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相思入骨,难言情深(热门完结文)

海盗热门小说影视资源分享2019-01-17 06:39:40

第1章 真的不是我


    第1章真的不是我


    窗外一道闪电凌空劈下。


    幽蓝的光线下,男人俊美的容颜更显冰冷。


    “啊……不要碰我……余景洐,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没有想过要伤害白玫!”


    “嘶啦”的衣服撕裂的声音不断响起,林芷拼命呼喊的几乎晕厥。


    原本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支着脑袋的余景洐脸上突然浮上一抹不耐,目光也越显幽冷。


    “不要……”林芷的声音越来越低弱,“不要碰我……”


    余景洐猛然咬紧了牙根,霍然站起,向着旁边的那间房间走去。


    当他看到地上已经衣不蔽体,头发凌乱不堪随意的披散在脸颊两侧的林芷时,呼吸一滞。


    原本还如同饿狼一般的几个男人在看到余景洐藏着未知情绪的眼眸时,纷纷停下垂首。


    余景洐看了眼还在工作的摄像机,皱紧眉头,“把人弄醒!出去。”


    冰冷的水兜头浇下,林芷缓缓睁开眼睛。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当林芷看到余景洐时,眼神哀痛的呢喃,“不是我,我没有。”


    余景洐猛然钳住了她的下巴,修长的手指很用力,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捏碎林芷的下颌骨。


    “林芷,衣不蔽体的感觉可好?”


    “余景洐,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恶毒的女人吗?”林芷笑了,那笑透着凄凉,以及浓浓的讽刺。


    “闭嘴!”余景洐有些暴躁,“你让人灌醉白玫,妄图毁了她的清白,如果不是我赶去及时,白玫现在早就已经被你给毁了!”


    “余景洐,我没有,你愿信不信!”


    “的确,像你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我、不、会、信!”余景洐眼神轻鄙,每吐出一个字都如同利剑一般狠狠刺入林芷的心。


    心很痛!


    痛到无法呼吸!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竟然抵不过白玫在你身边的三年!哈哈……”


    林芷自嘲的笑,很凄冷。


    他的眼中她是恶毒的女人,而白玫就是善良无害的小仙女!


    “余景洐,你就是个傻子,是个蠢货!”


    余景洐眼底阴云迅速密布。


    “啪——”


    清脆的巴掌声之后,那凄冷的笑声戛然而止,林芷的脸偏向一侧,嘴角有血溢出,滴落在手背上。


    她的手一点点的收紧,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猛然看向余景洐,目光从未有过的清冷。


    余景洐只觉得掌心火辣辣的痛,心里莫名涌上一股慌乱。


    粗喘了口气,在林芷即将再次开口的时候,狠狠的堵住了她的唇。


    啃咬,掠夺,纠缠……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让她闭上嘴巴,才能压制住心中的那种慌。


    “林芷,我如你所愿!”


    “不要……”看着他动作优雅的解着裤带,林芷愕然瞪大了眼睛,拼了命的想要逃离。


    头发被用力揪扯住,重重跌在地上,没有任何前戏的贯穿,身体被撕成两半,一行清泪顺着林芷的脸滚落。


    余景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看着那一行清泪,余景洐心口闷疼的感觉越发强烈,以至于他的动作越发的粗暴。


    林芷原本就已经精疲力竭,又被他这般对待,彻底的晕厥了过去。


    当他餍足的释放了所有之后,他看了眼林芷,慢条斯理的穿好衣裳,关了仍在工作的摄像机,拿走。


 第2章 被赶出家门


    第2章被赶出家门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芷终于幽幽醒转。


    身上如同被压路机碾压过一般,她看着满身青紫,脏污的自己,泪水越发汹涌。


    手越收越紧,指甲深掐入掌心的痛根本就抵不过心痛。


    外面的雨越发肆虐,她拢紧早已经遮不住自己的破碎的衣裳,极力挺直脊背,在余景洐幽冷的目光中一步步离开。


    余景洐让人拿过一件自己的衬衣,用记号笔在上边写了几笔,从二楼兜头丢下。


    她木然的接过,看着那上边写着的苍劲有力的“我是贱人”这几个字,扬起小脸,冲他无所谓的笑了笑,披在身上。


    雨丝砸在头上,身体很痛,可是思维却前所未有的清醒。


    余景洐这个她装在心里二十多年的男人,她不爱了!爱不起了!


