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言情小说】豪门蜜爱:权少宠妻入骨

天涯阅读2018-05-26 17:21:03

......... 点击蓝字↑ 轻松关注 .............


第1章 :那一夜,并不美好

  身下撕裂一样的痛。

  男人浓重的喘息,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章雪琪敏感的颈间。她痛得每一个毛孔都在扩散,冷汗顺着脸颊淌下来。

  当他凶狠地刺穿那层薄薄的膜时,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盼了那么久,终于成了他的女人……

  男人的动作更加凶猛了,带着一股怨气似的,恨不得要将她娇软的身子揉碎了。

  她双手揪紧床单,迎着他的冲撞,身体都要裂了一般,却还是咬紧牙冠,一声不吭地配合着身上男人的动作。

  就像饿了很久的野兽,男人凶狠地撞击着,丝毫不顾虑这其实是她的第一次。

  终于,他一声低吼,释放出了全部的灼热。

  男人趴在她的身上,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卧室内死一般的寂静,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章雪琪睁开眸子,深情的凝视着他俊挺的侧颜,刚要开口,男人已经起身,抽出纸巾,胡乱擦了擦泥泞的私处。

  看到纸巾上的红色血迹,他好看的眉头厌恶的皱了皱,扔掉纸巾,连看都不看床上的女人一眼,迈动修长的双腿,转身走进了浴室。

  章雪琪刻意忽略掉他眼里的厌恶,双手撑着床坐了起来,她全身酸痛,腰身快要断了一般,某处更是火辣辣的痛。

  她苦涩地牵了牵唇角,想不到,就算是在床上,北冥夜对她也是这么冷漠,连一丝温情都吝啬。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她能想象得到,一门之隔的男人,这会正迫不急待的洗去她留在自己身上的味道,她心头泛起酸楚。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小心翼翼的。

  章雪琪忙抓过他的白衬衫穿在身上,长度刚好盖过她挺翘的臀部,露出一双细长美腿。她一头黑发随意的散落在胸前,黑白两色,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充满了诱惑。

  看到门口站立的人,章雪琪习惯性地恢复了强势,她勾魂的凤眸眯了起来,双手环胸,懒洋洋的倚在门口,"找夜?他在洗澡。"

  杜欣怡看到她这副模样,不用想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脸色"唰"地变得惨白,"你们……不,不会……不会的……"

  "呵呵,"章雪琪笑了,饱满的胸脯,诱人的颤了几下,挑眉反问,"为什么不会?"

  "不!不!"杜欣怡显然受到了刺激,双手捂住耳朵,"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杜欣怡,你给我听好了,我跟夜上床了!就在刚才,我们上床了!"

  杜欣怡崩溃的大叫,"不,不要再说了!夜答应过我,不会跟你发生关系的……"

  "这样的保证,你也信?"章雪琪上前一步,凑到杜欣怡耳边,"他说,我在床上的表现,比你好一百倍。"

  "章雪琪,你这个贱人!!"

  "哈哈……"章雪琪开心的大笑,她真想让北冥夜看一看杜欣怡现在的样子,恶毒怨恨的表情,像个泼妇,哪还有平时的温婉,比起她章雪琪在他眼里,也高尚纯美不到哪里去!

  "我是贱人,却有当贱人的价值!"章雪琪倏尔收起笑,逼近杜欣怡,美艳的五官,微微扭曲起来,"我为了这个男人,毁了我的生活,奉献出了我的一切!我爸爸被迫要接受调查,弟弟又进了监狱!你呢,你又为他做过什么?你不过就是我们家保姆的女儿,你吃我的用我的,就连学费都是我爸爸给你出的,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男人?你--"

  不等她说完,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抓住了她的肩膀,接着,身子被人猛地扳过来,一记火辣的耳光,狠狠掌掴在她脸上。

  "夜……"杜欣怡委屈地扑进了北冥夜怀里,控诉的声音虚弱的让人心疼,"夜,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我的……你怎么可以跟她……"



 


第2章 :你给她提鞋都不配

  北冥夜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愧疚,但更多的是对章雪琪的怨和恨。就算跟她上了床,他也将这笔帐,通通归结于她下贱的勾引!

