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热门言情推荐】穿越文 | 恶毒女配不好惹!

阿布小说2018-10-08 09:05:43



第1章 我有点方

  “重生女主吊打恶毒女配,真过瘾!嘿嘿……男主真帅!呵呵……”林月汝捞起被角擦掉口水,这被子真舒服。

  把被子往怀里搂了搂,林月汝觉得看完小说再睡觉,人生都完整了,管他什么英语六级呢……

  “英语六级!”林月汝一个激灵坐起来,“卧槽,要迟到了!”

  “小姐,您醒啦!”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奴婢就知道小姐您福大命大,才不会有什么事呢!”

  “你才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林月汝眯着惺忪睡眼推开床边的人,划拉着脚找鞋,“我鞋呢?”

  “小姐,奴婢给您穿鞋!”

  一双手突然抓住林月汝的脚,虽然动作很轻柔,还是吓了林月汝一大跳,她一个条件反射就把来人踢开了。

  因为被吓了一跳,林月汝的头脑也清醒了一点儿,用力揉揉眼睛,只见逐渐清晰的视线里,出现了红木桌椅,红木轩窗,面前还站着个俏生生的小丫头。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竟然梦到自己穿越了?

  不行,做梦也得去考六级,虽然为了看小说几乎没复习,好歹是花了报名费的,不能浪费了钱!

  《盗梦空间》里说失重可以使人从梦中醒来,林月汝光着脚走向红木小板凳,路过小丫头的时候顺手捏了一把脸,别说,手感还挺好。

  她站上板凳,放松身体往后仰……

  “吱——”“咚!”

  卧槽好疼!林月汝揉着脑袋四下张望,怎么还在这里?

  “小姐,您怎么了?”小丫头才反应过来,赶紧跑过来扶她起来,“您是不是被水淹坏了脑子?奴婢去给您叫府医!”

  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耶,太好了!

  林月汝内心雀跃:想我好歹学了两年历史,帝国古代史学的最好!上从三皇五帝,下到宋元明清,什么时候哪里打了仗,输赢结局如何,我门儿清!

  就算是出门左拐摆个卦摊儿,我前推三百年后测三百年,也绝对赚个盆满钵满!

  就在林月汝畅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刚才那个小丫头领着个胡子大叔,一路小跑过来。

  “李大夫,你快给我们小姐看看,是不是昨天脑子进了水,说话都不清醒了!”

  “去,你脑子才进水了呢!”林月汝打量着进来的大夫,直领对襟:看起来是宋代啊,但这小丫头一身鲜艳的小袖短襦是怎么回事,就算我对衣装涉猎甚少,也知道这是盛唐女子装束啊。

  这到底是什么朝代?

  这时那个李大夫准备给林月汝把脉,她心头一转,面上一黑,一巴掌拍在大夫的手上,厉声道:“本小姐的手也是你这奴才该碰的?”

  “小的该死,求小姐息怒!”李大夫在地上跪作一团,浑身发抖。

  “我没病,给我出去!”

  “哎,你别跑啊,你还没给我们小姐拿药呢!”小丫鬟追着喊,奈何李大夫跑得太快,刚一眨眼就不见了。

  “你,过来。”林月汝冲小丫鬟招招手。

  小丫鬟听话地跑到林月汝跟前:“小姐,有什么吩咐?”

  “我问你,这是什么朝代?”

  小丫鬟将手放在她额头上试了试。“小姐,要不奴婢给您换个大夫?”

  “回答我,这是什么朝代!”林月汝加重了语气。

  小丫鬟被吓了一跳,说话都有点结巴了:“北……北耀。”

  卧槽,没听过!

  我穿越到架空世界了!

  真是欲哭无泪:那么多的历史书,都白看了啊!

  算了,架空就架空吧。

  “我脑子里水有点儿多……”

  “奴婢去给您找大夫!”小丫鬟对找大夫还挺执着。

  但林月汝哪能让她跑了?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就是有点儿水多,记不清事儿了,等水空干了就好了。”

  小丫鬟被我拉回来,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但是在水空干之前,为了防止别人欺负我……”

  “谁敢欺负小姐,奴婢给您收拾他!”

