无所有,平平凡凡,却得到了他所有的爱…”


陈婉婉揪住我的衣领,她愤恨的问我:“为什么?”


歇斯底里。


我笑的有些嘲弄,“是不是女人永远不会满足,我嫉妒你得到许太太的名衔,你嫉妒我得到他的人…”


“可是这一切,本来就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


“那你比我还要贪心。”


我嘲弄的说完,陈婉婉扬手打了我一个巴掌,我没有防备,被她扇的措手不及,脸颊火辣辣的疼。




第13章 他的心和身,热和力.


我捂住脸,在她扇第二个巴掌的时候,抓住她的手腕。


“我警告你,别在我的地方撒野!”


我手上用力,将陈婉婉甩在沙发上,她倒在沙发上,头发遮住了脸。


隔了一会,她开始笑了起来。那笑声,特别的凄厉,让我觉得恐怖。


陈婉婉笑了很久,好像是累了,她撩了一下头发,坐起来。


“你知道吗,苏相思,有时候我多么的羡慕你。你能得到许长安的一切,他的心和身,热和力…”


陈婉婉捂着脸颊,她好像在哭,嗓音暗哑而空寂。


“有时候,我宁愿当他的情妇,也不想独守空房。苏相思,别墅真的太大了,床真的太大了,一个人的晚上,我真的…很想他。


他把一切都给了你,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冰冷的称呼…你说,既然我得不到他,不如,我让你,也得不到他。”


陈婉婉转头看我,她的目光,让我觉得自己好似被一只厉鬼盯上了。


“你又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


陈婉婉笑的很甜,她拿出手机,在上面按了按,隔了没有一会,有几个男人进来。


我是率先被抓住的那一个,我不由得慌了。


“陈婉婉,你到底要做…”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拿封口胶封住了嘴巴,我被人按着,跪在地上。


我拼命挣扎,抓着我的男人见我不老实,扬手要打我的脸。


陈婉婉开口制止:“别动,打出痕迹了,待会不好交代。”


我瞪着眼睛,见面前有个男人已经开始脱衣服,我开始害怕了。


我没有想到,陈婉婉那么歹毒,她居然找人来玷污我。


然而,更让我惊讶的却是,那个脱干净的男人,并没有走到我面前,他…


走到了陈婉婉面前。


我瞪大了眼睛,心里咯噔一下子,莫非,陈婉婉是找人来玷污她自己,然后…


算在我头上。


如果这样,我真的是百口莫辩。


我更奋力的挣扎,被人狠狠踹了一脚腰部后,我半天趴在地上没有起来。


再次抬眼,就见陈婉婉开始了她的演技。


她装作看不见一样,四处乱抓,然后喊我:


“苏姐,苏姐你在哪里!啊,你是谁,你放开我,苏姐!”


接下来,是陈婉婉歇斯底里的尖叫,和男人对她的又打又骂。


“这事,你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也是拿钱办事。”


那男人笑的特别猥琐,他撕扯陈婉婉身上的衣服,分开她的双腿。


我听见那男人说,“看着挺干净的,还是个处吧。这次,真是赚到了啊。”


“不…不要,我求你,不要动我。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算我求你了。”


陈婉婉拼命的哭,拼命的喊,拼命的挣扎…


可是男女力量有悬殊,她被那男人扇了几巴掌之后,彻底的占有。


鲜红的血犹如梅花,散开在我白色的沙发上…


“不!!”


陈婉婉撕心裂肺的喊声伴随着男人得逞的淫笑声,那些杂乱的声音,在这个屋子里回荡。


我浑身发冷,陈婉婉拿她的纯洁清白,送我万劫不复…

点击【阅读原文】 密码:gg11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