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忘语:一本很好看的玄幻小说,推荐给大家

忘语2019-01-16 01:25:56

  君叶一每每经过那所修真的殿堂,就流露出了非常渴望进去研修的欲望,可是自己仅仅的是一个穷小子,除了养家糊口之外,没有多余的钱财来供给自己去修真的殿堂里面修炼。


  每当站在山坡之上,看着殿堂里面的修真者们都和自己几乎是同龄人,可是人家却有机会修真,而悲苦贫穷的人,就只能是一辈子没有出息的面朝黄土背朝天。


  这里是属于奇幻天宇空域的修真的大陆,里面居住着向往仙界的人们,他们可以通过个体的修真,已达到超脱自己,可以真正的超凡脱俗的境地,那就是白日飞升,真真的升华进入仙界。


  所以几乎在修真大陆上的每一个人,都已修真为自己的毕生追求,已达到白日飞升的目的。可是在这里却有那么一小波的人,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他们为生活所困,交不起修真的学费,只能是自生自灭而已。


  “孩子,这就是命,别整日的胡思乱想了,还是先顾眼前吧,吃饭填饱肚子最重要啊。”双亲每当看到君叶一痴痴地望着修真者发愣的时候,就会这么对君叶一重复的说道。


  可是并不这么认为的君叶一,总是在闲暇的时候,偷偷地寻找机会,在山坡上面可以看得到的地方,偷学那么一招半式的,时间久了除了修真的心法君叶一还是一窍不通之外,其他的什么手法了、招式了还有主要的就是气质了,都学得像模像样的,你要是不认真的查看,还真的以为君叶一是一个不错的修真者呢。


  一天,君叶一砍柴回来,又在山坡上面有模有样的练了起来,不料却被一位正在打猎的修真殿堂的老师撞见了。


  “哎,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子,怎么不在殿堂里面修行,却跑出来偷懒儿啊?”


  君叶一吃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位仪表不凡的人,只见此人相貌堂堂,刚中带柔,一看就不是普普通通的人,而是一位训练有素的修真者,。


  “还看着我干什么?赶紧的回去,不然的话我可要惩罚你了。”紧接着那人又看到了君叶一衣着很破烂,似乎是没有穿殿堂的号衣。非常不高兴的说道:“看你练得有板有眼的,怎么没有穿号衣啊?还把衣服搞得这么破破烂烂的,一定是你贪玩,被山中的荆棘刮破了。”


  说着将一件崭新的号衣递给了君叶一,“穿上我的吧,赶紧的回去,不要荒废了学业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研习的啊。”


  君叶一真的没想到,自己会有机会进入只有富家子弟,或是官家子弟才有机会进入的殿堂修真。异常高兴的穿上了这件号衣,高高兴兴的研修去了。


  其实这个打猎的老师并不是那么二货的,他早就注意到了,在山坡上有那么一个野小子,却总是一有机会就会偷偷地学习殿堂了里面的一招一式,而且比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都学得好。


  所以他就想找个机会,将这小子引进殿堂里面修炼一番,可是自己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官而已,并没有多余的钱财来支付那笔庞大的开销,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修仙的。


  于是他便找了这么一个机会,一来呢看看这小子的应变能力,而来呢看看这小子的胆量,到底有多大,要知道胆敢假冒修真者,在这里是要处以极刑的。


  仰仗着身上的号衣,君叶一顺利的进入了修真的殿堂,可是初来乍到的他,除了在山坡上面观察到殿堂里面的场景之外,真的不知道亲临其境的感觉,和偷偷地偷窥的感觉,那是大相径庭的,首先进来之后就找不到北了,里面除了中心的练习场之外,四周都是一排排的房间,至于自己应该进入那个房间,君叶一还真的不知道。


  “干什么?哪里来的野小子,你那个级别的修真啊?这里可是玄天三级了,滚开。”一名自鸣得意的纨绔子弟,狗眼看人低的瞥了君叶一一眼,非常的无礼的说道。


  这时君叶一才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号衣有一个小小的三角标志,而那些自称是修的高级的号衣上面却画着一个菱形的标志。