  他单手搂着杜欣怡,阴冷的目光直视章雪琪,"现在我就告诉你,欣怡算什么!她是我心爱的女人,而你,就算是给她提鞋子都不配!"

  杜欣怡惊喜交加,听到他这样说,刚才受的委曲全都不算什么了。

  "至于刚才的事,你也别会错了意。你帮了我不少的忙,算回礼,我也该满足你一次。"他绝情的话,就像鞭子,狠狠地抽打在章雪琪的心头。

  章雪琪呆呆地看着他,脸色惨白。她很清楚自己输了,输得十分彻底,连扳回的余地都没有。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机械地接起,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话,全身一震,不敢置信地摇头,"不会的,我爸爸不会自杀,这怎么可能?!"

  她胡乱穿上衣服,焦急得连鞋子都忘了穿,赤着脚跑了出去。

  "砰"

  一辆汽车疾驰而来,将章雪琪狠狠地撞飞,她的脑海里闪过很多片段,就像旧电影,一幕幕划过。

  她人生中,最悲哀的事,就是爱上了这个叫北冥夜的男人。

  她哄着爸爸用政府资金,支持北冥夜的公司。

  在北冥夜资金周转困难时,她又顶着市长千金的头衔,私下收取了房地产开发商的贿赂……

  结果,爸爸被双规,继母卷走了家里的存款,同父异母的弟弟为了替她出气,被判故意伤人罪,入狱三年。而她,却执迷不悟的妄想用身体来换取北冥夜的垂怜--

  她永远也忘不掉,在他进入她时,他眼神里的那一抹厌恶。他看她,就像看到老鼠屎。

  "砰"

  她重重摔在马路中央,血慢慢从身下蔓延开来,身子时而抽搐几下,接着,便一动不动。

  "有人出车祸了,快打120!"

  四周开始有人围了过来,"看样子是不行了……哎,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啊!"

  "就是,年纪轻轻的,真是可惜。"

  章雪琪茫然的瞪大了眼睛,躺在血泊中,竟感觉不到痛,反而,有种解脱。

  为一个男人害了自己一家,死了倒也好。

  意识开始涣散,眼皮变得沉重……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脑海中显现的,竟不是让她既爱又恨的北冥夜。而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孤傲身影,他死死地盯着她,"别跟我说对不起!只要你不爱我,就永远也没资格得到我的原谅!"

  萧弃之……她这辈子伤得最深最重的男人!哪怕因为她失去了双腿,也不舍得责备她一句的男人!

  眼泪,顺着眼角淌下来。如果有来生,她情愿成为他的双腿,弥补她今生犯下的一切过错。如果有来世,她情愿自己从未爱过北冥夜……

  "轰"

  空中一道闪电劈过,很快就下起了大雨,围观的人群乌泱散开,只剩下躺在路中央的纤细女子。

  鲜血混着雨水,向四处蜿蜒蔓延。

  &

  "姐?姐?"

  耳边嗡嗡的声音,像要在她的头里炸开来一样,害得她头痛欲裂,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抬不起眼皮。

  她……不是死了吗?

  干净整洁的病房内,一个帅气的大男孩守在床边,盯着床上的人,担心的问,"妈,姐都昏睡半天了,怎么还没醒啊?会不会是摔到脑子了啊?哎呀,要是变傻了可怎么办?"

  沙发上,坐着个打扮入时的中年妇人,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懒懒的回道:"医生不是都说过没事了,你大呼小叫的干嘛?"

  "那姐怎么还不醒?"

  妇人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我怎么知道?"

  章盛辉皱了皱眉毛,真的怕姐姐就这样睡出个后遗症什么的。

  



 


第3章 :重生

  "姐,快醒醒!姐……"章盛辉伸手推动床上的人。

  章夫人赶紧制止,"小祖宗,你可别晃了,要是把这丫头晃出个好歹来,你爸爸可饶不了你!"

