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都市言情小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原创言情小说吧2018-07-11 14:32:46

人生得意无尽欢


第1章 前世

他坐在餐桌旁,面前放着黑安格斯牛肉做的顶级牛排,旁边的酒杯里盛着波亚克红葡萄酒。

他是一个很懂享受,也愿意去享受生活的人。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他已过不惑之年,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私人订制的西装,笔挺又合体,江诗丹顿的铂金腕表,在灯光的映射下闪闪放光。

他拿着刀叉的手,白皙又修长,高贵又灵活,看上去,像是一双天生该去弹钢琴的手,恐怕没人会想到,这双手,不知沾过多少人的血。

他进餐的速度不慢,但却偏偏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

刀叉灵活的将牛排切割成一个个的小块,他不紧不慢地叉起,塞入口中,细嚼慢咽的咀嚼,悠然儒雅,温润如玉。

进餐中,他感觉有道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抬起头,看到对面的餐桌,一位金发碧眼、皮肤白皙的女人正不时地偷看自己。

他嘴角微微扬起,慢条斯理地放下刀叉,骨节分明的手指夹在高脚杯,向对面的女郎举了举,而后,浅浅地喝了一口。

女郎玉面绯红,眼角透着春色,缓缓垂下头,故作不在意地继续进食。

他脸上的笑意加深。

他不是欧洲人,生了一张纯正的亚洲面孔。

身材也算不上高大,与大多数的欧洲男人相比,反而还有些单薄。

但他很清楚自己的魅力在哪。

成熟稳重,富庶多金,儒雅绅士,这些,正是他的魅力所在。

对面的那位女郎,他在心里打了八十分。

三十左右岁的样子,是他喜欢的年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是他喜欢的体型,至于样貌,也称得上是美艳动人。

最最关键的一点,她和他一样,都是一个人。这很重要。

法国,素有浪漫之都的美誉,想来,今晚会是个美妙的夜晚。

他拿起餐巾,轻轻抹了抹嘴角,正当他准备起身,主动走过去的时候,口袋中的手机不合时宜地振动起来。

他暗暗皱眉,已然挺起的身形慢慢缩了回去,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解锁,点开来信。

“杰森,有人公布了你的信息。”

杰森,是他的代号,在他这部私人电话里,很少会有人以‘杰森’这个名字来称呼他。

布里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知道他的过去,也知道他的现在。

他站起身形,同时把电话拨打过去。

看到他起身,对面的那名女郎脸色更加娇红,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向她微微一笑,但并没有走过去,而是径直的往餐厅的后门而去。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

“是谁出卖的我?”

“我不知道。”

“公布出去多少信息?”

“全部。我所知道的全部,还有一些是我不知道的……”

“多久了?”

“一个小时之前。”

“……”

“杰森,我只能祝你好运。”

“呵呵!”他笑了,目光深邃地说道:“地狱见,布里。”说完话,他果断挂断了电话。

他很清楚,像他这样的人,身份一旦被曝光,接下来将会面对什么。

他所有的仇家,都会通过他现在的身份,查到他所用的手机,再通过他的手机,来定位他现在所在的位置。

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足够他的仇家找上门的了。

事实证明,他的推测没错,此时他再想离开餐厅,已然来不及了。

当他走到餐厅后门所在的走廊时,后门突然打开,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两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

一个黑发,一个金发,五官深刻,都是欧洲人。

他看到了那两名彪形大汉,两名彪悍大汉也同样看到了他。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似的,双方站在原地,谁都没有动。

毫无预兆,他率先发难,箭步冲到黑发大汉的近前,顺势提膝,猛掂对方的胸口。

黑发大汉抬起双臂格挡,嘭的一声,他身形摇晃,向后倒退了两步。

不等对方做出反击,他再次蹿到对方近前,手中的手机向前一推,不偏不倚,正插进对方的嘴巴里,紧接着,他一拳击出,整支手机被他硬生生地打进了对方的嗓子眼。

黑发大汉双手捂住自己的脖颈,脸色憋得涨红,身子依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只眨眼工夫,人便不动了。

身份已然暴露,手机对他而言,已经无用,反而还会成为仇家追踪他的媒介。

金发大汉怒吼一声,越过同伴的尸体,向他直扑过来。

他在向旁闪身躲避的同时,从口袋中快速拔出一支笔,手臂顺势向旁一挥,噗,笔尖插入金发大汉的脖侧,大半截的笔身都没入进去。

金发大汉向前踉跄两步,身子软绵绵地瘫软在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两名彪形大汉,只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两具尸体。

