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网络文学 造梦者与被盗者的征程——网络文学网站方联合访谈

文学报2019-11-07 15:03:08

编者按

网络文学发展十五年,目前我国逾3.4亿读者通过在线和无线互联网阅读网络文学,文学网页的日浏览量达15亿人次,阅读人群集中于青少年到青年之间。自2010年以来,网络文学历经草根化娱乐化的初始阶段、新媒体写作的发展阶段、在线付费阅读的商业阶段发展至现今的多元发展阶段,网络文学通过资源整合,开始向其他领域延伸,产业链条逐步完备,行业竞争日趋激烈。移动阅读基地的建立,为网络文学提供了无线互联网平台,手机阅读成为最大的客户端,产业化发展也获得成长空间。


近年来网络文学更是呈现影视改编的高潮,数十部作品被成功搬上银幕、荧屏和话剧舞台。2013年,标志性事件集中出现,网络文学内部出现结构重组,起点中文网主要团队出走,与腾讯合作新建“创世中文网”,不久“腾讯文学”成立,宣告网络文学成为腾讯的核心业务,至本月初公布月稿酬发放2000万元,业绩增长之迅速令业界震动;同时百度和凤凰网也分别创建自己的文学网站,大举进军网络文学领域,网络文学“三驾马车”格局以及资本链条已现端倪。在宏观层面,政府开始加强对网络文学的重视力度,浙江、上海两地先后成立了网络作家协会,中国作协在本月初召开全国网络文学理论研讨会,也已启动成立中国网络作家协会的相关筹备工作。
网络文学产业链发展成为了新世纪以来最重要的文化现象之一。为此,本报专辟“网络文学”板块,对当下网络资本化运作、网络作家作品、重要网络文学事件、网络文学评论进行观察和透视。首期我们邀请了国内几家知名网络文学网站相关从业人员,畅谈当下网络文学新现象、新困局以及共同的未来。期待这些数据和观点的浮现或争鸣,能为所有关注网络文学发展的各方提供一个坐标系。


 

造梦者与被盗者的征程
——网络文学网站方联合访谈


  当我们试图从微观角度去寻找网络文学十五年来生发出的新模式和新困局时,今年初发布的2013年度作家富豪榜是个很好的对象。在那两张作家和网络作家榜单里,江南与唐家三少分别占据了榜首位置。前者从网络文学起家而后摆脱网站方独立运作,后者则创造了网络文学的多项纪录,并拥有足够优势与资本方对话。


  于是,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网站方的兴奋点与焦虑点。越来越多的“大神”依靠网站资源被推举而出并“明星化”,一旦他们熟悉了作品的市场运作,很有可能脱离出去,并带走大量读者。很自然,网站开始在渠道优势、宣传优势、数据优势上下功夫,努力留住这些明星作家和他们的粉丝群。


  与此同时,困扰着网站方多年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即盗版问题。这是个令全国所有原创领域都齿寒而无奈的问题,它击垮了我们的唱片产业,也曾令电影行业和图书出版行业一度失去活力,当然,网络文学因电子文本易于复制传播特性,更难逃此劫。


  吊诡的是,电子阅读付费的不断降低促使网站方加快了产业链运作的步伐,作品不断被轻易改编为游戏、动漫、影视作品甚至进入戏剧领域——例如《步步惊心》系列的改编授权产业链已达亿元产值,但其在线付费读者仅十几万元——文创产业的全媒体成熟模式或将由网络文学率先“尝鲜”。


  资本市场、文学评论、政策导向、读者需求……这些问题都压在网站方头上,每一次思考与动作,都在调整着网络文学这艘大船的方向,海阔天空又小心翼翼。本次访谈由此出发,邀请国内几家知名网络文学网站的从业人员, 聊一聊上述这些各方关心的话题。

网络文学需寻找文学精神


  记者:对于网络类型小说的创作规律或者说特征,仍有许多分歧看法,比如说网络文学首要属性是商业就是一个主流看法,也有认为需要注重它背后的文学精神,特别是幻想元素的心理。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杨晨(腾讯文学创世中文网总编辑):网络文学发展十多年来,有些基本的特征是可以归纳的,其一是连载性,作者可以只贴个开头在论坛上,慢慢吸引读者付费阅读,其二是互动性,这是与传统写作最大的区别和优势所在,这两个放在一起看,读者就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作品的创作,甚至已经是集体智慧的成果了。