  “你等我把话说完!”林月汝一瞪眼,小丫鬟的嚣张气焰立刻矮了一截。“先给我讲讲,这是哪儿,我是谁?”

  “这儿是林国公府,您是老爷的掌上明珠,国公府嫡女,林月汝啊!”

  名字没变,非常符合穿越定律,不用想办法适应新名字了;掌上明珠,嫡女,这身份好,至少不会被欺压。

  “那我可有婚配?”

  “夫人在世的时候,给您定了门娃娃亲,是咱们北耀国赫赫有名的战神,三王爷祁寒。”

  “王爷帅不帅?”林月汝忍住口水,要知道她对帅哥完全没有免疫力啊。

  “您哪儿看得上那舞刀弄枪的莽夫?您喜欢的是当朝太子,祁彻殿下。”小丫鬟越说越得意,“那些试图接近太子殿下的女人,您宽宏大量,只是给她们毁毁容。昨天二小姐在诗会上和太子对诗,您看在自家姐妹的面子上,才只是给她扇个脸肿。”

  我去,这原主下手有点儿黑啊。

  “那太子呢?他怎么说?”

  “哎呀,太子殿下也不知道是怎么着,不仅嫌弃您给他写的情诗,竟然还在您打了二小姐之后,对您发怒,还一个不小心,把您推到湖里去了。”小丫鬟将林月汝扶到妆台前,一边展镜梳妆一边说,“您可是咱们北耀国第一美人,也不知道太子殿下是被什么眯了眼,竟然护着二小姐那个姿色平平的女人。”

  林月汝看向梳妆铜镜,被镜中的容貌惊呆了,只见里面是一张精致艳丽的脸,一笑,魅惑妖冶之感,就算是现代,林月汝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脸。

  “我这么漂亮,太子怎么看不上我呢?”林月汝对此深表惋惜,就凭这张脸,哪个男人能不动心?

  “这个……”

  “说!”

  “他们说您琴棋书画一样不通,飞扬跋扈格外招恨,还说您是‘北耀第一恶女’,”小丫鬟说着就有点忿忿不平,“他们都是嫉妒您的美貌,拿言语编排您呢。”

  哎,想想刚才李大夫逃跑那速度,这原主“北耀第一恶女”的名声肯定比“第一美女”来得实在。

  话说,这种设定我有点方啊!

 

第2章 关禁闭

  梳妆完毕,林月汝看着镜中精致的妆容,结合这恶毒性格,不禁哀叹,根据穿越定律,这妥妥的就是恶毒女配无疑,其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衬托白莲花的女主啊。

  看小说时觉得女主吊打女配一时爽,结果报应来得快!

  为了能多活几集,林月汝打定主意,先搞清楚符合设定的女主,表明立场,让女主知道自己不和她对立,不染指所有女主喜欢或者喜欢的雄性,希望女主宽宏大量能放过自己。

  总而言之,做为恶毒女配,保命要紧!

  “小姐,您今天想穿哪件衣服?”

  “随便吧。”

  林月汝心情忐忑地看了一样小丫鬟手上的桃红色直裾……算了,架空朝代,好看就行。

  就在小丫鬟给林月汝更衣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原主身前坡度极为平缓,胸无二两,尼玛连个A都装不满!

  “我今年多大了?”

  “小姐今年正月满的十五,比奴婢长一岁。”

  原来这身体才十五,怪不得一马平川了。林月汝暗暗松了一口气,想自己穿越前也是发育晚的,十五岁的时候可能也比这好不了多少,上了大学不照样是个B,现在这身体还很有发展空间嘛。

  不过这小丫鬟的胸前都很明显了,这样真的好吗?

  没事没事,我虽然杯小,但是我美啊,这天生丽质可不是谁都能比得了的!林月汝自我安慰着。

  但是胸平,哭!

