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推荐大全

连载丨《一山一浮生》(七)

魅丽飞言情2018-06-04 17:54:05


作者简介

 Twentine,晋江文学网签约作者,著有现代言情小说《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阿南》《有生之年》《忍冬》,古代言情小说《寂静深处有人家》《浪人天涯》《一笔多情》《深山有鬼》,《我家二爷》《皇帝与野狗》(精悍短篇)。


作者文笔犀利独特,擅长用平实的语言刻画现实中平淡的生活,于平淡的生活中写出与众不同极富魅力而又引人入胜的不平凡,触动人心。



《一山一浮生》连载七


“哦哦,这是怎样了。”

 

小春叫喊之下,一道和煦的声音从暗处传来。伴随着声音,一个颀长的身影从林中缓缓步出。

 

来人走到月色下,他身材高大,一袭贴身的黑色绸衣,绣着繁琐的墨绿云纹,脚下穿着烫金短靴,腰间挂着一把细长的剑。剑长三尺有余,通体银白,剑鞘上挂着一块晶莹的玉环,看起来贵不可言。

 

那人面目俊朗,眼角削尖,嘴角轻挑,脸上总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在这样一个人面前,小春跟李青就像要饭的乞丐一样。

 

——还是有些犯傻的乞丐。

 

小春高举的树杈完全没有放下的迹象,她一手举着树枝,一手将李青牢牢拦在身后。

 

“你是谁?!为何偷听我们说话!”

 

那人没急着回话,他看看护雏一样的小春,又看了看她身后茫然的李青,忽然笑了。

 

“这还真是,奇了。”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在场三人一时都安静了。

 

只不过,一个是自己想安静的,另外两个是啥也不懂地愣住的。

 

小春首先反应过来。

 

“说啥呢?!”

 

那人风轻云淡地摇摇头。

 

小春皱着眉头,一脸警惕地盯着来人。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此地?”

 

那人想了想,然后道:“我啊……我是散步来的。”

 

“我呸!”小春怒道,“快四更天了你来这深山老林里散步,你骗鬼啊!”

 

那人自己也笑了笑,他瞧着小春道:“那你同……”他说了一半,抬眼瞟了一下被小春拉到身后的李青,又接着道,“你同这位兄台又为何在此?”

 

小春一脸坦荡:“我们来散步的。”

 

“……”

 

李青转了转脑袋,来的是谁他不清楚,小春的话更让他摸不着头脑。

 

“哈。”那人听了小春的话,笑出声来。他往前踏了一步。

 

“别过来!”小春大叫一声。

 

那人将腰间的剑卸下,杵在地上,自己轻松地靠着旁边的一棵老树,他轻笑道:“莫要紧张,在下只是偶然路过此地,想要打一些水,没想到打扰到二位,还请见谅。”

 

他一边说一边从后腰上取下一个干瘪的水袋,示意给小春看。

 

小春见到水袋,总算是信了一点他的话。她将树枝放下,却依旧让李青待在她身后。

 

“这么晚了,你为何独自一人在山林里?”

 

那人笑道:“练功。”

 

“练功?”小春拧着眉头上下打量来人。那人虽懒散地靠在树上,但是他气韵蓬勃,一身矫健,像是藏着一股道深沉的力量,让人不敢轻视。

 

小春总觉得,武者的身上总是会带着一种莫名的气息,这种气息很难形容,但是它的确存在。她看着面前这个人,感觉就像是见到了大师兄,他们的身上都有那股气息,让人不能侵犯的气息。  

 

“咳。”小春清了清嗓子,下巴努了努地上那柄剑,朝那人道,“你……你用剑的?”

 

那人点点头。

 

因为卫青锋的缘故,在兵器中,小春独独特别爱剑。她自己家中也有剑,那是她和玲儿去镇上闲逛的时候买的,二两银子不到,连木头都削不了。

 

但是小春依旧很中意它,将它挂到屋子的正中间,每日早上一起身便能看见。

 

可不管怎么说,那剑终究上不得档次。

 

面前这把可不一样了。

 

小春眼睛一直瞟着地上的剑。那柄剑笔直地插在地上,通体银白,在月光下显得分外地华贵冰冷。

 

那人知道小春一直在看他的剑,笑道:“姑娘喜欢星河?”

 

小春抬起头:“星河?”