他看都没多看一眼,推开餐厅的后门,快步走了出去。

后门外,是一条小巷子,没有路灯,黑咕隆咚。

他走出没几步,突然间,巷口和巷尾同时射出刺眼的强光。

堵在巷口的两辆轿车和堵在巷尾的两辆轿车,前照灯同时点亮,把小巷子照得亮如白昼。

与此同时,数十名黑衣大汉分从巷口和巷尾走了进来,把他夹在当中。

沙、沙、沙……

一把把铮亮的开山刀出现在人们手中,刀身闪烁出刺眼的寒光。

他瞧瞧前方的众人,再瞧瞧身后的众人,缓缓抬起手来,把西装的扣子解开。

哗……

众黑衣大汉一同发难,其中一人率先冲到他的近前。

他身形一晃,手臂向外扬起,西装外套被他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罩在那名大汉的头上。

他一跃而起,下落时,胳膊肘向下猛砸。

咔!

他的胳膊肘正砸在对方的头顶,颈骨被生生挫碎的脆响声格外刺耳。

落地后,他身子向旁翻滚,闪躲开斜面砍来一刀的同时,顺势把落地的那把开山刀捡起。

他翻滚到墙角,身子依靠着墙壁停了下来,迎面而来的是三把开山刀。

他横起手中刀,全力向上招架。当当当!随着三声脆响,空中乍现出三团火星子。

不等对方收刀,他连续出脚,嘭嘭嘭,一气呵成的三脚分别蹬在三名大汉的小腹上,趁着对方踉跄后退的空档,他追上前去,分向左右挥出一刀。

两侧的两名大汉闪躲不及,应声倒地,正中间的大汉抡刀刚要向他劈砍,他身形一晃,闪到对方的身侧,一走一过之间,钢刀的锋芒从对方的脖颈处抹过。

嘶……

猩红的鲜血喷射出来。不等尸体倒地,他侧身一脚踹出,把大汉的身子踢进后方的人群里。

哗啦!

由巷尾冲杀上来的大汉被撞到一大片。他箭步上前,一刀刺出,刀锋毫不留情的没入一名大汉的胸口。

快、准、狠,格斗术的三大要诀,已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他的每一刀都是杀招,每一刀都是攻向对方最薄弱又最意想不到的要害。

双方的火拼,在小巷子里正式展开,刀光剑影当中,不时有血箭喷射出来。

倒在他脚下的尸体越来越多,渐渐的,潮湿的地面都快被鲜血染红。

不知过了多久,双方的血战终于告一段落,数十名大汉,现在还能站立的只剩下十几人,二、三十具之多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小巷子里。

很难想象,这些凶神恶煞般的彪形大汉都是死在他一个人的手里。

余下的那十数名大汉提着开山刀,五官扭曲地怒视着他,不过在人们的眼中,都透出丝丝的惧意。

这就是杰森!最顶级的中间人,同时也是最顶级的杀手。

他就像《黑色星期五》里的那个变态杀手杰森一样,一只杀不死的恶魔!

此时,他依靠着墙壁而站,头上、身上全是血,已分不清楚哪些是他自己的,哪些是别人的,血珠顺着刀尖不断地向下滴淌。

他垂下头,看了看胸前的两处伤口,暗暗苦笑。

他以为自己的体能从未衰弱,而实际上,他的体质还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在被慢慢的变弱。

如果再年轻十岁,哪怕再年轻五岁,他相信,解决掉眼前的这些敌人,他不会受一丁点的伤。

深吸口气,他把手中刀交到左手,右手在裤腿上用力蹭了蹭,擦干掌心的血水。

他提刀,主动向那十几名残存的大汉走过去。

接下来,又是你死我活的血战……

当他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时,身上的刀伤已从两处增加到四处,尤其是小腹处的伤口,又深又长,他不得不扒下一名大汉的衣服,死死系住腰间,否则,他担心肚腹内的肠子会流淌出来。

他提着血迹斑斑的开山刀,走出小巷子,坐进一辆空车内。

他喘息得厉害,时不时地剧烈咳嗽两声,他扔掉开山刀,启动汽车,直奔码头而去。

他在加来的码头有游艇,只要让他登上游艇,他相信,世上再无人能找到自己。

轿车启动,风驰电掣般驶向码头。

深夜的街道,空荡荡的,他将车子的速度开到极致。

码头已历历在目,当车子穿过十字路口时,斜刺里突然冲出一辆装载着集装箱的大货车。

即便他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把油门踩到了底,但还是稍慢了一点,车尾被货车的车头刮碰到。轿车在路上急速的旋转,最后终于失去控制,打着旋的翻滚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是几秒钟,又好像有几个世纪那么久,他感觉自己被人从车里拽了出来。

“杰森,我们为了找你,找得很辛苦,也找了很久!”