  这时一个丫鬟急匆匆地跑进来,说:“小姐小姐,老爷来了!”

  “小姐,老爷来了,赶紧回床上躺着!”小丫鬟推着林月汝就要往床上撵。

  “我这都穿好了,躺床上谁信啊!”

  “老爷信就行!”

  小丫鬟刚把林月汝塞进被子里,一个四五十岁略瘦短须的男人就进来了。

  “冬梅给老爷请安。”小丫鬟规规矩矩地做了个福。

  原来叫冬梅啊,林月汝心想,说了这半天话终于知道名儿了。

  林老爷没有管冬梅,直接坐到林月汝床边,拉着她露在外面的手,关切地问:“月汝,你要是真出事了,让我怎么对得起你早去的母亲。”

  说着,林老爷眼圈一红,眼泪就落下来了。

  林月汝最见不得别人哭,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这心里一软,赶紧坐起来哄:“您老别哭,我没事儿,您看,我好着呢,活蹦乱跳的。”

  说着就要下地跳给林老爷看。

  “躺好,不要起来,”林老爷生生把林月汝又按躺下,眼中含泪地打量着她,“看看,你都瘦了。”

  大叔,我是掉水里了,不是病危!林月汝在心里翻着白眼。

  “我都和你说了,叫你不要去那什么诗会,你不听,偏要去,还害得自己掉水里。”

  原来您还知道我是掉水里啊。

  “下回可不能这么任性了,太子那边我去请罪。你最近就不要出门了,在家好好养养身体,你看你的气色都没有以前好了。”

  我才梳妆完,胭脂都涂了,您什么眼神儿看出我气色不好了?唉,不是,不要出门?那不是被关禁闭了?

  林月汝“噌”地又坐起来:“我真没事儿,出门绝不会摔跤!不信我出去跑一圈儿给您看!”

  “哎呦月汝,太子正在气头上,你就消停两天,算我求你了。”林老爷叹了口气,“你母亲去得早,都怪我,把你宠坏了,你要是有月婉一半知书达理,也不至于被太子推下画舫,受伤至此。”

  原来是从船上掉下去的,我就说怎么那么随随便便就掉水里了。林月汝心想,低头认个错,林老爷这么宠原主,心一软肯定就不关禁闭了。

  “父亲,我错了。”

  “月汝这是怎么了,连爹都不叫了。”林老爷伤心地说。

  事儿还挺多,林月汝露出极其可怜的表情,软软地说:“爹,月汝知错了。”

  这软儒的声音,林月汝自己听了都一阵心疼。

  “月汝长大了。”只见林老爷一脸的老怀安慰,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乖乖在府里呆着,等过了这阵风头,再放你出去玩。”

  闹了半天还是躲不过被关禁闭的命运,林月汝兴致瞬间就落下来了,恹恹地不再想说话。

  林老爷以为她是身体还不舒服,又嘘寒问暖了一阵,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一个小丫鬟的声音:“小姐,李姨娘和小少爷来了。”

  林月汝正在为不能出门生气,有些烦躁地说:“不见,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见!”

  在房里憋了一天,林月汝缠着冬梅给自己讲所有女性角色信息,基本确认了国公府庶女,屡次被原主陷害的林月婉就是女主。

  林老爷有一妻二妾,二女一子。正妻沈氏在原主三岁时病逝,妾李氏先后生了一女一子,那女儿便是林月婉。

  可能是因为一直受原主的欺压,林月婉十三岁以前在府里一直都是个小透明,直到一年多以前姐妹两个同时遇到太子祁彻,估计是爱情激发了林月婉的潜能,从那以后性格温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简直就成了她的标志。

  而原主在见过太子之后,眼里就再也装不下别的男人,那素未谋面的未婚夫更是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因为见不得庶妹与太子的接触,这一年多来对其进行了无数次迫害,据说手段十分残忍。