  “哦。”恍然大悟的君叶一这才明白,原来机关在这里,似乎明白了一切的君叶一,赶紧的在整个殿堂里面寻找身着有三角形标志号衣的修真者,看看他们到底是在那一间房间里面,可是不知道是那个人有意的捉弄自己,还是自己根本就运气不好,没有找到。反正是找了整整一下午,除了看到了一间在大门前画着一个大大的三角符号之外,还真是没看到有什么人也穿着类似的号衣。


  ‘是不是就是这里呢?’反正是不知者无畏,就在自己推测的时候,殿堂的堂主命令所有的修真者各自回各自的修真房里去,看到了广场上渐渐稀疏的人影,不想就此被发现的君叶一,也赶紧的钻到了那间房门里去了。


  可是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房间里面根本就不是什么屋子,而是另一个奇异的世界,推门进去之后,他便感到了耀眼的阳光,格外的明媚。


  而在自己的身前却是一座错落有致的园林,里面的亭台楼阁样样别致,君叶一刚刚走入其中,就看到出来了一位仙童模样打扮的小童子,出来见了君叶一稽首道:“仙客从何而来,意欲何往啊?”


  君叶一心中纳闷,刚要说我从……可是当自己回头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身后哪里还有大门,只有静悄悄的树林而已。


  我这是在那里啊?还在幻想之中的君叶一,此时已经分不出来自己是在梦境之中,还是处在仙境之内。


  不知所措的君叶一迷迷糊糊地跟着小仙童来到了一处湖心中的亭阁之上,看到了一位老仙翁端坐在石墩的上面,正在微笑着望着自己,“仙客坐下说话。”


  恭恭敬敬站着的君叶一,还是客随主便的坐在了那里,只不过由于过于紧张的他,只欠了半个屁股轻轻地挨着石凳子,就好像练骑马蹲裆式似得。


  “看茶。”


  小仙童斟满了一杯茶水之后,端到了君叶一的面前,“仙客,请慢用。”


  君叶一是个穷小子,哪里见过这样的世面,所以一不留心,就听到‘啪’的一声,茶杯跌碎余地,君叶一赶紧赔礼道歉:“对不住了,都是我不好”。


  “哎,不碍事,不碍事。”老仙翁一边说着,一边讲手指在自己的茶杯上面一划拉,然后微笑着说道:“仙客不妨,于老夫共饮一杯水。”


  说着便拿起了自己的那一半,君叶一一看,原来的茶杯,被老仙翁齐整整的分为两半,并且杯中的茶水亦分为两半,但是茶水丝毫没有滴漏的迹象,在老仙翁吃完了茶之后,君叶一也端起来了自己的那半杯茶水,茶水在端动的过程中依旧荡漾,但是却不曾撒漏。


  君叶一惊叹之余,心想莫非这就是人人向往的仙界了吗?


  吃完了茶水,君叶一刚想询问什么,不曾想那老仙翁就像是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似得,说道:“不忙不忙,仙客请随我来。”


  君叶一只好跟着老仙翁,走到了湖面上的一处高台,站在台边,他分明看到了自己的家乡,还有家中的父母双亲,二老凄苦无依,正在相依为命。看到了此情此景,君叶一顿时倍感思念自己的家人,提出来:“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的这里,看到了家中没有依靠的老妈妈,心里面悲伤不已,老神仙,能不能把我送回去,好照顾我的爹娘。”


  “你我二人看来有师徒之缘,只是我年老体衰,又有重务缠身,暂且赠送你一部上天的阶梯,你定要好好的珍惜啊。”说着将一本天书赠与君叶一,完后便哈哈的笑着,双手一挥,君叶一便感觉自己坠入了万丈深渊一般,在无尽的漩涡之中,不能自拔。


  “啊----”当君叶一再一次的醒来的时候,君叶一却惊异的发现自己糊里糊涂的撕扯着一位修真者的号衣,“你这个神经病,干什么?这是我的号衣。”


  而那件号衣上面确确实实的印着一个三角符号。


  能够修真的人非富即贵,惹他们可不是闹着玩的,说不定还会被他们拿去修理一番,清醒过来的君叶一赶紧的松开了手,慌忙逃进了树林之内。


  难道自己做了一个梦吗?正在纳闷的君叶一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什么东西似得,逃出来一看原来是一本书,不会吧,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的君叶一,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真的?”当他急迫的打开里面一看,顿时傻了眼,因为里面除了全是白纸之外,什么也没有记载。


