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捏捏肉肉 ~全文阅读【热文完结】

玲珑小书屋2018-06-21 17:01:25

第一章 讨厌的新同桌


“于项闻,你去和方园园坐,冯礼,你坐到前面来。”班主任扶了扶眼镜,板着脸道。

 

四周响起了窸窸窣窣的笑声和低语声。

 

方园园正躲在课本后面看言情小说,被点到名差点没吓得把书扔出去。

 

冯礼朝她使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搬着书本去到了前排。

 

方园园眼巴巴地看着他换走了,背后突然有声音传来,“喂,让我坐进去。”说着,“啪”地一声把一摞书本拍在方园园桌上,吓了她一大跳。

 

她抬起头,于项闻痞里痞气地,鼻孔正对着她的眼神,她猛地涨红了脸,不是羞的,是臊的。

 

班里一阵低低的笑声。

 

她知道她的外号——胖子——班上的人背地里都这么称呼她,或者方胖子,方小胖,都带着胖字就是了。其实按方园园的身高体重来说也不算很胖,但由于肉都挺会长,大部分都添到了屁股和胸上,方园园这个年纪自然为此羞愧得很,就偏爱穿些肥大的衣服,显得更是胖。幸而一张脸倒是不显多胖,稍稍安慰了下方园园脆弱的心灵。

 

但也没胖到占满座位走不进人的地步啊。

 

方园园没说什么,赶忙往前抬了抬椅子,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一阵刺耳的噪声,手忙脚乱之下又把自己堆在桌子上的书碰倒了,又弯下腰去捡书,差点又翻下去,幸好及时扯住了于项闻的衣袖一下稳住了,反应过来她赶忙缩回手。

 

班里笑声更大了。

 

于项闻倒没说什么,抱着他那捧破破烂烂的书,又啪地一声拍到桌子上,坐了下来。

 

“好了,座位先这么排,”班主任推了推眼镜,锐利的眼神扫过所有人,只有遇到那些好学生时才会温和一下,“你们今年高三了,也都知道高考的重要性,我就不多说了,谈恋爱的都给我放下,没事就爱打打闹闹的都消停点,认真过好你们人生第一个重要关卡。好了,现在开始自习。”

 

大家看着没戏看了,立马聚精会神自己看自己的书去了。

 

班主任晃了几圈就出去了,前座的尤悠才回过头对着于项闻道:“于项闻,听说你要考绘画特长生啊?以后有不会的题可以问我啊!”

 

“嗯。”于项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地翻着书本,极其敷衍。

 

尤悠朝他笑了下然后便回过头看书去了。

 

方园园隔着厚厚的刘海好奇地瞪了会尤悠的背影,尤悠可是他们班出了名的小美人,而且成绩还不错,自然是老师和男生眼里的宝贝,高傲的很,没想到居然能有这么和善的时候。

 

不过想想于项闻的那些奇闻,又是拉帮结派又是闹事的,加之长得不错,小美人看上也不稀奇。

 

方园园只思考了两秒,立刻就把这个问题从脑袋里给删除了。

 

有了不安分的新同桌方园园也不怎么在意,顶多有点遗憾不能从冯礼那拿好吃的就是了。

 

冯礼和她关系挺好,每次老师来都会提醒她收小说,方园园早把他当生死之交了,而且冯礼为人大方,时不时就给方园园带好吃的,方园园给他的好人卡都能塞满一教室了。

 

想着想着,方园园就饿了。早上六点四十就上早自习,她一般都得等到六点二十五才起,掐着时间洗漱完就从家里赶过来,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到了校门口刚刚打铃恰好赶上,所以早饭只能在早自习里解决了。

 

方园园把便当从抽屉里拿出来,东张西望地确定老班不在便打开了盒子。

 

两个灌汤包加一盘煎饺,另外还有一苹果。

 

这是方妈妈给准备的,就怕女儿吃不饱,都是自己亲自做的,馅多皮薄,馅里除了肉别的一点没添。

 

方园园低头迅速啃掉两个灌汤包,一抬头,就看到新同桌正支着下巴看着她。

 

方园园顿时紧张了,把便当往那边递了递,“你要?”