  章盛辉不听,仍是一个劲的摇,"姐,你快睁眼看看你帅气的弟弟啊!"

  "我让你别晃!"章夫人刚要阻拦儿子,看到床上的人竟真的睁开眼睛,立即变成一副慈爱的笑脸,"哎呀,雪琪啊,你可算是醒了,担心死妈妈了。"

  章盛辉则高兴的一把抱住章雪琪,"太好了,哈哈,我就知道这招管用!"

  "咳咳……"章雪琪被他勒得太紧,胸口闷得直咳。

  章夫人忙扯开儿子,"臭小子,快放开你姐姐!"

  "嘿嘿,人家高兴嘛!"

  章夫人倒了杯水,亲切的递过去,"雪琪啊,先喝点水。"

  章雪琪摇摇头,嗅着空气里福尔马林的味道,感受着针管里的液体流入身体时的冰冷触感,再看向站在旁边的继母和弟弟……这一切,真实的令她想哭。

  大脑慢慢地运转,她突然想起来,在两年前,她因为失足滚下楼梯,曾经进过一次医院,同样是章盛辉这个冒失的家伙将她摇醒了,当时,她还把他臭骂了一顿。

  这些就像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可如今又情景再现,那她是……复活?重生?还是又一个梦?

  "姐,你不会是真的摔傻了吧?"章盛辉看她呆呆的样子,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这是几?"

  章雪琪垂下头,激动得双肩不住地颤抖。

  是真的!是真的!她没有死,她复活了,而且是回到了两年前--弟弟没有入狱,爸爸没有自杀,她也没有遇到北冥夜的两年前!!

  "完了!妈,快去叫医生啊!姐真的摔傻了!"

  "呃,哦,哦……"章夫人也吓坏了,忙跑出去找医生。

  章雪琪可是章家的小公主,是公公婆婆还有老公的心头肉,她要是有点闪失,自己可担当不起啊!

  章盛辉一把抓住章雪琪的双肩,激动地说,"姐,你要振作啊!你可不能傻啊!"

  倏地,他被章雪琪一把抱住。

  章盛辉愣住了,"姐……"

  现在,他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姐姐真的傻了!因为姐姐从小就讨厌他,连个笑脸都不曾给过他,更别提是这样子拥抱他了。

  章雪琪将激动喜悦的泪水,一股脑的抹到了弟弟的名牌T恤上,真好,她又可以听到弟弟的大呼小叫了。

  她永远也忘不掉,当弟弟戴上冰冷的手铐被押上警车时,她一路追着,哭着,他却抓着车窗上的铁栏,微笑着对她大喊,"姐,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谁都不行!"

  那时的弟弟,傻得让她心疼。

  她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小辉。"

  "啊!"章盛辉觉得自己要傻掉了,姐姐居然叫了他的小名!!

  章雪琪握紧他的手,认真的说,"小辉,以后换我来保护你,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谁都不行。"

  章盛辉傻傻的看着她,突然,他别开脸,掩饰性的用手背胡乱抹抹眼角,"姐,你真是撞坏脑子了……"

  章雪琪只是微笑,这么单纯可爱的弟弟,为什么她以前要那样讨厌他呢?就因为,他身体里有一半的血与她不同?

  想想以前的自己,真是幼稚愚昧到了极点。

  章夫人带着医生进来后,立即做起了各项检查。章雪琪很配合,这是老天爷给她的第二次生命,她一定要珍惜。

  检查结果没有任何问题,明天就可以出院了,章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见姐姐经过这次意外,竟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章盛辉兴奋得不行了,一上午都腻在她身边。

  章雪琪咬着继母削的苹果,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她的伺候。

  经历过前世那样惨痛的教训,反倒让她想明白很多事。百忍成钢,要先输得起,才能赢得起别人。我笑脸对你,你又怎会知我心有杀意?人生就是场豪赌,每个人都是演技派的赌徒。

  她赌的,正是前世的债。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章盛辉过去拉开门,"欣怡姐,你来了。"