话音,从对面传来。

血,顺着他的额角眉梢,流淌进他的眼睛里,让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染上一层红彩。

隐隐约约中,他看到一名东方脸孔的青年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问道:“你……你们是谁?”

“洪门。懂了吗?”

他没有再说话,无力地垂下头。

他曾接过一笔买卖,刺杀昊天金控的大小姐,结果,这笔买卖就是个圈套,他派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不幸的是,这次的行动,非但未能伤到昊天金控的大小姐,反而伤了洪门老大的女朋友。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他才萌生退意,打算彻底放弃中间人的身份,转而去做一名正经的商人。

可惜,出卖他的人,不想给他转行的机会,而洪门的人,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你们,要杀我……”

“不,你现在不用担心,我们会带你回中国。”

“呵呵……”他笑了,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们想让谢先生亲自动手杀我。”

“看来,你并不笨,但你做的事,却很蠢。”

他身子向下瘫软,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左右两边的大汉将他的双臂死死架住,让他的身子不至于倒下去。

就在他二人想把他架走的时候,他猛然提腿,一脚踹在左边那人的膝弯处。

咔!

关节断裂开的脆响声清晰可闻,大汉的右腿反关节的弯曲下去。

他片刻都未迟疑,一记肘击打在对方的面门上,将其击倒在地。

另一名的大汉见状,怒吼一声,抡拳就打。

他快,可他更快。

他向下低身,让过对方的拳锋,身形提溜一转,闪到大汉的背后,双手探出,抓住对方脑袋的两侧,双臂交错,猛然一挫,就听咔嚓一声,那名大汉的颈骨被他硬生生地拧折。

站于他对面的东方青年扬了扬眉毛。

杰森的战力,超出所有人的预料,包括这名东方青年在内。

他只是一名中间人而已,可己方数十号兄弟都未能擒下他,反而还被他杀了个干净。

刚才他所乘的轿车被撞得那么惨,而他也浑身上下全是伤,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能伤人、杀人,生命力之顽强,意志力之坚韧,令人咋舌。

东方青年冷哼一声,疾步上前,一拳击向他的面门。

他向旁避让,东方青年抡腿又是一脚,横扫他的小腹。

这回他没有再闪躲,只是顺着对方的横扫,向后退了一步,把对方这一脚的力道降至最低。

硬受了对方的一击,他感觉对方的脚尖似乎都顺着小腹的伤口,踢进自己的肚子里。

他闷哼一声,不等对方收脚,他双臂向回一搂,抱住对方的右腿,紧接着,他大吼一声,向前急推。

东方青年不由自主地向后连蹦两步,终于站立不住,仰面而倒。

来不及再继续施展杀招,周围无数的黑衣大汉已纷纷向他直冲过来。

他紧咬着牙关,向一座小码头踉踉跄跄的跑了过去。他的游艇,就停泊在那里。

东方青年从地上爬起,不慌不忙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举目一瞧,他已经跑出了十多米远。

他一只手拿出手机,另只手向左右挥了挥,示意手下人把枪都收起来。

他快速打出一行字,发送出去。

对不起东哥,我不能把杰森活着带回中国了。

等他把信息发走后,举目再瞧,杰森已经通过小码头爬上一艘白色的游艇。

东方青年嘴角勾了勾,说道:“杰森,再见。”说着话,他手指在手机上划动,快速拨出一个电话号码。

随着这个电话号码拨打出去,那艘游艇内突然传出电话的铃声。

使出浑身的力气,好不容易才爬上游艇的人,在听到电话铃声的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他没有在游艇内安装卫星电话,也没有放置手机,那么……

来不及细想,他本能反应的从游艇上跳了下去,可惜,还是迟了。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整艘游艇瞬间化成了一团火球,直冲夜空。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身子变得很轻,很轻,仿佛飞上了云端。

噗通!