  庶女、柔弱,受尽恶毒女配的非人折磨,这女主设定不要太烂俗!不过……感觉哪里好像不太对的样子。

  因为太过迫切确认女主,以至到了晚上林月汝都还粒米未进。

  冬梅以为,林月汝是因为脑子进了水,加上林老爷不同意她见太子,要绝食抗议,可连自己偷偷给她拿吃的都不吃,顿时吓坏了,守着林月汝一阵哭,林月汝费了好大的劲才给哄住。

  一是因为才穿越,太兴奋,另一个也是因为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半夜,林月汝躺在床上想:虽然林老爷不让我出去,但我自己有脚,还不能找机会自己溜出去?我先把地形熟悉熟悉,看怎么出去方便。

  想开了心情就跟着好起来,肚子也跟着饿起来了。

  第二天一早,林月汝一起床就跟冬梅就喊饿。

  “小姐,您终于想开了?今天天气好,等会儿吃完早饭,奴婢再带您去花园走走,没准儿能快点儿把水晒干呢。”

  你能别提脑子进水这件事了嘛?林月汝心中无奈道。

  只见冬梅站到门口拍拍手,一群小丫鬟围着红木桌子走一圈,桌上就堆满了鱼翅燕窝等奢华美食。

  “这么多,吃得完吗?”林月汝望着桌子上的琳琅美食吞口水,“大早就上吃这个,不会长胖吧。”

  “这算啥?小姐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吃点儿,剩下的倒掉就是了。”冬梅一脸的无所谓,“小姐您吃多少都不长肉,这是多少女子都羡慕不来的!”

  不该长的不长,但是该长的也不长啊。

  林月汝又纠结了一下自己的小身板,捡着清淡的吃了一点儿。

  “小姐您怎么老吃青菜啊,要多吃肉,吃肉!”

  说着,冬梅将桌上的鸡鸭鱼肘子,都各夹了一点儿,又把鱼翅燕窝各舀了一小碗,饶是如此,林月汝觉得自己就算再饿,一大早也绝对吃不了这么多。

  “冬梅啊,我现在胃口不好,吃点儿清粥就好了。”

 

第3章 初遇女主

  话音刚落,只见冬梅三步两步走到门口,叉着小腰对着候在外面的小丫鬟说:“小姐不喜欢今天的菜,去把今天当差的厨子拉过来,给我恨恨地打!”

  根据经验,做为恶毒女配,千万不能得罪基层工作者!

  林月汝赶紧跑过去捂住冬梅的嘴,对正要跑出院子的小丫鬟喊:“别去别去,今天的早饭好吃的很,要赏,要赏!”

  “赏板子还是鞭子,小姐您说了算!”冬梅认真地点头。

  难道原主赏个人都武力解决吗?这“第一恶女”的名声真不是白当的。

  “我是说真的赏,赏银子,钱,懂不?”

  “可是小姐您吃都没吃啊!”

  “我吃,我吃还不行吗?”林月汝走回桌边,一点点地把小碟子和小碗里的菜都吃掉——真特么撑!

  “饭也吃完了,能出去溜达溜达了吗?”林月汝现在急需走走路,消消食。

  “好嘞!”冬梅倒杯茶水给林月汝漱口,在外面候着的小丫鬟们这时又有序地进来,将桌上的饭菜收走。

  看着一个小丫鬟一脸心疼地收拾着,林月汝问冬梅:“这些菜不会真的拿去倒掉吧。”

  “是倒掉啊,咱们国公府家大业大,也不差这点银子。”冬梅说得理所当然。

  “这么好的菜,都没吃多少呢,”林月汝看着快被收干净的桌子说,“要不把这些菜赏给院子里的下人吧。”

  “小姐您说了算。”说完,冬梅叫住快退下去的小丫鬟,欢快地说:“小姐体恤下人,把这些菜给大家分了吧。”

  被叫住的丫鬟也是一脸惊喜,跪下的时候不小心把手里的燕窝弄洒了一些,脸上的惊喜瞬间化成惊恐。

  “奴婢该死!小姐饶命!”