 

那人伸出一只手,手指在剑柄上轻轻一点。

 

“月下摘星,梦登河汉——此剑名唤星河。”

 

“哦?”小春好奇地看着那柄剑,“星河?好奇怪的名字。”

 

那人轻笑一声,单手将剑从地上拔了起来,然后手臂一震,宝剑半身出鞘。  

 

那剑身并非寻常的铁灰色,而是幽谧的深蓝,剑身光滑无比,在月色的映衬下,闪烁点点银光,看起来就像是夏日朗空中,漫天流洒的繁星,珍贵而奇妙。

 

而那剑身周围隐隐约约散发的寒意,又让这柄剑显得尊贵难犯。

 

小春活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剑,她直勾勾地盯着剑,被那神奇的剑身吸引着,一步一步朝前走过去。

 

“咕噜。”

 

没想到小春刚迈出两步,身后的李青就将她拉住了。

 

小春扭过头:“怎么啦?”

 

“……咕噜。”

 

小春贴着李青小声道:“大块头,那人的剑真好看,剑上面还带着亮点,真的像星河一样。你瞧不见真的太可惜了!”

 

“咕噜!”

 

小春兴奋地说到一半,李青胸口忽然发出大声的咕噜声,小春被吓了一跳。

 

“怎么啦你?”

 

李青垂着头不说话。

 

小春以为是自己刚刚说他瞧不见,让他心里不舒服了。她伸出手,在李青的胳膊上安慰地摸了摸。

 

“唔,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李青抬起头。

 

“开始看还不错,但是看久了也就那样了。”小春一边说一边将回头瞄着星河,“嗯……所以看不看到都没关系……没关系……”

 

那人笑眯眯地看着眼前一幕。

 

在小春安慰李青的时候,他忽然悠闲地开口道:

 

“不知这位兄台,觉得此剑如何?”

 

小春猛地转头瞪他。

 

那人对小春的目光毫不在意,目含笑意地看着李青:“星河可入得了兄台之眼。”

 

小春对这没有眼力的人十分不满,她朝他怒道:“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他眼睛有问题还问这些。”

 

那人摇摇头,缓道:“如果是‘问’的话,当然是故意的。”

 

“你!”小春一急,也不管对方是何来历,又将手里的树杈子举起来了。她将李青牢牢护在身后:“你找茬是吧!”

 

那人笑了笑:“姑娘何出此言?”

 

小春:“明知故问!”

 

“呵。”那人轻笑一声,缓缓站直身子。他虽远不及李青魁梧,但对于小春而言,也是极为高大的。他站起身后,另一只手握住剑柄,轻轻地将剑抽了出来。

 

他抽剑的动作很慢很慢,剑身没有一丝一毫地抖动。

 

空中一道细微的划声,星河出鞘了。

 

那幽深的剑身,加之星点的光芒,在洁白剑柄的衬托下,真的是宛如一道跨越天际的银色星河。

 

当真剑如其名。

 

剑一出鞘,周身寂静,似乎山野都一同沉默了。

 

小春看着那光洁的剑,觉得身上冰冷一片。她咬了咬牙,使劲晃了一下头,心中默默地告诉自己不要怕。

 

可只要她看着那柄星河剑时,身子就不住地打颤。

 

那人一身黑衣,将剑衬得更为洁白。

 

就在小春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一直站在她身后的李青忽然伸出了手,他将手掌轻轻地扶在小春的后背上。

 

李青的手不像往日那样温热,他的手是冷的,小春被他一碰,身子轻轻打了个寒颤。

 

好奇怪。

 

小春不合时宜地想着。

 

这不像是李青的手,她碰过他的手很多次,李青的手一直都是温的。就算是他被阳光晒得浑身冷汗的时候,他的手依旧是暖的。

 

可是现在,李青的手像一块冰雕一样,覆在小春的背上,寒意瞬间渗进了她的体内。

 

是被吓的?

