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一介医女,修灵废材,该怎样于乱世中谋得一席之地?

热门言情小说2019-06-26 15:20:16

热门言情小说

❶ 优质小说,每日推荐
❷ 历史消息,更多内容
❸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热门言情小说】


仙绫吟



文/我的是左边


一介医女,修灵废材,该怎样于乱世中谋得一席之地?谜团丛生,阴谋诡计,又如何寻求破解守得云开之日?


我要试读

“暮霭江天阔,月纱笼城郭。”

  “又是一个傍晚,暮色黄昏。就连时光都被镀上了泛黄的金色,好似一场前世今生的轮回。”

  这是刚刚走在江边的蒋汀随意在朋友圈写下的,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研究生,喜欢写写随笔。

  “叮咚”,熟悉的声音响起了。蒋汀拿出手机,一条微信消息。

  “哎呦,灵感又来了啊?”这是蒋汀的寝室闺蜜晓文。

  “哪有,乱写的”蒋汀回复道。

  “我说女神,你能不能有点正事?”

  “我这难道不是正事吗?”

  “哎,你就喜欢弄这些文艺的东西,我说咱们新来的导师助教你不赶紧弄到手呀?!”“弄你个头!”

  “赶紧的吧,都二十五了大龄女青年啊,我去约会了不跟你说了哈哈!”

  蒋汀把手机放到包里,依旧是在回寝室的路上,不过眼前浮现一个面庞。一个月前,

  院里新空降来了一位导师助教,大家都说是黄金单身男,也是蒋汀喜欢的类型。不过这一个月来,这位单身男好像对蒋汀并不感兴趣,甚至让蒋汀感到他在刻意回避自己,而像蒋汀这种性格是不可能主动去追男生的。想到这里,蒋汀摇了摇头,惊讶于自己怎么思考这些事。

  “叮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了。

  “喂蒋汀,快醒醒,下课啦助教要走了,赶紧追啊!”晓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呼~~~~”蒋汀伸了个懒腰,半睁着朦胧的睡眼。

  “蒋大小姐,我昨晚可是苦口婆心的跟你摆事实,讲道理,口水都干了啊,赶紧的!”昨天晚上,晓文拽着蒋汀,各种分析这位新来助教的好,让蒋汀主动出击。

  “好啦好啦,我现在就去,结果什么样我就不能预测了啊!”蒋汀朝着助教帅哥追去。

  看着前面的那个背影,突然让蒋汀感到一种深邃和神秘,还略带一丝丝熟悉。昨天背好的搭讪台词竟然一句都讲不出来了。

  “咳,那个…”蒋汀跑到了助教帅哥的身后,最后只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男人一个转身,还在低头走路的蒋汀直接撞到了前面这个男人的身上。

  “哎呀,那个,对不起,不好意思,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蒋汀语无伦次的说道,仰起头,一张冷冰冰的脸在蒋汀瞳孔中放大。

  “好像是我撞的你。”男人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缓缓说道。

  “啊,那个,那个……”如果别人看到蒋汀现在一定会很惊讶,因为整张脸就跟红灯一样。

  “你睡了一节课,来找我有什么事吗?”面前的男人说出了这句话,而此时,蒋汀彻底把昨晚晓文苦口婆心的教导给忘了。

  “那个,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蒋汀低着头回答到。

  “哦,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男人甩下了这句话面无表情的走了,只留下蒋汀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蒋汀回到寝室,晓文直接劈天盖地的八卦了起来,“蒋大小姐你倒是说话啊,进展怎么样?”

  “没有进展,人家根本不搭理我,都不正眼看我,丢死人了。”蒋汀懒洋洋的躺在寝室的床上说到。

  “不是我说你,你简直情商太低了。我教你的各种必杀技你全当饭吃了啊?#%¥#@!@#........”为了躲避晓文的鄙视,蒋汀无奈之下带上耳机进入了梦乡。

  “你为什么刻意回避我,难道就这么讨厌我吗?”蒋汀气急的问道。这个男人太过分了,中午给他买了午餐竟然直接被丢到了垃圾桶。

  “对不起蒋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有自己的饮食习惯。”

