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火热完结文)止于爱情 沈笑 聂修宁 TXT 虐心小说 全文阅读

樱桃小说资源库2018-05-04 07:32:31


第一章 低贱的爱

身体被猛地贯穿进入,沈笑一下就醒了过来!

 

她被男人的手肆意揉弄,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伴随着“啪啪”撞击声,她闷声问,“你回来了?”

 

她低哑的女声带着明显困倦,却迎来男人冷言讥讽,“你倒是一点都不怕,还真是迫不及待!抱着我的衣服在这里求宠?”

 

整个人都被来回冲撞着,沈笑这才记起自己此刻是在聂修宁的办公室里。

 

“不是!啊!”他太过用力往她身体里一撞,她不禁惊喊。

 

因为昨晚熬了一夜加班,所以在这里等待他回来的时候终于抵不住困意睡着了。但是不想,直到他回来,她依旧没有醒。

 

“那这件西服外套又算是怎么一回事?”他一边随意摆布她,一边还能理智质问。

 

“因为空调有些冷……”沈笑却被他折腾得没有办法思考,声音也在他一进一出时断断续续,而他粗暴的对待让她感到疼痛,“你弄疼我了!”

 

“看来是我最近太冷落你!”男声没有一丝情绪打断她,唯有身体的动作越来越激烈。

 

公司最近正在和国外一家集团洽谈一起大型项目,聂修宁作为总经理也一直着手于此事。这些日子他的确忙碌,所以也有几天没有碰过她。此刻沈笑颤抖着身体,迎接他承受他,被他一次一次如热浪般的袭击吞没。

 

急促喘息里,她忍不住想要拥抱他亲吻他,她渴望得到一些温存,可她的手刚碰触他,就被他一把冷冷握住,那份快要无法抑制的快感被他一双冰冷眼睛望过来,突然也就冻结成冰。

 

“对不起。”她失神说,心底却刺痛到麻木。

 

聂修宁从来都不吻她,他只是要她的身体,就像是要一具没有任何灵魂的木偶。

 

“为什么道歉?”聂修宁眸光一凝,“难道是因为今天下午的时候,你回了一趟聂家,故意向海蓝炫耀,你脖子上那条项链价值一千万?”

 

午后赶回聂家,也是因为老太太派人来接她过去。起先不知道原因,结果老太太直接将聂家家传价值千万的蓝宝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沈笑是震惊的,这意味着什么,她哪里会不清楚。

 

可意料之外的是,当时言海蓝也在场。

 

言海蓝清纯娇美的脸上起先是沉默隐忍,却刹那间又惨白一片,像是失去了最珍爱的宝贝。

 

“事先我根本就不知情!”而她唯一确信,他绝对不会相信她。

 

“沈笑!你最会演戏!别在这里假装无辜!”聂修宁阴狠说着,不断更换姿势来折腾她。

 

在房事上,聂修宁总是一贯的凶猛且不知节制,沈笑起初还能配合,甚至感受到愉悦,但当他开始彻底发狠后,她就受不住了。她经不住就开始求饶,眼眶也开始泛红,只希望他能够温柔一些对待她。

 

“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身体再一次被他贯穿,沈笑听见聂修宁深恶痛绝说,“当年你一手策划,不就是想被我上?”

 

他蛮横粗野的话语全是嘲讽羞辱,沈笑朦朦胧胧里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一如往昔冷漠残酷,在他眼里她就是这么低贱这么不堪。他早就认定,是她故意设计了言海蓝,只为了自己的私欲私心。

 

而她再也没有了当年的勇气去向他告白,将一颗心完完全全捧到他面前,再去傻傻告诉他:聂修宁,我爱你。

 

多年后,她只想问一问,“聂修宁,我什么时候能不爱你了?”


第二章 交出项链

聂修宁当然不会回答沈笑的问题,有关于爱或不爱,在聂修宁看来,这只不过是沈笑又一次心机之下的预谋,而目的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无辜。

 

沈笑是在聂氏大厦办公室里累到昏厥过去的,意识到了最后只听见他冷酷说,“处理掉这件外套!”

 

沈笑回到居住的园子里,她正在院子前井边洗衣服。

 

张妈轻声叮咛说,“天气这么热,你小心中暑,少爷也真是,这么大的人了,洗件衣服都还要你亲自来……”

 

这些年来,沈笑也唯有为聂修宁洗过衣服。对自己都没有那么金贵,可聂修宁的衣服,她全都打了清澈井水来洗。

 

夏日西服质地轻薄,不像是那些羊绒总是要细细打理,沈笑并不觉得麻烦,她只是在处理而已。处理的结果很简单,聂修宁不会再穿,而她却也无法狠心就这样扔了。

 

一如她始终舍不得扔掉的,是她年少时光至今对他漫长的爱恋。

 

“舒敏小姐!”沈笑隐约听见张妈慌忙的呼喊声,她一回头就看见张妈一路追赶阻拦着另外一个女孩子的身影前来。

 

沈笑有些发懵,可她认得来人,她是言家千金言舒敏,也是言海蓝的亲生妹妹。

 

言舒敏一上前走近,抬手就扇向沈笑!

 

沈笑懵了,言舒敏一双眼眸带着漫天怒气开始痛斥,“沈笑!你竟然这么卑鄙无耻!当年如果不是你故意陷害设计,我姐姐怎么会和修宁哥分开!现在他们好不容易能够在一起,你竟然还要从中作梗!”

 

“你有没有良心?知不知道礼义廉耻?”言舒敏不断的指责让沈笑耳边嗡嗡作响,这一记耳光实实在在打在了沈笑脸上。

 

可沈笑没有疼痛的感觉,或许这些年来她早已经麻木,言舒敏又要再次扇她,被张妈拦住,“舒敏小姐,请不要这样……”

 

沈笑将张妈拉开了,终于开口道,“舒敏小姐,小心手疼。”

 

“你真是个怪物!”言舒敏惊诧无比,竟是茫然无助一下哭了起来,“沈笑!你太过份!以为得到那条项链,就真的能嫁给修宁哥!我要找修宁哥评理!”