 

“不要。”于项闻干脆利落又一脸嫌弃地拒绝了方园园的示好。

 

俩人眼对眼看了半天,方园园果断撑不住了,一狠心把饭盒塞回了抽屉,“好……好吧,我下课吃行了吧。”

 

于项闻乐了,看着小胖子一脸肉痛的表情倒是有趣,也懒得继续打击她,扭过头看窗外的风景去了。

 

方园园松了口气,瞄了眼于项闻,小胖手悄悄伸进抽屉的便当里捏了一只煎饺迅速塞进嘴里,满足地眯了眯眼睛。

 

新同桌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嗯,改了一下,感觉学渣和学霸太泛滥了,改成了学渣x学渣的设定,蛤蛤蛤一起下水好开心嘛!


第二章 要保持距离的新同桌


方园园眼皮都要掉下来了,可算是熬到下课。

 

于项闻站起来,方园园以为他要出去,连忙往前挪了一下。没想到于项闻压根没看她,把窗户打开,右手在窗台上一撑,跳到了走廊上,走了。

 

方园园被吓得一愣神,周围响起了一片女孩子的低叫声和男孩子的喝彩声。

 

方园园:“……”

 

完美解决了每天要挪位子的苦恼,方园园还是挺高兴的,头一趴就准备睡觉。

 

“方园园!方园园!”方园园一抬头,就看到文静敲着她旁边的窗户玻璃,“出来!出来!”

 

“干嘛啊?”文静给她拉到一边。

 

真是一点都不文静。

 

“我刚才去上厕所,听见你们班人说你和于项闻坐啊?”文静小声问。

 

“你去哪上厕所了,理科班不是在楼下嘛?”方园园刚才顺道把便当也给顺了出来,给文静塞了一个,自己也吃了一个。她和文静从幼儿园就是铁关系,高一之前基本都坐同桌,高二文理分班才被迫“分手”了。

 

“你妈做的吧,真好吃。唔……不是你们班那谁,挺好看的扎两个辫的那个女生,”文静把饺子咽下,砸吧砸吧嘴,又从方园园那拿了一个,“不下课去理科班和她男朋友缠绵么,我听到的。”

 

“哦,是啊。”方园园道。

 

“那你和他离远点啊知道不,”文静就差扯着她耳朵吩咐了,神神秘秘地道,“听说他关系挺复杂的,家里有黑社会背景呢。”

 

“你香港片看多了吧,”方园园仗着身高拍了拍她脑袋,“他不就是个学生么。”

 

“反正你和他保持距离就行了。话说……”文静朝她挤挤眼,“学霸都没有留恋你一下啊?”

 

“你说谁?冯礼?他留恋什么,我看他跑的比狗都快,调到前面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方园园大喇喇地说。

 

“……”小姐妹还没开那窍呢。

 

“行啦,不和你说了,我还要回去做题呢,星期天下午出去逛街哈!回见!”说着文静又一阵风似的走了。

 

“诶……”方园园挠挠头发,想回教室,结果一扭头撞人家怀里去了。

 

于项闻往后撤了一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方园园,走路看着点,给我撞内出血你就麻烦大了。”

 

方园园半天才反应过来于项闻这是嘲笑她胖呢,嘴巴张张合合,还没想好说什么,于项闻早都走回教室坐到自己位置上了。

 

“你……”方园园怒气冲冲地隔着窗户想质问她的同桌,结果人家眼神一瞟她立刻就怂了,闭紧了嘴巴走进教室,小脸鼓了起来。

 

于项闻搓了搓手指,拿起了数学书。

 

下节是英语课。

 

方园园看着英语老师走进教室,没敢提醒于项闻这一点,显然人家对上什么课压根不关心,拿着数学书看了两眼,随手抽了本数学试题就开始做了起来。

 

特长生就是有这底气。方园园充满怨念地想。

 