  “你不要转移话题,多少次明明就是刻意的回避我,你讨厌我的话可以直接说,不用这样!”蒋汀喊着,闹着,而面前的那个男人就这么安静的站在面前,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淡淡的注视着她,慢慢的,蒋汀也喊累了,两个人就这么注视着。过了些许时间,男人沉重的叹息了一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睁开了。

  突然间,蒋汀在男人的眼睛中看到了一团紫色的光芒,这团光芒直接把蒋汀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蒋汀只觉得有一股无穷的力量在撕扯着她,她再次望向男人的眼睛,却看到两滴紫色的泪水缓缓的流了下来。

  “这,这,怎么回事,你是谁?”蒋汀惊恐的问道,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蒋汀从男人的眼中看到了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神情,那是一种不舍,无奈,悲痛,好像是沉默了整个世纪的忧伤在这一刻爆发开来,宛如惊涛骇浪般的迸射了出来,在紫色光团的笼罩下,蒋汀被那目光紧紧的束缚着,看着男人的眼睛,蒋汀不由自主的哭了出来,那种眼神所表达出的哀伤和痛楚让蒋汀身临其境,感同身受,像是冰化的瀑布倾泻而来,又像是暗夜的暴雨呼啸而至。蒋汀的心好痛,为眼前的这个男人而痛,为他那好似从亘古而来的悲伤的情愫而痛,为那双宛如天上明月却又被乌云覆盖的眼睛而痛。那两滴紫色的泪水闪烁着光芒缓缓的滑落,在即将离开男人的脸庞之际,突然向蒋汀的双眼飞奔而去,顿时,蒋汀感到眼前紫芒大盛,男人的瞳孔在眼前放大,自己顿时被吸了进去!

  “啊!!!!”蒋汀的尖叫声响起。

  “啊!!!!!”又一个叫声响起,不过这声音是晓文的。

  蒋汀睁开双眼,看到晓文带着眼镜,披散着头发,疯疯癫癫的样子,嘴里还啃着一块面包,一副惊恐+鄙视+醉了的表情望着自己,再环顾四周,这分明是住了两年的宿舍啊。

  “蒋汀你做噩梦啦!?”晓文鄙夷的问道。

  蒋汀一愣,傻傻的点了下头。

  “我去,你叫的也太吓人了吧,跟杀鸡了似的。你,你不会是梦到那个助教了吧?”

  蒋汀又一愣,继续傻傻的点了下头。

  晓文顿时来了个360度大转变,一副花痴+阴险+八卦的表情。“啊哈哈,快给姐说说,这可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还是个噩梦,你心仪的那个大助教把你怎么地啦?我说啊蒋汀,我是不是太了解你了,连你做梦都能猜中,哎我真是天才,啧啧!”

  看蒋汀依旧一副呆呆的表情,晓文继续说道:“得,看你这样也太弱了吧,一个噩梦就傻了,我继续去啃面包了啊,你自己赶紧起来,一会别忘了咱们还得去图书馆找论文资料呢。”说完不待蒋汀回话,晓文就一溜烟的跳下了床,自顾的去进食面包了。

  而蒋汀好像才缓过神来,深呼了一口气,直直的倒在了床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都被汗湿透了。

  那个梦太真实又太虚幻,真实是因为那种感觉,那个男人的目光,那种伤痛。虚幻是因为那紫色的光芒,紫色的泪。

  蒋汀使劲的摇了摇头,感觉自己仍沉浸在那种悲痛中,男人的眼神那么清楚,那么深刻的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这个梦真是太奇怪了。擦了擦眼睛,自己还真的是哭了。

  “哎…”蒋汀叹了口气,多好的一个周末,却做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噩梦,难道真是走火入魔了?起床,冲澡,然后和晓文一起奔向了图书馆。

  宽敞明亮的三楼,蒋汀最喜欢这里,弥漫着丝丝纸香,徜徉在书的海洋。不用说去看去读,光是欣赏这些整整齐齐摆在书架上的各类图书就能心情大好。

  “嗒,嗒,嗒…”轻轻的,自己鞋跟的声音,漫无目的缓缓的走着。转过一个拐角,蒋汀突然定住了。

  前方,阳光透过玻璃窗懒洋洋的打在了他的身上,窗外的微风偷偷的掠过他的身旁,额前的几丝发梢跟着风儿在起舞,藕荷色的衬衫和浅灰色的长裤,轻盈干净利落却又不失成熟稳重。一手拿着书籍,一手拿起桌上的水杯,浅酌一口随即又将其慢慢的放下。是的,是那个男人。