  一本无字的白书。虽然如此,君叶一还是奉若神灵般的保护着这本来历诡异的白书。


  君叶一只是感觉奇怪,莫非是一场梦吗?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判断,君叶一再一次的来到了修真的殿堂门外,因为这一次没有号衣混不进去了,只好趴着门缝往里瞧。


  可是还没哟有看清楚里面的情况的时候,就有一只肉掌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君叶一感到大事不妙,以偷学之名被抓住可不是好玩的,按着当地的律条是要砍头的。


  于是君叶一转身想溜,“臭小子,又叫我看找你了,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这里也是你来的地方吗?穷鬼。”


  说着,便是一个黑虎掏心,君叶一虽然没有学习过修真的心法,但是也是经常研习那些修真之中常常用到的动作。虽不能称作炉火纯青,但是也可以说是造诣不浅了。


  所以见风使舵,见招拆招,也算是应用自如。


  那个无理的小子,还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那个肉拳会走空,并且重重的砸在了君叶一身后的铁门之上。


  只听‘哎呦’一声尖叫,疼的那小子直流眼泪。


  “好各穷鬼,看老子不打死你。”说着,那个家伙便使出了自己刚刚在殿堂里面学到的本事,默念咒语,调动心法,运用灵气,集中意念朝向君叶一就是一掌。


  君叶一虽然偷学了一些动作,但那都是三脚猫的功夫,没有心法大大野兽,上蹿下跳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要遇上了真正的修真者的面前,还真不少对手,就这样君叶一被打的遍体鳞伤,昏死在那里。


  “啊呸,给本少爷扔到沟里去,穷酸还敢来偷师,真是活腻歪了……”


  君叶一的阿妈听说了此事,穷人家的孩子就是受尽了欺负啊,没法子的事情,只有忍气吞声的将君叶一背了回去。


  躺在床上养伤的君叶一,一连几天都没有睁开眼睛了,微弱的呼吸,像是要死了一般。


  阿妈轻轻地抚慰着儿子的脸庞,心疼的说道:“儿子啊,咱们是最底层的人家,你就别再胡思乱想了,凑活着活着就是了。”边说便哭了起来,因为没有钱买药,所以只能靠君叶一自己挺过去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阿妈不知道是何人,因为向他们这样贫穷的人家,一般是不会有客人来往的。


  当阿妈拉开了大门,外面空荡荡的,左右看了看,除了茫茫的夜色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在自己要返回房间的时候,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拌着了,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包药材。


  还真是怪事了,不过阿妈可是不懂药理的,以为这就是救命的宝贝呢,穷鬼吗。过了今天没明天的,干脆死马就当活马医了。阿妈立刻将药材放入了锅中,想生火烧水熬药,可是一时之间找不到引火之物,赶不上趟儿的阿妈,由于救子心切,便直接拿来了君叶一奉若神明的宝贝白纸无字的天书了。


  当迷迷糊糊的君叶一,在昏迷与清醒之间,睁开了朦朦胧胧的眼睛,却看到了阿妈正在一张一张的扯下书页,投入了炉火之中。


  “阿妈,你怎么?”心疼的君叶一从床上翻滚了下来,不顾一切的伸手在熊熊的烈火之中,寻觅那早已化为灰烬的天书。


  当被火烤的像熏肉一般的胳膊从炉火中收回的时候,一枚亮晶晶的戒指却意外的戴在了君叶一的中指之上。


  似乎这枚戒指带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每当摘下它的时候,被火烧伤的胳膊就会疼痛无比,而当从新带上的时候,就会感觉完好如初,还真是神了。


  就这样君叶一整日的没白天没黑夜的把玩这枚来历不明的戒指。直到有一天,君叶一坐在上坡之上,正在把玩,不知怎的就被这枚戒指吸附了进去。


  君叶一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意外地看到自己早已经不再上坡之上了,而是处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之内,而自己也竟然悬浮在半空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只是在自己的眼前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大门,每一面大门之后,都是一个个独立的房间。


  已经经历过一次奇异的仙幻世界的君叶一,虽然这次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伸手拉开了一扇关闭的大门,此时门被打开了,里面却是充满了无数的透明的结晶体,一块一块的垒放的十分的规整,好奇的君叶一只是伸手那么一触碰,一块晶莹剔透的结晶体就瞬间融入了自己的体内。