    她累了,倦了,怕了,也懂了!


    林芷刚刚进门,便被林父狠狠甩了一巴掌。


    她没有抬手去擦嘴角的血,只是保持着脸偏向一侧的动作,许久许久。


    “小芷,你为什么要动这样的坏心思?白玫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姑娘啊。”林母明显哭过,一脸焦急的问。


    白玫……善良?!


    林芷嘴巴张了张,她很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可是他们是她的父母,是她最亲近的人,他们也确信一切都是她暗中指使,她解释还有用吗?


    林父抬手还想要甩她一巴掌,她却猛地抬头,“爸,我……很累。”


    “你这个孽障!”她的眼中没有一丝认错的态度,林父被她气得胸口起伏不定,“从今以后,林家没有你!”


    这句话,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林芷身子晃了晃,缓缓的看向林父,许久,嘴唇颤抖着问:“爸,你说什么?”


    林父面色清冷,林芷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罪余景洐。


    谁不知道只要他跺跺脚,整个沧州都要跟着抖三抖,就在她回来之前,余景洐打来电话,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有林芷,没有林家!


    他们林氏这几年已经是风雨飘摇岌岌可危了,实在是得罪不起余景洐。


    “这里没有你爸,马上从这里滚出去!”林父一脸的冷漠,指着大门口。


    林母拉着林芷,“小芷,你快跟你爸爸好好认个错,去求余少原谅!”


    “别去管这个贱人!”林父厉声喝。


    贱人!


    “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一个贱人是不是?”林芷悲伤至极,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嘶吼。


    “滚出去!”


    林父现在很怕余景洐会突然派人来这里,如果发现他们林家有意包庇林芷,那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我走!绝不拖累林家。”林芷身子晃了晃,咬牙。


    林母追了出去,塞给她一沓钱。


    她强忍着泪水,将钱塞了回去,再次冲入磅礴的雨丝之中。


    没有地方去,即便有,有余景洐的暗示,也绝对不会有人敢收留自己。


    林芷行走在雨丝之中,凄然的笑,放肆的哭。


    她只是爱上了余景洐这个男人,为什么就要承受这么多?


    行走着,视线越来越模糊,力气越来越少,最后,一头栽倒在泥泞的水中。


 第3章 乖乖上来


    第3章乖乖上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雨早已经停歇。


    林芷愣了许久,干净整洁的房间,地中海装修风格。


    这是哪里?


    “你终于醒了。”一道温润的男声幽幽传入耳中。


    林芷循声看去,皱眉,“你是……”


    “我是阿昱啊!小时候那个小胖墩,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你还真是,怎么就能把我给忘了呢?”男人边说着,边走到床边。


    抬手摸了下她的额头,“还好被我碰到,否则的话,你现在说不定早就去阎王那里报到去了。”


    阿昱?!


    就是那个小时候经常被自己欺负的程昱?


    程昱帮她倒了水和药。


    林芷盯着那掌心里的药,心中涌上一股暖流,可下一瞬她便慌乱的掀了被子,赤脚就要离开。


    “你要干什么?发烧了还这么不消停!”程昱急忙将她按住。


    “我留在这里会连累到你,我必须走!”她很坚持。


    “我会保护你!”程昱眸子中写满真诚。


    “不,我不能!”林芷激动的摇头。


    余景洐的手段如何狠厉,她是见识过的,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冷酷无情的将她赶出林家,她真的不能连累程昱。


    就在两人争执间,数辆汽车驶入进来,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林芷猛地瞪大眼睛,心慌无比,身子也颤抖的越发厉害。


    看着她如此,程昱皱眉。


    昨天意外碰到那样的她,让他心痛无比,也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将她变的这般狼狈。


    大步来到窗前,他向下看去,但见余景洐那一张冷若寒冰的脸时,垂在双腿侧的手用力收紧。


    余景洐!


    是他将小芷变成这样的!


