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穆海峰丨长篇小说《兰花泪》后记

行参菩提2019-06-19 12:46:14

郑 重 提 示

企鹅号、百家号、美篇、博客、QQ空间、简书等网络媒体发过的文章,不要再投稿给新媒体《行参菩提。如果愿意继续投稿新媒体《行参菩提,请先删除,后投稿。

2017年8月3日晚上十一点多钟,我的长篇小说《兰花泪》第一稿完美封笔。我合上手稿本子,来到商洛粮油家住楼转运站11层靠东南方向的阳台上,对着我的老家蓝田县九间房乡上寨村方向的天空,默默地看了很久很久,直到我的眼前满是老家诸位父老乡亲形形色色的面容和我的小说中的各位人物形象相互交织。最后,我依稀看到了我的老父亲,他正站在墨灰色的天上对我微笑。

《兰花泪》地创作历时两年多,是根据我的中篇小说《清明》改编而成,描写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近十来年的各类人和事,小说以大山和兰花之间的爱情故事为副线,以兰花受辱,大山、壮壮、猴子力挺兰花状告老虎直到伸张正义为主线,穿插了众多的人物形象,表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老城在城市化进程中的剧烈扭曲和阵痛,以及社会底层小人物的艰辛创业历程,人性的蜕变,观念的变化;小说中的各类矛盾冲突,极强地展现了那段社会丰富多彩的生活画面。

小说的主要人物分为两大阵营,正面人物以大山、兰花为中心,包括壮壮、猴子等,他们爱憎分明,不屈不挠,勇于开拓创新。他们追求美好爱情,幻想与老城人一样的好生活,他们是小说中的主心骨。正面人物中,壮壮和猴子,俩人是大山的左膀右臂,大山是红花,而他们,就是绿叶,他们是命运共同体。他们一起创业,一起帮兰花抱打不平,去搬倒老虎这块又臭又硬的大石头,人物形象鲜活,血肉分明。大山的沉稳和倔强,兰花的善良和多思善感,壮壮的豪爽和豁达,猴子的聪明和果敢,这些形象可圈可点,我力争使这些形象直观地展示在大家的面前。

《兰花泪》的反面人物主要是四个人,老虎狡猾险恶,财大气粗,目空一切;胡局长朝野弄险,权钱交易,色胆熏天,自以为朝中有人,啥事都可以用钱摆平;郎经理狐假虎威,狡诈凶险,玩弄女性成癖。三个反面人物狼狈为奸,横行老城,他们玩弄权术,奸淫女性,权钱交易,黑吃黑,不断地打压、欺诈、威胁底层的各位受害者,使兰花被强暴这样的小案件,却屡屡不得昭雪。直到最后,不得已才上演了一出出多方获取大量一手证据,千人拦车,上诉至中央巡视首长,将几个害人精送进大牢,伸张正义,大快人心的一系列壮举。第四个反面人物是华支书,他虽与前三个反面人物没有任何瓜葛,好像是多余的,其实并不多余,他的出现,不仅丰富了小说情节的进一步拓展,更为重要的是,他将悲剧人物兰花的悲情命运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使悲剧更悲,苦戏更苦,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那个时代农村生活的一个侧面,极大地丰富了小说的固有内涵和外延。也可以说,这是我最得意地故意安排和不寻常的一笔。

小说中的次要人物很多,大多以点的方式出现,人物话语不多,活动不多,但在很少的文字里,可以看到人物的个性形象:二妞的泼辣,肖红的沉稳机智,龙叔的老练和豁达,张青天的聪慧和善良,玉儿的热情与奔放等等。

《兰花泪》的创作是由一次偶遇开始的。

2015年元宵节前夕,我与几位文友一起去给《长安》杂志主编徐可雨老先生拜年,在老先生的斗室里,我遇见了我的文学贵人何群苍老师,他的长篇小说《路上有狼》已拍成电视剧,正在多家电视台热播,反响热烈。我向何老师讲到了我的长篇小说《杨柳寨》的创作情况,老师建议,让我参与他的电视剧文学村第二期的学习,我立刻就拍板答应了。这样一来,在电视剧文学村第二期的十几位作家里,我成为迟到的几位作家中的一员。课程很轻松,气氛很好,每两个月一次课,何老师主讲。接下来,我就进入了艰难的选题环节,经过与何老师多次地交流沟通,最终,我的中篇小说《清明》跳入了我的视线,成为我要用心挖掘的一座富矿。怎样将一篇两万多字的中篇小说扩容,成了摆在我面前的一座大山。