  做为恶毒女配,绝对鬼见愁,要改!

  “我是赏你,又不是罚你,别怕嘛!”林月汝摆出一张笑脸过去扶小丫鬟,因为拿不住笑容的幅度,在别人看起来就有点恐怖。

  这不扶还好,林月汝刚一碰到她,小丫鬟像触了电一样,一把就将燕窝盅给丢出去了,直接洒了林月汝一身,好好的裾裙就变成擦桌抹布了。

  “敢暗害小姐,你不要命啦?”冬梅一巴掌甩在小丫鬟脸上,“还不快滚出去!”

  小丫鬟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林月汝还保持着扶人的动作一脸僵硬的笑。

  “小姐,奴婢给您重新换套衣服。”冬梅拿手帕给林月汝擦了,扶着她往里间走。

  “那个小丫鬟……”林月汝心想,如果往那个小身板上打几下,不得打死啊。

  “是新来的小丫头,还不太懂府里的规矩,等我回头再收拾她,就不用小姐您操心了。”

  看样子,冬梅虽然对外面的人很凶,相比对自己院子里的人,已经算是很爱护了。

  花园里,已经换了一身嫩绿的林月汝由冬梅陪着,沿着紫藤小径散步。

  这古时候的空气真好,林月汝深深吸了一口气,紫藤的清香进入鼻息,真是难以名状的舒服。

  见有一只蝴蝶飞过来,童心大发的林月汝拿起罗扇就去追赶。

  就在她跳起来,拍到蝴蝶落到地上时,感觉脚底下踩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哎呀!”一个女子顺势摔到。

  原来是那女子穿了一身淡紫色衣服,因为与藤萝颜色太过近似,所以林月汝没有看清有人,只顾着捉蝴蝶,不小心踩到了她的脚。

  这个不是万能的女主吧……但是大姐,我是踩了你的脚,又没推你,你摔给谁看呢?

  哦,忘了,我是恶毒女配。

  “二小姐,二小姐您怎么了?”一个和冬梅差不多衣装的丫鬟,就像百米冲刺一样,从路的另一方跑过来,“呀,二小姐您的腿怎么了?怎么会有血?”

  怕啥来啥,果然是女主。

  “我真的只是不小心踩了她的脚,没推她也没踢她!”林月汝双手投降状,罗扇掉到地上都顾不得捡。

  那丫鬟突然跪下,扶着摔跤女子说:“大小姐,求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二小姐吧。”

  摔跤的林月婉没有说话,默默地站起身,微微欠下身子:“妹妹给姐姐请安。”

  不过女主不是一般都如小白兔一般善良吗,她腿上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闻声而来的冬梅终于赶到,明明她离我们比林月婉的丫鬟近,怎么这半天才来?

  林月汝心下一惊:完了,忘了女主光环了!不管她腿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肯定赖定我这个恶毒女配了!

  “小姐您怎么了小姐?”冬梅将林月汝上上下下找了一遍,见没找到啥伤,“是不是被二小姐吓到了?”

  喂,你们这些丫鬟,能不能换个方式演。

  “我刚才捉蝴蝶,不小心踩到月婉妹妹的脚了。”林月汝无力地解释。

  腿都破了,怎么看也不像被踩了一脚那么简单啊,还不小心。

  “哦,我当多大点儿事儿呢,小姐您没受伤就好。”冬梅直接无视了行礼的林月婉和跪着的丫鬟,“等会儿奴婢给您捉只更漂亮的蝴蝶。”

  “大小姐,能让二小姐起来了吗?她腿还受着伤呢。”跪着的丫鬟祈求着,眼神里却充斥着不满。

  该怎么说,平身?林月汝翻着脑海里的词,终于还是手上先有了动作,上前去扶她。

  在手碰到她胳膊的时候,林月婉的身子也是一抖。

  看来这原主真是狠毒惯了,谁都怕被她碰到。还好这林月婉手上没东西,不用连累自己再换衣服了。

  林月汝轻轻扶林月婉起来,还帮她拍了拍裙上的泥土。

  “月婉妹妹快起来,可折煞我了。那个谁……”