  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走了进来,她身材纤细,面容精致,穿着朴素,一条白色长裙,还是章雪琪送给她的。她放轻脚步进来,虽然没有雪琪容貌惊艳,也算清灵秀气,惹人怜爱。

  杜欣怡温柔一笑,声音温婉,"妈妈让我带些汤过来。"

  章雪琪没吭声,只是用一双勾魂的眸玩味的锁住她。

  她想起了她骂自己"贱人"时的样子。

  



 


第4章 :该死的小狐狸精

  "欣怡在这儿我就放心了。"章夫人看了看手表说,"雪琪啊,妇协那边还有个会要开,妈要过去了,晚些时间再来看你。"

  章雪琪没吭声,章夫人早就习惯了继女的冷漠,也没当回事,拧着像哈巴狗一样围在章雪琪身边的儿子,"下午去学校上课!"

  章盛辉才上大一,就在本市就读,一有空就偷溜回家。

  "我想陪姐……"

  "我告诉你爸爸了?"

  章盛辉顿时怂了,乖乖跟着母亲离开。

  "雪琪,你好些了吗?"杜欣怡就像平时那样,亲昵的坐到章雪琪身边。

  章雪琪朋友不多,只有大学时同寝室的一个朋友,自从遇到北冥夜以后,她的世界更是只剩下这个男人,而住在章家的杜欣怡,顺理成章的就成了她的恋爱顾问,积极的帮她出谋划策。

  让她收取地产商那几百万的贿赂,再转送给北冥夜讨他欢心,正是杜欣怡给她出的主意!

  "雪琪,你怎么了?"见她不说话,杜欣怡伸手想要去探下她的额头,"不舒服吗?"

  章雪琪不着痕迹的坐起了身子,避开了她的手。

  杜欣怡也没多想,起身倒了碗汤递过去,"雪琪,喝点汤吧。"

  "不用了,我还不想吃东西。"

  雪琪掀开被子下了床,来到窗前,推开窗户,闭上眼睛呼吸着新鲜空气,很享受的样子。

  杜欣怡在她身后,望着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雪琪啊,后天我有个同学聚会,你要不要一块去呢?"

  章雪琪心头一颤,她跟北冥夜,正是在杜欣怡的同学聚会上认识的,现在看来,那不过就是一场经心设计的邂逅。

  "雪琪?"

  "后天我要去见朋友。"章雪琪转过头,不紧不慢的说。

  杜欣怡一笑,"没关系的,你见过朋友再去也是一样啊,我可以等你的。"

  雪琪在心里冷笑,杜欣怡如此不留余力的把心爱的男人推向别人,是对她自己太笃定,还是对他太无私?

  人不死一次,还真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错过又不知悔改,那就是犯贱。既然老天给她机会重来一次,她一定要改写自己的人生,绝不会再让这两个人牵着她的鼻子走!

  "不用了,我会很晚回来。"章雪琪淡淡的拒绝,伸了个懒腰,不再给她劝说的机会,"好像又困了呢。"

  杜欣怡先是怔了下,接着对她温柔一笑,"那你先休息,我回去好了。哦对了,记得把汤都喝掉哦。"

  看着杜欣怡离开,雪琪的唇角一点点上扬,勾起一道莫测难猜的弧度……

  晚上,章怀卿匆匆赶去了医院。

  "爸!"章雪琪跳起来扑到了他的怀里,眼眶瞬间湿润了,"爸爸,对不起……"

  章怀卿疼爱的摸着女儿的脑袋,笑着数落,"都这么大了,还对着爸爸撒娇,也不怕别人笑话。"

  章夫人在身后,妒忌的剜了一眼。她老公那张严肃的脸,也只有在看见章雪琪时,才肯露出笑容!她就像是这家里的摆设一样,除了要看公婆的脸色,看老公的脸色,还要看章雪琪的脸色!