落水声让他的头脑恢复神智。

他能看到水面上正在熊熊燃烧的火团,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正在不断的往水底下沉。求生的本能,让他死命的挥动双臂,可是,他并没有浮上去。

他向左右看了看,原来他的双臂都只剩下半截,连白森森的断骨都露在外面。

他苦笑。

冰冷的海水不断侵入他的体内,他的身子,也在不断的下沉,好像一直要沉入无底的深渊,要一直沉入地狱。

原来,这就是死亡。

他这一生,给无数人送去死亡,现在,终于轮到了他自己。

他慢慢闭上眼睛。

死亡,并不恐惧,而死前那种彻骨的冰冷,灵魂被生生剥离出肉体,才是最令人恐惧的。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2章 重生


带着腐臭气味的潮湿阵阵袭来,让他悠悠转醒。

他的眼皮颤动了两下,猛然,眼帘撩起,露出一双似醉非醉、似醒非醒,仿佛蒙着一层迷雾的眼睛。

我,竟然还没有死?

杰森清楚的记得,自己的信息被人公开,洪门的人追踪而至,他与洪门精锐展开厮杀,在以一敌众的情况下,他杀掉洪门数十人,硬是杀开一条血路,逃至加来码头。

可就在他登上游艇,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追杀时,结果游艇发生爆炸。

洪门的人早已查清楚他的一切,在他的游艇上安装了炸弹。

沉入大海时,他看到水面上正在熊熊燃烧的火团,感受到冰冷的海水不断侵袭自己的身体,但求生的本能促使他死命的挥动双臂,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也浮不上去,他看见自己的双臂只剩下半截,连白森森的断骨都露在外面。

他眼珠转动,打量四周。

现在,他正处在一条狭窄的胡同里,就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垃圾堆,令人作呕的腐臭味,正是从垃圾堆里散发出来的。

他想要起身,可是刚一用力,脑后便传来钻心的剧痛感。

他眯了眯眼睛,死死咬住牙关,让自己不至于叫喊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也不知道洪门的人是不是在附近,他不敢出声,更不敢大喊大叫。

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感觉后脑没有那么疼痛了,他双肘拄着地面,费力地坐了起来。

猛然间,他仿佛意识到什么,抬起双手,放在自己的眼前。

这是一双又白又胖的手,但绝不是他的手。

与他的手相比,这更像是他的尸体在海水中浸泡了十多天,膨胀后的双手。

可他清清楚楚的记得,在他被炸飞的瞬间,双臂都已经被炸断了。

这不是我的手,我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手扶着墙壁,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后脑又是一阵剧痛。

他下意识地回手摸了摸,感觉掌心黏糊糊的,放下手掌一瞧,掌心里全是血。

愣了片刻,他又低头瞧了瞧,衣服不是他的,鞋子不是他的,甚至连这副身子都不是他的。

因为他没有这么矮,更没有这么胖。

他是个以冷静著称的人,但这个时候,心底里还是生出一丝丝的寒意。

他依靠着墙壁,痛苦地闭上眼睛,脑仁仿佛要炸开似的,他抬手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缓了好一会,脑袋不再那么痛了,他方步履蹒跚地走出小胡同。

小胡同的外面是一条宽敞的街道。

天刚蒙蒙亮,街道上,车子和行人都很稀少。

他向左右看了看,眉头紧锁。

这里不是他所在的法国,不是法国加来。在加来,根本没有这么宽的街道,也没有这么中国化的唐人街。

看到路边有块广告牌,他快步走了过去。

在广告牌前站定,他闭着眼睛,做了三次深呼吸,才慢慢挑起眼帘。

广告牌的玻璃面仿佛镜子一样,把他的身形映射在上面。

只看了一眼,他的眼帘立刻又垂落下来,而后他抬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双眼,重新再看,和刚才一样,映射在玻璃面上的模样没有丝毫的改变。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他的五官样貌,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脑袋是圆的,身子也是圆的,冷眼看上去,好像一只大球上面安装了一只小球。

由于脸上的肥肉太多,连五官都被挤得看不真切,一张又大又圆的白脸上,还长满了一颗颗红点状的粉刺。

他身上穿着运动装,很是肥大,袖口要向上拉起好多才能露出双手,至于裤腿,长得已经能拖地了。

他这一生,经历过无数次的大风大浪,也经历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但睁眼醒过来,发现自己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这种稀奇事,他还真没经历过,见所为见,闻所未闻,同时也令他毛骨悚然。