 

沈笑看着言舒敏哭成了一个泪人,“少爷今天有重要会议。”

 

“打电话给修宁哥,让他马上就回来!”言舒敏痛哭着不管不顾喊。

 

而在一个小时后,当聂修宁回到公馆,沈笑分明看见言舒敏朝她颐指气使得意的笑了。

 

聂修宁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夏日里也将每一颗纽扣系紧,整洁有序到有一种禁欲美感。

 

“一双眼睛这么红,谁欺负你了?”他开口询问,却是难得的温柔,只是这份温柔,绝不会给沈笑。

 

言舒敏伸手直指沈笑喊,“修宁哥,她夺走了姐姐的项链!”

 

沈笑一直都沉默站在原地,他的目光一对上她,就一如既往的冰冷,他向她命令,“交出来!”

 

蓦地,沈笑突然感觉自己被扇过的左脸一阵发疼,她知道有些东西从来都不属于自己,比方聂修宁这一颗心,永远都只有一个言海蓝。

 

可沈笑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她的声音不重却很有力,“项链是老太太给我的。”

 

聂修宁刹那凝眸,她竟然胆敢反抗他!

 

“沈笑,你真是出息了!”每当他微眯眼眸慢条斯理说这句话,沈笑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激怒他!


第三章 投降败北


沈笑哪里来的出息?

 

她所有的骄傲、自尊以及自信,在他的面前早就荡然无存,找不到任何痕迹。

 

“还不交出来!”聂修宁再一次发声,这是他在下达最后通牒。

 

沈笑站直了说,“老太太只说是给我!”

 

她一向都不留恋那些奢侈华丽的珠宝,但记得老太太的再三叮咛:沈笑,这条项链是我给你的,你可不许给别人!哪怕是修宁问你要,你也不许给!

 

奈何执拗不过老太太,又怕她犯了心脏病,所以沈笑只能暂时保管,等下次再送回去。她想要解释,但心里清楚就算她照实说,聂修宁也只会认定是她为自己的贪婪而找到的最佳借口。

 

毫无意外,聂修宁冷声喊,“汪管家!”

 

“少爷……”汪管家立即应声,但不等聂修宁继续发话,沈笑自觉说,“我现在就去暗房!”

 

“修宁哥,你看她是什么态度?她拿了属于姐姐的项链,竟然还这样理直气壮!”一旁是言舒敏不甘念道,而聂修宁的目光愈发冷酷。

 

他朝着公馆上下达命令,“不准给她吃喝!谁要是坏了规矩,就立刻滚出去!”

 

“是!”汪管家和一众家佣战战兢兢回声。

 

入夜后的公馆很是寂静,沈笑跪在暗房冰冷的青石板地上。

 

饥饿总是能让的意志薄弱,沈笑盯着前方那座地藏菩萨像,她一动也不动。

 

沈笑这么一跪,就跪了整整三天。

 

三天不进食,还能够忍受,可三天不沾一滴水,沈笑的唇已经苍白干枯。

 

佣人打扫外间的时候往暗房里张望,就瞧见沈笑微微抿动着唇,好像是在诵念佛经。

 

“哗——”一下,暗房的门突然被拉开了,有人疾步奔进,来到沈笑身旁俯身而下,“姐!”

 

暗房里光线并不明亮,可她只听声音也知道是谁,“晓光……”

 

“姐!你怎么样?你好不好?”周晓光担忧着急询问,而他在沈笑的眼里,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大男孩儿,朝气阳光也单纯可爱。

 

沈笑发不出声音,所以她点头,想要告诉他,她很好……

 

周晓光却难忍担忧,他低声说,“姐,不要和修宁少爷斗了,再斗下去,只怕吴叔这边就会有麻烦!”

 

聂修宁一向深知她的弱点,而他一棍子打下去,就能让她痛到无可复加开口求饶。

 

沈笑再次点了点头,这一次却是投降败北。

 

周晓光扶住她,一边朝暗房外喊,“快去告诉修宁少爷,她愿意交出项链!”

 

沈笑依旧跪在暗房里,直到聂修宁到来,她看见的是他蹭亮的高级皮鞋,意大利纯手工定制。

 

他居高临下垂眸睨着她,“早些交出来不就好了,又何必苦苦演戏这样作践自己。”

 

如果真是演戏,她又究竟是何必?

 

喉咙处好像在灼烧,沈笑发出破碎的声音,她望着他笑说,“我想知道,自己会不会对你死心。”

 

而这对于聂修宁而言,简直是一出太过荒诞无稽的戏剧,“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难道都不会有罪孽感?沈笑,你要是想走,谁能拦得住你!这十六年来,你还不是想尽办法留在聂家!”


第四章 赢不到心

原来已经有十六年了……

 

可哪怕是下一个十六年,他的目光也不会真正看向她,绝对不会……

 

沈笑眼前开始发昏,“项链在你的书桌左手边最后一个抽屉里,我还给你了。”

 

她竟然把项链藏在他的书桌里?聂修宁俊彦愈冷,沈笑轻声说,“你教我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

 

“从小你就聪明!”聂修宁忽而称赞她,猛地又道,“这条项链,你必须亲自还给海蓝!立刻就去!”

 

沈笑一愣,难道他不知道,她在这里罚跪了三天?

