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重生之宗门崛起【玄幻小说】

末班车小说2018-06-04 16:33:21

数千年的等待只为今朝。道玄圣宗,修仙界八大圣地之一。然一朝之间灭门除名。宗内一纨绔子弟面对亲朋好友的惨死,回顾以前的种种,心中怒气悔恨交叉在一起化作一股怨气,想要与敌首同归于尽。奈何奈何……死前立下誓言,纵然轮回万年转世千次我亦归来报仇雪恨。下面是小说试读章节,快来看看吧!

第十四章 历练

在木啸天正在往回赶的时候,木啸天父母正在家中在争论某事。

  只见木啸天母亲马玉梅略微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看着木傲天说道:“啸天刚刚突破就让他去魁炎岛历练,如今我们跟闫海门激战不断,魁炎岛可是最前沿啊!如此凶险,正不知道长辈们怎么想的。”

  “慈母多败儿,文景鑫不也是去那历练了,作为嫡传理应独挡一面。宗门也配给了天儿一些保命的法宝,放心师叔师伯们不会轻易让嫡传弟子付险的。这次三哥也会去镇守魁炎岛的。你就放心吧!”木傲天也略微有点生气,拍着桌子说道。

  当然木傲天也能理解妻子,如今儿子木啸天正在转变,并且越来越好,作为父母的当然很担心他的安全。但是修行之路危机重重,花朵不能在温室中成长。因此木傲天极其赞成儿子去魁炎岛历练的。

  这时正好木啸天回来了,看着父母两人互相生着气,不解的问道:“额,爹,娘你俩怎么了。对了,爹你叫我回来干嘛。”

  木啸天看着自己的父亲,只见他说道:“天儿,宗门正考虑你去魁炎岛历练。你觉得怎么样。”

  木啸天略微的思索了一番,之前成为嫡传后,宗门特意将瀛洲海域的风文地理以及先辈们的游历见闻都给下发了,木啸天也看过,大概记得魁炎岛的情况。便问道:“是我轩灵宗与闫海门交接海域的一座中型岛屿吗?”

  “对。。”木傲天严肃的看着儿子,害怕他不答应去。

  “这么说可以和闫海门的哪些家伙斗法了,很好,我答应了。”木啸天眼中露出一丝杀气。

  而坐着的木傲天听见儿子的话,看了看妻子笑着说道:“这次历练除了你之外还有你的大师兄文景鑫,其余嫡传修士皆还在闭关,当然真传修士中也会有人前去的。只不过他们也就协助在岛上打打杂,不会出岛巡查。而你不同,进阶真人后理应有护岛的责任。到时恐怕会有大战发生。”

  “恩,没事,孩儿早已做好准备,那我什么时候动身。”木啸天略微有点迫不及待了。又看着母亲说道:“娘,你给我点布阵的材料以及阵旗阵盘什么的吧!”木啸天知道自己的母亲虽然在阵法上没有天赋,不是阵法师。但母亲好歹是孙家的嫡传,只要自己想要这些,估计母亲会赶紧从孙家取来给自己。

  马玉梅原本还想告诫儿子不要去,毕竟宗门没有要求这么快去,而是给了一段时间的缓冲期。但没想到木啸天会答应的如此顺速,无奈之下只好作罢了。因为马玉梅知道木啸天阵法天赋很高,于是前段时间去孙家索要了大量有关阵法的资源。此时听到儿子要一些材料便立刻答应了,包括一些炼制好了的阵盘阵旗。

  “好了,明天宗门还会下发一些资源给你们,当然作为嫡传还有些保命的东西给你们。明天你就去宗门的任务殿吧!马家的马富元师叔会在那等你,到时他会告诉你相应的事务的。”看着妻子的行为,最终木傲天忍不住喊停了,又将去历练的事物告诉儿子。然后接着说道:“今天好好休息吧!到了魁炎岛便要时刻保持绷紧状态。”

  收走母亲给的物资,跟父亲答了一句便离开回房了。

  …………

  第二天木啸天来到轩灵峰,轩灵峰变化很大,多出了很多充满灵力的建筑。木啸天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任务殿,一进大殿只见一名老者正躺在一个柏木做的睡椅上,正在闭目养神。

  木啸天虽然不认识这名老者,当通过昨天父亲的话猜测应该就是马富元老祖了。

  “师叔祖,晚辈木啸天前来报到。”木啸天十分谦卑的低声说道。

  老者睁开眼睛,看着一旁的木啸天,坐了起来,说道:“哦,原来是啸天啊!刚刚突破就要去魁炎岛,宗门原本是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可以不用这么着急前去历练。”