  举例来说,现在按照不同阅读载体(网页、移动端)来区别每次更新有两千字一章也有一千字一章的,这深受作品点击分配收益机制的影响,作家不会刻意更新多也不会更新少。从作品表现特征而言,文学网站商业模式对作品创作的影响也很大,特别是网络文学实际上应该是向多年龄层全面发展的,但事实却是,网文的低龄化(阅读依赖和付费意愿)日趋明显,而这就是商业化作用下的产物。而低龄化的结果,就使得网络文学作品需要更快的节奏,以及更高度的幻想代入娱乐性。高娱乐性也就注定了诗歌、散文等非小说体裁的作品难以得到关注。


  廖俊华(盛大文学起点中文网副总编辑):如果说网络文学有其精神,那可以从读者阅读心理角度去观察。我认为网络文学在这个时代是一种功能性的文化产品,它满足了读者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所以读者阅读时代入感是最基本的方式,也是作品创作时首先考虑的方面。我们看到无论是此前热门的职场小说《杜拉拉升职记》还是官场小说、修仙小说以及后宫小说,都存在着主人公拥有特别优势能够不断“升级”到最顶端的现象,这样的情节满足了读者的幻想代入。但我们也看到,这样的心理发展到极端情况,那么有些作品就是一味去迎合,满足读者类似于“七宗罪”(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那样的行为心理,这是需要注意的。我把这种心理归纳为“多巴胺心理”,很像谈恋爱,一开始读者看到这类情节会激动,时间久了也便敏感度下降,这就促使作家在类型中进行创新,不断吸引读者。这里面有一个自发调节的过程。


  刘英(中文在线网络文学大学副校长):网络文学作品的独特性在于它们既有商品属性,又有文学属性。随着现代化的进行,作家创作逐渐被趋同的现代化城市体验所代替。反映在创作上,就表现为写实的手法被幻想的手法所代替,关照现实让位于虚拟幻想。这一点已经被欧美、日本等已完成城市化进程的国家所证明,文学世界的变化也几乎一模一样。无论如何,文学都是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具体反映,它不能脱离时代而单独存在,而如何反映时代精神,并能激发普罗大众的热情应是我们认真去考虑的问题。

网络文学网站未来优势在哪里?

  记者:我注意到当下“大神”级作家的优势越来越明显,网站方最担心的就是核心作家流失,如何增加对作家和粉丝们的吸引力,想必是现在最头疼的问题吧?比如网站方在全产业链上的优势。


  杨晨:在理论上,他们目前能够离开网站,独立运营作品,但这并不等于他们就会独立运营。因为至少从目前看,顶级作者与网站进行合作,获得的收益更大。在宣传资源和版权拓展方面,如果是想进行泛娱乐全途径运作,那就离不开网站的支持了。此外,作者个人的读者数量毕竟不能和大网站全体作者的读者数量相比,如果独立运营,这些读者被孤立起来,而与创世这样的网站合作,因手机QQ、Qzone等导入渠道的影响,新用户不断涌入,作者扩大读者规模也相对容易了很多。例如今年至今我们网站新诞生的过万订阅的作品高达数十部,其中更有《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这样订阅数10万的作品,这是网络文学迄今为止的最高纪录。此外,我们近期和猫腻的合作就是在尝试真正的泛娱乐版权运作,将作品IP视为一个整体,在ACG等领域联合打造,在各领域间相互促进,使各自的影响力之和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刘英:这也是一个我在思考的问题。我认为这两个优势之间要有平衡,还是在于注重新人或者说草根力量。因为我发现网络文学虽然起源于草根,但现在精英化问题日趋严重。因为每个读者的阅读时长是有限的,正常读者每天跟读的作品不超过10本,加上大量的完本存货,整个网络文学只要保持500个以内的每日更新的作者即可满足读者主要阅读需求。我把它称之为“网文500强”现象,也即网络文学的精英垄断。真正让网络文学丧失活力的,就是草根力量的逐渐减弱,直至最终消亡。目前类型化创作已经进入非常成熟的时期,已经很难再有“大神”崛起。所以,对从业者来说,怎样找到新的传播热点,策划出新的网文选题是此领域的第一要务。


  记者:许多人注意到起点中文网在作品游戏化改编方面有显著表现,例如你们正在加快唐家三少作品《斗罗大陆》的游戏化,这是否与网站多年积累资源优化选择有关?