 

“别告诉我,你现在去不了,你可是跟着我从小学习武道,你的体能,我很清楚!”聂修宁这一番话,让沈笑没有了退路。

 

等到她蹒跚走出公馆大厅,听见后方清楚传来聂修宁冷漠的警告,“你不要耍花样,再闹出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如今的言海蓝在北城开了一家画廊。

 

沈笑推门而入,迎面对上那块木质招牌刻写着“Seeable”这一英文。

 

可见。

 

沈笑默默在心中译出,耳畔忽然听见女声询问,“你好,小姐,有什么需要吗?”

 

沈笑寻声望去,看见画廊尽头站着一道纤瘦身影。

 

而当那张娇美脸庞微笑着迎向自己,一如既往的纯真亲切,这让沈笑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

 

那时候的她也是这样笑着,站在那个少年的身边,由着少年牵手出现……

 

“您好,海蓝小姐。”沈笑回声的瞬间,言海蓝唇边的微笑静止消失。

 

她是防备的,更是一言不发。

 

沈笑将首饰盒双手奉上,“我来还项链。”

 

一刹那,那份防备被怒怨迅速盖过,言海蓝凝声质问,“你能把五年时间还给我,你能让我回到当初?这一切你能还吗!”

 

“我还不了,也不想还。”沈笑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所有一切从五年前开始就步步都是错,而她早就是罪人了。

 

“你赢了!”须臾,言海蓝硬生生念出这三个字来。

 

沈笑怔在原地,言海蓝几乎是切齿说,“你终于赢得了老太太的欢心,也彻底赢得了聂家的认可!这条项链,就是最好的证明!”

 

赢了?

 

她哪里是赢了?

 

手里捧着的丝绒盒忽然变得异常沉重,沈笑只是笑了。

 

“可就算你赢了整个聂家,也赢不到他的心!他从来没有爱过你!连喜欢都没有过!”言海蓝的身影在沈笑面前晃动着,她只觉得自己好累,从未有过的累,“是你一厢情愿自作多情!是你非要留在修宁身边!如果早知道,你会这样耍心机使手段,早在当年,修宁绝对不会同意选你!他死也不会选你当他的陪读!”

 

那些尖锐的女声不断冲击而来,沈笑晕眩的几乎看不清前方,凭着最后一丝力气,将首饰盒往言海蓝手里强势一塞,她只是转身离开。

 

画廊的木门上印着“Seeable”的招牌,玻璃倒影出后方言海蓝的身影,沈笑须得承认,就连取个店名都那么脱俗,可自己却憔悴不堪狼狈落魄。

 

“沈笑!你给我站住!”言海蓝追了上来。

 

沈笑握着那柄古铜把手,身体被人一拉扯,猛地眼前一黑,她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硬生生倒了下去……

 

闭上眼睛的一刹那,沈笑仿佛瞧见那个十二岁的少年,毫无征兆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而他不经意间一笑,她至此万劫不复。


第五章 发誓不爱了

那一年的沈笑,正是十岁的女孩儿。

 

她跟着老管家来到那座从未进入过的宅子,宅子富丽漂亮,盛夏园内郁郁葱葱。美丽高贵的夫人坐在象牙白的椅子上,正盈盈望着她微笑。

 

贵夫人朝一旁的少年呼喊:修宁,你来看看,她是你以后的陪读。

 

少年身着学院制服,崭新的白衬衣配灰色西裤,她远远望过去,剑眉星目都无法用来形容那份清俊雅致。

 

当时她想,怎么会有一个男孩子,可以生得这样好看……

 

结果少年走向他们,她赶紧低下头,连直视他都似会亵渎。

 

少年忽然说:听说你姓沈?瞧你的样子,怎么好像不爱笑,以后你就叫沈笑,我可不喜欢对着一根木头!

 

记忆定格于少年飞扬灿烂的笑容,热烈到仿佛要拿整个生命去燃烧。

 

“呼……呼……”呼吸急促里,沈笑突然从梦魇里惊醒,一下睁开眼睛!

 

周晓光吓了一跳,瞧见沈笑双眼发直,怔愣一瞬后又是喊,“姐!你醒了?”

 

半晌之后,沈笑才回过神点了点头。

 

简单洗漱过喝了半碗粥,沈笑也渐渐好转过来,忽而定睛道,“怎么是聂家老宅?”

 

“是老太太派人接你来这里。”

 

竟然连老太太都惊动,这让沈笑秀眉紧蹙。

 

“有修宁少爷在,谁也动不了海蓝小姐。况且,聂家早不是从前了。”周晓光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几分替她委屈的不甘气恼。

 

沈笑默了半晌幽幽重复那一句,“早不是从前了……”

 

而今聂家的当家人早就成了聂修宁,即便是老太太也无法撼动。

 

“我去拜见老太太……”沈笑作势就要下地,被周晓光阻拦,“姐!修宁少爷正和老太太在说话!”

 

宅子大厅里肃穆寂寥,祖孙两人相视以对却一言不发,陷入僵持许久。沈笑慢慢走进去,瞧见前方笔直站着一道身影,正是聂修宁。

 

她的目光掠过他,落向正位上端坐的老太太。

 

沈笑走到聂修宁一旁,而聂修宁纹丝不动,眼角余光都不曾瞥向身旁来人。

 

可是忽然,她竟缓缓跪下!

 

沈笑这才凝声说,“老太太,我想请您收回项链,也请将我和修宁少爷的婚事收回!”

 

她下跪请求居然是为了收回婚事?聂修宁剑眉一凝,侧彦异常冷峻。

 

老太太一听惊愕追问,“是不是有人逼着你这么说?你别怕,有奶奶给你做主!谁都不能勉强你!”

 

沈笑轻声回道,“没有人勉强我。”

 

聂修宁低沉而平缓的男声响起,却带着几分轻蔑,“她是老太太您看中的未来孙媳,我还能勉强她?我可没逼她跪着不起!”

 

真是讽刺啊!