  就像是允吸了一块似化未化的油脂,滑腻而温润。其实这枚戒指就是一枚修仙者才可以拥有的宝戒,里面储存着各式各样的修炼中所需要的宝贝,只是君叶一不知道而已,因为没有人告诉他。


  而君叶一吸入体内的结晶体,就是一块极品的仙石,那不仅仅是石头,更是无上的能量,有了能量的补充,对于修仙那可是事半功倍的事情。


  二目前的君叶一差的就是这种能量的补充,因为自己没有心法的修真,就是像做体操一样,只能练出来一副强健的体魄,但是不可以练出高深的修为,因为没有能量的补充,就不可以高深莫测,白日飞升。


  君叶一本来就偷学了修真的动作,虽然没有心法指导补充能量,但是这下子有了仙石的能量补充,一下子问题就全解决了。


  而地处这块大陆的人们,就是通过心法的指导,强化补充能量,再加上身形动作的修炼,才可以达到升华的目的,最后白日飞升,升入仙界。可是要想达到哪一步,对于一般的修真者来说,简直就是白日做梦,因为这是最最愚笨的一种修为方法,不过这又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因为人界没有仙石,所以只能靠心法来缓慢的积累能量。


  有了能量的补充,君叶一顿时变得强大了,当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的时候,心里就明白了,这可是好东西,但是当他还想在吸收一块仙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强力的拽了出来。


  君叶一有回到了上坡之上,而那枚戒指仍然完好无缺的戴在自己的手指之上。


  此时的君叶一就好比一件武器,有锋利的刃口,会修真的功法,又有蓄势待发的力量,因为有了能量的补充。所以琢磨了一会儿的君叶一,就想试一试自己的伸手。


  这是一颗苍天的大树映入了君叶一的眼帘,数人都围拢不过来的树干,高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只见君叶一在大树前转了几圈之后,用手轻轻地推了推那棵大树,高高的树冠就像是被微风洗过似得,发出了哗哗的响声。


  随后君叶一向后倒退了几步,来了个骑马蹲裆式,暗暗调动体内积聚的能量,聚精会神的集中意念,朝向大树使劲儿的发出了一掌,顿时就听到‘咔嚓,哗啦啦’大树后面,还有其左右的树林倒了一大片,‘啊?’看到了眼前的场景,君叶一也是莫名其妙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左思右想的君叶一还是找不到答案,就在自己沉静在思索之中的时候,那个欺负过自己的修真者,正带着几个要好的伙伴,在附近打猎,听到了呼啦啦的响声之后,感到了奇怪,也赶了过来。


  此时没曾想,不是冤家不聚头,修真者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君叶一,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暗想,这个小子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令人畏惧的力量,难道这些被冲击波推倒的树木,都是他所为嘛?


  绝对不会,就在几天前,自己还暴揍了这小子呢,怎么可能几天的工夫,这小子就会身怀绝技呢,要知道就是像自己这样的名师指点的顶级的修真者,也得数十年的修为才可以达到这样的能力,更何况一个满是野路子的穷小子呢。


  “臭小子,我不是说过吗,别让我再见到你,怎么肉皮子又发紧了不是,还是再让我给你松一松吧。”


  说着修真者就想又一次的欺负君叶一,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了,君叶一虽然并不想和他厮打,但是被逼无奈,无路可退的君叶一,只好选择了战斗。


  说时迟,那时快修真者一个隔山打牛,距离君叶一也就是十步开外,掌风伴着被带起的落易,直逼君叶一的面门而来。


  君叶一也不含糊,只是用手轻轻地一拨,四两拨千斤的力道,顿时化解了打来的掌风,“该我了吧。”君叶一说话之间,就是一掌,随后便听到众人的惨叫之声,定睛一看的君叶一,这才发现,除了修真者,他身边的人都一个个的痛苦的躺在地上。


  修真者一看下了自己一大跳,怎么?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子的呢?