按何老师的要求,要做严谨的策划书,从第一章到最后一章,故事的发生、发展、高潮、结尾,人物的穿插,场景的变化等等都要有一个总体的把握。我是搞绘画的,形象思维很强,我希望以自己的形式去完成所谓的策划书。经与何老师多次沟通,我得以用自己的方式和习惯进行策划和创作。一个周后,我在一张六开大的毛边纸上画了一株大树,树干上我分画出三十块大枝,每一枝为一大章,每章又分为五至七小节,在树干的枝丫上我又画了很多的云状枝叶,每块云状枝叶里,又有每块大块的主要内容。如主要人物矛盾冲突,环境的设计,地标直观图,人物性格地把控等等。这样一来,小说的主要骨架就直观而清晰地展示在我的面前,为下一步进行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和必要的准备。

创作是艰辛的,更是孤独的。

每天晚上,当别人在霓虹灯下广场之中翩翩起舞,或者坐在电视机前收看美妙的各类电视节目,或者谈情说笑,或者周六、周日一起去垂钓、爬山、探险等等;而我,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小小的斗室里,望着展现在自己面前的‘大树策划书’,拉出自己早早就准备好的几本旧的教案本,搜肠刮肚,绞尽脑汁,一页一页地爬起了格子。

我相信自己是一个搞文字的人,也一直在这方面有一点小小的所谓野心。其一,想对得起自己少年时就早早做着的作家梦。其二,想给自己的中年立一块碑子,上书一句话,这辈子没有白活。其三,是想告知辛辛苦苦养育自己的两位已故老人,在天堂能继续观望着自己的儿子,告诉他们,二老的心血没有白白付出,儿子没有给他们丢脸。其四,就是想为我的家乡,生我养我的上寨村立个传,让村子里的父老乡亲,在我的文字里恬然快乐地住下。其五,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想对得住自己的一片痴心,真心做人,清白做事。陈忠实写《白鹿原》想在离世后有一块放之脑后的枕头,我大概也能在有生之年,折腾几本不成样的文字出来,成为自己多年后的所谓枕头。

写小说是一种高规格的享受,我将自己比喻成一位皮影艺人,怎样让各类的人物在自己安排的台子上展示各自的喜怒哀乐,成为我绞尽脑汁要思考的首件大事。我相信自己的感觉,更相信因果报应,我不想让作恶者有一个好的结局,更不想让善良者背负更多的枷锁或痛苦。但每每在特定的时刻,又不得不打破常规,流着眼泪让善良者承受着更大的苦难或痛苦。比如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兰花,父亲早逝,童年被拐卖,早早进城打工,先遭郎经理地百般刁难和骚扰,后又遭三个流氓嬉戏,险些失身。最后遭乡党朋友黄婷婷出卖,被老虎奸淫。多次上告,案子又久久不得昭雪。可以说,兰花是苦到家的苦女子,在她的身上,背负着太多太多的不幸和苦难,一个弱小的女孩子,一个农家女,除了进城务工,挣几个小钱,养家糊口,供给弟弟上学,她无路可走。她都那样苦难了,成了农村人认为的失身的‘贱货’,她该承受多么大的精神压力啊,去对抗潮水般的冷眼与挖苦。可我还要雪上加霜,请出了华支书,让她再受一次苦难,直到走向一条不归路,这是否有点不近人情!没有办法,谁让我拿起了这支破笔,拿起了,就必须这样,不然,自己的良心又会受到更大地折磨和煎熬。

《兰花泪》是一部苦剧,大山是这部剧中最响当当的人物,他坚韧、果敢,满身的正义之气。他高考仅因一分之差而落榜,在壮壮、猴子地怂恿下进城打工,历尽各种艰辛,上班路上勇救兰花,产生爱慕之心,从此开始了一段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大山爱兰花,是发自心底的爱,是苦难生活中共同孕育的一种真爱,他与壮壮,猴子摸爬滚打,创建蓝天建筑装饰有限公司,后为兰花打官司,找证据,拦车告状,大闹华府,送埋兰花,出诗集,打造千亩桃园等等,显示了高贵的才华和智慧。小说正面用了大量笔墨刻画大山这个主人公,又不像其他小说,主人公好的没有一丁点的缺点,比如,大山嫖娼,这一点描绘,用的是倒叙的表现手法,目的是一开始就将读者的目光紧紧抓住,并不厌其烦的探究下去。这样不仅丰富了人物形象刻画,也从另一个方面,凸显了现实生活,谁关注进城务工人群的性生活性需求?这一点,无疑是社会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小说的最后,玉儿的出现,让悲情的小说得到了一点回暖,让大山有了女人,让小英子有了母亲,让县长有了新姑爷,让兰花的理想和苦闷得到了一个理想化地实现和释放,不仅更进一步丰满了大山这个人物,同时,丰富了情节,深化了主题。