 

沈笑还跪在冰凉的地板上,低烧让她的额头渗出一丝密密汗水,心里更是一阵发凉。

 

她累了,真的累了……

 

沈笑用很轻的声音,却是那样坚决,就像是对自己发誓一般说,“因为我已经不爱他了,不爱了!”

 

聂修宁却整个人更加冷酷,满脑子都是一个想法:沈笑!你又在惺惺作态!


第六章 你要怎么退

“你这个逆子!”老太太大为震怒道,指着聂修宁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些个主意!我告诉你,和言海蓝订婚的是靳朗,不是你聂修宁!她是你未来的大嫂!你这是要乱伦吗!你是想成为整个北城的笑话吗!”

 

那些恩怨全都迎面而来,沈笑清楚,身为身为聂氏当家人,操控着整家集团,他比谁都明白其中利害,可是……

 

“我不在乎。”他一句话坚定无比,斩断了外界所有可能会冲击而来的谣言风波。

 

沈笑却没有一丝意外,原本就该是这样,他从不在乎,言海蓝的过去……

 

“你……你……”老太太颤手指着他半晌,当下犯了心脏病。

 

一阵凌乱中,急忙让老管家请医生照看才稳定下来。瞧着老太太睡下,沈笑听见聂修宁冷声喊,“还不跟我走!”

 

从聂宅辗转回到公馆,一路无言车里寂静的像要前去吊唁。

 

远远看见那座富丽幽静的园子,进门的匾额上是行书刻写着“沈园”二字。

 

这座园子被买下时原有另外一个名字,后来老太太和聂夫人只说原先的名字不讨喜,所以让他改一个,而他挥毫一书就成了沈园。

 

当场她也在,结果他笑问她:这个名字,你喜欢么?

 

他眉眼的温柔像是一记致命毒药,而她傻傻点了头。

 

可等到只剩下她和他,他立刻就如京剧变脸,那样冷酷说:你不就是想要让别人都知道,你是我身边重要的人?我就让你如愿!

 

与她同姓的沈园,那只是一场烟雾,为了让看戏的人信以为真,他早就放下了言海蓝,他早就不爱她了。

 

可他其实一直在演戏,她却分不清究竟何时是真何时是假……

 

就像是此刻,前一秒他还沉静安然,下一秒就冷声发令,“出去!”

 

聂修宁这回的命令是朝着陪同自己一道前来的周晓光。

 

周晓光神色有些难堪,“姐姐还病着,我要照顾她!”

 

“不需要你照顾!立刻给我滚!”聂修宁的声音冷如千年寒冰。

 

他是真的动怒!

 

沈笑立刻劝说,周晓光原本不愿意离开,可还是抵不过她一声喊,“我让你回去!”

 

话音未落,沈笑的手腕已经被聂修宁猛力握住,周晓光看着她被拽进了屋子里,却被她用眼神阻拦没有再上前。

 

离开几日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子无人居住的生冷气息,沈笑呼出的气息却带着体温灼热,他的手劲近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放手!”

 

一刹那,他的蛮力将她甩向一边,沈笑踉跄间撞在那张圆桌上,古琴被推搡砸在地上,她闷哼一声,被他劈头盖下一句,“沈笑!我警告过你!”

 

“你竟然耍出这些花样来!当着海蓝的面玩昏倒的把戏,又当着我的面向老太太下跪!你真是层出不穷的把戏,你这是在找死!”

 

他的确没有耐心,特别是对着她的时候,连听她说话的耐心都荡然无存。

 

“我退出!”沈笑好不容易才站直了,她终于道,“从你和她的世界里彻底退出!”

 

聂修宁早对她反复无常的话免疫,可胸口的闷气却还是灼灼而起,她想要退出?她又有什么资格说退出?

 

聂修宁以极快的速度走近她,一下握住她纤细的腰肢,手直接探进裙底插入她体内,“你现在要怎么退!


第七章 发泄工具

尽管五年时间里,他们早就发生过不知道多少回身体关系,可这样直接赤裸的进入,依旧让沈笑不敢置信,她的身体往桌沿不断靠后,她想要躲闪想要远离他,“放开我!”

 

聂修宁更是紧紧搂住她,她纤细的腰在他的掌心不堪一握就要被他握断,而另一只手,他的手指还在不断进出,“你不是能说会道?告诉我!你要怎么退!”

 

沈笑有些难受,不单单是低烧在折磨她的身体,更是他密不可分的接触,她喊了起来,“我都已经说了退出,你还要我怎么样!”

 

这五年里,聂修宁无数次摆布沈笑的身体,每次看见她就会让他想到当年,一想到当年言海蓝悲痛欲绝下的离去,心中那股抑郁之气无法压下,没由来开始灼烧扭曲成一股欲望,让他阴狠吐出一句话来,“今天的一切都是你的报应!是你活该!”

 

身体被他不断冲刺进出,沈笑在他的摆弄下开始越来越激烈的喘息,她承受不住,也没有办法挣脱,整个人被他架在桌沿边上,像是悬空的木偶。起先还留有的几分体力,也在短暂的挣扎后彻底消失……

 

屈辱、羞愤、痛苦……

 

这些年来,聂修宁每一次这样对她的时候,沈笑都咬牙忍受,这一刻她嘶哑了声音不断喊,“是啊!当年是我一手策划,故意对言海蓝下药,她才会和聂靳朗睡了,才会成了你大哥的未婚妻!”

 

“只有是聂靳朗,你才会和她彻底断了!她再也没有资格和我争!因为我看上了聂家少奶奶的位置,我就是想要坐上这个位置!聂修宁!我得不到你,我也不让别人得到——!”

