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剧小说 | 宗玉柱特辑:被带走的那人是谁

剧小说2019-01-17 05:25:41



被带走的那人是谁

狂草

遇上大哥没说话



 被带走的那人是谁   

常委会取消了,因为有两位重要领导不在。人们都知道,这次会议很重要,不仅有关企业将来的发展,还要有重大的人事变更。等待变更的人心急火燎地难受,观望变更的人心怀叵测地揣摩。常委会取消了,人们如释重负,紧接着又背上更重的思想包袱。

对于常委会的取消,看大门的老梁心情也不好。常委会取消的原因大家都有猜测,只有少数几个核心人物知道究竟,还有就是老梁。昨日傍黑天,检察院的车进入大院,进来的时候车里4个人,出去的时候却多了一个人。老梁去开门,坐在后排中间那个人冲老梁点了一下头,老梁脑子里轰隆一声,心想,早晚早晚,终于也出事了。

常委会取消后,常委们都不见了,仿佛每年两次集体出去考察一样。老梁交了班,垂头丧气地往家走,一辆奥迪从后面过来,停在老梁身边。车窗打开后,于秘书坐在司机的位置冲老梁摆手。老梁走过去,见车里只于秘书一人。于秘书问,昨个傍黑天,坐检察院车走的是谁?

老梁摇摇头说,没看清。

于秘书又问,听说你儿子要工作了,有位领导已经答应帮忙,有这事儿吧?

老梁吓了一跳,连忙说,没有没有,我儿子刚毕业,一点经验没有,再说了,领导都非常忙,咋会有时间管我家的事儿呢。

于秘书笑了笑说,老梁,你不诚实,我跟你说吧,咱这儿的天上捅了个窟窿,大伙儿急着找石头补,你要是知道被带走的那人是谁,最好告诉我。

于秘书说罢,开车走了。老梁核计了半天,吐了口唾沫道,天塌下来有你们当官的顶着,管我小老百姓屁事。转念又想,好容易那人答应了给自己办这件大事,怎么就偏偏他被带走了呢?早不带走晚不带走,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带走,太不是时候了。

老梁在街上心事重重地走着,慢慢接近了菜市场,远远已经望见自家居住的那栋破旧楼房。这时,老梁突然想起,自己的一个好哥们的女儿恰好在检察院上班,反正上午没事,不如去打听打听。

老梁拐进市场,径直进了市场管理处。吴胖子正坐在椅子上喝茶,见老梁进来非常高兴,连忙给老梁倒水让座。老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不客气,稀溜溜喝了半杯龙井,赞叹道,好茶。吴胖子笑道,就知道你没喝过,闺女给的。

老梁道,真就是没喝过,对了,有件事儿你让闺女问问。老梁把那事说了一遍。

吴胖子撂下电话告诉老梁,没有这事,你是不是看错了。

老梁说,没错啊,他还冲我点头呢。

吴胖子说,该不是省院吧,事儿闹大了。

老梁说,不是,车牌是咱这儿的,当门卫的还能没这眼神儿?

老梁喝了两杯水,心里有事坐不住,回到家,儿子正在打网游,儿子问,那事儿能成不?

老梁说,够呛了。

儿子白了他一眼,继续玩游戏。老梁想,我给他拨个电话,关机了就一定有事,拨通了……拨通了说啥呢?管他呢!

老梁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一狠心按出那串号码,竟然通了。那边有人问,谁啊。

老梁说,领导好,您在哪?我是老梁啊。

领导说,哦,老梁,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有事儿?

老梁说,没事儿没事儿,这不一上午没看见您吗,大家都很想您,刚才于秘书还问起您呢。

领导说,这小子,我现在和书记在一起呢,我走时匆忙,没通知他,他问啥?