正当他站在广告牌子前怔怔发呆,还处于极度震惊和茫然之时,一名穿着橘色马甲的清洁工阿姨从他身边走过,还时不时地斜眼瞅瞅他。

他猛然反应过来,三步并成两步,追上那名清洁工阿姨,问道:“请问,这里是中国?”他用的是字正腔圆的汉语。

恐怕除了中国,世界上也再没有这么中国化的街道了。

清洁工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像是看一个精神病患者。

“不是中国,还是美国啊?”

“这里是中国的哪里?”

“F市啊!”

F市!他听说过,中国东北的一座城市,只是,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他忍不住揉了揉越来越痛的脑仁,喃喃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轰!

猛然间,他的脑袋里仿佛有一颗炸弹突然炸开了似的,一段段的画面在他脑中浮现出来,信息量之大,让他忍不住蹲下身形,双手抱住脑袋,低声的呜呜哽咽。

这些闪现出来的画面,与他完全无关,确切的说,是一个陌生少年人的短暂记忆。

少年的名字叫吴尽欢,中国F市人,今年十七岁,就读于F市的第十一中学。

吴尽欢的父亲吴明,是一名军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公殉职了,可以说他对父亲的记忆很少,在他的记忆里,大多都是他的母亲。

可能自小没有父亲的关系,他的母亲对他格外宠爱,宁可一天做两份工,也要让他每天都能吃上大鱼大肉。

吴尽欢之所以会这么肥胖,与他母亲的娇惯也是有直接关系的。

虽说有一位烈士的父亲,但吴尽欢并没有继承他父亲的优点,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不愿意上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逃课成了常态。

初中毕业后,托关系好不容易才上了高中,之后愈加变本加厉,常常两三天不去学校,终日和校外的小混混鬼混。

这次他之所以昏倒在小胡同里,是昨晚参与两拨小混混的斗殴,结果挨了一记闷棍,被人给直接打晕了。

可笑的是,他在小胡同里由足足昏迷了一个晚上,直至天亮,他的那些所谓的哥们、兄弟们,竟然无一人来找他,更无人把受伤的他送到医院。

结果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吴尽欢已经不再是吴尽欢,而变成了他。

“小伙子,你……你没事吧?”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关切的问话声让他惊醒过来。

他慢慢把抱住脑袋的双手放下,迷离的双眸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清洁工阿姨。

他现在很清醒,但他的眼睛却偏偏给人一种似醉非醉的迷离感。

看着他水汪汪、雾蒙蒙的眼睛,即便已经上了年岁的清洁工阿姨都有片刻的失神,她结结巴巴地说道:“小伙子,你的头受伤了吧,出了好多的血……”

只是一记闷棍而已,若换成以前的他,他恐怕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吴尽欢却因为这记闷棍,魂飞魄散,而他,则重生进了他的身体里。

他不是普通人,常年行走在生死边缘,早已让他练就了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保持冷静的本事。

虽说借尸还魂这种事很诡异,诡异到匪夷所思,但既然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也没有太排斥,只是搞不明白这等诡异之事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无论事情发展到哪一步,都不会比死亡更差了。

作为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只要能活着,只要还能喘气,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如果死亡的结局,是新的开始,那么自己的死亡,倒真的是赚到了。

他缓缓站起身形,对清洁工阿姨笑了笑,说道:“我没事,只是摔了一下,脑袋磕了个小口而已。”

“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脑袋受伤可不是小事啊!”清洁工阿姨好心地叮嘱道。

“嗯。”杰森,不,他现在已经不再是杰森,他拥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全新的身份,吴尽欢,第十一中学即将升高三的学生。

突然之间,他有种想仰天长笑的冲动,洪门的人再怎么神通广大,再怎么手眼通天,也不可能算到,自己死后,竟然会重生在一个少年人身上。

他拍了拍自己的头顶,说道:“刚才有些发昏,现在好多了,阿姨不用替我担心。”

清洁工阿姨又仔细看了看他,确认他没有大碍,便推着装满清洁工具的小车走开了。

目送她走远,吴尽欢退回到广告牌近前,看着映在里面短粗胖的身影,他微微眯缝起眼睛,说道:“吴尽欢,以后,你的人生,由我来帮你完成!”