  “秋水。”冬梅在耳边小声提醒。

  “秋水也起来吧,地上怪凉的。”

  这时林月婉抬起头,清丽的脸上微微红肿,泫然欲其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无辜,关键是,只比林月汝小半岁,那身材可是前凸后翘,玲珑有致。

  看着林月婉那至少是个C的前胸,林月汝吞了吞口水,这人和人是不一样啊,发育这么好,又有一张清纯的脸,哪个男人见了能不想护在怀里啊。

  想改变恶毒女配的悲惨命运,跟女主搞好关系刻不容缓。

  “那什么,好久不见,咱们去凉亭喝个茶吧。”

  呸呸,前天才把人家的脸给打成那样。林月汝心中懊悔,问题是说出去的话也收不回来了。

  “姐姐还要赏花扑蝶,妹妹就不打扰了。”林月婉低下头,秋水立刻心领神会,扶着林月婉就要走。

 

第4章 珍爱生命,远离女主

  “月婉妹妹,你别着急走啊,我保证不会打你的。”

  听到林月汝这样说,林月婉唇边露出一丝冷笑,一闪即逝。

  “姐姐说笑了。妹妹前日与太子殿下对诗,不过是文人雅兴,并不像姐姐所想的那样。”

  “二小姐对诗就是文人雅兴,难道我家小姐的诗就是狗屁不通?”

  林月婉的脸色像吞了只苍蝇,忍住隐隐的不悦,说:“姐姐的诗自成风流,别有一番韵味。”

  瞧瞧人家这说辞,林月汝虽然不知道原主对的是什么诗,就冲着林月婉这表情,也肯定不是什么好诗。

  得了得了,谁让人家是女主,自己才是恶毒女配呢,我一定要先表明立场,坚决不跟她争。

  心里这样想着,林月汝微微一笑,说:“妹妹与太子殿下是怎样的关系,做姐姐的也不便干涉。妹妹俏丽多姿,身材凹凸有致,且又多才多艺,如果我是太子殿下,也只会喜欢妹妹这样的。他日若太子殿下向皇上请上一道圣旨,将妹妹娶入东宫,也是我国公府的荣耀。”

  “妹妹惶恐。若姐姐对妹妹有什么不满,大可以说出来,妹妹一定改正。”

  嘴上说着惶恐,面上倒有些得意呢。既然你喜欢,再说点儿你爱听的又何妨?

  “妹妹是不是还在怨恨姐姐前天打了你?”林月汝适时露出懊恼的表情,“我被太子殿下推下水之后,生命垂危之时,向上天祈祷,若我得救,一定重新做人,再不做毁人姻缘的龌龊之举。”

  “姐姐言重了。姐姐贵为嫡女,妹妹怎敢怨恨姐姐?”林月婉平静地说,“姐姐才是有倾城之貌,与寒王又有婚约。听闻寒王不日将入府提亲,姐姐与王爷琴瑟和鸣,也是我们府上的荣耀。”

  听听,这是提醒我那还有个未婚夫呢,别乱打太子的主意。不过这意思是打算放我过啦?既然你能接受我的示弱,那我就坡下驴了哦!

  “光耀门楣的事还是要依靠妹妹了,姐姐我无才无德,王爷不嫌弃我就好了。”

  客套话说了一大堆,林月汝的谄媚之情溢于言表。

  既然目的达到了,林月汝也就不想过多纠缠,要不然才卸下恶毒女配的包袱,又变成炮灰就不好了。

  见林月婉和秋水走远了,林月汝拉着冬梅躲到角落里画圈圈。

  想着今日示弱成功,以后就可以避开男女主角,做自己的王妃了。林月汝求的也不多,毕竟自己不是女主设定,能得个寿终正寝就不错了。就是不知道那寒王这人怎么样,是不是也是女主的后宫之一。

  “二小姐想的真是美,小姐不过跟她客气一下,就真当自己能嫁进东宫一样。呸,她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冬梅恶狠狠地说,“小姐刚才那么说,是不是又想到了整她的新点子?”