  蒋汀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好像听到了自己血液流淌的声音。那个男人的侧脸竟然这样好看,棱角分明之中带着几分刚毅,又在品读之中夹着几分慵懒,就这样随意的坐在竹椅之上,阳光,微风,书籍,男人。蒋汀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的跳动着,越跳越快,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忽然之间,男人转过了脸庞,对于看到蒋汀一点也不惊讶,好像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她一样。蒋汀心跳如鼓,娇颜如火,艰难的移动着双腿,让自己转过身去走向别处,掩藏自己内心的澎湃。

  “嗒嗒,嗒嗒,嗒嗒”轻轻鞋跟的声音响起,可是这次蒋汀却听到了两个声音!

  是那个男人!他竟然在身后跟着自己!

  蒋汀装作若无其事的向楼梯口走去,并逐渐加快了脚步。鞋跟的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快了,那个男人在追向自己!

  此时的蒋汀突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顿时紧张的感觉遍布到了全身。终于到了楼梯口,蒋汀停住了脚步,而身后的那个鞋跟声音也越来越近。蒋汀转过身,那个男人停在了不远处,蒋汀望向男人,浑身一震,顿时如遭雷电。

  那个目光!!!!

  和梦中的一模一样,沉寂无奈,悲痛哀伤,唯一不同的是深邃之中却夹杂着一丝怜爱,同样的眼神排山倒海般的席卷而来。此时,男人开始缓缓的向蒋汀走来,蒋汀不禁颤抖了起来,又死死的盯着男人的眼睛,突然,一团紫色光芒从男人的眼中射了出来,直接穿到了蒋汀的眼睛里。

  “啊!!!”蒋汀看到这紫色的光芒失声惊喊到,从头到脚全身发麻,梦中的情景竟然在现实中出现了!浑身不禁发抖起来,双腿急忙向后退去!

  刚退了两步,却不知已站在楼梯的边缘,一个瞬间,整个人便顺着高高的楼梯翻滚了下去。

  “蒋汀!!!”男人喊道,飞快的跑下了长长的楼梯,而此时,只见蒋汀已然躺在了地上,头上鲜红一片,而后便被轻轻的抱起,男人的眼中依旧是闪烁着紫色的光芒,而且流下了紫色的泪水,待这泪水滑下脸庞落在了蒋汀的身上时,好似遁地般,直接进入了身体,消失不见了。而此时男人眼中的那紫色光芒也随即暗淡下来,回复到了以往正常人的神情。

  “蒋汀,蒋汀!”无论怎么呼喊,蒋汀都无动于衷,已然没有了意识。男人把蒋汀紧紧的搂在了怀中,好似珍宝一般,再也不是那副冷冰冰的神情,那是一种痛苦,一种等待,一种悲伤。

  蒋汀好似熟睡了一般,静静的躺在那里,男人轻轻的捋了捋蒋汀的头发,喉咙微微一动,一个细微的宠溺的声音飘了出来。

“小瑾…….”

暮色黄昏。

  夕阳如血般的洒在这片大地上,红云滚滚,被劲风吹满了天。

  这是一条向上蜿蜒盘旋于山间的小路。

  路上阴气弥漫,荒草丛生,枯枝败柳,好不荒凉。

  “暮色残红,夕阳喋血,南画夭刑果真如此悲壮,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能亲眼目睹。”寸草不生的小路上,一位向前步行的灰袍老道人捋了捋胡须,看着如血般的天空,感叹声中尽显苍凉。

  “师父!”一名素衣青年转头看向他身边的老道,“我们已多年远离尘嚣不问世事,出关前您对我说这南画夭刑千年不遇,我还不相信,如今看这断魂山路上接踵而至的人们,果真是传说中残血的南画夭刑!”

  老道点点头,“的确如此,很多不问世事的门派和隐世高人都会闻讯前来,此次断魂山上的画刑池可是几乎聚集了南画大陆上的所有高手!这断魂山在南画大陆上荒凉了太久,以至于世人都快将它忘却了。”老道环顾着四周继续说道:“徒儿你看这断魂山,阴风阵阵,草木不生,乃是死亡之山,没有人愿意提起它。”

  身侧的青年双手抱肩,点头道:“来到这里的人大多都是默默不语,我和您说话都不自觉的放低了声音!”青年顿了顿,感觉四周阴森森的,又放低了一些声音继续说道:“师父,这受刑之人真的有滔天大罪么?要接受这样残忍的千古刑罚?”