几年前,我写了一篇散文《小村》,描述了生我养我的上寨村。全村有二百多户人家,土地贫瘠,人均只有六七分地,在我小的时候,我亲眼目睹了全村人的喜怒哀乐,那挑灯扎地的大场景,那大修梯田水库的生动画面,那堆得像高山一样的粮食垛子,那金灿灿的夏收田垄中的欢声笑语,那拉着架子车进山砍木头剁笼襻的车流队伍等等等等,都一一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驻留扎根。一句话,又忙又穷的地方,一群在土疙瘩里山梁梁上刨食吃的苦命人。

我的父亲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娃多,不够吃,每遇农闲,带上母亲亲手烙制的包谷面馍馍,挎上水壶,鸡打鸣就拉上架子车吆三喝五地上路,天黑透了才气喘吁吁,拉着一满车子木头、洋柿子杆子或者笼襻回来,一进门,母亲会烧一盆热水先烫了脚。望着父亲满手满脚的血泡子和老茧子,我的心底每每升起一股怜惜和痛楚来。我怜惜父亲在山上一定遭了不少的罪,我痛楚自己太小,不能分但父亲一丁点的愁忧。每遇周六、日,父亲会将整理好的一架子车笼襻或者洋柿子杆子,天麻擦黑的时候,在母亲的推送下拉上213国道的一面大坡,他会在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拉到灞桥的某个集市上去变卖,然后换回几袋子的包谷颗粒又沿路拉回来,以供给全家大小十几张每天都要吃饭咽汤的嘴巴。之所以选择晚上,最直接的原因之一,就是为避过几个检查站地盘查和拦截。

村子里给我印象很深的人很多,如三队的栓旗爷,做得一手精致的木匠活,上寨村周围的十来个小村,所有下世老人的棺材,基本出自他的双手。他为人乐观,好说笑话,木工雕花是他的一绝,我见过他绘制的各种雕花设计稿,厚厚的一大沓子。他给我绘声绘色地讲过,哪里寺庙的雕梁上是他的作品,那里亭子上的隼木结构是他的壮举,他知道上辈子的各类人或事,每每听他演讲,我都像在听一个个鲜活鲜活的野史故事。我只恨,那时的我太小,小小的脑瓜子里盛不下太多太多的爱和愁。如果是现在,我相信,我会好好地整理、收集,让那些正史、野史故事里的人物成为我文学里的一个个鲜活的素材或形象。另外,还有,说话结疤爱发脾气的八岁;写得一手好字又懂得电工活路的书民哥;剪得一手好剪纸的瞎子老妈;不爱劳动爱在外边转悠闯荡的广生;耳朵聋声音大爱看人打麻将的自家人树堂伯等等等等。

在我的小说里,我希望有我村子里各色人的影子在,他(她)们生活在我的小说里,小说里的他们又不全是生活中的他们,他们热爱生活,期盼美好的生活,而岁月,又一次次地与他们开着各种各样的玩笑。于是,各种各样的磨难就会接踵而至,而小说中的大山和兰花,正是这各种磨难的直接承受者,而我小村的各种磨难或痛苦,如今还在继续上演或延续。二十年前,村子里的所有家庭,家中的男主人,一辈子的使命就是用辛辛苦苦一辈子积攒的人民币盖房子,为孩子娶媳妇,任务完成之后,自己的所有精力也基本上消失殆尽了,然后成了一头老眼延喘的耕牛,完成着自己后半辈子并不明朗的生活。一句话,有了三间好房子,孩子的媳妇就不愁,孙子就有了着落,就可以延续香火。而现在,大量人口进城务工,农村成为老人孩子的庇护所,成为新形势下的一座座“荒城”,农民不爱种地,好多田地荒芜,上辈子人修建的好多水利设施遭到毁灭性破坏。更为严重的一点,就是你有好房子,孩子的媳妇问题成为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大疙瘩。如今,我生活过的周围每个小村子,都有一大堆所谓的光棍汉,家里用辛苦钱盖的房子不是不好,可就引不来一只只金凤凰。眼看着孩子们一个个成了大龄青年,做父母的千方百计绞尽脑汁,可就是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村子里的女子相继远嫁,而远道的女子又不愿意来,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儿子一天天地变老。更为痛楚者,不得不接受在自己手中断了香火的现实。这一切,成为村寨里人心上又一道挥之不去的遗憾和伤疤。

小说《兰花泪》写完了,我美美地休息了十多天,一是静一静心,二是想一想自己下一步该怎样走。这篇长篇小说也是我进军中国影视市场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我希望变成电视剧,成为家喻户晓的一点小小的谈资。