  廖俊华:是的,起点中文网发展这么多年来,拥有的作家和读者对作品已经很挑剔了,我们的故事经历了这些优质读者的检验筛选,稀释了风险,脱颖而出的作品有足够的竞争力,自然在ACG产品转化方面有了前期优势,对于作品来说也是最好的扩大影响力和增加收入的盟友。


  记者:晋江文学城在影视改编和海外输出作品方面做得较好,特别是在“女频文”(指言情小说)方面大家首先会想到晋江。有种观点认为网络文学将承担起海外文化输出形象和话语体系的重要力量之一。


  刘旭东(晋江文学城副总经理):我很认同这个观点。2008年,晋江开始与台湾多家出版方建立了合作关系,完成了《午门囧事》《女皇陛下的笑话婚姻》等多部作品的繁体出版签约,开辟了繁体版权输出渠道。2012年是这块的全盛时期。到现在,我们的发行地已囊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越南、泰国、新加坡、日本等地,海外版权签书量达到每个工作日1本的速度,今年海外出版的业绩增长幅度在30%-50%。影视方面现在我们的影视改编已经可以每月成功签约两本,是文学网站中第一名。这些不仅拓宽了原始的出版渠道以及网站的盈利模式,也可见我们致力于提升海外影响力并由此分享中国故事的努力。

  记者:从网站优势上而言,主打军事战争题材这样专业细分的类型化在铁血读书网身上有很好体现,近期如《雪豹》《站狼》等作品令人期待,对于其他网站也是很好的启示。


  张丽丽(铁血读书网主编):铁血网区别于其他网站最大的优势便在于拥有庞大的军迷爱好者形成的天然集中、精专、良好的军文讨论氛围。今后我们也将继续坚持发展特色军事文学创作,搭建优质、良性的互动交流圈,维护健康良好的网络生态环境。具体谈到作品,我会推荐作者“最后的卫道者”,其《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连载7年,点击1.68亿次,出版实体书5部。根据我们观察,他的作品具备足够的深度和内涵,是不可多得的娱乐性与文学性共存的网络作者。

最亟须的是解决盗版问题


  记者:近期举办的全国网络文学理论研讨会上,政府给出的信号还是积极的,对于今后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有哪些是网站最看重的?


  刘英:大家沟通交流还是很重要。因为商业社会的影响,导致网络作家在写作的时候,注重经济效益,强调娱乐属性,刻意回避政治和现实话题,从而使得作品的时代性和担当减弱。而之前官方的正确引导也很少,大部分时候是一禁了之,以罚代管。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只能靠作家自己去揣摩,揣摩又费心费力,最终导致所余不多具有大情怀和社会责任感的网络作家也对现实类题材避之唯恐不及。


  杨晨:政府的相关政策,最关心的自然是对于盗版的打击,以及相应的法律法规的完善。目前盗版网站无论是规模还是收益,都要远远高于正版网站,这种不正常的现象,严重阻碍了行业的发展。而除了盗版,在违禁内容的审核方面,我们也希望能与政府部门更紧密地沟通交流。一方面增加审核力度,严格把关,另一方面,也尽量减少“误伤”,避免矫枉过正的情况。除此之外,由于网络文学属于新兴产业,一些相关政策都还没有完善。比如目前网络编辑需要参加的编辑资格考试,考核的内容是以传统出版知识为主的,如计算一本书的纸张消耗,而这显然与网络编辑的工作毫不相干。


  廖俊华:最关注的还是对作品的版权保护上。目前网站的正版付费率只有1%。不敢奢求盗版问题一蹴而就解决掉,但是如果能将正版付费率提高到10%甚至20%,目前作者的这部分收益也会增加10倍以上。

  刘旭东:我们会高度配合国家相关政策,提高网络文学的内容水平,在日常作者写作辅导中引导作者多样化发展,在写作的题材方面能够更加丰富。网络文学亟需大量新鲜血液的注入,以此来带动更多的活力。同时我们也要严守原创这一底线,严厉打击和抵制抄袭等现象。


  记者:那么盗版问题大约抢走了多少网站利益?难点在哪?


  杨晨:盗版侵害的收入,这很难进行具体的计算。但大致进行统计的话,会发现同一部作品,在几家大型盗版网站的点击,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于正版网站的点击,由此可见盗版的规模。相对于正版阅读一年数十亿元的收入规模,相信盗版行为侵害的,至少也有数百亿元的电子版收益。


  廖俊华:我估计是抢走了网络文学网站90%以上的电子阅读收入和广告收入。


  张丽丽:以我们目前遇到的难题为例, 盗版者在某国内知名B2C电商平台开店公开售卖铁血网的签约作品,我们通过官方渠道举报,对方要求提供知识产权备案号。但网络文学作品一般没有知识产权备案号,所以电商平台拒绝处理。我们尝试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但无论是以“网络盗窃罪”还是“侵犯知识产权罪”,均因取证困难、证据不足而无法立案。


点击主界面 【首页】 查看本报往期全部文章

文人、文事、文字,精彩内容,我们为您呈现



本文来自【文学报】

欢迎将您所喜爱的文章推荐给他人或在【朋友圈】转发,点击标题下方的【文学报】字样,关注我们动态。


或搜索并添加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

文学报(微信号:iwenxuebao)

邮发代号:3-22 订阅我们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