 

歇斯底里的呼喊还在盘旋之际,沈笑的身体突然被强势反转,她的后背对准了他,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一刹那,聂修宁就这样横冲直撞挺入,沈笑最后的声音都被随之而来的喘息以及失声惊叫淹没……

 

沈笑盯着地面,那把古琴砸落在地后琴弦不知怎的竟然断了一弦。

 

琴断情断,琴断情断……

 

聂修宁不断的折腾她,在背后冲撞她,一次比一次激烈。面对每一次撞击,沈笑都感觉身体像是要散架。那些欢愉在长时间的折磨下,变成了难以言喻的不适,她又开始头晕没有力气,可她咬牙忍着,硬是不愿意开口求他。

 

为什么不再求他?

 

聂修宁只记得以往每一次到了最后,沈笑都会经不住求饶,但这一次她并没有。她越是抿紧了唇不出声,他就越是变着法子要让她开口。

 

可是到了最后,聂修宁也没能再如愿。

 

当身体里涌入一阵热流,沈笑颤抖着双腿,扶住了桌子才没有让自己倒下去。

 

她的呼吸比之前更加快了,也更加灼烫……

 

聂修宁瞧着她脸颊潮热,也知道她还在病中,身体的快感还未消失,他竟然会如此失控,不禁骂了一声,“该死!”

 

沈笑已经无所谓他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迷迷糊糊里她扯起一抹笑道,“我的修宁少爷,海蓝小姐现在都回来了,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偏偏还要来纠缠我?”

 

“还是……”沈笑说这话的时候,是发了狠的,更是豁出去来刺激他,她挪动步伐往他迈近一步,手抚向他的胸口,“你根本就忘不了我!”

 

眨眼间,沈笑就被他猛地扬手挥开!

 

聂修宁阴沉无比冷声一句,“你只是我发泄的一个工具!”


第八章 活得像条狗

盛夏潮热,沈笑又浑浑噩噩低烧了数日,方才病情好转决定出门。张妈看见她,便急忙喊,“沈笑,你病才刚好,就要去公司?”

 

沈笑已经取了车钥匙,“睡了这么多天,我也闷得慌。”

 

重新回归公司,沈笑当即给周晓光打电话。

 

周晓光也同在聂氏任职,此刻的他正被委派于外地出差,所以并不在北城,于电话那头告知她,有关公司近期动向,而最关键的则是,“……姐,公司最近和邹氏在竞争那起市政项目!”

 

沈笑先前就知道公司盯着市政这起开发案,而邹氏也虎视眈眈,这样一来两家公司势必要龙争虎斗了。

 

挂线之前,沈笑挡住周晓光即将脱口而出的叮嘱,“身体就是革命的本钱,我心里有数!”

 

沈笑收起手机,迅速拿出粉饼在洗手间狭窄的格子笼里补妆。突然,外边有了些许动静,大概是有女职员踩着高跟鞋进入。随即听到洗手台传来哗哗水声,以及那一声嘲讽,“你听说了吗?言家的千金回来了!”

 

“你说那位海蓝小姐?她好像是聂总从前的女朋友?那沈特助要怎么办?”

 

“人家那可是富家名媛才女画家,而且还是正牌女朋友!沈特助算什么?哪一点能和海蓝小姐相比?”

 

“可沈特助跟了聂总那么多年,他们不是那种关系?”

 

“哪种关系?你新来的知道什么?沈特助从小是被聂家养大,她能被聂总看上,陪了聂总一阵子,已经是她的福气了!”

 

“哐——”议论声里,尽头的格子间门被推开了,两位女职员惊慌中看见沈笑走了出来,登时哑口无言。

 

沈笑上前慢条斯理洗手,走过她们身边的时候道,“公司规章之一,不许私下议论上司,下次再犯直接去人事部结算薪资!”

 

那两位女职员显然受了惊吓,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病愈后初回,沈笑没有立刻见到聂修宁。

 

前往秘书室报告的时候,陈秘书直接递给她一份文件,“沈特助,聂总说了,请你回公司后就立刻处理这件事,请游律师陪同。”

 

聂修宁虽不在,可事情已经全都井井有条编排,沈笑接过文件打开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份律师拟定的“解除婚约”书函。

 

男方:聂靳朗

 

女方:言海蓝

 

双方都不曾签字落款,但意思已经明确,需男方先同意。而这份协议,直接交给她处理。

 

“沈特助,有什么问题吗?”陈秘书见她没有回应,便询问一声。

 

沈笑轻声微笑,“没有。”

 

真是好福气,这就是聂修宁给她的福气,是他步步为营折磨她,现在又让她去为他心爱的女人解除婚约。

 

外界皆知,如今的聂靳朗因为恶疾缠身,所以退出商界不问世事。可唯有少数人才知内情,堂堂聂家子弟养病的场所是一家疗养院。

 

这家疗养院在北城让人避如蛇蝎,因为这里住着的都是精神病患。

 

沈笑带着游律师坐等在会客室,不过多久就看见一道身着白色病服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他消瘦的脸庞还有着深刻五官,几分不羁神韵和聂修宁如出一辙,曾经张狂的眸子直至今日依旧敛着嘲弄笑意。自古成王败寇都是一个道理,任何一个失败者都无法幸免。

 

沈笑瞧着他入座,将那份书函展开于他面前。

 

聂靳朗瞥了一眼后,他阴沉开口,“沈笑,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活得像他身边的一条狗。”


第九章 可他恨你

沈笑一言不发,她正被聂靳朗紧盯着,她认识聂修宁有多久,认识聂靳朗就有多久。

 

聂靳朗笑着,用低沉的声音,却刺痛着沈笑的耳朵。

 

沈笑依旧沉默着,还是一旁的游律师提醒道,“沈特助,还是先办正事。”

 

“我和沈笑好久没见面,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乱吠?”聂靳朗眼神骤然冷厉。

 

曾经也是天之骄子,虽然坐困其中,却还有着惊人气魄,游律师一惊,当下没了声,沈笑终于开口说,“游律师,你先出去。”

 

“这……”游律师迟疑一瞬,沈笑冷声吩咐,“聂总指派我负责,你只是陪同!”