《兰花泪》一书能够顺利出版,在这里,我首先感谢西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长篇小说《路上有狼》、《大学毕业》的作者,我的恩师何群仓老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军旅作家韩怀仁老师;中国诗歌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秋野(朱均亭)老师的关心和支持。其次,感谢著名书法家赵移山老师,西安书品教学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小艺先生,以及我的挚友--守中阁文化艺术客栈的张福泉大哥地鼎力相助和多方关照。

最后,在小说全部完成交付出版社之际,我打开窗户,又一次望着东方故乡方向的茫茫苍天,面对万里白云,静哀数十分钟,以感激在天之灵的老父母。我希望他们活得更好,快快乐乐,时时刻刻与儿子心灵对话,保佑儿子未来走过的每一步人生路。我还要感激我的故乡上寨村的每一位父老乡亲,希望他们的未来幸福、快乐,希望我的村寨富裕、安详。

2018年2月24日于慧墨斋

作 者 简 介

穆海峰,男,1972年3月7日生,笔名,雪狼,潮声,字墨石,苦行僧,慧墨斋主人,中年作家、画家、诗人。

1994年7月,诗歌《沫》荣获九四“黄鹤杯”当代文学大赛优秀作品奖。

2010年1月,诗集《情感宇宙》荣获陕西文学创作研究会第二届“吉春文学奖”。

2013年至今,散文《神仙粉》、《忆雪》、《又闻蝈蝈声》先后获中国网络诗歌小说散文比赛优秀奖、二等奖及三等奖。

2015年6月,散文《忆雪》荣获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后被金榜集编委会评为特等奖,入编《中国当代文艺名家名作金榜集》。

2015年5月,穆海峰参加著名作家何群仓主持的西安电视剧文学村活动,正在创作长篇小说《兰花泪》。

2016年8月,诗歌《杨虎城落难处》、《绣红旗》、《成都重庆高速》荣获第八届“祖国好”华语文学艺术大赛金奖,并被授予”中国华语文学艺术百杰”荣誉称号,作品在《中国文艺名家传世作品集》评审中,荣获特等奖。

2016年9月25至27日,穆海峰受邀参加陕西省茶人联谊会组织的“聚焦生态镇坪,感受生态文明”陕西茶人书画家媒体采风活动,创作国画作品《金秋》,被镇坪县政府收藏。

2016年10月,散文《城南记事》在第三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中,荣获一等奖。作品入选《中国时代文艺名家代表作典籍》,本人被授予“2016年全国文艺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2016年12月,散文《忆秋》在陕西省首届职工文学网络征文大赛中荣获散文类优秀奖。

2017年2月,被中国诗书画家网、中国散文网、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授予“中国当代文艺领军人物”光荣称号,其创作简历和艺术成就作为重要辞条刊登在《中国当代文艺领军人物大辞典》之中。

2017年2月,散文《忆雪》、《城南记事》被中国时代文艺名家代表作典籍编委会评为特等奖,入编《中国时代文艺名家代表作典籍》(2017年巻)

2017年3月,散文《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荣获第四届“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大赛一等奖。

2017年4月,散文《老庙》荣获2017年“东方美”全国诗联书画大赛金奖。

2017年12月,在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展评活动中,作品短篇小说《上沙》荣获三等奖。

2017年12月,散文《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入选《中国当代文艺名家名作年鉴》。

陕西省职工作家协会会员。

陕西省农民诗歌协会会员。

陕西省文学创作学会会员。

柳青文学研究会会员。

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

西安市灞桥区诗词楹联协会会员。

《长安》杂志副主编。

《百花岭》杂志小说版执行主编。

洪庆文化艺术协会副会长。

中国著名行走散文作家联盟《行参菩提》签约作家。

先后在《航天固体动力》、《西北信息报》、《民工诗报》、《长安》、《古都文萃》、《蓝田文学》、《新文学》、《中华作家》、《秦风》、《灞上》、《中国诗》、《百花岭》、《三秦文化》报、《灞桥文化》报、《东方散文》、《行参菩提》、《微尘细流》、《人民作家》、《文化范儿》、《贫农乱弹》、《陕西散文论坛》、《一度诗歌论坛》以及言情小说吧、小说阅读网、企业资讯网等报刊、杂志、网站发表文学作品一百多万字。著有诗集《情感宇宙》,长篇小说《杨柳寨》,中篇小说《为什么活着》、《清明》,短篇小说《憨叔》,散文《迎春花》,碎戏剧本《金佛》和寓言《老鼠和香油》等。






投稿信箱:289341034@qq.com

版权联系:jgy328(微信)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