 

小春在心里摇摇头。

 

不对,不像是被吓的。

 

如果是被吓的,他的手不会这样稳。

 

小春一时脑中千丝万缕,迷迷糊糊。可奇怪的是,李青带来的这股凉意,与星河剑的寒气相互冲撞,竟慢慢抵消。小春觉得没有那样难过了。 

 

“呵。”

 

轻笑一声,伴随着利器入鞘的声音——那人收起了星河。

 

同时,李青也松开了手。

 

他这一松手,寒气后劲立马上来了,小春浑身颤抖着转过头,牙齿打颤地同李青道:“你……你个死人,你想冻死我……”

 

李青向前探了探手,摸索到小春的肩膀,顺着她的肩膀又寻到了她的手,他拉着她的手呆立着不动。

 

“咕噜……”

 

小春低下头,看着李青宽大的手——他的手又温和起来了,刚刚那份难言的冰冷就像是做梦一样。

 

小春缓过一些,扭头,没好气地眯着眼睛,盯着那个重新靠在树上的人:“显摆你有剑是吧……”

 

那人笑着摇摇头。

 

小春:“我也有剑!”

 

那人缓缓点头:“姑娘,的确有把好剑。”

 

小春冷哼一声,拉着李青:“我们走,不跟他一般见识。”

 

“相逢就是有缘,不如结识一番,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小春头也不回,拧了个鬼脸,不屑道:“谁要同你结识,有病!”她踮脚扒着李青的脖子,李青将她抱到自己的肩膀上。小春拍拍李青:“好了,咱们回去。”  

 

李青微微蹲下身,就要蹦出去的时候,那边自报家门。

 

“今日能见到二位,实乃荣幸。在下贺涵之,如果有缘,来日再见了。”

 

“……停!”

 

小春扯着李青的头发,大声叫道。李青被她拉得晃了晃,蹲下的身子又站直了。

 

小春转过头,直勾勾地看着身后的人。

 

“你刚刚说……你叫啥?”

 

那人好脾气地又重复一遍。

 

“在下贺涵之,今日在此偶遇二位,实乃荣幸。”

 

小春:“……”

 

小春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面前的贺涵之,她忽然想起玲儿的话。

 

“虽然我对大师兄绝对有信心,但是那个贺涵之,好像也不是普通货色……”

 

“咳。”小春干咳一声,拍了拍李青,小声道,“大块头,给我放下来。”

 

“……咕噜。”

 

“快,放我下去。”

 

李青脸色低落,老大不乐意地把小春重新放回地上。

 

贺涵之面带笑容地看着他们。

 

小春想了想,开口道:“那什么……我改变主意了。”

 

贺涵之:“哦?”

 

小春抱着手臂,道:“你说得对!相逢就是有缘,我们的确应该结识一下。”

 

贺涵之:“荣幸之极。”

 

小春:“我叫陆小春。”她又指了指身后的李青,“这个大块头叫李青,我们是……”小春顿了顿,又道:“我们是薄芒山的山民。”

 

贺涵之点点头:“原来如此。”

 

小春看着贺涵之,心里暗自打鼓。

 

原来他就是贺涵之,玲儿上山回来说贺涵之已经好多天见不到人了,难道一直躲在山里练功?

 

太阴险了,简直太阴险了!小春在心里将贺涵之从头到脚踩踏一遍。

 

肯定是知道大师兄正在闭关,他害怕了!所以自己也要躲个地方偷偷练功!

 

不行……小春心道,我得寻摸个法子,不让他练功才行。

 

她这边半天没有说话,眼睛提溜提溜地转来转去,贺涵之和李青安静地等着,都没出声。

 

“咳咳。”半晌,小春终于开口了。

 

“我看着你随身佩剑……唔,你是哪个门派的?”

 

贺涵之:“在下是剑阁弟子。”

 

呸!小春笑道:“原来是剑阁的大侠,真是失敬失敬。”

 

贺涵之:“好说好说。”

 

不要脸!小春接着道:“既然是剑阁弟子,你怎么跑到这里练功啊。”

 

贺涵之:“山中清明,夜色静心。”

 

怕就直说好了!小春挠了挠后脑勺,对贺涵之道:“唔,贺大侠的星河剑当真奇妙,想必贺大侠的剑法也是极为厉害的。”

 

贺涵之:“厉害谈不上,平日里防个身还够用。还有,大侠二字在下实在担待不起,在下见姑娘十分面善,如若不弃,姑娘可唤我贺大哥。”

 

“……”小春将所有鄙夷的神色都咽到肚里,挤出来个崇拜的眼神,“贺大哥,那你也可以叫我小春。”

 

贺涵之淡淡一笑:“小春。”

 

小春垂着头,手指攥着裙摆,忸怩道:“贺大哥……你武艺高超,不知能不能教教我?”