    感受到程昱那道憎恶的目光,余景洐缓缓抬头,大声道:“林芷,你若是不想连累无辜,立即马上滚下来。”


    闻声,林芷止不住浑身发抖。


    她真的怕了他!


    程昱回头看了眼瑟瑟发抖的林芷,那脸色苍白如纸,大步冲了下去,质问:“余景洐,你为什么要这样羞辱小芷?”


    小芷?!


    余景洐只觉得这个昵称是这般的刺耳,他皱了下眉,“林芷!三个数,别让我发怒。”


    楼上的林芷此时心跳加速,满眼都是恐惧。


    余景洐见她迟迟没有下来,周身的气息又沉冷了几分,他竖起两指,摆了下手,身后跟着的保镖速度奇快的冲了上去。


    “余景洐,你这是私闯民宅!”程昱愤怒的低吼,握拳就要挥向余景洐的脸,却被一个保镖用力抓住了手腕。


    余景洐眯了下眼睛,抬头看向窗口,“林芷,你可以不下来,可是程昱的手……”


    “不要伤害阿昱!”


    林芷猛地开了窗户,寒风鼓荡进来,吹起她一头长发,孱弱的好像随时会被吹走。


    正好保镖破门而入,她深吸了口气,抬步缓缓走了下去。


    看到她,余景洐嘴角不可自查的微勾了一下。


    保镖开了车子,余景洐率先上了车。


    程昱被保镖制住,心中愤怒无比,看到林芷,他大声喊道:“小芷……唔……”


    手腕被向下弯去,他止不住痛呼出声。


    “乖乖上来,别让我说第二遍!”余景洐面色微变,薄唇缓缓开启。


 第4章 慌乱的余景洐


    第4章慌乱的余景洐


    林芷最后看了眼痛苦不堪的程昱,进了车里。


    车门关上,扬尘而去。


    程昱捂着手腕,看着那些渐行渐远的车子,心中恨意滔天。


    车上,林芷贴着车门,想要与余景洐拉开距离。


    “我有传染病?”


    余景洐心中莫名涌上一股躁意,他宁愿看到之前死乞白赖粘着他的她,也不想看到有意与自己拉开距离的她。


    “我是贱人。”林芷声音沙哑,可是语气异常平静。


    特么的!


    余景洐心中的怒火被她挑到极致,他斜睨着她,“贱人就要有贱人的样儿!坐过来。”


    “我怕脏了余少!”


    余景洐眼底一片阴霾,攥在一起的手手背青筋虬结。


    一道大力将林芷拽入怀中,她鼻尖撞在余景洐结实的胸膛上,鼻尖酸涩。


    想要快速撤开,他却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


    对上他一双幽深盈满怒意的眼眸,林芷心慌无措。


    她已经想要彻底将这个爱了二十多年的男人从心底深处抹掉,为什么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看着她那哀伤的眼神,余景洐的手忽然有些抖,为了掩饰这颤抖,他又用了几分力。


    林芷瞪着他,咬紧牙关不喊一声疼。


    这倔强的眼神,让余景洐更加愤怒!


    “林芷,笑,我要你对着我笑!”


    林芷颦眉,她不是那些卖笑女,不卖笑!


    这一刻,她明明知道忤逆他的下场只能是自己吃苦头,可她还是倔强的想要保留着最后的些微尊严。


    “笑!”余景洐愤怒无比。


    她竟然如此吝啬于给他一个笑颜?


    手一点点的移到她纤长布满着吻痕的脖颈上,猛地收手。


    呼吸被夺,胸口如针扎一般刺痛无比。


    林芷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他,最后闭上了眼睛,她不要再去记住这个男人的冷酷无情。


    如果可能,她希望永远都没有爱上余景洐!


    看着她脸色呈现出青紫色,却依旧不开口求饶,余景洐突然慌了。


    手猛然松开,空气灌入,林芷抚着胸口发出剧烈的咳声。


    余景洐烦躁的开了窗,寒风鼓荡进来,吹散了他心尖萦绕着的莫名躁意,却让林芷好不容易退下去的温度再度攀高。


    车子到了别墅,余景洐还没有开车门,小鸟依人的女人从别墅冲出来,“洐哥哥!”