 

游律师这才迅速退出会客室,聂靳朗佩服道,“沈特助越来越气派了!”

 

“聂大少谬赞了。”沈笑回声相敬。

 

聂靳朗一下微怔,只因为这一声“聂大少”实在是有些久违,自从他住在这里后,再也没有一个人这样称呼过他。曾经的辉煌,那些丰功伟业,也早就在大厦倾颓后成过眼云烟。

 

“聂大少,请在协议上签字。”沈笑为他取来钢笔,笔盖旋去,递到他的手边。

 

聂靳朗不接,他盯着那份协议道,“是她要和我解除婚约,还是他自作主张派你来。”

 

“海蓝小姐的心意,您比谁都清楚。”沈笑淡淡说。

 

就连公司上下都对言海蓝知晓一二,作为聂修宁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言海蓝深爱的人也唯有聂修宁。

 

“她还爱着他……”聂靳朗的声音变得格外悠长寂静,静到好似要将沈笑心里那根弦挑起,下一秒冷不防道,“可他恨你!他们都恨你!现在她一回来,就想和他双宿双飞?”

 

沈笑已经分不清聂靳朗口中的他到底是谁,又听见他质问,“沈笑,你就没有一点不甘心?被人当挡箭牌污蔑,而对象还是那个你心爱的男人!你到底算什么?”

 

这些年来,沈笑也常常在想这个问题,她到底算什么?

 

可她再清楚不过,在聂修宁眼中,她就连作为言海蓝的替代品都不如……

 

“女主角回来了,三流配角总要退场。”沈笑给了他回答。

 

这一场配合他演了五年的戏,她终于也要落幕。

 

聂靳朗枯槁的眼睛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狞笑着道,“你去告诉聂修宁,我死也不会签字!”

 

……

 

午后北城,商贸大厦的高层之上正在进行一场商务宴会。

 

沈笑站在大厦一楼大厅里静静等候,她盯着正在降下的电梯,“叮——”一声响起,门自左右一开,她瞧见一行人信步而出。可却发现并非只有聂修宁一行,还有另外一行。

 

“是邹氏的总经理……”游律师立即在旁道。

 

今日宴会就是为了市政项目,邹非池作为邹氏集团总经理自然会出席。

 

沈笑不动声色走向聂修宁,一声“聂总”后,又是望向邹非池呼喊,“邹总。”

 

邹非池笑意渐深,却忽然说,“如果聂总肯割爱,让沈特助跟了我,那市政的项目倒是可以双赢合作。”

 

这没由来的一出让沈笑一怔,她却猜测到其中来龙去脉,邹非池开口要人,那他又是否会答应?

 

眼角余光瞥见聂修宁那张冷峻风雅的侧彦,扬起一抹笑说,“可以考虑。”

 

他一向杀伐决断,可这一次却没有立刻回绝,这让沈笑一颗心坠落深渊,他是真的想要将她从身边撵走……

 

言海蓝一回来,他就这么急着要打发她么?

 

哪怕是将她当成一件物品送人,送给别的男人。

 

他真是恨极了她。


第十章 一生不见

邹非池不是第一次向聂修宁讨要沈笑,但是聂修宁每次都狠狠将他打回去,今天倒实在是个意外!

 

“聂总,那我先走一步,就静待佳音了。”邹非池一时间也吃不准聂修宁是真心还是假意,他又是再望向沈笑道,“沈特助气色不大好,听说之前病了,看来还没有康复,一会儿我让人送些滋补品给你。”

 

沈笑来不及拒绝,邹非池就已经带人离开,耳畔则是传来他轻蔑道,“一听到我考虑把你给他,这就望眼欲穿了?”

 

“我去过疗养院了,但是他没有签字。”沈笑早就无心去在意他的冷嘲热讽。

 

聂修宁显然怒气不减,“事情没有办成,你还来见我做什么!”

 

沈笑轻声道,“不过他有条件……”

 

“他想要见她!这辈子也别想!”不等沈笑道出那唯一条件,就被聂修宁冷硬打断。

 

一个就算死也不签字。

 

一个这辈子都不同意。

 

还能有第三种解决办法?

 

沈笑自问没有这样的能耐,于是得来他一句,“真是没用!”

 

仿佛,那些相伴岁月,那些为了他闯荡的风霜雨雪,全都微不足道到像是一缕青烟,轻轻一吹就没了痕迹……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让他签字!”最后,是他下达命令,“否则,你这后半生,也不用再忙别的事!听懂了?”

 

沈笑轻轻点头,“懂了。”

 

聂修宁已经带人走过她身边,“一张脸白得像鬼,现在滚回去,少在外面丢人!”

 

沈笑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不管是将她送人,还是肆意定夺她的余生,在他身边,她果然活得像一条狗。

 

……

 

沈园里却已经翻天覆地,汪管家正指挥佣人在搬行李,“小心一些,这些都是海蓝小姐的随身物品,可不能摔碎了!”

 

沈笑这才得知,原来言海蓝从今日起,被聂修宁接来搬进沈园里居住。

 

沈笑慢慢走入大厅,隐约间听见言舒敏喊,“……姐!你就应该住在这里!她才是该离开的那个人!”

 

话音未落,言海蓝瞧见沈笑出现,言舒敏也立刻看见她,更是气愤指责,“沈笑!你还死赖在这里不走!你别再做梦了!就连这座沈园,也是因为我姐姐喜欢陆游和唐婉的原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首词!”

 

沈笑整个人四肢百骸,天旋地转都不为过。

 

是《钗头凤》,原来是《钗头凤》啊!