方园园大抵属于中不溜的那一群,成绩一般般,常年在班里中游徘徊,班级前三是重点的,前十是一本的,前二十五是二本的,前五十是三本的,剩下的几个要不是混日子的,要不就是于项闻这样的特长生,倒也不是真的有什么特长,十有八九都是钱特别多造的。而方园园长期徘徊于二三线之间,非常稳定。

 

果然没过一会儿,于项闻就趴下睡觉了,方园园努力坚持了半节课,也跟着昏昏欲睡,老师都看成两个影的了。

 

“……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个班!”英语老师把书往桌子上一拍,方园园吓得浑身一觫,醒了,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下课。

 

“……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你们还怎么高考啊,这道题我至少讲过三遍了,还是有一大半人不会,你们这是要高考的态度吗?……”

 

方园园翻了半天试卷,没找到老师说的那道题在哪里。

 

“方园园,你来说一下这道题怎么做?”

 

“啊?我……”方园园手忙脚乱地乱翻。

 

“又开小差!”英语老师朝着她一瞪,然后看到隔壁正在睡觉的于项闻,忍了忍,没忍住,“把你同桌喊起来!”

 

方园园推了推他,没推醒,急得不行,头脑一热就在他手臂上重重一掐。

 

“嘶……”于项闻眉头一皱醒了,脸色一黑,就看到英语老师正瞪着他,于是揉了揉手臂,站了起来。

 

完了,我居然掐了学校一哥!方园园眼前飘过三个字:死定了。

 

“于项闻,我刚才讲到了哪里?”

 

“不知道。”

 

“……”幸好下课铃声及时解救了脸色发紫的老师,她脸色一沉,把书一拍,“所有这道题错的给我抄一百遍,既然记不住就抄到你记住!于项闻方园园,你们除了抄一百遍再把整张试卷给我抄一遍!明天上课前交上来!”说完立刻踩着高跟鞋怒气冲冲地走了。

 

教室里一片哀鸿遍野般的惨叫声。

 

方园园苦着脸,终于翻到了那道题,她的答案是对的。

 

于项闻也跟着坐了下来,对着方园园笑得很阴险,“方园园,”于项闻一个字一个字地咬出来,“人肥胆子也肥了啊,居然敢掐我?”

 

 

 

已更新~


第三章 好朋友三人组


“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睡得那么死。”方园园理直气壮地道。

 

于项闻把袖子一撸,手臂那一块都青紫了,心里想着小胖子哪来这么大力气?果然早饭都没白吃吗?

 

方园园看着就心虚了,眼珠子乱转,“大不了让你捏回来好了。”说着犹犹豫豫地把手臂伸过去撸起袖子,眼睛一闭,紧咬着牙根。

 

胖子大抵皮肤白嫩莹润,方园园虽然不算是太胖但却更显白,手臂因为常年穿校服不太见光的关系,又白又嫩,如同两段鲜嫩嫩的莲藕。

 

于项闻瞟了一眼,居然思考了一下到底捏不捏的问题,看着方园园那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乐不可支,抬手掐了一下她的婴儿肥,手感出奇地好,他想这么做很久了,“你这满身肥肉有什么好掐的,去,刚才老师布置的作业就交给你了。”

 

“喂……”方园园拍开他的手想抗议,被他哼了一声不敢了,哼哼唧唧委委屈屈地拿起本子开始抄。

 

这小胖子太好玩了,又胆小又脾气大,于项闻手痒痒的,又想掐她脸蛋了。

 

方园园抄了一天,总算把两人份的作业都给抄完了,累得手都抬不起来了,于项闻则舒舒服服地睡了差不多一天,有时候醒着就做做题,简直不能更轻松,等到九点半要下晚自习的时候看样子是睡饱了,整个人都精神抖擞的,啪啪啪地在抽屉里按着手机。

 

以前于项闻坐在最后面,方园园很少关注到,很多时候座位都是空着的,也没有老师管,今天倒是安分了。

 

“零……”

 

大概是和于项闻坐同桌的原因,方园园觉得这一天无比漫长,一听到下课铃声感觉就跟解放了似的,哼着“咱解放军的天是晴朗的天”的调调,迅速收拾东西。

 

“项闻。”方园园往窗外看看,隔壁班的付成杰站在窗外敲着玻璃,看见方园园,桃花眼弯了弯,“哟,项闻,你们老班给你换了这么好一位置啊。”

 

于项闻哼笑了一声,从窗户里跳了出去,“跟你换换?”