    当她看到林芷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变得僵硬。


    林芷这个贱人为什么会在车上?


    她想了好多办法,才好不容易让余景洐恨透了林芷,决不能让她得了机会再从她身边抢走余景洐。


    “你身体弱,这样冷的天气跑出来,若是冻到了怎么办?”余景洐开了车门,握住白玫的手,凑到嘴边轻轻呵了口气,眼角余光若有似无的瞥向林芷。


    林芷缩在车门边,身上忽冷忽热,眼神越来越涣散。


    余景洐握着白玫的手便要走进别墅,却突然听到保镖一声惊呼,“林小姐!”


    车门打开的时候,林芷直接栽倒在地上。


    余景洐的心口骤然一缩,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握着白玫的手,大步冲了过来。


    看着脸色烧红,蜷缩成一团的她,他的呼吸在这一刻骤然变得急促,心也好像被一双手用力捏紧,赶忙弯腰抱起林芷,声音焦急的命令:“叫大夫过来!”


 第5章 得想个万全的法子


    第5章得想个万全的法子


    “林芷,林芷!”余景洐眼底布满了血丝,脚步有些凌乱,早已失去了平时的冷静沉稳。


    白玫怎么都没有想到余景洐竟然在看到林芷这般的时候,会完全无视掉自己,她站在远处看着余景洐的背影,心口闷堵的厉害。


    她咬牙,恨的浑身发抖。


    抬手捂着胸口,眼睛转了转,软倒了下去。


    “白小姐!”


    白玫以为余景洐听到保镖这般失声的喊叫,一定会丢下林芷返回来,可是她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余景洐。


    她心口闷疼的越发厉害,一个声音不停的叫嚣着,林芷,林芷……


    我费尽心思才让余景洐恨透你,可是你只是晕倒,他便如此的情绪失控,甚至脚步凌乱。


    手一点点的收紧,看来要想个万全的法子让林芷彻底的从余景洐的世界里消失才行!


    余景洐将林芷抱回自己的主卧,很快大夫便来到别墅。


    “周大夫,到底怎么样?”余景洐语气焦急。


    “高烧39度,之前可能也受到了一定的刺激,我先给她打一针退烧针,如果到了晚上还没有退烧的话,只怕会转成肺炎,要送医院。”


    “一定要治好她!”余景洐虽然声音依旧沉冷,可是如果细听之下,依然能够听到他语气深处的慌乱。


    他为什么慌乱?


    自己向来冷静自若,怎么会慌乱?


    这时候,白玫脸色煞白的捂着胸口走了进来。


    听到声音,余景洐皱着眉头看向她,“你来干什么?”


    白玫神色僵硬了一下,随即快速叹了口气,“虽然小芷算计我,设计我,可到底我们也是好姐妹,我就算再难受,只要还有一口气,也还是要来看看她的。”


    余景洐没吭声。


    “她怎么样?”白玫问。


    “不是特别好。”大夫如实回答。


    白玫看向余景洐,“洐哥哥,你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来照顾小芷吧。”


    “不用。”


    “可是……”白玫愕然瞪大了眼睛。


    “你身体弱,回去好好休息。”余景洐语气不容半分退让。


    白玫恨的咬牙,指甲深掐入掌心,却是不动声色的点了下头,“小芷如果知道洐哥哥亲自照顾她,一定会很开心。”


    余景洐皱了下眉,他什么时候说过要照顾她?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会儿让王妈来照顾她。”言罢,大步走出去。


    大夫给林芷打了退烧针之后,便离开了。


    白玫嘴角阴冷的勾了一下,拿起遥控器,将空调温度调到18度,之后关上了房门。


    林芷只觉得如坠冰火两种世界,她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也泛着青紫色,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可是还是无法温暖自己。


    白玫见时间差不多了,回了主卧,将空调温度恢复正常,阴凉的看了眼痛苦的林芷,惊慌失色的冲了出去,“洐哥哥,小芷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余景洐原本正站在书房的窗口吞云吐雾,刚刚他的确动了心思想要亲自留下照顾林芷,如果不是白玫说了那样的一句话,他可能就会留下。


    他明明恨透了林芷这心思恶毒的女人,为何就会想要留下照顾她?