  她压下心里的不满,走上前笑着说:"雪琪啊,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接你回家。"

  章雪琪头都没抬一下,仍赖在父亲的怀里,像个长不大的孩子,"爸,我现在就想回家。"

  "好,现在就带我的宝贝女儿回去。"章怀卿笑笑,轻刮了下女儿的小鼻头,对妻子说道,"青梅,你去替雪琪整理一下,我跟雪琪在车上等你。"

  "……呵呵,好。"元青梅笑了几声,心里早就把章雪琪骂了几百遍。

  等元青梅拎着大包小包下楼的时候,车子早就开走了。她忙打老公电话,章怀卿在电话那头说,雪琪头痛,想快点回家休息,让她自己打车回去。

  元青梅气得摔了电话,恨恨的咒着,"那个该死的小狐狸精!"

  



 


第5章 :同个屋檐下

  章雪琪的家是在市政家属大院里,一个旧小区,环境不错,大部分邻居都是看着雪琪长大的。

  当车子开进小区时,雪琪就趴在车窗前,望着外面熟悉的一切。以前,她视这儿为老古董,但现在,闻到空气里的槐花香,看到院子里正在散步的那些老人家,她竟有种久违了的亲切感。

  章怀卿和女儿下车,马上就有人靠过来,"雪琪怎么样了?"

  "听说这小丫头去医院了,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着,不等章怀卿说话,章雪琪就笑眯眯的说:"我没事了,医生说我壮得像头牛呢!"

  她古灵精怪的样子把大伙逗笑了,章怀卿看着女儿,是既疑惑又欣慰。

  雪琪很少会像现在这样跟这些老邻居们说话,不知道为什么,章怀卿将她从医院里接出来后,就觉得她有些不同,更乖巧,更懂事了。他想,也许女儿是真的长大了吧。

  在家里呆了两天,章雪琪从来都没有过那样惬意舒适的感觉。

  早上,章雪琪起来吃早饭的时候,一家人早就坐在了餐厅里,杜欣怡也在那。她穿着一件海蓝色的连衣裙,将她的皮肤趁得娇艳动人,头发也精心打理过,柔顺的垂在肩上。

  杜欣怡的妈妈杜阿姨是个老实善良的农村妇女,在章家快二十年了,章怀卿也没拿她们母女当过外人。

  尤其是杜欣怡,个性好学习又好,章怀卿很喜欢她,上大学的费用都是他给出的。章雪琪有的,她也一样不少。

  见雪琪来了,杜欣怡帮她端来牛奶,"雪琪啊,我待会就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了,你要不要一起?"

  章雪琪望向她,她的表情何其真诚,何其友善。

  章怀卿一听,放下报纸,"雪琪啊,跟欣怡出去一起玩吧。"

  "不了,我今天要去见同学。"雪琪坐下,随便吃了个煎蛋,桌上那杯牛奶却也没动。

  "同学?"章怀卿挑挑眉,女儿多跟朋友来往也好,"去吧,晚上早点回来就行。"

  章雪琪对着父亲乖巧的笑笑,"嗯。"

  旁边,杜欣怡若有所思的望着她,又低下头,安静的吃着早餐。

  &

  接到章雪琪的电话时,商咏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两人约在市中心的咖啡厅见,一见面,章雪琪就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好久不见。"

  商咏熙秀美的脸上,露出笑容,"才几天而已。"

  她们俩已经是多年的好朋友了,雪琪的堂哥章云亭还喜欢着咏熙,不过雪琪知道咏熙是不会接受章云亭的,因为她执着于另外一个男人。

  商咏熙喝着咖啡,也不问雪琪为什么突然叫她出来,更多的时候,都是安静的听着雪琪在说话。

  "咏熙,我们去逛街吧!"章雪琪想要弥补这两年丢失的光阴,跟她曾经失去的亲人朋友一起!

  "好啊。"

  "呵呵,走吧!"章雪琪兴致勃勃的拉着她出了咖啡厅。

  就这样,两人逛了整整一天。晚上,请咏熙吃过饭,雪琪又提议去K歌。

  咏熙双臂环起,一对眸子凝视住她,"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同一个寝室三四年,章雪琪什么性子,她很清楚,她绝不是会无缘无故请自己吃饭的人。

  章雪琪歪着头,眯起勾魂的凤眸,"没什么,就是想好好放松一下。"

  咏熙定定地看着她,半晌,起身,"那还等什么?"