 

“不了,我福薄,可承受不起。”两人说说笑笑地走了。

 

方园园怒瞪他俩的背影。

 

胖怎么了胖怎么了!我身上的肉都是我一口一口吃的我心疼关你们屁事又不吃你们家米饭!

 

方园园内心里的小人怒吼。

 

“方园园,走吧?”冯礼走过来敲了敲她的桌子。

 

“哦哦,就好。”方园园高二和冯礼坐同桌时候知道他和自己以及文静住一个小区,于是三个人常年一起下晚自习回家,三个人的妈妈也是小区有名的牌搭子,过两年估计就可以一起跳广场舞了。

 

两人下了楼,文静已经在楼道里等着了,“你们真慢啊,我都等了好一会儿了。”文静抱怨道,顺便给递了几包零食。

 

“你帮我拆一下,我手酸。”方园园举着耷拉的手苦着脸道。

 

“我来吧,”冯礼接过去拆开了递给方园园,“你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方园园想起这个就一肚子火,“今天老郑不是叫于项闻回答问题么,我叫他他不理,就掐了他一下,一不小心掐紫了。”

 

“所以他就让你帮他抄作业?”冯礼笑。

 

“还笑,有什么好笑的!”方园园朝他翻了个白眼。

 

“就你那手劲,”文静啧啧两声,“于项闻没揍你你就跪下谢恩吧。”

 

“唉,才一天就这么惨,以后日子怎么过啊。”方园园朝着冯礼星星眼,“学霸,我好想念和你的同桌时光啊。”

 

“冯礼,你现在同桌谁啊?”文静问道。

 

“宋希。”

 

“哦,就那个扎俩小辫那个,她男朋友是我们班的,”文静拍了拍冯礼肩膀,“看看你们文科班多好,都是女生,多养眼。你现在终于脱离方园园魔掌了,可得好好把握机会啊。”

 

“说什么呢,我怎么就成魔掌了,别人给他的情书都我递的呢。”方园园不服气地道。

 

冯礼拍了拍方园园的脑袋,冯礼身高不算太高,一米七八,但拍方园园正合适,抿着唇笑,“都高三了,好好学习吧,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三人嘻嘻哈哈的,沿着路灯下的林荫道洒下一路笑声。


第四章 三人组2


“诶,项闻你们老班怎么给你换位置了,你之前不是坐着黄金位置么?”付成杰一杆进洞,耶了一声。

 

“我爸打电话给她的,坐哪也没区别。”于项闻拿着平板边打游戏边道。

 

“你爸不是让你去国外读书嘛,怎么,降要求了?”付成杰问。

 

“我不去他还能逼着我去啊,有本事给我押上飞机。”

 

“那倒是,不过,”付成杰朝他挤挤眼,“想想外国金发碧眼的妹子,啧啧,都不心动吗?”

 

“你去吧,我友情支助你大学所有安全套,每天五个,用不完不准回来。”于项闻翘着腿踢了踢付成杰的屁股。

 

“诶,你那臭脚,”付成杰拿起台球杆抽他,“我说你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啊你。”

 

“哼,放心吧,有问题也看不上你。”于项闻躲开,朝他翻了个白眼。

 

“你们这说什么呢,怎么还动起手了?”王野走过来,后面还跟着一漂亮妹子。

 

王野是他们的发小,身材壮实,和瘦高的付成杰形成明显对比。三人打小一块长大,王野比他们大两岁,很早就不读书了,读不下去,直接从老爹那里揽下了娱乐城的生意,锻炼了几年,勉强能接手了。

 

“喂,你冤家来了。”付成杰小声朝着于项闻揶揄道,“没什么,讨论项闻的性向问题呢。”

 

“你们口味真重,”王野拿过付成杰的台球杆,让旁边的服务员重新码好台球,“来,阿杰我们来一局。”

 

王野和付成杰兴致勃勃地打着台球,漂亮妹子趁机挨到了于项闻身边,贴着坐,瞅着他的平板,“项闻哥,玩什么呢?”