 

她只以为那日取名作沈园,是他在演戏,是他故意讥讽她所以才会拿她的姓氏玩笑!

 

可原来,原来是她彻头彻尾一厢情愿!

 

是她错了,沈园是他为心爱的女人命名,只可惜那个人不是她,从来不是她……

 

沈笑望着这座住了数年的沈园,还以为曾有那么一丝一许是因为她,哪怕是虚假哪怕是做戏,可原来全是自以为是,一路全是自作多情,她突然笑了,“哈——!哈哈哈哈——!”

 

起先是低低的笑,而后痛快大笑起来,笑到言海蓝蹙眉,就连言舒敏都是瞠目不已,“姐,她是不是疯了!”

 

谁都不知道,她疯了很多年,唯独此刻最清醒!

 

笑到快要没有力气,沈笑这才停住,她怔怔望着前方,恍惚里仿佛瞧见聂修宁就在面前,她猛地转身奔跑,她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一切,离开曾经盲目爱过他的岁月,去到没有他的任何一个地方!

 

聂修宁,这一生我们不要再见了!


第十一章 难道是怀孕

 聂修宁回到沈园的时候,沈笑早就离开。

 

“少爷……”汪管家在一番忙碌后上前回报,“海蓝小姐的行李已经都搬去房间了。”

 

言海蓝还坐在公馆大厅的沙发里,自从沈笑离开后,她就没有再动过。

 

直到聂修宁归来,她也只是垂眸一言不发。

 

“姐!”言舒敏一直护着自家姐姐,当下不禁喊,“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你的原因!你为什么要自责内疚?修宁哥也回来了,你可以告诉他,沈笑是自己走出去的,我们谁也没有赶走她!可她就像是疯了一样!”

 

聂修宁望着言海蓝,耳边是言舒敏的话语充斥而来,“她疯了?”

 

“是!”言舒敏跳过了那些细节,只说结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沈笑就突然在这里疯了一样狂笑!然后她就跑了!”

 

“当时张妈也在,她是亲眼看见的!”言舒敏急忙又喊,“修宁哥,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把张妈喊过来问一问!”

 

聂修宁却是低声道,“我当然相信你,也相信你姐姐!”

 

言舒敏原本就认定聂修宁不会因为沈笑而怪罪,这下更是高兴扭头道,“姐,我就说修宁哥肯定会相信我们!姐,你怎么还是不说话?”

 

从前就心性安静的言海蓝,如今愈发沉默,聂修宁眼底染上一层心疼,“舒敏,你去看看晚餐准备好了没有。”

 

言舒敏应声识趣离开大厅。

 

聂修宁迈开步伐,他慢慢走向静坐不动的言海蓝。他的手握住她,像是怕摔碎易碎的琉璃,“海蓝。”

 

言海蓝这才出声说,“我没想会这样……”

 

“和你没有关系,你不需要自责。”聂修宁温声说,他抚上她的脸轻轻抬起,是她一双翦水秋瞳盈盈望向自己,充满了散不开的哀伤。

 

聂修宁一下将她拥入怀中,言海蓝没有推开他,她是想念他的,那种想念几乎刻骨,只有真实的拥抱才能救赎,她听见他说,“留下来,其他都交给我。”

 

他们已经分开五年之久,在远赴异乡漂洋过海的日子里,言海蓝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到他身边,但是到了今天,她和他真的还可以在一起吗?

 

聂修宁将她抱紧,“我不会再让你走!”

 

言海蓝再也没有了反抗挣扎,哪怕是要溺死在他的温柔里,她也心甘情愿。无声的相拥里,她终于又开口道,“那沈笑呢,还是先把她找回来……”

 

而今的沈笑深受老太太喜爱,而她更不想引起误会,仿佛是她的到来,硬是要逼迫她离开一样,所以她必须要找回她,“修宁……”

 

言海蓝还在他的怀中,耳畔冷声一记,“不用了!”

 

“可是……”言海蓝还是认为有些不妥,“她就这样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怎么办?”

 

再也不回来,从此以后无影无踪?

 

聂修宁眼眸骤然一紧,“不可能!”

 

言海蓝却分明感觉到细微变化,是他带着不可抑制的怒气。这一刻,她虽然看不见他的神情,但他的坚定,让她错愕失神,“她最爱耍花样,一定会自己回来!”

 

他不去寻找,是因为认定沈笑只是故意闹一场?

 

“一定会!”他是这样夺定,一种近乎扭曲了似的愤怒,带着无法描绘的执着,这让言海蓝刹那心惊。

 

……

 

聂修宁果真没有派人追查沈笑的去向。

 

而沈笑也没有再回公司。

 

陈秘书午后来到办公室报告行程的时候,也谈起了沈笑,“聂总,我刚才给沈特助打电话,她接了,不过她好像身体不大舒服,她说她会发辞职信到人事部。”

 

一想到沈笑,聂修宁整个人阴霾,这一回不仅是玩生病的把戏,还要闹辞职?