过了片刻,他慢慢凑近广告牌的玻璃面,近距离的观察自己的眼睛。

睫毛长,眼睛细,眼角微微上弯,形状看上去像桃花的花瓣,眼黑多,眼白少,黑白并不分明,水汪汪、雾蒙蒙,给人一种似醉非醉、似醒非醒的迷离感。

现在他总算明白刚才清洁工为何会瞅着自己的眼睛愣神了,即便是他,在对着镜子看自己眼睛的时候,也会看有些晃神。

过了好半晌,他才缓缓吐出一句:“好一对桃花眼。”

一个人,倘若生了一双桃花眼,哪怕相貌生得平凡点,也会很勾人。

只可惜吴尽欢太胖了,胖到脸上的肥肉都快把眼睛都挤成一条缝,桃花眼生在他的脸上,只会显得他色眯眯的,很猥琐。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嫌弃地撇了撇嘴。

这一身的肥肉,让他感觉自己好像穿了一套上百斤重的铠甲,即便是站着,都有胸闷透不过气的感觉。

这样的身体,他一天也忍受不了,必须得把这身肥肉卸掉。

他抬手再次摸摸后脑勺,还有些未干的血迹,若是以前,他不会在乎,但这副身体太弱了,如果不去处理,他担心自己会流血致死。

吴尽欢把身上的口袋翻了一遍,最后只找出两枚一元和一枚五角的硬币。

即便有些年没有回国,对目前中国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但他也不会蠢到认为这两块五毛钱够他去医院包扎伤口的。

还是先回家,自己处理一下吧。

这里距离吴尽欢的家不算近,但也不远,凭着脑中残留的记忆,步行半个钟头,他走到一片住宅区。

这片住宅区里的楼房已经有些年头了,许多楼房的墙皮都已脱落,看上去灰突突的。

地面凹凸不平,有不少的水洼,因为天气炎热,地上还有积水的关系,空气中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吴尽欢暗暗叹口气,早已经过惯了贵族般生活的他,现在竟然要住在这样的地方,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他做过娃娃兵,做过佣兵,做过杀手,最后又做了中间人,他的积蓄很多,随便取出一点,都足够他舒舒服服过完下半辈子的。

不过现在,他一分钱也拿不出来,不用去调查他也能判断得出来,他名下的那些银行账号早已被监控了,只要稍微动一动,他的仇家就能追踪而至,找上门来。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连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想到仇家,他自然而然地想到自己被炸碎的身体,想到自己沉入大海被活生生的淹死,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3章 恩情


恨吗?当然恨!被杀之仇,又怎能不恨?

他倒不恨置他于死地的洪门,毕竟他动洪门的人在先,人家来寻仇也属正常。

就算洪门的人不找上他,也会有其它的仇家找上他的。

他恨的是那个在暗中出卖他的人。

熟悉他的身份和底细的人并不多,都是与他最亲近的人,五根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也恰恰是这样,那个人的背叛才更加不可原谅。

只是,于他现在的身份而言,想把那个背叛他的人查出来,太难了。

“吴尽欢!”

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让正在胡思乱想的吴尽欢回神。

只见停在小区门口的一辆警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名三十左右岁的青年警察。

这人身材高大,肩宽背厚,相貌堂堂,只不过此时他脸色阴沉得吓人。他手指着吴尽欢,正对他怒目而视。

吴尽欢下意识地抬起手,插进自己的口袋里。

以前,他的口袋中总会习惯性的放着一支笔。

笔,是用来写字的,但在他的手里,笔却是能置人于死地的利器。

但现在,他的口袋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这才恍然想起,这已经不是他自己的身体了。

他插进口袋中的手也随之又抽了出来。

青年警察如同见了仇人似的,大步流星地走到他近前,怒声质问道:“昨晚你去哪了?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还学会夜不归宿了?你知不知道,喻姨找你都快找疯了……”