 

于项闻没挪位置,盯着屏幕,“没什么,一无聊游戏,瑶瑶你今天怎么在这?”

 

王瑶嘟着嘴,“我让我哥带我来的。”来的目的不言而喻。

 

“都十点多了,早点回家睡觉,明天还有课呢。”于项闻揉了把她的头发。

 

“啊,知道了,待会我爸过来带我回去。”王瑶红着脸道,顺手挽住了于项闻的手臂,正好压在了今天被方园园掐的地方,疼的他手一抖,游戏里人物死了。

 

于项闻拧着眉毛又松开,站了起来,“瑶瑶你先坐着,我去下卫生间,平板你玩。”

 

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妹妹也是一样的道理。处的好还好,处的不好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所以对于王瑶的倾慕,于项闻态度一向有所保留,太近了不好,太远了也伤和气,就保持着一个暧昧的距离,但外人向来把她当成于项闻女朋友,于项闻没否定也没肯定,只有像付成杰这些离得近的才知道,于项闻压根对王瑶没那个意思,连王野对他俩也不抱什么希望。

 

于项闻向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王瑶平时朝着那些对他示爱的女孩如同猫咪一般撩爪子于项闻也从来不管,除了这方面麻烦之外其他的也没什么不好,也就随她了。于项闻也想过,也许,若干年之后他们俩说不定也真能成,毕竟家世差别不大又是从小长到大的关系,知根知底,倒也没什么不合适的。

 

当然,世界变化这么快,谁知道呢。

 

于项闻出了台球室出去转了一圈,抽完了一根烟,看到王野爸爸的车到了楼下才回去,正好看见他带着王瑶出来。

 

“叔叔,来接瑶瑶啊。”于项闻率先打招呼。

 

“啊,项闻哥我先回去了哦。”王瑶满脸的不舍,她爸满脸横肉朝着于项闻笑了笑,“嗯,我带瑶瑶先回去了,你和王野玩着。”,说完朝他点头,拉着女儿走了。

 

“你爸是越来越女儿控了啊,和亲哥待一起还不放心,就你妹那撩爪子的样,不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付成杰点了根烟玩味地道。

 

“女孩子嘛,再怎么厉害都是小打小闹。”王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付成杰总算知道王瑶这个小太妹是怎么养成的了。

 

“诶,对了,有空没,不用回去写作业吧?带你们去看看刚来的新玩意!”王野掐了烟道。

 

“行啊,走。”付成杰立刻来了兴致,“写个屁的作业。”

 

“等会儿。”于项闻叼着烟从付成杰手里拿过台球杆,俯身,瞄准,出杆——

 

“啪!”清脆的撞击声,最后一颗球落袋。

 

“漂亮!”

 

“走吧。”

 

 

一点点。。瑶瑶是很重要的女配所以着墨有点多。。



第五章 学渣和学渣


“方小胖,你别过来了,肥肉都快挤到我脸上了。”

 

“方小胖你家里是不是挺穷的啊,都被你吃光了吧?”

 

“方小胖,老师上节课布置那作业,你听了吧?哦我没听,顺便帮我写一份。嗯?没听?嗯,听了就好,谢谢了小胖!”

 

“方小胖你是不是挺自卑的啊,体育课每次都跑最后,挺可怜的。”

 

“方小胖,你不用自卑,你想啊你肉比他们多又比他们能吃,可骄傲了,嗯,力气还大。”

 

“方小胖……”

 

方园园自从和于项闻坐在一起之后,顿时陷入了水深火热的境地,她原来不知道,一哥居然是个话痨!没事就爱给她会心一击!简直烦到爆炸!