  雪琪扑哧一声笑出来,咏熙这种性格,还真是对她的胃口。

  两人才刚到KTV门口,就听到身后有人叫道:"雪琪?"

  章雪琪回头,一眼就看到了杜欣怡,她的神情明显一滞。

  杜欣怡在这里,是不是北冥夜也……

  



 


第6章 :我只想要你

  章雪琪不再多想,低下头,拉着咏熙就要走进KTV,杜欣怡赶紧跑过来,惊喜的说,"雪琪,真是巧呢,想不到你也在这里!早知道,就应该跟我们一块出来玩嘛!"

  章雪琪竭力控制着一颗狂乱的心,抓住咏熙胳膊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不用了。"

  咏熙瞅瞅她,又看了看杜欣怡,猜不出两人的关系。

  "呵呵,都碰到了,就一起嘛!"杜欣怡亲热的拉住她的手,又礼貌的朝咏熙笑笑,"再说了,不就是你跟朋友两个人吗?还是人多热闹啊~"

  章雪琪厌恶蹙了下眉,想抽出手,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欣怡,是你的朋友吗?"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章雪琪的心脏猛地一缩,是北冥夜,无论她怎么避,还是遇见了。

  杜欣怡挽住章雪琪,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噙着笑意,"夜,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来的好姐妹雪琪啦!"

  章雪琪僵硬的转过头,抬起眸子,顷刻间对上身后男子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睛。

  眼前的北冥夜,正是记忆中初见时的模样。上身是贴合身材曲线的黑色鳄鱼皮上衣,牛仔裤,搭配深棕短靴,年轻时尚,又不显张扬。一八五的身材,在同伴之中高挑显眼。

  他的五官堪称完美,无一不是按比例来的,鼻梁挺直,鼻翼饱满。

  这样的他,拥有一切令人艳羡的外在条件。曾经,章雪琪就被迷得神魂颠倒。

  再次见到他,恍如隔世。

  北冥夜也注视着眼前这个艳光四射的女孩,不可否认,她长得很美。标准的美人脸,皮肤水嫩嫩的,白里透着诱人的粉。一双凤眸更是迷人,不经意的一瞥,能勾得人心痒能耐。

  "你好,我是北冥夜。"他朝雪琪微微颌首,很有风度的自我介绍。

  两人目光交汇,不过就是短短一两秒钟的事,对章雪琪来说,心境却是百转千回。明知他自始至终都把自己当成工具,根本就没有爱过她,可两年来的痴恋,已是刻骨铭心,想忘,除非剜肉剔骨。他曾经说过的话,更是一字一句鞭打着她的心头。

  他说,跟她上床只是可怜她;

  他说,他最爱的人只有杜欣怡;

  他说,她连给那个女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见章雪琪不说话,却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北冥夜轻挑下眉梢,望向她的视线,又多了几分探究和好奇。

  杜欣怡在旁边看着,不由握紧了手指,她知道章雪琪漂亮,更清楚她对男人的吸引力,所以,她挣扎了好久,才主动提出介绍北冥夜跟章雪琪认识。

  她坚信夜对自己的感情,这个世上,也不会有人比她更了解他!

  可是,当杜欣怡看到他眸中的那抹探究时,她紧张,不安,更是深深的忌妒,她嫉妒章雪琪。

  雪琪倏尔低下眼眸,无视北冥夜的问候,拉着咏熙转身就走:"这里好吵,我们进去吧。"

  北冥夜有趣的扬扬眉,今天,他算是见识到了市长千金的傲慢。

  杜欣怡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气,脸上却是歉意跟不解,"夜,她就是这种小姐脾气,你别太在意。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找机会再介绍你们认识的!"