    听到白玫的声音,他心口一闷,用力掐灭还冒着青烟的香烟,大步冲出去,“她怎么了?”


 第6章 外人都信,他却不信


    第6章外人都信,他却不信


    余景洐大步进了主卧,因为太过担心,脚步踉跄,险些摔了一跤。


    他看着床上蜷缩成一团,脆弱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的林芷,心中的慌乱登时被放大到极致。


    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好烫!


    明明刚刚大夫给打了退烧针,为什么突然温度就会升这么高?


    想也没想的抱着她大步冲出去,一边下楼,一边大声喊着,“备车!”


    保镖们动作向来迅速,余景洐将林芷放到后座上,之后上车。


    看着她已然烧的胡言乱语,干裂的唇上有血丝沁出,他脸若冰霜的瞪了一眼司机,“滚下去。”


    司机怔了怔。


    余景洐上了主驾,猛踩油门,油表指针高速攀升。


    到了医院,大夫赶忙采用物理降温和药物降温,并告诉余景洐,如果再晚一点儿,就会转成肺炎。


    余景洐吁了口气,抱臂坐在沙发里,静静的看着脸色渐渐恢复正常的林芷。


    “洐哥哥,小芷有没有事情?”白玫捂着胸口,脸色红的不正常,呼吸也有些紊乱。


    余景洐抬眸看她眼,“你怎么又跑来了?”


    “我担心小芷啊,她是我最好的姐妹!”白玫声音哽咽,“这怎么就会突然烧成了这样呢?”


    余景洐握住她的手,“我先送你回去!”


    白玫咬着唇,“我……”


    她费尽心思的设计,希望林芷可以烧死,可是看她的脸色,明显已经退烧了!


    手用力一攥,指甲深掐入掌心,贱人,我就不相信你次次都能这么命好!


    余景洐眉头皱了下,“是不是心脏又难受了?脸色这么差!”


    “没有,我只是觉得小芷真的好可怜!”


    可怜?!


    余景洐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林芷,“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这么害你,你还担心她,她其实命也挺好,有你这样的朋友。”


    白玫心里无声一笑,林芷,你看到了吗?洐哥哥还是相信我!


    林芷醒来的时候,全身酸软,衣裳被汗水浸湿,喉间干涩的厉害。


    她皱眉,怎么就会突然来了医院?


    护士走了进来,“你总算是醒了!”


    林芷表情木然的看向护士,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时候,王妈拿着保温饭盒进来,“林小姐,喝粥吧。”


    林芷闭上眼睛,没吭声。


    “林小姐,您吃饱了,才有力气啊!”


    王妈是从小看着林芷长大的,虽然有些喜欢粘着少爷,可是说她去害人,她是说什么也不相信的。


    可,白小姐又是这样的温婉可人,善解人意,林芷这般害她,她还急的几次犯病。


    说白小姐撒谎,她也是不相信的。


    重重叹了口气,“林小姐,您多少吃一些,这样才有力气去证明自己的清白啊!”


    林芷木讷的脸上突然有了情绪变化,她眼眶酸涩,整个人异常激动。


    “王妈,你相信我没有害人的,对不对?”


    声音沙哑异常。


    王妈没吭声,只点了下头。


    “哈哈……”林芷突然止不住发出一阵阵的笑声,余景洐,你看到了吗?连外人都相信我,为何你却不愿意相信我?


 第7章 不够再抽!


    第7章不够再抽!


    林芷又哭又笑之后,王妈扶着她坐了起来,她神色恹恹,只吃了两口粥便吃不下。


    “吱嘎——”


    病房门被推开,白玫一脸担忧的走进来,“小芷!”


    看着白玫这做作的让人恶心的脸,林芷满脸憎恶的闭上眼睛。


    “小芷,你没事吧?”


    林芷无动于衷。


    白玫脸上有些尴尬,看了眼王妈手中的粥,“我来喂小芷吧。”


    言罢,不由分说的夺过王妈手中的碗。


    林芷倏然睁开了眼睛,白玫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她觉得异常的恶心!