  “师叔祖,弟子已经做好准备了。”木啸天非常肯定的说道。

  听到木啸天如此说,看着木啸天坚定的神情,马富元心中倍感欣慰,脸上露出笑容,于是右手一申,瞬间从一旁的物架上飞来一个储物袋,递给木啸天说道:“好,这是宗门配给嫡传弟子的物品,其中包括一百块下品灵石以及三瓶瓶真人初期修士服用的丹药,还有就是给你危难时刻保命的法宝以及遁符。到了魁炎岛后,宗门每隔一段时间会给你们补充资源的。”

  木啸天露出财迷般的笑容,立马接过储物袋,附上自己的神识便能用了。神识扫了一遍,都是好东西。

  “好了,怎么像没见过世面,去风灵殿直接传送过去吧!省的飞去了。”

  木啸天嘿嘿一笑,收起储物袋便往风灵殿走去。

  通过风灵殿的传送阵木啸天便来到魁炎岛一处大殿内。

  刚出大殿便被一凝气弟子引到另一处修士修行之地。这位凝气弟子,木啸天不知道他名字,但在大比拼上见过一两次,只知道他说文家的四代弟子。那名凝气弟子停下来说道:“师兄,宗门安排你来就归为第三队。”

  “那第三队的修士去哪了。”木啸天看到此处空无一人便问道。

  “第三队此时正在海面巡逻。傍晚时分便会回来。师兄在此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多谢师弟了。”木啸天十分客气的说道。

  “师兄不必客气,若是没有什么事那我就告退了。”说完那名凝气弟子看了看木啸天,见其没有什么要问自己的便离开。木啸天则四处看了看,拿出玉简看了看魁炎岛的周边情况。

  傍晚时分,五道身影往木啸天这处飞了过来。还没到地方便听到有人在说:“原来是啸天前来补充我第三队啊!哈哈哈。”那五道身影,其中有四个人修为达到真人中期,另一个是真人初期。

  五道身影落下后,木啸天一瞧面容发现一个都不认识,顿时不知道怎么问候,略显尴尬。

  刚刚那名说话的修士见木啸天一脸的尴尬,便开口说道:“师侄应该不认识我等,我等五人皆是宗门的三代修士,被宗门安排到此。我是文林亮,这位是我的弟弟文林名,另外三位是马家马岳池、马岳息、马岳俞三位。”

  木啸天一听介绍,赶紧问候:“见过五位师叔。师叔,第三小队就我们六名修士吗?”

  一听木啸天的话,五位三代修士顿时露出伤感之情。为首的文林亮说道:“原本有十名师兄弟,前段时间不小心落入闫海门的陷阱中,陨落了四名师弟。若非宗门支援及时我等恐怕也要折在那里了。”

  木啸天听完,也陷入悲伤当中,接着问道:“师叔,我们和闫海门的冲突如此激烈吗?”

  “差不多吧,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一次激烈的大战。最前沿的几处小型岛屿几乎每日都有斗法。有几处已经被闫海门占了。”

  “哼,我们迟早要抢回来。”一旁的马岳池怒恨的说道。

  文林良则叹了叹气说道:“谈何容易啊!闫海门本身实力高出我们。无论是真人修士还真君修士闫海门都比我们多出近一半。几次冲突我们的损失都比对方要大。”

  听文林良如此说道,这五位修士都叹了口气,见他们士气低落。木啸天壮志凌云的对着他们说道:“师叔,你也别灰心,我们迟早会超过闫海门的。到时候定叫他们血债血尝。”

  “好。。好。。哈哈哈。”五人听到木啸天的壮志凌凌,大声叫了一句好,十分的开心,一扫刚刚的悲伤之情。

  随后五名修士分别给木啸天介绍了现如今魁炎岛的战况已经周边地理分布。

  自四家合派以来,四家的弟子无论何时何地相处的十分融洽,互帮互忙。全派上下积聚一心。

  正因为如此,原本比闫海门实力要低很多的轩灵宗,能够在正面冲突上于之相抗衡。几次的正面冲突轩灵宗损失不小,但闫海门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第十五章 遭遇

接连几日,木啸天跟随五名长辈一起出去巡逻,这段时间也没遇到过什么事。

  魁炎岛靠近闫海门这一方,往前一千里内皆是轩灵宗的管辖范围。轩灵宗每天会有十个小队在该海域内巡逻,一方面为了防止闫海门的修士渗入,另一方面当前方小型岛屿受到闫海门的进攻时,能够起到及时的支援。

  今日,木啸天一方人换了另一个路线,第一队的修士被安排到一小型岛屿驻防。所以第一队的巡逻路线换到第三队。

  “师叔,此次的路线你们之前有巡逻过吗?”