  北冥夜薄唇轻勾,趁身后的同学还没进来,悄然用手揽住了她的腰,贴在她耳边小声说:"我不在乎那个女人,我只想要你。"

  他赤裸裸的表白,弄得杜欣怡脸红心跳,刚才那点点不安,瞬间烟消云散。

  她依偎着他,害羞的低下头,"我知道。可是,我们要以大局为重。"

  说着,她抬起头,充满深情的望着他,"夜,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忍。"

  



 



第7章 :不认识的彼此

  北冥夜轻笑,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尖,"傻瓜。"

  杜欣怡却是心满意足的一笑,她心甘情愿做他一个人的傻瓜。

  进入包厢,咏熙瞅了瞅眉头紧锁一言不发的章雪琪,什么也没问,起身走到点唱机前,点了一首《离歌》,然后将麦克递过去,"适合你。"

  章雪琪先是微微一怔,倏尔失笑出声,咏熙就是这样贴心的朋友呢。

  她抛开一系列忧伤,爽快的接过麦克风,随着音乐声嘶力竭,就算唱破了音也不在乎。

  唱得兴起,两人又点了一打啤酒,对着喝起来。

  咏熙的酒量很好,可雪琪就差很多了。她的体质对酒精过敏,喝了两瓶,美丽的小脸就红得跟番茄似的,头更是晕晕呼呼的。

  她连连摆手,"不行了不行了……"

  咏熙刚解决完一瓶,将手中的空瓶放到桌上,似笑非笑的说:"想不到,D大的交际花居然不会喝酒?"

  知道她在挤兑自己,雪琪也不气,眨了眨眼,故意娇滴滴的说:"我也没想到,D大的才女,居然是酒中高手。"

  咏熙微微一笑,又拿起一瓶来,昂起脖就是半瓶。

  雪琪实在拼不过她,摇晃着起身,"我去卫生间。"

  "要我陪你吗?"

  "不用。"

  拉开门,走廊里空气燥热,让雪琪的头更加昏沉了,她扶着墙,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脑袋晕乎,脚步越来越沉,她刚一转弯,就一头载进了某人的怀里。

  "对不起……"她眯着眼睛退后。

  "你喝醉了?"

  雪琪倏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北冥夜。

  这一眼,好像又穿越了两年,她卑微的爱,历历在目。

  她那么迫切想要逃离,为什么总是逃不掉?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吗?

  她身子不稳地晃了几下,北冥夜伸手要去扶,她下意识的退后,避他如洪水猛兽。

  北冥夜的手僵在半空,轻笑一声,"我有那么可怕吗?"

  章雪琪迷离的眼里,覆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她不断的退后,"请你,远离我的世界……这一次,我不想跟你有任何交集……"

  她的眼里,泛着无法掩饰的悲伤。

  北冥夜眉头微蹙,突然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子将她笼罩着,"我们认识吗?"

  "不!"雪琪坚决地摇头,"以前不认识,以后也不可能会认识。"

  北冥夜还想说什么,杜欣怡却在这时走了过来,"夜,你怎么这么久啊?"

  在看到章雪琪的那一瞬间,杜欣怡的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又恢复如初,笑容温柔,"雪琪,你也在这里啊?"

  章雪琪连头都没回,绕开北冥夜,直接走进卫生间。

  杜欣怡望向北冥夜,他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她好像很讨厌我。"

  不想去猜那抹笑的含义,杜欣怡轻轻的说:"我进去看一下。"

  用冷水洗了脸,章雪琪总算清醒一点,意识到刚才跟北冥说的话,她懊恼的甩甩头。

  该死,她必须要尽快摆脱那家伙留下来的阴影,不可以再让情绪受他影响!

  "雪琪,你不舒服吗?"杜欣怡走了进来。

  章雪琪用纸巾擦去脸上的水珠,声音不冷不热,"我没事。"


  "没事就好,"她走过来,目光变幻了几下,试探着问,"北冥夜是我们家以前的邻居,你跟他已经认识了吧?呵呵,刚才你们在说些什么呢?"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那晚,她不小心进了不该进的房间,把自己送入狼口..

小说丨老公憋了两年不碰我,那晚我终于发现了他的秘密!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