 

“于项闻你离我远一点!我要上课!”方园园小声地怒道。

 

“那边两位同学,聊的挺嗨啊,要不要上来给我们大家讲讲什么这么好玩啊?”历史老师笑眯眯地看着她俩道。

 

“没……没什么。”方园园头都快要钻桌洞里去了,周围传来一阵揶揄的起哄声,方园园不用看都知道一帮人会想“哟方小胖这是看上了于哥了呀”,就没这么丢人过!

 

于项闻坦然地接受着众人的注视,内心简直笑到抽筋。

 

于项闻原来每天坐后面是一个人坐在最靠门的位置,很少上课,大抵上了一半就溜出去玩了,这回他老爸倒是做了件好事,方园园小胖子出乎意料的好玩,于项闻现在每天的乐趣就是寻她开心,看着她一副又害怕自己又委屈又憋屈又自己运气不跟他计较的表情就好玩,忍不住欺负她一下。

 

啊,果然是最近太无聊了。于项闻眯着眼睛想。

 

“于项闻你怎么这么无聊啊?”一下课,方园园立刻怒气冲冲地道。

 

“是啊,你有聊啊,我们不是聊得挺好嘛。”于项闻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不时有同班男生走过给了他一个高山仰止的敬佩表情。

 

“喂你!”方园园怒瞪他,结果被他一个眼风看得气势掉了下来,“于、于哥,求你放过我行吗,你看咱们班,咱们年级,咱们学校,甚至咱们市多少妹子等着你垂青呢,而且马上就要高考了啊,我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么说方小胖你也垂青我呀,”于项闻上上下下瞧了她一眼,“你这样的得排倒数第一。”

 

方园园胸口一滞,差点没被气死,扭过头不论他巴拉巴拉什么都装作听不到。

 

果然下节课开始,无论于项闻说什么方园园都不理他,于项闻自己说着也没劲,总算安静下来了,趴在一边玩了会手机又听了一会课,快下课的时候数学老师把上次考试的试卷发了下来。

 

方园园数学成绩不好,这次考了九十二,刚刚过及格线,对于方园园开说已经很不容易了,她还是挺满意的。再一瞟于项闻的,鲜红的四十六飘在卷头,方园园顿时觉得信心十足。

 

果然比较出高度。

 

“成绩都出来了,这是你们高三以来第一次摸底考,考的不好的也不要灰心,考的好的也不要骄傲,还有八个月的时间慢慢复习,希望同学们都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学……”数学老师大谈特谈起来,大家都被激起了斗志。

 

方园园看着试卷吐了口气,等老师走后认认真真订正起来。虽然成绩一般,但是努力才有收获呀!

 

结果没一会儿,于项闻就趴了过来。

 

“喂喂,方小胖,这题怎么做?”于项闻把试卷扔给方园园。

 

“去去去,别捣乱。”方园园懒得理他。

 

“方园园,前几天你掐我我的账我还没和你算吧?”于项闻阴阴地道。

 

方园园:“……哪、哪题?”男生这么记仇真是特别娘炮好吗!

 

“喏,十三题。”于项闻凑过来道。于项闻发现小胖子身上总是有股奶香味,就像奶片的味道一样,特别好闻,所以总是不自觉地靠过去一点。

 

“你过去一点啦,挤死了。”

 

“谁让你这么胖。”

 

“……”我忍!“这道题我是这么做的,巴拉巴拉……所以就是选D了。”

 

“不对,方园园你可不要乱教,你那答案就是凑出来的,”前面的尤悠突然回过头来道,朝方园园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扯过她的白纸写起来,“应该是这么做……”

 

“哦,这样啊,”方园园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道,“我是说我算的怪怪的。”

 

尤悠没理她,转头笑盈盈地朝于项闻问道:“于项闻,你听懂了吗?”

 

“没有,等差数列是什么?”于项闻一脸坦然地问道。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玲珑小书屋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