  “滔天大罪?”老道却是置之一笑,“那魅界的魅君如此仇视南画大陆,不知布下了多少阴谋诡计,五大灵派依然没有对其动手,可是为了传说中的上古宝物却要杀了一个姑娘!”

  看到自己的师父袖袍一挥,变成了背手而行,青年眼中精光一闪,“师父,这就是您隐世的原因吧,远离一切的不公,鲜血和杀戮。坐看云水逍遥,卧听夜雨淋漓。”

  “哈哈!”老道爽朗一笑,眯起眼睛满意的看向自己身边的素衣青年,眼角尽是沧桑的暗纹。“好一个坐看云水逍遥,卧听夜雨淋漓!苏胥,你正直风华正茂,天资又聪慧过人,虽心甘情愿随我隐世,但如今南画大陆动荡不安,切莫辜负了你苦修而来的一身绝学!”

  苏胥听罢微微一笑,年少白皙的脸上颇有些波澜不惊的味道,双手作揖道:“弟子谨记师父教诲,路漫漫修远兮,若能渡人解救苦难,苏胥定当赴汤蹈火!”

  “好,好一个赴汤蹈火!”老道拍了拍青年的肩膀,“男儿立于天地间,惩恶扬善自当道。”顿了顿,又放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你我虽隐世,但对于当今天下形势却也能算上了如指掌,此次带你出关前来,也该是你名响于世之时!”

  青年听后一愣,白皙的面庞上露出了些许疑惑。“出关前我只知画刑池,却不知受刑人,您也不曾透露丝毫,难道……?”

  灰袍道者仍旧默默前行,嘴唇微动飘出了淡淡的声音,“善恶唯心……”

  苏胥略微沉吟,而后淡淡的自言自语道:“善恶唯心?那位受刑的姑娘……”说道这里便没了声音,师徒二人并排走在人群中向山顶而行,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喋血般的残阳笼罩着天空,红云滚滚袭来,血光般的光束从云隙中倾泻而下,击打在这片寸草不生的荒凉山顶,一股股亘古传来的苍茫印在灵魂之上。

  苍茫云海,残暮落红,南画夭刑,魂断之日!

  断魂山,位于这片南画大陆上的西南角。此山草木不生,悲风寂寂,到处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山顶之上,有一方血池,名曰画刑池!相传这画刑池是天然血池,常年血气滚滚,腥红满地!

  而无论是断魂山还是画刑池,都是禁忌,谁也不愿提起。因为凡是接受画刑池的刑罚之人,那便是背负着天罪!是众叛亲离!是暴戾的魔鬼!

  这刑罚便被称作南画夭刑!

  这刑罚太大,太重,以至于画刑池寂寥了千年也无人问津。

  九死无生,魂飞魄散!恶贯满盈,永无轮回!

  寂凉的悲风呜咽回旋在断魂山顶,声声入耳,阵阵烙心,让人不禁的打起寒颤,无论修为多强大的人都会对这片腥红的血池心生胆怯。

  残阳的余辉打在画刑池上,粼粼洒洒的血光之上矗立着一座血红色的细长碑石,像一座被全世界都遗弃的孤岛,历经荏苒,饱尝风霜。

  此时,在那碑石之上,呈现出的是一幅噬心的景象。

  一具身体纹丝不动的被钉在石碑之上。

  五颗灵光闪闪的噬魂钉钉在脖颈,双腕,双脚处,牢牢的嵌入肌肤,穿透骨髓,钉在碑石之上。噬魂钉上还缓缓的滴答着鲜血,滴滴宛如千斤重!