 

贺涵之:“你想学剑?”他眼角轻挑,将小春看了个通透,“小春之前似乎并未习过武。”

 

小春苦着眉头,一脸愁容道:“唉,实不相瞒,小女下个月就要上山拜师了。”

 

贺涵之:“哦?”

 

小春一手按着胸口,苦涩道:“小女自幼崇拜仗剑天下的大英雄,渴望着剑酒江湖的生活!可惜小女家世惨淡,一直苦于生计。前不久小女总算攒了一些银两,下个月就要上山拜师了!”

 

贺涵之靠在树上,头歪了歪,淡笑道:“拜师剑阁好似不需银两。”

 

“……”小春面色不改,“总要意思意思。”

 

“呵。”贺涵之直起身,轻笑道,“你要入剑阁?”

 

小春点点头:“只可惜小女体质娇弱,从未习武,怕是过不了入门山试。”

 

贺涵之瞟了一眼被小春扔到地上的粗树杈,缓缓点了点头:“的确是体质娇弱……”

 

小春抬起头,充满希望地看着贺涵之。

 

“贺大哥肯助我么!”

 

贺涵之慢悠悠地点点头:“像小春这样一心追求侠道的人已经不多了,在下当然义不容辞。”

 

“太好了!那这个月贺大哥就教我武功吧!”

 

“顺便自己别再练了。”

 

贺涵之笑道:“好。”

 

小春目的达成,只想仰天大笑一番。

 

大师兄如果知道我为了他如此地耗神拼命,他一定会感动死的。

 

不过他不知道也无所谓,小春在心里默默地抚摸那块擦剑布,我的情岂是那么肤浅的,不管他知不知道,我都会为他尽心尽力。

 

“不知小春想要什么时候开始习武。”

 

小春一回神,又开始愁了。

 

练武是她随口一说,她哪来的时间学剑啊。现在老伯病得那么重,身边根本离不开人,她还要帮着大块头盖房子。

 

“咳……”小春咳了一声,道,“不知贺大哥什么时间有空。”

 

贺涵之淡笑道:“我何时都有空。”

 

“……”

 

贺涵之看了眼站在小春身后的李青,他从刚刚起,就一直一声不吭。

 

“小春,不如我们每日亥时在此地会面,我来教你剑法。”

 

小春抬头:“亥时?晚上么?”

 

贺涵之笑着点点头。

 

小春扭头看了一眼李青,如果是晚上的话,倒是可以分出些时间。小春凑到李青身边,碰了碰他。

 

“哎,大块头,你觉得怎么样?”

 

“……咕噜。”

 

“嗯?我晚上抽出点时间同他学剑,不会耽误你盖房子的。”

 

“咕噜……”

 

小春皱眉:“好好说话。”

 

“咕噜噜……”

 

“……”

 

往常小春只要让李青说人话,李青就算再费劲也会说几句,可这次不管小春怎么问,李青就是没开口。他胸口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低低的,闷闷的。

 

“他是不开心了。”

 

“嗯?”小春转过头,看见贺涵之靠在树上,悠闲道。

 

“你怎么知道?”

 

贺涵之细长的双眸看着李青,淡淡道:“感觉。”

 

“嘁。”小春不屑地扭过头,“你才第一次见到他,怎么就知道他怎样想的。”

 

贺涵之没说话,直起身子,缓步走到小春面前。

 

小春抬头看着贺涵之,走得近了,她闻到贺涵之身上淡淡的冷香。

 

贺涵之负手而立,面带淡笑。他对李青道:“李兄,可是不满星河剑?”

 

“嗯?”小春奇怪地看着贺涵之,“跟星河有什么关系。”要不满也是该不满你才对……小春憋着最后一句话没说出来。

 

贺涵之没有答小春的话,而是看着李青,淡然道:“李兄何需在意星河。”

 

“咕噜。”

 

贺涵之笑道:“这便好。”

 

“咕噜。”

 

贺涵之:“岂敢。”

 

“???”小春匪夷所思地盯着面前两人,“说什么呢,你们这是干啥呢?”

 

李青探手,扶着小春的胳膊,不吭声了。

 

贺涵之转眼看向小春,淡笑道:“既然都没有意见,那练剑时间便这样定下来了。”

 

“唉?”小春瞪大眼睛,“谁说‘都’没意见了?”