    态度非常不好的瞪着她,“白玫,你不用在这里假惺惺的了,滚出去!”


    王妈脸色登时一变,“林小姐!”


    白玫嘴角邪恶的一勾,你尽情发泄吧!


    就在她将勺子递到林芷的嘴边时,林芷爆发了,一把挥开那勺子。


    “啊——”


    凄厉尖锐的尖叫声之后,余景洐猛地推开了病房门,冲了进来。


    他抓着白玫被烫红起泡的手,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芷。


    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林芷看着他,心仿佛被什么剜去,痛的她几乎无法呼吸。


    “林芷,白玫好心好意,你这是干什么?”余景洐声若寒冰。


    “好心好意?”林芷凄然的笑,“她是这世上最大的骗子!而你是最蠢的……”


    “啪——”


    又是一个巴掌狠狠掴在林芷的脸上,同时也阻住了她所有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她愤怒的瞪着他,一双眼睛里不再只有柔情,多了恨以及怨!


    对上那样的一双眼睛,余景洐的心狠狠一揪。


    白玫隐忍着泪水,声音哽咽的说道:“小芷,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对我!我……”说着,她跑了出去。


    余景洐攥紧了如同被蜂蜇一般火辣辣的手,大步追了出去。


    原本闹哄哄的病房突然安静了下来,林芷凄然的笑笑。


    王妈重重一叹,“林小姐,您今天真的是有些过分了。”


    林芷没有接话。


    当天晚上,病房的门被一脚踹开,冷冽的气息将林芷迅速包围。


    她不由打了个哆嗦,看着一脸阴郁的余景洐。


    余景洐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那骨节修长的手如同铁钳一般,任凭林芷如何扭动,也还是无法挣脱他的禁锢。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她异常的畏惧余景洐,很怕他又想出什么狠毒的方法折磨她。


    余景洐鹰隼一般的眼睛盯着她,眼底涌动着杀意。


    “白玫因为你割脉自杀!”


    “她死了吗?”林芷突然嘲讽的笑了,“一定没有死对不对?像她这种女人,还没有达到目的,怎么舍得去死?”


    余景洐呼吸乍然沉了几分,一把扣住了她的下巴,“林芷,你真的是恶毒!她流了多少血,你就给我还回去多少!”


    轰——


    林芷只觉得脑子里炸开了一道雷,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因为愤怒五官极度扭曲的男人。


    “白玫留多少血,你就要我还多少血?余景洐,你够狠!”


    这一刻,林芷的心真的彻底寒了!硬了!冷了!


    如同没有思想的木偶般,被带到抽血室,余景洐沉声说道:“她是O型血,先抽400cc,不够再抽!”


 第8章 被禁足


    第8章被禁足


    看着嫣红的血液不断从体内流出,林芷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够不够?”余景洐冷声质问。


    “够了。”大夫额上沁出细密的汗水。


    其实只要200cc就足够,或者根本就不用抽血,毕竟人的造血功能很强大,即便那是个心脏病人,也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伤。


    可是,堂堂余少的吩咐谁敢忤逆?


    “再抽200cc,多的放到血库!”


    余景洐这话说完,林芷突然大笑出声,她看着他,那笑如同野兽的悲鸣。


    心口突然窒闷无比,余景洐皱紧眉,转身走出抽血室。


    大夫身上早已经被冷汗给浸湿,不敢多言半句的又抽了200cc。


    抽了600cc,林芷的脸色苍白如纸。


    她脚步虚浮,眼见着就要跌在地上,一双手突然扶住了她。


    她缓缓的抬眸,对上余景洐那双深邃不辨喜怒的眼睛,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


    看着她扶着墙缓缓的走进病房,余景洐心中猛地一颤。


    她走的并不快,可是余景洐却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林芷在医院只住了三天,便被余景洐带回了别墅主卧。


    她现在早已经对余景洐无感,无论他是怎样的表情,愤怒也好,高兴也罢,她在努力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


    面对这样的林芷,余景洐莫名其妙的多了一种无奈的情绪。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正坐在窗口静静看着窗外的女人,不觉自问,他究竟为什么要在乎她?明明她只是一个心思恶毒的女人!如今她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她应得的惩罚。


    林芷坐了多久,他就站着看了她多久。


    她眼波没有在他脸上停留片刻,掀了被子躺下。


    余景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当成空气,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爽,甚至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他一步步向着床走去,猛地掀起被子,“林芷,大白天的,谁允许你睡觉的?”