 

“由她去!”聂修宁唯有冷酷一句。

 

等到陈秘书做完报告退出去,人事部就打来内线,“沈特助的辞职信已经收到了……”

 

消息以光速开始传播,跟随在聂总身边这么多年的沈笑居然会提出辞呈,震撼力简直空前绝后,公司上下私底下也议论纷纷,而结果则是沈笑在这一场女人的战争里彻底落败,她完全不是言家千金的对手,为了保住最后的尊严所以主动辞职。

 

周晓光在听闻风波后,立即拨通了沈笑的电话,“公司里现在都说,你卷了一大笔分手费后逍遥快活去了。”

 

“我现在是很快活……”

 

此刻的沈笑握着手机,站在一排橱窗前。阳光炙热,可她眼底却是晦暗,只聊了两句,她就感觉到一阵不适,来不及再多说,她就以要开始败家血拼为由就匆匆挂断。

 

刚一挂线,沈笑一手扶着橱窗,一手捂着胸口,强忍住那份强烈的恶心感……

 

突然,有女店员跑了出来,沈笑还以为是来驱赶她,所以她就要走。可谁想,女店员却扶住她道,“这位小姐,邹先生请您进去休息。”

 

沈笑寻声望了过去,隐约瞧见精致的店堂里,正坐着一道风姿卓越的身影。

 

不想会在这里偶遇邹非池,沈笑没有再拒绝这份好意,也是因为她实在难受。

 

相比起邹非池的西服笔挺光鲜亮丽,沈笑穿着随意,不过是一条亚麻白裙,素净的模样根本就瞧不出曾经是堂堂聂氏集团无所不能的沈特助。

 

邹非池漠漠道,“现在是工作时间,你真是闲情逸致。”

 

“邹总也不是一样?”沈笑缓了过来,她微笑道,“这么好心情来这里喝下午茶。”

 

这是一家精品女装店,每一件时装礼服都经设计师纯手工打造,所以价格昂贵。不过邹非池会出现在这里,绝不会是喝下午茶那么简单。沈笑猜想,他大概是佳人有约,为博红颜一笑了。

 

“我还要感谢邹总,派人给我送了那么多礼品,可是不巧,我今天没有去公司,所以只能谢绝,还请邹总见谅……”沈笑之前接到陈秘书的电话,所以也得知此事。

 

邹非池却冷不防说,“今天你辞职了,难道是因为怀孕?”

 

沈笑直接怔住,仿佛自己听见一则天大的笑话,“邹总太爱说笑了,这怎么可能……”

 

沈笑一边笑着,一颗心却无尽坠落。

 

她没有发觉,自己这个月的月事已经迟了。

 

难道,难道她怀了聂修宁的孩子?

 

这怎么可能,这绝对没有可能…… 


第十二章 活着的意义

 “我没有说笑。”邹非池却偏偏不给她台阶下,“你到底有没有怀孕?”

 

他们之间原本应该没有任何交集,可是一刹那,邹非池撕开那层客套的伪装向她再三追问。

 

沈笑凝声道,“邹总,这是我的私事!”

 

邹非池那张清俊的脸上还保持着一贯笑容,沈笑自从第一眼见到他,就是温文尔雅的贵公子。相比起聂修宁的冷漠阴郁,他就像是一缕春风,可纵然是春风,也有着阴狠一面,商场上更是一位狠角色。

 

正如此刻,邹非池沉眸望着自己,沈笑还是会感到那份压迫感。

 

“你难道都不知道自尊自爱?就这样打算一直没名没份跟着聂修宁?”邹非池终于皱眉道,“佩姨要是知道你现在这样,她该多伤心?”

 

沈笑一下心中一拧,邹非池口中的“佩姨”正是邹父的第二任太太,她的喉咙处被什么东西哽住,所以才会发涩,“邹夫人早就去世,人死后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地下有知都是用来哄骗活着的人。”

 

“更何况,她活着的时候,也从来不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沈笑迎着他道,“我对于邹夫人而言,从前是陌生人,以后都是!不好意思,我先告辞了!”

 

沈笑起身就要离开,她不想再去回忆,回忆那位早在记忆里变成黑白遗像的贵夫人,因为她早就是别人的妻子,也是别人的妈妈了……

 

可是邹非池比她更快一步,他急忙拉住她不让她走,“沈笑!”

 

“邹总请自重!”沈笑也不客气回声。

 

“你为什么总是拒绝别人的好意?我是关心你!”邹非池握住她的手腕,他的声音柔和了些许道,“你既然已经辞职离开聂氏,那就来邹氏来我的身边。相信我,我会为你安排。至于聂修宁那边,你也不需要再担心,一切都由我来解决。”

 

沈笑听着他的话语,迟迟没有应声。

 

邹非池只怕她不肯相信,所以他再次说,“沈笑!我是真心为你好!”

 

一个人到底有几分真心?

 

又会在什么时候是真心?

 

沈笑早就分不清了,她轻声道,“邹非池,我早就对你说过,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邹非池眼底一怔,看见她轻慢却又决绝笑着,是那样放肆张狂,却又苦苦卑微支撑着自己才活到了今天……

 

“沈笑……”邹非池眉宇都拧起,可他来不及再诉说,只听见一道女声好奇响起,“哥?”

 

前方出现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女孩儿,她俏丽的短发,匀称的身段,眼底眉梢间都是娇俏可人,透亮肌肤更没有一丝瑕疵,一看便知是家里富养的女儿,有着极其疼爱她的双亲……

 

“这位小姐是?”而她正望着沈笑,眼中充满疑惑。

 

“邹月,她是你的……”邹非池作势就要道明一切,被沈笑猛地打断,“抱歉,打扰了!”撂下这句话,沈笑立刻疾步离开了。

 

邹非池望着那逃了一般的身影,陷入了沉默。

 

邹月走近道,“刚才的女孩子是谁?哥,难道是你的女朋友?”

 

前方不断穿梭而过的路人,沈笑像是一抹孤魂飘着,她想到当年的邹夫人,疼爱挽着心爱的女儿出席她十岁的生日会,她默默望着这一幕,听见邹夫人微笑说:月儿,妈妈爱你。

 

沈笑却清楚,并不是每一个母亲,都会深爱自己的孩子。

 

就比方是自己,她就不爱。

 

因为如果她怀上了聂修宁的孩子,那么下场就只有一个——打掉!

 

现在这个如果,即将成为事实,沈笑崩溃跌在浴室的地上,她手里的验孕棒,呈现两条红线。

 

她怀孕了。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568343011(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