老梁说,问昨天晚上检察院带走的是不是您,我说没看见。

听筒那边愣了半天,领导说,哦哦,检察院的车,嘿嘿,谢谢你啊老梁,你儿子的事我记得呢。

老梁撂了电话,很奇怪,领导谢我干嘛?不过看来儿子的事是有眉目了,这电话没白打。

下午接班的时候,老梁发现单位的人都没走,每个人都很奇怪,好像在等什么人。于秘书若无其事地贴过来,悄声对老梁说,上午问你的事就此打住,不要再提了。

老梁连忙点头,心里却想,你倒是早说啊,现在领导已经知道,实在是对不住啦。



 狂草    


     卢局长软着陆后,在家赋闲专工书法。卢局长的书法在本市很有名气,除了书协的几个大腕儿,卢局长排名是很前列的。

卢局长自幼随祖父习颜公大楷,摹化度寺碑,行楷草隶篆无一不通。卢局长最拿手的是狂草,其墨宝笔锋恣意,大开大阖,颇受行家称赞。

卢局长任局长后,求字的人日渐增多。卢局长这人大度随和,也喜欢彰显手艺,遂写了不少送人。每当这时,便经常有人送来红包加礼品。卢局长把礼品作为回赠收下,把红包退给人家。人家说,这叫润笔费,不收哪行,您的字市面上很值钱呢。

卢局长闻后惊喜,到书画一条街转了好几天,并没有找到自己的作品。后哑然失笑,知道自己的字不可能出现在市面上,讨字的人一定会把字装裱起来,挂在自家的墙上或者单位的墙上,怎会拿出来卖呢。

因为工作比较忙,卢局长少了不少练字的时间,有时候他看着自己的字很摇头,但这并不影响润笔的收入。现在好了,退下来的卢局长,应该叫老卢,现在的老卢时间充裕,他塌下心来,以蒙童的心态,再次从大楷、中楷、小楷练起。

退休以后,虽然讨字的人没有了,但老卢有时去书画一条街时,竟偶尔也能发现自己过去的作品摆在市上。老卢仔细地看,尽管那些字不很满意,但对精致的装裱十分喜爱。这些作品的标价很低,也就几百块钱左右,并且很久无人问津,这个价钱别说与润笔费差的悬殊,就是比装裱钱也差的甚远。

其实老卢收润笔费时,就想到了会有今天。有些人的风雅是比较功利的,老卢对此也不认为值得感慨。每次遇到这种情况,老卢都会掏钱把自己的这些旧作买下来。当年自己写了很多,能摆上摊位的自然也算上品,至于其它那些,肯定在他退休之后,像垃圾股那样跌的一文不值了。

老卢把买回来的作品挂在家中,仔细研读其中的缺点和妙处。从艺的人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很难再进步,那是因为他们学习的方法出了毛病。这个时候,如果继续研究名家,就会永远失去自己。这时候应该研究自己过去的东西,才能有宏大的突破。

老卢不知不觉误打误撞走上这条路后,废寝忘食,如痴如醉,到底让他悟出了书法的真谛。自此老卢书艺突飞猛进,书体自成一家。尤其是他的狂草,远抵张旭,近追毛公,终于成为书法界一代名家。

如今,老卢惜墨如金,对络绎不绝的求字者一律拒绝。老卢仍然心里没底,因为他的儿子小卢如今也官居要职,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冲他儿子来的呢?

 



  遇上大哥没说话 

我是个很随意的人,和大哥公事一段时间后,觉得大哥这人很好,处处为下属着想,在他的佑护下,我时常邂逅惊喜,经常获得实惠,就有了进一步亲近的想法。在企业里,叫本部门一把手大哥是最正常不过了,于是由我带头,大家开始都叫他大哥。认识大哥的时候,大哥也就四十出头,是很精明很拉风的汉子,他的优点是对小弟们不错,毛病是太在乎自己的乌纱。

叫了一段时间,发现他答应的时候总是敷衍,有时似乎装作听不见,就觉得是个问题。终于有一天,酒后,他正色地对我们说,单位要有单位的样子,不要哥长哥短,公共场合得讲究分寸,大家不是都有职务吗?大哥的意思很明显,我们皆做恍然状,从此后就都开始互称官职,最初很别扭,过了一段时间也就习惯了,直到大哥临近退休,称呼才改回来。

企业与政府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实行着内退的政策。我们这里中层以下级别的,内退年龄规定在五十周岁。临近内退这些年,大哥和从前判若两人,因为各种原因,职务始终没有得到升迁,性格逐渐绵软下来,竟然主动要求我们叫他大哥了。