    林芷睁开眼睛,一张小脸上没有半分情绪波动,就好像一个抛却了七情六欲的人一般。


    “我在问你话!”余景洐心里涌上一股暴怒,冲她低吼。


    门外,白玫无声一笑。


    虽然几次设计,都没有让林芷伤到根本,不过,她现在这副鬼样子,想来洐哥哥迟早会要了她的命!


    正要离开,她突然听到了一阵“嘶啦”的衣料碎裂的声音。


    手猛然收紧!


    主卧内,原本无动于衷的林芷,眼底快速漫上惊惧之色,那阵阵衣料的碎裂声仿佛将她带入到了那天的痛苦羞辱之中。


    “别碰我!”她浑身抖如筛糠,用力扭动着,挣扎着……


    看到她露在外面的莹白肌肤,余景洐只觉得喉间缺水严重,直接压下。


    “别碰我……滚开……”


    白玫在门外听着那声声低吼以及女人隐忍着的吟哦声,一张脸五官纠结!


    怎么可以,他们怎么能……


    想要推门进去,可是想着余景洐的性子,她只能咬牙,生生忍下这股不甘,快速离开。


    有脚步声,越来越近,白玫害怕被发现,赶忙闪入书房。


 第9章 唯一的价值


    第9章唯一的价值


    白玫听到脚步声已经远去,长吁了口气。正准备离开书房,突然看到了书桌上放着的摄像机。


    她颦眉,走上前去。


    当她看到画面上的一幕时,惊得瞠大了眼睛!


    虽然之前林芷被这些保镖们羞辱着,但是最后上了林芷的却是余景洐!


    她嫉妒,愤恨,可是却没有办法!


    纵然余景洐已经这般恨着林芷,他现在还是在她的身上疯狂驰骋着。


    眼睛转了转,嘴角溢出一抹阴冷的弧度。


    离开书房之前,她仔细听了听,没有什么异响,然后快速回了自己的房间。


    将视频拷贝之后,她又偷偷溜进了书房。


    刚刚走出书房,主卧的门开了。


    对上余景洐一双染着情|欲的眸子,白玫干巴巴的挤出一抹笑,“洐哥哥,小芷恢复的怎么样?”


    “还好,你身体不好,别总是出来。”余景洐声音温柔。


    主卧舒适的双人床上,林芷如同死尸一般仰躺着,眼神呆滞。


    刚刚一场疯狂,让她觉得自己已经无可救药。


    明明已经决定将他当陌生人,明明恨着他,却还是会动情!


    “啪——”


    一个巴掌狠狠甩在脸上,脸颊火辣辣的疼,却抵不过心疼。


    “啪、啪——”


    巴掌声不断,还有愤怒的嘶吼声混杂其中,“林芷,你真的是贱!你贱死了!”


    余景洐原本想要送白玫回她的房间,突然听到那接连不断的巴掌声,心狠狠揪痛了一下,再听到她那般羞辱着自己,眉头拧成一团,想也没想的回了主卧。


    白玫看着余景洐再一次因为林芷丢下她,恨的咬牙切齿!


    长此下去,如果林芷怀上了余景洐的孩子的话,那就更加不好办了!


    余景洐进了主卧,用力抓住她的手,看着她嘴角沁出的嫣红血色,只觉得心口闷堵的厉害。


    “林芷,你如果再伤害自己,我就用锁链锁住你的手脚!”