  “我们十余个小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换各自任务,在这两年的时间内,我们基本上每个任务都做过。前方不远处有个礁石,我等都会去哪休息一番。”文林良看着木啸天笑着说道。

  “啸天啊,几天下来感觉怎么样?”

  “岳池师叔,弟子感觉呆在这太爽了,比起闷在家中修行要爽多了。哈哈哈……”木啸天十分开心的说道。

  听到木啸天如此说道,五人无语的互相摇了摇头,不说话。

  一段时间后,六人来到文林良刚刚说的那座礁石。

  “啸天,我们去那里休息一下吧!后面的路线基本没有落脚点了。”文林良指着那座礁石说道。

  “好,听从师叔的安排。”木啸天点点头说道。

  于是六人便朝那边飞去,离礁石还有六七里远,木啸天眼中露出一丝严重的眼神,停止不动。

  而文林良等人则大感不解,也跟随停了下来。五人看着木啸天,文林良率先开口说道:“怎么了,啸天,有什么问题吗?”

  文林良从木啸天眼神中看出木啸天好像发现什么。

  “师叔,礁石上面有阵法的波动,你们不会在那个礁石上面布置阵法吧!”木啸天不开口说话,直接用神念与几位师叔沟通。

  “是吗?你能确定……难道是闫海门布下的陷阱。”文林良陷入沉思当中。远远看了看那座礁石。没察觉什么情况。

  “师叔,放心,我是一名阵法师,对于阵法的波动十分敏感,以我的认知那是一个困阵。师叔之前第一小队都有哪些修士。”

  “师侄认为他们是冲着某人来的。”马岳池不解的问道。

  而一旁的马岳息突然想到什么,用神念将自己的看法跟他们说道:“文景鑫,金鑫师侄一直在第一小队历练,这事闫海门也知道。”

  “不好,他们是冲着我们嫡传弟子来的,我们赶紧走,啸天我们会拼死护送你安全离开的。”文林良听到马岳息的话,眼睛一亮顿时感到不好。正准备拉着木啸天往回跑时,却被木啸天阻止了。

  木啸天拉住文林良,用神念交谈说道:“师叔,对方做好充足准备而来,我们就算现在逃,估计会被追上的。倒不如我们博一把,上礁石。”

  听木啸天如此说道,五人顿感不解,互相看了看,最后文林良问道:“进礁石,岂不是正入他们的圈套吗?”

  木啸天偷偷指了指礁石四个地方,说道:“师叔,进入礁石后,你们将这四个地方摧毁,我这还有一套简化版的四象玄甲阵,到时由四位师叔执掌四把阵旗镇守四方,林良师叔,你修为最高协助我控制阵枢盘,以五位师叔真人中期的修为,加上我这个阵法师足以抵挡他们数个时辰。到时宗门肯定会有救援。”

  文林良等五人互相看了看,见木啸天很有把握于是决定答应木啸天。

  于是六人慢慢的往礁石走去,文林良边走便传音给木啸天说道:“啸天,我等折在此处不要紧,但是你必须活着回去,要是待会阻挡不住,我等拼死给你杀出一条逃路,你不必挂念,只管逃离就是。”

  听师叔这样说,木啸天心中倍感温馨,说道:“师叔放心,弟子还是有把握的。”

  “但愿吧!”文林良依旧有些担心。

  ……

  不一会的功夫,六人便到了礁石上,木啸天眼神一晃,文林名等四人,立马动手将困阵的四个支柱摧毁,而于此同时,四周海面上从海底飞出十余名真人修士,其中一人是真人后期,五名真人中期,余下皆是真人初期。

  就在这些人拿出阵激发礁石上的困阵,突然困阵支离破碎,其中一名中期修士叫道:“不好,他们把四方的支柱毁了。”

  这时,木啸天极速出手,四杆三尺高的阵旗从木啸天手中飞出,分别落到站在四方的文林名等四人手中。

  木啸天用神念与其余五人交流说道:“四位师叔,加持阵旗镇守四方,林良师叔发出求救法剑。”