吴尽欢的脑中闪过一连串的记忆片段,很快,他便知道了这名青年警察究竟是谁。

他叫冯继中,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他的父亲冯正雄,则是市局局长。

冯正雄和吴尽欢颇有渊源,他的父亲吴明和冯正雄是战友,十多年前,在一次缉毒行动中,吴明不幸中弹牺牲,作为特战队队长的冯正雄也受了重伤。

伤愈之后,他便专业到了市公安局工作,一步步做到市局局长的位置。

对于战友的不幸牺牲,冯正雄很是自责,对于战友的遗孀,冯正雄也很是照顾,早些年,还时常带着礼物来家中做客。

不过吴尽欢的母亲喻欢,对他始终没有好脸色,认为丈夫的牺牲,就是由于冯正雄的失职造成的。

喻欢的心结,冯正雄能够理解。

渐渐的,他便很少再到吴家,改而让儿子冯继中代自己过来。

喻欢对冯继中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并没有因为冯正雄的关系而迁怒到他身上。

对于吴家的状况,冯继中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对吴尽欢失望透顶,怒其不强,恨其不争,对他的态度也越加的严厉。

弄明白其中的关系之后,吴尽欢紧绷的神经松缓下来,他迎上前去,说道:“冯哥,你怎么在这?”

冯继中比他大十好几岁,但论辈分,他俩的确是平辈。

“你说我怎么在这?昨晚你到底去哪了?”

“摔了一跤,在条小胡同里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宿。”吴尽欢故意抬起袖子闻了闻,五官都快扭到一起,说道:“冯哥,你闻闻,现在我身上还带着臭味呢!”

冯继中没好气地把他递过来的胳膊打到一边,见他衣领上粘有血迹,他快步走到吴尽欢的背后,看到他后脑勺的伤口,他眉头紧锁,问道:“这是摔的?”

“是啊!”

“从你小子嘴里听不到一句实话!”冯继中瞪了他一眼,懒得追究,甩头说道:“上车!”

吴尽欢扬了扬眉毛,说道:“冯哥,只是摔一跤而已,也不用去警察局吧。”

“谁要带你去市局?去医院!你这个样子回去,你妈还指不定怎么担心呢!”

吴尽欢一笑,说道:“冯哥,先说好了,我身上可没钱。”

“少废话!快上车!”冯继中不耐烦地甩头催促道。

有人肯主动花钱为他治伤,他当然乐于接受,谁会傻到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当然了,这个身体在几个小时之前还不是他的。

见他老老实实地坐进车内,没有像往常那样和自己执拗,冯继中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说道:“你今天倒是变乖了不少。”

以前,吴尽欢总是嫌他管东管西,见了他就躲,而且也很少会叫他冯哥,大多都是以挖苦的语气叫他‘警官’,今天也不知道这小子吃错了什么药。

吴尽欢扭头,对他笑呵呵地说道:“现在的我,不会再像以前的‘我’那样了。”

在市局里有人,这是多好的人脉,有这层关系在,完全能在F市横着膀子晃。

可惜,这吴尽欢明明手握着一把好牌,却是以最烂的方式把牌打了出去。

还跑去当什么小混混?暴殄天物。

这种错误,他不会犯,有价值的人脉,他得牢牢把握住。

冯继中诧异地看着他,问道:“你小子不会又在外面犯了什么事吧?和上回一样……”

话没说完,他猛然顿住。

吴尽欢不解地问道:“上回?上回什么?”

“算了,没事,算我没说。”冯继中显然不愿意就此事多谈。

吴尽欢耸耸肩,也未多问。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事,都与他无关,现在的他,要过自己全新的生活。

想到新的生活,他又想到了重生前的事。

英国有一家老牌的游艇制造公司濒临破产,正在对外出售,价格谈不上便宜,但也不贵,要价二百五十万英镑。

像这种老牌的又经营不善的公司,英国有很多,真正能卖出去的,屈指可数。

他对这家游艇公司倒是很感兴趣,花费不少的时间和精力去做了调查和研究。

这家公司并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只是发展方向错了,可以说它的实际价值被严重低估。

他原本已经计划好了,把这家游艇公司买下来,从此以后,做个正经八百的生意人。

可人算不如天算,他还没来得及付之行动,就惨死在仇家的手里。

现在,他仍对这桩生意感兴趣,毕竟在他眼中这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机会难得。

只是重生之前,二百五十万英镑对他来说,虽不算是个小数目,但也能负担得起。

而现在的他,一个口袋里只有两块五毛人民币的他,二百五十万英镑当真是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天文数字。

想到这里,他轻轻叹了口气。

世间万事,有一利就有一弊。

他从一个恶贯满盈的中间人,变成了一个平凡的学生,从不惑之年,变成十七岁的少年,何其幸运,但同样的,以前拼死拼活累积数十年的积蓄,全部荡然无存。

正琢磨着,他敏感地察觉到来自于自己身旁的注视。

他扭头一瞧,正看到冯继中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他微微皱眉,说道:“路在前面,不在我脸上,你看我做什么,看路啊!”