  我擦,又是这样,难道我练的是偏风掌吗?稍安勿躁之后,君叶一渐渐地明白了原来是自己刚刚补充了能量,自己还不能控制,运用自如,所以嘛,君叶一坏坏的一笑,朝准了修真者身边的小数,做了一参照物,说道:“就是你了……”


  君叶一想好了自己很有可能是还不能够完全的控制身上充满的能量,在自己乱出招的时候,才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发散出去。打在目标的周围,所以这一次,君叶一对准了欺负过自己的那名修真者的身旁的树木,就是一掌。


  只听到‘咔嚓’一声,树木离地三尺以上的巨大树干,应声而断,并且被君叶一发出的强大的气流轰击得飞出数十丈之外。


  ‘啊!’君叶一此时更是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回事?而站在树边的那个小子却是毫发未损的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打着惊恐的冷战。


  我擦,这又是怎么一码子事儿啊,怎么这会尽然大的如此的准确,君叶一的的确确是瞄准了,可是为什么没有打散呢?


  稍停片刻之后,君叶一终于明白了,刚才自己可是聚精会神的发出了那一掌,也就是说,通过自己的镇静,聚精会神之后,便可以集中意念,从而使得自己发出的掌风汇集于一点,所以这才精确无误的打在了那颗树木之上。


  明白了道理的君叶一,再去寻找仇家的时候,除了躺在地上呻吟的小子们,那个修真者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


  “野路子怎么了,有种的就再来打败我这个野路子。”君叶一脚踩着倒在地上的家伙,不平的说道。


  “不管我们的事啊,都是那个死胖子,非要欺负您,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求求好汉饶了我们吧。”


  “快滚吧,别让我再见到你们。”


  志得意满的君叶一觉得自己这次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谁说穷人家的孩子就没有出路了,自己不也是牛叉了一回吗?得意的君叶一站在原地努力的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不是再想打架的场景,而是在思考刚才自己怎么控制体内的能量,运用它们的。


  在后山又历练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君叶一这才意犹未尽的返回了家园。可是当他刚刚回到村子口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只见自己的家中焚起了大火,黑黑的浓烟直冲云霄,那夕阳的晚霞,都被熏得通红。


  家中失火了,君叶一顾不得多想,一路飞奔的跑回了屋子前,可是眼前除了已经然为灰烬的茅草屋之外,就是自己父母双亲的遗体,横卧在篱笆围起来的院子里面。


  君叶一搂着阿妈,痛哭流涕,“阿妈,阿妈是谁,这么狠毒,伤害了您,阿爸……”就在君叶一伤心欲绝的时候,一个黑影迅速的在自己的眼前一闪而过。


  心中疑惑的君叶一立刻追了上去,挑起飞身一脚将那个黑影踹倒在地,“说,是谁干的?”


  “好汉,不管我的事儿啊,小的只是奉命来查看您到底回没回来,全是王爷指示的。”


  “什么王爷,我怎么不知?”


  “就是您今天刚刚痛打的胖子啊,他是王爷的爱子。”


  明白了一切的君叶一,望着疼爱自己,惨死的阿妈、阿爸,咬碎钢牙,发誓定要为父母双亲报仇。


  眼睛此时已经通红的君叶一,不顾一切的冲到了殿堂的大门前,一脚踹开了厚重的铁门,只听到‘咚’的一声闷响,铁门轰然倒地,修真的胖子此时也纠集了众多的修真者,准备找君叶一报复。


  看到了杀到门口的君叶一,修真者期初还仗着人多势众,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


  “这小子厉害,别叫他伤着了,大家一起发力,结束了这小子的贱命。”


  一听是仇家的声音,君叶一顿时怒火中烧,也不管谁是谁非,那是见人就打,逢人便踹,再加上能量充足,一时间也没有任何的修真者近的其身。


  逐渐的众位修真者渐渐力衰,君叶一慢慢的占据了上风,在看到了仇家想跑,君叶一使出了浑身的力度,朝向仇家就是一拳。


  此一拳带着仇家和殿堂的围墙,一起飞了出去,君叶一感觉还不算报仇雪恨,脑袋发胀的他,此时人血沸腾,使出了浑身解数,奥的一嗓子犹如原子弹爆发似得,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四散开来,修真者们连通修炼的殿堂一通被推的倒塌余地。


  由于自己使出了超于自己控制的能量,君叶一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从宝戒之中吸取巨大的无限的能量,不知不觉之间,早已是腾空而起,于众目睽睽之下白日飞升了。