    林芷身子颤了颤,惊惧的看着他。


    此时他穿戴整齐,她赤身裸体,这让她更觉耻辱。


    害怕林芷会继续做着伤害自己的事情,而余景洐又不可能全天找人看着她,于是,林芷的手上多了条铁链。


    她一动,这铁链便会发出巨大的声响,如同化作利剑刺着她的心。


    一个月之后,余景洐要去出差,大概一个星期左右。


    白玫得了机会趁着所有人都不在,来到了主卧。


    看到她的时候,林芷的目光依旧无波无澜。


    白玫冷嗤一声,“林芷,你怎么不吼不叫了?像个畜生一样被整日锁着,每晚还要被洐哥哥上,这滋味怎么样,跟我说说呗?”


    林芷眼底燃起一股愤怒之火,铁链“哗啦哗啦”的响。


    “你知不知道,有一次洐哥哥给我看了一个东西,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白玫自然不会管林芷是否同意,当林芷看到那天她被关在房间里,一堆人疯狂撕扯着她衣裳的视频时,她几乎崩溃。


    “林芷,你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你真贱!现在帮我怀上洐哥哥的孩子,是你唯一的价值!”


    林芷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刚刚说了什么?余景洐这般对她,只是想要她帮白玫生下孩子?!


 第10章 怀孕


    第10章怀孕


    看着林芷痛苦到呼吸困难,白玫阴凉的笑了。


    “林芷,我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一头撞死,明知道一切都是我做的,可是你还是没有选择的必须替我怀孕,哈哈!”白玫说完,得意洋洋的离开。


    林芷木然的坐在床上,许久……


    余景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少爷,最近林小姐都不吃东西。”余景洐出差回来,一边脱着衣裳,一边听着王妈|的回禀,眉头皱了一下。


    “多少天了?”


    “大概两天了,连水也不喝。”王妈一脸的担忧。


    余景洐大步去了主卧,看着小脸憔悴,眼圈下一片清淤的人儿,心头莫名涌上一股怒火。


    “林芷,你这样弄给谁看?”


    他将她一把从床上拉起来,铁链发出巨大的声音。


    别晃,好晕!


    林芷很想告诉他,可是实在是说不出来。


    两天滴水未进,她虚弱至极,可胃里却异常的难受。


    “呕——”


    她捂着嘴巴,干呕不止。


    余景洐愣了下,转头对着房门大声吩咐:“去叫大夫!”


    很快,大夫便来了。


    帮她检查了一下,大夫笑着说道:“如果没有误诊,应该是怀孕了。”


    林芷瞪大眼睛,余景洐眼底闪过一抹亮色,可是转瞬便又消失不见。


    “你肯定查错了!”林芷情绪激动的大吼。


    大夫有些为难的看着余景洐,两人离开主卧。


    很快,王妈便端着丰盛的饭菜进来。


    林芷已经两天滴水未进,再加上孕吐反应有些厉害,嗅到这饭菜味道,更是吐的厉害。


    余景洐去了书房,他在考虑究竟是要这个孩子,还是不要。


    毕竟是他的骨肉!


    敲门声响起,白玫进来,“洐哥哥,你怎么了?我听说小芷怀孕了,是这样吗?”


    “对不起,我……”


    “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我有心脏病,大夫说可能会影响生育,如果……”白玫一脸羞怯,头垂的很低,“我求你让小芷生下这个孩子,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如果你不想让孩子知道小芷是他的亲生母亲,那就由我带着孩子!”


    余景洐的心被深深震撼,他喉结上下滚动,这一个月以来,他相信白玫绝对知道他每晚做的事情,却如此大方宽容的让林芷生下这个孩子。


    起身,走到她的身后,将她拥入怀中。


    白玫靠在他的怀中,一脸的幸福。


    林芷依旧拒绝吃东西,余景洐异常生气,他捏着她的下巴,撬开她的嘴巴,鸡汤灌入口中。


    虽然依旧喝的少,吐得多,可到底还是喝了些。


    “林芷,你如果再继续这样倔强下去,你信不信我让你身边那些亲近的人都下地狱?”余景洐声音冷若寒冰。


    “我身边还有亲近的人吗?”她冷冷的看着他。


    所有人都按着他的吩咐,在她被赶出林家的时候,都不敢收留她,所以,她很有自知之明,她以后再没有朋友,自然他也不可能用任何人威胁到她。


    他轻“呵”一声,“程昱呢?那个小子最近可是很活跃,一刻不停的打探着你的下落。”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