“我怎么突然感觉你像是变成了个小老头子。”冯继中这话并不是在开玩笑,在吴尽欢的脸上,尤其是在他的眼中,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当真看到了沧桑。

在重生之前,吴尽欢这大半辈子经历过的事太多太多,在缅甸做过娃娃军,而后到非洲继续做娃娃军,长大之后,又转做佣兵,职业杀手,再后来,他又由杀手转做了中间人,可以说他的心态,比同龄的中年人都要老成,都要沧桑。

“曾经沧海难为水吧。”说着话,他向后依靠,后脑碰到椅背上,他夸张的嘶了一声,疼得直咧嘴。

“该!”冯继中狠狠白了他一眼,收回目光。

路上,冯继中给吴家打了个电话,告诉喻欢,他已经找到吴尽欢,不用再担心。

到了医院,吴尽欢的后脑勺被缝了两针,伤口不大,但却很深,否则的话,也不会血流不止。

头上缠着一圈白纱布,吴尽欢跟着冯继中离开医院。

两人就近去了医院附近的大排档,吴尽欢细嚼慢咽地吃着油条,时不时地喝口豆浆。

看他那副斯文的样子,冯继中差点被逗乐了。

感觉一宿不见,这小子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人还是那个人,却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就连他那张胖得变了形的大肥脸,现在看起来都不再那么令人讨厌了。

喝了一碗豆浆,吃了两根油条,吴尽欢放下碗筷,不再多食。

冯继中好奇地问道:“饱了?”

吴尽欢的饭量他还是知道的,两根油条,一碗豆浆,那只够塞他牙缝的。

“没饱,但也不能再吃了。油炸食品,吃进肚子里,除了能增肥,再有就是能致癌。”他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

冯继中险些把自己口中的豆浆喷出去,一向贪食的吴尽欢,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自己不会是幻听了吧?

他看了吴尽欢好一会,摇摇头,嘟囔道:“我真怀疑你小子是不是中邪了。”

吴尽欢眼眸一闪,淡笑未语。

饭后,冯继中送吴尽欢回家。

车上。

吴尽欢问道:“冯哥,有没有能赚钱的工作,介绍介绍。”

冯继中瞥了他一眼,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摸进口袋里,说道:“你还未成年,现在没地方招童工,你的任务就是学习。”说这话,他把钱夹掏了出来,问道:“要多少?自己拿。”

吴尽欢看眼他的钱夹,舔了舔嘴唇,老神在在地说道:“两百五十万。”

冯继中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气道:“你小子逗我玩呢?”

“英镑。”吴尽欢又补了一句。

“还英镑?如果我有两百五十万英镑,那我也不用去上班了,天天坐在家里数钱得了。”

冯继中从钱夹中抽出五张百元的钞票,塞进吴尽欢的手里,说道:“就这么多,爱要不要。”

吴尽欢知道冯继中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对自己很照顾。

他只是一名底层警察,为人又正值,没有灰色收入,一个月也赚不了多少钱,对自己一出手就给五百块,也当真称得上是大方了。

他刚抬起手,想把钱递回去,冯继中板着脸说道:“别和我撕吧,给你你就拿着,以后,让你妈少操点心,这些年,你妈不容易。”

喻欢娘家那边有没有亲戚,吴尽欢不清楚,反正从来没见过,吴家这边的亲戚倒是不少,不过有跟没有差不多。

这些年,喻欢一直未改嫁,基本就是她一个人拉扯着孩子,又当娘又当爹,日子过得的确很辛苦。

吴尽欢没有再推辞,抬起的手也放了下去,说道:“冯哥,这钱以后我会加倍还你的。”

从小到大,真正对他好的人不多,也正因为这样,他受人恩惠,哪怕只是一丁点的恩惠,他都会铭记于心。

冯继中笑道:“你小子好好学习,以后考上大学,找份体面的工作,就算是还我钱了。”

冯正雄对冯继中说过很多次,他的命,就是用吴明的命换回来的,冯家永远都欠着吴家一份救命之恩,照顾喻欢和吴尽欢,也是冯家的责任。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