  众人都惊呼不已。


  就在自己还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君叶一就被自己强大的能量场发出的震动给震晕了。


  当君叶一醒来的时候,却惊异的发现自己已然是身处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了。只见此处,鲜花绿草争奇斗艳,蓝天白云悠闲惬意。和自己出生的地方显然是两个世界。


  就在自己还朦朦胧胧的看着似乎是幻想之中的世界的时候,忽然一位身披五彩霞衣,脚踩散发出阵阵清香的丝履,手中掂着精致的花篮,正在群芳簇拥下,采摘着刈草奇葩。


  忽然看到了陌生人,姑娘惊呼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来到这里了?一看你的衣着打扮就知道了,飞升的修真者。”


  听到了仙人指点之后,君叶一这才知道了自己已是身处在仙界了。


  稳住心神之后,君叶一便又躲进了宝戒之内,此时的君叶一早已经可以轻松自如运用宝戒了,而且里面的物件儿,君叶一也是清清楚楚的了。


  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少年月,君叶一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由下而上的悟懂了宝戒里面浩如烟海的信息,使得自己的修为日新月异的向上突破着。


  这一天,君叶一走在了街市上,无意之间碰到了一位行色匆匆的人的脚丫。


  “哎呦。”


  “对不起。”


  君叶一并没有引起那个人的注意,反而是他手中的戒指引起了那个人投来了热辣的目光。


  此人心想这是什么身份的小子,其貌不扬的而且凭借着自己的修为,可以明明白白的感受到,对面的君叶一不过就是一个不起眼的青涩的嫩处儿。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宝戒呢?


  原来在仙界,几乎人人都有一个储物戒指,可别小看了那个储物戒指,无论是个人修为的物件儿,还是安身立命的本事,几乎都储存在那枚小小的戒指里面。如果这个人的修为高,他就可以练出高级的储物戒,反之泽既然。


  可是明明眼前的这个小子不怎么样,看样子像是新来的,所以一下子就吸引了此人的注意力,毕竟好东西谁都想要,如果你不配拥有那么就会被更加强大的对手抢了去的。


  君叶一似乎也注意到了对方的那双充满了贪婪的眼神,在看啦看自己手中的宝戒后,君叶一似乎明白了什么,心想是非之地走为上。


  刚想抽身离去的君叶一,不料却被对方拦住了,“小兄弟,怎么着,还没有赔礼道歉呢,我这可是上仙才可以穿的仙履啊,赔吧?”


  “什么意思?”


  “我看你是揣着敏白装糊涂,这一脚,五万上等的仙石。”


  “什么,你抢钱啊。”


  “不服气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给你打个七折,大哥您就多踩我几脚吧,正好我也能有钱吃饭了。”


  那人被君叶一这么一忽悠,顿时血往上涌,气往上撞,“好,那我就踩死你。”


  说着使劲儿的垛在了君叶一的脚面上,没曾想君叶一虽然修为不算什么,可是拥有强大的能量依托,那人就像是踩在了坚硬的石头上似得,被硌的脚丫子生疼。


  看来这小子还有些来头,对方感到了不好惹,转身就想走,可是这回轮到君叶一不依不饶了,只见君叶一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脖领,说道:“哎,给钱啊,七折三万五千仙石。”


  “你敲诈啊?”刚想拼命的那人这是突然感到了自己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被君叶一死死地牵住了,知道自己不是君叶一的对手,只好服软说道:“好兄弟,哥哥有急事,还急着下界去找你嫂子呢。要不然耽误了时辰,就完了。”


  君叶一是初来乍到,所以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还以为那人在骗自己,所以依然不依不饶的想教训这个无理的家伙一翻。


  就在君叶一准备出手的时候,忽然身前出现了那个人的两个同党,只见二人说道:“禹徐天,他叫玉少芯,这位是邢新岚,都是同道中人,何必如此得理不饶人呢?”


  君叶一一看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虽然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但是自己的神识分明感受得到,二人也是有点来头的,那爆发的气场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看到了来了帮手,邢新岚一下甩开了君叶一的手腕,紧接着便是一掌打来,想出了这口恶气。君叶一无奈,只好与之战在一处,二人一看,没有办法,虽然心里面埋怨邢新岚太过于急躁,也只好应战。并且都使出了绝招儿,想一举制服君叶一……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