  残破的淡紫罗裙微微飘散着,其上尽是干涸的黑红色,又不断的被噬魂钉处留下的鲜血一点点染红。

  这是一个女子,长发凌乱垂散及腰,淡紫罗裙残破不堪,依稀可见道道血印的肌肤,被五颗魂钉十字般的牢牢禁锢在画刑池中央的石碑之上,死寂般的矗立在那里。干裂的嘴唇,紧闭的双眼,惨白的面庞,浑身的血迹。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五颗噬魂钉下的肿胀肌肤,点点鲜血滴落,触目惊心碗状大的伤口下隐约可见恐怖的森森白骨!除了偶尔微微颤动的长睫毛证明她还活着,整个人宛如一具死尸,低垂着头颅,毫无生气。

  凌空的身下是血水蒸腾的画刑池,血气不断翻滚而上,腥红的雾气缭绕在女子的身边,再加上那五颗灵光耀眼的噬魂钉,斑斓血光中,满池的红莲如红焰,灼烧着石碑上的娇柔身躯,刹那之间伤痕累累的篇幅变成了噬心的永恒。

  暮色渐红,断魂山顶,画刑池旁。

  阵阵低声私语萦绕在断魂山顶,刑时将至,闻讯而来的各路强者已基本都到达此地。

  “南画夭刑千年不遇!我等之人能亲眼目睹,也不枉此生啊!”人群中一名面色激动的中年男人低声说道。

  另一人却摇摇头,“千年不遇倒是真,可这刑罚未免重了些……”

  偌大的山顶,此时却也有些暗流涌动之感。人群中发出了嘈杂的议论之声,有人面露哀伤在怜惜碑石上的女子,有人面色激动的四处张望,还有人在和周围之人热络着。若不是这断魂山顶太过于压抑,令人窒息,否则想必早已人声鼎沸起来。

  总之,能来到这断魂山顶,承受着压抑窒息的死亡气息,皆不是寻常之辈,众说纷纭之时,只能道为众生百态罢了。

  除了中央那一方画刑池外,毫无外物,但此时却早已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千年来无人问津的断魂山顶,今日宛如一场高手齐聚的盛会。

  待夕阳收起了它的最后一丝残红,暗无边际的阴霾自空中笼罩而下。断魂山顶阴风四起,呜鸣大噪,暗云涌动!只是几个眨眼之间,断魂山顶便已暗黑一片!

  残红褪去,夭刑已至!

  倏然之间!那诡异的画刑池在暮色褪去之时血光乍起!

  接下来的一个瞬间,五道人影腾空而起!呈五星之势凌驾于半空中,环绕在石碑女子的周围。

  五人周身华光熠熠,像五点星光般漂浮着,而后五人施掌结印,轻喝道:“南画夭刑,永无轮回,天地不容,致死无休。起!”

  五道强光自掌中而出,转眼之间在上方汇成一片光海,盘旋于半空中如星盘般闪烁着,乍眼看去,九天之上,霞光流转,银河浩渺,熠熠生辉!

  待光海星盘形成,周围五人又各自变幻身形,合力跃身而起!

  而那片光海在五人的控制下缓缓降落,好似一张从天而降的巨网,最终倏的附在了腥红的画刑池上。

  顷刻之间!

  沉默许久的画刑池像是受到了亘古的召唤,池中血水砰然而起,宛如沉睡了许久,终于在刹那间沸腾迸发而出!

  “轰隆!”

  “轰隆隆!!”

  血光万丈,遥映千里!

  滔天如焱,腥红满地!

  此时的断魂山顶嗡嗡乍响,像是火山爆发迸裂开来,条条血龙冲天,盈盈飞舞回旋,滚滚咆哮肆虐!

  望眼望去,满目血色华光,血雾席卷漫天!

  刺耳的声音伴随着断魂山顶阵阵颤动,众人皆屏住呼吸施法而护来抵御这突如其来的骤变,果然是千年不遇残血的南画夭刑!

  突然!

  “啊……!”

  一个女人的轻吟自画刑池中响起,这声音压抑,痛苦,还夹杂着些许隐忍和不甘。

  声音虽不大,但恰恰传至每个人的耳畔,有些阴柔,有些空灵,有些惨淡,还有些诡秘。

  奇怪的是,待这声音响起后,那汹涌滔天的血龙竟沉寂了下来,躲回了画刑池中,而断魂山顶也恢复了沉寂。

  刷的一下,血光泛起!整个断魂山顶被画刑池中的血光映满,直接染红了本已是暗夜的天!

  在场的人们这才从刚刚的血龙之景中回神而驻,深呼气息重新望向画刑池,而那里的血雾不知何时已经消散,映入眼帘的便是池中之人人!

  石碑上的少女终于睁开了眼睛!


小说精彩后续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