 

贺涵之:“明日亥时,我在此等你。”

 

小春:“……”

 

自说自话还上瘾了,这人莫不也是个傻子。小春心里默默念叨,看他跟李青唠得很顺畅,保不齐是同类了。

 

想到这,小春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年头,傻子越来越多了。

 

“不知姑娘可有其他意见?”

 

“没!”小春伸出手掌,晃了晃,“我没意见,就这样决定了!”她转身,拉着李青,李青伸手轻轻一带,将她抱到身上。

 

“大块头,我们走了。”

 

“咕噜。”

 

李青听到小春说要走,嗖的一下就蹦没影了。

 

贺涵之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面色轻忽飘渺。他慢悠悠地往前走了两步,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他抬手,将星河举到自己面前。星河冰冷银白,剑鞘上挂着的一块古朴的浑白玉环,那玉环在贺涵之的面前轻轻晃荡。

 

“这般寒气……你也感受到了对么?”

 

黑夜中,贺涵之独自开口,像是对自己说,也像是对星河说。

 

“我原以为,传说尽不可信,却没想到这回这个,竟然是真的。”

 

山风吹来,刮起贺涵之墨黑的衣摆,他静静地站了一会。

 

“罢了……”

 

半晌,他低声道:“真假不论,能遇此机缘,这趟也算没有白来。”

 

贺涵之将佩剑放回腰间,转过头,缓步走向树林深处。

 

另一边,李青背着小春一跃十几丈,很快便回到小屋。

 

到了地方,李青将小春轻轻放下来。

 

小春抱着手臂,眯起眼睛盯着李青看,一句话没说。

 

“……咕噜?”

 

小春歪了歪头:“大块头,我觉得咱们俩有必要好好聊聊。”

 

“……咕噜。”

 

小春:“你别害怕,放松。”

 

李青垂着大脑袋,一语不发。

 

小春:“刚才那人,你认得么?”

 

李青摇摇头。

 

小春:“我觉得也不该认得,那为何他那样奇怪地跟你讲话。你们最后都说什么了?”

 

李青呆立着,嘴唇动了动。

 

小春抱着手臂,道:“大块头,你别看我小,我可不傻。你一直咕噜来咕噜去,那人非但不觉得奇怪,还能跟你聊起来。你说,你们是不是有鬼。”

 

“……咕噜噜。”

 

小春怒道:“别想蒙过去!说话!”

 

李青被吓得一哆嗦,低着头:“他,他向我问话,我答了他。”

 

小春:“你都怎么答的?”

 

李青:“我不在意……但它不得造次。”

 

“嗯嗯?”小春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说啥,再说一遍。”

 

李青低着头,又重复一遍。

 

小春紧紧皱眉,拼命地回想之前贺涵之说过的话,费了好大力气将这几句话拼凑到一起——

 

“李兄何需在意星河。”

 

“我不在意。”

 

“这便好。”

 

“……但它不得造次。”

 

“岂敢。”

 

岂敢……

 

小春拼完这段话,愣愣地看着李青。

 

“……喂,大块头,你到底是——”

 

“咳咳!!!咳咳咳咳——!”

 

就在小春问话问到一半的时候,屋子里传来震天动地的咳嗽声。

 

小春猛地一回头:“老伯!”她听见咳嗽声,脑袋一空,身子就朝屋里跑。

 

屋子里,那老汉自己下了地,扶着床板,浑身抖如筛糠。

 

小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老伯你怎么自己下床啦。”

 

“咳咳!”老汉哆哆嗦嗦地扶着小春的手臂站直身子,“我……我想喝水……”

 

小春将老汉半推半拉地按到床上:“你快歇着,要喝水的话叫人就好了。”

 

小春去墙角,把水袋拿过来,小心翼翼地喂老汉喝水。

 

一转头,李青跟了过来。

 

老汉喝完水,脸色总算缓过一些,他看着小春,颤悠悠道:“姑娘,这些天……这些天多谢你了。”

 

小春:“哪里哪里,老伯不必道谢。”

 

老汉指了指李青,又道:“那,那浑子偷了姑娘的药,姑娘还不计前嫌地帮助我们,老汉真是,真是愧对你了。”

 

小春被夸,脸上粉扑扑的,她开心地摇摇头。



Copyright © 网络小说推荐大全@2017