  听到木啸天的话,文林良拿出一把火红法剑,打出几道手决后,法剑瞬间飞出,消失不见。

  而四周的四人,使出真元之力加持在阵旗上,四把阵旗漂浮在四人前方,木啸天拿出一个阵枢盘,打出几道法决,阵旗跟随阵枢盘的感应,互相相应,形成一个类似龟甲的罩子,将六人笼罩。

  而外面的十余位真人则傻眼了,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不仅将自己这方的困阵破坏,还布置一个护阵。

  黑袍真人皱了皱眉头,看着礁石上的六人。眼中露出杀机,说道:“你们不是文景鑫那伙人。”

  听到黑袍真人的话,文林良等想到刚刚的猜想是正确的,希望他们不认识木啸天,否则,以啸天第二嫡传的身份,对方肯定不会放过。

  而此时的木啸天裂开嘴向着黑袍真人笑着说道:“哈哈哈,原来你们是为了对付我景鑫师侄啊!哎呦,算你倒霉我师侄今日换地方巡逻了。你们四处找找没准还能碰上。”

  黑袍旁边一真人中期修士看着黑袍问道:“师兄,该怎么办。”

  黑袍不去理会那名修士,看着木啸天说道:“你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木啸天嬉皮笑脸的说道:“我轩灵宗这么多修士,你能都认识。我呢,是文景鑫的叔叔,名字就不告诉你了。告诉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当然咯,你要是送我点天地灵宝我没准还真能告诉你。”木啸天十分鄙视看着他。

  黑袍修士看着木啸天的不正经,略微有点恼怒,但是对他们之前的行为有些奇怪,于是问道:“刚刚,你们发现了我们布置的陷阱,怎么还上礁石。”

  “问的好。”木啸天露出戏虐的表情看着黑袍,右手对着脚下的礁石就是一掌,砰碎石四飞,木啸天右手一吸,瞬间手中出现一个鸡蛋大小的石头,石头表面充满了墨绿色的花纹。木啸天拿着石头冷笑了几声,说道:“就知道,你们这破困阵会有镇物,没想到是块法阶下品的墨俞石,看来你们对我那个侄儿是事在必得啊!幸亏,幸亏,老子的眼神还不错。多谢了……”

  四周修士包括文林良等人看到那枚墨俞石,眼神都发光了。而黑袍修士则十分平静,说道:“阁下是名阵法师。”

  “眼神不错嘛?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是名阵法师,水平低了点。”

  “水平低,能隔着数里外就能察觉此处的异样,恐怕阁下是名阵法大师吧!在轩灵宗的地位也不会太低,没有文景鑫,拿下你也能回去交差了。”

  黑袍修士的一番话顿时让其余修士大惊失色,真人境的阵法大师。

  而文林良则心中恐慌了起来,最害怕的事发生了,但看着木啸天平静的对着自己笑了笑,心中安稳了些。

  “哈哈,拿下我,有这个本事吗?原本我这临时搭的阵抵挡不住你们长时间的攻击,但是现在吗?加上你送给我们的这块墨俞石,我看你怎么拿下我。”木啸天将石块递给文林良,说道:“师兄,快速用真火将其炼化融入阵法当中。”

  文林良接过石块,立即动用本源之力,加速炼化石块。

  而黑袍则下令立刻攻击阵法上的一处。砰砰…剧烈的碰撞声传来。原本在几击之下将要破裂的阵法,在文林良炼化墨俞石后,立马就稳固了。

  在闫海门一方攻击一刻钟后,阵法依旧没有任何的破裂迹象。这让黑袍修士大怒。照此下去,等到轩灵宗的援兵来临,也攻不破。

  黑袍修士拿出一把长刃,集合自己所有的真元之力,并且大声命令其余修士协助他。用力往大阵一劈。

  而木啸天见状,不敢大意,顿时叫上文林良师叔协助他加持阵枢盘,自己咬破手指以自己的精血为灵引,在阵枢盘上画出一道符篆。顿时大阵发出阵阵灵光。

  黑袍的那一刃劈下,砰……虽然威力巨大,但依旧没有破开,只是阵法光罩出现几道裂纹,阵枢盘也有丝丝裂纹。四周的文林名等人遭反噬,嘴角流出一点血。没有受太大的伤。

  而黑袍修士真元几近耗尽,被人搀扶着,狠狠的看了看木啸天,然后带领闫海门的修士离去了。

  不一会,远处飞来了轩灵宗的救援修士。文林良等人大松了一口气。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