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曹江艳丨玄幻小说/天墉执念(一)

垣曲人家2019-07-20 09:04:46

垣曲人家  文学频道  


作者简介

  曹江艳,16岁,晋城沁水人。爱好绘画,忠于写作,对哲学、心理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喜奇异有趣的事物。部分作品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垣曲人家》,为垣曲人家首批特约“青春freestyle”团队成员之一。

天墉执念



————玄幻小说 连载系列————


  三载弹指瞬间,飞雪覆台空。
  陵越屹立于庭前一天一夜。雪满覆他的肩头。血色凝成剑形,静置他掌中。那是焚寂。
  凶煞戾气经年环绕剑身。落掌冰冷阴寒。陵越运转功法温养它一夜。终不过添些许薄温。
  雪铺天卷地。来时痕迹早已铺盖干净。归途旷荡,杳无人影。陵越知晓他不会回来。仍盼料峭红衣能披雪戴月。踏临归途。
  然异变陡生。
  风骤急,涌流暗携。忽见故人朱砂晰明若刻,渗透重重时光,凭空呼跃眼前。
  掌中焚寂重吟一声,嗡鸣不绝。陵越急踏一步,巨震目光正对上他。
  发丝缭乱遮面,他睁眼,眉间灼砂映着白雪。容颜如旧。
  “屠苏...。”陵越眼眶微染上红。骤觉眼前人影显而易见稀薄下去。挥袖去拦也无济于事。
  满手是消逝的融光。他怔然低头看,失魂般喃喃:“屠苏。”
  掌中焚寂光芒大炽。灼热温度几近使他脱手。他抬剑去看。不可抵御的血光骤然包裹了他的视线。

  红光渐散。已身置陌生之地。灵气充沛,山重水复,阁宇俊秀。上书青云二字。
  幻境。陵越神色微凝。四下搜寻信息。目光投向掌中焚寂。深重悲恸复遮蒙双眼。
  三年之期已至,焚寂异动,幻出人形。此事当与屠苏有关。而今焚寂将他送到此地,或是可以再见屠苏一面。
  思及此处。他简单施下封印法术,结于焚寂之上。避免煞气逸散沾染此地。随即踏上台阶,立感结界之力沉淀身周,他明白若肆意施展功法,此结界会降罚。
  迎面正见大竹峰弟子下梯。陵越依他装束判断出弟子身份。未即出口,那弟子已然觉察他,满脸惊诧之色。急近前。
  “你是何人?”他不似寻常弟子那样防备,言语间倒显露新奇之色。
  “你这装束显然不是青云弟子。为何能踏入此地?莫非。。”那弟子一抬头,被陵越头顶掌教的束冠晃花了眼。“是前来拜访青云的贵客。弟子失礼!有失远迎,前辈恕罪!”
  他惊惶惶的弯腰作揖。
  “无妨。”陵越一抬手免了他的礼。“我问你一事,你可识得一名为百里屠苏的人。”
  “前辈,闻所未闻!”那弟子真挚瞧他,干脆答道。
  陵越刻意锁着他神情。确保无恙。随即偏移目光看向远处。稍加思虑。震袖施以法术,凭空勾划他肃冷模样。
  “你可曾见过他。”这语气带了些微颤祈望。
  那弟子惊叹于此等奇异法术。闻声便信口道:“没有...等等这不是?”他初见眉眼肃杀淡漠,派中鲜少有这等冷漠之人。当下否认。待仔细观摩才意识到这相貌熟悉,甚至与自己朝夕相处。
  “是谁?”陵越逼问道。
  “这不是。。小凡?张小凡啊。”那弟子仔仔细细辨认后方咬定。
  张小凡。陵越颦眉。散尽法术,钳住那弟子的腕骨。“他身在何处?”
  “前,前辈您。我。”那弟子一个激灵。被拽的敢怒不敢言。“我带您去。我带您去。”

  他们来到大竹峰。临近黄昏。弟子大多于房子进餐。故陵越前来无人知晓。
  那弟子领陵越来到后山竹林。颤巍巍指道:“喏,小凡资质愚钝,近日无半分长进,师傅觉得他不够努力,罚他跪在后山修炼。”
  陵越自寻到张小凡的背影,旁人言再无半分听进。
  枯竹堆积。那少年跪的坚毅俊挺。一袭黑发披散肩背,侧颜轮廓晰明若旧。
  只消半分侧颜,一副背影。
  “屠,苏。”二字出口,已是因三年无望哽涩的喉音。
  焚寂震动。一如陵越颤抖的指尖,愈收拢愈紧窒。无法置信。
  似是感到身后来人,又或是焚寂召唤。张小凡回过头,温朗眉目平添黯色。
  “师兄,这位前辈是。”张小凡强撑精神,朝那位弟子递去询问。暗自收功。
  “哦,这位是前来拜访青云的前辈。”那弟子未留意张小凡强撑的神情,自顾自上去拉扯他:“还不快起来给前辈行礼。”
  “可是师傅说..。”张小凡面露为难,终在那名弟子的扯拽下起身,不及拍净衣衫,就朝陵越躬身行礼:“晚辈青云弟子张小凡,拜见前辈。”
屠苏。你怎会如此。
  陵越深刻认定他。容貌声线。焚寂认主。乃至他自己的灵魂与眼前这少年的牵连感。
  但他已不是屠苏了。举止性情。亲缘六脉,皆与以往颠覆。
  隐去眉间丹砂,褪去眼目毅然。亦失去“震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的御剑风姿。一身功力俱散。
  欣慰再见之余,更锐利的是甚于本人的痛楚。昔日为挽救天下苍生不得善终,天墉执剑长老之位为其空悬无主。而今身负重责,孤伶跪于他派后山。
  “屠苏,你不识得我了。”陵越轻声唤他。仿若身处梦境惧怕惊扰。终年冷肃眉宇糅成难抑的悲色。真真切切照进张小凡眼底。
  一股剧痛骤然卷席张小凡胸腔。令他本就翻涌的心似被千刀万剐蹂躏。他支持不住半跪在地,以噬魂勉强撑身不倒,掌攥胸前衣物咬牙忍耐。半个字都来不及吐露。
  “屠苏!”
  “小凡?”
  陵越急上前抓住他的肩膀。气度全失惊切至极。“怎么回事。你们对他做了什么!”他厉言逼斥那试图近前的弟子。身周肃杀气狂袭而出。
  那弟子哪见过这等阵仗。在陵越深厚功力的压制下几乎要跪下去:“回前辈!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啊。他在您。您来之前一直好好的。前辈明鉴!”见陵越怒色未褪尽,他忙不迭唤小凡:“小凡你倒是说句话啊。”
  “前辈,不关师兄们的事。”张小凡亦被陵越话中冽意震住,反攥住陵越的衣角,片刻觉出不妥迅速放开。“晚辈冒犯。晚辈..已经好了许多,多谢前辈关心。”
  “不要妄动。”见张小凡已好转,试图借噬魂之力撑起身子......


————未完待续————



推广团队

本刊主编姚普俊
特邀顾问王士敏

特邀顾问

张开生
刊文编辑谭瑞平
校园审编靳三涛
小说审编谭锐金
散文审编李亚玲
诗歌审编王秀娥
赐稿邮箱1816734314@qq.com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