改回了称呼后,少了那份敬畏,彼此十分亲切。大哥把工作都交给我们,整天坐车出去闲逛,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我们替他着急,也隐隐替他难过。大哥参加工作时岁数小,托人改了户口,虚报了两岁,后来实行身份证,证上的出生日期也随了户口,所以大哥实际年龄四十八周岁时,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恰好是五十周岁,一旦内退的文件下来,大哥就要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养老。

就像生老病死那样,内退的文件毫无阻挡地下来了。大哥的大哥也知道,按照他的实际年龄不应该早退,但文件上规定好的谁也没办法更改,只能说些诸如“为企业发展做出牺牲”之类的褒辞,虽然于事无补也算还了旧账,马马虎虎给大哥的人生画上了一个阶段性破折号。

大哥内退后,我们有了新的大哥。和新大哥磨合的这段日子里,我们总是念起大哥的好处,在路上遇到日渐衰老的大哥时,必定要拉进饭店喝上一回。有时也去大哥家看看,虽然不需要做什么,但那种感情渐渐沉淀的清澈如泉。

又过了两年,我也升为大哥。我知道,一旦当上大哥,也就离内退的日子不远了。我当然很不甘心,就想着更进一步,摆脱五十周岁的阴影。有了想法,每天考虑的都是出成绩求政绩,弄的下面的人十分不快。有一天,大哥突然来到我的办公室,和我聊了半个钟点,我急着出去,就让李眼镜他们陪大哥去吃酒。只记得大哥说了不少自认为隐喻的话,让我有些很不耐烦。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完成了那个比较险峻的一跃,这自然要感谢我们上级领导的英明决策,更要感谢我的老大和众位大哥的栽培。这天,我邀请大家去一个比较偏远的山庄体验生活,虽然大家对那里都不陌生,但还是很喜欢去。

我们分头出发。我先在单位处理了几件小事儿,其中有一件是关于大哥的福利,我看都没看,毫不犹豫地做了照旧的批示。李眼镜提醒我说,按照新规定,大哥的福利标准有点偏低。我这才恍然,看了看自己的批示,懒得纠正。怎么说大哥也是个软着陆的人,这点小钱儿他应该不会放在眼里。就对李眼镜说,他不差这些是吧?你说他差吗?

李眼镜连忙说,不差不差!

又耽搁了一阵子,我看了看表,叫上司机小刘往山庄出发。出大门不远,正遇上大哥拎着一根拐棍往这边走。大哥真的老了,还患上了轻度的脑血栓。小刘也看到他,按照惯例想停车,我说走吧,小刘就把放到一半的车门玻璃再次升起,车从大哥身边急速晃过。我在倒车镜里看到大哥冲车举了举拐棍,心里感到很空旷。

到了山庄,众大哥们开始分头行动,钓鱼的钓鱼,打牌的打牌。我不喜欢钓鱼,也不喜欢打牌,我陪着我的老大在山间的小路上散步。老大不喜欢说话,长寿眉下深邃的目光似乎可以洞察一切。他只是听我说,不时地点点头或者看我一眼,我在威仪和差距面前十分拘谨。

这时,一只母鸡从草堆里钻出来,得意洋洋地高叫:“哥大,哥大,哥哥大!”

老大笑了,我也笑了。

这时我也记起,来这里之前,我遇上了久违的大哥。回想起来,和大哥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如今这种温暖,再也无法找到。今天,我竟然没有顾得上停下来,和他一起说说话。

 


 

关于文本


《被带走的那个人是谁》刊发于《北方文学》2013年增刊。


《狂草》入选《最具中学生人气原创小小说》。


《遇上大哥没说话》刊发于《天池小小说》2011年4期。





关于作者

   

宗玉柱,吉林省长白山人。1968年出生,汉族,中共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天池小小说》在线编辑。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杀狗》《夜来香》《青杨消息》《五道白河札记》等。出版小小说集《梨花柜》。作品入选《吉林文学作品年选》《中国微型小说年选》《名家微型小说排行榜》等多个选本。



❖ 名誉主编:刘海涛 

❖ 影视顾问:李嘉

❖ 执行主编:梁健  

❖ 美编:了了


合作邮箱:wxsjpgm@163.com

投稿邮箱:wxsysbq@163.com





微小说影视改编权发布及交易平台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