  “她是女主,她做什么都是对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支持一切女主的决定,然后跟她保持距离。”

  “为什么啊,那个贱女人公然勾引太子殿下,小姐就不能轻易放过她!”

  林月汝有点无语:“你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坚决不能反对女主!”

  “哦,小姐是要笑里藏刀,杀人于无形,果然还是小姐高明!”

  这脑洞,也是突破天际了。林月汝无语,只好循循善诱。

  “冬梅,我问你啊,你要老实回答。”

  “小姐您说。”

  “我有林月婉那么温柔善良惹人爱吗?”

  “呃……好像没有。”

  “我有她那前凸后翘的诱人身姿吗?”

  “小姐您还没长开呢,过两年肯定比她身材好!”

  “咳咳,别整这些没用的,我问现在。”

  “这个……真没有。”

  “那你说,我以前都用什么手段陷害过她啊?”

  “有一次您吩咐奴婢去给她下鸠毒,还有一次雇了两个乞丐去污她贞洁……”

  冬梅说起原主的罪行如数家珍,听得林月汝头皮发麻,这何止心黑,简直恶毒至极,“北耀第一恶女”都不能诠释原主。

  “好了好了,”林月汝摆摆手,表示不想再听下去了,“我用了那么多恶毒手段陷害她,一共成功过几次?”

  “咦,除了前天把她打个脸肿,别的好像一次都没成功过。”冬梅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也就是说打了她的脸被太子推掉水里,其他所有阴招都被她躲过去了?”林月汝认真地对冬梅说:“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幸运,但次次都能躲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说明她超级幸运?”

  林月汝觉得自己一阵脑仁儿疼,这丫头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这说明她聪明谨慎,对我早有防范。”林月汝耐心地解释,“女主都是自带光环,我一个国公府嫡女,受万千宠爱于一身,先不论跟她一个庶女争是不是自降身份,单说这恶毒手段,死后都是要下地狱的。”

  “可是他抢了小姐最喜欢的太子!”这不甘的语气,就好像被抢的是她的心上人一样。

  “你是让我上天吗?”

  “小姐想上天还有点儿难,但是奴婢会想办法的!”

  “我是说你想让我死!”

  “奴婢不敢,小姐息怒!”冬梅“咕咚”一下跪下去,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奴婢想让谁死也不能让小姐死,谁想要小姐死奴婢第一个弄死他!”

  “唉你别哭啊,”林月汝无奈,把冬梅拉起来,拿手帕给她擦眼泪,“我有婚约在身,现在还公开追求太子,这不是作死呢吗。”

  冬梅含着眼泪,抽泣着说:“太子温润如玉,俊美无暇,是咱们北耀国第一美男子,小姐您真就舍得?”

  “唉,你这丫头,世上男子何其多,总有最适合我的那一个。难道你想我为了一个男人,去跟有女主光环的林月婉去争,最后夺去嫡女的位子,弄个众叛亲离、凄凉惨死的下场?”

  这标准的恶毒女配的下场,想想都恐怖。

  “什么女主、什么光环?奴婢不懂。”冬梅花着小脸看着林月汝。

  “这‘女主’啊就是指林月婉这朵白莲花,光环就是任何人都会听她信她,就算我把她推下悬崖,她都能捡个帅哥安然回来。总之你就记住一句话,”林月汝严肃地看着冬梅,“珍爱生命,远离女主。”

  林月婉房间。

  “小姐,您真的打算放过大小姐了吗?”秋水倒了杯茶,端给正在思考的林月婉,“大小姐今天那样说,说不定是想换个方式害您呢。”

  林月婉没有回答。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